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玄幻小说 > 正文

异世帝国第十章在线阅读

2021/6/11 1:29:49 作者:香烟与火 来源:飞卢小说网
异世帝国
异世帝国
作者:香烟与火来源:飞卢小说网
(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这天赵昭的父亲来到了任世横的府上,道是:“很多天没看到女儿,于是过来看看。”

下人于是带领着赵昭的父亲来到赵昭的房间。

此时,任兴正在一只手拿着杯子,一只手拿着药,在给赵昭喂药。

赵昭父亲喝:“你在干什么?”

任兴突然吃了一惊,但很开缓过神来,叫了声:“爸。”

赵昭父亲赶忙跑上前,但看到赵昭的状况还是很崩溃,道:“你们把我女儿怎么了?”

任兴淡淡地说:“他生病了,我在给她喂药。”

任兴于是继续,拿着药片和水,对着赵昭道:“张嘴,把药喝下去。”

赵昭如同得了命令一般,完全服从。

赵昭的父亲是一般人,没见过这种事情,失声叫道:“你给她的是什么药?”

任兴依然淡定道:“当然是治她病的药。”

任兴继续他喂药的动作。

赵昭父亲一把抢过药道:“是治她病的药,还是导致她病的药?”

任兴冷着脸道:“父亲,我尊重你。但是,赵昭是我妻子,我是不会害她的。把药给她服下去,否则她若是病情恶化了,我想你也不会愿意。”

赵昭父亲道:“既然这样,那我吃下去看看,这药管不管用。”

说着,赵昭父亲就要把药放到嘴里。

任兴一把把药拍在地上,大喊道:“不行!”

赵昭父亲道:“这究竟是什么药?若不是毒害我女儿的药,你为什么会这么害怕?”

正说着,大娘带着三娘,五娘,六娘进来了,道:“你们在这里喊什么,当这里是市井商铺,还是大马路?让别人听到了,还不怕笑话。你忘了我们是有脸面的正经人家了吗?”

任兴在一旁道:“赵老板怀疑我给他女儿的药是毒药,要自己吃下去试试。我觉得他这是不信任我,我阻止了他。”

五娘在一边笑道:“我就说这纸里包不住火吧,让人家他爹给看出来了。这下热闹了。”

大娘呵斥道:“你住嘴,就你嘴巴长。”

五娘止住笑,在一边看着。

大娘吩咐下人道:“去把我常吃的药都拿过来。”

一会,下人托着个盘子过来,上面放了着实不少。

大娘道:“这是我每日吃的药,你要不要吃下去,看看是毒药,还是补药?”

赵老板道:“你吃什么药,我不管,我只要看看这给我女儿吃的,到底是什么药。”

大娘道:“我的这些药,你吃了,就是毒药。郎中常对我说,我药别人都不能吃,因为我是潮热多汗更年期,这些药对我是补的。但是别人吃了,就是毒药。赵昭的药是好是坏,你吃了怎么会知道?”

赵老板一时无语,道:“我女儿一直好好的,到了你们家就成了这个样子,你们说,不是你们,还有谁?”

三娘道:“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我们家的人都很好的。我平时里就很照顾她,没事跟她说说话,怕她寂寞了。有什么事情,我还都叫着她,我们哪个要害她了?说不定,你女儿本来就有病,到了这个年龄就会发病,刚好到了我们家,她病了。我们也不能放着不管,给她最好的药吃。说不定,不是我们她更严重了呢。跟了我们大户人家,你女儿可是有福气。”

六娘道:“没错,你们可沾大光了。自从你女儿到这家里以后,我房间里不知道少了多少东西。我最近看好了一套香粉,刚买回来就没了,大娘你可得替我做主啊。”

赵老板道:“你们承认也罢,不承认也罢,从现在开始我是不会离开我女儿的。她的饮食起居我来照顾,我再不会让你们随意摆布她了。”

任兴道:“这可不行,这说出去,别人还以为我们家连饭菜,药品都管不起。她既然嫁到这里来,就应该我来照顾。”

赵老板放声大哭道:“女儿,是爹害了你,那时候你跟爹说,这里你过不下去了。爹还劝你,再忍忍,既然嫁给了人家,就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凑合着总有办法。没想到,你现在成了这个样子。爹想照顾你,也没有办法,只有眼睁睁地看着你被他们害死。”

大娘道:“行了,别再说了。你若是想照顾你女儿,你就每日来照顾。只是耽误了治疗,可别再怪到我们家头上。”

赵老板于是每日来照顾赵昭,喂些绿豆汤和药膳。

过了几天,赵老板刚把碗放下,突然听到赵昭小声道:“爹。”

赵老板激动坏了,连忙答应着。

却看到赵昭的手在床边摸索着。

赵老板翻开了几层床单,发现了几片药片。

原来,在头几日任兴给赵昭喂药时,赵昭意识尚存,于是在喂药的时候,假装把药吞了下去,实际上藏了起来。

这天离开任世横府上时,赵老板的脚步比平时都要快些,他脸上带着一种紧张的表情。

张晓巡逻路过任世横府时看到了紧张的赵老板,联想到之前舞会上看到赵昭的情景,于是就跟了上去。

赵老板连续去了几家中药铺,但都失望而出。

张晓见状迎了上去,道:“赵老板。”

赵老板停了下来问:“你是。。。”

张晓道:“你是赵昭的父亲吧?我是市政厅保卫处的队长张晓。”

赵老板脸色顿时变了道:“你找我有什么事情。”

张晓道:“我看到你手上拿了些药片,莫非就是任兴给赵昭吃下的那些?”

赵老板顿时紧张起来,道:“不是,你要做什么?”

张晓道:“我追查任兴也有一段时间了,按照你的办法是没有可能知道这些药是什么的,如果你信得过我,不如给我一片,我查找出这药片的来历后,帮你想出对策。”

赵老板冷笑道:“你是市政厅的人,市政厅的人哪个不是吃人不吐骨头的?你们当官的,都是官官相护,随便从你们市政厅抓出两个人,顺着关系网查起来,都能算得上亲戚故友。你会这么好心来帮我?怕是来害我的。不是任兴派你来的吧?”

张晓道:“为官的确实如此。但是我说了你可能也不信。我在的地方是一个孤岛,官场上所有的规则,习惯在我那里都不通用。我想你应该也知道凭你的力量是不可能知道药物是什么的,不如给我一片,让我来试试。”

赵老板想了一会,掏出纸包,给了张晓一片。

张晓道谢后离开了。

赵老板接连几日照顾赵昭,使得任兴很不满意。

任兴不愿在家里多做停留,于是每日到金舞台喝酒摔东西取乐。

任兴闲来无聊,便惦记着钱娇于是联系了癞子龟,找了些手下。

任兴派这些地痞流氓袭击钱老板旗下的商铺。

过程大同小异,多半是派个地痞来到店里,假装要买东西,然后问价钱。

再借讨价还价之机生事。

对方开价十块大洋,他便给一块大洋。

店主老板肯定气恼,不是赶人,就是嘲讽。

于是他们就趁机打砸店铺,把店里的东西扔到街上。

同伙会趁机抢劫,同时大喊:“东西不要钱,快来抢啊”

引得旁人加入到他们哄抢行列,还免不了把店主打一顿。

两天之内,钱老板旗下就有五六家店铺被抢。

即使店主报案,那些人也在警察署派来人之前跑掉了。

钱老板日日忧心,在家中坐立不安。

钱娇本很郁闷,看到父亲这样,又听说了事情后,立刻明白了七八分。

钱娇来到任世横府上,被告知任兴不在。

钱娇于是来到了金舞台,任兴果然抱着一个舞女,露出一种作恶前的快意笑容,拼命灌对方酒。

钱娇看到他,积怨怒气立刻涌了上来,她来到任兴面前大喊:“任兴!”

任兴见状立刻收敛了笑容,放开了舞女,用猥亵地表情道:“怎么,知道主动来找我了?”

钱娇泪流满面道:“任兴,你还有没有一点人性?你怎么对我都不要紧,你怎么可以去破坏我爸的商铺?那是我父亲一生的心血。你知道你会给他带来多大的伤害吗?”

任兴听着突然笑了,站了起来,逼近了钱娇。

钱娇本来怒气冲冲,看到任兴突然贴了上来,距离自己只有十几厘米的距离,害怕了起来,道:“你要怎样?”

任兴道:“如果我没有听错的话,你刚刚说,我怎么对你都不要紧?”

这里是任兴很厉害的一个地方,就是你多么愤怒的话,在他听来都能变成,你喜欢他,你愿意被他糟蹋。

钱娇本来背负着血海深仇,这会突然意识到,报仇什么的其实不重要,眼前自己的安危都成问题。

任兴开始动手,抱住钱娇,然后就往脸上贴:“你知道我想怎么对你吗?你知道我想做什么吗?”

钱娇开始拼死挣扎,道:“你怎么可以这样厚颜无耻?你害得我们颜面扫地,损失惨重,你现在居然还敢对我这样?”

任兴道:“我知道你有损失,我补偿你啊,现在就补偿你。”

钱娇大叫:“你放手,我要喊人了。”

任兴笑道:“你喊啊,你在这里喊,好啊。把人喊进来,我们生意兴隆。你知道每年有多少新来的姑娘,她们都会大喊大叫,要是我们怕人叫,这里早就关门了。你愿意喊就喊吧。”

钱娇道:“你究竟怎样才肯放过我?”

任兴道:“不如你嫁给我啊,反正你已经吃了亏,这样走了,多不甘心啊。不如你嫁给我,我补偿你。”

这是任兴通用招术,就是趁你不备,先给你造成损失,然后若是你心有不甘,找他理论,那么正中圈套。上次只是有些损失,下次就是连人一起赔进去。通常,若是不懂得止损的人,就会第二步就搭进一辈子去。即使断臂求生,任兴之后还会不依不饶地继续给你造成损害,然后追着要补偿你。

钱娇道:“你已经毁了赵昭,又逼迫金星从了你。现在赵昭还没有意识,金星还有孕在身,你居然又来逼迫我?”

任兴道:“你怎么知道的金星?谁告诉你的?”

钱娇道:“你不要掩饰了,我什么都知道了。”

任兴楞了一会,突然笑了起来,道:“我知道了,你去了那个房间,是不是?”

钱娇道:“去了又怎样?”

任兴突然暴起,拖着钱娇来到了后台金星的房间。

推门进去,把钱娇扔在了地上。

任兴拿起桌子上的日记本翻看了一遍然后扔在了地上。

又拿起桌子上自己和金星的合影,扔在了地上。

墙上还有任兴留下的衣服,任兴都扔在了地上。

任兴又一把扫过桌子上的东西,金星的化妆品,首饰盒都散落在了地上。

任兴道:“你就是看了这些东西,信了这个本子上的话,是不是?”

看着愤怒的任兴,钱娇不敢说话。

任兴撕下日记本上的纸,抛在空中道:“你宁可相信一个舞女的话,也不肯相信我告诉你的话,是不是?”

任兴的愤怒另钱娇不敢动弹。

任兴抱住钱娇,钱娇拼命挣扎,任兴一边动手,一边道:“钱娇,你知不知道你有多好?你怎么这么不相信我,不相信你自己?你怎么会跟赵昭那种出身低微的女人作比较?你为什么会相信一个舞女的话?”

钱娇道:“你放手。”

任兴一把抱住钱娇扔在了床上。

扑过去就非礼钱娇,钱娇道:“这里是金星的房间,你这么做怎么对得起她?”

任兴笑道:“这你放心,从来都是别人对不起我,我从来不会对不起别人。”

钱娇一早回到了家,钱娇母亲道:“昨天你一晚上没回来,我们都急坏了。你去了哪里?”

钱娇道:“郑蔷她们组织了聚会,我回来的时候太晚了,就借宿了一晚。”

钱娇母亲道:“我吩咐了厨房准备了早餐,要不要吃点?”

钱娇道:“不用了,我想休息一会。”

钱娇在房里一直躺到了下午。

听到外面喧闹,于是推门出去细听。

听到钱老板道:“没想到,没想到,警察署的刑士满居然把我被抢的货物给送回来了。这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钱娇母亲道:“你也别高兴的太早,说不定他过会带着巡警就来找你要钱了。要走的比货物还值钱。”

钱老板道:“先别管,先高兴一会是一会。”

钱娇隐隐觉得有些恐惧,周围一切事情的变化和好坏都跟任兴的举动有着关系,她感觉有些无助,如同听天由命般的感觉。

世间再没有别的规则,全都任凭任兴和一众人无理取闹,由着他们任性妄为。

然后,钱娇听到她父亲叫她:“钱娇,下来,今天开心,我们去庆祝一下。”

钱娇笑不出来,却强颜欢笑,应和着。

接着,第二天,钱娇在楼上,钱老板在楼下教她道:“贵客来了,钱娇快下来。”

钱娇下楼一看,正是任兴和郑蔷。

钱老板开心道:“我真是遇到贵人了,帮我联系这么大一桩买卖。”

郑蔷巧笑嫣然道:“没什么,钱娇和任兴都是我朋友,再说,钱老板这么好的生意人,我们也愿意合作。”

看着钱老板开心的样子,钱娇没法说什么。

任兴,郑蔷与钱老板相谈甚欢,钱老板留他们两个吃饭。

任兴和郑蔷欣然接受。

吃饭间,钱娇母亲问:“任兴,你现在可有家室。”

任兴突然不语,做出沉痛状,一动不动了几秒钟,然后抬起头道:“说起来惭愧,我有一妻子,只是她生来命苦,重病缠身,我请了名医,也不见有效。”

钱娇母亲同情道:“那真是可怜。”

郑蔷道:“她那妻子,有跟没有一样。任兴本来就身兼数任,他们家是显赫门第,有太多事情要处理,他应酬又多,可惜她妻子只能躺在病床上。辛苦任兴每天忙里忙外,回到家,却看到生病的妻子。若是换成别人,一定会休妻另娶。可是,任兴。。。唉,我们劝了多少次了,就是个烂好人。”

钱娇母亲同情地点点头,道:“那你有没有想过再续一房?”

这正是任兴等的话,任兴赶紧道:“想也不是没有想过,但是需要合适的人选。”

接着,任兴和郑蔷看向钱娇。

钱娇做出恼火状,郑蔷拉了拉钱娇道:“别坏了气氛。”

钱娇于是不语。

钱娇母亲同情地看着任兴,又看看钱老板,钱老板欣赏地点点头。

钱娇跟着郑蔷,任兴出了门。任兴走在前面,郑蔷和钱娇走在后面。

郑蔷道:“你看你父母多开心啊,我也喜欢你和任兴这样的朋友都在我身边。”

钱娇知道郑蔷开始行使她劝说的职能,只是不理。

郑蔷道:“我们晚上约了几个朋友一起去吧。”

郑蔷和任兴带着钱娇去跟郑斐他们会合。

几个人一路有说有笑。

郑斐看到钱娇道:“早就听任兴提起你,现在一见,还真是才子佳人,天生一对。”

钱娇知道郑斐和郑蔷是一路,她们说的话,听起来总是让人汗毛直立,但是反驳也不是,怒也不是,沉默也不是。

郑斐见关键的一句已经对钱娇用上了,于是开始缓和气氛,道:“平日里,你都做些什么?”

钱娇道:“没什么,有时候去教堂。”

郑斐道:“教堂?我认识一个外国商人,名叫约翰,也是经常去教堂做礼拜,不知你认识他吗?”

钱娇道:“我在教堂见过他,但是没打过交道。”

郑斐道:“改天我介绍你们认识,约翰经常运些国外货物,他那里有不少好东西可以买。”

钱娇道:“那好啊。”

郑斐道:“前面不远就是我的工厂了,不如去我那里看看。”

郑蔷兴奋地表示同意。

于是任兴,郑蔷,郑斐,小欢和小晨,连同钱娇一起去了面粉厂。

钱娇道:“我记得这里叫做韩记面粉厂。”

郑斐道:“以前是,现在叫做郑记面粉厂。”

工厂很大,工人忙忙碌碌。

任兴拉住郑斐,示意他有话说。

任兴道:“这几个月,我那三成的分成,一直在减少。”

郑斐喊过郑楠,让郑楠解释。

郑楠道:“这些工人,怠工的怠工,偷懒的偷懒,我教训他们,他们还动不动搬出韩老板来,说之前韩老板对他们不错。韩老板从来不这样对他们。这工厂的产量一天比一天低。”

任兴道:“若是这些事情,你都管不了,那你就别干了。”

郑楠道:“你不知道,那些工人,平日里私下议论我们。他们一直敌视我们。”

任兴道:“那你就让他们看看,是他们嘴硬,还是你们拳头硬。他们嘴硬,你就打。不改,再打。我就不信打不过来。”

郑楠“是,是,是。”同意个不停。

任兴看到前面有一老者,搬着一个箱子慢慢地在走。

任兴道:“那是什么人,为什么不解雇了,留在这里?”

郑楠道:“他们都是老工人了,韩老板之前的工人,我们一直在用。当初我们接手这个工厂的时候,同意说是不降低工资,不打骂工人,不开除工人,所以这些人就留下来了。”

任兴突然暴怒,道:“韩老板!韩老板!现在谁是老板?当初的约定,这里是韩记面粉厂。现在的老板是郑斐,你说,谁说了算?你要是听韩老板的就去找他,把他从国外叫回来,把面粉厂还给他!”

郑楠道:“你说的对,我回头就把他们解雇。”

任兴道:“还有,每天的工作时间延长三个小时。你让这些工人闲着,他们就说三道四,让他们忙得不知道自己是谁,也就没那么多事情了。除了每天睡六七个小时,再除去一天一两个小时吃饭时间,剩下的时间都是工作时间。”

郑楠道:“你说的对,这样再没有人能议论什么了。”

任兴满意地看了看,拉住钱娇道:“你看到这些人了吗?”

钱娇道:“你想说什么?”

任兴道:“这些人,辛辛苦苦一天到晚,也就是勉强能填饱肚皮。我让他们做什么,他们就得做什么。我让他们站着,他们不能坐着。我让他们多工作几小时,他们就少休息几小时。”

钱娇道:“你觉得你比他们活得要好?”

任兴道:“你再看我这些朋友,银行家的儿子,实业老板。你再看我,军阀的儿子,政界新星。你跟我们在一起,你说你有多幸运?”

钱娇心想,这些人渣,统一管理这么多人,人人都倒霉。这东西就是一灾难,离得远了都受罪,离得越近危害越大,偏偏他还自以为是,拿着祸害你当你幸运讲,真是无话可说。

郑蔷拉着钱娇道:“你看,我们这些人对你多好啊。你若是跟任兴成了,我们的关系不就更近了?任兴跟谁我都不认,我就认定你了,我就想你嫁入任家。”

钱娇见郑蔷说得直接,又很诚恳。接二连三的攻击,钱娇已经失去了反应的能力,她只是笑笑,然后等着她们说完就算了。

张晓从赵老板手里拿到的药片,找了在医院工作的朋友鉴定,鉴定结果是:不知道具体成分,但肯定是抑制大脑的药品。

张晓找了些缓解的药给赵老板送去。

赵老板千恩万谢地感谢。

过了一段日子,赵昭慢慢恢复了。

赵老板涕泪横流道:“闺女,咱们回家吧。”

赵昭道:“现在任家的势力布满整个骆城,到了哪里都一样。我不走,我想留在这里,看看能不能做些什么。”

郑楠在面粉厂肆意横行。

其实都一样,郑楠,郑斐,郑蔷,任兴这些人都是一样,就是觉得什么人都是他们的人,他们的人,他们说了就算,他们觉得对方怎样就得怎样。

郑楠任意打骂工人,延长劳动时间,压低工资,他们认为这是拿这些工人当自己人。

终于,这一天,郑楠在厂里肆虐,一个工人们怒目相视,一个工人从背后冲上去,把郑楠摁倒在地,一群工人一拥而上,把郑楠暴打一顿。

有人给郑斐打电话,告知郑斐,面粉厂出事情了。

郑斐立刻联系任兴,道:“面粉厂工人暴动了。”

任兴道:“你先过去,我带着警察署的人随后就到。”

郑斐犹豫中,郑蔷走了过来,道:“怎么了,为什么不赶紧去,那不是你的面粉厂吗?”

郑斐道:“我独自过去太危险了。”

郑蔷道:“我带你过去。”

郑蔷拉着郑斐开着车到了面粉厂,随后就被一群工人包围了。

很多工人围住他们的车,有的工人断手断脚,向他们讲述着什么。

有的工人被人搀扶着,大声诉说着。

郑蔷在车里害怕得尖叫,郑斐则缩在一边。

正在这时,任兴带着警察署的人赶来,任兴道:“只要有反抗的就带到警察署。”

刑士满点点头。

工人立刻围拢过来。

任兴持枪,一枪一个,随即工人纷纷倒地。

任兴开出一条血路,走到车边,拉开车门,救出了郑斐和郑蔷。

郑斐感激涕淋,双手扶住任兴肩膀道:“我就知道我的好兄弟会来救我的。”

工人和警察打成一团,工人死伤无数,更有几十个工人被警察抓走,剩下的工人见状后退逃跑。

苏市长跟小柯,还有张晓带着市政厅的保安队赶来。

小柯看着任兴肆意妄为的样子道:“那可真帅,这样的才叫做男人。”

小柯这种助纣为虐的性格,使得她无法有任何的是非观。

其实小柯和任兴很合适,两个人都家世显赫,都喜欢凭借武力,都喜欢支配别人。

区别还是巨大的,小柯应该是正常人能接受的底线,就是个子虽然不太高,但勉勉强强还能崩溃的时候忍忍,性格虽然奇怪,但大多数时候笑容可掬,虽然喜欢惹是生非,但是在可以理解的范围之内。如果小柯是世界上最后一个异性,那么你可能会咬咬牙,接受他。

但是任兴,比小柯还要矮,四肢还要粗短,看了就很痛苦。性格不仅是奇怪了,暴躁,恐惧,喜欢搞事情,之后还会反复不停地指责你,还得标榜他是正义,正直和好男人。真的是很痛苦的事情,正如所有人认为的,如果他是世界上最后一个异性,那么还是让这种物种灭绝了吧。但是,现实就是他不会灭绝,反而会造成别人灭绝。

张晓看了任兴的所作所为,有点看不下去了,苏市长拦住他道:“不要管。”

在厚皮帮里,接生婆拉着金星的手道:“快了,快了。”

癞子龟魏利道:“我这回不但当上干爹了,我的干孙子也快有了。”

金星快乐地笑笑。

癞子龟魏利接过金星的手道:“咱帮里这是双喜临门,你快生了。我们也得了个发财的机会。刚才我们得到消息,明天,骆城就是我们的天下了。我们想抢什么就抢什么。到时候,我要你知道,这个干爹不是白当的。你喜欢什么尽管跟我说,我明天让弟兄们给你抢回来。”

金星艰难地说:“谢谢干爹。”

刑士满抓了大量的暴动工人,请示任兴如何处置。

任兴道:“打,打到他们保证以后不再闹事,悔过的就放回去。让他们继续在面粉厂工作。不服的就继续打。”

暴动镇压后的第二天,黄学会就联系了纺织厂,码头等工人,纷纷罢工,来声援面粉厂的暴动。

刑士满扛不住压力找任兴求救。

任兴思考了一下,找到了任世横,道:“爸,现在骆城所有工厂和码头的工人都在罢工,我需要你的军队用一下。”

任世横看了任兴一眼道:“不行,我的军队,不是用来给你管理工人的。”

任兴道:“现在,死了几个工人,还伤了不少。若是不动用军队,那么你就得支付所有的工人的医疗费用,还得承担所有的罢工损失。这些估计至少得上百万大洋。更重要的是这次牵扯的人员众多,赔付了这些就等于在向对方示弱。”

其实,很好理解,对吧?任兴就是这样的人,就是一个胡同走到黑。他组织了很多人做坏事,然后绝对不会中途罢手的。比如,这个,他们把人打残了,打死了。他们绝对不会想就此打住,事情解决下就算了,他们会认为这样会让他们和他们组织的人无法摆脱罪恶,虽然明明就是罪恶。绝对会是,谁敢罢工,我就打谁,打死了了事。直到工人不再敢有动作。他们觉得这样就可以把他们组织的人干的坏事,说成是好事,然后只要稍微安抚下工人,甚至更加变本加厉,随意对待工人都可以了。

任兴道:“爸,要么借我用你的军队,要么你就要替我支付所有的赔偿金。”

任世横考虑了一会道:“军队交给你,不要给我丢脸。”

任兴点头。他们似乎是达成了一致。

在外人看来很奇怪吧,这是事情没有一件不丢脸的,他们看来只有不能制服对方,才是丢脸。

任兴志高气昂地率着军队,道:“明天,谁敢闹事,就给我打!他们不要命,就让他们死。他们敢来,就不让他们活着回去。”

任兴把军队布置在罢工队伍必经的路段上,守株待兔。

刑士满也按照任兴指使,埋伏在重要路段,准备把带头闹事的都抓回去。

骆城这时,人心惶惶。

旁边店铺的张老板,来到赵老板的店铺道:“我们几个街坊听说码头和工厂的工人都在罢工,我们想去声援一下,你要不要去?”

赵老板放下手中的东西,赶忙道:“我也去。”

把店铺锁了,跟着一群人匆匆忙忙地在大街上奔跑。

几个人看到前面一大队人马,于是刚要准备去会合。

旁边冲出来很多的巡警,手持木棍,上前就打,赵老板等人纷纷倒地,被拖着带走了。

罢工的工人结队走过一个转角,突然看到前面有一排一排的士兵,手里拿着枪。

工人还没反应过来,士兵已经开始开枪了。

前排的工人倒地,后排的有的撤退,有的拖着尸体,纷纷逃走。

街道上除了斑斑血迹和一两个来不及带走的尸体,空空荡荡。

本来沸腾的民怨瞬间冷冻住了。任兴依靠枪支和暴力把暴动和罢工以最快的速度解决了。

厚皮帮里,随着一声婴儿的哭声,接生婆抱起一个男婴,开心地道:“是个男孩。”

金星露出了笑容,道:“帮我通知任兴,他有儿子了。”

任兴和郑斐站在台上,看着面粉厂一众工人,有的还在流血,有的被打残。

任兴带着一种“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骄傲姿态,大声道:“以后谁要是敢闹事,就是死!敢领头罢工的,就要关在警察署。如果不悔改的,就会死在警察署里。要是老老实实在这里做工,就有饭吃,有衣穿,我保证他的安全。”

郑斐和郑蔷在一边露出笑容,开心地看着。

赵昭在房间里坐着,听到外面乱哄哄的,她打开窗户,看到街上一片狼藉。行人纷纷逃散,有孩子的哭声,妇女的喊叫声,警察的斥骂声。

有士兵在追赶工人。

接着,又有厚皮帮的人趁火打劫,在抢劫商铺,纵火焚烧。

赵昭的心里七上八下的,开始坐卧不安。

赵昭于是披了衣服,走下楼去。

出门时正好遇到任世横,任世横道:“你要干什么去?”

赵昭道:“我要去看我爹,还有我爹的商铺。”

任世横道:“不要去,现在外面太乱。你去了除了添乱,什么都做不了,好好在家等着。”

赵昭站立了一会,又要往外走。

任世横喝到:“回来!”

赵昭又定住。

任世横不满道:“放心,你爹他死不了。你家那商铺,有什么要紧?你要是伺候好你男人,要多少间那样的商铺没有?”

赵昭等任世横说完,又赶紧往外走。

任世横喝到:“你到底要干什么?”

赵昭头也不回道:“我要去看我爹,还有我爹的商铺。”

赵昭走在路上,到处都是受伤的人,还有散落的物品和鞋子。

赵昭一路快跑,来到了书店。

书店锁了门,赵老板不知去向。

赵昭沿着道路走,看到有点店铺敞开着,里面乱成一团,刚刚被打劫过。

有的店铺被砸。

一直走到卖胭脂水粉的张老板店门前,听到里面有动静。

于是赵昭敲门,道:“张老板,我是赵昭,你开下门。”

敲了很长时间,张老板把门开了一个小缝,张望了一番,把赵昭拉了进去。

张老板正在收拾东西。

赵昭道:“张老板,你这是做什么?”

张老板道:“我们几个本来想去加入罢工队伍,壮壮声势,他们几个都被抓了,就我跑回来了。我想过不了多久,他们会把我招出来,不如先收拾东西,今天晚上,趁着夜色,赶紧离开骆城。我在乡下还有几亩地,还能勉强填饱肚子。”

赵昭道:“我爹呢?”

张老板道:“你爹被警察署抓走了,你赶紧找找门路,或许还有救。若是过上几天,就你爹这岁数,警察署的人个个如狼似虎,估计连命都保不住了。”

赵昭辞别了张老板就回了家。

其实赵昭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赵老板被押到了警察署没多久,刑士满就给任世横去了电话。

刑士满挨个提审犯人,很快就认出了赵老板,当然赵老板没有死在警察署,他得到了格外的优待。

接到消息的任兴匆匆忙忙来到了厚皮帮,一把抱起婴儿,看了又看,道:“是我儿子,我有儿子了。”

任兴开始疯了一样地大笑道:“别人都骂我,说我坏事做尽,一定会断子绝孙,我要让所有人都看到,我有儿子了。那些不为自己考虑的人才会断子绝孙。”

金星在一边满足地笑。

任兴转着圈开心够了,来到金星旁边,拉起金星的手亲了亲道:“谢谢你。”

金星满意地笑。

任兴抱着孩子,披上衣服,对金星道:“孩子我会把他抚养长大的。你好好在厚皮帮休息,过几天就去金舞台跳舞去吧。有什么事情,派人来通知我。”

任兴抱着孩子就跑了。

金星本来打算若是没有男人,也不错。男人这东西又麻烦又讨厌,有个自己的孩子天天逗孩子玩也挺好。这个愿望落空了。

任兴把孩子抱回家,交给了大娘。大娘开心地抱在怀里道:“这是我孙子。”

任世横叫过任兴,拿着赵老板的事情训斥了任兴一番,大概就是:“有什么闺女,有什么样的爹。真给我们家丢人。我跟你说那丫头不行吧,你死活不听。”之类之类。

得意洋洋地任兴跟郑斐去参加舞会,在车上,任兴道:“这下,整个骆城就是我们的了。我们可以呼风唤雨,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谁跟我们作对,就是自寻死路。”

郑斐扔给他个盒子道:“接着。”

任兴问:“这是什么?”

郑斐道:“礼物。”

任兴道:“等他满月的时候再送吧。”

郑斐道:“满月时候我准备了满月的礼物。”

任兴高兴地收下道谢。

郑斐道:“小晨也怀孕了。看来我们以后不能再这么懈怠下去了。我们要在骆城大干一番事业。”

任兴道:“没错。”任兴握住郑斐的手道:“兄弟一心,其利断金。”

郑斐点点头。这个残暴凶狠的联盟进一步牢固了。

任兴邀请钱娇跳舞,钱娇犹豫了一下,但是同意了。

钱娇道:“现在整个骆城都在议论暴动的事情。”

任兴道:“暴动已经过去了,以后也不会再有了。”

钱娇道:“他们说,死了好多人。”

任兴道:“他们是谁?让他们站出来说,我听听。”

钱娇道:“都是真的,对不对?”

任兴道:“都没有人敢站出来说,怎么会是真的?”

任兴和钱娇转到了舞场最中间,音乐突然停了。

任兴单膝蹲下,拿出一枚戒指道:“嫁给我吧。”

所有人都围拢过来。

钱娇开始慌乱,她想说“不”。但是她看到很多太太冲着她笑。很多女人冲着她点头,小声道“说愿意”。很多长得不错的男士在一边似乎期待地看着他。钱娇什么都说不出来。于是钱娇开始摇头。

郑蔷在一边笑道:“摇头是不是愿意的意思啊?”

正在这时候,任兴突然抓过她的手,接着要强行戴上。

钱娇突然害怕起来,她把手甩开,向后退了几步。

她看到所有人的表情都变了,似乎在议论什么。

这时候,苏市长的女儿小柯突然冲了过来,站在了她前面,伸出了手,道:“我愿意。”

任兴拿着戒指看着。

小柯又说了一遍:“我说,我愿意。你还愣着干什么,快给我戴上吧。”

钱娇趁这个机会赶紧拨开人群跑了出去。

任兴收起戒指追了上去。

小柯在后面大喊:“我愿意,我愿意。”

钱娇跑出去没多远,就被任兴追上了。

任兴抓住钱娇道:“你为什么不能面对你的内心?你为什么不能正视自己的感觉?你为什么要拒绝我?”

这是任兴的一个特点,就是如果你不喜欢他,他会认为是你装的,似乎你生来就是应该为了喜欢他而生的。如果你说你不喜欢他,那么你就不真实,就是不敢面对自己,那么你就是说谎。他认为你要是说实话,一定是说喜欢他。

其实这三个问句,前两句是一致的,后一句跟前两句相反。

如果钱娇面对自己的内心,或者正视自己的感觉,那么一定会拒绝他的,肯定没有一丝可能性接受他。如果要接受他,必然不能面对自己的内心,正视自己的感觉,只有被他们打晕的时候才会接受他。

一般女人的内心中,出现的绝对不会是任兴这种,自己都觉得自己天生长相和身高吃亏了,要在对方身上找回来的人。在女人的心中肯定是身长八尺,相貌堂堂,英俊潇洒,挥洒自如,风流倜傥的帅哥。或贫穷,或富有,或活泼,或温和,一定是像圣斗士星矢上,不是星矢,而是十二个黄金圣斗士那样,个个身材高挑挺拔。不是像任兴这种因为他怎么样而计较半天,或者因为他怎么样而悲伤或开心。绝对是像十二个黄金圣斗士那样,各个都只为雅典娜活着,为了雅典娜奋战到死视为光荣的那种。

但是,对于任兴这种自信和坚持,很难跟他解释清楚。就比如说,如果芙蓉姐姐坚持认为其实黄晓明根本没跟baby结婚,都是媒体炒作,其实黄晓明内心中的最爱其实就是芙蓉姐姐,且非她不娶,你肯定觉得荒唐透顶。但是,任兴坚持认为钱娇一定是爱他的,其实更加荒唐,可惜任兴有权势在手,周围的人都是些趋炎附势的人,于是再荒谬的事情都正常了。

钱娇知道事情很麻烦,于是先躲得了一时再说,用出了所有女人都会用的拖延,道:“你让我考虑考虑,这太突然了,我从来没有想过。”

任兴果然收手道:“好,我尊重你。你考虑吧。我等你。”

钱娇见任兴收手,于是立刻逃脱,叫了辆车赶紧离开是非之地。

任兴于是步行,走了一段时间,小柯站在他的面前。

任兴看着她道:“你回去吧,你父亲在等你。”

小柯拉着他道:“你看看我,你大笨蛋,大混蛋。”

任兴看了看她,决定离开。

小柯在后面喊:“任兴,我愿意。”

任兴心中道:再怎么愿意,这种权贵人家的孩子,都不想招惹。

其实一般男人都不愿要有权势的女人,太压抑了。她们太喜欢搞事情了,还各个都那么莫名其妙地自信,觉得你就得完全听她们的。如果你做的事情不合她们的心意,她们一定会在你身上找原因。让你改到她们满意为止。她们从来不会反思,其实都是人,她们只是人类的一员。虽然她们的所作所为根本就算不上人。

赵老板这几日在警察署受到了特殊的关照。

同一牢房里关押了八名囚犯。

每天一早提审,其他七名囚犯被带到审讯室一顿毒打,回来的时候遍体鳞伤。

不过三天,其他七名囚犯中有两名被家里人花钱保了出去。剩下的五名囚犯都是些码头工人或者产业工人,家里没有钱赎人。

到了第四天,剩下的五人之中有一人招架不住,向警察署供出了带头罢工的工人姓名,并且保证今后不再闹事,被放了出去。

到了第五天,除赵老板以外的四人已经开始吃不消。这天下午审讯回来,其中一个人伤势严重,被打到吐血。

回到牢房不久后,就开始不省人事,奄奄一息。

赵老板见状,吃了一惊,开始冲着守卫叫喊:“快来人啊,杀人了!杀人了!”

看守闻讯赶忙赶了过来,问道:“怎么了,赵老板?”

赵老板道:“不是我,是他,快要死了,快点叫郎中。”

看守一副见惯不怪的样子道:“又不是你,这么大惊小怪干什么?死了又能怎样?本来就是些囚犯。”

赵老板见状,朝铁栅栏上撞去,顿时脑袋上开始流血。

几个看守顿时慌了神,一个道:“署长让我们看好赵老板,不能有三长两短,这可怎么办?”

另一个道:“快点把郎中叫来吧。”

于是几个人就叫来了郎中给赵老板包扎。但为时已晚,同室的狱友已经死了。

赵昭寻到警察署,打点了看守见到了赵老板。

看到赵老板憔悴的样子,赵昭泪流满面。

赵昭道:“爹,你放心,我会尽快把你赎出去。”

赵老板道:“我没有关系,他们不能把我怎么样,你若是赎人,不如把他们都救出去。这些人若是再不出去,过不了几天都要死在这里。”

赵昭点点头道:“我知道了,我会想办法的。”

钱娇这几日在痛苦之中,任兴开始了步步紧逼。

钱娇回到家里,听到的基本上都是关于任兴的赞美之言。

钱娇母亲道:“这任兴真是个好人啊,专门把士兵安排在我们店铺门口帮我们防守,这次工人暴动,多少家店铺都被洗劫一空,我们居然一点损失没有,多亏了他。”

钱老板道:“我的同行严老板,听说不但整个店铺都被搬空了,人还被他们扔在了大街上。他们还在铺子里放了把火,半个铺子都没了。”

钱娇母亲道:“还是任兴可靠,有他这样的朋友,心里踏实多了。他还专门来电话,问我们要不要派些人到家里来保护。真是想得太周到了。”

出了门,就是郑蔷,郑蔷道:“任兴,据我所知,朋友们没有不称赞他的,够义气。”

钱娇被一片称赞声包围着,任兴又不停地在靠近,这是很痛苦的事情。

郑蔷道:“这次维护骆城的治安,任兴出了大力气,若不是他,暴动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结束。我们准备一起去庆祝一下,你要不要去?”

钱娇一时没想过来道:“我?”

郑蔷立刻道:“那好,钱娇也去。任兴,我们都去。”

任兴带着赵昭前来赴宴。

吃饭的时候,郑蔷不怀好意地安排钱娇坐在了赵昭的旁边。

赵昭一看,立刻起身要离开。

赵昭走到了桌子与门距离的一半,就听道任兴喊:“回来。”

赵昭不理,继续走。

任兴起身,几步赶上去,拉住赵昭道:“坐回去。”

赵昭不听。

任兴用力按着赵昭回到原位。

按着赵昭坐下。

郑蔷笑道:“看来赵昭不喜欢跟钱娇坐在一起,任兴,不如你坐在中间,左边右边各一个,如何?”

这样让人头皮发麻的话,在任兴听来,居然很受用。

任兴当真搬了把椅子放在了赵昭和钱娇中间。

赵昭又站了起来,转身就要离开。

任兴站起身来道:“怎么?吃醋了?你心胸能不能宽广些?”

赵昭道:“我的心胸已经足够宽广了,但是绝对不是用来容纳这些事情的。”

任兴道:“坐下,一起吃饭。”

赵昭道:“我没法跟你们中的任何一个人,坐下来,吃一顿饭。”

赵昭走了出去。

任兴道:“那我们继续吃吧。赵昭的病还没好,你们不要放在心上。”

钱娇站起来道:“我也要走了,你们吃吧。”

任兴阻拦,但钱娇坚持要走。

回到家,任兴一脸愤恨,对着沉默的赵昭道:“你说,从你嫁过来以后,你像不像一个妻子应该有的样子?”

赵昭道:“我想不到世间是否能有一个女人能够做得像你的妻子。”

任兴道:“我把你娶回来,就是看你这个样子的吗?”

赵昭沉默了一下道:“任兴,我有件事情想求你。”

任兴笑道:“求我,你会求我?还有你赵昭做不到,需要求人的事情吗?”

赵昭道:“真的,我想求你,把那些关押在警察署的工人都放了吧。他们根本交不起赎金,警察署的人每天都在毒打他们,过不了几天,这些人都要死在里面了。”

任兴冷笑道:“这些人死了又怎么样?他们本来就是些没有用的人。就像猪啊,羊啊,一样。他们若是老老实实地做工,还有点用处,现在他们敢罢工,敢闹事,就该死。要是他们真的被打得屈服了,以后他们再工作,也会老老实实地干活。要是不屈服,就没有用,还是死在警察署好。”

赵昭道:“我从来没有求过你,这次算我求你。”

任兴突然大声道:“你说你没求过我,你忘了自己是怎么嫁过来的吗?你当初答应只要我放了黄学会的人,你就嫁给我。你可好,你嫁给我就是这副模样吗?”

赵昭道:“我答应嫁给你,就嫁给你了。这次要是你肯放过那些工人,我答应你,不再阻止你娶钱娇,你要我配合你,以后我就配合你。”

任兴突然沉默了一会道:“你不反对我娶钱娇了?你会配合我?”

赵昭点头道:“只要你肯放了那些工人。”

任兴突然开心起来道:“一言为定,我这就给警察署挂电话,让他们放人。”

赵昭按住正在拨号的任兴的手道:“何必要打电话呢?不如我们直接过去,你让他们放人,然后我兑现我的承诺。”

任兴愤怒道:“你这是信不过我。”

赵昭道:“不行吗?”

任兴想了一会道:“没什么不行的,反正就是些工人,留着也没用。”

任兴和赵昭表情沉重地走进警察署,找到刑士满。

任兴道:“把那些关押的工人放了吧。”

刑士满道:“我没听错吧?现在就放人吗?”

任兴怒吼道:“你不放人,留着他们干什么?警察署的饭多得吃不了了吗?把他们关在这里干什么?”

刑士满答应着,挨个牢房把人都放了出去。

赵昭搀扶着赵老板走了出来。

任兴拉着空荡荡的牢房门对赵昭道:“人我可都放了。”

赵昭道:“放心,我不会食言的。"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爱在孤城情不语在线阅读第八节

    楚母张素娥是农村出生,过惯了苦日子,后来随着楚世杰大学创业的成功,便将他们二老接到了a市,张素娥也算是过上了富太太的生活。要不是楚世杰告诉她,夏雨溪是有钱人家的女人,对他以后的事业会有帮助,这门婚事她说什么也是不会同意的,看夏雨溪那瘦弱的身材,屁股也不翘挺,肯定在生孩子方面也是不行的。“妈,我没有逛

  • 念念不忘你在线阅读第三节

    沐婉婷没有错过她眼里的那一丝得逞,眸色一冷,换做是以前,只怕自己早就一个巴掌扇过去了。但是现在,自己普通的职员,没有姜夫人这个身份,什么也不是。她压下心头的怒气,转身离开。何蜜蜜和叶子媚见她不还手,两人对视一眼,何蜜蜜猛地抓住沐婉婷的头发,用力的一扯,用手里端着的红酒从她的头顶浇下。一杯红酒顺着她的

  • 西游之白龙在线阅读第十章

    面对案子的时候,江未晚的行事风格很成熟,很专注,顾执看着这样的江未晚,忽然就有些走神。顾执站在人群里,装作围观的群众,但他和江未晚的距离并不远,似乎是很担心江未晚会出事,顾执的视线一直落在江未晚的身上。谈判人员是在十分钟以后赶到的,顾执冷笑一声,不禁嘲讽起他们速度。谈判到一半的时候,一个抢劫犯的儿子

  • 爱情公寓:我才是主角在线阅读第8节

    因为之前的交涉,两个公司决定在墨氏商讨具体的合作内容,因此洛惜一大早便带着相关的人员去了墨氏。墨寒在看到洛惜的时候微微一愣,大抵是没有想到她竟然是这项合作案凌氏的负责人。这样看来,她昨晚和凌辰轩一同出现在晚会上也就解释的通了。“墨总您好,我是这个项目的负责人洛惜,没想到这么快就和您再见面了。”洛惜伸

  • 盛宠替身千金在线阅读第5章

    不光是宁老师,几个英语好的同学也向二毛伸出了援助之手。当然,这都是宁老师安排的。他们给二毛辅导英语,二毛给他们辅导数学。谁让二毛的数学在班里数一数二呢。这是宁老师发明的“结对帮扶”学习法。二毛最喜欢和孙婷婷结对。孙婷婷是学习委员,除了学习好自然没得说,性格也忒好,男生女生都喜欢和她交往。其实最关键是

  • 你们拜堂我飞升在线阅读第7节

    借着朦胧的光亮,看着月光满满的倾泻在落星阁的屋顶,以及千年难见安静的街道,还有身为罪魁祸首的那张黑色面具。更加令慕容白天怀疑的,则是凤凰锁,发生的所有的恩怨,直觉告诉慕容白天都是围绕着它轮番上演。就像被排版好的文字,安然躺在那,等待着逆来顺受。而凤凰锁,慕容白天只是感觉和它的遥遥无期和陌生。甚至有些

  • 你相信么在线阅读答应代孕

    回到家,管家似乎早就知道她会回来一样,在门口等着她。“小姐,你可算回来了。”“陈伯怎么了?”陈伯在苏家已经大半辈子,虽然名为下人可她和父亲从来没有把他当成下人看过。苏暖拉着陈伯的手,心里有了一丝隐隐的不安。“老爷,他……”进了屋,父亲正坐在沙发上,眼睛红肿,面容憔悴,一夜之间他似乎苍老了许多。“爸,

  • 成为病弱小姐的心尖宠(Gl)第九章在线阅读

    掌声停止之后,老师说了一些赞扬我的话便开始进行接下来的课程,可是我却无法专注的听他讲课了,我的手心里紧攥着陈希恒的纸条,我不敢承认我的心跳很剧烈,因为我害怕这又是一出新的恶作剧。我的理智和情感在激烈的碰撞,在火花中下课铃响了,丁宥铭忽然转身问我和马梵借面巾纸,我在短暂的错愣后拿给他,他道声谢谢后便出

  • 复仇天使爱上你在线阅读战成名

    传言,他以十二岁之龄,一天之内挑了嵩山派、渭水楼,洞庭盟三大总舵,灭敌数百,一战成名。传言,他风-流成性,贪-淫,曾在秦淮包下一艘画舫足足半月,每日有十数名当红名-妓应邀入幕,出来后,个个神色委顿,但眉梢带喜。传言……然而,此时,在京城府尹的大牢里,安盈并不知道那些传言,她也不知道他叫百里无伤,安盈

  • 穿越之时空错爱在线阅读第10节

    郑宵轻笑。“钱和女人,这是所有男人都想要的,你现在在这里耍威风,没有丝毫的用处,只能说明你无能。”郑宵说完还没等着张子豪回话,他便上车走了,张子豪的拳头死死地攥住,他一直在犹豫,如果自己打出来那一拳,那么白兰兰以后该怎么办。车,朝前行驶,郑宵的心里,倒是有些起了波澜。这个白兰兰,本事不小,竟然都敢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