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言情 > 正文

回首是万年在线阅读韶华白首

2021/6/12 2:04:14 作者:永远的黑白屏 来源:纵横中文网
回首是万年
回首是万年
作者:永远的黑白屏来源:纵横中文网
我们是否在被一点点的侵蚀~

走出了荒古禁地,众人终于可以休息一下,商议出去后的事情。庞博粗中有细,一直紧盯刘云志三人,见他们鬼鬼祟祟,忍不住站起身来,绕进不远处的树林中。

不多时,庞博走回,在叶凡耳边说了几句。

叶凡本来想让风稚回避,毕竟接下来说的话题有些不适宜。风稚闲闲坐在一块石头上,笑道:“要回避我做什么?难道不是刘云志他们三人贼心不死,你想要斩草除根这件事?”

叶凡摸了摸鼻子:“这不是怕你害怕嘛!”

庞博接口说道:“实在不想破坏我跟叶子的纯良形象啊。”

“人之常情,我怎么会不理解。”风稚说道:“这个世界也许有佛陀神祇,有我们不理解的力量。刘云志他们三人对我们恨意已深,如果逃脱这里,万一得势,早晚会是祸害,那时候麻烦就大了。”

“与其到时候亡羊再补牢,不如趁现在,彻底避免这种事情的发生。”叶凡站起身来,说话时云淡风轻,却已经决定了三人的未来。

之后一切不用赘述。刘云志他们商量害人计,反被庞博录了下来,当着众人的面播放出去。叶凡此刻已站在理上,懒得再理会刘云志几人的狡辩,对他们所有挣扎辩驳都以一力破之。单手抡起铜匾,像是抽一个稻草人一样,将李长青抽得临空飞起,横飞出去足有四五米远,可想而知有多么大的力道。

后方众人也暗暗咋舌,觉得叶凡还真是配得上“野蛮人”的称号,这力气实在是大得出奇。

而后铜匾再度对上金刚杵。金刚杵虽然有微弱的神力流淌,但是却根本挡不住叶凡的恐怖力道。“当当当”三声巨响,刘云志被叶凡生生砸趴在地上,双臂都似乎折了,不断痉挛。金刚杵滚落在一边,被叶凡收起。

叶凡干脆利落,面对劝解的众人,道:“其实我并不想这么做,但是给他们一条活路,就等于为我自己开启了一条死路。但是,”叶凡忽然又转口道:“但是大家既然都不希望同学间自残,那么我听大家的,再给他们一次机会。”

庞博一听这话顿时不干了,叫道:“还给他们机会?难道等着被他们害死?”

叶凡摇了摇头,别有深意看了庞博一眼。风稚插进话来:“好歹四载同窗,庞博你要理解。”

庞博尽管很不甘愿,但他对叶凡和风稚都挺了解。一个绰号“叶黑”,该坑人时绝不含糊。另一个更是心狠手辣的,从不会滥发好心。见两人都这么说,只好不甘不愿退了一步。

刘云志被叶凡拎在手中,并没有看到身后洞崖内的虎|穴,和里头的两只虎崽,并不清楚叶凡为什么会突然改口,只是不断庆幸总算可以活下来了。

很快,刘云志、李长青和王艳都被捆得结结实实,在叶凡的要求下,三人的嘴也被堵起来。叶凡拎起人几步来到洞崖前,而后直接将之扔进去。当庞博与张子陵来到近前时,也不由目瞪口呆。庞博的不情愿顿时一扫而光,险些大叫起来,他可总算明白叶凡先前为什么会改主意了。

“呜呜····”刘云志的脸当即就青了,拼命想要大叫,但却只能传出呜呜声,根本喊不出来。

几人扔完人立即建议上路,因为此地实在不可久留。众人匆匆走出去两三里路,身后那停歇处便传来了惊天动地的虎啸声····

众人勃然变色。庞博与张子陵对视一眼,知道刘云志他们算是完了。而其他人则十分担忧。几乎才走出荒古禁地就遇到大型猛兽,如果再向前,还不知道会遇到什么呢。

“躲过鳄祖,历尽凶险,穿行宇宙,才终于来到一片有生命的世界,但却在这里丢掉性命,真是不值与可叹。”周毅回望之前的来路这样说道。

虎啸声仍旧不绝传来,庞博大步向前走去:“他自己一直在找死,就怪不得别人反击。”又瞥了周毅一眼:“与其感慨他的境遇,不如赶快赶路要紧。”

“快走!”其余人变色。此地决不可久留,有凶虎盘踞于此,附近都是它的领地。一众人埋头赶路,又冲出四五里之后,才长出一口气。

此地安静,没有动物活动,毫无声息,几乎让众人以为回到了荒古禁地中。众人心中凛然,再向前走出两千多米,周围古木渐渐稀疏,露出一片较为平整的山地,泥土坚硬,寸草不生。

“前方黑压压一片,那是什么?”

“似乎是····一个巨大的黑色湖泊。”

此地巨石横陈,挡住众人视线,直到这时才看见前方景物。黑色湖泊横在前方,寂静如铁块,没有一点波澜。最让人吃惊的是它的颜色,像是墨汁一样,黑得渗人。

“现在我终于明白,世上真有恶水。”众人心惊肉跳,直觉得这里十分不祥。这时候不远处又有铿锵声响,定睛一看,竟是一头恶兽。长不过三米,高不足一米五,头上生有九支尖锐的角,阔口巨齿,狰狞凶煞。它不断翻滚,竟然将一块长达十几米,高七八米的巨石撞翻进湖中,这种巨力实在骇人听闻。

这头闻所未闻的可怕蛮兽,一望就知凶狂无比,光是远远看着就让人阵阵心悸。

风稚目光不知为何竟比以前好了很多,隔了很远看过一眼就看出来这凶兽是在蜕皮,皱眉道:“快走,趁着它在蜕皮,我们赶紧离开此地!”

众人不敢停留,加紧离开,总算有惊无险绕过这片黑色大湖。身后那低沉而又痛苦的吼叫声渐渐远去,直至消失。

再次翻上一座矮山,眺望远处高峰,那里的建筑物愈发清晰了,规模很浩大,殿宇连绵成片,像是天上宫阙坠入了人间。

“我怎么感觉身体在发热····”一名女同学有些不好意思地跟另一名女同学说道。

“我也有这样的感觉。”

就在这时,所有人都发现了异常,浑身的皮肤红得可怕,像是要滴出血来一般,每一个人都感觉灼热无比,身体内像是有一道烈火在燃烧。

风稚摸了摸额头。他一路上都有些不舒服,还以为是发热,谁知道这时候居然也炽烈起来,皮肉灼痛,像是被放在烤箱中蒸烤一般。他惯于忍受疼痛,此刻仍忍不住低低喘出声来。

“我···受不了····好难受!”一名女同学痛苦无比地蹲在了地上,叫道:“好痛啊,血肉像是要干涸了一般···”她无法自控,涕泪长流倒在地上,不断的翻来滚去。

接着第二名、第三名同学无法忍受,浑身血红,有丝丝血迹从皮肤渗出,翻倒在地痛苦长号。

“这到底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所有人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在这一刻没人可以站立了。叶凡踉踉跄跄拉住跌坠下去的风稚,尽管他看上去也很不好,身上沁出一层血沾湿了衣服,还是把风稚拉到怀里,尽量护住他的头,天旋地转滚下山,勉强将近乎昏迷的他轻轻放到地上。

庞博已经痛的有些迷糊了,一脚踩空也摔了下来。所有人挣扎、哭泣、翻滚、大叫,近乎绝望。他们身上缭绕上一层血气,像是有血色的火焰在燃烧。这是一种非人的折磨,像是身处炼狱中。最后,剧痛让所有人都昏死过去,再没有一个人可以保持神智的清醒。

不知过了多久,山地才渐渐宁静下来。

两个小时后,仰天躺在杂草丛中的叶凡第一个醒来,天空一片湛蓝,周围有虫鸣鸟叫。他快速坐起来,身上不再有疼痛感,甚至精神饱满,通体舒坦,像是有无穷无尽的精力可以发泄。

但是他很快发现了异常,身上的衣服变大了,套在身上稀稀松松,完全不合身。他从宽大的衣袖中伸出自己的手,当看到的一刹那,向来很从容的他顿时惊叫一声,这还是他的手掌吗?足足小了好几号,非常莹润,根本不像一个成年人的手掌。而且曾经滚下山时擦破磕破的伤口都不见了,完全看不出来曾经有过受伤的痕迹。

叶凡快速站起来。他的叫声惊动了庞博,揉了揉双眼,见到叶凡顿时露出惊容:“小屁孩你是谁?你怎么穿上叶凡的衣服了?”

说到这里他似乎也感觉到不对,这声音明显不像一个成年男人的,非常稚嫩。庞博一骨碌翻身站起,紧跟着如同见了鬼一般大叫起来:“我的衣服怎么变大了···不对,是,是我变小了?”他顿时望向叶凡,结结巴巴道:“你·····你是叶凡?”

看着不远处的庞博,叶凡也是一阵发呆。然后他才想起来什么似的,连忙转身去找风稚。

风稚就在他不远处,果不其然,风稚也变小了,十一二岁的年纪,非常稚嫩青涩。但是却没有转醒,还在沉睡着。但是看表情,并没有痛苦,只是长眉微微蹙着,像是梦见了不好的事。

叶凡至此才放下一颗提着的心来。

“我们这是怎么了?”庞博几步来到叶凡身边,激动地又喊又叫,他实在是被刺激到了。

“我想····我们可能是返老还童了。”叶凡其实也不明所以,只能做出这样一个判断,如今他们三人都一副稚嫩的样子,与先前相比天壤之别。

庞博还不可思议地在自己身上乱摸,叶凡已经收拾好心情:“快去看看其他人怎么样了。”

叶凡背上风稚,叫上庞博一起向山上走去。来到山顶,两人顿时呆住了。庞博大叫道:“这帮暮气沉沉的老翁还有老妪到底是谁啊?”

眼前所见,差点让两人石化。十几具躯体横七竖八的躺了一地,放眼望去,白花花一片头颅,一个个皮肤皱褶,苍老无比。但是这些人又确实穿着熟悉人的衣服,说他们七老八十都不为过,实在是衰老得不像样子了。

“他们····不会是周毅、王子文、林佳、李小曼他们吧?!!”

弹指红颜老,两人口干舌燥,如泥塑木雕一般呆住了。

叶凡看着十几个白发苍苍的老人,久久的说不出话来。那些绝对是熟悉的同学,但却全变成了这个样子,实在有些吓人。

庞博也是目瞪口呆,有些后怕和心悸,要是他也变成这幅样子,现在怕是连想死的心都有了。不过还好,在场众人虽然容颜衰老,总算还有呼吸,并没有死去。

而在一群白发苍苍的老人中,庞博又发现了草丛中的柳依依。她看上去衰老得并不厉害,虽然脸上也有些皱纹,但是比起其他人来说,已经好很多了。而在古树下的张子陵被叶凡发现时,也是一样,看起来四十多岁的样子,像是突然丢失了一段岁月。

“帅气的子陵变成了大叔。”

“总比变成子陵大爷好吧。”

叶凡与庞博小声嘀咕了两句。

不多时柳依依醒来,看见叶凡与庞博的样子,顿时吃惊地张大嘴巴。很快张子陵也醒转过来,当明白自身状况后,他忍不住大叫一声。由一个风华正茂的青年变成一个相貌敦厚的大叔,任谁也无法接受。

“依依子陵不要激动,看看他们现在的状况你就平衡了。”

叶凡他们让开视线,张子陵见到周毅、李小曼他们就呆住了。他发现没有最悲剧,只有更悲剧。

在场十几人,叶凡庞博与风稚返老还童,柳依依跟他老了将近二十岁,其他人更是都化成老翁老妪,形体衰败无比。

叶凡与庞博互相看了一眼,两人瞬间想到那种晶莹剔透的红色果实。

“到底是什么力量,剥夺了他们的青春与生命力?”庞博心有疑惑,百思不得其解。

“大概是荒古禁地的原因。”风稚在这时醒转过来,咳了两声,回答说道:“也许是某种诅咒的力量。如果不是我们采食过那种果实,大概也会变成他们现在这幅样子。”

“你醒了,感觉怎么样?”叶凡问道。

风稚从他背上滑下来,声音十分稚嫩:“刚醒,感觉还不错。”他身上的衬衣空荡荡垂下来,衣摆垂到膝盖,看起来像个偷穿了大人衣服的孩子。风稚卷起袖子,“手上的伤口都不见了,”又摸摸唇角,沿着手骨一寸寸捏下去:“伤口愈合,并且没有任何受伤的痕迹。”

为自己捏过骨,风稚又去捏叶凡的:“那时候我其实不大清醒,像被火焰在灼烧一般。如果不是你,我这样滚下去肯定要吃一番苦头。”

叶凡笑了笑,伸展手臂任由他把骨头一块块捏过:“你别谢我,身体本能而已。”

叶凡和庞博都叫他检查过,身体十分健康肌体晶莹强韧,完全没有半点暗伤。

又过了段时间,众人相继醒来,山顶上顿时响起一片凄厉的叫声,闻之让人发毛,随后呜呜的哭声此起彼伏。未老先衰,韶华白首,这简直就是世界上最悲惨的事。二十几岁正是风华正茂的时候,转眼间却白发苍苍,这让他们情何以堪,简直痛不欲生。

周毅摸着自己褶皱的皮肤仰天怒吼,王子文也哆哆嗦嗦查看自己情况。他双目浑浊,眼袋足有鸽卵那么大,苍老无比,颤声道:“我不相信·····”

“啊·····”林佳近乎崩溃,她的尖叫声将深林中的飞鸟都惊得四散飞逃。

容貌是女人的第一生命,尤其漂亮的女人尤其在意自己的容貌。像她这样天生丽质、妖娆性感的女子,突然间发现自己雪白的肌肤失去光泽,变得粗糙不堪,那比杀了她还要难受。

另一边,李小曼也是如此,痛苦得恨不得自杀。如果说她从前是一朵清丽出尘的莲花,那么现在连风干的莲叶都算不上了。满头青丝变白发,黯淡无光泽,枯败如杂草,皮肤更是褶皱松弛,双眼浑浊,满脸沟壑。

看到叶凡走来,李小曼顿时尖叫:“不要过来!”她的目光扫过一边端坐在地上沉思的风稚,几乎不可遏制地露出一丝痛恨和恶意来,以手蒙住面孔,不断哭泣,将头埋在了双膝间。

叶凡止住脚步。

他并不意外李小曼会露出那样的目光。当年社团演出,风稚女装,一夜之间就近乎玩笑地将她从校花榜上挤下一位,变成了第二。再看现在,一个返老还童,十一二岁的稚嫩少年,肌肤雪白晶莹,毫无瑕疵,容貌青涩美丽几乎分辨不出男女。另一个却鸡皮鹤发,浑身褶皱,苍老至极。这么大的对比,如何不让人心中生出怨恨。

叶凡没有走过去,避免刺激到她,大声对众人劝慰道:“不要绝望,这个世界上连神祇都存在,还有什么不可能,肯定有解决的办法。”

山顶上一片愁云惨淡,很多人痛不欲生。尤其看到叶凡他们三个十一二岁的少年,实在是一种莫大的刺激,这般天壤之别的对比,让人心都在滴血。

“oh my god,上帝····你大爷的!”凯德出离愤怒,说话居然一下子顺溜无比。

“别激动,”庞博过来假惺惺的安慰道:“和心爱的人一起慢慢变老,是世上最浪漫的事。”

凯德当时就哭了,像个孩子呜呜个不停,道:“我又没有···女朋友,一点也不浪漫。”

庞博顿时一怔,瞟了李小曼一眼,而后什么也没说,走向其他人。

“叶凡你们为什么没有变老?”周毅最先冷静下来,死死盯住叶凡,问道。

众人也全都望过来,想要知道原因。林佳哀求道:“叶凡你实话告诉我,如何能恢复青春,你们是怎么做到的?”

对此叶凡只能安慰,给她希望。那种奇异的红色果实已经食完,那里还有什么其他办法。

“离开这里····去那片仙宫!”周毅不是闭目待死的人,颤巍巍站起来,指着远处那座高山。那里宫殿连绵成片,宛如仙宫降临尘世间。如果说现在还能有什么办法帮助他们回复,那最有可能的地方,就一定只有那里!

众人相互扶持,向山下走去。很多人身体老迈,行动非常迟缓。叶凡、庞博、柳依依、张子陵不得不跑前跑后的照顾。

风稚对人冷淡,跟这些人也不熟悉,那些衰老的女同学对他更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敌意。便没有去做好人,只是慢慢跟着大部队走着。

“周爷爷、王爷爷,我扶着你们两个走。”庞博走在中间,左手一个,右手一个,十分恶劣。王子文发出一声苦笑,周毅则面无表情。

不知道为何,李小曼选择让叶凡扶着,但在路上却什么也没说,只是在不断流泪,最终差点哭昏过去。

“不对,怎么还隔着一座山?”风稚首先停下来。

叶凡还有其他人都察觉到了不对劲,明明只隔着一座山,翻过去却再度隔了一座,像是从没发生过变化一样。再次眺望,再次前进,再次翻过一座山,但最终还是如此。这时,所有人都明白,那大概是一个永远无法接近的海市蜃楼。

突然,一股腥味扑鼻,林木摇动,一头足有五米高的凶兽扑出,利爪寒光闪闪,直向众人扑来。前进方向,赫然就是走在人群中的风稚!

叶凡反应奇快,冲上去一把将风稚推开。“砰!”手持金刚杵与那只寒光闪闪的利爪碰在一起,当场将那爪子砸得弯曲,一看就知道是彻底骨折了。

所有人都是一呆,还以为是这金刚杵神性未灭,还有威能。却不知叶凡心中也震惊得很,因为他清楚,这金刚杵最后一丝神力已被刘云志耗尽,眼下是全凭他身体的巨力才造成这一击的结果。

他很清楚,如果是原来的他,根本不可能有这么大的力量,但自从不久前返老还童,他就感觉浑身精力澎湃,似乎有裂虎、掷象的神力!

叶凡现在神力惊人,速度迅疾,很是干脆利落地将凶兽砸死。众人目瞪口呆,简直不敢相信这一切。一个十一二岁的稚嫩少年,看起来更加清秀与文静,但是力量达到了骇人听闻的地步,居然将如此凶兽都打死了。

此番突遭险境,总算有惊无险。众人议论一阵,还是不明白叶凡为什么会有如此力量,内心既羡慕又嫉妒。

天色渐暗,众人不死心再度翻过一座山峰,发现与那片天宫之间依旧隔着一座大山,距离始终不变。此刻在,所有人终于失望,决定不再朝那里前行。

但就在这时,,天际突然出现一道彩光,犹如惊天长虹划空而过,在黯淡的天空中格外。

醒目。

“那是·····”

所有人大吃一惊,那道虹影里竟然有一道人影,居然可以纵横天上,御空而行,那绝不可能是凡人!

“刷!”那道虹芒突然调转方向,刹那间向他们这个方向飞来,速度之快令人咋舌,犹如一道彩虹横贯天际,眨眼而至。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穿成A也是会被咬的!之天道意识算什么?打不赢就叫家长(4)

    “嘭!”恐怖的反弹之力自手中涌来,李玄元直接被弹飞,可代表着天道意识的那根时间线,竟然纹丝不动。“叮叮叮……”伴随着突如其来的金玉之声,沿着那道时间线,一道浩大恐怖的惊悚气机,突然把李玄元锁定。“噗!”现实之中,李玄元的肉身吐出一口金黄神血,他的神魂和肉身,都被恐怖的力量所冻结,连时光都近乎停顿。原

  • 我磕了我自己的cp[娱乐圈]第一章在线阅读

    今年京城里发生了一件大事儿:在近六十年的太上皇退位了,原本大家都不看好的继后之子成了新君!当禅让大典举行的时候,绝大多数的臣子都跟梦游一般,就是禅让大典结束了,臣子们还没有反应过来。另外一件事情,就是一等将军贾赦的幼子敲了登闻鼓。因为这娃娃才五岁,所以连那些太监侍卫们都下不去手,只让这孩子滚了针板,

  • 网游之领主的游戏第一章在线阅读

    斯戈尔王国烽烟四起,叛军包围了皇宫,国王被杀。月色下一行十余人的钢甲骑士簇拥着中间的一辆马车,快速的向东南方向奔驰,娴熟的控马技术,和优秀的战马,让他们即便是在漆黑的夜色之中,依旧策马扬鞭,奔跑如飞。一看就知道,这绝对是极为优秀的武士。只是所有人都是目光凝重,带着担忧的神色。正在他们飞奔的时候,突然

  • 穿越之人情冷暖在线阅读第七章

    “哥哥大人。”在谷崎润一郎进入家门的一刹那,直美扑了上来,勒住了他的脖子,请一只手自觉且不安分的从脖//子向//下//摸//去。“等,等等一下直美,啊~”其他人习惯省略。“敦,我要蓝莓曲奇。”窝在沙发里的江户川乱步转过头来。“是。是。”敦感觉自己快要负债累累了,也不想深思乱步又是怎么看出来的,反正那

  • 快穿影视之人生无憾在线阅读第八节

    陈柏屹所在的依兰峰,在宗门主峰的右侧,这个峰头并不陡峭,也不很高,峰上种满了花草,看起来就像世外桃源一样美不胜收。沈若昀去的时候,守门的道童用很诧异的眼光看着她,似乎在诧异这个穿着灰扑扑,眼睛哭得又红又肿的外门弟子,怎么会找到依兰峰来。沈若昀毫不在意门童的眼光,她的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借药。门童反

  • [文豪野犬]祭天之后我竟然穿越了血海深仇不敢忘(求收藏)

    这时,叶天恐惧的声音上升到了极致,才目暏了父母被杀的情景,又见狼群头上的毛发耸立起来,血盆大口不停的流着唾液,锋利的牙齿显得闪闪发亮,饥饿的狼群不停的发出闷沉嗷嗷的长叫声,向他们六人方向围来。“令叔叔,我害怕……”,叶天不自禁的全身瑟瑟发抖。令镖头众唰的一声,拔出龙门大刀,把叶天少爷围住,大声喝道:

  • 王妃养成计划在线阅读第二章

    这声音落下之后,众人都不由的朝着声音方向看去,想看看这是谁到了。不过当众人看到秦飞出现后,无论是宁家的人,还有楚云,先是一愣,旋即不由的大笑起来,嘲讽之声不绝于耳。本来宁如雪心中涌起了一丝希望,可是在看到是秦飞之后,再次陷入失望之中。在整个宁家,就连一条狗都比自己老公地位高,而秦飞的答应不答应,又能

  • 绿色樱桃[娱乐圈]在线阅读第2章

    《荒野求生》拍摄现场。白锦禾仰起头,眯起眼将苍翠的穹顶扫视一圈,挑唇轻笑一声,捻搓着手心里的石子,将剩余的几处位置确定之后,稍微掂量着手。这时,他低头睨了一眼坐在树下的人,对方霎时打了一个激灵,紧接着,他翻手扬起,石子一一射进高耸入云的古树中,瞬间发出阵阵“砰砰”地炸裂声。树下的人被汗水洗得脱妆,眉

  • 星际女配在线求生在线阅读第七章

    顾乔媛看着台上光鲜亮丽的沐御决,笑容像阳光一般,照亮台下疯狂呐喊的粉丝的心。不禁想着,如果以后自己也能成为大家喜欢的,充满阳光正能量的明星,那么霍暮辰是不是就会多看自己两眼,而不是动不动就和那个一线演员阮语飞三天两头的传绯闻。想得真入神。电话想了,电话那头的是顾乔媛的爸爸,顾强元。“我的宝贝女儿,在

  • 冰鳞龙皇火凤妃之放弃(8)

    清晨的寒凉总能透过身体外的保暖衣物入侵心里。如果已有一顿热腾腾的早餐为你做好,那应该能稍稍抵挡住那股外来的侵略。江靡已经从楼下的早餐铺买好了两碗花生汤回到家里,他看着还窝在床上呼呼大睡的女朋友,便又默默做起了昨晚他女朋友想吃的火腿煎蛋三明治。鸡蛋在热油中噼啪成型,煎到七分熟,两个漂亮的荷包蛋便可出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