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异能 > 正文

外星人每天都在看我直播在线阅读多方作势[修]

2021/6/11 2:59:53 作者:钮钴禄栗子 来源:晋江文学城
外星人每天都在看我直播
外星人每天都在看我直播
作者:钮钴禄栗子来源:晋江文学城
(已完结,新文《我在影帝心里捡垃圾》求预收!预收文案:一觉醒来,阮予发现自己穿越了。她没有倾国倾城的容颜,没有前凸后翘的身材,也没有狂拽酷炫的金手指——因为她穿成了影帝肚子里的一条“蛔虫”。当“蛔虫”的最大好处,就是不用担心挨饿。影帝的内心世界十分丰富,开心的味道是草莓味,难过的味道是黑咖啡,生气的味道是伤心凉粉,偶尔五味杂陈的时候,阮予还能吃顿川式火锅加餐。……江卓最近水逆,出门莫名其妙被狗追,住的酒店全楼停电,连拍戏都能被突然倒下的布景板砸个正着。昏过去的一瞬间,他耳边响起了一个软糯的声音—

贾琏这头跟着王子腾进入书房,羞红了脸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他心中恼怒的厉害,老太太为了不让自己成事,愣是用了这等子手段。看起来是为了自己好,实际上如果王子腾看了恼羞成怒,自己还得在家老实依靠着她们。他嗤笑一声,当他是个傻子吗?当初做那些书的时候,就动了手脚。一本书都是话本子……傻了吗?也就是前面几页是,或者中间有几页。

“这事情做得不错!”王子腾坐在椅子上,让小厮上了两杯热茶招呼贾琏坐下:“你这跟我年轻的时候差不多,那时候我那个哥哥很是被父亲看重。对我就管的轻了,为了不让查到,我就把书打散了混在一起重新装订了。不过你家老太太倒是有点意思。”

贾琏闻言,先是惊喜之后是有些苦涩。他低头挪了挪盖碗,抿了一口茶:“伯父说的……倒是让我有些汗颜了。祖母那边……”

“不用去管她。这事情已经定了下来,她说什么也说不得。你岳父是我同胎的哥哥,说不得我也是你半个岳父。岳父给自己女婿谋前程,难道还要你本家答应不成?只是有一点,对月回去跟你父亲好生谈谈。你父亲也是个不得志的,当初若是你外公那边能够如我这般帮上一手,说不得现在也不会如此。”

“外公去的早,母亲说瑚大哥哥还没临草的时候,外公就只能卧床不起了。舅舅那边,前些年因为奸相的关系一直沉寂不动。眼下有了新气象,才有了想法。正好我也长大了不少。”

“嗯……这也是没得办法。”王子腾点点头:“若是没有北蛮占据了临东关,也未必会有现在的好处。不过这些眼下都同你没有什么关系,你主要的还是用心学学如何做文章。我给你找了一个老师,这些日子先跟着学。你们刚新婚,凤哥儿到底年少了些。你白日去辞了那份工,托给别的人做了去也是个人情。来这里读书,等过了年就南下。”

“是!”听到这个,贾琏大喜过望的抬头看着王子腾连连点头。

安排好了学习的事情,第二天王子腾没有朝会从皇帝那里回来就带着贾琏拜了住在前院的一个幕僚,姓袁的四十来岁的男子。男子一身青袍,高瘦面容枯黄看着身体不是很好。但他的居处,却是整个前院数得着的地方。

王子腾见到袁先生,行了大礼:“见过先生,这就是我前日同先生说的,这小子有些滑头但到底心底子是好的。还望先生细心教导!”

“见过先生!”贾琏错了一步跟在王子腾身后躬身行礼,很是拘谨。

袁先生回了王子腾的礼,受了贾琏的礼后招呼他们进入里屋。此时外面的竹林已经枯柏,就等着春季到来重发生机。

三个人进了屋,王子腾同袁先生分别落座与主位,贾琏站在王子腾身边听着两人对话。

“我听云飞兄说起过,你的功课很是不错只是文章做不得?”袁先生待王子腾尝了口茶,开口说道。

贾琏尴尬的笑笑:“回先生,我原本都是自己对着书本子学的。家中虽有族学,但对于文章方面倒是没有师傅教导。我们家祖上是兵马起家,也没得好师傅。唯一的,也是一个老过的举人。但是年老体弱,平日里也不怎么管理功课。”

“两公府的事情多少外面传了一些,云飞兄同我说了只是先带你学学文章,你唤我先生倒是可以。只是你我是没得师徒名分的。我此人一生动荡,却是不收徒的。”袁先生说了明白,他是不收徒的。因此只是教导他一下文章。贾琏听得明白,也知道这人必然是世外高人一类的。他诚恳的点点头:“先生说的是,但在我心中先生既然教导与我就有了师徒的情分。虽不能拜先生为师,倒是希望先生受小生一拜!”

他走到正堂中央,撩起衣摆下跪叩首。袁先生点点头,对王子腾一笑觉得这个孩子虽然现在看不出日后如何,但眼下看着倒是个知道礼面的。

贾琏起身,站在一边安静的听着两人的对话,随口的插上一两句,询问一些自己不是明白的地方。他前世虽然活到了不惑的年纪,但很多道理也只是现在才理顺了出来。他自认是个聪明伶俐的,但比较起这些真正有大才的确是差了很远。

他安静的在王府跟着袁先生学习如何写八股,如何做文章。如何将自己的想法和知道的东西,运用在文章中。他学的用心,对方教的用心。每日晚膳他都会同王熙凤一起用膳,说说白日学习的事情。每每王熙凤都表现的懵懂不了解,但是每每听后都感慨自己以前要是遇到的是这个男人,该多好。

她虽然这么想着,但是那也只能成了过去。在离开王家的最后一天,她扑到伯母的怀里狠狠地哭了一场第二天兴致高昂的坐上马车,离开王府回到贾府。

进门二门,换了清油小轿到了荣禧堂下来。贾琏因为不愿意同女子一样乘坐轿子,倒是如同仆从一样走路过去的。

贾母笑容满面的迎了王熙凤,但是看到贾琏却没了好脸色。只是训话说:“你那王家伯伯给你寻了好的出路,找了师傅可不能像往日那般了。我跟你说了,若是不用心读书,我就让你老子打断你的腿。省得再给我出去惹事生非。”

贾琏闻言,连忙作揖保证绝对会用心云云。邢夫人看见如此,笑着在一边说:“我们老爷也说了,若是琏儿不听话,老太太只管告诉他,他定会好好教训一顿的。”

“他什么意思我还不明白?”贾母瞪了邢夫人一眼:“你们住的远了,离了琏儿也远了。到头来好坏还不是我老太太的?”

“老祖宗这话说的……”邢夫人此时笑得有些尴尬,她低着头细声慢语:“我们老爷听了那事情很是高兴,今日里就是后院里的那些个也都是要送走了的。只等着琏儿日后能够撑起门户,不像他离不得走不得,做不得睡不得的。前儿林姑爷特意来了信,许诺若是琏儿能够过了童生,就收为学生。老爷为此高兴的很,大吃了一顿酒。说就等着日后成了那清贵人家,就是再降了爵位也是不怕的。”

邢夫人一句一个我们老爷,一句一个老爷说老爷觉得。面对此时新媳妇住了对月回来的王熙凤,贾母恨得牙根痒痒却说不得重话。前几天她托人寻了甄家的人,废了万两的银子才确定自己那外孙女此时在尚书令。若是想向上升,必须等到皇上临幸才成。可是眼下,还真没个机会。若是想走甄太妃的路子,怕是不成。皇上最是不耐烦甄家的事情,就是甄家女都给了宗室也没有纳入后宫。贾母还知道一些别人不晓得的内幕,那就是皇上的亲母是甄太妃的手,出了事的。眼下,若是要走飞黄腾达的路子,就得靠目前天子近侍有着京畿军权的王子腾。

她虽然此时憋着一口闷气,但是日后依靠的还要多。对于王熙凤,就只能好起来。别说以往给王夫人的脸面了,就是多一份气色都不能给。她可是知道,自己那个二太太在王子腾心中的位置,根本不如王熙凤这个小丫头。一个半子,一个是并不在意的妹妹那个轻重还不明白吗?

荣禧堂这边嘻嘻哈哈,住在不远处的贾赦处,此时却是鸡飞狗跳。女子的哭泣声、莺莺燕燕的求情声等等让贾赦的脑仁子直跳。他看着在屋子里跪着哭的,吊着脸子哼了一声:“都当我是死人了是吗?又不是卖了你们,只是让你们出去嫁人,怎么?当我这里是佛庙道藏了,一个个都当你们老爷我是大善人?给你们银子不要,那你们是要净身出户了?”

他的声音压着低沉,目光锐利如同秃鹫一样狠厉。原本看似被酒色掩盖的面容依稀能够看得出,曾经也是一个俊秀的人。只是多了一层彪悍的气息,让他在沾染了一段时日的酒色后,反而多了一层面具一样的东西。此时一股彪悍的气息袭向下面跪着的那些莺莺燕燕,他们顿时停止了哭泣,小心翼翼的收缩着自己。

贾赦看着她们都停止了闹腾,重新放松的坐回椅子,眯着眼扫了她们一眼喝了口茶道:“既然大家都不想净身出户,老爷我这些年也不曾薄待了你们。那么每人五百两的出门银子,老爷我额外再给你们每人三百两的私房。管家会给你们安排好住的地方。但是……我要你们记得,出了这个门,日后你们如何就跟老爷我没关系了。给你们安排的庄子,你们只能住一年。一年内,把自己嫁出去。当然,你们有的是老太太身边的,有的是大院子的。各回各家,各找各妈!滚吧!”

贾赦大手一挥,起身甩甩袖子里开了。他回到里面的房间里,躺在长塌上,慢慢闭上了眼睛。

“老爷,敲敲腿?”一个小厮讨喜的笑着拿着美人锤凑过来。

“敲!”贾赦眼皮都没抬,手指挥了挥算是肯定了这事情,他此时心下特别放松,如同几十年的陈年旧苛散了去,迎来了新气象。这让他想起当年跟着张大帅策马关东的日子。可惜……那些日子随着那一声爆炸一去不复返了。

复活成了红楼梦戏子谱里面的那个窝囊贾赦,他很是唾弃了一阵子。可惜那个时候儿子也十二三了,感情没有见面就哆嗦。小子怕老子,天经地义。可是看着那个老太太就可气,索性不倒年节他就不过去了。省得惹了两人一起心烦。老婆人不错,就是傻了些。他收拾整理了原本贾赦的记忆,终于明白这个窝囊男人的窝囊处。

贾赦并不是史老夫人所出的,他的母亲是他父亲在边疆的时候,按照上司做媒明媒正娶的妻子。但是不成想的,家里在当时也给他定了一门高门贵女。贾代善带着媳妇孩子回家,却发现已经有一个姑娘等了他六年。这事情就难办了。

贾家不想失信于史家,最后只好让史老太君当年的新媳妇做了平妻。毕竟贾代善的那个上峰,是堂堂宗室王爷。贾家和史家都得罪不起。但是贾赦的母亲是个家境简单的姑娘,搞不明白这后宅阴司最后一尸两命的去了。

贾家当年的当家太太,不能让家丑外扬有不想得罪当时的王爷,现在的忠诚老亲王。只得将长孙抱到身边教养,并且担心死后这孩子有纰漏特意交代爵位无论如何都不能改成贾政。这才有了贾赦继承爵位,而贾政谋了一个五品官的原因。

可是世事无常,长子无缘无故的掉水里死了。妻子又死于血污,他脑子不傻如何琢磨不清楚。可是贾母哪里一个孝字就压得他没法动弹。原本是想着出头,可是每次出头儿子都生病。就这么一个宝贝,他只能看着儿子在哪里做了质子,独自一个人生闷气。

所谓的酒色,也就是喝酒多一些。丫鬟小妾要的多了,但是没一个近身时间长的。也许是酒喝多了,到底伤了身子。一次风寒后,就去了。只是夜里没人,身体冷了也没人发现。直到清晨的时候,才让眼下这个莽汉占了身体。[酒精肝三高,会死人的。想歪了的,都去面壁去。]

此人生前姓郭,虽然看着莽撞但是却是张作霖身边第一幕僚。他性子颇有张翼德之风格,但是心思却被形容就是曹操也未必比得。他装扮之前的贾赦多年,早就将自己的手伸了出去。他知道外面有什么,也知道自己有什么。贾赦母亲留的嫁妆不说,还有他那个老祖母的全部嫁妆。史老太君虽然想要,但是老太太走之前让她对着全族来的老少爷们发了誓,不管日后如何都不得打这笔的主意。

后来发现,儿子是个好儿子。虽然看着自己哆嗦,但是那办事说话也是有着脑子的。他面上不吭声,但是底下总是配合的。眼下到了紧要的时候,他嘲讽老太太的看不清。既然如此,他倒是有了理由让儿子走的更潇洒一些。

他是一个有情有义的人,接受了人家的身子和婆娘,就要为人家做责任不是?他知道那邢夫人即将嫁进来,他就赶紧的找了一个嬷嬷私下送了过去。他了解,不管故事中的邢夫人如何,那过了门就是媳妇。媳妇总是要护着的。

他原本五十多岁也没有家人,此时婆娘儿子都有了,他更想珍惜。

郭狐狸嘴角勾起一个笑容,等到这等子赶人的事情完了他就上御前哭罪去。新年新气象嘛……

贾琏和王熙凤正同贾母一起吃酒用膳的热闹,王熙凤不时地说一些笑话娱乐气氛。她没有巴结,也没有隐喻。只是想让本来有些尴尬的场面,融洽起来。只是天公不作美,正当着她准备讲下一个笑话给贾母敬酒的时候,一个婆子神色带着慌张的走进来给贾母身边的大丫头耳语许久。那丫头听了,也是有些慌乱。贾母看着她,抬抬下巴:“什么事?慌慌张张的,扰了大家的兴趣。”

“老祖宗,哪儿有什么扰了的。这姐姐怕是有事情要跟老太太说,我们一家子的这等子算的什么?”王熙凤笑着用手帕掩住口,垂着眼帘眉目含笑。贾母听了,本欲发作的就收了回去,点了点头:“说,什么事让你失了体统。”

“回老太太,是大老爷那边的事情。说是大老爷不知道那里来了……”那丫鬟看了贾琏一眼,低下头欲言又止的越了几个词:“竟碾了姨娘姑娘出门子。”

“他这是哪儿来的人来疯了?”贾母没有她那些避讳,将那词说的很是容易。她看向一边报信的婆子:“你过来仔细说说。”

“回老太太……”婆子连忙上前:“大老爷那边的管教甘婆子来我这里回话,说是当初老太太给的丫头有几个带着包袱要回来。说是大老爷赶了所有的姨娘和姑娘。姨娘和姑娘都有身价银子拿,她们都是伺候人的此时大老爷那里不用了就要回这边的。”

“老大媳妇,这事情你知道吗?”贾母轻轻拍了一下桌子,看向一边坐着安稳的邢夫人。

邢夫人擦擦嘴角上挂着的酒渍,低眉顺眼儿的柔声说道:“老太太如何不晓得,我们家老爷的事情我如何晓得。只是今儿早儿我要来的时候,大老爷将我身边的乔二家的要了去说有要事办。不过……呵呵……”邢夫人抬头看向贾母,尴尬的笑笑:“这赶丫头散姨娘姑娘的也不是第一次了,老爷不喜欢了就会送出去。我们这等子人家,也不会耽误人家的春风不是。给了身价银子,日后不管是嫁人还是如何,都是够用的。只是这次人多了些,动静大了些罢了。老太太也知道,老爷吃了酒就会撒疯。过了明天,说不得还要后悔。不过……”

她话头一转看向王熙凤:“我到琢磨着,这可能跟琏儿的事情有关。老太太也是知道的,我们老爷就是个人来疯的。前儿还说了,若是成了就去了姨娘姑娘,给儿孙求福来着。”

她说的也没错,前面说到这件事情的时候,她就提点过了。眼下发生,也不过是贾赦自己脑子抽疯了罢了。前面的也是实话,贾赦三年前就赶过一次。只是后来后悔又喊回来了几个,后来陆陆续续的闹了几次。贾母是知道这件事情的,只不过这次事情赶得有些巧了才让贾母有些不愉。

贾母想着,若是之前就有举动想要做什么,怕是早就跟媳妇说过什么。就是没说,她这里也会得到风声。哪里自己的人还是有几个的。她阴沉着脸,点点头:“你回头跟老大说,老大不小的人了。眼看儿子都娶了媳妇,就不能好好的做作。”

“是!”邢夫人绵软的回了一声。贾母知道,跟她说也是没有用的。只是拿起筷子点了点盘子发出清脆的响声:“你让管事的安排一下那些个回来的丫头,今儿是琏儿夫妻刚完了婚,没时间安排她们。等到明儿了,让他们去找二太太去。”

“是!”婆子弯腰俯身称是,走了出去。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无奈情深缘浅在线阅读第4节

    我坐在的士上,透过你的眼看着窗外五彩斑斓的风景,对于一个曾经看不见的人而言,这种失而复得的光明是无法言语的。我看见了全世界,却再也看不到你。17岁的那年是我人生中的噩梦,我出了严重的车祸,眼角膜受损,从此我的世界变成黑色。我不说话,不出门,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发呆。深夜醒来,我绝望的躲在柜子里哭。你

  • 引仙刀在线阅读第8节

    生活就像一盒巧克力,你永远不知道盒子打开来会得到什么.同样,看似普普通通的一天,你很难猜到,会同时发生多少事情.欧阳丽子终于忍受不了这份所有女人都不可能忍受的侮辱,她拿起电话迫不及待地给冷清枫打了过去.电话没有接通......她又再回拔了过去,还是不通......她一次不通,再拔一次.....就这样

  • 如何做一个合格的女配在线阅读重生

    “重大嫌疑犯苏眉,曾为苏氏集团董事长千金,毕业于美国xx大学,后因苏氏破产…”电视里播报着一条新闻,一旁配着的照片上,是一个长相明艳的女子,脸上带着灿烂的笑容,似乎什么烦恼也没有。“墨,谢谢你替我报仇。”秦家别墅内,赵纯柔弱无依地倚靠在秦墨的怀里,感动的开口道。在秦墨看不到的地方,却是唇角微勾,眼中

  • 海贼:弓道开局意外之喜

    一个娇俏的小丫鬟拿着好不容易抢到的‘十三’号牌快步跑到一个少妇面前,将手中的号牌献宝般的递过去“夫人,这如意馆说可以挽回男人的心,咱们也去试试吧。”灰暗的眸子淡淡的扫向丫鬟手中的号牌“一个心已死的人,还有什么值得去挽回呢。”“夫人,您就当解闷儿,去看看又何妨。万一真的能挽回少爷的心呢。”小丫鬟不死心

  • 神秘海域在线阅读第5章

    005一滴泪,咸着皇上未醒,已派多人前去劝阻三驸马快快回京,可三驸马却坚守城池,不肯退让半步,誓死护城!刚刚睁开眼睛,就听到身边有总管呼喊,“皇上醒了,快,快传御医!”“如今……局势如何……”刚刚清醒,皇上便开始追问局势,可榻前的老臣将士们一个个都沉默寡言。默不作声。“回皇上,豫中由三驸马镇守,豫中

  • 主角画风不对之空降设计部

    第二天。“林洋,原来你在唐氏上班啊?”安婷婷站在唐氏大厦前,一脸惊诧。据她了解,在林城,唐氏是仅次于华圣国际的大公司,但在这之前林洋根本没有告诉过她,他在唐氏工作。“对啊,唐氏有很好的发展空间,老板也比较平易近人,不像华圣国际的苏云离那么独裁专制,所以我选择了它。”林洋停好车子,走到了安婷婷的面前。

  • 洪荒:至尊通天在线阅读第10章

    白天的昏睡,让夜晚显得格外悠闲。躲过老师的盘查、在漆黑一片的寂静里,无聊的说要确定下年龄,排个子丑寅卯、四五六七什么的。“咱是按照身份证上的年龄还是依据实际年龄来排大小啊?”吴帅深沉的声音,惊扰了站在阳台窗户上的月光温软的碎片。“难道身份证上的年龄,不是你的真实年龄么?”如同小白一样的问题从弱智的我

  • 遗神传之四人一床

    “我下楼去买点酒。”陈风干咳一声,避开话题,一溜烟的跑到楼下去买酒了,留下两女干瞪眼。王梦蝶好奇的目光打量在两人身上,她很好奇,陈风身上到底有什么魔力,居然让两个大美女争风吃醋。当然,或许这也不是什么争风吃醋,只是两个同一级别美女的一种潜藏在骨子里,互相不服的斗争。很快,陈风抱了一箱啤酒上来。齐乐菲

  • 一拳至尊系统我们是兄弟

    或许,我真的早就变了,那天并没有我预料的尴尬,ktv时,一直有年夏调节着气氛,他唱歌真的很好听,偶尔的搞怪唱法,逗得我们哈哈大笑,周远航的女朋友是个很活泼的女孩,她主动跟我搭话,那天一下午我就几乎一直和她聊着天,她问了好多关于周远航,我把我知道的都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她,或许我的心里是希望周远航幸福的,

  • 末日神棍在线阅读大喜日子

    潘伟明见梁小霞的反应与往日大不相同,甚至是她的身形步伐都与之前的更自信更胸有成竹,那落落大方的样子,仿佛这场婚姻是自己高攀了梁家。潘伟明快步上前走到梁小霞的身边,他挽起手等着梁小霞搭过来。却迟迟没有动静,潘伟明在她耳边小声说道:“亲爱的,你怎么自顾自的走。”梁小霞面带微笑,微低着头:“难道不是你自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