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小说 > 正文

最强重生道人之关凌在线阅读第1节

2021/6/11 18:51:05 作者:文宇少 来源:纵横中文网
最强重生道人之关凌
最强重生道人之关凌
作者:文宇少来源:纵横中文网
一代圣境道人在武颠山被八位同阶高手斩杀就此陨落,重生回地球的关凌面对女友兄弟的背叛,他决心站在世间的顶峰......

“啪!”

伴随着破空的声音,空中似乎还留有爆响,阮白只觉得一阵钝痛从骨头缝里面钻出来。

灰褐色的粗布上留下了一条偌大的口子,冷风往里面一灌,木木得发疼。

手里挥扬着鞭子的还是个少年,骑在马背上,用还带着稚嫩的嗓音高声斥骂着什么。他的耳朵里却像是塞了两团棉花一样,根本听不清楚。

有声音似乎从遥远的地方传过来,少年骑着马转了两转,又对他骂了两声,才不甘不愿地走开。

阮白趴在地上,入眼的是一双干裂黑黄骨节粗大的手,手底下是粗糙的泥土颗粒,依稀可以看见稀疏的草根。

这里是哪里?

哪里都好,他还没死就好。

“咳咳。”嗓子发干,只是咳了两声,喉咙里就泛起一阵刺痛。他忍住嗓子里的刺痒,勉强吞咽了一口口水,摇摇晃晃地跟随上远行的队伍。

成群的牛羊,驮着高高的包袱,后面跟随着一群披头散发的人,几乎分不清男女,更加看不到表情。

几个男女骑着人高的马匹,在队伍周围巡弋,看到有人脱离队伍,就一鞭子抽下来。有些直接落到了人身上,不过大部分都是落在身旁,多做警告之用。

耳边,蔓延着粗重的呼吸。

伴随着视线的清晰,听力也在逐渐恢复。马背上的人讲话的声音陌生而高亢,哪怕在那么多牲口的杂音下,也能清晰可闻。

阮白将他们说的话一个字一个字地记下来,在心里默念一遍又一遍。

哪怕不明白具体的意思,一个人的声音中也能透露出许多情绪——疼爱、严厉、冷酷、撒娇、欢欣、憧憬……

结合穿着,和抓住机会看到的各人的面貌,到临近扎营的时候,阮白已经知道了许多信息,只是有没有用还不知道。

啪!

空气中又是一声爆响,就落在阮白的身边。挥鞭的依旧是那个少年,不过经过之前的训斥后,这回鞭子没有落在人的身上。

这回被少年盯上的不是阮白,而是走在他身边的另一个青年。

阮白不着痕迹地侧过身,和身边被少年顶上的青年拉开一点距离,继续老老实实地把行李从牛马身上卸下来。

少年用他们的语言高声问了一句什么,看到弓着背的青年一脸茫然的样子,只能用蹩脚的大周官话重新问了一遍:“你在藏什么?”

阮白微微松了一口气,哪怕少年口音浓重,他也终于听明白了一句话。他从来不怕学不会语言,但至少有个参照,甚至于有个不违背自身的文化传承,总是好的。

发生在他身上的事情太过诡异,竟然只能用什么流行小说中的穿越来解释。就目前的情况而言,“主人”虽然不好相处,但是显然没有把他们杀掉的打算。只要生命安全有保障,哪怕只是暂时的,那所谓的主人就对他构不成威胁。

他担心的是周围的环境。信息量的匮乏让他不知道这里是哪里,不知道究竟是什么事情造成了现在的状况,不知道一同为奴的究竟是些什么人。他不能确定在自己向主人伸手的时候,会不会有人背后捅刀子。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越是严酷的环境下,就越是考验人性。

阮白从来不会把后手交给一群朝不保夕的人。

就在他暗自思索的时候,被问询的青年伸出一只和他差不多的手,上面是一把草籽。青年嗓音干哑,吐口的几乎是气声:“……饿……”

少年看到结果,哼了一声,不感兴趣地走了。那是草原上最常见的草的种子,并不多稀奇。想到父亲说要把这些人留到集市上卖掉,用来换取漂亮的丝绸给姐姐做嫁衣,他就朝在煮饭的母亲喊了一声:“饭好了吗?”这些都是姐姐的嫁妆,死了可卖不了钱。他的姐姐是要嫁给部落勇士的姑娘,可不能因为嫁妆少就被人小瞧了。

篝火堆旁,两个女人正在操持,并没有让奴隶们动手。空气中很快就弥漫开来烙饼的香气,还混合着油香和奶香。

落到阮白手上的,是一碗热汤,里面没有任何内容,像是煮开的刷锅水,倒是有几点油星。

空落落的胃里暖了暖,他闭上眼睛和其他人一起蜷缩在牲口棚中过夜。气味确实耐人寻味,好歹遮风保暖。

在现在这种情况下,实在没法多讲究些什么。哪怕他饿得想生啃了羊。

睡到后半夜,阮白醒了。

气温已经和入睡前完全是两个季节,呼出的热气在空中形成白雾,露在外面的鼻子耳朵冰冷。

身边有微弱的窸窸窣窣的声音,接着天上的星光和营地篝火远远映照过来的光芒,他看到身边的人正在编草。粗糙的双手东折西弯,看上去很像那么一回事,不消片刻就又散成一堆草屑。

男人看着已经被折磨得不成样子的草,眉头皱得死紧,犹如面对一个旷世难题。

阮白面无表情,连呼吸都没有变化,下意识就伸过去一只手,不仅自己吓了一跳,连对方都被吓得差点从地上蹿起。

他看着对方一手撑地一手贴腰的动作,不吭声。

很快,他的手里被放了一把草。草原上最不缺的就是草了。这季节里,枯黄的草到处都是,也不知道男人是在什么时候收集的。他有些心不在焉地活动双手,很快就搓出了两双草鞋。自己一双,男人一双。

脚上原本就有鞋,也不知道走了多久,鞋底已经薄得跟没有差不多了,怕是再走上两步路就得散架。脚趾头都露在外面,凉爽得不得了。

男人的眼睛在夜色里闪着光,里面满满都是惊奇,接过草鞋后,动作有些过分小心地套到了脚上。顿时,原本四处漏风的脚丫子被包裹的严实,热量也能开始积蓄,不再冰冷麻木,甚至都不怎么磨脚。

男人又递过去一大把草。

这回阮白终于看到草是哪里来的了。男人竟然把草塞在自己的衣服里,那些草还跟牲口吃的一模一样。

抢牲口的口粮,这样真的好吗?

这样的念头只是在阮白的脑海里一闪而过,在吃不饱穿不暖的时候,他就算要悲天悯人,也轮不到把牲口当成怜悯的对象。要是牲口们不够吃,饿死了自己分一碗羊汤……

他猛地一摇头,觉得自己被胃给控制了大脑。现在这情况很明显,那些牲口可比他们这些人要值钱得多。

手指活动了一番之后,显然多了些热量,再编织的时候动作灵活了许多。

男人目不转睛地看着,让阮白觉得自己手上开了朵花……不对,是多了个喷香的鸡腿的感觉。手指一抖,草茎断裂,男人咧嘴无声一笑。

原来你也会扯断——阮白瞬间读懂眼神,哼唧都懒得哼唧一声,脱掉破烂的外衣,将编好的草垫绑在单衣外面,再套上破烂的外衣;又卷起裤腿衣袖,在关节处绑上护肘护膝,对男人好奇又渴望的眼神视而不见,卷巴卷巴睡觉。

闭眼不到五分钟,阮白就被掐醒了。胳膊上像是被野兽咬了一口似的,痛得发麻。

下手的男人满脸无辜,完全是一副“我什么都不知道”的脸,递上一堆草。

阮白一口气差点没缓过来,捂着脸低头叹气,在男人的手又要掐过来的时候,赶紧接过草,认命地开始手指翻花编了起来。

男人呲牙一笑,一口大白牙几乎噌噌发亮。

形势比人强,他忍!

护肘编好,男人伸胳膊,阮白给戴上。

护膝编好,男人伸腿,阮白给戴上。

草垫编好,男人张开双手……

阮白一脚踢了过去,看这习惯被人服侍的样子,浑身破绽满满,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混成这样的。

但是,他可不是小厮!

男人看阮白没有动作愣了一下,然后大概是反应过来了,竟然扁了扁嘴,委委屈屈地自己穿戴了起来。

他委屈个毛线啊!阮白大怒,拢了拢衣服,歪头睡觉。眼看着明天又要“长征”,没体力可不行。

男人整理完衣服,心满意足之余就想炫耀,结果看到被炫耀的对象一点都不配合,手指头又要伸过去,想了想还是放下了,改而调整了一下位置,替阮白挡了点风。

鞭子的爆响在耳边响起,阮白下意识就要攻击,好悬想起了现在的处境,动作迅速又狼狈地爬起来,惹得抽鞭子的少年哈哈大笑。

阮白表面唯唯诺诺,哪怕低着头却连眼神都显得胆小瑟缩,一副标准的鹌鹑样。作为奴隶也没有洗漱这么一回事情,他直接跟着其他人一起排队领作为早饭的一碗刷锅水。

他捧着碗暖了暖手,然后尽快把热汤喝下肚,淡得没有一点咸味,寡淡不足以形容。细细回味之后,依旧掺杂着让人感到各种微妙的……刷锅水的味道,比起昨晚来,今天早上甚至连油星都没有了。

奴隶有将近二十人,奴隶主们当然不会给配二十个碗。事实上,他们这么多人,只有两个碗。

阮白把碗递给身后的人,转身的时候却被盛汤的姑娘叫住了。按照他的判断来说,这姑娘应该是“首领”的女儿,昨天抽他鞭子的小屁孩的姐姐。

他听不懂她在说什么,不过看她指着自己脚上的草鞋再比划了几下手势,大概明白了。

首领看着自己的女儿在和一个奴隶说着什么,很快大踏步走了过来。姑娘小跑步过去,抱住首领的胳膊甩来甩去,在一旁的首领夫人一脸宠溺的笑容,少年责朝天翻了个白眼,撇嘴走过来对着阮白指了指草鞋,再指了指姑娘:“教。”

阮白诚惶诚恐地答应了,由不得他拒绝,他也不想拒绝。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系统很崩溃第1章在线阅读

    在中国南方的K市的市中心一栋别墅内,风正北坐在自己的书房内,已经停下了自己手中的文件,静静的思考着什么,旁边站着风家的管家,此时风家管家看到自己老爷在思考问题,他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连大气都不敢出。“彭哥,辰儿往哪个方向去了?”稍后风正北对着自己的管家问道。风家的管家彭俊伟今年已经五十岁了,而风正北

  • 狱女铁郎心之.终有一天我会是你心底的女子,对

    何毅凡的车刚好在嘉园星城地下车库停好,旁边的车灯闪了闪,何毅凡走过去,打开了车门。里面是画着精致妆容的欧阳梓林。看着何毅凡开心地笑了。何毅凡坐定。望着前方说:“你怎么过来了,还穿这么少?”说着回头看了看欧阳梓林,居然只穿了件白色的呢子低胸套装,裙子不过膝盖,皱了皱眉,还好余光看到车后有件白色同款的兔

  • 别惹幼女在线阅读第四节

    苏子瑜是有名的金牌经纪人他长相惹眼天生的桃花眼无限风情浑身一股子风流劲。这长相说当演员都没有问题。因此娱乐圈里想被他潜规则的人有的是美女从来不缺。众所周知苏家长辈那是书香门第可到了苏子情他们这一辈那就是五花八门了偏偏没有一个学的专业是和书香门第扯上关系的。老大苏子衍经商老二苏子航当了军官老三苏子瑜是

  • 网王之超级教练之屋子里有其他女人

    她曾经在这个房间里生活了三年,熟悉这里每一处的摆设,她掀开被子下床,手指抚上桌子,指腹下似乎还是熟悉的感觉。沙发上、床上、地板上……每一处角落都是熟悉的影子,轻轻一拨,心里的琴弦就发乎刺耳的声音。她深吸一口气,整了整自己的衣服,拉开房门准备离开,这个地方和她在就没了关系。她刚迈出脚,听到有人闯进客厅

  • 奇游迹之万象天尊之火锅(5)

    又是被吵醒的一天,画眉无奈地爬起了床,一番梳洗后,又要日复一日地学习。房间外地家人的欢声笑语仿佛与她无关,她也不想参与。午饭过后,她回到房间,继续完成今早没有写完的学案。手机在桌面上震动了一下,屏幕亮了,弹窗是一条来自妈妈的信息“在吗?”画眉想起前天的吵架,半信半疑地点开了信息,敷衍地回复了一句“刚

  • 人命如草芥第四章

    纪苇苇只觉得眼前一片昏花,愣了半天都还没有回过神来。冷笑,穆清苏伸出手从自己的上衣里掏出了一秉精巧的瑞士军刀轻轻的摩挲了一番,眼眸中透露出一丝寒意来:“我倒是还想看看你能装多久。”他每走进一步,纪苇苇就颤抖一番。等他停下自己脚步的时候,纪苇苇的心瞬间就像是坠入冰窖一般。刀子散发出一股慑人的寒意,下意

  • 唐僧大战女儿国在线阅读第八节

    果不其然,赶了不到半个时辰,漫天飘起雪花。没过多久,道旁的树叶上铺了薄薄的一层。好不容易赶到山脚下,厚厚的积雪已经没过了马蹄,此时天已经擦黑。欧阳玥转过身子正交代长生等点燃火把,再寻几个人先前去探路,就听到我车上的赶车小厮扑通一声,一头栽到了地上。众人将其扳过来一看,身上竟插了只箭,人早已咽了气。我

  • 龙族之第七感在线阅读第六节

    第六章不靠谱的男人“处女……满大街的都是假处女,你算是其中一个吗?”黎霆邪邪地道,脸上的邪肆扩充到最大程度,好整以暇的望着颜语汐,墨色的眸子里全然是一种淡淡的挑衅和鄙夷,睥睨她的眼神里,满载着不可一世,丝丝缕缕的傲气和自负,轻易的流露出来。或许,这个世界上,就是存在着这么一个男人,卓尔不凡,哪怕是什

  • 我是金箍棒在线阅读第4章

    一个女孩有些匆忙的闯入,看到男孩,笑意横生。坐着与男孩,还没等她开口。男孩已经笑着:“今天是美玦生日我送你这个水晶天枰好不好?”说着,男孩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精美透亮的天枰样水晶饰链,在女孩面前轻轻的晃着。“唔,赫沙这个东西好丑哦。我不喜欢诶,你重新送一个给我嘛。”俏皮可爱的女孩撒着娇,眨着狡黠的眼睛

  • 镇魔师之种一颗情窦

    距离圣诞节还有十天的时候,晓满接到了一通莫名其妙的电话。那是一个落雪的傍晚,晓满和姐妹们不想外出,就在宿舍里玩玩游戏,聊聊天。晓满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她的手机响了起来,因为是陌生号码,一开始她并没有接,如果对方找她有事,一定会打第二遍的!晓满放下手机,坐在电脑前看电视剧,想着如果电话再响起来她就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