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异能 > 正文

逆臣贼子(修真)被欺负过吗?

2021/6/12 5:14:50 作者:霜落林空 来源:晋江文学城
逆臣贼子(修真)
逆臣贼子(修真)
作者:霜落林空来源:晋江文学城
1v1he!he!he!(重要的事说三遍接档文:《为师每天都想弑徒》预收文:《异星种田,从入门到放弃》、《剑修创业实录》重点:这其实是篇中二热血养成文,亲眼见证修仙世界的诞生燕几受太子所托照顾那个脾气乖戾且被国师定为祸星的三殿下,就快功成名就的时候太子两腿一蹬,挂了。燕几看着旁边从小豆芽菜长成大豆芽菜的三殿下,心里一横,只能赶鸭子上架。鸭子还行,就是看他的眼神怪怪的,非常幽怨,显得无助弱小又可怜。燕几寻思着要让小孩坚强成长,自作主张远离三殿下。然后三殿下黑化了,再然后三殿下就把兢兢业业想成为一代

一念五十年,武破虚空,只为寻你而来。

楚清清也许在你的眼里只不过过了一晚,但是在我萧宁的心里却是过了五十年,从此以后没有人可以在我手中抢找你。

行走在去学校的路上,萧宁冰冷的血液已经恢复了温度,想到那个寒冬中犹如一抹暖阳的女孩,萧宁冰冷的心不由的有了一丝温度。

武魔萧宁,敢爱敢恨,一念成神,一念成魔。

……

“草泥马,老子叫你今天交一百块钱保护费,你当虎哥说的话是放屁?”

离校门口一百米远的一处墙角,五个混混正拦着一个瘦弱的男孩骂道,带头的混混更是一巴掌扇在男孩的脸上。

“虎哥,我昨天把一个星期的早餐费都给你了,我今天真没钱,我早饭都没吃。”

男孩半边脸肿起,泪水在眼中打转,有些惊恐的说道。

“玛德,你吃没吃饭关老子什么事,一百块钱也拿不到,真是废物,去死吧!”

李虎狰狞的说着,丝毫没有心软,一脚踢在男孩的肚子上,直接将男孩踢到在地,然后又是猛地几脚揣在男孩脑袋上。

动作狠辣,踢的男孩在地上半天无法动弹。

“虎哥再踢要出人命了。”

李虎身后一个混混见地上男孩没有动静,连忙提醒道。

“呸,真他妈的不禁踢。”

李虎一口吐沫吐在男孩身上,然后看了看身后的四个混混,想着下一处地点走去。

四个混混看着虎哥凶狠的脸庞,心中一颤,连忙说道:

“虎哥霸气,这种弱鸡怎么可能挡得住你一脚。”

“虎哥早晚要成为崇阳路扛把子。”

在几个混混的恭维下,李虎满意的点了点头,眼中一亮,看到了远处走来的男孩。

“站住!”

四个混混主动走到前面,挡在了萧宁的前面。

收回思绪,萧宁淡漠的看了四人一眼,继续向着学校走去。

“你他妈的没有听到老子说的话吗?”

四个混混见到萧宁无视他们,其中一个个头高大的少年,学着李虎抬起一脚朝着萧宁踹去,这一脚势大力沉,普通人被踢中绝对要瘫倒在地疼个半天。

“找死!”

武魔之威岂能容凡人亵渎。

萧宁同样也是一脚踢出,其中夹着一丝内劲,直接揣在少年的腿上。

“咔擦~”

关节粉碎,少年的大腿以一种诡异的角度扭曲在一起,犹如麻花一样,倒在地上,剧烈的疼痛感冲击着他的神经,杀猪般的惨叫声更是此起彼伏。

“嘶~”

冷抽声响起,原本一脸看戏的另外三个混混,如见鬼魅一般盯着萧宁。

这还是以前那个任人欺负的萧宁吗?

这么生猛,一脚将人踢废,就算是崇阳街上以蛮力主城的龙爷也不可能这么凶残。

“你们也要动手吗?”

萧宁拂了拂衣角,淡淡的说着。

话虽轻,但是在三个混混的耳中却犹如催命魔音。

“大……大哥,我们错了饶了我们吧,我们再也不敢了。”

三个混混赶紧低着腰求饶道。

“玛德,几个废物,一个黄毛小子就让你们这样,真他娘的丢人。!”

李虎脸色一冷,没有想到自己的手下如此没有骨气,连续三脚将三人踢翻在地。

“小子你很拽是吧,虎哥就喜欢你这种人,希望你能够承受住老子的拳头。”

凶狠的气息从李虎的身上散发而出,朝着萧宁就是一拳打去。

“哼,米粒之光!”

萧宁心中的杀意被激起一丝,同样也是一拳,轰击在李虎的拳头上。

“咔嚓~啊!”

骨头粉碎的声音夹杂着惨叫声,李虎被一拳轰飞三米远,倒在地上痛苦的嚎叫着。

倒在地上的四个混混见到平时凶狠无比的李虎,犹如死狗一样倒在地上,脸色更是惨白一片。

“大哥,我们有眼不识泰山,饶了我们吧,以后再也不敢了,饶了我们吧。”

四个混混跪在地上,不停的磕头求饶。

见到四人如此没有骨气,萧宁也没有了动手的意思。

萧宁离开后,四个混混拨打了一个电话。

十分钟过去,一辆面包车开了过来,从车上下来一个白衣中年人,见到晕倒在墙角的李虎,怒喝一声,一拳将墙壁打穿。

“敢伤我李豹的弟弟,不管你是谁,我都要你不得好死!”

“敢伤我李豹的弟弟,不管你是谁,我都要你不得好死!”

李豹崇阳路的扛把子,手下混混一百多人,为人心狠手辣,手下犯下的案子不计其数,因为后台强硬,一直没有被制裁。

“豹……豹哥,那人无比可怕,虎哥连他一拳都没有挡住,被打成这样。”

其中一个躺在地上的混混哀嚎的说道。

李豹双目一凝,刚才听到弟弟被人打成重伤,他怒火冲天,立马让手下开车过来,对于经过也没有了解,如今听到几个瘫痪在地上的手下禀报,心中一动。

如果真如手下所说,这个打李虎的人应该是一个练家子,而且是一个有些成就的练家子。

“哼,练家子又如何,我李豹又不是没有杀过。!”

念头一闪而过,一股狠辣的杀意在李豹的心中升起,他弟弟就算再怎么不是,可也是他李豹的弟弟,又岂是其他人能伤害的。

“打电话让金刚把兄弟们都叫过来,带上家伙!”

李豹冷冷的说着,同时右手在腰间摸了摸,哪里才是他最大的依仗。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神秘海域在线阅读第5章

    005一滴泪,咸着皇上未醒,已派多人前去劝阻三驸马快快回京,可三驸马却坚守城池,不肯退让半步,誓死护城!刚刚睁开眼睛,就听到身边有总管呼喊,“皇上醒了,快,快传御医!”“如今……局势如何……”刚刚清醒,皇上便开始追问局势,可榻前的老臣将士们一个个都沉默寡言。默不作声。“回皇上,豫中由三驸马镇守,豫中

  • 主角画风不对之空降设计部

    第二天。“林洋,原来你在唐氏上班啊?”安婷婷站在唐氏大厦前,一脸惊诧。据她了解,在林城,唐氏是仅次于华圣国际的大公司,但在这之前林洋根本没有告诉过她,他在唐氏工作。“对啊,唐氏有很好的发展空间,老板也比较平易近人,不像华圣国际的苏云离那么独裁专制,所以我选择了它。”林洋停好车子,走到了安婷婷的面前。

  • 洪荒:至尊通天在线阅读第10章

    白天的昏睡,让夜晚显得格外悠闲。躲过老师的盘查、在漆黑一片的寂静里,无聊的说要确定下年龄,排个子丑寅卯、四五六七什么的。“咱是按照身份证上的年龄还是依据实际年龄来排大小啊?”吴帅深沉的声音,惊扰了站在阳台窗户上的月光温软的碎片。“难道身份证上的年龄,不是你的真实年龄么?”如同小白一样的问题从弱智的我

  • 遗神传之四人一床

    “我下楼去买点酒。”陈风干咳一声,避开话题,一溜烟的跑到楼下去买酒了,留下两女干瞪眼。王梦蝶好奇的目光打量在两人身上,她很好奇,陈风身上到底有什么魔力,居然让两个大美女争风吃醋。当然,或许这也不是什么争风吃醋,只是两个同一级别美女的一种潜藏在骨子里,互相不服的斗争。很快,陈风抱了一箱啤酒上来。齐乐菲

  • 一拳至尊系统我们是兄弟

    或许,我真的早就变了,那天并没有我预料的尴尬,ktv时,一直有年夏调节着气氛,他唱歌真的很好听,偶尔的搞怪唱法,逗得我们哈哈大笑,周远航的女朋友是个很活泼的女孩,她主动跟我搭话,那天一下午我就几乎一直和她聊着天,她问了好多关于周远航,我把我知道的都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她,或许我的心里是希望周远航幸福的,

  • 末日神棍在线阅读大喜日子

    潘伟明见梁小霞的反应与往日大不相同,甚至是她的身形步伐都与之前的更自信更胸有成竹,那落落大方的样子,仿佛这场婚姻是自己高攀了梁家。潘伟明快步上前走到梁小霞的身边,他挽起手等着梁小霞搭过来。却迟迟没有动静,潘伟明在她耳边小声说道:“亲爱的,你怎么自顾自的走。”梁小霞面带微笑,微低着头:“难道不是你自顾

  • 职业扮演系统第二章在线阅读

    一个月以前,拍卖会上,九爷出一亿三千万的高价,对东城区一块地势在必得!而其他商家也因为这个高价放弃了竞争,就在九爷即将成功得手之时,不想半路杀出上官骏,一副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架势,在两人一番你争我夺之后,最终以两亿五千万的价格,上官骏从九爷手中抢走那块地,但是也就此拉开了与九爷的仇恨。竞拍结束后,上官

  • 我为神皇在线阅读第八节

    若兰的突变,令方颜无比激动,一双大眼一动不动地盯着若兰看,倒把若兰看得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启唇轻笑道:颜儿你看什么?娘还是你的那个娘啊,又没换成其他人。方颜伸出小手,轻轻触摸了一下若兰的脸颊,叹了口气道:娘,你要是永远这样就好了,唉,只可惜只有三天……是啊,只有三天,所以我们要抓紧时间。来,娘陪你到后

  • 武乱神魔录第2章在线阅读

    顾衍律沉寂了两秒钟,转过身,伸手拉着向凝晚的手,“我愿意!凝晚,如果你的腿一天不好,我就是你的拐杖,如果一辈子不好,我就是你一辈子的拐杖,陪你看一生的风景!”声色哽咽,在场观礼的人都默默在抹着泪水,多少感动的言语,动容的神色。只有向凝晚没有动容,她只是微微垂眸,不让任何人看到她此刻的表情。“向凝晚小

  • 刀剑乱舞 长生之异能测试2(5)

    大家听完张扬的说话之后,测试完的则纷纷各自散去,不在这里看热闹。而要测试的人也纷纷开始排起队来,由于有了武警的警告,排队的过程虽然偶有骚乱,但还是很快就排好了。苏阳和猴子因为来得比较晚,则排在队伍的后方,慢慢地,随着时间的推移,排在苏阳前面的人越来越少,后面的人越来越多。“现在,轮到你们两个进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