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我的脱线super之长生天劫

2021/6/12 2:16:20 作者:慵人妖妖 来源:3G小说网
我的脱线super
我的脱线super
作者:慵人妖妖来源:3G小说网
哇!只是去哥哥公司打个小工,就遇上了超级super花美男NUO,走了桃花运了!我可是他的头号FANS,但是怎么觉得走的是霉运啊~意外卷入一群男人的战争,还是被当做情敌,搞错没有,我只是喜欢美男啊上辈子的恩怨,见不得光的爱情和我有什么关系啊。

“别.....别吃我,我从小挑食瘦骨伶仃没有嚼劲。更不能生吃啊我五天没有洗澡身上都生了虱子,臭烘烘,吃下去保证你上吐下泻”赐生吓的在呆那里瑟瑟发抖半天半挤一句话。

“谁要吃你!我问你叫什么名字”

“赐生......张赐生”

“什么赐!什么生!”少年不耐烦说到

“恩赐的赐,长生的生......”

“恩赐长生.......啊!”那少年听见这几个字面色大变,双手捂住头仰天历吼痛苦万分,自额间一点衍生出数十条墨色纹线向万蛇出洞般蔓延开来迅速走遍整个面部眼看就要到脖子。

“你怎么了?”赐生也被这状况吓住,缓过神忙跑过来蹲下一把扯住少年衣袖关切焦急的问道

就在赐生触碰到少年一瞬间,纹线开始停止蔓延,又向受到惊吓一样猛地向眉间黑点退缩回去黑点也消失不见,少年从痛苦中清醒过来诧异的看着眼前人

“没事,现在好多了谢谢你”

赐生见他状况好转正要起身,忽然感觉头顶一片毛绒温热抬头一看,一头棕熊正蹲坐在自己头上眯着眼伸着脖子向少年探去憨态可掬,一看周围虎狼环绕全部原来是刚才少年产生异变时又全数聚拢靠近在他身边不吼不叫注视着少年眼中仿佛透露着关切于不安,

“别怕,他们也只是担心我,不会伤害你的”

“他们担心你?你真的是山神......是的话能帮我一个忙么”

“我不是什么山神,他们本来也不是野兽,你先回答我一个问题”

“你说”

“现在是哪朝朝哪代”

“现在是御武十五年”

“御武?不是历明年间么?”

“那是前朝末代皇帝的年号,不过那个皇帝命短才登基五年就被叛军绞死在皇宫了,你说的历明距今至少也有七十年”

“七十年......额,我还记得年号,看来这次应劫还未结束,这七十年间我又做过些什么”少年开始努力回忆,越想着过往前事面色越是沉重

赐生一脸茫然的看着眼前人,也不知道他说的是真是假,只是想着刚才他身体异变过程这少年必定不是一般人,凡是他问自己照实回答就是了。

“七十年.....不好!”少年猛地一拍冰面像是想起耽搁了什么重要的事情

“絮儿!絮儿!”少年对着天空不停呼唤,久久不见回应直到声嘶力竭方停下来,双手掩面难掩悲伤失落。

“也罢,七十年了,我还幻想什么呢,凡人都说年过七十古来稀,何况是你”

忽然!耳边阵阵唳叫传来

“什么声音?”赐生环顾四周不见声源,低头冰面上掠过一只只黑影抬头一看,十数只白头巨雕击天风划苍穹,垂天之翼斩破世浪天尘,盘旋翱翔,忽又俯落千丈好似离弦之箭疾射而来。

“九、十、十一、十二、十三”赐生掰着手指数到,“唉!你看!”

原来领头的巨雕,双爪间横卧一物,飞近一看是一把四尺长剑,剑鞘赤红点有铜色云纹,剑柄青色一条金色蛇形纹路至剑鞘末端盘绕剑鞘穿云而上,到达剑柄蛇头处是一壮年男子披头散发满口獠牙目露凶光。

那十三只巨雕向少年这边飞扑过来,十数双翅膀空中展开落下逼到近处像一把巨型罗伞把天空罩住只漏出稀离的光。

“絮儿,不......这是......”少年仿佛明白了什么,眼里涌动着泪光,那领头的巨雕扑打着翅膀飞停在少年头上,像是等着他的回应。少年猛地起身从爪中握过长剑,抽剑三寸,寒芒四射,同时冰湖回射光芒,让这冰雪世界被这到剑光染尽吞噬,闪的赐生忙紧闭双目“快!快收剑,睁不开眼了”,寒芒散去,原来是剑体三寸处刻着两字迸发出光芒,光芒渐弱时两字凸显出来。

“饮岁!”

“谢谢你们,还替絮儿保存着它,谢谢......”少年低头掩面说到,挡不住眼泪一滴滴落在冰面化开。

“好了!你们替他做到了,絮儿在天之灵会为你们这群继承者骄傲的,你们走吧,无忧无虑的去飞翔吧”

那领头的巨雕像是能听懂人语般,少年刚说完,腾到半空中,时而扬翅高飞,时而俯冲,并一声声嗷叫,落在冰面上巨雕也跟着争鸣起来,像是在表达不满和抗议,原本安静的湖面变得格

外闹腾。

“不需要你们守护,我一个人挺好,你们走啊,走!”少年冲到冰面上,挥着长袖左右驱赶巨雕,他们却在湖面四处扑打飞腾不愿离去,忽然空中领头雕一声长啸,巨雕们也不在停留起身跟着头领向远方飞离而去,留下少年神情落寞久久不语

赐生看见这般情景,心里更加确定他就是山神,不然怎么听得懂兽语。看少年面色好转又凑过去拉了拉他袖子

“嘿!山神,你还没回答我问题呢”

“我不是山神!再说一次!喂!我叫什么名字?”少年面向左方树林密茂处喊到

“你和谁说话呢?”赐生一脸懵逼

“却成衣!成功的成,衣服的衣”

听声音像是一个成年男子,识音辨位看见茂林中“噌噌”一个黑影蹿动,几下便跃到湖边一颗枯树上,翘着腿悠闲的仰卧在树杈,这才看清楚是一个蒙面黑衣人。

“他是谁?看情况刚才一直潜伏在这里,看见你受苦既不帮你,也没有对你不利,到底是敌是友,还是路过来蹭热闹的?”

“我帮他?巴不得他早点见阎王,这样我也好去回去交差,谁愿意待在这个鬼地方穷山恶水连女人都没有一个”还没等少年回答黑衣人先愤愤的说到

“额......我也不知道他是谁,每次应劫都有很多事情不记得,以前和他发生过什么他的来历都不清楚,只是知道有这样一个人一直躲在那里”

“没法办咯,杀又杀不了,打又打不过,只有这样监视你才能保住每个月那点银子,小子!没事了就赶快走,别打扰大爷睡觉”黑衣人说完打个哈欠伸了个懒腰,便开始枕在树杈上酝酿睡意。赐生听他所言应是受人指派,不过对任务也是敷衍了事应该不会对少年不利,便不再询问。

“听见没有?我叫却成衣!别叫我山神了!你读过神话故事么?山神都不是白胡子老头样子么你看我像么?”少年指着自己说道

“好吧”赐生打量起少年那身奇怪的成年男子衣裳

“却成衣......哈哈,这怕是他给你即兴取的名字吧”

“不会的,我对着三个字有印象,他应该没有骗我”少年说完又出神的望着天空若有所思。

“别发呆啊,我还有重要的事情问你呢”

“你说”却成衣醒过神来忙答到

“这山中哪里有一种名叫琉璃流玉的玉石”

“这嘛,你是来山里寻宝的么?此物我也没有听说过,不过你看见那座高峰没”却成衣指向高处那座大半脱离山体耸立的高峰。只底部像被啃食过的残余岩体连着南鼓山,看起来像一股细绳连接着山体摇摇欲坠。

“看见了”

“那里常年集收天地精华日月灵气,时间久了必然蕴生稀世瑰宝,你若要寻什么宝物,往那里去没错”

“好高啊,我怎么上去?”

“我可以助你一程,可我不能脱离这里太远,不然又会头痛欲裂,还有今日你与我有恩,他日你若遇见什么劫难,可来此处寻我,我保你无事”

“你这是要罩我? 算了吧!我一小孩子能有什么劫难,快带我上去吧”

“等等”却成衣咬破自己食指,点一滴鲜血在赐生额间,血渗透赐生额间留下一个红印

“怕我下次又不认得你,这样下次见面可以唤醒我们之间的记忆,还有......”

“行了,待会我还要下来呢,别啰嗦了,其他事情我回来再说。快带我上去吧”

却成衣听罢,也不多言,一把抓过赐生肩膀,却因太用力,赐生肩膀一阵剧痛忍不住叫了出来

“不行!我肩膀痛,不能抓”

却成衣想了下,双臂抱住赐生,又怕中间遇见自己病发害他跌落山崖,便把长过手臂的衣袖环过赐生打了个死结,运足内力一蹬脚纵地千尺,赐生在怀中看见周围物景迅速退去,烈风卷着砂石吹的自己呼吸困难,便紧闭着眼用力吸气吐纳。

“还有多久啊?我快喘不过气了”

却成衣正要回答,忽然又头痛难忍,

“不行了!这个距离已经是极限了,我脱离湖面太远开始病发,只能送你到这儿了。你自己解开下来吧”

赐生听罢便忙伸手去解系着的死结,也不知道成衣为保无虑打了多少圈迟迟解不开,索性掏出短剑,割断衣袖,一跃到孤峰半壁,牢牢抓住一块凸出的岩石。

“就到这里了!祝你好运!”只听着声音越来来远“还有!别和任何人说见过我!”

赐生沿着峭壁攀登,到了没有可攀抓之物时便停下来用短剑凿挖,不知不觉已过了半日,日月更替天生星辰隐现。赐生一路停停走走终于攀到了尽头,只是一双细手被岩石磨损的皮开肉绽,眼看已经顶,也不用双手攀抓,一剑刺进上面岩土,杵着剑迈开腿就要上跨上来。

“恩? 有杀手!”

......

“终于上来了!娘亲啊,你要是看见我现在这副模样,还忍心让我一个人上山么,哎算了.......毕竟也是女人,她若跟着上山被那些凶禽猛兽吓个好歹,还得我照顾她”

赐生看着四周,又是一个另样的冰雪世界,狂风飒飒怒扬大雪翻飞,落雪在黑暗中上不接天下不壤地仿佛半空中展下的幕帘,裸露的树枝千雕万琢般挂着冰晶雪柱倒映着天上星辰,光芒点缀漆夜,岩石植被被厚厚的积雪雕铸成万般模样,鬼斧神工的铸艺把他们砌成似孩童,锣鼓、花轿、高马,像个热闹的集市给这冰天雪地添置了一份别样的生机。

“呼”赐生冷的呼一口气包在手里迅速捂在手里,那股温热还没走到手心又变成了冰凉一片。

“看来得早点离开这里,反正也上来了。回去给娘也有交代,再多待会我就和那些木头一样了”

“咦!”赐生惊喜的看见一只白兔,雪地里蹬踹着腿,像那边岩石一下下扑去,只是这雪地太厚白兔蹬的吃力,跳几下便停下来歇息。

“乖乖兔,别跑,让我抱抱你取暖哈,放心我不吃你”赐生说着小心尾随到白兔后面,悄悄蹲下来趁兔子不注意,猛的一下张开双手扑向白兔,那兔子受了惊吓蹬起腿几个大步跳跃一溜烟消失在岩石后面不见,害的赐生一头扎进雪地,陷进去小半个身子,挣扎了半天才摆脱出来,糊了一脸雪土狼狈不堪。

“好啊!你要跑,我偏要逮住你”赐生寻着雪径一路追去,一手扶着岩石向白兔逃离的方向望去,一不注意把石头上积雪扶落下来,手上落了个空,惊吓之余侧目打量起这块岩石。

“咦,这荒无人烟的地方会有雪人”看着眼前这块石头有头有手有眼,像一个人盘坐在雪地里。

“只是没有鼻子,我给你补上!”赐生从旁边树上折下一截树枝,就要从眼下插进去。

“哼!哼!”岩石透出人音,吓的赐生连连后退。

“不好!这里面有人,我刚才弄肯定疼弄他了,还是跑吧,要是他脾气不好肯定要收拾我”

忽然雪人身形一抖,雪地上竟然化开几个大字定睛一看内容 “麻烦帮我把雪抖落,我便不计较刚才的事”

赐生开始小心翼翼的帮他抹去积雪,一坨坨雪掉下,完整的人形开始凸显出来,一看是一个白发银须松形鹤骨的老者,穿着一身单薄的粗简布衣闭眼盘坐在石头上,雪落铺在眉毛和头发上这寒冻的天气里没有丝毫怕冷的意思,正襟危坐中昂然仙姿像道馆里供养的天尊一样。

赐生知道刚才犯了错,也不乱跑就坐在老者面前等他打坐完好向他道歉

“呼......”老者长出一口气,拍拍了肩上的积雪。

“山神爷爷,对.....不起......”赐生耸着肩低着头一字一顿憋出句话来时不时抬眼瞄向老者

“哈哈哈哈,你怎么就看出来我是山神呢”老者一边说一边抖弄发须上的雪

“这山峰哪是常人能够上来更别说像你这样年纪的了,再看您仙风道骨的,想必就是山神爷爷没错了”

这小孩,挺好玩,我就逗一下他

“没错,我正是此山山神,额......看见山神还不拿出点供品供奉?唉现在的凡人啊越来越不懂事”

“这里有!有......”赐生忙从怀中把准备几日的干粮全掏了出来。

“你转过身去,待我施法把他转化成香火吸纳”

“好”

不过一刻间

“好了,可以转过来了”

“哇!好厉害啊爷爷!那么多馒头烧饼全部消失不见了”

废话我自来这山上打坐几日尚未食能不快么,老者心想到,恩......待我再问问他的底细

“你是怎么上来的,上来又做什么”

“我上来寻找一块叫做琉璃流玉的玉石,山神爷爷你肯定知道在哪里,告诉我吧”

“你要那玉石做什么?”

“我左肩疼痛,反复医治不见成效,娘亲说得了这玉石随身携带我这病自然就好了”

哎,现在的人啊。定是知道这南鼓山有前朝遗宝,又怕有守卫,只遣一小孩来讨要,想是人心再恶也不会为难一个小孩。才杜撰出这种荒唐言论,只是我受了他的恩,还真不好拒绝他

“好吧,看你那么乖巧我就赐你一块,就在你脚下,你自己凿吧”

赐生听完,忙蹲下来,把脚下积雪全部捧开

“哇!这么多”原来把积雪挪开,竟然露出一片晶莹翠绿,再猛力捧了几把周围地上全是,赐生激动的跑往他处又挪开积雪发现这山峰地面居然全是玉石铺成,激动的又蹦又跳

“只可取一块!不可多贪哦”

“知道了!” 赐生选了一块地蹲下来撅起屁股拿出短剑就开始凿挖,费力多时才凿落铜钱大一小块已是满心欢喜,拿着玉石蹦到老者面前

“谢谢爷爷!”

这小孩......倒是不贪,孺子可教

“恩.....满足了吧,现在可以告诉我你是怎么上来的了”

额.......我是一个人慢慢爬上来的,不信你看我双手.全部磨破了”赐生想起成衣先前所言,不好透露实情。摊开血淋淋的双手对老者说到

贪倒是不贪......就是不诚实

“胡说,我不相信你一个人能上来,没有人相助,你断不可能到达此地”

“是真的!我自幼习武力大无穷,三五个大汉近不了身,这山虽然凶险却也难不住我”赐生言语间露出一丝得意

“哦 ?小小年纪能有这般武艺?”

老者边说一只手伸出向赐生额头探去

不好,牛皮吹大了,现在他要试我武功

赐生想着,也不退避,伸掌相迎,两掌相接赐生手心一阵炙热剧痛,老者运起内劲惹的身后雪花飞溅,赐生虽然学武但都只是些粗浅外家功夫,更别说这蕴藏深厚内力的一掌,赐生哪吃得消一边叫着痛一边伸手回来

忽然!感觉自己身上一股无匹玄力由丹田灌向手心,那股玄力催发让自己浑身炙热难忍,只想把那股力量释放出去,意识中不知哪儿传来一句话

“小子!怕什么!有我给你撑着!去......”

赐生听罢下意识再出掌迎招

轰!

两掌相接一身巨响!威力之大把老者身下岩石震的粉碎,老者跌落下来面色难堪,起身运气调和内息久久不语

赐生也诧异的看着自己手掌,想着刚才哪里来的这股力量,又是哪里传来话的支配自己行动

好小子,把我这几日修行全毁了,刚才那股磅礴内劲不简单,看他神态不像是自己运力使出,倒像是有人相助。可这四周并无他人,到底是何方神圣能从那么远的地方助力,又或者是......

“你刚才说你什么病症”老者运气完毕问道

“左肩膀疼”

“我也学过些医术,你过来让我看看”

“恩!”

赐生走过去,老者开始拿捏他的左肩,指法柔和灌有阵阵暖意,赐生沉浸与这舒适的推拿按摩中逐渐忘我的闭上了眼

老者看时机成熟,运起真气灌向五指,趁着赐生不注意用力一捏

“啊!”

赐生眼前一黑,昏倒过去......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3G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花千骨之念惜之特殊任务

    挂断了吴建国的电话,唐宏宇犹豫了片刻又拨出去了一个电话。不多不少,电话响了三声就接通了。“我是唐宏宇。”“江国立。”姓名:江国立性别:男年龄:48岁职务:苏城市委书记,江南省委常委级别:副省级干部属性:恨铁不成钢“江书记,小寒被绑了。”唐宏宇言简意赅道,语态中尽显惭愧之意。言罢,电话那头足足沉默了十

  • 徐太太在读研究生在线阅读第6章

    前世……契约……我的脑袋一团乱,痛得无法思考。“林毓婉……”我低声轻喃,脑海中悄然浮现出一个温婉如玉,灵秀如菊的女子。那个女人是我吗?如果这只是一场梦的话,那这个梦实在是很长很长,从出生到死亡一梦经历了25年的时光。我在医院昏迷了一天,眉角缝了四针,苏醒后又观察了三天,才正式出院。在这几天里,我每天

  • 重生:从互联网到全球霸主在线阅读第7章

    程书呆呆的坐在巨大的落地窗前。巨大的落地窗外灯火璀璨,雨滴冲刷着落地窗,将窗外的灯火不断渲染,模糊。只剩下昏黄的一片。室内并没开灯。只有在黑暗中,无人察觉的角落程书才敢露出自己的感情。余歌。我真的舍不得,舍不得离开你。我多么的想把你轻轻拥入怀里,多想大大方方的告诉你,我有多想你。多想告诉你,多少个夜

  • 第一科举辅导师!在线阅读第6节

    绕过湖泊,他们很快走到了教学楼。高一(2)班就在一楼,这时候还是上课时间,校园很安静,走在廊道上只有教室里面讲课老师的声音会时不时飘出来。洪闾街带着苏小恋直接走到高一(2)班门口,伸头看了下班级的上课情况。里面讲课的老师看见教务处主任在教室门口,暂停下讲课进度,直接走出来恭敬的问道:“洪主任,过来了

  • 重装强殖第二章在线阅读

    总统套房内。厉承风脸色铁青,仔细一看,还能看到他脖子上骤起的青筋。特助张鹏恭恭敬敬地递上了一套名贵的手工西装,他抱歉而自责的道:“厉少,昨晚……”厉承风示意他闭嘴,继而把玩着手中的卡,云淡风轻的脸色却蕴着极致的怒意。“去调查那个女人是谁,我要好好会会她。”敢玩弄他的人,向来没有什么好下场。厉承风没想

  • 柯南之罪恶值系统第6章在线阅读

    李海涛大失所望,一脸沮丧的叹气,道:“看来只是白日做梦而已,天上没有掉馅饼的事情,一切还是要靠自己。”李海涛又将玉在手上翻了几下,见再无甚奇特之处,暗忖:“即便不是宝玉,也能买几个钱,我且先收着等回去地球后让鉴宝专家看看,说不定能值几个钱。”如此想着,李海涛便将那块玉放在了口袋里。夜已深了,月光如华

  • [综]火焰与厨师第9章在线阅读

    第九章尴尬林庭山约顾骁寒吃饭是帮苏瑜探探顾骁寒的口风,看看顾骁寒是怎么想的,苏瑜还有没有机会。没想到遇到了沈时和季杨,他一点消息都没套出来。顾骁寒还生了一肚子的气也没什么吃东西,沈时他们走了没一会儿他就打包了些吃的把林庭山自己个留那儿了。沈时回别墅时顾骁寒已经到家了,沈时打车多花了些时间。沈时推门进

  • 养女的自我修养在线阅读神魔降体

    再看张朋,他此时早已喜极而泣,默默地在内心为自己的努力没有白费而感到欣慰后,只见他又向三位长老深深地鞠了一躬退回人群,恰巧站在了陈佳的正前方。望着张朋的背影,陈佳即使再稳重沉默,此时内心也是激动万分。只见他紧握双拳,全身骨骼咔咔炸响,恨不得下一个就是自己。“下一个,陈佳。”在众人都纷纷安静之后,测试

  • 诸天万界无敌吊炸天系统之从未改变

    忽的,他身体后仰,修长的手自然的放在扶手上,慢条斯理的轻敲起来。良久,他才开口,语气霸道猖獗,“夏经理,只要我认定的错的,它就一定是错的!”一句话,让夏紫允的神情有片刻的恍惚。思绪像是回到了六年前,一个清贵的少年,用最冷漠的语气说道:“只要我不喜欢的人,我永远都不会喜欢!”那眸中的高傲,与现在一模一

  • 博君一肖之星河璀璨第五章在线阅读

    当夫人在说话时,苏道人已经闭目屏气,耳朵在听,心神已飞。夫人把话说完后,苏道人微微吐了口气,既不看夫人,也不看众人,而是神目朝天,拂尘搭背,单手放在胸前,朗声说道:“免了,免了!心到神知,心诚则灵。夫人,贫道解梦,上不求天,下不求地。只在所梦之境,所梦之事,何人所梦,何时所梦?再讲天时、地利及人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