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情爱 > 正文

一杯黄粱之陷入困境

2021/6/11 18:36:07 作者:除零 来源:晋江文学城
一杯黄粱
一杯黄粱
作者:除零来源:晋江文学城
请把我饮尽吧我是你想要拥有的一切真实想要寻求的一切幻想我是你心中从来没有停息过的那份渴望——席慕蓉《佳酿》CP:应晃朗×梁骏作者微博:除零无意义

那个女孩是平躺在石台上的,她突然径直坐了起来。

“我他妈”

我直接骂街,我好不容易快能跑出去了。她直接坐起来,把我吓得一机灵,手机掉落在了地上。

手机的灯光四散在山洞里,虽然达不到把山洞照亮的底部,但也足以让我看清周围的环境。

地面上刻着古时候的文字,从那个石台开始向四面八方延伸出去,像是一个阵法。

这个阵法让我感觉很熟悉,但我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那个女孩坐起来之后停住了呼吸,胸口也不再有起伏,赤红色的气也不再冒出。即便是这样我也不敢有丝毫动作,就这么直直地站在了原地。

我们就这样僵持了将近有一分钟,一滴冷汗从我的额头滑落。

我咽了口吐沫,伸出手想把手机捡起来,然后直接逃走。

当我有这个动作的时候,她(我也不知打这也称呼合不合适,毕竟冤孽应该不是人。)突然站了起来,站在了石台上。

她伸出一条腿向着地面踏去,这模样十分乖巧,颇有大家闺秀的气质,但是下面一幕直接让我心里一凉。

只是轻轻地踩在了地上,地面的石块如同纸糊的一般直接化为了齑粉。不是粉碎,而是毫无声息地变成了粉末。

她另一只脚才放了下来,不偏不倚刚刚才在了其中一部分阵法上。

那一段阵法亮起了微光,然后她的脚下冒起了青烟,她的表情十分痛苦,像是这个阵法对她有伤害一般。

然后她抬起左脚用力一脚踩了下去,那一段阵法瞬间被踩得土崩瓦解,出现了一个坑洞。

这个时候其他的文字也亮了起来,整个山洞顿时明亮了起来。

她看了看四周,然后身上冒出了赤红色的阳气,一开始只是烟雾状,但很快便凝结了起来。

以她为中心,红色的气浪不断从她身上发散出去,与那阵法对抗。

我一接触到那个气浪,便直接吐出一口血来。

这阳气的浓郁程度超乎了我的想象,正常人体内的阳气可能只有1,但是我从这气浪上感受到的远比普通人身上的阳气浓郁足有数十倍不止。

我感觉到身体里的血液像是烧起来了一样,毫不夸张地说随时都可能沸腾蒸发。

“妈的”

我强忍着身上的灼痛,摸出一支红色中性笔和几张三寸长的符纸。

我也镇压过不少冤孽,但是我镇压的那些比起眼前的这个来说不值一提。

她厉害的程度,哪怕是老头子也不一定镇得住他。

这个时候我想起来为什么这个阵法让我看起来那么熟悉,这是传说中的天台镇孽。

这个阵法我在老爷子给我的书里看到过:

“八字开天,阳寿为引;引孽入瓮,天台镇孽”

由八个不同的派别写出各自的符离,再折寿二十年,才能布下的天台镇孽。

这个阵法历史中只出现了三次,我看到也是偶然,在这个阵法图下面附带了两个小故事

第一个是三国时期,仙人左慈为了镇住当时南极仙翁山下的冤孽时所使用。

第二个是唐宋年间,大概是康定元年,在应天府出现了一个阴齾之孽,当时茅山一脉的院士出动了三十几人,全是都被冤孽干掉了,最后江湖术士集结使出了这个阵法才将其镇压。

第三次出现是在一本古时候的鬼怪杂谈里看到的,具体真实性不可考究。

但从这几个事件中足以看出这个阵法有多么的nb

但这和我又有什么关系呢,我和这些民间大神相差不知道几个级别。

神仙打架,凡人遭殃

现在的我只求自保,毕竟老子才二十六岁,人生路还很长,我可不想今天因为自己的好奇心而抄了近道。

我把符纸放在膝盖上,拿出笔歪歪扭扭地画了起来

我一共有八张符纸,我写了三张最实用的也是最简单的符咒,因为这个时候的情况不容乐观。

“赦令大将军到此,群鬼必服,阳人可安。”

说完我将三张符纸叠在一起,用一个匕首硬实实地插入了地下。

如果有人这会在我旁边铁定都看傻眼了,地面全是坚硬的时候,我的匕首没受什么阻力直接捅了进去。

匕首捅进去了以后,发出了一声闷响,这不是我把石头捅炸了,而是我施法成功,祖师爷给我的信号。

身上的灼痛逐渐消散,我坐在了地上身体都有些瘫软了。虽然说这些符咒可以暂时抵御残存阳气对我的伤害,但是一开始杨齾之孽那犹如实体般的阳气将我撞得够呛。

我趁着这个时间缓了缓,另一边杨齾之孽的的叫声让我不得不再做些功课。

我拿出两张符纸,在上面画了画。

聚阴符,这玩意一般是没人使用的。因为对于正常人来说,阴气就是毒药,少量阴气入体会产生不适,大量阴气入体可能就阴毒攻心,七窍出血而死。

我刚画完这两张符,我的镇邪符就已经飞快的燃烧了起来。

阳气太猛了,单单靠这些根本成不了多久。别问我问什么不跑,周围全是残留的阳气,我刚刚才受过伤,这回跑出去一旦阳气攻心,我就可以去跟祖师爷喝茶了。

我拿着两张聚阴符,蹲在匕首旁看着符纸不断的燃烧。因为我这次出门就带了这么一个法器,施法必须要用法器。

谁能想到出来送个货能遇到这种东西,谁没事出来送货带一车法器,不过按照目前这个情况看带一车法器好像也没什么用,顶多给这祖宗加餐。

第二张已经烧了一半了,我现在只祈祷这个天台镇孽能多撑一会,最好能把杨齾之孽镇住。

我的脑子里也在飞快的搜索那些法术能让我脱险,书到用时方恨少,老爷子当时给我的书我为什么不好好看呢,学了个半吊子。

第二张符纸少了一半停了下来,这让我很奇怪,难道这个冤孽被镇住了?

还没当我抬头看,砰地一声,匕首直接弹了起来,剩下的两张镇邪符直接炸成了粉末。

阳气气浪向我席卷过来,气浪未到我已经感觉到自己的肺开始隐隐作痛。

我拼了命的跳了起来抓住了匕首,然后将其洞穿聚阴符上。

气浪已经撞了过来,情况岌岌可危。

我顶着气浪念着咒语,死死地将匕首插入地下。

“盛阴过阳,邪祟莫昌;假借此术,阴气聚方”

当我年第一句的时候,我的鼻子里已经渗出血液,视线已经开始模糊不清了,这个症状就是阳毒攻心的前兆。

虽然说活人身上阳气很旺,但是就像是吃补品一样,吃多了一样会出毛病的。

嘭的一声闷响,祖师爷给我发出了信号。

但这个时候我的意识已经模糊了,耳朵嗡嗡地响,手从匕首上滑落。

阴气从周围汇聚过来,我的身体里边像是火炉一样,外边阴气不断汇聚想要进入体内。

冰火双重天,我真真切切地体会到了这个词语所带来的意义。

聚来的阴气怎么可能抵得过杨齾之孽那修炼了不知道多少年已经凝结成实体的阳齾呢?

紧接着又是一声巨响,我被震出一口血来,然后便失去了意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诱妻入怀:总裁大人超给力耀光醒来之时

    雪是不知何时开始下的。如此之大,仿佛一群蝶无声无息的从冷灰色的云层间降落,穿过茫茫的树林,铺天盖地而来。只是一转眼,荒凉的原野已是苍白一片。等待喘息平定时,大雪已然落满了剑锋。红色的雪落在白色的剑刃上。血的味道让几十年没有进过食的蛉从石化中醒来。说实话,他从未想过他要与境他们以敌人的身份,站在同一片

  • 帽子和绷带第五章在线阅读

    时隔数日,距离纳新过后已经是一周时间。在把新学员们安顿好之后,也是给了他们足够的时间让他们各自调整一下。而这些时间过后,他们进入学院为期最短六年的学习生活便也是正是开始了。而开学的第一堂课,也是在各院的比武场上进行。比武场,顾名思义,就是平时用来比武切磋的地方。只见各院偌大的比武场均是由石头堆建而起

  • 网游之绝对狂人在线阅读第七章

    入夜。夏念兮躺在容家客房柔软舒适的大床上,还觉得有点不真实。就这么被容家老爷子留下来了,而且,一个月以后,还有一场订婚宴……容家三个孙子,随她挑……懵懵地躺在床上,想起容离那张倾国倾城的脸,她忍不住轻轻地笑了笑,然后抱着枕头在床上滚了几圈。管家在外面敲门,“夏小姐,老爷子让您下楼用晚餐。”“好的,我

  • 婚内强欢:凶猛总裁契约妻在线阅读医院内的麻烦

    正当她皱起眉头想要出去让他们安静一点的时候,病房的大门“砰”的一声被一脚踹开,一群黑压压的人影疯狂涌进了病房,就连医院的保安都拦不住。人群中不少人肩上扛着摄像机,将镜头对准了冉夕,而领头的那几个人更是一脸凶神恶煞,模样与街边的小混混无异。最前面的那个墨镜光头男她是认识的,对方是父亲合作的公司的某位小

  • 我家竹马又又又吃醋了第八章在线阅读

    我现在异常的不安非常奇怪的不安当我跟冷先生定好约会的事之后,隔天一觉睡醒又开始后悔了!非常的后悔,为什么后悔咧?我也不知道大概是犯了跟阿初一样的毛病吧?但冷先生岂非象是阿初那般的寻常之辈,约定好的事他是不可能反悔的,最起码这样的认知我还是有的。所以,也别想他会像阿初那样的放我鸽子,既然A计划行不通,

  • 女尊之将军令在线阅读第十章

    第二天早上,宋灿是在手机闹钟第三次响起的时候,才勉强睁开眼睛,伸手终止了它再继续叫嚣。睡沙发,并不是一件多么愉快的事,晚上她因为翻身翻太猛,不知道摔了多少次。再加上昨晚喝了酒,头有点疼,整个人显得很疲倦。她用手捂住双眼,酝酿起床的情绪,过了一会,才挪开了手,睁开了一只眼睛,只是睁眼的那一刹那,她就被

  • 我是福晋我怕谁之献给佛祖的男人

    忽远忽近的山脉缥缈,天鹅湖畔,夜观奇景,美不胜收,荣庄隐于山水间,恍如与世隔绝。庄前的路绕道蜿蜒前行,路旁野花扬起飞舞,一股自然清香扑鼻而来。“来了,来了。”发愣的时候,外婆、我和虹阿姨,伫立大门口的菩提树下,等待这从远而来的车辆停在门口的前坪。“四太,您身体抱恙,您慢些……”虹阿姨接收到外婆的眼神

  • 海贼王之垂钓万界在线阅读第一节

    当梁晓晓看似坦然实则忐忑地坐在箫励枫的房里的时候,梁晓晓在脑子里不停地咒骂自己:“你是发情的猪吗?”刚才,梁晓晓被萧励枫的美色给勾引了魂魄,从酒店一楼大厅直接尾随人家,一冲上来就敲门,敲门声响过以后,她才突然想:“一会儿美男子开了门我怎么说?就说我是来采花的?我会不会被踩死?”梁晓晓正咬着嘴唇在想应

  • 恩谢第7章在线阅读

    若非自己演戏多年,怕也是无法发现。现在他的如悠妹妹甚至放言说要学习商业,他不得不生出一丝警惕。安如悠自然也是察觉到了,轻松的说,“叶易哥哥,我也算是死过一次的人了。当我醒来时,我发现我居然连爸爸妈妈都不认识了。后来渐渐的恢复了一些记忆。我也不想让他们那么累了。以前是我任性过了。”听到这番话的叶易心脏

  • 异界之吾为帝王在线阅读第一节

    星静悠菲:英国皇族,身价万亿,也是皇甫家的大小姐,当年星静家被人诬陷,怕伤害她们把星静悠菲和星静雅诺交付给皇甫家。她有倾国倾城的面貌,她还有惊人的记忆力,什么事看过一遍、听过一遍就能牢牢记住,所以从小到大,她一直都是满分的第一名。在一次车祸后,拥有了意志魔法,只要脑袋里想象,再念一声“你妹”,就可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