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惊悚小说 > 正文

我与阴阳先生有缘在线阅读第三节

2021/6/11 1:06:35 作者:噬梦旅人丶 来源:飞卢小说网
我与阴阳先生有缘
我与阴阳先生有缘
作者:噬梦旅人丶来源:飞卢小说网
三百六十行末尾归阴阳,阴阳绝学自伏羲创八卦,张天师坐镇龙虎山,出马仙降妖东北省。自古精通阴阳绝学者十中有一二,正所谓冥冥之中自有安排,不是我们所有凡人能够插手改变命运的,但是,书中拥有阴阳绝学的少年是如果在糜烂都市生活中捉妖除魔,拯救阴阳两界苍生。他又是在怎么的情况下明白了现实中所谓的妖魔鬼怪并不可怕,最为可怕的却是人心。人做事天在看,鬼犯命苟且生。(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海燕大人!”

朽木露琪亚内心是崩溃的!

她怎么也没想到,志波海燕为妻子报仇、为男人的尊严而战的结果,竟然是她的副队长被吞噬。

实验体大虚——梅塔史塔西亚本身拥有融合能力,而且还有能让斩魄刀暂时消失的能力。

这家伙不但拥有媲美人类的智商,战斗水平也堪比副队长。

没有了斩魄刀的志波海燕,此刻就悲剧了。

“海燕——”

浮竹十四郎想要救援,关键时刻却剧烈咳嗽了起来。

“该死,偏偏在这个时候!”

他的身体一直都不好,这个时候上去救援,就是送人头!

“都别过来——”

露琪亚想要冲过去,却被志波海燕阻止了。

“不要过来!”

志波海燕知道自己轻狂了,但败局已定,犯不着多个人来陪葬!

浮竹一脸心痛,露琪亚桑心欲绝……

……

五番队队长室!

市丸银看着监视器道:“蓝染队长,有个死神向目标跑过去了。”

东仙要立即道:“蓝染大人,要去将他拦下来吗?”

蓝染推了下眼睛,,反射出一道亮光。

“那是从四番队跑过来的一名见习死神,他们的资料你们手头都有,你们觉得他会成为我们这次实验的阻碍?”

市丸银眯着眼睛再次确认道:“不需要吗?”

“当然!”蓝染沉声道,“你们以为什么小鱼小虾都值得我关注吗?”

“还是说,你是在小看我,银!”

市丸银还是那张狐狸脸:“开个玩笑,蓝染队长,不必在意!”

……

……

林玄火急火燎赶到时,志波海燕也快凉了!

不过好在赶上了!

虽然在外人看来,志波海燕已经必死无疑。

但冥书可不管这些,只要志波海燕还有意志,林玄就能将他恢复原状。

浮竹看到他突然从斜里冲了过来,顿时强撑着身体喝道:“不要过去!”

露琪亚一脸震惊的看着他,想要劝阻。

然而已经晚了!

梅塔史塔西亚已经将视线,转移到了林玄身上。

打开冥书,睁开真名之眼!

“志波海燕!”

“梅塔史塔西亚!”

他先将两者彻底分开!

然后在所有人震惊的目光中,向梅塔史塔西亚喝道:“请你去死吧!”

下一瞬间,梅塔史塔西亚化成飞灰。

收了冥书,他来到志波海燕面前道:“你这条命是我给了,下次冲动之前,先想想自己有没有这个资格!”

“你若不想为我卖命也行!”

“我听说你有个妹妹……”

志波海燕闻言顿时就怒了!

一把抓住他喝道:“你休想!”

“喂、喂,你就是这么对待自己救命恩人的吗?”林玄揶揄道,“你可是五大贵族之一的志波家族长啊!”

此时缓过劲儿来的浮竹也声援道:“海燕快放手,不可无理!”

露琪亚则是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志波海燕。

“这……这是真的吗?”

“海燕大人,你还活着?”

志波海燕闻言浑身一怔!

他也没想到自己还能活下来,简直就是奇迹。

“当然!”

他笑呵呵的摸着露琪亚的洋葱头:“而且生龙活虎啊!”

然后他看向林玄道:“谢谢,以后若是……”

“你妹……”

“免谈!”

林玄还没说完,就被他粗鲁打断了。

“你这人怎么这样,我可是救了你……”

“你要实在忍不住,我可以牺牲一下……”

林玄被雷了一脸,话说到这份上,他也只好认输了。

【叮,恭喜你一周签到成功,获得六等灵压!】

由于之前的表现太过神奇,以至于连浮竹都忽略了他的灵压的变化。

不仅是浮竹,就连件事他们的蓝染三人也将这事儿忽略了。

“什么?”

看到志波海燕和梅塔史塔西亚,完好无损的分离开来,市丸银和蓝染内心非常震惊。

在他们记忆当中这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

东仙要在一边干着急。

两人不说,他只能等待,谁让他是个瞎子呢!

“梅塔史塔西亚死了!”

市丸银这话是说给东仙要听的。

蓝染作为大佬,总得有些逼格!

东仙要却听的一脸疑惑:死了就死了,不过这感觉不对啊!

两人突然变化的气场,被他敏感的捕捉到了。

“梅塔史塔西亚已经将志波海燕融合成功了,但四番队那个见习死神,却在一瞬间将他们完好无损的分开了。”

“什么?”

听完描述后,东仙要震惊了!

“这怎么可能?”

蓝染摘下眼镜,一只手将头发上抹,立刻显露枭雄的本质!

“没什么不可能的,我们可是亲眼看到了!”

“一瞬间将两者分开,然后一瞬间杀死梅塔史塔西亚。”

“那本书是什么东西?”

“就算只是透过监视器看着,也能感觉到上面浓郁的死亡气息。”

待他说完,市丸银补充道:“还有那一瞬间直面死亡的红芒!”

东仙要沉声道:“是那个见习死神斩魄刀的能力吗?”

“尸魂界居然有如此邪恶的斩魄刀吗?”

蓝染沉声道:“我想知道的是,这个小鬼是如何知道我们在做实验的?”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惹上恶总裁在线阅读第9节

    从楼梯上下来,邱峰面不改色的站在距离狼王七八米的地方,心里很清楚,这时只要不攻击狼王,狼王就一直处于守备状态,一旦攻击,狼王就立刻转为攻击状态。邱峰慢慢举起弓箭,二话不说,拉弓上箭,一支箭慢慢的凝聚在手中,但邱峰瞄准的目标并是狼王,而且狼王头顶上的水晶石。没错!这就是其他人所不知道的弊端,也正因为这

  • 港片之系统饶命在线阅读第3节

    谁吃调料包谁才是真·傻逼。及时制止了林清清的卖蠢行为,KK叹了口气,殷殷悲戚道:【我看你是不想修好我了。不修就不修吧,反正我启动了基础应急系统。以后虽然没什么大用,但是和你聊聊天、斗斗嘴还是可以的。】‘……’【而且吧,虽然我现在成了一台老年笔记本有点妨碍我无敌光脑5.0的名声,但是反过来想想,至少我

  • 名人字画真假局中局之单手迅速蒙住了她的眼(6)

    司徒胜集团,总裁办公室。“是吗?”在最后一份文件上签完字,一身沉黑色衬衣的司徒晔抬头,冷漠的瞥了冷严一眼,漆黑的眼底习惯挑起一抹鄙夷。冷严毕恭毕敬的弯腰,“是的,每一餐的饭菜都有吃,虽然吃的不多。”男人凉薄的唇邪肆的上翘,蓦地盖上钢笔帽。“啪!”的一声,金色钢笔正入笔筒。“你可以下班了。”修长的身躯

  • 豪门罪妻在线阅读第6章

    第六章瑟普斯深吸口气。他收回落在米诺斯脸上的视线,低下头默默的洗刷。换了是个成熟的男人这么跟他说,瑟普斯估计就直接被攻略了。本来就半弯不直的瑟普斯有点儿小忧桑,一旦开始弯了简直就是一发不可收拾,尤其是在被亡国之前,目之所及的地方都能看到散发着强烈雄性荷尔蒙,裸.露在外的肌肉坚实强壮的男人们。同时也一

  • 我不做替身了常洛阳

    “姬无幽,你来做什么?”常洛阳对着忽然而来的黑袍魔修说道。“天帝江山要我做一件事情。”说罢,姬无幽竟是推出团包裹着夭夭灵魂的魔气,随后单膝跪下对着宋夏说道:“夭夭公主无恙,还请城主见谅。”“江山!”宋夏眼里杀意更甚。桃红光芒再次暴涨四方空间尽是血腥战场。宋夏的确是天下第一。但这是在他硬顶着九九八十一

  • 未世醒龙传第八章在线阅读

    我爹是城主!所以我打你可以,你打我不行!多么嚣张的一句话,听起来也有点讽刺。苏亦文拳头紧握,鼻孔喘着粗气,他的脸上还有着五个清晰可见的手指印,此时的他,正处在快要爆发的边缘。要不是看到姬寒白手上被淡红色的光芒包裹着,他肯定已经冲上去了。堂堂苏家的嫡系子孙被人扇了脸,这传出去了苏家的脸面往哪搁。不过现

  • 崩坏中的求生者登录新世界克拉伊咖那岛!【求收藏,求鲜花,求评价,求打赏!】

    不多时,在门口处一个黑色的圆点缓缓撕裂空间,犹如一张怪异狰狞的妖兽嘴/巴在一点一点的张开,紧接着,一道白色的人影从其中渐渐清晰,乌尔奇奥拉面无表情的从其中走了出来,回到了店里。当叶权看到乌尔奇奥拉出现在门口时,正想热情打招呼的时候,脑中响起了系统的警报!“叶总!你身为未来的商业大帝,对员工一定要有威

  • 天庭今日头条在线阅读【007】:父母欣慰,公司组建完成!(求鲜花,求评价票!)

    这一次的阵势,超乎所有人的想象。或许是这些年,疯狂改变网络ip,然后还全部是垃圾的原因,导致书迷们迫切的希望可以看到一个心满意足的作品。故此这一次的请愿事件,搞得浩浩荡荡的,甚至还霸占了热搜榜。而且这还是才刚刚开始发力呢,因为达人秀才刚刚播出半天的时间。单单就是这样的反应,就吸引了起阅中文网背后的存

  • [全职高手+恋与]从零开始的异世界游戏竞技在线阅读第二节

    正文:“哥,我撑不住了。”一个约莫14岁的少年在练功房里用双手吊在天花板的挂手上,明明是冬天,却满脸的汗水。而一旁地上正在打坐的16岁少年睁开眼面无表情瞥了他一眼,随即又闭上眼:“继续。”“子焰哥哥。”忽然一女声从门外传来,一个稚嫩的小脸从门外探了进来:“嘿嘿,没有打扰到你们吧。”“玲玲妹妹!你怎么

  • 全靠妹妹养着我之天仙(8)

    混沌。紫霄宫。鸿钧道人目光跨过多元宇宙,看向洪荒世界。“得了道友机缘的人族小友已经回来了吗……看样子,身上沾染了异世界的气息,被天道认定为入侵的域外神魔了啊。”“我们这个世界,是宽容的,包容的,是友好接纳一切事物的,这种狭隘的想法,以后还是不要出现了。”洪荒大世界。原本悬在苍穹的审判之枪,那浓郁的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