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玄幻小说 > 正文

一方神之第一章(1)

2021/6/11 18:26:34 作者:曲袂 来源:纵横中文网
一方神
一方神
作者:曲袂来源:纵横中文网
当游戏中的物品被带到现实中来,人们才发现,似乎,一切都不止是游戏那么简单!“我若能冲出去,便是这一方的神了……”届时有什么是我不能做到的?--“诶,我说白老大,你这样不累吗?”“累啊。”“那为什么不放弃呢?”“放弃不难,但坚持到底一定很酷!”

鹿城的七月,天空仿佛被烈火烧透,阳光炽热明亮,挥洒着源源不断的热度。

音弦大厦,试镜厅的化妆间。

苏木站在化妆镜一旁,捧着十分稀疏的行程表,划掉了这次试镜失败的角色后,转头看向正在对着镜子卸妆的姜宁。

他顿了顿,气得不轻:“这次试镜又被人给毙掉了,到底是嫌弃你长得不够美?身材不够好?还是演技太辣鸡?”

姜宁慢悠悠的仰头,水葱似的指尖打圈在脸蛋上涂抹精华液,抓住了他这句话里的关键词:“你说谁丑呢?”

姜宁不丑,反而还长着一张精致的脸庞总能让饭圈粉丝们“垂涎三尺”,身段更是纤秾合度。

此时穿着刚刚试镜时的戏服——极显身材的小香风套装,浅白色的包臀裙展现出她完美的身材,腰肢纤细,不盈一握,裙摆至膝盖上方,露出纤细莹润的漫画腿,肌肤白得通透反光。

明艳动人,娇嫩妩媚,一颦一笑都撩的人心痒痒。

苏木心情沉痛地叹了口气,明明美的跟小仙女似的,光是凭这张脸,在美女如云的娱乐圈也少有敌手,更别说本质上还是个小戏精,演技绝对没问题。

偏偏姜宁就是红不了的体质……

只要上热搜,十分钟之内必定被撤掉。

只要拍戏,剧组就会出现资金不足的问题,最后解散,好不容易磕磕绊绊杀青了,要么戏上映不了,要么上映了就是有幕后黑手把她拍的角色剪的渣都不剩。

至于试镜被人截胡,这是正常操作,苏木身为经纪人,也快要麻木了:“不丑不丑……我就是忍不住发发牢骚。”

姜宁瞥了一眼过去:“发什么牢骚,是没给你发工资,还是少了你奖金了?”

“我这不是拿了这么高的工资却没把你捧红,心里虚吗?”苏木自怨自艾。

想着自己怎么着也是娱乐圈有名有姓的经纪人,意气风发的,以前带出来的女艺人现在都已经跃身一线了。

可自从开始带姜宁后,他才明白,什么叫做人生低谷。

“我只想拍好戏,红不红无所谓。”不在意的话从姜宁的红唇中溢出。

苏木看姜宁的眼神,像是看一个不谙世事的天真小公主,恨铁不成钢:“要是不红,怎么能接到好戏,宁啊,你这消极态度要不得。”

“你看人一二线女星,各种剧本都随便人家挑,你再看咱十八线,连试镜都能被截胡,太卑微了。”

姜宁眨了眨眼睛,委屈道:“就算我想火遍娱乐圈,我这家庭背景也不允许啊。”

“还是说,你敢跟我爸作对?”

作为北城首富的独女,她家祖上六代往上都是传统豪门世家,底蕴丰富,是真正的贵族。

而姜宁自小就被按照豪门名媛的典范来培养,直到她被安排联姻之后,才被允许进入娱乐圈,追求她的演员梦。

然而,当演员可以!

——就是不能在娱乐圈出人头地!

苏木想到姜宁她家的首富爸爸,瞬间泄气:“不,我不敢……”

然而想到什么似的,苏木突然眼睛一亮,一拍手:“我不敢,但有人敢啊!”

没等姜宁反应过来,苏木就已经拿出手机,神秘兮兮的凑到她面前。

屏幕上,是一条财经报道的新闻,里面被采访的男人清贵的高定西装,身形挺拔的站着,镜头下,他五官轮廓俊美迫人。

修长的手指恍若无意的转动着无名指上的婚戒,说话时眉峰微微上挑,冷然淡漠的俊容上竟带着点不羁意味,气场强大且魅力十足。

姜宁屏住呼吸,用澄澈的眼眸瞥向下方的一行字:商界新贵傅北弦。

身旁苏木还在喋喋不休:“你不是一直想演戏?像你老公这种商界赫赫有名,身价几百亿的豪门新贵,肯定有底气不怕你爸!”

“而且……”说到八卦处,苏木忍不住压低声道,“之前媒体一直在捕风捉影猜测他肾不好,我觉得这可能性很大啊!”

“你看啊,以前他没娶你,不近女色,清心寡欲也就算了,现在娶了你这么身娇体软,肤白貌美易推倒的老婆,居然还能把你这位正宫娘娘打入冷宫,自己过着清心寡欲的苦行僧日子!这是正常男人能干出的事???”

“宁啊,要不你做女人就恶毒点,打个电话要挟他要是不给你资源,我们……就曝光他!”

苏木要不提,姜宁都快忘记自己还有这么一位牛逼的老公。

傅北弦无论是相貌,能力和手段,都甚得她爸爸欣赏,因此,即便傅北弦比她大十岁,她爸爸也想让他当乘龙快婿。

后来两人顺理成章结婚,强强联合,这段联姻佳话,在上流圈子里被讨论了很久。

直到他们刚结婚没多久,傅北弦就出国坐镇总公司,三五个月回来一次,才渐渐淡了下去。

也不怪她快忘了自己是一位年纪轻轻的已婚少女。

“想什么呢你?”

苏木说得口干舌燥,发现姜宁没有反应,盯着手机屏幕在发呆,“有没有听到我说话啊!”

姜宁蓦地反应过来,想到去要挟那个阴晴不定的男人,她觉得自己需要去医院打个镇定针冷静情绪。

没一丝犹豫,她想也不想摇头:“我姜宁就算灰溜溜的退出娱乐圈,也绝对不会给他打电话!”

苏木冷笑:“真香警告。”

别人不知道,他还不清楚吗,能让一个千金大小姐在娱乐圈混的这么艰难还不回去继承家业,除了为爱发电还能是什么。

整个就是小戏精,姜宁舍得退出娱乐圈才怪。

姜宁微笑:“不存在的。”

死也不打电话。

*

他们离开化妆间,就必须经过试镜厅。

姜宁发现外头还有许多等试镜或者已经试镜完毕等结果的演员。

一路上,苏木一直都在她耳边叭叭叭截胡她角色的那个叶盼盼。

就在这时,姜宁发现一个穿牛油果绿连衣裙的女人,踩着高跟鞋迎面向他们走来。

姜宁下意识抬眸看过去。

女人从她身边经过,那双精心描绘的眼睛犀利又高傲,蔑视的睨了她一眼,随后擦肩而过。

姜宁长睫眨动几下,云里雾里。

这浓妆女什么眼神儿?

这么真情实感的蔑视她?

她们不认识吧。

难道是……

想到某个可能性,姜宁细白的手指抵着下巴,俏皮一笑:“木木啊,难道我的美貌已经到随时随地都让人产生嫉妒之心的地步了吗,哎,有时候太过美丽也是一种原罪。”

随便路上都能被人瞪!

苏木见她这副自恋模样,眼睛抽了抽:“你够了吧,戏有点过。”

“这货可是截胡你角色的人。”

“嗯?”姜宁漆黑的瞳孔透过几许茫然,“她就是你之前说的那个叶盼盼?”

“没错,就是她。”一说到八卦,苏木就很有精神劲儿,在她耳边说,“我跟你说个秘密。”

“她这次能拿到这个角色,十有八九是星耀传媒内定的,这次星耀传媒是这部电影第二大投资人。”

星耀传媒?

姜宁记得这是他们家旗下的一个传媒公司啊。

苏木眼神暗示:“懂了吧?”

姜宁精致的小脸蓦地变了,红唇抿起,平添了几分冷艳。

只是保持了几秒。

下一瞬,姜宁雪白脸蛋就鼓鼓的,掏出手机致电她们家太上皇。

“爸爸……”

你怎么可以搞走后门,把你亲女儿毙了!

只是话还没有说出口。

那边传来男人严肃不失温和的声音:“宁宝。”

一听见太上皇的声音,仿佛就是听见人民币的声音,让姜宁忽然清醒,活生生把质问的话憋了回去,软乎乎的撒娇:“爸爸,我想您了……”

旁边苏木表情一言难尽。

他还以为大小姐要发脾气了呢。

原来这么怂。

对上苏木崩裂的表情,姜宁无辜地眨了下眼,张嘴无声说:“他可是给我生活费养我给我买豪华游艇的男人!我敢吗,敢在太上皇头上动土?”

与姜宁相隔不到五米的试镜厅外,靠近玻璃墙的走廊,一群西装笔挺的精英团经过。

为首的俊美男人蓦地停下,幽邃深沉的眼眸透过玻璃,视线准确定格在试镜厅内的姜宁白皙的侧脸,她眼睛弯成月牙儿,纤细的肩膀微微晃动,像是向电话那端的人撒娇。

众人不明所以的跟着停下。

三十秒后,众人齐刷刷看向他们总裁,表情均是诧异。

在场的人谁不知道,他们总裁平时行事作风低调,也不跟任何女人有暧昧牵扯,甚至是视线从来没有在女人身上停顿超过十秒。

即便是礼节性的凝视。

现在居然盯着一个美丽女孩整整看了一分钟?!

“她是来做什么的?”傅北弦低凉的嗓音划破寂静的空间。

傅北弦皮相长的好,西装革履地往这一站,周身气场立马变成引人瞩目的一处焦点,这个项目负责人不敢造次,立刻汇报道:“应该是试镜的演员,之前投资的电影正在选角,就借用咱们公司的会议厅用一用。”

他见傅总对这个女孩有几分兴趣,带着讨好道:“这个新人很有潜力,要不要让导演内定她一个角色?”

傅北弦缓缓移开视线,漫不经心的看了眼手腕上那只跟他低调审美并不契合的璀璨钻石表盘,溢出薄唇的两个字,淡而清晰:“不必。”

神色漠然,仿佛是随口一问。

其他人也以为傅总是随便问一个无关紧要的美丽女孩。

毕竟谁不知道傅总家里供着一位优雅高贵的名媛妻子。

唯独傅北弦的特助表情复杂。

在众精英团一起离开的时候,秦特助心有戚戚焉的回头,看了又看站在试镜厅打电话的姜宁。

*

姜宁心有余悸的挂断了与太上皇的电话。小脸上本来撒娇的表情立刻消失,气鼓鼓的跟苏木一同走出试镜厅。

姜宁可怜巴巴的说:“木木,你说的对,经济基础决定家庭地位,我赚钱太少了,才没有话语权!腰板都硬不起来。”

“呜~我真是一个爹不疼娘不爱的小阔怜。”

苏木一言难尽:“我也想当每月零花钱一千万的爹不疼娘不爱的小阔怜。”

姜宁:“你不懂。”

苏木:“有钱人的快乐我确实不懂。”

就在他们即将走出音弦大厦时,路边停着辆通体漆黑的加长宾利,车身在烈日下反着人民币的光芒。

等在车旁的一位穿着黑色西装,面带微笑的精英男朝他们走来。

看到姜宁时,秦特助脸上微笑更浓:“太太午安。”

“傅总给您安排了车,送您回源清公馆的别墅。”

姜宁意外的看着秦特助,她认识他,是傅北弦从不离身的男特助,不过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难道……

傅北弦出国搞事业了这么久,终于想起他还有老婆,知道要回家找老婆了?

大概是看出了姜宁的疑惑,秦特助十分贴心的打开车门,解释道:“傅总半个月前便回国了。”

“这几天都住在源清公馆。”

姜宁:“……”

卧槽,那他不是知道自己这个优雅高贵的名媛太太最近在外夜不归宿了!

旁边一直沉默的苏木突然像是癫痫发作一样,满脸兴奋的跟姜宁咬耳朵:“宝贝儿,你老公诈尸了!”

姜宁一改之前的懒散清媚,坐姿极为端正的坐进了宾利车内,就连表情都高贵冷艳,莫名让人有点疏离感。

她轻飘飘瞥了眼前方开车的秦特助。

才压低了声音回苏木:“你兴奋什么,我夜不归宿在外是跟你混一起,他诈尸回国,我们两个就要变成尸体了!”

苏木被她这种高贵优雅的坐姿带的浑身难受,听到这句话,差点没气茬,在她耳边嘀嘀咕咕:“什么尸体不尸体,你要是哄好了,这叫夫妻情趣!”

姜宁:“……呸!”

傅北弦回国半个月,最近住在源清公馆的别墅,电话短信一个没也给她打,还想她哄?

“说真的。”苏木继续暗戳戳:“你老公虽然被传言肾不太好,那张脸却能迷死女人,宁啊,别忘了,这次试镜的戏第一投资人就是你那个诈尸的老公!”

“只要你大胆上,傅总肾不好也不是问题!”

姜宁猛地转头瞪他,搁在膝盖上的手指一下子蜷紧。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念念不忘你在线阅读第三节

    沐婉婷没有错过她眼里的那一丝得逞,眸色一冷,换做是以前,只怕自己早就一个巴掌扇过去了。但是现在,自己普通的职员,没有姜夫人这个身份,什么也不是。她压下心头的怒气,转身离开。何蜜蜜和叶子媚见她不还手,两人对视一眼,何蜜蜜猛地抓住沐婉婷的头发,用力的一扯,用手里端着的红酒从她的头顶浇下。一杯红酒顺着她的

  • 西游之白龙在线阅读第十章

    面对案子的时候,江未晚的行事风格很成熟,很专注,顾执看着这样的江未晚,忽然就有些走神。顾执站在人群里,装作围观的群众,但他和江未晚的距离并不远,似乎是很担心江未晚会出事,顾执的视线一直落在江未晚的身上。谈判人员是在十分钟以后赶到的,顾执冷笑一声,不禁嘲讽起他们速度。谈判到一半的时候,一个抢劫犯的儿子

  • 爱情公寓:我才是主角在线阅读第8节

    因为之前的交涉,两个公司决定在墨氏商讨具体的合作内容,因此洛惜一大早便带着相关的人员去了墨氏。墨寒在看到洛惜的时候微微一愣,大抵是没有想到她竟然是这项合作案凌氏的负责人。这样看来,她昨晚和凌辰轩一同出现在晚会上也就解释的通了。“墨总您好,我是这个项目的负责人洛惜,没想到这么快就和您再见面了。”洛惜伸

  • 盛宠替身千金在线阅读第5章

    不光是宁老师,几个英语好的同学也向二毛伸出了援助之手。当然,这都是宁老师安排的。他们给二毛辅导英语,二毛给他们辅导数学。谁让二毛的数学在班里数一数二呢。这是宁老师发明的“结对帮扶”学习法。二毛最喜欢和孙婷婷结对。孙婷婷是学习委员,除了学习好自然没得说,性格也忒好,男生女生都喜欢和她交往。其实最关键是

  • 你们拜堂我飞升在线阅读第7节

    借着朦胧的光亮,看着月光满满的倾泻在落星阁的屋顶,以及千年难见安静的街道,还有身为罪魁祸首的那张黑色面具。更加令慕容白天怀疑的,则是凤凰锁,发生的所有的恩怨,直觉告诉慕容白天都是围绕着它轮番上演。就像被排版好的文字,安然躺在那,等待着逆来顺受。而凤凰锁,慕容白天只是感觉和它的遥遥无期和陌生。甚至有些

  • 你相信么在线阅读答应代孕

    回到家,管家似乎早就知道她会回来一样,在门口等着她。“小姐,你可算回来了。”“陈伯怎么了?”陈伯在苏家已经大半辈子,虽然名为下人可她和父亲从来没有把他当成下人看过。苏暖拉着陈伯的手,心里有了一丝隐隐的不安。“老爷,他……”进了屋,父亲正坐在沙发上,眼睛红肿,面容憔悴,一夜之间他似乎苍老了许多。“爸,

  • 成为病弱小姐的心尖宠(Gl)第九章在线阅读

    掌声停止之后,老师说了一些赞扬我的话便开始进行接下来的课程,可是我却无法专注的听他讲课了,我的手心里紧攥着陈希恒的纸条,我不敢承认我的心跳很剧烈,因为我害怕这又是一出新的恶作剧。我的理智和情感在激烈的碰撞,在火花中下课铃响了,丁宥铭忽然转身问我和马梵借面巾纸,我在短暂的错愣后拿给他,他道声谢谢后便出

  • 复仇天使爱上你在线阅读战成名

    传言,他以十二岁之龄,一天之内挑了嵩山派、渭水楼,洞庭盟三大总舵,灭敌数百,一战成名。传言,他风-流成性,贪-淫,曾在秦淮包下一艘画舫足足半月,每日有十数名当红名-妓应邀入幕,出来后,个个神色委顿,但眉梢带喜。传言……然而,此时,在京城府尹的大牢里,安盈并不知道那些传言,她也不知道他叫百里无伤,安盈

  • 穿越之时空错爱在线阅读第10节

    郑宵轻笑。“钱和女人,这是所有男人都想要的,你现在在这里耍威风,没有丝毫的用处,只能说明你无能。”郑宵说完还没等着张子豪回话,他便上车走了,张子豪的拳头死死地攥住,他一直在犹豫,如果自己打出来那一拳,那么白兰兰以后该怎么办。车,朝前行驶,郑宵的心里,倒是有些起了波澜。这个白兰兰,本事不小,竟然都敢派

  • 大宇伏魔录在线阅读第十章

    飞刀凝成的光影朝着田青松狠狠的斩去!田青松见那汹涌而来的刀影,脸也微微色变,一拍储物袋祭起一面黑乎乎的盾牌,然后整个人朝着后方急退而去。“砰!”刀影瞬间斩落在那黑色盾牌之上,黑色盾牌顿时一阵晃动,但最终还是挡住了萧山的攻击!田青松一声冷哼,祭起一把黑色的锤形灵器,其在空中迎风狂涨到数丈长,带着一股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