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惊悚小说 > 正文

黑洞程序已植入在线阅读第6节

2021/6/12 6:54:01 作者:安余兄 来源:晋江文学城
黑洞程序已植入
黑洞程序已植入
作者:安余兄来源:晋江文学城
二对对和渡江河的故事初版,写的特别烂,新版会重新更新

吓出一身冷汗,往后跌退了几步,高森林扭头环视身边,看到跟他前来的一伙人早已溜地远远的,气得两粒眼珠差点要掉出来,只得夹起尾巴灰溜溜地狼狈逃窜。

——侵犯公民人身权力,是不是真的,高树森不知道,他没那水平。但是破坏特困户春耕生产,这条罪状可不轻,他高森林是晓得,他有天大脑袋,也没有那个胆量。

今天本来是想依仗人多势众,又是村里第一把手,他高森林就是要狠狠管教管教郁锋涛这个叛逆浑小子,事情到头来居然反了,他倒成了一头挨打笨熊。

不是郁锋涛敢单独跟众人斗殴,是他牢牢抓住闹荒人一大遗传劣根——吃软怕硬,一旦遇到事情,人人自保。

这场闹剧是高丛木、高信钱、高怀德和徐宽宦四个人闹起,他们见郁锋涛用锄头挖田,心头极度恐慌,这要是行的话,开了个坏头,明年还有谁租他们的牛犁田,叫上管事佬跑到高森林面前一番诬陷。

多年来,一直垂涎彭淑娟,可她是个有夫之妇,不敢下手,现在她老公死了,高森林早想把她儿子踩在脚底下,逼她自己找上门委身于他,他正好有了借口。

哪料到,机关算尽,高森林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这一闹,郁锋涛就是一根刺扎进他高森林脊背拔不出来。

蒙在鼓里不知道,这么一闹,他郁锋涛母亲逃过了高森林魔爪这一劫难,因为高森林对他有了三分忌惮。

春耕一结束,活生生当了一回农民,那几天插秧累得腰断了一样,郁锋涛切身感受到当农民不容易,非常不容易,又苦又累,收入又低。好在还有吉景生、龚寿财相助,否则,他会累趴在田里。

蓦然回首,一年在这苦难中总算熬过去。

一年了。

天变、地变、事变、人变。

学生的棱角早已被苦难岁月磨去,曾经的美好大学梦如今成了历史记忆中心酸一页。

去年这个时候,初中毕业以全县第一优异成绩,郁锋涛再次考上县一中,父母亲仿佛看到儿子跳出了闹荒这个既贫困又人心丑陋穷山沟,喜极而泣,振奋的几个晚上睡不着。

可谁能想到,一年后今天,郁锋涛祸不单行,遭遇父亲病逝、辍学、创业失败三大灾难,窝在穷山沟当一个地地道道农民头,被乡亲们耻笑、歧视。

日子清贫的还不如以前寺庙里的和尚、尼姑,吃的是青菜、清汤,但是郁锋涛心中坦然,没半句怨言,他在乎的是田里稻谷,鱼塘里鱼,除此之外就是学业,生活嘛,只要不饿着肚子就行。

夜黑了,才七点多钟,全村仅郁锋涛房间还亮着灯,灯光微弱,但是很扎眼,惹得村里有人心里极度不平衡,胸口被眼红、妒嫉堵塞的要爆炸,谁不知道他家穷得鬼都想抓他,还装什么富有。

忘乎所以一头扎进课本里,郁锋涛甚至没听到大门响动声,直到一双热乎乎的粗糙手蒙住他眼睛,心一颤,是高玉娇。——在他身陷逆境潦倒落魄中,除高玉娇外,没人在这黑夜里来到他屋里。

惊醒过来,郁锋涛抓着高玉娇手,顺势往前一拉。

没防着,高玉娇整个人扑在郁锋涛脊背上,将两座傲人、挺拔、圆润又高耸山峰压向他脊背上。

一道高压电流立马袭击郁锋涛,撩着他全身如老房子着火,好想掀开高玉娇的衣服,看看她两座神秘又令男人神往山峰……

寂静山村,空气也弥漫着静谧味道,幽暗灯光前少男少女,听着对方粗重呼吸气息,心猿意马,感觉今晚要发生什么事?

呼地蹦起来,正要把高玉娇搂在怀里一刻,突然传来母亲下床去解手响动,惊慌得郁锋涛赶紧收回已经伸过去的手,高玉娇也慌里慌张坐到床沿上。

转身面对高玉娇,郁锋涛把煤油灯往她那边移了移,无话找话地问她这几天在忙什么,咋没见到她?

胸口两座山峰仍然留着郁锋涛刚才体温,高玉娇羞涩的不好意思抬头,只是低着头呢喃回应一声,这几天去砍柴了。

除没钱外,天底下最叫郁锋涛苦恼的是砍柴,他眉头紧皱像是雕刻上去,上山砍一回柴,光光来回路程二十多里路。一寸光阴一寸金,这样白白浪费。不砍柴,他一家人只能吃生米嚼生菜。

郁锋涛愁苦着脸,沉默不说话,高玉娇也不语想着自己的心事,不时悄悄偷看郁锋涛一眼,芳心在祈盼着什么?毕竟是怀春少女,刚才自己两座饱满山峰压在郁锋涛脊背上霎时间,一道强烈电流冲击着她不能自制,恨不得郁锋涛立马霸占她。

房间气氛顿时诡谲又尴尬,郁锋涛头一个晚上没心事看书了,两个人就那样沉默坐着,听着对方咚咚咚心跳声。

九点钟半,高玉娇带着三分娇羞站起来,呢喃地说她回去了。

“我送你。”话一出口,郁锋涛惊得自己一大跳,他这是头一回送高玉娇回去。

走出大门不到五十步,高玉娇猝不及防转身,两个人搂成了一团,黑暗中四张滚烫的嘴唇牢牢贴在一块,舌头像两条蛇很快缠在一起,这是他们头一回亲密接触。

就在郁锋涛的手不老实要去探索高玉娇的两座神秘高峰时,突然响起“汪,汪,汪”的狗叫声,慌得他们活生生分开。

回到房间里,郁锋涛的心全乱了,书里的字全变成高玉娇倩影,他半个字也看不进去。

躺在床上,双手环抱着头,盯着黑咕隆咚天花板,郁锋涛回味着高玉娇留在他嘴里的舌头幽兰之香,不禁得又心猿意马。突如其来,郁锋涛又想到了曾经的同桌周璐璐,但是他已经不敢有娶周璐璐的心,觉得那已经离他很遥远很遥远了。

下半夜,下起了雨。

嘀嗒嘀嗒雨声,带着郁锋涛进入了梦乡。

梦乡里,郁锋涛把高玉娇带到山上,饿虎扑食把她扑倒在灌木丛里,压在了身下,但是却有劲使不出,任他怎么折腾就是无法进入高玉娇身体……

醒来时,天已经亮了,雨仍在下着,比昨夜更大。

直到第五天晌午,雨才停。

太阳一露脸,如同一颗悬挂在天空的大火球,要把大地上一切生灵烤出油的势头。

次日午饭后,郁锋涛顶着火辣辣太阳上山砍柴去。

刚出了村北头,身后传来高玉娇喊声,郁锋涛转身一看,见高玉娇正和她好女伴李秋香、李秋兰姐妹俩一块。高玉娇肩上扛着柴担和拐杖,一身旧衣服,看样子跟他一样是上山砍柴。李秋香、李秋兰姐妹恰恰相反,她们姐妹俩打扮着干干净净,手上还提着包,看样子十有八九是走亲戚。

正当郁锋涛好奇看着高玉娇、李秋香、李秋兰三个人时,她们说说笑笑已经来到他身边。

是一个内向、腼腆女孩,李秋香悄悄瞅了一眼郁锋涛,柔声细语昵喃一句:“锋涛,自己一个人去砍柴呀!”李秋香说话有一种很特别磁性,非常吸引人。她是闹荒村第一大美女,鹅蛋形脸,水灵灵大眼睛,尤其是她笔挺玲珑的清新鼻子,宛如一件活艺术品,轮廓典雅清新,凝聚天地灵气。

“嗯——”郁锋涛嗯了一声,稍停,好奇问一句:“秋香,你们姐妹这是……”

才开口,未来得及说话,李秋香即被妹妹李秋兰抢先:“我们是到二舅家去喝喜酒,我表哥明天结婚。”

说话之间,四个人又走了大约三里路,来到一个岔路口,李秋香、李秋兰姐妹朝左边那条路走,去她们二舅家;郁锋涛、高玉娇则走右边一条路。

继续往前又走了约五里路,郁锋涛、高玉娇来到了一座名叫羊头岭的山。爬上山东边半山腰上,在一片砍伐的灌木边,他们停了下来。高玉娇右手指着中间一片说道:“这是我的,那边的是秋香的,上边的是容容的。”

随后,高玉娇喊郁锋涛帮忙把砍伐的灌木翻过来,底下的被太阳晒一晒。

时令一进入夏天,凡是时常上山砍柴的人,他们会先砍伐一片灌木,不挑回家,在山上晒干后再挑回家。这样,既不重又不要挑回家再晒。很显然,郁锋涛做不到这样,他只能当天砍一担挑一担回家。今天是老鼠进芝麻地——吃香,郁锋涛刚巧碰上了高玉娇。

把砍伐灌木都翻了一遍,高玉娇对郁锋涛笑吟吟地说:“太阳这么大,我们到那边山坳里歇一下。”

说的,高玉娇在前头带路,朝左边走了过去。

走了有二、三十步远,两个人来到了一个山坳里,是一块三平方米左右坪地,地上的草木全被压倒了,倒在地上,诚然是时常有人坐过。——这里是高玉娇、李秋香和高容容歇脚地方。

屁股刚刚落在地上,郁锋涛猛听高玉娇一声惊叫:“啊,老蛇。”

“啊——”郁锋涛一声尖叫,吓得一蹦而起。

“格格……”高玉娇则在一旁捧腹大笑。

高玉娇银铃般笑声,郁锋涛恍然大悟。

狼吃狼——冷不防,郁锋涛抓挠着高玉娇胳肢窝:“看你还会不会戏弄我。”

胳肢窝被郁锋涛这么一抓挠,哈的高玉娇禁不住一阵挣扎大笑,直笑的淌出泪水。

等郁锋涛一停手,转过身,高玉娇笑嘻嘻的:“没想到,你原来是这么胆小呀,锋涛。”

忽地,不知怎么的,郁锋涛眼睛直了,痴呆呆盯住高玉娇胸口。

意识到什么,低头一看,高玉娇不由得羞红脸,原来她刚才这一阵挣扎大笑,不知怎么的把胸前上头两个纽扣解开了,将大半个细嫩、白的似油脂大胸一览无余展示在郁锋涛眼前。

自从那天夜里郁锋涛送高玉娇回去路上,黑暗中两个人第一次亲嘴后,从此这一对少男少女心有默契借着黑暗夜里卿卿我我,把手伸进对方衣服里享受异性肌肤的敏感又神秘地带。

但是这样大白天被郁锋涛看到自己大半个大胸,高玉娇还是头一回。同样,郁锋涛也是头一回看到少女那两座挺拔、傲人、圆润又高耸的神奇、美妙山峰。

呼吸一下急促,郁锋涛说话结舌:“玉娇,让——我——让我看看,太——太神秘啦。”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异界之吾为帝王在线阅读第一节

    星静悠菲:英国皇族,身价万亿,也是皇甫家的大小姐,当年星静家被人诬陷,怕伤害她们把星静悠菲和星静雅诺交付给皇甫家。她有倾国倾城的面貌,她还有惊人的记忆力,什么事看过一遍、听过一遍就能牢牢记住,所以从小到大,她一直都是满分的第一名。在一次车祸后,拥有了意志魔法,只要脑袋里想象,再念一声“你妹”,就可使

  • 王者荣耀之试炼之路在线阅读第9章

    姚晓璟气愤地坐在哈雷上咬牙,大大的眼睛瞪着爷爷那屋的窗户好半响,才掉头骑着哈雷离开。哼,有本事你就躲到天边去!姚晓璟今年大四将要毕业,还差最后一个月的实习期。水润的红唇、高挺的鼻梁、眼波流转百媚频生的双眸,远黛含情似的眉,在吹弹可破的肌肤上,五官精致的无可挑剔。从小到大不管在哪里,都是男生瞩目和女生

  • 缘浅无痕老公的小三来找她了

    嘈杂昏暗的酒吧里,震耳欲聋,俊男美女,疯狂扭摆着自己的腰肢。一位性感的钢丝女郎,风骚地扭着纤细的柳腰,媚眼勾魂,随着舞动,胸部也跟着在一晃一晃的,惹着男人们两眼发直,目不转睛,有人吹口哨,有人呐喊,想引起台上那位性感女郎注意。跳着跳着,钢丝女郎突然一个飞吻,现场更加的热烈。但是酒吧台上,同样也有一位

  • 重生之超级动漫帝国第三章在线阅读

    第三章极品双戒之龙凤魔环馨儿牵着紫陌的手一步步的向前走着,而紫陌却心不在焉的想着什么...偶尔低下头看了看手上的那枚散发着淡淡蓝光的戒指,一言不发的跟在雪馨儿的后面。似乎市集里来来往往的喊卖声一点都影响不了他的思考....走在最前面的雪馨儿似乎发现气氛有一些沉寂便回过头来看了看有些心不在焉的紫陌,灵

  • 重回高一在线阅读第1章

    我走在马路上,心情很是郁闷,抬头看了看天空,阳光很刺眼晃得我眼睛都睁不开了,我连忙低下了头,用手揉着眼睛,眼泪顺着眼角流了出来,我有些不解,不知道是阳光太刺眼的原因,还是我真的哭了。我叫邵校,一个普通的高中生,就在几天前,我们班有个叫金壁辉的,在教室里领了四五个人二话不说上来就揍我。这个金壁辉经常欺

  • 总裁的绝对计划在线阅读第4节

    我合起书本,抬头看,是一个大概三十岁,长相一般的男人,唯一不同的是他的眼神带着些许忧郁,这倒是某些女人喜欢的类型,“哪里,我该感谢你的热情款待。”“热情款待?”冯绰绪有点疑惑,他不记得有叫人招待过她。“那躲在草丛里的几个人不算吗?被人用枪指着的滋味可不好哦。”“你知道做我们这行的危险是很高的,他们只

  • 无双城主在线阅读第5章

    “大言不惭!今天就让本少好好教教你,什么叫做才高八斗!”张开硕冷冷喝道:“现在,还是先说说你要是输了怎么办?”“跟你比?我没想过会输!”聂煜晨的眼角闪过一丝狡黠,然后一脸平静的说道:“我倒是想知道,如果这场比斗,你输了又该如何?”“本少爷会输?哼!如果我输了,我就做你一天的跟班,唯你聂煜晨马首是瞻!

  • 顾得汀芷兰人善人欺

    “咣当”,两辆自行车在马路上撞在一起。丁剑哎哟一声和他的自行车同时摔倒在路面上。“小剑……”丁杰慌忙跳下自行车,大叫着去搀扶自己的兄弟。“骂了隔壁的,骑车怎么不长眼啊!”对面那个仍然骑跨在自行车上的人开口便是句脏话。“哎!你怎么骂人呐?”丁杰扶起丁剑,扭脸质问道。那人是个二十来岁的小青年,留着长长的

  • [西游白蛇]空即色色第一章在线阅读

    紫月城,一片死寂,城市上空挂着一轮巨大而朦胧的紫色月亮,发出淡淡的紫色月光,笼罩着整座城市,依稀可见城中有许多人影,却全部伫立不动,彷如死物。寂静……诡异的死城。突然,死城中有一处光芒大放。是城市广场的传送门,一阵光芒闪烁之后,显出了五个人影。三男二女,一个是身穿白色镶金边法师袍的瘦小男子,手握比他

  • 鼬的妹妹观察日记在线阅读第1节

    楔子雨下得越来越大,像是挽留一场沉淀千年的孤寂.陌浅汐看着这一版沉重的雨水,提着缀有流苏的裙摆飞快地跑过天桥,她在想念某段时光的掌纹,想念那个站在来路也站在去路的让她为之牵挂的人,而这样浓重的雨仿佛并不能阻止她想去菊花海的冲动.潜意识里,她感觉到那里有着她等待的人.是的,树等花开,陌浅汐在等暮冰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