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情爱 > 正文

女人心米洛斯

2021/6/12 7:14:02 作者:靓雪飞燕 来源:言情小说吧
女人心
女人心
作者:靓雪飞燕来源:言情小说吧
有着热情开朗个性、忧郁活泼内心、爱情美好向往、现实幻想茅盾集中统一而又各为一体的女人心绪、心魂,象是那人类最为本真的东西冲击在社会现实中,使这个社会更生动起来!蕊就是在这样的现实中努力的生活着!有许许多多的酸甜苦辣、悲欢离合,但依然让自己过得充实、真实,没有违背自己内心渴望的这样一个心灵载体。她努力的生活着,积极的追求着自己想有的幸福生活!然而,当爱来时!她还什么准备也没有做好!却差一点丢失了她洁白的身体,真心也已毁灭,于是她也世故起来!忘记了自己的本真!有了自己的行事作风!至此却一再的让自己陷

大家匆忙的回到教室坐到自己的座位上,安静的教室里响起了一片议论声“你说刚才出现的老师是不是我们的班主任?”一个男同学问自己的同桌“我感觉是”这时他前面的同学转过头来说“也有可能是路过的老师看到我们都在外面没有回教室,所以过来吼两声”“老师来了!”一个眼尖的同学看到老师回来了,向其他的同学拉响警报。

老师不慌不忙的从教室门口走进来,站在讲桌前扫了一眼教室的学生,他的表情很平静眼神也不是很凶。同学们感到一股力量从他的身上释放出来,学生们一个个都非常的紧张赶紧调动自身的灵力去对抗这股威压,“我们好像没有得罪过他吧?”一个灵力较弱胆量也较小的女同学战战兢兢的问。安琪一下集中精神对抗这股力量,微微安感觉到这股力量很熟悉,好像在哪里感觉到过,安琪看向身旁的微微安担心的问“微微安你还好吗?”微微安转过头看着她笑了一下说“还好,不用担心我!”“我怎么感觉你非常的轻松呢?你真的有受到力量的压制吗?”安琪疑惑的说,微微安看着她说“是吗?那到底有没有呢?”“嗯?”安琪觉得越来越搞不懂她了。看着一旁郁闷的安琪心想:如果这种程度的力量压制都抵抗不了的话我还怎么活呢,又要怎样去守护呢?微微安想起了之前的生活,她每天都要面对各种各样的困难,受到的力量压制是这的十倍百倍。

老师慢慢的收起身上的灵力,这是他对学生的一个考验通过这个考验他已经大致摸清了每一个学生的实力,但一个人除外那就是微微安,他感觉不到她的真正的实力,他扫了一眼下面的同学道“我是米洛斯,是你们班主任同时也是实战课的老师,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们,遇到我你们真的很到霉但也很幸运,说你们倒霉是因为我从来不按常理出牌,而且对待学生非常的苛刻严厉,实话告诉你们我在这里教学才三年,但是开除学生的人数却是有些老师一生开除的总数。所以有些学生叫我魔鬼班主任。”听到这里教室里响起一阵倒吸凉气的声音,因为只要学生不犯特别严重的错误,一般就不会被学校开除,由此可见这个班主任有多么的严苛,他们深刻的感觉到以后的日子肯定不好过,米洛斯接着说“如果不想待在这个班级,现在可以要求调换只限今天过期不候,顺便告诉你们一声我不要废物,所以如果是为了混日子,或者只是为了一个名誉那么你可以离开了,想要待在我的班级就要老老实实的按我的规矩来。我说过你们也很幸运,我猜你们肯定不这么想,一定觉得待在我的班级就是灾难幸运怎么可能,对吗?”虽然他们并没有回应,但是心里同时都在暗暗点头。

米洛斯看了一眼学生们接着说道“说你幸运是因为所有在我班级走出去的都是精英,不管是在实力或者是在其他的方面都是最优秀的,而且我也会很多老师不会的,比如一些战斗方法、技巧,还有不同的功法、秘术,我可以保证这些都是独一无二的,我知道你们不相信不过我也不会去证明,因为我说的这些在以后会得到证实的。”有一些同学在心中暗暗的说:你直接说不会不就行了,你不证明鬼才知道你会不会。安琪小声的问身旁的微微安“你说这个老师是真的有本事还是在吹牛?”“这个老师比为我们考核的老师要强大很多。”微微安小声的回答她,安琪不相信的看着微微安“真的假的我怎么看不出来,我应该比你强吧?”微微安无视她的眼神说“相不相信随你,修罗学院名震大陆所有的老师必定是精挑细选,我感觉得到老师很强。”“说的也是。”安琪赞同的点了点头。

“刚才打架的同学请站起来。”米洛斯的声音再度响起,微微安和杜华硕相继站了起来,“名字”,“微微安”,“杜华硕,猎人冒险公会会长的儿子”杜华硕特意加上了自己的身份,“是吗?……”杜华硕以为他怕了,他接下来的话让他傻了“我管你是谁的儿子,怎么以为我怕了?”众人暗暗地点头,“我告诉你就算是皇帝我也不怕,你只是凭借你父亲的富家公子而已,我最反感的就是你这种人,想必这次也是你先挑的事吧?我在这里请你离开我修罗学院。”米洛斯冷冷的说,底下顿时响起了一阵到吸冷气的声音。这老师也太强悍了吧,刚开学就要开除学生这是大多数人的想法。“凭什么要开除我,我这样的人在学院多了去了,难道你要全部开除吗?”杜华硕急了米洛斯冰凉的说“不服?我告诉你如果他们来到了我的班和你一样,我照样敢开除他我的班不欢迎你,滚!”米洛斯一声大喝把他丢了出去心想:如果都像两位殿下那该多好,最起码不会倚强凌弱。

转过头看向还没有从这件事中反应过来的学生,“咳咳!”米洛斯轻咳了一声,众人才反应过来看向他眼神中多了一点敬畏“微微安坐下吧,听好了从现在开始在这个班里所有人一律平等,谁要搞特殊杜华硕就是榜样,明白了吗?”米洛斯冷冷的问,“明白了!”大家大声的回答。

接着他让大家挨着介绍自己,讲了一些班里的规矩简单的讲了一些内容就下课了。恶梦开始了!这是大多数人的想法。

(大家对不起!因为我还在上学随然是职教但是学校不让带手机,所以我一直拖到现在对不起,我一定努力更新,不过我生病了所以从明天开始正式开工。真的很抱歉各位!)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言情小说吧》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异界之吾为帝王在线阅读第一节

    星静悠菲:英国皇族,身价万亿,也是皇甫家的大小姐,当年星静家被人诬陷,怕伤害她们把星静悠菲和星静雅诺交付给皇甫家。她有倾国倾城的面貌,她还有惊人的记忆力,什么事看过一遍、听过一遍就能牢牢记住,所以从小到大,她一直都是满分的第一名。在一次车祸后,拥有了意志魔法,只要脑袋里想象,再念一声“你妹”,就可使

  • 王者荣耀之试炼之路在线阅读第9章

    姚晓璟气愤地坐在哈雷上咬牙,大大的眼睛瞪着爷爷那屋的窗户好半响,才掉头骑着哈雷离开。哼,有本事你就躲到天边去!姚晓璟今年大四将要毕业,还差最后一个月的实习期。水润的红唇、高挺的鼻梁、眼波流转百媚频生的双眸,远黛含情似的眉,在吹弹可破的肌肤上,五官精致的无可挑剔。从小到大不管在哪里,都是男生瞩目和女生

  • 缘浅无痕老公的小三来找她了

    嘈杂昏暗的酒吧里,震耳欲聋,俊男美女,疯狂扭摆着自己的腰肢。一位性感的钢丝女郎,风骚地扭着纤细的柳腰,媚眼勾魂,随着舞动,胸部也跟着在一晃一晃的,惹着男人们两眼发直,目不转睛,有人吹口哨,有人呐喊,想引起台上那位性感女郎注意。跳着跳着,钢丝女郎突然一个飞吻,现场更加的热烈。但是酒吧台上,同样也有一位

  • 重生之超级动漫帝国第三章在线阅读

    第三章极品双戒之龙凤魔环馨儿牵着紫陌的手一步步的向前走着,而紫陌却心不在焉的想着什么...偶尔低下头看了看手上的那枚散发着淡淡蓝光的戒指,一言不发的跟在雪馨儿的后面。似乎市集里来来往往的喊卖声一点都影响不了他的思考....走在最前面的雪馨儿似乎发现气氛有一些沉寂便回过头来看了看有些心不在焉的紫陌,灵

  • 重回高一在线阅读第1章

    我走在马路上,心情很是郁闷,抬头看了看天空,阳光很刺眼晃得我眼睛都睁不开了,我连忙低下了头,用手揉着眼睛,眼泪顺着眼角流了出来,我有些不解,不知道是阳光太刺眼的原因,还是我真的哭了。我叫邵校,一个普通的高中生,就在几天前,我们班有个叫金壁辉的,在教室里领了四五个人二话不说上来就揍我。这个金壁辉经常欺

  • 总裁的绝对计划在线阅读第4节

    我合起书本,抬头看,是一个大概三十岁,长相一般的男人,唯一不同的是他的眼神带着些许忧郁,这倒是某些女人喜欢的类型,“哪里,我该感谢你的热情款待。”“热情款待?”冯绰绪有点疑惑,他不记得有叫人招待过她。“那躲在草丛里的几个人不算吗?被人用枪指着的滋味可不好哦。”“你知道做我们这行的危险是很高的,他们只

  • 无双城主在线阅读第5章

    “大言不惭!今天就让本少好好教教你,什么叫做才高八斗!”张开硕冷冷喝道:“现在,还是先说说你要是输了怎么办?”“跟你比?我没想过会输!”聂煜晨的眼角闪过一丝狡黠,然后一脸平静的说道:“我倒是想知道,如果这场比斗,你输了又该如何?”“本少爷会输?哼!如果我输了,我就做你一天的跟班,唯你聂煜晨马首是瞻!

  • 顾得汀芷兰人善人欺

    “咣当”,两辆自行车在马路上撞在一起。丁剑哎哟一声和他的自行车同时摔倒在路面上。“小剑……”丁杰慌忙跳下自行车,大叫着去搀扶自己的兄弟。“骂了隔壁的,骑车怎么不长眼啊!”对面那个仍然骑跨在自行车上的人开口便是句脏话。“哎!你怎么骂人呐?”丁杰扶起丁剑,扭脸质问道。那人是个二十来岁的小青年,留着长长的

  • [西游白蛇]空即色色第一章在线阅读

    紫月城,一片死寂,城市上空挂着一轮巨大而朦胧的紫色月亮,发出淡淡的紫色月光,笼罩着整座城市,依稀可见城中有许多人影,却全部伫立不动,彷如死物。寂静……诡异的死城。突然,死城中有一处光芒大放。是城市广场的传送门,一阵光芒闪烁之后,显出了五个人影。三男二女,一个是身穿白色镶金边法师袍的瘦小男子,手握比他

  • 鼬的妹妹观察日记在线阅读第1节

    楔子雨下得越来越大,像是挽留一场沉淀千年的孤寂.陌浅汐看着这一版沉重的雨水,提着缀有流苏的裙摆飞快地跑过天桥,她在想念某段时光的掌纹,想念那个站在来路也站在去路的让她为之牵挂的人,而这样浓重的雨仿佛并不能阻止她想去菊花海的冲动.潜意识里,她感觉到那里有着她等待的人.是的,树等花开,陌浅汐在等暮冰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