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小说 > 正文

末世穿书之炮灰的日常第五章在线阅读

2021/6/11 2:43:35 作者:风轻歌 来源:晋江文学城
末世穿书之炮灰的日常
末世穿书之炮灰的日常
作者:风轻歌来源:晋江文学城
本文已完结。茵茵穿书了,穿成末世小说中出场没几章的炮灰,给女主送金手指的那种。还好来的及时,剧情还没开始,远离剧情,远离女主。活出自己的平淡生活。最后收获爱人一个,朋友几人,幸福一生!————————分割线————————(预收文)欢迎收藏《六零福运娇娇女》文案:21世纪的叶娇娇因心脏病发抢救无效死亡。死后的叶娇娇重生到了六十年代,成为叶家二房的小女儿。叶家前头五个大孙子,好不容易来了一个小孙女小娇娇,全家一起宠。不久,家里人发现,小娇娇有福运体质,想啥有啥,要啥来啥。PS:本文甜宠,女主娇娇。

电光火石间,秋晚认出了眼睛的主人,正是庄头管事的儿子刘栓!

他来做什么?这里可是张家的院子,他怎么进来的?难道张家有人帮他?不对,张家人品行良善,不会如此行事。

是锦莲!秋晚瞬间明悟,守在外间的是玉英和锦莲,锦莲要想将玉英诓走片刻再容易不过,看来,这就是林氏的安排。

忽然,她余光瞄见缝隙里伸出一根竹管,管口冒着浓浓白烟。

烟雾渐渐在屋内散开,秋晚立刻屏住呼吸,又偷偷扯来锦被将口鼻捂住。按常理,她本应该直接将人抓住,可她此时孤身一人,此处又颇为僻静,万一对方狗急跳墙怎么办?

秋晚索性将计就计,多引出几条蛇来!

“人走了。”少顷,系统提示道。

秋晚立即跳下床,将被子拢了拢,装作有人在的模样,又环视一周,从房中唯一的窗户翻逃出去。她双脚落在泥地里,绣鞋上沾了不少土,一抬眼,发现窗外竟是后院,院子里种了些时蔬瓜果,再往后是一堵矮墙,纵目望去可见郁郁山林而无半个人影,似乎十分隐蔽。

秋晚稍一犹豫,决定蹲在窗下偷听。

也不知蹲了多久,秋晚双脚都开始发麻,心中庆幸还好是冬天,地里没什么蚊虫。忽听木门发出“吱呀”一声响,她学着武侠书中的描述,偷偷将纸糊的窗户戳破个洞,从洞孔中窥去,只见刘栓贼头贼脑地走入房中,俩鼻孔里塞着布条,一只手上燃着株枯黄的草,他四下挥舞,枯草散发的刺鼻气味很快掩盖了先前的白烟。

刘栓摘下布条,随手放入怀中,他站在原地搓了搓手,眼珠乱转,嘴角斜勾,愈发衬得人獐头鼠目。秋晚此时已猜到他要做什么,不免为林氏的疯狂与歹毒感到震惊,若她真的傻乎乎入套,人可就毁了。

这办法说来粗陋,并不像林氏过往的手笔,可一旦成功却能让秋晚再没有翻身的机会!当然,秋晚在林氏庄子上出事,林氏一定会招人非议,说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也不为过,但只要她死不认账,谁能拿她怎么样?赵河总不至于送她去衙门?

看来赵秋燕一死,林氏已然得了失心疯,行事再无顾忌,恨不得拉上她陪葬才好。

秋晚恨得牙痒,盘算着如何惩治这些人。

屋中,刘栓已掀开床幔,虎扑上床,看得秋晚一阵恶心。

但很快,刘栓察觉不对,猛地掀开了被子!

人呢?!

这时,院外隐隐传来凌乱的脚步声,只听其中一人粗声道:“刘栓你个杀千刀的泼皮,你丧良心啊,老娘为你供老养小,你却青天白日就背着我跟人勾缠,老娘倒要看看,是哪个不要脸的贱蹄子!”

“骚货!出来!”

刘栓心道不好,既然屋中无人,他一个奴仆躲在主子休憩的房间可说不清,尽管他媳妇带人来也是依计行事,可万一有外人瞧见呢?他做贼心虚,准备翻窗逃走,只听忽然间一声闷响,他就像被人敲了一记闷棍,人直直倒地,不省人事。

外面的叫骂声不停,又一道刻薄的嗓音响起:“咦,这不是张家的新房?难道,是张家哪个媳妇子?”

“不对吧,这新盖的房子张家还没住过呢,今早我遇见张大家的,她说是收拾出来给大小姐休息的呢。”

“啥?你说这里头的是赵府大小姐?”

“嘁!怎么可能?大小姐天生富贵,又不是勾栏院里的下贱胚子,怎会跟个奴仆厮混?”

那些人你一言我一句,好似都在扯着嗓子说话。

“刘栓家的,你还别说,我方才真见了大小姐跟着张大家的往这边走呢,大小姐生得玉一般,周身都像散着光呢!”

“不会吧?真是她?”

“真的!我也见着了,要不,咱算了吧?那可是大小姐……”

“大小姐又咋?大小姐就能跟奴婢抢男人?她若真想摆小姐的谱儿,也得看看夫人答应不答应,这种没脸没皮的事,她好意思往外说吗?若真敢逼老娘下堂,老娘就一头撞——当家的,你咋了?!”

一推开门,刘栓媳妇声音急停。房中气味有些呛人,放眼望去,除了躺在地上的刘栓,哪里有其他人?

而院外不远处,此时的秋晚正对着一人行礼:“谢大人出手相助,大人怎么会在此?”

眼前之人竟是与她有过一面之缘的县尊大人,但见他墨发长衫,清雅若竹,身后还站着个陌生的护卫。那护卫在刘栓想要逃走时射了他一颗石子,将他击晕,同时也惊动了本想躲起来的秋晚。

一阵清风拂过山林,吹得树叶沙沙作响,双方面对面站着,秋晚态度恭谨,丝毫不敢大意。这些日子她已知晓,县尊大人名潘讳宁,乃京城人士,家中背景深厚,但具体身份却无从得知,就连赵河也是一知半解。

她的问话潘宁并未作答,而是道:“本官见那人鬼鬼祟祟,也不知屋中是何人,本想提醒,孰料赵姑娘竟自己逃了出来,”他表情不乏意外,又有些兴味:“你倒是机敏。”

秋晚一窒,那说明他看戏很有一阵子了?但她只能尴尬一笑:“下人疏于管教,让大人见笑了。”

“看来赵姑娘心有成算,也无需本官多此一举了。”

秋晚抿唇笑了笑,她察觉到潘宁有心相助,心里又终究少了几分对权贵的惧怕,她犹豫半晌,想到要败坏林氏名声,有县令在场再好不过,于是横下心试探道:“小女子还真有一事,烦请大人帮我。”

另一边,刘栓已被一群人救醒,当其余人得知他进屋时大小姐并不在,而他却莫名其妙晕倒时,皆是心里一突。

尤其以刘栓的媳妇小刘氏为最,她胆颤心惊地想,莫非因为她来早了才导致计划失败?

锦莲本是让她一刻钟后再出现,可她不甘让刘栓与那金尊玉贵的大小姐有夫妻之实,这才急吼吼地赶来阻止。

尽管锦莲信誓旦旦地保证,事成后依着夫人的手段,赵家老爷只会让大小姐绞了头发做姑子,绝不会追究到他们身上去,不但如此,他们还能得到大笔银钱。

可大小姐生得那副模样,若真把刘栓的魂勾走了,哪怕再多钱她也不愿意。

反正只要将他俩堵一屋里,孤男寡女的,不一样让大小姐说不清么?

屋子里陷入沉默,一时间,静得只能听见呼吸声。

众人面面相觑,终于有一人道:“趁着大小姐还没回来,咱快离开吧?”

“对对对!”刘栓赶紧附和,他那一晕实在蹊跷,心中惶惶不已。

这时,门口出现几道人影,他们逆光而立,面目有些模糊。

“屋里挺热闹啊?”其中一道女声开口。

刘栓急得额头直冒汗,他终于看清,回来的竟是大小姐!小刘氏心中也急,待她发现对方身后还站了个陌生男人,心思一动,强词夺理道:“大小姐,奴婢们只是来瞧瞧您休息得好么,谁知您不在房中,这前后左右没啥人的地方,您怎么单独跟个男——”

“闭嘴!”刘栓抬脚踹翻了小刘氏,妇道人家没见识,他一看那陌生男人的气势威仪,就知对方身份不俗,更别提男人背后站着的护卫,他觉得很有些眼熟,细细一想,不正是县里的衙役吗?

难道,这竟是本县县令?

想到此处,他的双腿软成麻绳,“噗通”跪地,张着嘴良久说不出话来。

其余人见状虽不明所以,但也跟着跪倒。

“这是本县县尊大人,大人适才寻我问话。可我就奇怪了,我虽不在屋中,但这里终究是我的休憩之处,岂容你们说闯便闯?”

秋晚证实了刘栓的猜想,吓得一屋子庄户汗湿衣背。

又听秋晚冷哼一声:“屋子里一股迷烟味,也不知你们安得什么心?莫非……”她别有深意地看了刘栓一眼,那眼神将刘栓冻成了石块,秋晚却道:“莫非想盗我钱财?”

众人一愣,偷盗?莫非因为大小姐尚未出嫁,想不到那种事?

人群中,县尊大人慢声道:“凡奴窃主者已行而不得财,主犯笞五十、免刺,从犯笞二十、免刺。但得财者,主从犯一并刺字、主犯杖一百、流三千里,从犯杖六十、徒三年。”

众人一听,忙吓得否认道:“不不,我们不是想来盗窃……”

熟料潘宁又道:“奸盗者绞,奴杀主者皆斩。尔等目无尊卑,擅闯主人寝居,持迷烟意图不轨,若不是盗窃,难不成是……”

“是盗窃,是盗窃!”躲在一旁窥探的庄头管事再也忍不住,小跑上前求情。此事已被县尊大人抓了现行,若不承认盗窃,等被问出真相,岂非小命不保?

反正他们又不是真偷盗,必然查不出赃物,依律,主犯也不过笞五十罢了。

“对、对,我们是盗窃!”周围不少人反应过来,点头如捣蒜。他们更冤枉,只不过想讨好管事一家才会跟来,如今管事都认了,他们还忌惮什么?县尊大人再怎么罚,他们也只是从犯!

秋晚心中暗笑,她不过为了名声,不愿与奸污之事牵连一处,才以盗窃为名逼这些人认罪。听起来鞭笞好似处罚尚轻,但只要施刑者有心,足以让人生不如死。

而小刘氏听了管事所言,想到自己要挨五十鞭子,早已吓得肝胆俱裂,连连哭求告饶。这时,她余光瞄见锦莲搀扶着玉英一道进来,猛地一拍大腿,好似抓住了救命稻草:“大人,此事奴婢与当家的真不是主犯,我们都是受了锦莲指使!求大人开恩啊!”

此言一出,场中顿时一静。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系统很崩溃第1章在线阅读

    在中国南方的K市的市中心一栋别墅内,风正北坐在自己的书房内,已经停下了自己手中的文件,静静的思考着什么,旁边站着风家的管家,此时风家管家看到自己老爷在思考问题,他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连大气都不敢出。“彭哥,辰儿往哪个方向去了?”稍后风正北对着自己的管家问道。风家的管家彭俊伟今年已经五十岁了,而风正北

  • 狱女铁郎心之.终有一天我会是你心底的女子,对

    何毅凡的车刚好在嘉园星城地下车库停好,旁边的车灯闪了闪,何毅凡走过去,打开了车门。里面是画着精致妆容的欧阳梓林。看着何毅凡开心地笑了。何毅凡坐定。望着前方说:“你怎么过来了,还穿这么少?”说着回头看了看欧阳梓林,居然只穿了件白色的呢子低胸套装,裙子不过膝盖,皱了皱眉,还好余光看到车后有件白色同款的兔

  • 别惹幼女在线阅读第四节

    苏子瑜是有名的金牌经纪人他长相惹眼天生的桃花眼无限风情浑身一股子风流劲。这长相说当演员都没有问题。因此娱乐圈里想被他潜规则的人有的是美女从来不缺。众所周知苏家长辈那是书香门第可到了苏子情他们这一辈那就是五花八门了偏偏没有一个学的专业是和书香门第扯上关系的。老大苏子衍经商老二苏子航当了军官老三苏子瑜是

  • 网王之超级教练之屋子里有其他女人

    她曾经在这个房间里生活了三年,熟悉这里每一处的摆设,她掀开被子下床,手指抚上桌子,指腹下似乎还是熟悉的感觉。沙发上、床上、地板上……每一处角落都是熟悉的影子,轻轻一拨,心里的琴弦就发乎刺耳的声音。她深吸一口气,整了整自己的衣服,拉开房门准备离开,这个地方和她在就没了关系。她刚迈出脚,听到有人闯进客厅

  • 奇游迹之万象天尊之火锅(5)

    又是被吵醒的一天,画眉无奈地爬起了床,一番梳洗后,又要日复一日地学习。房间外地家人的欢声笑语仿佛与她无关,她也不想参与。午饭过后,她回到房间,继续完成今早没有写完的学案。手机在桌面上震动了一下,屏幕亮了,弹窗是一条来自妈妈的信息“在吗?”画眉想起前天的吵架,半信半疑地点开了信息,敷衍地回复了一句“刚

  • 人命如草芥第四章

    纪苇苇只觉得眼前一片昏花,愣了半天都还没有回过神来。冷笑,穆清苏伸出手从自己的上衣里掏出了一秉精巧的瑞士军刀轻轻的摩挲了一番,眼眸中透露出一丝寒意来:“我倒是还想看看你能装多久。”他每走进一步,纪苇苇就颤抖一番。等他停下自己脚步的时候,纪苇苇的心瞬间就像是坠入冰窖一般。刀子散发出一股慑人的寒意,下意

  • 唐僧大战女儿国在线阅读第八节

    果不其然,赶了不到半个时辰,漫天飘起雪花。没过多久,道旁的树叶上铺了薄薄的一层。好不容易赶到山脚下,厚厚的积雪已经没过了马蹄,此时天已经擦黑。欧阳玥转过身子正交代长生等点燃火把,再寻几个人先前去探路,就听到我车上的赶车小厮扑通一声,一头栽到了地上。众人将其扳过来一看,身上竟插了只箭,人早已咽了气。我

  • 龙族之第七感在线阅读第六节

    第六章不靠谱的男人“处女……满大街的都是假处女,你算是其中一个吗?”黎霆邪邪地道,脸上的邪肆扩充到最大程度,好整以暇的望着颜语汐,墨色的眸子里全然是一种淡淡的挑衅和鄙夷,睥睨她的眼神里,满载着不可一世,丝丝缕缕的傲气和自负,轻易的流露出来。或许,这个世界上,就是存在着这么一个男人,卓尔不凡,哪怕是什

  • 我是金箍棒在线阅读第4章

    一个女孩有些匆忙的闯入,看到男孩,笑意横生。坐着与男孩,还没等她开口。男孩已经笑着:“今天是美玦生日我送你这个水晶天枰好不好?”说着,男孩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精美透亮的天枰样水晶饰链,在女孩面前轻轻的晃着。“唔,赫沙这个东西好丑哦。我不喜欢诶,你重新送一个给我嘛。”俏皮可爱的女孩撒着娇,眨着狡黠的眼睛

  • 镇魔师之种一颗情窦

    距离圣诞节还有十天的时候,晓满接到了一通莫名其妙的电话。那是一个落雪的傍晚,晓满和姐妹们不想外出,就在宿舍里玩玩游戏,聊聊天。晓满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她的手机响了起来,因为是陌生号码,一开始她并没有接,如果对方找她有事,一定会打第二遍的!晓满放下手机,坐在电脑前看电视剧,想着如果电话再响起来她就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