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种田小说 > 正文

[地缚少年花子君]养猫的我太难了在线阅读第8节

2021/6/12 1:34:07 作者:阿法 来源:晋江文学城
[地缚少年花子君]养猫的我太难了
[地缚少年花子君]养猫的我太难了
作者:阿法来源:晋江文学城
大家好,我叫八寻阳月,八寻宁宁的双胞胎姐姐。最近我与一只脾气似猫的怪异结缘了。这导致我不仅要时刻注意防范被猫挠一爪子,而且还要注意让猫远离我妹妹和(准)妹夫。反正,一句话总结:我太难了呜呜qwq*cp:阿司*第一人称*私设如山,人物ooc预警,时间线有部分打乱

危机来的往往出人意料的快,密道虽是被众人用石块封死,可他们封得住密道,却封不住这宁安方圆千里大平原上的游骑探马。

看着往这边逼来的游骑,宋刚默默的估算了一下“看火把只有四十来骑……控弓!一个都不要放走!”

“把弓收起来,只听马蹄,便有一佐。”

“少将军!”

“大人!”林霄此刻已经端坐在了马背上,哪里还有半点被砸晕的样子。

想来也是,陈雨棠一个小姑娘能把他砸倒已经很不错了,只是没想到林标统的情绪转变如此之快,令人乍舌。

林霄心里很清楚,平旷地区的斥候是最可怕的,他们分批拉网而进,而可以担任斥候的人非精兵不可,而一旦让一个人脱走,就将面对无尽的追杀。

林霄知道,在这种光线下,想要将游骑尽数射杀,根本就不可能。他从容的拔出了长刀“擎刀,杀出去。”

“长刀……”林霄把那个“刀”字拖的很长,于此同时他讲手中横刀斜指夜空,刀锋像流星一般暮然划下“出鞘!”

“怎么回事?!”滚滚铁蹄来得毫无预兆,漆黑的夜幕中如鬼魅般掠出六百余玄甲精骑,百余人的斥候队不可避免发生了骚乱,火把掉在了地上,映着凌乱的马蹄。

“这是造孽啊……”刘丹此时见到了令他永生难忘的一幕。

林霄口中刚刚蹦出那个“鞘”字,六百多铁骑融于黑夜,只见猩红战袍摇曳似火,声势却宛若雷霆。

接触的瞬间,刀刃寒芒闪过,刀尖血光绽放,二十多颗人头抛向空中,摔落在地上之后打了几个滚。无头尸体便从马背上无声无息的滑了下来。

“撤!快撤!回去报……”斥候佐领的话永远的烂在了肚子里,一支上了墨的羽箭凭空封住了他的喉咙,这一箭,成了斥候们溃败的开端。

林霄本来顶在队列的尖端,左冲右突之下却是冲到了斥候们的背后,他调转马头,从鞍包里取出箭矢不断激射出去,三石强弓,挨着就死,擦着就伤,瞬息间数人中箭,人仰马翻。

随着距离的接近,林霄背起弓拔刀而出,他是个将官,他崇尚没有悬念的战斗,但是他更喜欢身先士卒,用最快的速度和最强的攻击撕碎眼前的敌人。

何况燕辽军的骑兵早已经在围着斥候们绞杀,根本就不需要什么谋略和计策,他需要的,只是一种能把丧父之痛抛却的发泄方式。

而让人忘却伤痛最好的方法,就是搏命,就是那种生死一线,血顺手中剑的搏杀。

他一言不发的挥舞着手中长刀,横刀在他的手里仿佛一匹饿狼,但凡是敢接近他的人,都毫无疑问,尝到了狼吻的滋味。

最后一个斥候倒在了地上,刘丹才从震撼中惊醒“这不是战斗……这是屠杀啊!”

“嗒嗒……”血手顺着长刀的刃口溜下来,滴在松软的土壤上,林霄浑身浴血,他没有擦去长刀上的血迹,也没有去抹那满脸的血污。

他没有动,燕辽铁骑们也没有动,他们和他一样,勒住了马,静静的看着前方,仿佛是在等待着什么人的到来。

“哗啦哗啦……”

良久,刘丹听到前方紫溪浅滩上的出水声,那声音一开始还为不可闻,片刻后却成片响起。

“久闻燕辽铁骑,天下无人能出其右……”数千火炬尽起,万千甲士军阵阡陌,塔盾成枪,长枪如林,披坚执锐者陈列在前,强弓硬弩伺机而后。

一名相貌平平的将官骑着五花马立于阵边“前有万余披甲士,后有数千追兵,曹轩今日倒要看看,诸君如何从我澜沧军重围中安然脱身!”

“领江浣剑!天河饮马!”澜沧军士们用手中兵刃敲击着地面,牵动着众人的心跳,随着他们加快敲击的频率,众人只觉得一颗心要从胸中跳出来。

“全军听令。”林霄语气平淡,那薄凉的嗓音却给了人一种可靠的感觉,他又一次缓缓的举起长刀“燕辽铁骑……”

“天下无敌!”燕辽军士的呐喊中,林霄一拉马缰,像是用蛮力把马拉回了头一般“撤!”

仿佛是提前商量好了一般,燕辽军的骑兵们默契的回转方向,将协帝、刘丹等一众人护在正中,长啸而去。

曹轩看他们来去如风,丝毫不乱,却是苦笑一声“先携滚滚雷霆而来,后裹瑟瑟西风而去,呵,这位林少将军,还真是把我们澜沧军给看扁了。”

他身边的校尉有些犹豫“曹将军,我们要不要追上去……”

曹轩没好气道“两条腿追四条腿,追得上吗?”

“我军还有一千轻骑……”

“你也知道那是轻骑?如何与铁骑对抗?那雄骏的绝影驹又岂是领江矮脚马追得上的!罢了。”

曹轩倒也不贪功“他们后撤也只能是向西一段,之后折转从上游度溪,那里还有王将军,我们慢慢的跟过去便是了。”

这曹轩也倒是个颇有才华的将官,林霄一个校尉着实也是嫩了些,居然让他算得死死的,可是,此刻林霄的确是拿主意的人,可出主意的人并不是他。

刚到紫溪中段,刘丹便雷住了马“少将军,中游度溪。”

刘丹的话让林霄愣了一下“中游可没有桥,我军铁甲如何泅渡?”

“不需要桥,现在不是雨季,中游宽阔水浅,水流平缓,完全可以骑马渡河。”刘丹饱读诗书,满腹韬略,却不是那种只会抱着书本的人,他常游历四方,见多识广。

而从中游渡河这个方法,是他见镖局运镖所用过的,现在确实是派上了大用场。

“就依先生所言,全军从中游渡河。”

溪水较下游深了许多,不过也就将将漫过马腹,将骑兵们马靴上的血迹泡得淡了些。

夏日湿热,这紫溪中的清泉倒是清凉,令人精神一振。冯甘露这个忠心耿耿的老太监抄起了一把溪水,替协帝抹了把脸。

而此刻却没有一个人感觉到轻松,不光是为了追兵和堵截,更因为,这溪水让他们想起了一个人,这份清洌,像极了他的目光,是那般的平静温和。

“父亲大人……您……一天好日子都没过上……”林霄只觉得鼻尖发酸。

他仿佛又看到临别的那一刹那,父亲的刀尖顶在他的咽喉上,那佯怒的神色中,掩盖不住的不舍。在他的眼眶中,那难以启齿的柔弱,正在滚动着,似是要滑落出来。

“哥哥,我知道你比谁都伤心,但是你肩上挑着国家的命运……”陈雨棠不知何时到了他的身边“你是主将,谁都可以软下来,唯有你不行。”

说着,她低下了头“义父和父亲大人,他们完成了自己的理想,我们该为他们高兴才是。”

林霄何尝不知道这个道理,他也知道陈雨棠是在安慰他,只是,他失去了挚爱的父亲,他为人子,却连一滴泪都不能掉。

他咬了咬牙,想说些什么,可话到了嘴边,又咽了下去“我知道……可笑我七尺男儿还要雨棠来安慰……”

“如果我不关心哥哥,我还能关心谁呢?”陈雨棠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确似是一支待放棠花“这世上,我只有你这个亲人了。”

“亲人吗……”林霄默然。

“少将军,请放慢速度,回下游度溪。”刘丹的话语把林霄的魂给拉了回来“度溪?先生,我们这回去不是自投罗网吗?”

“非也,我们数百人马从中游渡河,曹轩的探马一定会发现,定会跟过来。”

说罢他指向了前方的灌木林“前方灌木稀疏,可通骑兵,是我军最佳的离开途径,这林子不闻鸟叫,不听蝉鸣。料想是曹轩心思缜密,在这设下一支伏兵,我军入林,必亡。”

刘丹的话将林霄惊出一身冷汗,铁骑进了灌木林,不管树木多稀疏,都是施展不开的,这时候杀出一支伏兵,后果不堪设想。

“幸有先生在此,全军,下游渡河!”传达将令之后,林霄又看向了刘丹“先生,学生还有一事不明。”

“不懂便问,不耻下问,方为成才之坦途。”

“先生,我们这度溪之后,又从何处回来?”刘丹纳闷的看了林霄一眼“谁说我们非得回到对岸去的?”

“我们不回去?那何故要度溪?”

“少将军,若是你统领那埋伏在林间的伏兵,见我军又要度溪回去,你会怎么办。”

林霄一头雾水“还能怎么办,当然是趁铁骑深陷浅滩之时杀出来,以箭矢长枪攻之,拖之,聚而歼……”

顺着刘丹的思路推敲,林霄恍若醍醐灌顶。

“我军弓强马快,那伏兵既然可以悄无声息的藏匿于林间,定是人数不多,此刻我军掩杀回来,这一马平川之地,以铁骑对步军,自是必胜,即便不得胜,也得生!”

“锦荣兄,你看到了吗……这便是你的儿子,一点就通……若是他能学会仁义,定是一个盖世英雄。”刘丹伤怀了片刻,战马的前蹄已经又一次踏入了冷冽清凉的紫溪……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无良校草的孤傲女神在线阅读第4章

    六月初八,流云山庄和晋王府都一片张灯结彩。云城的街道早就被严查,今日晋王为其子宁南世子迎娶世子妃,当今皇上和前长公主亲临,给足了晋王面子。整个云城的百姓沉浸在一片欢庆和喜悦中。要知道,他们可是沾了晋王的光,云城虽距京城不远,可从未听闻有皇帝亲临过,如果运气好,他们还可面见天颜,那是多大的福气?迎亲的

  • 至我们在首尔的青春岁月在线阅读第9节

    “小姐,你没事吧!”坤子走近缩在角落差点遭遇不幸的女子说道。“没…没事!”那个被叫做龙儿的女子说道,声音极为好听,“多谢先生相救。”女子理了理身前被撕碎了一小块的衣裳,抬起头看向坤子。在四目相遇的一刻坤子愣住了,那是一张多么漂亮的脸啊!一头乌黑柔顺的长发随风飘舞着,两只不大不小的眼睛灵气逼人,鼻梁细

  • 我吃掉了整个地球在线阅读第8节

    “你们……”“嘘……”小天向她做了一个手势,“你放心,他现在看不到我们,就让他在这里自己玩儿吧,我们现在就带你出去。”女孩将信将疑地跟着两人向外走去,而那个沈飞却真的像是没有看到一样,还是自己在那里狂跳,甚至不停地用自己的身体都碰撞着房间里的一切,尤其是下半部分……小天临走之前回头看了一眼,冷冷哼了

  • 美人在何方在线阅读第4节

    “你还有脸回来,昨晚上你去哪里了?!”一见到宋暖,褚俊轩的母亲江文燕就重重拍一下桌子,大声道,“竟然出去偷吃,宋家真是好教养!我们褚家是有头有脸的世家,岂容你这般败坏名声!你既然嫁进来,就是褚家的人,来人,上家法!”“等下。”宋暖不卑不亢,“在请所谓的家法之前,我应该还有申诉的权利吧?”“你还有话要

  • 我在大学修仙在线阅读第3节

    唐墨时的动作太猛,夏凉只觉得自己脊背撞的生疼,她惊醒回神,手脚并用地去推身前的男人,“唐墨时!你这是做什么?”“我做什么难道你不知道吗?你不就希望我对你这样吗?!”大力的抓住她乱推的手,唐墨时用身体压制着她,扑在她脖颈处的气息逐渐沉重灼热,“怎么?勾引我不成功,连闺蜜都利用上了?”他沉冷的盯着不知所

  • 我老婆是东方淮竹之意外的亲事(2)

    她自问杨昭君没一处地方是比得上自己的,就因为是个嫡女,自己就这么一直被她踩在脚下。她不甘,况且,苏三公子是江南才子之首,杨昭君那个无才无德的女人,有什么资格配得上苏三公子!但是,这里没有她说话的资格,她只能揉着自己手里的手帕,紧咬着自己的下唇。“爹爹,姐姐恐是还没睡醒。”杨若柳出声提醒,但意却在告诉

  • 一切从超神学院开始在线阅读第10章

    尚戚不想让宁初心你与自己之间有任何的隔阂,所以主动找宁初心谈一谈.“初心,我有话想跟你说,尚戚跟宁初心说,语气中还是有些担忧.“恩,宁初心不知道是什么事情,但是宁初心能够猜测到,好像是跟刚才女佣们讨论的事情有关系.宁初心能够看出来这件事情应该很糟糕,尚戚眼中有些不安.两个人到了宁初心的房间,都坐下来

  • 世界树之二次元管理者之旧事重提(7)

    “什么意思?就是一直跟他讲话他就会醒过来吗?”沈奕可眼睛一亮似乎看到了一丝的希望。“也可以这么说吧!我曾经看到这样的一个案例,在美国有一个人因为车祸伤到了大脑,一直属于重度昏迷的情况,其他的生命特征都是正常的,可是就是一直醒不过来,连他的主治医生都找不出到底问题出现在哪里,渐渐地,许多的人都放弃了,

  • 学霸大魔王之第二章

    “银杉,我不是叫你不要到这里来的吗?哥哥练好了自己就会回去的。”卓天凡笑着抱起面前的小姑娘,小女孩脸蛋红扑扑的,扎两个羊角辫,很是可爱。“哥哥,七叔急着找你,似乎有急事呢。”卓银杉兴冲冲道:“而且,人家也想看看哥哥。”七叔就是把卓天凡和卓银杉捡回家的老者,不过就是傲雪山庄的一个老铁匠,傲雪山庄的一个

  • 人道轮回之结束遇见开始2

    简凌易看林天星一副受打击要晕过去的样子,又不断地蹂躏自己的脸.微笑解释道:“他是我哥,简凌风.我简凌易.我们是双胞胎.你还活着,眼睛也正常.“是你救了我.本想着求证的,但却是肯定的态度.看了眼简凌易,再对上简凌风打量的目光.两个一模一样的人.甚至身高都几乎不差.可仅仅是看着,竟能感觉到他们的不同,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