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异能 > 正文

红尘破之玉笛飘香在线阅读第九章

2021/6/12 0:34:20 作者:乐云生 来源:飞卢小说网
红尘破之玉笛飘香
红尘破之玉笛飘香
作者:乐云生来源:飞卢小说网
红尘破之玉笛飘香是红尘破系列第二部小说,小说主要介绍主人公退隐江湖后重现江湖的事迹。一支玉笛引出的奇妙故事,主人公历经万难,才将动乱的江湖恢复平静,可惜最后女主却因为救男主而变成活死人的美妙爱情武侠故事。(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联盟主星系,元帅府。

韩霁安静的坐在会客厅里,面前摆放着上等的红茶与糕点。茶杯中缓缓升腾起一缕蒸汽,显示着来客刚到不久。

会客厅是元帅接待访客的地方,距离上次韩霁坐在这里已经过了相当长一段时间。他更愿意呆在院子里,以及自己的卧室,或者出门去执行任务飘荡在星系之间。但现在他却又不得不坐在了这里,因为他有公事要与元帅讨论。

元帅是个十分精神的人,五官并不凌厉,但身上战场冲刷的痕迹与杀伐之气令他不怒自威。他快步走进来,坐在了韩霁的对面。

韩霁起身行礼,便开门见山的说明了来意:“在这次MG-923的B级任务中,我们发现了一个可疑的图标,根据现场的情况和之前的任务所见,我认为这个图标很有可能是一个组织的标志,而且这个组织应该正在进行与能源有关的活动。”他将任务的报告交给元帅,又拿出了从假异兽身上拆下来的能源晶核放在了元帅面前。

元帅认真地阅读了任务相关的报告,将其中提到的两次任务点了出来,问道:“ZS-107和MG-923,你认为这两个事件有联系?”

韩霁点头:“虽然没有确切的证据,但有痕迹表明ZS-107的任务中的不明入侵者一定拥有机甲与战舰,而且他们选择了使用异兽来隐蔽自己。另外操纵机甲与战舰一定需要相当大量且纯净的能源,民用能源无法满足,他们的能源不是由能源部门下发的,所以他们应当有能源相关的隐秘行动。”

他缓了缓,将光脑页面调整到另一个任务上:“MG-923,这个任务中的不明势力显然拥有制造或操纵机甲的能力,同时他们也拥有能源。虽然机甲是比较老旧的型号,但这个能源晶核中的能源储备经过检验还是相当纯净的,说明被开采不久,除了被光剑破坏以外,自我损耗并不严重。”

元帅点点头,表示赞同:“在同样边远的资源星球上,短时间内出现两个拥有不少能源的神秘组织,而且都以异兽为掩护,确实可以联想起来。”

“所以我的意见是,对两个组织分别调查,但应当互通资料,他们极有可能是同一批人。”

“可以,我同意。”元帅点头,准备签名。

“另外……”韩霁稍有些犹豫地点开了光脑的另一个界面,将其中的图标点开,让它展现在了元帅面前。

这是一个完整的图标,虽然有些模糊,但元帅一眼便看出了与他面前摆着的能源残骸上的图标是部分一致的,他皱了皱眉,问道:“这是从哪里发现的?”

“这是……我回忆起来的。”明白这个言论不太靠谱,韩霁说的有些慢,似乎在斟酌措辞:“在MG-923任务中,我被致幻剂攻击,昏迷了一段时间,醒来之后脑海中便存在着这个图案。”

元帅挑了挑眉:“昏迷后回忆起来的?”

“是的,”韩霁点头,“我的副手告诉我昏迷中除了躁动以外并没有其他事情发生,所以我认为这个图案应该是我曾经见过,因为致幻剂被激发了潜意识所以重新想起来的。”他慢慢皱起了眉头:“这个理由是有些不可靠,这个图标我也不太清楚是否准确,所以只给您汇报一下,并不做证据使用。”

元帅点头表示明白,开口道:“好,我知道了,我会调查一下类似的图标的,你辛苦了。”

“是我的责任。”韩霁行了礼,拿了元帅签字的电子文件准备离开,却突然被叫住了。

他回过头,看到元帅正愣愣地盯着那个他画出来后由光脑融合过的图标,似乎想到了什么。韩霁有些奇怪,微微提声:“元帅?”

元帅仿佛突然回过神来,看向他,对上了韩霁不解的神情突然笑了一下,开口的语气比方才柔和了许多:“伤怎么样了?身体还好吗?”

韩霁身体僵了下,站直了回答:“已经没有大碍了,致幻剂也没有什么副作用残留。”

元帅满意的点点头:“那就好,”目光柔和地注视着韩霁,视线却仿佛没有投射在他身上,“多注意身体,照顾好自己。”

韩霁看着他的神情,抿了抿唇,答道:“好的,父亲。”

从会客室走出来,韩霁在门口停住了脚步,微微叹了口气。

自从十六年前自己被不明组织抓去,救援行动中母亲不幸牺牲以来,父亲对他的态度便相当冷淡。这样的冷淡并没有体现在金钱与物质上的短缺,相反的,韩霁从来不缺这些,但他与父亲见面的次数却屈指可数。

母亲去世后,父亲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沉浸于工作中,也致力于追查当年组织的真相,但营救计划被内鬼暴露,让对方有了逃脱的时机,军方赶到时只从人去楼空的组织核心中找到了对方撤离时来不及带走的实验体孩子们。

当时找到的孩子不超过十个,军方高层都认为组织所抓去的实验体一定比这个数字要多许多。但由于并没有多少家族报备儿童失踪,报备的几个也都在这次行动中发现,使得线索一度中断。

孩子们都还很小,而且基本都受到了惊吓,无法提供有效的证词,也无法描述对方的长相。但从孩子们的描述中,可以肯定这是个相当有规模的组织。从事着不为人知的活体实验活动。

而对方也从那次之后销声匿迹,到现在还是联盟军方系统中的悬案之一。

虽然母亲的牺牲与内鬼的出卖有着十分重要的联系,但韩霁总是忍不住想,如果自己当年不是那么弱小,没有被抓去,是否现在一家人依旧其乐融融的生活着。

也许父亲也抱着这样的心态吧,父亲从工作中走出来的时候,韩霁也已经去了军校学习,军校全封闭的管理拉大了两人之间的距离。再之后,便以优异的成绩进入了军部实习,虽然与父亲同属一个派系,但一个元帅,一个尉官,而韩霁更是热衷于不停地奔波在战场与出任务的路上,两人见面的机会少之又少。

韩霁的母亲生前是闻名主星系的美人,五官清冷,气质出众,并且身为联盟中少有的女性将领,糅合了柔美与英气,吸引了无数关注的目光。

韩霁的长相继承了母亲的优点,虽然眉眼有些相似,但并不会显得阴柔,相反的,鼻高挺、眉如剑锋目似寒星、以及那线条完美的薄唇,这一切让他即使如今被冷面少将的名号笼罩,也无法阻止地被联盟的少女们追捧着。

然而这样的长相却在最初担任指挥官时遇到了阻碍。当时他年龄还小,也没有什么经验,即使军校的理论课程与模拟课程都近乎满分,在实战中却已然无法压制主从战场摸爬滚打的老兵们,尤其是元帅之子的身份也总是被诟病。于是本打算与士兵们打成一片的韩霁只好摆出一副不苟言笑的样子,用令行禁止来达到自己指挥的意图。

这个习惯直到后来他已经取得了所有下属的信任时也没有改过来。

唯一的改变大概是,虽然依旧板着脸,却能够偶尔放松表情不那么紧绷,尤其与身边亲近的下属或朋友们相处时。

看到了飞艇边等待的人,韩霁调整表情,微微勾起一抹笑意走了过去。

在韩霁亲近的下属与朋友这个范围中,卫祈是比较独特的一个。

两个人相处的时间并不久,然而短短时间内,几乎百分之八十的时间都在战场上作为战友存在,这是一种可以十分快速拉近距离的关系,更因为两人的默契而加速了这一进程。

然而韩霁也头疼,因为致幻剂事件之后,他觉得卫祈似乎对他比以前更不一样了。

虽然卫祈依旧总是面无表情,让人不禁怀疑他是不是面部神经失调。但韩霁能感受到,不论在任务中,还是平日里,身后默默投射在自己背上的视线愈发明显了起来。

每次感受到,韩霁都不动声色地继续手头的事情,心里不住地打鼓:这事很棘手啊!未婚妻家一日游还没能熄灭卫祈心中的火苗,反而有愈演愈烈的趋势啊!

他思来想去,觉得一定是致幻剂发作时出了什么事。然而那时只有卫祈一个人照顾他,所处的地方又是没有监控设备的少将休息室,卫祈若是不说,那么真相很难被人知道。

韩霁不由自主地想象了起来:该不会他对我表白我接受了吧?更有甚者,该不会他亲了我我没推开吧!他的视线不由得跟着思绪停留在了卫祈的嘴唇上,直到卫祈不解地询问,才回过神来。

韩霁面色沉静镇定地咳了两声,迈步上了飞艇。

两人坐在了飞艇中,卫祈在检查起飞前的各项数据。面前忽然多了一只手,上面静静摆着一个小巧的挂件,黑色的壳子,上面什么花纹装饰都没有。

他看向身边的韩霁,等待对方的解释。

“这是军备所最新研制的东西,可以干扰搜索,也可以追踪,具体怎么用我回去教你。”韩霁顿了顿,接着道:“这两次任务虽然没造成什么严重的后果,但能感觉到这个组织是冲着我们军团来的。”

卫祈点点头表示赞同:“尤其像是冲着长官来的。”

韩霁不置可否:“不论是冲着谁,你作为我的副手处境也比较危险,小心为上,保护好自己。”说着将那个小小的挂件挂在了卫祈的口袋边上。联盟的军装制服上面有各种挂穗装饰,那小东西在其中十分不起眼,也毫不突兀。

韩霁满意的点点头:“隐蔽性不错。”他拿出另一个与此几乎一模一样的挂件,给卫祈看了眼,说道:“这个和你的差不多,这两个东西之间可以互相联络,也可以定位,如果有情况可以联系我。”

“明白。”

韩霁发动了飞艇,在轻微的震动中飞艇缓缓上升,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留下了他明显带着笑意的话:“这个东西并不是成品,我们就给他们研究所当一次实验体吧。”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如何做一个合格的女配在线阅读重生

    “重大嫌疑犯苏眉,曾为苏氏集团董事长千金,毕业于美国xx大学,后因苏氏破产…”电视里播报着一条新闻,一旁配着的照片上,是一个长相明艳的女子,脸上带着灿烂的笑容,似乎什么烦恼也没有。“墨,谢谢你替我报仇。”秦家别墅内,赵纯柔弱无依地倚靠在秦墨的怀里,感动的开口道。在秦墨看不到的地方,却是唇角微勾,眼中

  • 海贼:弓道开局意外之喜

    一个娇俏的小丫鬟拿着好不容易抢到的‘十三’号牌快步跑到一个少妇面前,将手中的号牌献宝般的递过去“夫人,这如意馆说可以挽回男人的心,咱们也去试试吧。”灰暗的眸子淡淡的扫向丫鬟手中的号牌“一个心已死的人,还有什么值得去挽回呢。”“夫人,您就当解闷儿,去看看又何妨。万一真的能挽回少爷的心呢。”小丫鬟不死心

  • 神秘海域在线阅读第5章

    005一滴泪,咸着皇上未醒,已派多人前去劝阻三驸马快快回京,可三驸马却坚守城池,不肯退让半步,誓死护城!刚刚睁开眼睛,就听到身边有总管呼喊,“皇上醒了,快,快传御医!”“如今……局势如何……”刚刚清醒,皇上便开始追问局势,可榻前的老臣将士们一个个都沉默寡言。默不作声。“回皇上,豫中由三驸马镇守,豫中

  • 主角画风不对之空降设计部

    第二天。“林洋,原来你在唐氏上班啊?”安婷婷站在唐氏大厦前,一脸惊诧。据她了解,在林城,唐氏是仅次于华圣国际的大公司,但在这之前林洋根本没有告诉过她,他在唐氏工作。“对啊,唐氏有很好的发展空间,老板也比较平易近人,不像华圣国际的苏云离那么独裁专制,所以我选择了它。”林洋停好车子,走到了安婷婷的面前。

  • 洪荒:至尊通天在线阅读第10章

    白天的昏睡,让夜晚显得格外悠闲。躲过老师的盘查、在漆黑一片的寂静里,无聊的说要确定下年龄,排个子丑寅卯、四五六七什么的。“咱是按照身份证上的年龄还是依据实际年龄来排大小啊?”吴帅深沉的声音,惊扰了站在阳台窗户上的月光温软的碎片。“难道身份证上的年龄,不是你的真实年龄么?”如同小白一样的问题从弱智的我

  • 遗神传之四人一床

    “我下楼去买点酒。”陈风干咳一声,避开话题,一溜烟的跑到楼下去买酒了,留下两女干瞪眼。王梦蝶好奇的目光打量在两人身上,她很好奇,陈风身上到底有什么魔力,居然让两个大美女争风吃醋。当然,或许这也不是什么争风吃醋,只是两个同一级别美女的一种潜藏在骨子里,互相不服的斗争。很快,陈风抱了一箱啤酒上来。齐乐菲

  • 一拳至尊系统我们是兄弟

    或许,我真的早就变了,那天并没有我预料的尴尬,ktv时,一直有年夏调节着气氛,他唱歌真的很好听,偶尔的搞怪唱法,逗得我们哈哈大笑,周远航的女朋友是个很活泼的女孩,她主动跟我搭话,那天一下午我就几乎一直和她聊着天,她问了好多关于周远航,我把我知道的都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她,或许我的心里是希望周远航幸福的,

  • 末日神棍在线阅读大喜日子

    潘伟明见梁小霞的反应与往日大不相同,甚至是她的身形步伐都与之前的更自信更胸有成竹,那落落大方的样子,仿佛这场婚姻是自己高攀了梁家。潘伟明快步上前走到梁小霞的身边,他挽起手等着梁小霞搭过来。却迟迟没有动静,潘伟明在她耳边小声说道:“亲爱的,你怎么自顾自的走。”梁小霞面带微笑,微低着头:“难道不是你自顾

  • 职业扮演系统第二章在线阅读

    一个月以前,拍卖会上,九爷出一亿三千万的高价,对东城区一块地势在必得!而其他商家也因为这个高价放弃了竞争,就在九爷即将成功得手之时,不想半路杀出上官骏,一副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架势,在两人一番你争我夺之后,最终以两亿五千万的价格,上官骏从九爷手中抢走那块地,但是也就此拉开了与九爷的仇恨。竞拍结束后,上官

  • 我为神皇在线阅读第八节

    若兰的突变,令方颜无比激动,一双大眼一动不动地盯着若兰看,倒把若兰看得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启唇轻笑道:颜儿你看什么?娘还是你的那个娘啊,又没换成其他人。方颜伸出小手,轻轻触摸了一下若兰的脸颊,叹了口气道:娘,你要是永远这样就好了,唉,只可惜只有三天……是啊,只有三天,所以我们要抓紧时间。来,娘陪你到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