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情爱 > 正文

宠妃之道解决

2021/6/12 5:38:02 作者:风之岸月之崖 来源:晋江文学城
宠妃之道
宠妃之道
作者:风之岸月之崖来源:晋江文学城
抽风文案:宠妃之道在于欲拒还迎,欲擒故纵!恃才傲物藐视后位!因为……皇后之位一向都是不得善终的。要活得长久,除了赌运好压对宝,还得左拿醋坛子,右拿乾坤袋,必要时候再帮皇帝选个妃……于是皇帝大怒:再敢帮我选秀纳妃就活剐了你!宠妃冷笑:你确定?皇帝憋屈:媳妇儿不就拌个嘴么?我错了还不行?正经文案:楼梓兮父母早亡,自小养在二叔门下,却被二叔陷害将他做礼上献,往前走是深渊,往后退是维谷,既然都是无路可走,那就只有选条荆刺路,即便沾满鲜血也要自己踩出一条血路!虽古语有云:只有半路截胡的程咬金,没有长久不衰

任靖真和萧明珰两人相对而站,虎视眈眈地盯着对方,周围仿佛被凝固一般。絮柳撂着裙摆,上气不接下气跑过来,挡在了萧明珰的面前,任靖真嘴角斜斜勾起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有人要来了。”

他说完这句话,即刻转身走人,空留下余音。

萧明珰淡漠地看着离去的背影,冷淡的声音在竹林里响起:“絮柳,人带到了么?”

絮柳恭敬地回答:“是的,小姐,让音儿带过来了。小姐,我们是不是要先到前面去?”

她没有回答,缓缓朝已经定下的目的地走去,絮柳加以掩护。

两人结伴而行,脚步轻盈,走到半道上,音儿和萧明珚的贴身丫鬟带着一大批人走向向萧明珚昏倒的地方,她们默默跟在后面,音儿一眼望去,韩禹衡的身影凸显,就是他了。音儿想要张嘴大声嚷嚷时,被萧明珚的贴身丫鬟红秀抢先一步喊了出来:“谁呀?怎么站在那里?小姐呢?”

音儿面露慌乱的表情,不顾众多小姐在场,跑向那里:“你是谁?我家小姐呢?”

红秀面色舒展,慢悠悠地走过来说:“你家小姐?那个是不?”红秀说着往躺在地上衣裳不整的萧明珚看去,脸色一下子变白了,那正是她家小姐。

她冲过去抱起萧明珚,手拍她的脸,使劲的摇晃她,试图要弄醒她,萧明珰则从后面装成跟在她们后面过来看热闹的好奇的表情:“这是怎么了?”她假装刚看到躺着的萧明珚和站在一旁面无表情的韩禹衡,失声喊道:“四妹妹怎么衣裳成这样?还有你是谁?刚才在正殿你就看到你纠缠着四妹妹,现在又在这里?四妹妹的清白都被你毁了!”

她快步上前,帮着遮住萧明珚衣衫不整的样子,又打发音儿前去禀告萧老太太和文氏。

一阵喧哗和此起彼伏的脚步声,萧老太太颤抖着身子走进,萧明珚的那副样子差点让她心悸发作,邱嬷嬷很有颜色把特意带来的披风遮住萧明珚全身,用手招呼两个力气大的婆子搀着她坐上已经准备好的轿子。

邱嬷嬷带来的其他婆子好说歹劝领着围观着的女眷原路返回。萧老太太拄着龙头拐杖,那拐杖有一个成年男子手肘粗,她使劲地往地上捣了捣,发出沉闷的“咚咚”声音,听着煞是吓人。

邱嬷嬷皮笑肉不笑地躬身走到韩禹衡面前,“公子,我们又见面了,我家老太太有请,请跟我来。”邱嬷嬷侧身做了一个请的动作,韩禹衡目光探向萧明珰,意味深长地颔首。

萧明珰在韩禹衡富有深刻含义的眼光扫向她时,她背上冒起冷汗,双手十只指甲紧紧插入手掌中,硬是端着冷静的神情面对他,在他点头时才暗暗松了口气。

即使他察觉了什么也不能怎样,她所有的人证物证早已经备齐,如今根本不怕他反咬一口。她把心里的算计过了一遍,不会有任何偏差。

萧老太太一行人回到厢房里,萧明珰坐在右下手位置上,面露愁容,神情压抑,似乎在为萧明珚所遇到的事情而伤心。

倒是这次事件的男主角很是镇定站在萧老太太面前,任由她端详。萧老太太心里直嘀咕,如此从容,难道是我们弄错了么?她决定诈他一诈。

萧老太太板起脸孔,“这位公子尊姓大名?”

韩禹衡恭顺回答:“鄙人姓韩,讳禹衡。”

萧老太太心里一惊,是韩侯爷的长子,韩世子,怪不得如此镇定,即使是他所为,恐怕也很难为四丫头讨回公道,若不是他所为,这岂不是结下仇怨。

她思之至此,缓下音调,端着和蔼可亲的面容:“原来是韩世子,真是有眼不识泰山。敢问韩世子为何会出现在我家四丫头的旁边,而且当时她还是仪容不整?”

“回萧老太太的话,我也只是路过,至于她为何如此,我真心不知,不过,我倒是看到了那俩个丫头与我到时分毫不差,不如您问问她们?”韩禹衡嘴角扬起,似是想笑。

萧老太太吩咐邱嬷嬷带音儿和红秀上来。两人恭谨跪下,低头回话,一致都说她们是先看到这一陌生公子,才大声呼喊,期间并未看到除公子以外的人。

萧明珰认真倾听她们的回话,并没有借机参合一脚,她怕被韩禹衡捉住把柄,因此被拖下水,那就前功尽弃了,这计策是她自己琢磨了萧明珚和韩禹衡的心理而想出来的,虽说不能杀敌一千,但至少能让他们自损八百。

她稳坐其中,微笑聆听,偶尔喝口茶。她这一悠闲状态早已经被韩禹衡看在眼中,只是他苦于没有突破口能够与她沾上关系,他自己很清楚,是自己利用了萧明珚的一见钟情而要求她帮忙把她引过来的,没想到被她逃脱了不说,竟然还把自己搭上去了。萧家老太太看着也不是个吃素的,他暗自揣摩着对方心理,想着如何脱身再谋求他法,毕竟是自己太过于冒进了。

萧老太太似笑非笑地瞅着韩禹衡:“看来韩公子必须得给个说法了。”她逼迫着韩禹衡给说法,与其说是为了萧明珚倒不如说是为了萧家的名誉,若是他能一力担起倒也罢了,若是不能,那就不怪她不客气了,即使是侯爷府,也不能无法无天。

屋内一片沉寂,有一婆子冲冲来报,说是任国公府的任老太君和韩候府的韩老太太来了,萧老太太堆着笑脸,一步一颤地由文氏扶着前去迎接,萧明珰亦步亦趋跟着到厢房门口就望见萧老太太右手握着韩老太太,左手握着任老太君,三人谈笑自若地相伴而来。

萧明珰若有所思,静心深思两位老太君到来可能引起的变化与应对之策。

萧老太太、韩老太太和任老太君相互谦让了一番,终究是由任老太君坐上首,其他两位在一旁陪坐。

此事关系到萧家与韩家的名誉,为了显示公允,三家商量,此事由任老太君定夺。萧老太太唤邱嬷嬷前来说明事情由来,邱嬷嬷垂手而立,细细将自己所见所闻一一道来,不曾有一点夸大。

后又唤来两位丫鬟再次陈说,与之前萧老太太亲自讯问也相差无几。韩老太太笑而不语,任老太君思量良久,转身问韩老太太:“贵公子出门可曾带随从?”

韩禹衡上前作揖道:“不曾。”他从衣袖里掏出一条丝帕,呈现给任老太君道:“这是我在那里所捡,不知是否为萧家四小姐所有?”

任老太君的贴身嬷嬷上前接过丝帕,任老太君伸手撩起丝帕,仔细查看,韩老太太也细细看了一番,倒是萧老太太瞧见手帕,脸色微变,“珰儿!这是怎么回事?这不是你的丝帕么?”

絮柳接过邱嬷嬷递过来的丝帕,萧明珰几次翻看,韩禹衡再次说明自己到达时的情景,还有这条丝帕的所得之时周边只有自己和还未看清的萧家四小姐,他顺势引导此事起因为萧家姐妹相互构陷,自己则是不慎卷入其中,百口莫辩。

萧明珰感受到周围几道冰冷的目光,心中泛起一丝寒意,她冷笑着,扬声道:“今早出门,我只带了两条丝帕,其中一条在我手中,另外一条由絮柳保管,絮柳,把丝帕呈给几位老太太过目。”

几位老太太看过两条丝帕后,面露疑狐,不知是否应该相信她所说的话,她手轻轻拨了拨自己的发髻,摊开自己的丝帕,“再者,我的每条丝帕确实都绣有铃兰,只是请细看我手中这两条丝帕铃兰的绣线颜色质地,与之韩公子所给的丝帕上所绣有的颜色质地迥然不同。”

邱嬷嬷把三条丝帕拿到老太太面前加以辨认,她们点点头。任老太君慈爱地说:“孩子,是我们错怪你了。”

萧明珰回之一笑,“只是这种错怪,解释清楚自然也就没事了,只是韩公子不分青红皂白,毁我四妹妹清誉在前,污我声誉在后,韩公子拾得丝帕却未曾归还给原主,还私自藏于衣袖当中,此种行为,不禁让人深思。”

任老太君眉头一皱,嘴微微一抿,似是不耻其所为。韩老太太面色淡然,仿若刚才受指责之人不是自己的亲孙子一般,泰然处之。

萧老太太则在一旁赔笑,暗地里对着萧明珰使眼色,让其适可而止。萧明珰迫于萧老太太的压力,终止住话,退到一边。

任老太君这才开口:“此事既然已全部查明,那么韩老太太与韩公子是否要给萧家四小姐一个公道。”

韩老太太慢慢绽开淡薄笑意:“即使如此,那么我代表韩家给萧老太太一个承诺,禹衡早已和他人定亲,此事断断不可更改,若是萧家不嫌弃,他愿意迎娶萧家四小姐为妾,若是萧家不乐意,我韩府愿尽所能,维护萧家四小姐的名誉,以后萧四小姐姻缘方面若有困难,韩府愿当一媒人。”

萧老太太听完韩老太太的话,沉吟片刻,想表达感激之情时,红秀扶着醒来的萧明珚走了进来,萧明珚跪在地上,恳请萧老太太:“祖母,此事若传出去,我又有何颜面苟活于人世。”萧明珚种种磕头,眼泪滴湿了双手之间的地面。

萧老太太叹了口气,“那就请韩府留个信物吧,待四丫头成年之时再订婚期。”

韩老太太在离去前留了一块羊脂玉佩以作信物,萧老太太嘱咐文氏收拾东西回府。与萧老太太的抑郁心情所不同,韩老太太并未太在意。此事终圆满解决,双方各得所求。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桥豆麻袋在线阅读第五章

    他在身后叫住她。她是被这一声陌生礼貌的称谓“左小姐”留住了。她,是来工作的。“请问乔总还有什么要嘱咐,我一定全力配合。”“公司完全相信你的工作能力,是我们应该全力配合你,时间就按照你说的安排。明天会议结束后,如果左小姐有空,我们见个面。”屋里除了他低沉的声音,再无其他,风雨雷电不知何故全都停了。筱安

  • 重生之我是罗成在线阅读第七章

    到了星期一的早上,我又练了一夜武功,精神气爽地起床准备上学。老爸和妈妈一早起来,都以奇怪的眼神看着我,老爸奇怪地问道:“儿子啊!你怎么变样了!你是不是我儿子啊?”我笑着回道:“我不是你儿子怎么会在这里啊?老爸你是不是还没睡醒啊?”妈妈也说道:“儿子你怎么变成这样了?”我好奇地问道:“我变什么样了?是

  • 应了谁劫在线阅读第二章

    美乐美酒吧外观看着比较精致,里面的大厅非常宽阔,震耳欲聋的声音让我非常地不适应。我从来没有到过这种地方,拉着景慧的手,在她耳边大声说,“我们走吧,这里我不喜欢。”景慧仿佛没有听见一样,拉着我走了进去。直到几杯酸酸甜甜的果酒下了肚,脑袋里昏昏乎乎地,我才安静下来,看着景慧和身边的男生有说有笑,时不时还

  • 异世邪才在线阅读主播?高仿?

    3.主播?高仿?当周武走了以后,王文才觉得自己可以正常呼吸,“不能再拖了啊!”她眯了眯眼,看着周武离去的背影,口中念念有词。“看来那件事要快一点提上日程了。”王文眉头微微皱起,心中这样想着。如果此时周武回头,就会看见王文正用着自己凶狠歹毒的目光狠狠地扫射着自己,就像是猎人看到了自己的猎物一般。“妈妈

  • 惹上恶总裁在线阅读第9节

    从楼梯上下来,邱峰面不改色的站在距离狼王七八米的地方,心里很清楚,这时只要不攻击狼王,狼王就一直处于守备状态,一旦攻击,狼王就立刻转为攻击状态。邱峰慢慢举起弓箭,二话不说,拉弓上箭,一支箭慢慢的凝聚在手中,但邱峰瞄准的目标并是狼王,而且狼王头顶上的水晶石。没错!这就是其他人所不知道的弊端,也正因为这

  • 港片之系统饶命在线阅读第3节

    谁吃调料包谁才是真·傻逼。及时制止了林清清的卖蠢行为,KK叹了口气,殷殷悲戚道:【我看你是不想修好我了。不修就不修吧,反正我启动了基础应急系统。以后虽然没什么大用,但是和你聊聊天、斗斗嘴还是可以的。】‘……’【而且吧,虽然我现在成了一台老年笔记本有点妨碍我无敌光脑5.0的名声,但是反过来想想,至少我

  • 名人字画真假局中局之单手迅速蒙住了她的眼(6)

    司徒胜集团,总裁办公室。“是吗?”在最后一份文件上签完字,一身沉黑色衬衣的司徒晔抬头,冷漠的瞥了冷严一眼,漆黑的眼底习惯挑起一抹鄙夷。冷严毕恭毕敬的弯腰,“是的,每一餐的饭菜都有吃,虽然吃的不多。”男人凉薄的唇邪肆的上翘,蓦地盖上钢笔帽。“啪!”的一声,金色钢笔正入笔筒。“你可以下班了。”修长的身躯

  • 豪门罪妻在线阅读第6章

    第六章瑟普斯深吸口气。他收回落在米诺斯脸上的视线,低下头默默的洗刷。换了是个成熟的男人这么跟他说,瑟普斯估计就直接被攻略了。本来就半弯不直的瑟普斯有点儿小忧桑,一旦开始弯了简直就是一发不可收拾,尤其是在被亡国之前,目之所及的地方都能看到散发着强烈雄性荷尔蒙,裸.露在外的肌肉坚实强壮的男人们。同时也一

  • 我不做替身了常洛阳

    “姬无幽,你来做什么?”常洛阳对着忽然而来的黑袍魔修说道。“天帝江山要我做一件事情。”说罢,姬无幽竟是推出团包裹着夭夭灵魂的魔气,随后单膝跪下对着宋夏说道:“夭夭公主无恙,还请城主见谅。”“江山!”宋夏眼里杀意更甚。桃红光芒再次暴涨四方空间尽是血腥战场。宋夏的确是天下第一。但这是在他硬顶着九九八十一

  • 未世醒龙传第八章在线阅读

    我爹是城主!所以我打你可以,你打我不行!多么嚣张的一句话,听起来也有点讽刺。苏亦文拳头紧握,鼻孔喘着粗气,他的脸上还有着五个清晰可见的手指印,此时的他,正处在快要爆发的边缘。要不是看到姬寒白手上被淡红色的光芒包裹着,他肯定已经冲上去了。堂堂苏家的嫡系子孙被人扇了脸,这传出去了苏家的脸面往哪搁。不过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