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种田小说 > 正文

(EXO)宝贝,快跑第九章

2021/6/12 1:27:52 作者:陆果 来源:晋江文学城
(EXO)宝贝,快跑
(EXO)宝贝,快跑
作者:陆果来源:晋江文学城
ALIA说,高冷少女什么的,都是包装,都是表象…其实逗比女汉纸才是真正的我……金俊绵到最后才知道,自己心心念念的女神竟然是身边那个逗比女神经?朴灿烈被自家队长的呆萌蠢哭:哈哈哈哈边伯贤说:其实,男主应该是我!渣作者,文案无能,请原谅~~(先写两章试试……)

余安安重重的咽下口水,用怀疑的眼神看着小风,这货到底什么物种,忒狠了。

用刀剃下羊腿肉,串在树棍上,搭好了架子,开始烤羊肉。

很快,肉香飘散出来,余安安看向小风,他此时正靠着大树闭目浅寐,目光落在缠着纱布的手臂上,纱布还有一点,仅够再换一两次药的,药水也不多了,消炎药还有一板。

余安安抬眼望着无尽的崖顶,和星目琳琅的夜空。

他们能不能走出去,在此之前,希望小风能够撑住,一定要撑住。

羊肉烤熟后,她尝了一点,割下一大块,递过去。

“先吃点东西,补充体力。”

小风睁开漆黑的眸子,眼底清明一片,目光落在美味上,伸手接了过来,大口大口的嚼着。

吃相凶猛,不像人,反倒像野兽觅食之后的狠劲。

“你以为遇到过狼吗?就是刚才那种动物,很凶猛,跟熊一样,会吃人的。”

小风嚼着羊肉的动作未停,半晌过后,轻轻点了点头。

余安安怔了下,“那次也是你赢了吗?”

小风摇了摇头,没说话。

余安安没搞明白他什么意思,也没继续追问。

“对战黑熊和狼的时候,你的身手看起来非常了得,像是个练家子,有功夫底子吧。”

小风听闻,啃肉的动作顿了顿,没摇头,也没点头。

饱餐过后,由于一天没找到水源,瓶子里的水,还有一点留着保命,不敢多喝一口。

小风吃完羊肉,用刀直接割开羊的颈动脉,刚死没多久的羊身还有温度,血从伤口处慢慢流出,小风伸手指了指。

余安安惊恐的瞪着眸子不住摇头,可能是还未流落到非喝生血的地步吧,所以很难接受。

见她拒绝,小风直接跪趴在地上,喝了一大口。余安安把头扭到一边,权当没瞧见,这不是可不可以的问题,是太生性了,她暂时做不到。

她看过一档综艺节目,在深山中没有水源,还喝尿生存,

喝动物的血液又算得了什么。为了生存,“灰皮菜”都得吃。

余安安躺在睡袋里,心一点也不踏实,小风的伤较比以往都严重,又睡在寒意深重的野外。

翻平覆去睡不着,末了起身钻出帐篷,借着夜空的光线向小风走去。

小风在野外生存的日子,练就的警觉性极高,微有响动,便睁开眼睛。

黑眸在夜色里格外清冷,睁开眼睛那一刹那,似冷箭直射过来,余安安动作微滞,然后微哑着嗓子小声问他:“冷吗?”

小风摇了摇头。

余安安抬手,手背搭在他的额头上,温度比正常体温要高,但没有体温计,一时无法精准测量。

她又仔细感觉一下温度,觉得还是比以往要高。

这样下去,他定会受不住。

“你进里面去睡,我在外面盯着。”她把冲锋衣拉链拉好,坐在火堆旁。

小风没动,而是摇摇头,表示不需要。

“听我的,你进去睡,你现在不能受凉。”

小风依旧没动,末了把树枝攒成一堆,生起火来。

火苗蹿起,在夜晚的深山里,格外明亮。

有了些温度,小风盘腿坐着烤火,余安安睡意不浓,抱怀坐在火堆旁。

“咱俩有一个要保存体力,特别是你,如果你病了,我们更没希望走出这深山。”连日来依旧不见出路,余安安心情低落,吸了吸鼻子,有点难过。

小风始终低着头,一动不动。

余安安曲膝坐着,下巴抵在膝盖上,登山鞋上满是灰尘和泥土,双脚磕了磕,磕掉一层浮灰。

小风添了些树枝扔进火堆,余安安叹息一声:“如果身体不舒服,我们明天不用急着赶路。”。

小风抬眼看她,末了,点点头。

见他态度坚决不睡帐篷,余安安也没辙,他身上搭着披肩,她把冲锋衣脱下来,盖在他身上,起身的时候,手又拭了下他的额头,温度着实不低。

担忧也无济于事,在这前后没人的深山老林,只能祈求老天,小风已经坚持这么久,给他留条活路。

次日醒来时,余安安就发现小风精神不济,额头上的温度,比昨晚高了许多。

她拿出药,把仅有的水递给他,让他吃下药。

采集些露水,烤了肉,两人吃下。

两人收整行囊,继续踏上行程,他虽然不知道该走向何处,但明白一点,停留,便不会有出路。

余安安这次没让他背行季,而是自己背上背包,小风扛着剩下的大半只羊,一前一后,继续踏上寻家的路

余安安几次回头,小风一直低着头,跟在她身后,她走,他就走,她停,他就停。

她回身站在他面前,拭着他额头的温度,眉头紧紧的揪着,心里隐隐不安。

“坚持下,我们找到水源就休息。”

小风点头。

两人继续前行,过了许久,余安安兴奋的叫着:“小风,我们找到水源了,我们找到水源了。”

话落,就听身后,扑通一声,重物摔倒在地上的闷闷声。

她一转身,就见小风栽倒在地上。

“小风。”她叫着跑上前,他的身子滚烫,温度高得吓人,余安安拍着他的脸:“小风,小风你醒醒,睁开眼睛。”

小风喷洒在她手臂上的呼吸滚烫,身上的温度烫得吓人。

余安安急忙从背包里拿出充气垫,又把帐篷支开,一边翻着包,拿出瓶子,奔着河边跑去。

灌满了一瓶水,也来不及煮,直接拿出药,掰开小风的嘴巴,“张张嘴,把药吃下去。”

水顺着唇瓣流过,对水的渴望,本能的做着吞咽动作。

她把药片塞进他嘴里,又缓缓的往小风嘴里倒水,几次下来,终于把药吃下。

帐篷支好,充气垫放进去,余安安吃力的把小风拽进帐篷,盖上披肩和自己的冲锋衣。

可以沾水的毛巾那天对战小狼的时候已经点燃,唯一能用的布料,只有她身上穿的T恤,余安安顾不上其它,站在帐篷外,直接把T恤脱了下来,用刀把两个袖子撕下来,T恤变成一个坎肩,套在身上,跑到河边把布料沾湿,回来给小风做物理降温。

大约半个多小时过去,吃了药之后,加上物理降温,小风的温度渐褪下来。

余安安提着的心,慢慢落下,跪坐在旁边,眼底溢出泪光。

忍着不安和担忧,生火烧肉,一边煮水。

水开了之后,把小风扶起来,靠在自己怀里,温热的水顺着唇边流进嘴里,小风喝了几口,渐渐睁开眼睛。

余安安见他醒了,吸了吸鼻子,露出一抹笑。

“你醒了。”

“感觉怎么样?”

“好些了吗?”

小风冲她点点头,喝了点热水,此时羊肉已经烤熟,香味飘散出来,余安安割下一点肉让他吃下,小风很快又睡着了。

余安安一直在他旁边观察,大概两个小时左右,小风又开始发烧,这次温度依旧高得吓人,手贴上去,直觉热度灼伤手心。

余安安依旧像之前那样,用布料给他擦着额头,颈窝,腋下,前胸,后背……

这次高烧没那么快下来,几次三番,退一点又热起来。

她真担心他挺不过去,野生动物都带有病菌,咬在人身上,血液感染,不用抗生素是不会彻底消下炎症。

光做退烧,炎症不消,治标不治本。

连着两日,小风都陷入昏迷状态,高烧持续不下,她只能给他灌药和物理降温。而且,药也马上要吃光了。

她给小风的伤口重新消毒,伤口发炎流水,余安安替他处理时,他都没任何反映。

小风已经昏睡两天,一直不见醒来,而此时的状况,让她越发的不安。

不敢往坏处想,脑子里却越是浮现最坏的画面。

余安安替他扎好绑带,纱布已经没有了,消炎药仅有四颗,她默默把应急包收好,跪坐在小风旁边,轻轻摇了下他的肩膀:“小风,你醒醒,我们该吃药了。”

“小风,你醒醒,起来把药吃了就会好了。”说出的话,就像是在安慰自己。

小风依旧没有任何反映,越是这样,她越害怕,越害怕心越慌,手微微有些颤抖,拍了拍小风的脸颊,“你醒醒,小风,醒醒啊。”

“小风,小风你醒来啊。”手下飙高的温度,无论怎么摇晃小风始终紧闭着双眼,呼吸粗重,呼出的热气,喷在她的手背上,心越来越慌。

余安安拍着他的脸颊,她使了很大的力气,慌乱的心跳牙齿都跟着打颤,“我不是打你,我是叫醒你,小风你醒醒,睁开眼睛,我们吃药好不好,你醒醒,别睡了,小风……”

可是,无论怎么拍打,怎么喊他,小风都没给她任何反映。

“你不说话没关系,你摇摇头也成,你醒来,以后不说话我也不说你了成么,你睁开眼睛啊。”

呼叫乞求的声音已经哽咽,眼底蕴起的水气越来越重,余安安喃喃着:“你别死。”

“小风,你别死,求你,你别死。”

她不敢想像,如果他死了,她要怎么生存下去。

在这段路途中,她与他结伴为友,互助互益,可以说是同生共死的情感,她慌乱,害怕,眼泪就开始控制不住,噼里啪啦的往下掉。

她不是一个爱哭的人,经历人生起伏家庭变故,她都坚强过来,此时,却是真的不管不顾的痛哭起来。

“小风,你醒醒,你醒醒,你别死,你别抛下我,我求你了。”

她用力摇晃着他的身子,大颗大颗的眼泪砸在小风的身上,脸上,唇瓣上,眼睑上……

“你醒醒,我求你了,你别睡了,你别死,你死了我怎么办,你别死,小风。”

哭声在空寂的山林里格外明显,鸟儿被哭声惊得呼啦啦飞起,洒下片片落叶,飘散在他们周围。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洪荒:我的师父是三宵之退亲

    苏宵云和萧家的关系还算不错,往年里交情匪浅。只是最近局势乱了,自从萧明出国之后,萧家的老爷当上了军区副指挥部部长,这些年虽然没怎么走动,但是好歹交情摆在那里。萧明回国的第二天,苏宵云就知道了消息。那晚他思来想去,还是发了电报过去,没过多久,回信里说,萧家夫人明天就会来拜访。第二天,苏锦绣一起床,新巧

  • 异界之守护瓦罗兰第1章在线阅读

    静谧的庭院,微风中传来淡淡花的气息,萦绕在庭院周围的白色蔷薇恣意绽放,风裹挟花瓣四处飘散。庭院中坐在地板上的数人,仿佛将夜晚点亮,如同梦一般的耀眼存在,每个人都拥有着极其出色的外貌,以及远远超脱常人的独特气质。金发碧眼的王伸出手,抓住了一片掉落的花瓣,凝望着花瓣的脉络,他有着温柔的笑容,碧绿的眼眸似

  • 赦大老爷在红楼告别初吻

    “知道了!以后不用就是了!”南宫木赔笑的回答。“你还有那脸?主意那么正、再有下次我不会帮你!”说完把南宫木腿上的针全部拿掉,又把南宫木的双腿放在冰桶里,只见冰桶里原本透明的水慢慢变成粉色,然后变成红色,这是南宫木腿上渗出的血。“就这样,五分钟后拿出来,我先去老师那里给你请假!今晚回去找爸爸给你弄个药

  • 网游之偷钱大佬之中二病的死神!

    此时直播间里,一片血红,没有任何画面,有的只是铺天盖地的弹幕,铺天盖地的弹幕在不断的刷新。“6666,死神又要开始直播了,羡慕有这种能力的人。”“最近到底是怎么了,各种奇怪的人出现,我昨天陪女朋友在步行街逛街的时候,竟然看到了两个人在屋顶打斗,而且还尼玛是附带特效那种!”“我感觉现在越来越乱了,社会

  • 夫君,说好的和离呢!之滴滴男友已为您接单(1)

    “哎呦我靠,这也太疼了,早知道就不喝那么多了,为这么个绿茶表真不值得!”刘康揉了揉有些发涨的脑袋,自言自语说到。刘康,燕华大学计算机高材生,计算机系系草,兼彭姿杨颜之风采,说白了就是帅,有型。只是这年头帅并不能当饭吃,虽然网络直播发达,但是刘康也不是那块料,只能靠着自己的专业技能来养活自己。除了奖学

  • 大佬又在装萌新了楚繁和严以恒

    楚繁对严以恒的态度突然变了。陈醒觉得很纳闷。那天他去替楚繁敲通告,所以没有送楚繁去乐园福利院。而楚繁的驾驶证刚好拿了回来,所以楚繁自己开车去了。重点是,从福利院回来之后,楚繁就变了。陈醒一旦说了严以恒什么坏话,楚繁就会不满意地反驳他。“你别再说严以恒了,他也不容易。”什么不容易?明明是楚大哥以前逼迫

  • 人生赢家之坎坷在线阅读第4节

    周末两天,骆蒙没有通告,在家睡得昏天黑地。这些年,整日不是忙着拍戏就是赶通告,全年无休连轴转。娱乐圈里瞬息万变,虽然她已经红透了半边天,但依然很有危机意识,从来不敢松懈,自此也得了个“拼命三娘”的美称。特别是接下来三个月要实习,很少出来营业。于是前一阵子,赵云给她拍了几十组硬照,就是为了在接下来几个

  • 道祖临世在线阅读黑龙山脉

    南月城以南,黑龙山脉。受倾盆大雨影响,天地间已是白芒芒一片,狂风在赤峰间咆哮着,漆黑的群山,让人如同身临地狱。一个洞口窄得只能供猴子钻进去的山洞里,黑发少年正生着火,亚麻发色少年则四处找可燃物。如果有第三人注意到这两少年,会发现他俩都赤裸着上身,因为二人的衣服,已经变成了洞内那仅有的光明和温暖。温柔

  • 我给武学加个点之灵焰之地

    少年起步来到船上,刚一上船就感觉到这河的不同。这河水在岸上看是黑色的,但是一上船,紧挨河面,看到的河水居然变成了浅红色,河里面大量的游魂在里面游来游去,他们有的在打架,有的在撕咬……看起来极为骇人。少年正在看的入神之际,老者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坐好了,这河乃是冥界幽灵河之一,被称为“万里魂河”河中英

  • 全位突破在线阅读第3章

    留言区同人版【吐槽贴】遇到了同乡却发现对方没通过公会认证是种怎样的体验1LLZ:穿越猎人的女大学生(平行全职猎人世界-196)如题。我先去组织语言。顺便@穿越猎人的武术教练@穿越猎人的白领@穿越猎人的程序员@穿越猎人的唱见@穿越猎人的药剂师@穿越猎人的会计兄弟姐妹们做好心理准备,考试肯定要出幺蛾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