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小说 > 正文

娱记撞贵妃[古穿今]之第零四话:歌谣(4)

2021/6/11 18:28:17 作者:古道风 来源:晋江文学城
娱记撞贵妃[古穿今]
娱记撞贵妃[古穿今]
作者:古道风来源:晋江文学城
陆小柏是个苦逼的娱乐狗仔,蹲点明星、机场拍照、开车跟踪,只要是跟明星有关的,就没有他没干过的。原本以为日子就这样凑合着过去了,直到有一天,他躲在酒店对面拍新晋影帝出轨证据时,头顶上出现个黑洞,从里头掉下个穿着古装的女人。一下子砸在他身上。陆小柏的未来就这么被她砸歪了。皇帝驾崩,殷雾岫作为后宫唯一的贵妃,躺在棺材里陪了葬。再次睁眼时,发现自己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在这个出门就要身份证的年代,她成了见不得人的黑户。没办法,只好抱紧小狗仔的大腿,没事找找茬,有事撒撒娇、抛抛媚眼。不过这小狗仔过得也太惨了

天空已经泛起了鱼肚白,隐藏在黑暗中的景色线路在光明中。

此时的柒阳很疲惫,没了内力的他只是个普通人,折腾了一晚上体力早就耗尽了。其实他早就醒了,但是不愿动弹罢了。

寒暄的大手在柒阳鸦黑的发丝上轻轻穿过,那麻痒的感觉让柒阳无法无视。

柒阳拍开了寒暄的手,然后又睡了回去。

“别睡了。”寒暄伏在柒阳的耳畔说道。

“我又不用上朝。”柒阳侧躺背对着寒暄。

就在一个月之前,相似的对话出现在两人之间。

只不过那时他们之间的关系并不是君与奴,而是臣与君。

那时,又是一夜的放纵过后,柒阳被‘轩函’弄得腰酸背疼。想着身体不适还要去上朝,柒阳的心情就变得糟糕了起来。

身为臣子的‘轩函’贴心的帮他按摩,身体舒服了不少的柒阳心情才稍微变好一点。

虽说每次情.事过后‘轩函’都会帮他按摩身上酸痛的肌肉,但是该折腾和不该折腾的时候都是从来不知道节制的。

现在也是一样,寒暄会像以前那样替他按摩,但是却让柒阳觉得无比的讽刺。

寒暄的大手轻柔的在柒阳的腰上按摩着,纾解的柒阳肌肉的酸痛。

“够了。”柒阳拉下寒暄还放在自己腰上的手,他转过身,看着寒暄的脸,道:“我想见见阿公。”

“他病了。”

柒阳固执的重复道:“我想见阿公。”

寒暄叹了口气,“等你什么时候懂得收敛其自己的利爪之后,我便会让你去见他。”

“你都已经将我的封住了我的内功,还要我怎样?打断我的腿?”柒阳反问道。

寒暄将柒阳的身体拥入怀中,开口道:“只要你不逃,我不会打断你的腿。”半阖的眼眸中闪动着如出鞘利剑般的寒意。

这句话的意思很明白,如果他要逃的话,寒暄不介意打断他的腿。

“你以为我会听话?”柒阳没有任何服软的意思。

而寒暄却是轻笑出声,“也是,这才是你。这样才有趣。”

果然,寒暄只是在享受玩弄他的过程,以前如此,现在更是如此。

柒阳推开寒暄的身体,自己下了床。

未着一丝的脚踝上还套着银色的枷锁,地上是厚实的动物皮毛,踩在地上并不会感到沁人的凉意。柒阳垂眸看了眼脚上的锁链便移开了眼神,锁链随着他的走动而发出哗啦的声响。

这时寒暄也下了床,他走到柒阳身后,拢住柒阳那一头鸦黑色的长发。

“我来为你束发。”寒暄另一只手揽住柒阳的腰,他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

柒阳本想着要拒绝的,但最后还是艰涩的道了声好,让寒暄替自己束发。

柒阳并不想对寒暄顺从,他只是想再见见阿公。柒阳不知道怎么才算顺从,那么他就事事依着寒暄好了。

阿公虽然只是皇宫的一名普通的老太监,但柒阳已经将从小陪伴自己的阿公当做了自己的亲人,他没办法抛下阿公不顾。

奉越国国破之前,柒阳收到恒川出现异动的消息。阿奴被他派去恒川调查,现在想来,这也许只是寒暄故意放出的假消息,目的只是为了调开阿奴。

若是国破当天阿奴在的话,那么寒暄能不能把他留下这件事还是两说。

可惜的是,阿奴那时不在,凭柒阳自己的武功,根本就逃不出寒暄的掌心。

柒阳垂眸沉思之时,寒暄用梳子一缕一缕的梳着柒阳的长发。

柒阳抬起眼眸,看向镜子里寒暄的脸庞。

而寒暄的视线在镜子中与柒阳的视线对上,柒阳开口道:“什么时候让我见阿公。”

寒暄手中梳理头发的动作没有停下,他道:“我不是说过了吗,你的阿公生病了。等他病好了就让你去见他。”

“他是真的病了?”柒阳的目中染上担忧。

寒暄笑了笑,道:“我很少撒谎,你大可放心。”

听闻寒暄这句话,柒阳心中冷笑。就是这个说自己很少撒谎的人骗了自己整整九年。

“好了。”寒暄弯下腰,看着镜子中的柒阳。

鸦黑色的长发松散的束着,那根月白色的发带只要轻轻一拉,整头的发丝都会散落下来。

这是寒暄的恶趣味,原本的柒阳打扮得越是禁欲,寒暄就把柒阳打扮得越放.浪。

柒阳侧头避开寒暄,他自顾自的站起身,对寒暄示说道:“你难道不需要去上朝吗?”

“是要,不过在那之前我想和你多呆一会。”寒暄走到柒阳的身后,揽住了柒阳那细瘦坚韧的腰肢。

柒阳垂眸看了眼寒暄环住自己腰的手,那双大手上还留着国破那天握住剑刃之时的伤疤。

柒阳直到今天都不明白寒暄那天为什么要往他的剑口上撞,难道是算准了他会心软。

以前的他会心软,现在的他可不会。

“可我不想和你多呆一会。”柒阳觉得自己之前已经算是‘顺从’寒暄,毕竟他陪着寒暄做了大半个晚上的事情,此时他没有恶言相向已经算很好的了。

寒暄用微凉的鼻尖蹭了蹭柒阳的脖颈,轻笑着说道:“你还真是和以前一样任性,用完我就要赶我走。”

“寒暄,那你岂不是更加任性?把我这个亡国之君带回霁雪国。你就不怕那些迂腐的老臣给你施加压力吗?”

寒暄这样亲昵的姿态让柒阳不禁的回想起了以前两人刚开始变质的时候,柒阳强迫自己,不让自己去回想‘轩函’和自己之间那些虚假的美好。

寒暄半阖着眼,漫不经心的答道:“那又如何?我养个玩物难不成他们还能有意见。”

“他们怎么敢有意见。”柒阳的语气嘲讽。

寒暄的那句‘玩物’让柒阳的心里莫名的有些不舒服,但柒阳把这归于自己的自尊受到了侮辱。

像寒暄这样一个冷清理智到了极点的人,怎么可能那么轻易的爱上一个人。这些对他的好不过是寒暄闲暇时用来打发时间的举动罢了。

“怎么了?生气了?”寒暄的唇若有若无的贴在柒阳的耳廓上,猩红的舌尖伸出,轻轻的□□着柒阳的耳垂。

柒阳的身体因为寒暄的举动而不自觉的颤抖了一下,然而柒阳还是犟道:“呵。只有在乎才会生气,不是吗?”

“嗯。说的也是。”寒暄笑着点了点头。

寒暄又待了一会后便走了,柒阳一点也不在乎寒暄会不会对自己失去兴趣。就算最后寒暄腻烦了他,他最多也只是孤单的死在这里罢了。

以寒暄的性子,无趣的东西总是会毫不留情的毁去。那样也好,算是一种解脱。

柒阳知道,以自己的身份,肯定有不少老臣会囔着叫寒暄将自己处死。而那些对寒暄抱有幻想的人也一定会对自己产生恨意。

说不定哪天就会有人趁寒暄不在的时候到这里还伤害他,不知道到时候寒暄会听之任之还是保护他。

结果会是如何呢?柒阳没有深想。

早上看书看累了的柒阳趴在窗边,这里是他现在最能够接近外面的地方。

外面的微凉的空气和庭院中的花草会让柒阳有自己离外面很近的错觉。

清晨起的雾气到现在都还没散去,院子里的花草都半遮半掩在雾气之中。有一个瘦高的太监拿着扫把在庭院里扫着地上的落叶。

因为浓厚的雾气,柒阳没有办法看清小太监的长相,只是依稀觉得小太监的身形有些熟悉,脸色十分的苍白。

本来就疲惫的柒阳身体又太不如从前,趴了会后柒阳便有些想睡了。

他已经不是原来那个意气风发的帝王了,身边没了阿公,也没了阿奴,彻底败了的的他还被寒暄囚禁在此。

然而他怎么可能就此就放弃一切呢?一旦被他找到机会他一定会救出阿公逃离这里的。

柒阳感觉自己的脑袋还是变得混沌,八月末,树叶开始枯黄纷落,气温也在不断地下降。柒阳心里明白,自己穿得这么单薄,若是就趴在窗边睡着了绝对会染上风寒。

柒阳想要起身,回到床上躺下,然而身体却不愿意动弹哪怕分毫。

病就病了吧,反正他已经不用再像以前那样担心自己的身体不好而无法处理公务了。

这么想着,柒阳终于敌不过疲惫,沉沉的睡了过去。

脑袋昏沉之时,柒阳好像听到了有人在哼着那曲熟悉的民谣。

柒阳还记得这首民谣他曾经教给了阿奴,阿奴很有天赋,至少比他有天赋。他从来都唱不到调子上,而阿奴仅仅只学唱了一遍就学会了。

细碎的发丝散落,陷入沉眠的柒阳看起来宁静祥和,看起来有几分脆弱。

浓郁的雾气之中,小太监持着扫把走进柒阳所在的窗边,让柒阳熟悉的调子正是从小太监的口中传出。

相貌平凡脸色苍白的小太监正是昨日在御书房前冲撞了文程的小哑巴,小哑巴将扫把靠在墙上,他就站在窗口,神色温柔的看着柒阳,对着柒阳哼着歌谣。

小哑巴伸出手去,想去触碰柒阳的手腕,动作却在视线触及到柒阳白皙手腕上深深浅浅的吻痕之时僵住了动作。那些吻痕仿佛是在宣告着这个人已经被占有,他人休想再觊觎。

一切的场景和曾经重合,柒阳和寒暄事罢后,柒阳疲惫的昏昏欲睡,他在陛下的身边,哼着陛下最喜欢的歌谣。

少年清越温柔的声线轻轻浅浅的飘荡在浓雾之中,小哑巴并不是哑巴,他只不过是取代了原已死去的小哑巴的阿奴。

阿奴轻轻的将柒阳的衣袖拉下,遮住柒阳手腕上密密麻麻的吻痕。阿奴伸出手,虚握着柒阳的手腕,他的动作很轻,怕会将柒阳弄醒。

那婉转中带着点悲伤与无奈的歌声一点点的小了下去,阿奴是多么想保护他的陛下,可是现在的他什么都做不到。他甚至连为陛下披上外衣都做不到,他留下的所有痕迹都有可能被寒暄发现。

现在的他还不能冒这个险,但是很快,他就能找到机会救陛下出去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网王之超级教练之屋子里有其他女人

    她曾经在这个房间里生活了三年,熟悉这里每一处的摆设,她掀开被子下床,手指抚上桌子,指腹下似乎还是熟悉的感觉。沙发上、床上、地板上……每一处角落都是熟悉的影子,轻轻一拨,心里的琴弦就发乎刺耳的声音。她深吸一口气,整了整自己的衣服,拉开房门准备离开,这个地方和她在就没了关系。她刚迈出脚,听到有人闯进客厅

  • 奇游迹之万象天尊之火锅(5)

    又是被吵醒的一天,画眉无奈地爬起了床,一番梳洗后,又要日复一日地学习。房间外地家人的欢声笑语仿佛与她无关,她也不想参与。午饭过后,她回到房间,继续完成今早没有写完的学案。手机在桌面上震动了一下,屏幕亮了,弹窗是一条来自妈妈的信息“在吗?”画眉想起前天的吵架,半信半疑地点开了信息,敷衍地回复了一句“刚

  • 人命如草芥第四章

    纪苇苇只觉得眼前一片昏花,愣了半天都还没有回过神来。冷笑,穆清苏伸出手从自己的上衣里掏出了一秉精巧的瑞士军刀轻轻的摩挲了一番,眼眸中透露出一丝寒意来:“我倒是还想看看你能装多久。”他每走进一步,纪苇苇就颤抖一番。等他停下自己脚步的时候,纪苇苇的心瞬间就像是坠入冰窖一般。刀子散发出一股慑人的寒意,下意

  • 唐僧大战女儿国在线阅读第八节

    果不其然,赶了不到半个时辰,漫天飘起雪花。没过多久,道旁的树叶上铺了薄薄的一层。好不容易赶到山脚下,厚厚的积雪已经没过了马蹄,此时天已经擦黑。欧阳玥转过身子正交代长生等点燃火把,再寻几个人先前去探路,就听到我车上的赶车小厮扑通一声,一头栽到了地上。众人将其扳过来一看,身上竟插了只箭,人早已咽了气。我

  • 龙族之第七感在线阅读第六节

    第六章不靠谱的男人“处女……满大街的都是假处女,你算是其中一个吗?”黎霆邪邪地道,脸上的邪肆扩充到最大程度,好整以暇的望着颜语汐,墨色的眸子里全然是一种淡淡的挑衅和鄙夷,睥睨她的眼神里,满载着不可一世,丝丝缕缕的傲气和自负,轻易的流露出来。或许,这个世界上,就是存在着这么一个男人,卓尔不凡,哪怕是什

  • 我是金箍棒在线阅读第4章

    一个女孩有些匆忙的闯入,看到男孩,笑意横生。坐着与男孩,还没等她开口。男孩已经笑着:“今天是美玦生日我送你这个水晶天枰好不好?”说着,男孩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精美透亮的天枰样水晶饰链,在女孩面前轻轻的晃着。“唔,赫沙这个东西好丑哦。我不喜欢诶,你重新送一个给我嘛。”俏皮可爱的女孩撒着娇,眨着狡黠的眼睛

  • 镇魔师之种一颗情窦

    距离圣诞节还有十天的时候,晓满接到了一通莫名其妙的电话。那是一个落雪的傍晚,晓满和姐妹们不想外出,就在宿舍里玩玩游戏,聊聊天。晓满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她的手机响了起来,因为是陌生号码,一开始她并没有接,如果对方找她有事,一定会打第二遍的!晓满放下手机,坐在电脑前看电视剧,想着如果电话再响起来她就接。

  • 末世之闪闪果实第十章在线阅读

    王自强没想到事情竟然如此出乎意料,自己的东西失而复得了,他此时对韩羽是佩服万分,他忙倒了两杯酒:“韩老师,你真是个明白人,我王自强刚才太小人了,我敬你一杯!”一饮而尽之后,王自强又感慨说道:“韩老师你真是深藏不露啊!”刚才韩羽不断的从王自强手里赢钱不停止,让林柔嘉心里有点失望,现在林柔嘉才发觉的韩羽

  • [德云社]岁月钟声再次缠绵

    郝中天拉着奚婉怡没有回到会场,奚婉怡看着远去的房屋甩开了郝中天的手。“你这是要去哪里。”“取车。”郝中天简单的两个字,透露出了心中强烈的不满和占有欲。他恨不得就地要了这个去到哪都能招惹到男人的奚婉怡。“宴会不是还没有结束吗?”奚婉怡站在原地,她不想也不敢这么早回去。“不需要到结束,我想要的效果已经宣

  • 娱乐之QQ空间在线阅读第六章

    这一天夜里,张恒感觉着月亮特别的圆,特别的亮,但是他没有多想什么,还以为是自己的错觉。其实这一天不止是他一个人有这种感觉,能见到月亮的百分之九十的人都有这种感觉,并且天文台,天文小组对这个夜显得特别的关注。张恒还是一如以往的练习着逍遥诀,空旷的树林里,显得是那么的寂静。突然,天空中的月亮变的很红,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