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种田小说 > 正文

忆尘晓枫之暗流初显(9)

2021/6/11 18:31:57 作者:DorisCheng 来源:晋江文学城
忆尘晓枫
忆尘晓枫
作者:DorisCheng来源:晋江文学城
在北辰一中,每一届高一新生中综合成绩最好的同学会作为学生代表上台发言,顾南忆那届不一样,有两个并列第一,她是其中一个,另一个就是余北尘。这是他们第一次见面,但只知道彼此的名字。那次之后,校花校草就变成了顾南忆和余北尘。他们第一次近距离接触是在一次全校学生的集会上,顾南忆讲完话后准备还话筒,余北尘就站在她身后,她听到了他极好听的声音。他们第一次一起吃东西是在一次放学后,在一家甜品店里,却没想到有几名歹徒持枪走进劫持了所有人,可是最终的结局是两个人各持□□对准为首的歹徒。余北尘是在一个下雨的日子喜欢

张寒还来不及震惊自己的破坏力,就被墙后的景物吸引了。他先是目光一亮,接着马上两眼发直,双眼再也不肯移开分毫。

墙那边有人,一个美人,一个没穿衣服的绝世美人。一头清爽的中式短发,一张英气的脸,一双勾魂夺魄的眼睛此时露出一副错愕神色。饱满的双峰玉润珠圆,盈盈一握的水蛇腰,一双白的发光,漂亮到炫目的长腿笔直修长,中间一点黑色散发着神秘而诱人的气息。点点水滴从那完美的胴体上滑落,好一副出水芙蓉图,好一朵怒放的雨后玫瑰。张寒感觉有液体不受控制的从鼻子里流了出来。然后他就听到一声高分贝的尖叫。

“啊!色狼!”

“我,我不是故意的!”张寒从痴迷中惊醒过来,连声喊对不起。

“你这色狼,你还看!”

“对不起,对不起,我什么也么看到!”张寒赶紧转身躲到墙角。然后看到黃进宝一副同情而佩服的目光望着他,如果黃进宝能说话,那么它肯定会说:“不愧是老大啊,这偷窥开的洞都这么大,自己和他比起来太小家子气了。”

一阵窸窸窣窣的穿衣服声,然后一阵严肃的女声传来:“大色狼,滚出来。”

张寒期期艾艾的走出来,看到那美女已经穿上一副运动装,英姿飒爽。就是脸色铁青又泛出点点桃红很不自然。

“这位大姐,我真不是故意的。”张寒低声说道,明显底气不足啊。

“事实摆在眼前,你还想抵赖,走,跟我去警察局。”美女不为所动,长这么大第一次被一个陌生男人看光了身体。想起来真是又羞又恼。

“喂!喂!喂!表妹,怎么啦?”原来是李有才李凌红两口子听到这边的动静从客厅里过来了。

“表姐,这大色狼,趁我洗澡偷看。”那美女抢先说道。

“凌红姐,我不是故意的,都怪现在奸.商搞的豆腐渣工程。我只是往墙壁一靠,谁知道墙就倒了,我更不知道这里有人在洗澡啊。”张寒赶紧解释道。

李凌红看了看墙上的破洞,心里判断张寒说的没错。这墙之前好好的,而且那么厚,张寒不可能事先知道这里有人洗澡,就算知道有人洗澡那也不可能撞出这么大个洞,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啊,表妹肯定是羞恼自己洗澡被人看到了,所以才抓住人家不放。

“表妹,我看这是一场误会,我看小张也不是故意的,我让她给你陪不是,这件事就算了吧。”李凌红知道表妹也需要一个台阶下。

“表姐,你怎么向着外人啊,是你表妹吃亏了被人偷看了也。”

“啊,我什么都没看到。”张寒赶紧辩解说道。

“敢做不敢认,你没看到,那你鼻子上的血是怎么回事?”那美女看到张寒鼻子上的血突然感到好笑,心里颇为得意,自己的身体能让色狼流鼻血,这就是自己美好身材的最好证明。

“刚才碰到墙了。”张寒赶紧用手把鼻血一抹,脸颊上马上呈现一道弧形的红色轨迹,看的美女一笑。

“好了,好了。表妹,这位是张寒,人挺好的。张寒,这是我表妹舞颜卿,可是个警察哦,今天要不是姐姐我在,你小子非得进局里去不可了。”李凌红笑着给两人做了介绍。

“舞姐姐,你好,刚才我真不是故意的,吓到你了。实在对不起啊。”

“哼,还说不是故意的,我看你就是色狼,我说你是你就是。”

“好了,表妹,你就饶了人家吧。你看人家小张都坐立不安了。我们去吃饭吧,小张啊,这墙既然是你弄坏的,那你就负责叫人来修了哦。对了,一起过来吃饭吧。”李凌红说道。

“不用了,我刚吃了,你们吃就好。放心吧,凌红姐,我明天就叫人来修。”张寒看了舞颜卿一眼,心里巴不得她赶紧走,哪还敢过去趁饭吃啊。

等他们走了,张寒随便找了些东西把破洞临时堵上,心里不由得想起舞颜卿那具完美的身材,真是性感啊。对了,他叫舞颜卿,是个警察。难道就是那个以身诱魔的警界之花舞颜卿?可是她都敢以身诱魔了,怎么被偷看一眼,需要那么大的反应?哎!搞不懂女人。张寒叹息一声,然后想到身上的问题还没解决又是一阵烦恼。

对了,李文天说梦城时事频道每天都会报道地下石城的进度。说不定现在已经发掘到中心宫殿了,赶紧看看宫殿里面有什么,说不定里面有什么启示可以解决我的问题。想到这些,张寒赶紧启动电脑,打开梦城网页的时事电视频道。

“电视机前的观众朋友大家好!经过十几天艰苦探查,今天考古队终于抵进中央宫殿大门。根据王教授的介绍,这中央宫殿是这座古文明遗址的中心,这里面将会出现些什么?解开这座石城的秘密是否能在这里出现,我们都会在第一时间向公众报道。现在我们连线前线的记者张涛。”

“大家好,我是记者张涛,我目前所处的位置刚好位于宫殿内的大厅。这里面的构造和我们之前所猜测的并不一样。我们之前猜测,这栋宫殿外面看高度超过40米,那么里面应该会分成很多个楼层,但是事实恰恰相反。相信大家也看到我身后的环境。是的,这个宫殿内部构造非常奇怪,这里面只有一个宽广的大厅并无其他楼层,而大厅中央是一个盘旋向上的楼梯。”

“大家请看我身后的壁画,壁画上的人物和我们有极大的区别,首先,他们的脸形为契形,从壁画上看他们并无耳朵,身材也远比我们矮的多。从壁画的内容来看,这些人物正在从事的劳作应该就是建造这座地下石城。而据王教授推测,这些人物极有可能就是这古文明遗址时期的人类。”

“现在大家请跟镜头看左边墙上的文字。这是一种我们之前从未接触过的矩形文字,至于这些文字记载什么内容,表达什么意思目前不得而知,根据王教授等专家推测,这里应该记载的是一条星座路线图。这个推论源自上面这幅图,相信有研究星座的朋友应该很熟悉,这图上的第一个星座就是离我们地球最近的猎户座。而后面的不知名星图都有刻线连接,所以不难推测,这些星座图是有联系的。而让我们做出这样推测的最主要原因就是右边墙壁上的壁画。”

“大家请看墙上这幅壁画,这一边是一个巨大的梭形物体,这一边是一个蓝色星球,虽然这个星球表面和我们现在的地球有很大的差异,但是它的形状大小和我们现在的地球差不多,几位专家推测,这颗星球应该是几千万年前的地球,从梭形物体的运行轨迹和比例计算,这是一艘巨大的宇宙飞船,它飞往的方向就是我们地球。所以我们可以大胆做出推测,在数千万年前,就已经有外星生命造访地球了,并且和当时的古文明有了具体的接触。”

“当然,这些都只是来自对墙上壁画的猜测,不能作为科学依据。这座石城具体属于哪个古文明,这些壁画想要表达什么意思,就让我们的专家去研究。相信以我们人类的智慧迟早能够解开答案。现在,相信大家最好奇的还是我后面这座盘旋的楼梯,它通向哪里,楼梯的尽头会有些什么?现在请跟镜头,让我们拭目以待。”

“这古文明遗址处处透着奇迹,就比如我现在走的这座楼梯,除了梯子本身向上延伸,梯子边上并没有其他支架支撑,可是就是这样的楼梯走在上面没有半点摇晃和不安的感觉,相反,我感到踩在上面踏实而安全。目前还不知道这梯子的材质是什么做的。现在我就直接上去了,让我们看看上面到底有什么。”

“电视机前的朋友是不是很失望?我也很失望,想不到楼梯的尽头是这么大一个平台,可惜这么大的平台除了北面的高台,居然空无一物。不过大家注意看四周的墙壁及天花板,处处密布着各种奇怪的符号,我相信这个平台一定是个极为重要的所在。虽然目前我们不知道他的作用在哪里。也许以前这里存在着其他东西,后来这里被遗弃后,搬走了也不一定。”

“大家看,北面这个柜台是平台上唯一存在的东西。这柜台的表面也刻有细微的符号和四周墙壁上的符号是一样的。石台上插着一根疑似权杖的黑色棍子。大家看,这是不是像魔幻电影里黑暗巫师的权杖?看看权杖顶端有个凹槽,好像里面本来应该镶嵌着某种东西,这样看起来才会更完整些……..。”

看着电视镜头上的黑色权杖,看着那个圆形的凹槽,张寒非常肯定小黄鼠带出来的金属球就是从上面取出来的。张寒沉吟良久,就如那前线记者张涛所说,整个平台上唯一可疑的地方就是北面柜台和那根权杖。当然也有可能本来平台上面有其他东西,但是已经被安全部门给取走了,展示在公众面前的永远是片面的,这也是为什么遗址外面需要军队把守的原因!

不管平台上是否有其他东西被取走。张寒判定和金属球最有关系的就是那根黑色权杖,想要搞清楚身上存在的莫名能力的问题,关键还是在那根权杖上。听记者张涛所说,这根权杖是死死固定在柜台上面的,那么自己想要得到答案还是要进入宫殿里面,亲自去看看那根权杖才行了。可是外面被军队把守,怎么进去呢?上次进去也是运气好而已。这次可没有快递给他送进去了。对了,既然中心宫殿已经被打开了,估计里面重要物品和有研究价值的东西都被搬走了吧?那军队留下来看守就没意义了,可能这两天就会撤走。先等两天看看,到时候军队真的撤走了,到时候找个借口混进去就比较简单了。张寒打定了主意。这几天自己尽量不去想身上能力的问题,避免莫名其妙的情况发生。

与此同时,在地球某个角落的地下室中。正有两个人在对话,这两人浑身都被厚厚的衣服裹着,头部也被冒兜遮住。不同的是一个全身白衣,另一个全身黑衣。两个人的声音都带有浓重的金属质感,像是机械发出的声音。

“想不到逃脱者号竟然在中国出现,自从我们接到这个任务到现在没有半点蛛丝马迹,现在居然在中国出现了。而且那位大人交待要找的东西已经不在那了,我们必须在那位大人苏醒前找到它,不然你我的下场可想而知。”说话的是黑衣人,想到那位大人的手段,两人身体不由得一阵颤抖。

“吗的,早知道当日就不该和他们扯上关系。现在不仅命运操控在别人手里,还弄的我们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白衣人内心充满怨气。

“嘘!你想找死吗?敢这样说话,万一被它听到了。你不怕他的手段?我们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快找到那东西。那位大人说了,外人根本就不知道那个东西的秘密,而且那东西被密封在重元石里面,依靠现代的技术根本无法打开它。所以现在那个东西还是安全的。”

“这件事就交由七色小队去办吧,你看看派谁去比较好?”

“让蓝冰、青靛去吧,让他们过去后联系紫光,紫光在那边经营那么多年,是该启用他的时候了。”

“恩,就这样吧!”

PS:接下来三章会比较平淡,也算是暴风雨前的宁静吧,希望各位兄弟姐妹给点耐心,乱世的序曲马上来临。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花千骨之念惜之特殊任务

    挂断了吴建国的电话,唐宏宇犹豫了片刻又拨出去了一个电话。不多不少,电话响了三声就接通了。“我是唐宏宇。”“江国立。”姓名:江国立性别:男年龄:48岁职务:苏城市委书记,江南省委常委级别:副省级干部属性:恨铁不成钢“江书记,小寒被绑了。”唐宏宇言简意赅道,语态中尽显惭愧之意。言罢,电话那头足足沉默了十

  • 徐太太在读研究生在线阅读第6章

    前世……契约……我的脑袋一团乱,痛得无法思考。“林毓婉……”我低声轻喃,脑海中悄然浮现出一个温婉如玉,灵秀如菊的女子。那个女人是我吗?如果这只是一场梦的话,那这个梦实在是很长很长,从出生到死亡一梦经历了25年的时光。我在医院昏迷了一天,眉角缝了四针,苏醒后又观察了三天,才正式出院。在这几天里,我每天

  • 重生:从互联网到全球霸主在线阅读第7章

    程书呆呆的坐在巨大的落地窗前。巨大的落地窗外灯火璀璨,雨滴冲刷着落地窗,将窗外的灯火不断渲染,模糊。只剩下昏黄的一片。室内并没开灯。只有在黑暗中,无人察觉的角落程书才敢露出自己的感情。余歌。我真的舍不得,舍不得离开你。我多么的想把你轻轻拥入怀里,多想大大方方的告诉你,我有多想你。多想告诉你,多少个夜

  • 第一科举辅导师!在线阅读第6节

    绕过湖泊,他们很快走到了教学楼。高一(2)班就在一楼,这时候还是上课时间,校园很安静,走在廊道上只有教室里面讲课老师的声音会时不时飘出来。洪闾街带着苏小恋直接走到高一(2)班门口,伸头看了下班级的上课情况。里面讲课的老师看见教务处主任在教室门口,暂停下讲课进度,直接走出来恭敬的问道:“洪主任,过来了

  • 重装强殖第二章在线阅读

    总统套房内。厉承风脸色铁青,仔细一看,还能看到他脖子上骤起的青筋。特助张鹏恭恭敬敬地递上了一套名贵的手工西装,他抱歉而自责的道:“厉少,昨晚……”厉承风示意他闭嘴,继而把玩着手中的卡,云淡风轻的脸色却蕴着极致的怒意。“去调查那个女人是谁,我要好好会会她。”敢玩弄他的人,向来没有什么好下场。厉承风没想

  • 柯南之罪恶值系统第6章在线阅读

    李海涛大失所望,一脸沮丧的叹气,道:“看来只是白日做梦而已,天上没有掉馅饼的事情,一切还是要靠自己。”李海涛又将玉在手上翻了几下,见再无甚奇特之处,暗忖:“即便不是宝玉,也能买几个钱,我且先收着等回去地球后让鉴宝专家看看,说不定能值几个钱。”如此想着,李海涛便将那块玉放在了口袋里。夜已深了,月光如华

  • [综]火焰与厨师第9章在线阅读

    第九章尴尬林庭山约顾骁寒吃饭是帮苏瑜探探顾骁寒的口风,看看顾骁寒是怎么想的,苏瑜还有没有机会。没想到遇到了沈时和季杨,他一点消息都没套出来。顾骁寒还生了一肚子的气也没什么吃东西,沈时他们走了没一会儿他就打包了些吃的把林庭山自己个留那儿了。沈时回别墅时顾骁寒已经到家了,沈时打车多花了些时间。沈时推门进

  • 养女的自我修养在线阅读神魔降体

    再看张朋,他此时早已喜极而泣,默默地在内心为自己的努力没有白费而感到欣慰后,只见他又向三位长老深深地鞠了一躬退回人群,恰巧站在了陈佳的正前方。望着张朋的背影,陈佳即使再稳重沉默,此时内心也是激动万分。只见他紧握双拳,全身骨骼咔咔炸响,恨不得下一个就是自己。“下一个,陈佳。”在众人都纷纷安静之后,测试

  • 诸天万界无敌吊炸天系统之从未改变

    忽的,他身体后仰,修长的手自然的放在扶手上,慢条斯理的轻敲起来。良久,他才开口,语气霸道猖獗,“夏经理,只要我认定的错的,它就一定是错的!”一句话,让夏紫允的神情有片刻的恍惚。思绪像是回到了六年前,一个清贵的少年,用最冷漠的语气说道:“只要我不喜欢的人,我永远都不会喜欢!”那眸中的高傲,与现在一模一

  • 博君一肖之星河璀璨第五章在线阅读

    当夫人在说话时,苏道人已经闭目屏气,耳朵在听,心神已飞。夫人把话说完后,苏道人微微吐了口气,既不看夫人,也不看众人,而是神目朝天,拂尘搭背,单手放在胸前,朗声说道:“免了,免了!心到神知,心诚则灵。夫人,贫道解梦,上不求天,下不求地。只在所梦之境,所梦之事,何人所梦,何时所梦?再讲天时、地利及人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