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玄幻小说 > 正文

玄幻:开局扮演昆仑神将在线阅读第五节

2021/6/11 17:57:02 作者:大叔小飞 来源:飞卢小说网
玄幻:开局扮演昆仑神将
玄幻:开局扮演昆仑神将
作者:大叔小飞来源:飞卢小说网
开局救下小萝莉,获得角色扮演系统,扮演的人物越像,获得的实力就越强。无数家族的天骄子女都来投怀送抱。对此沐白只想说。“你们都冷静一下,其实你们喜欢的人都只是我的一个马甲……(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魔尊的指令下达的很快,第二天姜折微便在宫中再次见到了裴易安。

与姜折微之前匆匆瞥见的一样,裴易安生了一张和裴衍之七分相似的脸,只是轮廓更柔和、目光更纯粹。当他敛起目光半抿住唇的时候,下颌微微收紧,这份相似就足足到了八分。

但与权臣那种执掌天下、拿捏江山的凛然气势不同,裴易安身上有种看客般淡漠又疏离的味道,万事不萦于心。仿佛这婆娑尘世、万丈红尘,并无一物值得他驻足动心。

姜折微斜倚在栏杆上望见裴易安走来,微微地眨了一下眼,目光遥遥在裴易安的面容上转了几圈,似乎在仔细打量着什么。

但等裴易安走近时,姜折微反而移开目光,只在唇边勾起一点浅淡的、礼仪似的笑意:

“你便是裴易安?新任礼部少卿,裴卿的弟弟?”

“裴易安”这个名字在他口中被不咸不淡地吐出,和“礼部少卿”一样不带半分感情,好像只是个书面上公式化的句子。但在提到“裴卿”二字时,姜折微便微微放轻了声音,清亮的声线拖曳得绵长,不经意间,便带出了三分与众不同的缱绻。

“……”裴易安似乎听出了什么,却只是抬眸看了他一眼,冰封般的眼底毫无波动:“一如尊上所言。”

“哇喔,他好冷淡。”姜折微在心底悄悄说:“看上去超级禁!欲的。”

“——真想被他日得连话都说不出来。”

系统:…………

系统:?????

它忍不住吐槽道:“宿主你等一等,先让我扫描一下,你身上穿的是不是品如的衣服。”

……不然怎么会骚得这么婊里婊气,挥洒自如。

“多谢夸奖呀嘻嘻。”

尽管在心里浪得要上天,姜折微的脸上依旧没露出什么异样,继续对裴易安道:“裴卿此刻正在殿中理事。如今外面人多嘈杂,不若与孤同去偏殿吧?……唔,另一位裴卿?”

说完之后,也不等他回答,转身便走。

系统:……

“宿主,你走得慢一点。”它忍不住道:“万一人家不跟上来呢?”

“他会跟上来的。”姜折微笃定道:“因为我长得好看。”

就在裴易安扬步跟在姜折微身后的瞬间,系统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宿主,你刚刚也叫他裴卿?”

“嗯,这也没办法,毕竟他们两个都姓裴嘛。”

姜折微领着自己攻略对象的弟弟,从攻略对象所在的宫殿门口转移到了隔壁,不但没有丝毫压力的样子,反而还有余心去思索:

“你说我要是把他们两个都睡了,然后在朝堂上百转千回的喊一声裴卿,他们两个人会不会都以为我是在喊自己?要是他们真应了,不约而同一起站起来,抬起头意料之外看见对方后,会分别有什么样的神色反应?”

“……”

系统:具体的反应是什么猜不太到,但总觉得那样一来你就要完蛋了呢亲亲。

姜折微仿佛能知道它腹诽着什么:“那可不一定。”

他笑了一声,当先走进偏殿,慢了他一步的裴易安踏进殿中时,姜折微已好整以暇地在一张书案的后方坐定。

间裴易安进来,姜折微恬不知耻地垂下眼,长长的睫羽微颤,做足了端庄持重的魔尊架势。

他以手支颐,目光挑剔地盯着裴易安,片刻后忽地抬手一招,唤来了门外一位宫人:“着个人去与礼部说,他们的新任少卿孤先留下了……”

“……孤忽然觉得需要一个老师,教教孤那些书本上的礼义廉耻。”

他的语气正儿八经,听上去似乎当真是要洗心革面、做一个努力学习的好好学生,但偏偏他又生了那样的一张脸。

任什么话被那双软红的笑唇吐出,都像是在婆娑红尘里滚了三滚,每一个音节都缀满了尘世的万般情感、千种声色,却唯独没有那四个被他轻飘飘吐出的字:

礼,义,廉,耻。

裴易安抬起眸,正看见姜折微缓缓向他探身,像是狐狸扬起了蓬松柔软的尾:

“人都道光阴苦短,只争朝夕,我们不若今日就开始授课吧,裴卿?”

少年魔尊正居高临下地俯瞰他,一双如水浸珍珠般的眸子鲜亮极了,容颜干净又无辜,似乎只是在说着一本正经的话,但在桌面下,他的手已不知不觉抵住了裴易安的腰间,柔白的小指一捞,轻轻巧巧勾住了裴易安的腰带。

——还是那副天真无知的模样,一眼望去如玉般通透,无暇又无邪。

“嘘。”

姜折微将食指竖起在鲜润唇间,未等裴易安有所反应,他便将手放在自己的领口,轻轻一拉,就扯下了半截。

“你哥哥可就在隔壁的房间。”少年动作飞快,直接坐在了裴易安的身上,衿贵的领口大敞着,露出一片腻人的雪肌,他微弯着眼,莹润清透的眸子里闪过一丝少年天真的促狭气:“……你猜,孤要是叫起来,他会不会听见?”

裴易安闻言眸色一厉,他突地伸手抓住了姜折微的手腕——

——这瞬间像是有极微小的电流透过了姜折微的身体,一种又痛楚又酸麻的舒爽感自指尖一路扩散到尾椎。姜折微的脸色腾地一红,他下意识地咬住唇,从齿缝里溢出细碎的嘤!咛。

“……系统,我身上发生了什么?”他绯红着脸,无声地在心底问系统。

系统匆忙翻查了片刻:“宿主,你好像是触发了消极通关的处罚模式。”

“……为了防止宿主们消极通关、沉迷享乐,只要在任务的过程中被攻略目标以外的人触碰到,系统机制就会自动产生一股电流……呃,就会发生像是刚才那样的事情。”

“草。”姜折微平生第一次对系统说了句粗口:“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你们这个任务系统里还有这么爽的设定?!”

系统:?????

它十分震惊地发现自家宿主突然浑身无力似的往裴易安的肩膀上一靠,任由细微的电流一波波捋过自己的身体。

“你究竟想要做什么?”

像是没有感到软腻温香靠在自己的肩膀上,裴易安只是捏紧了他的手腕,语气格外冷淡地问。

“裴卿可千万不要误会。”

即使在这样狼狈的时候,姜折微的眼里也似乎还带着笑,他微歪着头,用带着微微热度的指尖,贪恋地一寸寸描摹过裴易安的眉眼,靠在他的颈项边喘着细细的气:

“孤——只是喜欢裴卿的这张脸而已。”

一瞬间,裴易安的眼底似乎燃起了暗色的火焰。

“原来如此吗?尊上?”他嗤笑一声:“您之所以把臣放在身边,只是把臣当做兄长的替代品——”

姜折微又轻又快地打断了他的话,一双圆溜溜的眼里满溢着天真的孩童气:“可孤这样做,你喜不喜欢呢?裴卿?”

他又似高傲又似赌气,白皙的指尖飞快划过自己娇嫩如花的唇:

“孤的这里,可从来都没有被谁尝过呢。”

随后指尖一点点,缓慢地向下:“还有孤的这里,这里,还有这里……”

裴易安那双似冻霜结冰般的眸子里,燃烧起来的暗色火光愈发猛烈,他一字一顿,慢条斯理:

“臣第一次看见尊上时,可是万万都不曾想过,这样高高在上、金尊玉贵的堂皇冠冕里,裹着的竟然是这样一个绝色姝魅的皮囊——”

他放开了姜折微的手,姜折微猛然从那一波接一波的苏爽中解脱出来,他轻轻地呼吸着,连声音也像是饱蘸了春季的柔波,一双澄澈的眼像是蒙上了淡雾,水光潋滟般朦胧。

姜折微仰起脸,那一双朦胧中带着潋滟的眸子对上了裴易安的,语气又骄纵又慵懒:

“那孤这一副皮囊,裴卿你喜不喜欢?”

裴易安停顿片刻,忽然笑了。

“喜欢。”他干脆利落地说,居高临下地用指尖一寸寸抚过姜折微的脸颊:“这样漂亮的色相,有谁会不喜欢。”

在听到这本意赞美的话时,姜折微清透的眸子里忽地掠过了淡淡的阴影。

“……这世上有人便不喜欢。”

“是吗?那样的人可一定是个傻子。”裴易安眯起眼,他薄唇一挑,那线条冷淡的面容便瞬间鲜活开来。

他松开衣领,如进食前的猎豹般温文尔雅地:“不过臣,可碰巧不是个傻子。”

“是呀,你可不是个傻子。”姜折微失神般盯着他,轻声喃喃道,片刻,又笑起来:“那么这一位不是傻子的裴卿,愿不愿意且先拨冗教孤,这世上究竟何为礼义廉耻?”

裴易安眸色幽暗,嗓音微哑:

“尊上想要臣教导您,那您可得先告诉臣,您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是无礼,无义,无耻还是无廉?”

姜折微嘻嘻笑着:“我都是呀。”

他的眼睛亮亮的,红痕未褪的肌肤透着股别样的妩媚,饱满的唇像是带蜜的毒,眼波微动,那样极致的妖艳。

“孤可是坏到了骨子里呢,很需要一个人来教导教导。”

姜折微笑嘻嘻地在他的耳边哈气,裴易安望着他的眸子里似是燃着火星。

“是吗?”

他突地伸手,用力捏住了姜折微的下颌,这瞬间通过身体的电流舒!爽得姜折微忍不住自鼻腔中发出柔柔的媚音。他盯着几乎那双要化成一团暖水的眸子,一字一顿地:

“那您可确实需要有个人教您,好好地读书识礼。”

“……不过。”

裴易安缓慢地抬起手,冰凉的指尖抵住了姜折微柔软的唇:“……在此之前,尊上可千万要记住,待会儿记诵礼记的时候,声音要放得轻些。”

“微臣的哥哥此刻就在隔壁。”

“尊上可以猜猜看,您若是叫起来,我哥哥他,会不会听见?”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江岸,江岸第5章在线阅读

    “海龟是存在了1亿年的史前爬行动物.寿命最长可达150岁左右.与我们常见的淡水龟类不同的是,海龟的头,颈和四肢不能缩入甲内.它们主要以海藻为食.生活在大西洋,太平洋和印度洋中,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每年……蔚蓝色的圆形大厅,透过清澈的玻璃墙面,五彩斑斓的海底世界中,一只大海龟正悠闲的游来游去.因为不是

  • HP之不合理恋爱2在线阅读第十节

    “尘冰,你觉得我真的能演好吗?突然心里有些怕呐。”坐在饮品店里,我吃着特大号的冰激凌一副烦恼样无助的望着尘冰,虽然演古装戏是没什么难的,但想着要在众人面前演,就有些不好意思,感觉好尴尬。“放心,你脸皮那么厚,没问题的,姐相信你。”尘冰的薄唇咬着吸管,笑又不笑的看着我。好吧,我承认自己的脸皮很厚,但胡

  • 拜托了做我的手办模特吧在线阅读第十章

    一道以灵力形成的火花直冲古竞技场中央的天际,宣示神之试的正式开始。巧合的,伊尔堤墨四人被分到了同一组。神之试的第一阶段是分队混战,以七人为一组。分队混战的成绩采计不是全然以输赢为主,而是考量了作战方式、团队程度最后才决定哪些组晋级下一关。事实上,神之试的考生不像神职考试及其他职业考试多,只有约一百人

  • 妖娆国师逆天宠之自力更生(2)

    转眼五日过去,许向阳勉强把自己的处境弄清楚了。她穿到了北宋,嫁给了展昭,现在身处开封府。这一切熟悉又陌生,包大人,公孙先生,展昭……她竟然成了展昭的妻子!呵呵,说是妻子,可谁也没把她当展夫人看待,就连她自己也是如此。展昭对她厌恶至极却也矛盾至极,那日她向他索要休书,他却道他既然娶了她便不会休弃她,之

  • 奥林匹斯星传之我是阿波罗墓志铭

    阳间找工作看简历,阴间找工作看墓志铭。一天,阎王想找一个文武兼备的秘书,一块特殊的墓志铭吸引了他的目光:初学文,三年不中。改学武,校场发一箭,中考官,被逐出场。后从医,奋发图强,终有所成,自配一方子,服之,卒。其实这个意思是这个人一开始学的文学,考了三年没考上,后来学武术,在校场练箭的时候,没中靶子

  • 今日甜宠营业中[快穿]在线阅读第八章

    进入洞中,四人一路小心向前。碧落在最前面,碧瑶在最后面。张小凡本来觉得让女孩子开路和断后很不好,但是被碧落一个淡淡的眼神扫了一眼,“你们连碧瑶的一半功力都还不曾达到,别逼自己了。”于是张小凡很没骨气的看林惊羽一眼,见后者不知在思索着什么并没有搭腔,就同意了。迎面走来一个穿着布衣,两缕头发掉在前面的男

  • (我是大哥大)谁敢给老子塞玻璃渣!第八章在线阅读

    黑夜拍卖行!雅阁里,古宁感慨良久后,对雅菲道歉道:“咳咳,是我失态了。”“无妨,大师可有什么看法。”雅菲一笑置之,只问古宁的看法。“为人谨慎,不像少年反而像个老狐狸,不轻易信任他人,戒备心很强。身体素质好像才2阶初期,但没具体出手,功法和玄气等级不明,手段诡异或许是圣体。但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古

  • 我在漫威扔色子之追寻(6)

    待到两人定好客房。居然已是晌午时分。外头的阳光刺眼,到处都是一片金灿灿的灼温。客栈内并未坐下多少人。但坐在厅中的,大部分却都是男子。喝着酒吃着肉,吧唧吧唧作响,又勾起了阮年体内强制压下的馋虫。“那坏心眼的红眼妇”阮年嘀咕一声,抹了一把额上的汗珠,“我到方才才理解了她对我们说过的话是甚么意思”那条看上

  • 倾城王妃:王爷放肆宠之第四章

    等到办完事的古安筠回到旅店时,两个午睡完毕精神满满的小孩子已经跑得不知所踪了,黑发的监护人看了一遍小弟子留下的便签,无奈地叹了口气。在这个小镇的西边?古安筠在心底过了一遍小镇的地理,如果这地方的地貌没有发生大的变化的话,她记得小镇的西边应该是海边,陡峭的崖壁和冰冷的海水,虽然确实很适合现在的佑希去做

  • 兄弟怡怡(胤禛X胤祥 四十三)之草地惊变!

    朱悟玄又看了看树肉,问道:“你不怕吗?这东西还在动诶!”高鸣翎见他婆婆妈妈的,不耐烦的说道:“快点,啰嗦什么!你能吃我就不能吃啊?”朱悟玄无法,只好将树肉递了过去,口中说道:“你慢点,慢慢来。”高鸣翎虽然胆子大,但是看着这种蛇一样的东西就在眼前扭动,心里还是有些忐忑的。那树肉表皮挺光滑,从断口处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