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情爱 > 正文

有人和我说这不是爱情第5章在线阅读

2021/6/12 7:20:17 作者:三十三 来源:晋江文学城
有人和我说这不是爱情
有人和我说这不是爱情
作者:三十三来源:晋江文学城
陈冶在三十二岁时发现丈夫劈腿。离婚后,选择居然挺多。二十五岁的帅小弟,三十五岁的新上司,四十五岁的有钱人。何去何从?会不会看花眼。***9月初本书上市,网上有售:^-^我很认真地修改过全文,出书版和网络版较为不同,女主在出书版里主动选择了自己的生活。谢谢一直支持的朋友,赠书于9月13日寄出,谢谢!

男人从角落里走出,明亮的灯光照在他俊逸绝伦的面容上。

他低沉的嗓音近乎叹息,又性感到让人头皮发麻:“好久不见,冉冉。”

可温燃半点没被他迷惑住,见到前几天才说不要联系的前男友,温燃的心情可不怎么美妙。

“你怎么在……”这里?

不对。温燃眯起眼,突然意识到了不对劲的地方,她猛地把视线转到徐蔷身上。

徐蔷在裴疏璧鼓掌的那一瞬间就感到大事不妙,果然,冉冉凌厉的眼神向她看来了!

做贼心虚的某人赶紧撇过头,看天看地就是不看温燃。

温燃咬牙。

她就说既然是走正常流程试镜女三号,徐蔷又为什么要特意火急火燎的来找她帮忙,这么多人试镜,还担心选不出一个女三吗?

现在她是知道了,徐蔷找她来帮忙是假,把她骗来和裴疏璧这混蛋见面才是真!

真是好心机,徐蔷啊徐蔷,给她等着,等她收拾完裴疏璧就来收拾她!

徐蔷:冤枉啊!我是被逼的!

除了他们三人,其他人见温燃认识裴疏璧,甚至两人之间还像是有什么特殊关系的模样,心里都是有些震惊的。

自从李绮丽毁约跑路之后,她背后的金主也随之从剧组里撤资。

少了投资人的《深宫》剧组立刻陷入资金危机,但天无绝人之路,没过几天副导演徐蔷就给剧组找来了个新的赞助商。

娱乐圈巨头墨青集团的小少爷,裴疏璧。

这名裴小少爷不仅有钱,脸也长得那叫一个人神共愤的好看,比娱乐圈里不少的男明星都要胜之一筹,就是性格不太好相处。

他们这次试镜,人小少爷一来就坐在角落里,除了徐蔷和林导,谁搭话都不理。

之前也有几个女明星在试镜的时候注意到了他,有表演完想和他搭话的,结果人家一个眼神都不给看,直接闭着眼和睡着了一样,让那些女明星又兴奋又尴尬。

所以,这次被他主动搭话的温燃,是个什么身份?

“温燃?”林导的声音拉回了众人的注意。

带着眼镜,有些微胖的中年男人脸上带着温和满意的笑容。“温燃对吧?我之前看过你演的《半疼痛青春》,很不错。”

《半疼痛青春》,这听名字就狗血的不行的网剧,就是徐蔷这几年里导演的唯一一部火了的网剧。

而剧里的女主角,就是温燃。

由于徐蔷导什么黄什么的属性,她的父母再怎么疼女儿,都不愿意再给她投钱拍片了。毕竟钱扔水里都能听个响,给她拍网剧则是直接人间蒸发。

没有钱怎么请的到演员?于是走投无路的徐蔷打起了正在读表演系的表妹的主意。

然后,对家人心软的温燃,在徐蔷的请求下,就成了《半疼痛青春》的女主。

所幸这部剧一炮走红,不然知道自家宝贝妹妹零片酬出演了烂剧的温煦一定会打爆徐蔷的狗头。

温燃一秒变脸,无视了裴疏璧,乖巧的向着林世笑道:“谢谢林导夸奖。”

女孩的猫瞳亮晶晶的,看起来极为讨人喜爱,一脸乖巧的笑容和刚刚的祸国妖姬全然不同,却也同样好看动人。

“嗯,好好好,你这次表现也很好。你先出去吧,试镜结果徐蔷会通知你的。”林导在手中的记事板上写了几笔,然后温和的向温燃说道。

坐在他身边的徐蔷凑上去看了两眼,安心了。

温燃笑着退了出去,整个过程中再也没往裴疏璧的方向看上半眼。

在温燃的背影消失在门外后,裴疏璧也冲林世点点头,“那林叔,我也先走了。”

林世也没有看那说是来当面试官,其实醉翁之意不在酒的浑小子,摆摆手,不在意道:“行了行了,你走吧,别留在这里妨碍我们试镜。”

那些试镜的女明星见了裴疏璧就跟饿狼见了肉一样,眼都红了,哪里还记得自己是在试镜。

祸害,赶紧滚蛋。

温燃出门后,并没有直接离开,一是她还要等徐蔷,二是……

她微微侧头,用眼角的余光扫了眼紧跟着她走出的男人。

哼。

她心头冷然,脚步一转拐进了走道尽头的洗手间里。

试镜间外面还留着几位等候视镜的女明星,见温燃出来了,都只是不在意的扫了她一眼。

但跟在温燃身后走出来的男人却吸引了她们的注意力。

男人身形高大,一张看起来很是眼熟的脸俊美无双,他迈着一双长腿,从她们身边经过,一个眼神都没有留给她们。但女明星们却纷纷屏住了呼吸,目光不由得追随着他的身影。

这个男人,怎么看起来那么像是墨青集团的小少裴疏璧?

几人惊疑不定的对视一眼,却不敢上前搭讪。

谁都知道裴家的小少身份尊贵,但是性格乖张,在没有摸清他喜怒的情况下,她们也不敢随意造次。

只不过几人心里都暗暗加重了要拿下魏清岚这个角色的决心。既然裴疏璧是从试镜间里走出来的,那么他必然和这个剧组有关系,若是能拿下这个角色,还怕以后和裴疏璧没有碰面的机会吗?

周围人在想什么,裴疏璧一点都不在乎,他的目光一直注视着眼前女孩的背影上。

见她突然改变了前进的路线,拐进了洗手间里。

裴疏璧轻轻一笑,哪怕头顶上女士卫生间的标志显眼至极,他也没有任何犹豫的跟了进去。

他一走进洗手间里,突然从第一个隔间里伸出来一双手,一把揪住了他的衣领,狠狠扯了进去。

把比自己高了至少一个头的男人压在隔间的门板上,温燃踮起脚尖,倾身上前。

精致娇艳的面容凑到男人面前,好看的猫瞳危险地眯起,她扯了扯嘴角,露出一口小白牙:“裴疏璧,阳奉阴违这一套你玩的挺溜啊。徐蔷都被你利用上了?”

裴疏璧见女孩踮着脚尖,伸出一只手臂环住了女孩纤细的腰,轻松的将她抱了起来,他看着近在眼前的人儿,心下满足的叹息。

这是他日思夜想的女孩,他冷酷无情的小狐狸,让他求不得却也恨不得的冉冉。

“好久不见,冉冉。”

被前男友以这般亲密的姿势抱起来,温燃倒是没有生气,毕竟踮着脚尖也挺累的,能更舒服一些有什么不好。

她干脆一手环住男人的脖颈,一手掐住男人的脸颊,小声吼他:“是好久不见了,你现在都敢算计我了?胆肥了啊!”

男人被她揪住脸,白皙的脸庞被掐的微红,他好脾气的笑着,低头用鼻尖蹭了蹭女孩柔软的脸颊。

“你不喜欢吗?”

“哈?”他什么意思?

男人的黑眸清亮,带着纵容的笑意,“你不喜欢魏清岚这个角色?”

他们现在说的话题和魏清岚这个角色有什么关系吗?温燃愣了下,“也不是。”

裴疏璧笑得更好看了,他压低声音,磁性性感的嗓音带着一股子蛊惑人心的味道:“我知道这个角色适合你,你若是接了,就当给自己找点消遣。正好我是这个剧组的投资商,你便当是顺带的,让我能够见见你?”

他凭本事把冉冉骗来见面,怎么能说是算计呢?

“而且,我也没有违背我的承诺。”在没有温燃的允许下,主动来找她。

裴疏璧这话无赖的紧,明明是他想见温燃,却又怕主动找她会惹她生气,就转了个弯子,算计她主动来见他。

可这明晃晃的算计,从他嘴里说出来,却像是全然在为温燃着想,眼巴巴的找个乐子给她消遣,还要被她责怪,委屈的不行。

温燃被他的歪理气笑了,这男人太过无耻,“哦,这么来说,你这还都是为我好了?拿一个女三号来供我消遣,你也不怕林导听到了削你!”

她松开了掐着他脸颊的手。眼看着一抹绮丽的红色慢慢浮现在他面颊上,如在他的脸上染上了一道上好的胭脂,却分毫不会显得娘气,反而衬的这男人像是不知从哪座山头里修炼出的妖精,妖异惑人。

该死的,这个混蛋皮肤怎么这么好!

觉得对方在故意蛊惑 ‘君’心,扰乱她心神的小祖宗生气了,她一拍男人环在她腰间的手臂。“松手,我要下去!”

在这种小事上从不会违背冉冉意愿的裴疏璧小心地松开了手。

站稳后温燃突然问道:“你只是《深宫》的赞助商对吧?”

裴疏璧乖乖点头,“是的。”

温燃仰着头,仔细打量了他几眼。

男人眉眼俊美,天生的一副矜贵优雅的好模样,当年温燃也是看上了这人的脸,才和他交往的。

但交往了一段时间后温燃就发现这人有些不太对劲,他对她的占有欲,简直强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

于是温燃和他提出了分手。

倒不是受不了他的占有欲,而是,这小作精是个喜新厌旧的,妥妥的渣女一枚,再好看的男人在她这里的保质期也不过一年。

她那时已经对裴疏璧有些厌烦了,再加之男人那疯狂的占有欲严重干扰了她的私人生活,于是温燃干脆利落地提出了分手。

裴疏璧自然不可能同意,但没有办法,温燃找了他哥裴疏墨帮忙,死拖着不分手的后果就是被裴疏墨打包扔到国外,直到半个月前才找到机会回国。

而此刻温燃看着眼前大半年没有见过的男人,突然觉得,自己好像又对这张脸产生了兴趣!

温燃弯了弯唇,“你算计我的事,我就不和你计较了。”

她什么时候这么好说话了?裴疏璧心下生疑,面上却不动声色。“多谢。”

温燃接着道:“不过你得答应我一个要求。”

“什么要求?”

轻笑一声,温燃后退了一步,说道:“在我没有主动要求想见你的时候,少在我面前转悠。”

她这要求提的够狠,这就代表着如果裴疏璧答应了她这个要求,就失去了所有的主动权,以她现在对他的态度,再想见她一面,可能就比登天还难了。

裴疏璧垂下眸,不说话了。

这个要求可不能答应,他可是知道冉冉有多薄情,这要求要是答应了,他怕是难再见到她了。

“那这样吧。”见男人久久没有说话,温燃放软了眉眼,嘴角勾起一抹安抚般的笑意,“我答应你,每一周至少想你两次,好吗?”

她这话说的好听,不是‘见你两次’,而是‘想你两次’,这种话从心爱的人口中说出,又有哪个男人抵抗得住?

至少裴疏璧是眼睛一亮。“真的?”

“我不说谎的。”温燃笑着点头,嘴上说着掺了蜜的甜言蜜语,心下却在打着自己的小算盘。

她既然已经有可能拿到魏清岚这个角色了,就不会半途放弃,而眼前这个男人基本上就和剧组是捆绑销售物件,入了剧组,就相当于要接受裴疏璧会时刻出现在她面前这一事实。

那么,不如将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里。每周随心情见他两次,总比时时刻刻都被他锁定在眼皮子底下好,她相信这家伙干得出来这种事。

而且,温燃眨眨眼,看着裴疏璧的脸,发现自己也确实有些想念他了,或者说更确切些,想念他的这张脸了。

舌尖扫过后齿,女孩的猫瞳亮晶晶的,任谁也看不出她心中的‘邪念’。

所以一周见他两次,应该也可以接受。

温燃看了看时间,觉得徐蔷应该也差不多要出来了,自觉交易圆满达成的温燃转身就想走人。

但她刚把手放在门把手上,刚刚一直随着她节奏走,任她摆布的男人突然从她背后压了上来,修长有力的双臂环在她纤细的腰间。

湿热的呼吸靠近她的耳鬓。

裴疏璧之前所收敛的气势在她转身一瞬间爆发出来,在温燃看不见的地方,他的眼中满是掠夺的欲.念。

温燃呼吸一滞,仿若实质般的荷尔蒙气息惹得她心神一乱。

裴疏璧在她耳边,说:“冉冉,既然你说一周会想我两次,今天,可是周六啊。”

空气都因为两人间暧昧的气氛而变得粘稠起来。

“你现在想不想我,嗯?冉冉。”我喜新厌旧的小狐狸。

裴疏璧如何不知他的冉冉心里在打什么算盘,只不过他不说,既然这最终结果对他也有利,又何必咄咄逼人,惹她厌烦。

要想捕获冉冉这样的薄情小狐狸,就要一步一步循序渐进的来,他之前,就是败在太过心急了。

男人带着笑意又仿若委屈的声音就贴在耳边,微凉的薄唇开合间摩擦着她的耳垂。

这妖孽!竟然玩色.诱这一招!

温燃的腰一酥,被那若有若无的触碰撩拨的耳根慢慢红了起来。

但温燃若是吃色.诱这一套,她也就不会潇洒到如今了。

她在男人臂弯里转过身,纤细的双臂抬起,如柔软的藤蔓般缠绕在男人的脖颈上,修长的天鹅颈抬起,弯出一个优雅、完美的线条,眸光流转间是缠绵悱恻的暧昧。

温燃与裴疏璧的鼻尖相触,两人的红唇就只有一线之隔,她勾起唇,声音娇软,语气骄纵:“如果我说不想,你要怎么样?”

她又向前靠近了些,红唇开合之间与裴疏璧的薄唇似有似无的轻轻摩擦。

女孩的猫瞳里满是挑衅与得意,她吃定了这个男人拿她无可奈何。

“冉冉真是无情。”裴疏璧黑沉的眼眸凝视着她,突然抬起手轻轻按住了她的后脑勺,将她向自己压近:“要知道,我可是想你想到……”再见你时,恨不得将你死死锁在我的怀里,再也不放手。

双唇相触之间,她唇上的口红沾了些在裴疏璧的薄唇上。男人的黑眸眯起,欲.念一闪而过,但就在他要加深这个吻的时候,那狠心的小狐狸却突然伸手推开了他,抽身而去。

扳回一城的温燃笑意盈盈的拍了拍男人的脸颊,“我很高兴你能这么想我。等我来找你,若是你再像这次这样算计我,相信我,后果绝对是你无法承受的,嗯?”

被挑起了欲.念,那惹火的人却狠心抽身而去,裴疏璧不着痕迹的叹口气,压下了胸口沸腾的欲.望。他拿她总是没有一点办法,除了被她牵着鼻子走,还能怎么办?

“好。”

温燃心满意足地走了。

裴疏璧走出洗手间,站在走廊里看着女孩窈窕的身影走出他的视线。

他眼中的光芒,一点一点的暗了下去。

若有人见到裴疏璧此时的模样,就会发现他整个人都散发着一种野兽在捕捉猎物时蓄势待发的危险气息。

哪还有半点在温燃面前时的乖顺模样?

他伸出舌尖,缓缓的,一点一点的,舔去沾染在唇上的口脂。那红色的口脂,还带着女孩特有的香气,如糖如蜜,如撩人神经的.毒,杀人于无形,诱人入深渊。

“嘀嘀嘀。”

裴疏璧拿出手机。

恭敬的男声传入耳中:“小少,温小姐这半年来的调查资料已经发送给您了。”

“我知道了,我还需要你去调查一个人。”裴疏璧敛下眉眼,冰冷的薄唇中缓缓吐出一个名字,森冷阴晦:“唐松年。”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诱妻入怀:总裁大人超给力耀光醒来之时

    雪是不知何时开始下的。如此之大,仿佛一群蝶无声无息的从冷灰色的云层间降落,穿过茫茫的树林,铺天盖地而来。只是一转眼,荒凉的原野已是苍白一片。等待喘息平定时,大雪已然落满了剑锋。红色的雪落在白色的剑刃上。血的味道让几十年没有进过食的蛉从石化中醒来。说实话,他从未想过他要与境他们以敌人的身份,站在同一片

  • 帽子和绷带第五章在线阅读

    时隔数日,距离纳新过后已经是一周时间。在把新学员们安顿好之后,也是给了他们足够的时间让他们各自调整一下。而这些时间过后,他们进入学院为期最短六年的学习生活便也是正是开始了。而开学的第一堂课,也是在各院的比武场上进行。比武场,顾名思义,就是平时用来比武切磋的地方。只见各院偌大的比武场均是由石头堆建而起

  • 网游之绝对狂人在线阅读第七章

    入夜。夏念兮躺在容家客房柔软舒适的大床上,还觉得有点不真实。就这么被容家老爷子留下来了,而且,一个月以后,还有一场订婚宴……容家三个孙子,随她挑……懵懵地躺在床上,想起容离那张倾国倾城的脸,她忍不住轻轻地笑了笑,然后抱着枕头在床上滚了几圈。管家在外面敲门,“夏小姐,老爷子让您下楼用晚餐。”“好的,我

  • 婚内强欢:凶猛总裁契约妻在线阅读医院内的麻烦

    正当她皱起眉头想要出去让他们安静一点的时候,病房的大门“砰”的一声被一脚踹开,一群黑压压的人影疯狂涌进了病房,就连医院的保安都拦不住。人群中不少人肩上扛着摄像机,将镜头对准了冉夕,而领头的那几个人更是一脸凶神恶煞,模样与街边的小混混无异。最前面的那个墨镜光头男她是认识的,对方是父亲合作的公司的某位小

  • 我家竹马又又又吃醋了第八章在线阅读

    我现在异常的不安非常奇怪的不安当我跟冷先生定好约会的事之后,隔天一觉睡醒又开始后悔了!非常的后悔,为什么后悔咧?我也不知道大概是犯了跟阿初一样的毛病吧?但冷先生岂非象是阿初那般的寻常之辈,约定好的事他是不可能反悔的,最起码这样的认知我还是有的。所以,也别想他会像阿初那样的放我鸽子,既然A计划行不通,

  • 女尊之将军令在线阅读第十章

    第二天早上,宋灿是在手机闹钟第三次响起的时候,才勉强睁开眼睛,伸手终止了它再继续叫嚣。睡沙发,并不是一件多么愉快的事,晚上她因为翻身翻太猛,不知道摔了多少次。再加上昨晚喝了酒,头有点疼,整个人显得很疲倦。她用手捂住双眼,酝酿起床的情绪,过了一会,才挪开了手,睁开了一只眼睛,只是睁眼的那一刹那,她就被

  • 我是福晋我怕谁之献给佛祖的男人

    忽远忽近的山脉缥缈,天鹅湖畔,夜观奇景,美不胜收,荣庄隐于山水间,恍如与世隔绝。庄前的路绕道蜿蜒前行,路旁野花扬起飞舞,一股自然清香扑鼻而来。“来了,来了。”发愣的时候,外婆、我和虹阿姨,伫立大门口的菩提树下,等待这从远而来的车辆停在门口的前坪。“四太,您身体抱恙,您慢些……”虹阿姨接收到外婆的眼神

  • 海贼王之垂钓万界在线阅读第一节

    当梁晓晓看似坦然实则忐忑地坐在箫励枫的房里的时候,梁晓晓在脑子里不停地咒骂自己:“你是发情的猪吗?”刚才,梁晓晓被萧励枫的美色给勾引了魂魄,从酒店一楼大厅直接尾随人家,一冲上来就敲门,敲门声响过以后,她才突然想:“一会儿美男子开了门我怎么说?就说我是来采花的?我会不会被踩死?”梁晓晓正咬着嘴唇在想应

  • 恩谢第7章在线阅读

    若非自己演戏多年,怕也是无法发现。现在他的如悠妹妹甚至放言说要学习商业,他不得不生出一丝警惕。安如悠自然也是察觉到了,轻松的说,“叶易哥哥,我也算是死过一次的人了。当我醒来时,我发现我居然连爸爸妈妈都不认识了。后来渐渐的恢复了一些记忆。我也不想让他们那么累了。以前是我任性过了。”听到这番话的叶易心脏

  • 异界之吾为帝王在线阅读第一节

    星静悠菲:英国皇族,身价万亿,也是皇甫家的大小姐,当年星静家被人诬陷,怕伤害她们把星静悠菲和星静雅诺交付给皇甫家。她有倾国倾城的面貌,她还有惊人的记忆力,什么事看过一遍、听过一遍就能牢牢记住,所以从小到大,她一直都是满分的第一名。在一次车祸后,拥有了意志魔法,只要脑袋里想象,再念一声“你妹”,就可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