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小说 > 正文

狐妃当道:腹黑王爷劫个色之输(2)

2021/6/12 1:54:01 作者:顾北离 来源:掌阅小说网
狐妃当道:腹黑王爷劫个色
狐妃当道:腹黑王爷劫个色
作者:顾北离来源:掌阅小说网
传闻:莫世子风华绝代,顾盼生姿,却活脱脱是个纨绔子弟,不学无术,斗鸡走狗,娼楼妓馆,她玩的不亦乐乎。他说:不过一个无赖断袖罢了。断袖!?世子怒,断袖你妹啊!爷一个黄花大闺女,怎么就成断袖了?!他是南明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摄政王,文可安邦,武可定国,杀伐果断,人皆敬畏。当假男人变成真女人,当纨绔世子谋上傲娇摄政王,斩他桃花,吃他粮!使出浑身解数,某男却岿然不动。“本世子貌美如花,日日跟在你身边,你都不为所动,难不成你……”某世子一脸嫌弃的看着某位王爷。她这是什么眼神?王爷大怒,挑起某世子的下颚,挑眉

连日来的大雪为紫禁城的每一个飞檐翘角都覆上了一层银白,树梢枝头也都结起了冰棱子,天气冷得出奇。

御书房中,地龙烧得极旺,熏香袅袅,胡元弯着腰踮着脚送上一盏香气四溢的热茶,不敢扰了君王半分。

纪焕睇了一眼那雾蒙蒙散着热气的茶盏,倏而开口问:“叫去查的事,可有结果了?”

掌着生杀予夺大权的男人这话说得格外轻缓,像是饶有兴味的样子,胡元心中一咯噔,头已习惯使然地低了下去。

“禀皇上,查清楚了。”

“酒是恕娘娘送去的,里头掺了少许前朝禁药。”

前朝禁药,那可不容易弄到手啊。

御书房中足足静了半盏茶的功夫,纪焕神色莫辨,最后扯了扯唇角,弯出一个嘲讽的细微弧度,“她竟有这样的胆子。”

占了这偌大的后宫中唯一的妃位,封号又是一个恕字,自是泼天的富贵与尊荣,可伺候万岁爷的老人都心照不宣,那位恕娘娘之所以能在后宫站稳脚跟,不过是长得与太子妃五六分相似罢了。

可即使是这样,这位恕娘娘却也近不了万岁爷的身,好在生了一颗七窍玲珑心,又极会利用自己的优势,这才可以保住明面儿上的荣光。

只是这次怎么敢犯下如此大事?

纪焕起身,衣襟袖口处绣着的金龙张牙舞爪狰狞生威,他粗砺的食指按在小臂之上,昨夜她被用了禁药,两人又都是毫无经验无甚章法,难免孟浪些。

她一张小脸煞白,被死死困着,娇侬软语声声燕啼,勾得他根本歇不下来。

想到这里,纪焕目光又逐渐柔了下来。

“说说,东宫的事。”他言简意赅临窗而立,半边脸浸在外头的岑白雪光之中。

袅娜而起的熏香在空气中弥散,胡元上前几步禀报:“回万岁爷的话,奴才今个儿清晨押了原在东宫伺候的几人问话,从他们口中探得,大姑娘嫁入东宫后事事如常,只是与废太子分塌而眠三年,就是平素节日里,两人说话也是寥寥几句结尾,不欢而散。”

纪焕拢在袖袍下的手掌紧了又松,面色岿然不变,只是到底被几句乱了心绪。

胡元接着道:“有几回,迫于皇太后施压,急着抱皇孙,废太子曾有意与大姑娘促成好事……”

说到这,胡元不得不硬着头皮将话说完,“只是大姑娘性子摆在那,几回都想法躲了过去。”

这才留住了清白之身。

纪焕坐在紫檀木椅上,像是极疲惫般阖了眸子,如同一条深渊潜伏的恶龙,浑身的鳞与爪都泛着浓重的寒光。

案上的茶还泛着森白的热气,纪焕突然开口,问:“后位尚空悬,你跟在朕身边也有许多日子了,依你所见,谁能担此位?”

胡元一怔,愣是半天没有说话。

这位主才登基便有大臣联名上书请求立后,可后宫妃嫔本就少,居妃位的都仅只有一位,皇上更是提也没提起过这件事。

这昨日才见了废太子妃,今日就有了立后的想法,若说只是巧合,他是怎么也不信的。

胡元心里忽然生出一个荒诞的想法。

许是他的表情太过诧异微妙,纪焕皱眉沉声:“罢了,问你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朝中局势未稳,这事不急,缓着点来。

他们未来时间还那么长。

相比于这个,有一人需得先处置了。

“陈氏使用禁药秽乱宫闱,德不配位,禁足期间……”纪焕话锋陡转,狭长的剑眉一挑,挑起簌簌寒雪。

“暴毙身亡。”

简单一句话便定了生死,胡元不敢多言一句话,手臂上激灵灵起了一层的细疙瘩。

===

陈鸾又回到住了十几日的甘泉宫里,巧云细细观察她的神色,又呈了几碟子精美小巧的糕点到小案几上,轻声道:“姑娘先吃些糕点垫垫肚子罢,今日雪大,约摸着午膳会送得迟些。”

一身都裹在雪白狐大氅里妙人儿盯着窗外被雪染上颜色的亭子出了神,只露出一张潋潋芙蓉面,巧云见她无动于衷,才想着再劝几句,便见着了陈鸾那双水晶般的眸子,含着水,也浮着红肿,那些轻飘飘的宽慰话便再说不出口了。

陈鸾想起昨夜的荒唐事,纤长而密的睫毛便颤巍巍扇了几下,最后狠狠闭上。

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呢?

她尚在闺阁中时,对纪焕曾是一腔情深,这事在京城中不算什么秘密。

年少那样欢喜的一个人啊,哪怕她碍着名门望族礼仪嘴上断断说不出口,心底也是那般认为的,他们青梅竹马,合该在一起的。

只是被陈鸢蛊惑着决意嫁入东宫的时候,这些年少的一往情深与旖念都尘封于土,不再提念了。

哪怕纪萧不得人心,昏庸无道,连带着自己也被镇国公府当做弃子,兵败之后被囚于大牢,在她心中,也翻不起半层风浪。

心死如灰,自然是没有那许多的爱恨痴怨的。

可昨夜的事,到底太过荒诞不堪。

她怎么也是废太子之妻,占着太子妃的名分,这样的事,但凡泄露一星半点出去,便是惊天的丑闻。

就是死后,被人们提起,也是要被戳着脊梁骨骂的。

身子处处皆是酸痛,陈鸾姝艳的眉眼拢着寒烟,直到离着久远,瞧到了那浩浩荡荡的仪仗队,为首的女子一身素淡的青色小袄,嘴角抿着若有若无的笑意,身侧的宫女低眉顺眼为她执着伞,自己湿了大半边衣裳。

那女子似也注意到了陈鸾的视线,身子微微一侧,站在茫茫雪色中,隔着几条走道冲着她抿唇露出淡淡的笑意来。

这一笑间的风情,竟有五六分神似了陈鸾。

巧云这时候也看见了这幅情景,瞳孔一缩,极快地附在陈鸾耳边叮嘱道:“恕妃娘娘估摸着是听闻了些什么,若是待会子说了什么,姑娘且忍着些,日后定有机会解了这般困境的。”

毕竟这位的身份也曾是顶顶尊贵,如今见了庶妹,倒要反过来行大礼,就怕她心高气傲受不得气,最后吃了亏。

可似乎无需她劝,美人素手抚上贴着还未来得极摘下的窗纸,细细摩挲半晌,唇畔竟漾起一两缕笑意,生生冲淡了凛冬寒意。

陈鸢才行至门口,守在这院子里伺候的宫女太监皆是跪了一地,外头风寒曳曳,隔着一层素色流苏珠帘,嫡姐庶妹自出阁后头一次相见,身份已是天差地别。

黛青色的宫装瞧起来大气,宛若莹白中一抹嫩绿冒出了头,陈鸢美目一扫,将屋中一切收于眼底,她慢条斯理取下外头罩着的披风,冲着巧云等人道:“都下去吧,本宫有话与姐姐说。”

等人都退出屋外,陈鸾勾了勾嘴角,掀了掀眼皮,声音透着慵懒的哑意,道:“时至今日,娘娘终得尝所愿了。”

算计了那么多,谋了一个妃位后也坐不安稳,时时刻刻想着排除异己,下药下到君王面前,她这个庶妹,也是天大的胆子。

“只要皇上能厌弃姐姐如蛇蝎,妹妹铤而走险一次又有何妨?”

陈鸢到底是有些恨,声音里都透着些许的不甘与痛恶。

实在是想不明白,就陈鸾这么个榆木疙瘩,一脑子的稻草,纪焕在见识她当初贪图权贵嫁给纪萧如今又妄图攀龙附凤后,怎么还能安然无恙地活着?

纪焕如此冷静自持,自然该知晓什么该留什么不该留。

她等了一早上,甘泉宫却还是杳无音信,到底是耐不住,亲自来了一趟。

作为管六宫的妃子,于公于私她都该处置了这么个犯上作乱的女人。

旁人知晓了,也只会夸赞她深明大义。

只是皇上那……

可恨此次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哪怕她自认没有露出马脚,也必惹怀疑。

陈鸾微有一愣,旋即嘲讽地笑:“没出息的东西,从小到大尽是这种不入流的手段。”

外头风停雨止,她平静地喝下那杯淬了毒的避子药,水红色的宽袖边绣着点点银色花样,如同天的边缘最后一线惨白。

她微微阖眼,放下精巧的酒盏,似是想到了十分好笑的事,道:“说来你与你那娘倒是像极,两头没心没肺的白眼狼。”

陈鸢见她饮下那酒,心里落下了一块大石,此刻也不恼,只是拨弄着颜色鲜艳的护甲,轻言妙语道:“姐姐一手好牌落到这般境地着恼也是正常,可成王败寇,如今尘埃落定,姐姐输给了我。”

“鸾这个字,当初爹应当给本宫的,可惜了这个寓意极好的字。”

那药发作得极快,腹中一波一波的抽痛蔓延到心口,陈鸾轻轻扯了扯嘴角,外头的雪光照得屋子里也是一片亮堂,只是那光全数落在陈鸢身上,而她狼狈地伏在地面上,如同那些尘埃灰末子一般见不得人。

她从没输给过陈鸢,她只是输给了自己。

输给了自己的识人不清,愚昧无知。

她渐渐没有力气睁眼,只是听到外头突然吵闹起来,先是男人略显慌乱的冷喝声,再是女人嘶声竭力的求饶声,可这些都离她越来越远了,身子越来越冷越来越沉,哪怕被男人搂在了怀里,那种寒凉仍是无可阻拦的入侵,拖拽着她往更深更黑的地界下坠。

陈鸾有些费力地将眼睛睁开一条缝,第一眼就见到了男人冷硬的眉眼,像锋刃一样,她弯了弯眉眼,极低极细地道:“皇上,外边冷吗?”

必定是冷的,不然他的手怎么会抖成那样?

纪焕稳了稳心神,伸手抚了抚她乌黑的鬓发,声音却哑得不成样子了,“太医马上就来了,再撑一下。”

她的周身缭绕着男人身上带着的青竹味,这味道叫人心安,她轻轻喟叹一声,断断续续地道:“原……原想着在佛堂度残生的,如今看来,怕是不能了。”

经了昨夜,什么都不能了。

她每说一句,纪焕手上的力道便越大一分,直到手背上都冒出青筋,他才开口道:“莫说胡话,朕不爱听这些。”

这样沉闷的气氛里,每一分每一秒都被无限拉长,纪焕见怀中的小人儿气息越来越弱,忍不住厉声沉喝:“太医人呢?!都不想活了吗?”

“无用的。”陈鸾伸手扯住了他半片袖角,她彻底没了睁眼的力气,自然也没看见男人眼角的一片浮红。

两人皆心知肚明,喝下了这样的药,太医来了亦是无用。

天上的神仙也救不了她。

屋外不知何时刮起了风,那自北而来的寒意似乎能击垮心底的最后一丝防线,陈鸾动动小指都觉着有些力不从心,她唇上干得起了皮,颜色却还是嫣红的触目惊心,说出的话也一缕缕碎成了烟,“昨日,我不该去……去养心殿的,可我想……想……”

哪怕走到这般境地,她仍是想见见他的。

可这最后一句话,她是说不出来了。

她的身子慢慢变得冰凉,变得僵硬,面上仍是那副娇俏无害的模样,纪焕深深皱眉,墨色的瞳孔中漫上一层灰蒙蒙的雾,任谁都看得出,这漠然无波的身体里压抑着怎样的怒火与寒凉。

真正失去一个人是什么感觉呢?

再没有求而不得,再没有夙夜难寐,她完完整整地离开,什么也没有留下,了无牵挂,而伴着他的,将会是永无止境的无底黑渊,到死为止。

陈鸾死在了这年最冷的天里,而就在人们以为帝王立后的时候,后宫中唯一能说得上话的恕妃因动用禁药被废,死后丢在了乱葬岗,与此同时,镇国公府获罪,府上一百多人,尽数流放边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掌阅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网游之梦幻法师在线阅读第一章

    午夜时分,江广市市郊一片黑暗,劳累一天的人们早已入睡,唯独路边一三层小楼尤有灯光。“三年了,终于全球公测了,哈哈,真是激动人心啊。”屋内,桌子上摆着一游戏头盔,刘子华摩拳擦掌,兴奋之情溢于言表。今晚12点正是全球首款拟真网游天魔的公测日,全世界的游戏迷无不翘首以盼的重大日子。刘子华添了添嘴唇,喝了一

  • 夏目新帐[综]在线阅读第4章

    刘辰那么爽快地就答应加入星光酒吧,令纪霖渊有些意外,他竟然连最基本的工资都没有谈起。其实刘辰不在乎这些,他只想找到一个落脚点,在江下市安定下来再说。但是纪霖渊还是给了他合理的薪资待遇,一个月4000块,不包括提成,缴纳五险一金,每天工作八小时,双休,法定节假日享受带薪休假,还有节日福利等等。这个薪资

  • 诺亚奥特曼之陪伴第一章在线阅读

    在这个世界,已知最大的就是宇宙,已经没有比宇宙更大的词汇形容比宇宙更大的存在,我的故事就是在一个比宇宙更大的地方,我叫这个比宇宙更大的地方为无,这是个比宇宙还大的存在首先我们就先了解下无,宇宙是一些星球等等组合的,无这总共有563973218个超巨大不同形状“星球”组成,没错这些“星球”是不同形状的

  • 天降纨绔在线阅读第一节

    东海风车村的酒吧里。“哈哈哈哈哈。。。船长好逊居然被山贼给欺负了,哈哈哈哈。”酒吧里的海贼顿时又哄堂大笑起来。小路飞看着香克斯被欺负,心里的怒气再也压制不住,大声的喊道:“香克斯!身为海贼怎么可以这样随意让人欺负了还不反抗,还有你们身为香克斯的同伴,为什么不帮忙看着他被欺负,你们太让我失望了!”香克

  • 钓上金融大鳄在线阅读第七章

    “嘘——我是黑羽快斗。”他附在我耳边急促地说道,我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到这种时候还装,真是天真,我可是对自己的嗅觉很有把握的,不管是谁的味道,我都能轻易分辨出来。嗯……这么说,我是不是能做个品酒师?啊哈哈哈,到时候肯定能够被评为史上最年轻,最美丽,最有作为的品酒师!“美丽的小姐,这只玫瑰送给你。”怪盗

  • 洪荒之我是副本霸主在线阅读第十章

    洪八海此刻与大族长在密室里,说了许多话。“你知道出村的人,怎么限制他们的功力吗?”大族长正经道。洪八海一愣,他之前就听大族长说几位叔伯如何压制功力,一直认为是全凭自觉。而且谈话半天,不见大族长说起这件事,也快要认可了这个观点,没成想,此刻大族长说出了这件事。“不知道,那能怎么限制,难得不是靠自觉吗?

  • 络石的阐教生活在线阅读第2章

    世界就是这样的不公平,在陶琛看来,季唯一就是个拥有了一切的人。他们两人放在一起,不论是谁,都会选季唯一的,对比就像是钻石和砂砾一样。那人天生就发着光,能讨得了所有人的喜欢。而他陶琛呢,他有什么呢?陶琛想,他有的只有这份感情了,单方的,卑微的,对戚行知的喜欢,对这个人的……爱。从少年时候到如今,他只能

  • 揣只奶狗回家养之第十章

    密境,是利用特殊的阵法所构建的一个小世界,有些密境就是上古大能的陵寝,有些密境是宗门用来历练弟子的训练地。一般的宗门,都会有一两个密境在手,根据密境的难度,密境分为不同的等级。传闻璇玑密境是当年剑尊叶澜送给金光寺的密境,可它极其危险,根本不适合用于宗门训练,于是所有人都怀疑,璇玑密境是叶澜的陵寝,里

  • 都市之掌握核心科技在线阅读第3节

    因为合作关系,两个公司的高层和负责这案子的所有职员参加了聚餐。吃的是自助餐,环境优雅,食品也是相当的丰富。“这次的案子万总可是投入了大量的资金和心血,你可千万要谨慎哟。”张主管走了过来,很慎重地给她打预防针。她赶紧点头,领导的吩咐她自然是牢记于心。张主管这人虽然表情严肃了些,可是对她一直都挺不错的,

  • 我带系统回家过年在线阅读第六节

    “恭喜完成任务!”“孙悟空战斗力已经成功达到了15。”“师父战斗力提升五倍!”“楚风战斗力:75!”“教徒任务发布—将孙悟空战斗力提升至75!”系统机械化的声音响了起来。“泪流满面啊!”这是此时楚风的真实内心写照。幸幸苦苦培养孙悟空四年,终于完成了第一个任务,成功的把自己的实力给提升了。“这四年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