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捡个儿子被迫嫁入豪门第二章在线阅读

2021/6/11 1:33:33 作者:覃七 来源:晋江文学城
捡个儿子被迫嫁入豪门
捡个儿子被迫嫁入豪门
作者:覃七来源:晋江文学城
下本巨甜:《全市都知道了我拒婚豪门》专栏可见~◆◆身为三线艺人的虞鹿鹿,最近流年不利。母亲亡故,念着父亲独身孤单,劝其续弦,不想引狼入室撕恶毒继母踩继妹!然而到底还是伤心的。好在捡了一个治愈的小团子,奶声奶气唤她妈妈于是她偷偷养起团子,并暗中寻找团子父母殊不知此时豪门沈家已经翻了天后来团子他爹找上门,虞鹿鹿傻眼,对方竟是商界公认钻石男神沈羡!那位清冷矜贵,零绯闻的超级富豪,他几时结的婚?此文又名【捡到个儿子被儿子他爹缠上怎么破】剧场:当红小花虞鹿鹿被拍到和影帝幽会,疑似恋情曝光。当晚沈羡咬着虞鹿

躺在牛车上的江流干脆地吸收起了原身留给他的记忆,以及他在这个世界的任务。

原身是家里的长子,按理应该是家中长辈最信重的那一个,可原身运气不好,当初生他的时候他妈难产,差点没死在产床上,原身刚出生的时候家里的老太太还健在,所有事情都是老太太一手包办的,和亲妈的感情淡薄了一些,后来老太太去世了,他妈苗彩凤也早有了更贴心的龙凤胎,对于这个最恨的婆婆养大的儿子,自然也谈不上亲近。

一开始,原身的父亲江传根还是挺重视这个大儿子的,可耐不住一天到晚有个人在他边上吹枕头风,时间久了,江传根也觉得家里那对带着大福气出生的龙凤胎会比这个长子更出息,给他带来更多的荣耀,加上长子结婚十年,都没能生个儿子,而次子江海却十分能耐的给他生了两个孙子,就算是考虑身后事,江传根也不敢寄希望于这个很有可能断子绝孙的长子身上。

在原身的一生中,大半的时间都是在为家里做牛做马,他渴望父母的疼爱与重视,也渴望有一个流淌着他的血液的孩子,只可惜直到他死,他也没有等到这两个愿望的实现。

江流如同一个旁观者一般看完了原身的一生,不仅没有什么同情的想法,相反还想送他两个字——活该!

相比较他童年的处境,原身这个情况根本就称不上难,不就是爹妈弟妹跟着一块吸血吗,他有一百种方法将这些臭不要脸的甩开,可这个傻蛋,不仅傻乎乎的顺从这些所谓亲人的安排,还扯着自己媳妇跟着他一块无私奉献。

到头来竹篮打水一场空,活活累死,也只得了几滴鳄鱼眼泪,何必呢。

“任务是什么。”

江流想着,既然系统绑定了他,还让他来到了原身的身体里,估计就是让他拳打极品父母,脚踹吸血弟妹,然后带着傻媳妇奔小康。

看在系统给他这个老光棍安排了一个小媳妇的份上,他勉勉强强就帮它完成这些任务吧。

“当前世界任务,获得指定任务江传根,苗彩凤,徐秀秀等直系亲属的满值好感度,任务成功,奖励积分1000,任务成功率不足2/3,抹杀。”

在感受到实习宿主已经接收完原身的记忆后,系统001也出现在了江流的意识空间中,并且宣布当前世界的任务。

“操!”

江流觉得他幻听了,这个莎比系统说了什么,获得徐秀秀的好感度他也就认了,毕竟人家好好的大姑娘嫁到家里来,没享过福反而遭了一辈子的罪,这辈子补偿补偿人家也就算了。

可江传根和苗彩凤两人又凭什么呢,江流这人最恨不负责任的长辈,在他看来,这俩人和他那个拿了家里的钱跟奸夫跑了的亲妈没有任何区别,顶多就是把原身给养大了,可后来原身在这个家当牛做马的付出,也足够弥补这一点了。

现在让他去讨好那两个人,获得他们的好感度满值,他得有多贱呢。

“宿主对系统口吐脏话,并使用了生殖动词在意识上轻薄系统,对系统造成了心灵上的损害,且违背圣父的准则,第一次口头警告,三次警告无效后电击惩罚。”

001是主神创造的第一个系统,目前很多程序还在修缮改进当中,它并没有人的情绪,很多指令都是一板一眼,按照程序的规定行动。

“哈哈哈,不就是讨好两个人吗,这有什么难的,我懂,我都懂。”

江流这个人混迹社会底层多年,最懂见好就收,看这个系统好像不怎么好说话,动不动就用电击威胁他,暂时也就老实了那么一下下。

“圣父系统的准则——站在宇宙之心呼唤爱,不论是好人,还是坏人,感化他们,是宿主的最终目的。”

001机械地传播指令。

“我就问你一个问题,是不是只要最终结果是成功的就好,过程中江传根和苗彩凤对我极端厌恶也不重要。”

江流想着,直的不行他还能来弯的啊,他这人没啥本事,走歪门邪道最能耐,系统刻板有刻板的好处,他得好好研究研究这里头的漏洞。

“任务截止时间为宿主脱离当前世界的那一刻。”

圆形的小球上下漂浮,光幕处一片乱码,似乎是在思考,片刻后,001才用机械的声音给出了答复。

看来江流猜的没错,系统要的,只是一个结果,只要在这具身体死亡的那一刻完成目标就好。

“对了,那积分是用来做什么的。”

江流想起来刚刚系统公布任务的时候似乎提到了奖励积分,至于后来说的任务不成功后的抹杀江流倒并不怎么在意,反正他已经死过一次了,现在还活着都是他幸运偷来的日子,多活一天就是多占老天爷一天便宜,要是死了,也就只是没法占便宜了,并没有什么好害怕担心的。

“积分达到1000,系统商城开放,宿主可用积分在系统商城内购买任意商品。”

解释完001就从江流的眼前消失,没等江流追问,他的耳边就响起了一声熟悉的声音。

“医院到了,江流家的,你和丰收哥一块把江流抬下来,我去找大夫。”

原来是到医院了,江流暂时将积分的事放到一旁,安安心心当自己的病人。

或许是吸收原身的记忆耗费了很多精力,装着装着,江流倒是真的睡了过去,即便后头医生帮他缝合伤口也没能让他醒过来。

等到他彻底清醒时,管大牛和管丰收父子早就已经驾着牛车回去了,只留徐秀秀一个人在医院照顾江流。

大夫说了,他这伤起码还得在医院观察三四天,看看脑部有没有什么后遗症,管大牛是大队长,队里离了他有很多工作没办法安排,自然不可能在医院待着,于是他给徐秀秀留了够他们夫妻这些天吃喝的粮票,带着儿子回去了。

“你醒了。”

徐秀秀这会儿正用手支在床沿,拖着头假寐,她的神经紧绷着,江流只是稍微发出了一点动静,马上就睁开眼,紧张的看着他。

“你怎么不上床躺着。”

因为长时间没喝水,江流的嗓子有些干,他说完话用舌头舔了舔嘴唇,嘴唇上有已经开裂起干皮了。

“刚刚来的急,都没换一件干净衣裳,怎么好意思躺人家整理好的床褥上,多埋汰啊,也给人家添麻烦。”

徐秀秀是一个细心的女人,她看江流口渴,赶紧用之前从护士站领来的水杯给江流倒了一杯水,然后一手托着他的后脑勺,帮助他喝下水杯里的水。

这会儿医院里都是标准的四人间,收拾的整整齐齐的,被子都叠的跟豆腐块一样,江流注意到这间屋子里就住了他一个病人,另外三张床都空着,徐秀秀完全可以在另外一张床上睡一会儿,可没想到对方居然因为怕弄脏人家的被子硬生生趴在他床沿睡了半宿。

“等等,你、知道咱们在哪儿?”

喂完水,徐秀秀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按理江流一直都是昏迷不醒的,他不该知道自己在哪儿才是啊,这么一来,他醒来问她的第一句话就不该是她怎么不上床躺着,而是该向她问清楚自己所待的地方才对。

“我之前上了脑袋醒不过来,可是很奇怪,周围大伙儿的议论声,我听得清清楚楚,包括队长叔和爸妈商量送我来医院的对话,我都听见了。”

江流露出一丝苦笑,然后双眼定定地看着徐秀秀:“秀儿,谢谢你,是我江流对不住你。”

此刻他的表情充分展露出一个男人被自己最信任的父母放弃的悲痛酸涩,同时也带了几分对妻子的感激和愧疚。

看到这样的江流,徐秀秀不由有些愣住了。

她是真的没想到江流居然都听见了,而且经过这桩事,对方似乎和公婆起了间隙,不再像之前那样无条件信任公婆,并且觉得公婆的任何行为都是为他们着想了。

她是不是可以期盼一下,康复后的丈夫会有所改变,不再傻傻的为那个家付出。

“没啥好谢的,你是我男人。”

徐秀秀失望了太多次,曾经也不是没有发生过类似公婆伤了她男人心的事,只是对方说几句好话,她男人又会傻乎乎的被哄过去。

她从一开始以为见到了曙光,到一次次被抹杀希望,早就不对他抱有任何期待了。

这一次的事情比任何一次都严重,可那又怎样呢,那是她男人的爸妈,这个关系,是永远都斩不断的。

“你不肯睡边上那张穿,那就跟我挤挤吧。”

江流也知道原身干的那些蠢事,现在他说的再好听,徐秀秀都未必相信他,不过日子还长,对方现在不信,早晚有一天还是会相信的。

“没事,我这样挺好。”

徐秀秀摇了摇头,医院的病床并不算宽,躺下两个人有些勉强,江流还是个病人呢,她怕碰到对方的伤口。

“之后还有好几天呢,你这样哪里能休息的好,你休息不好,又怎么能够好好照顾我这个病人呢。”

江流的这个借口徐秀秀没法拒绝,现在已经夜深了,等到天亮还得好几个时辰呢,她想了想,最终还是答应了下来。

身边躺了一个女人,对于江流来说可是开天辟地头一遭。

工地里男女关系混乱,多是孤男寡女搭伙的半路夫妻,工地边上一些最受民工欢迎的按摩店也有不少便宜的小姐。

那时候的江流没少没工友怂恿去找一个小姐纾解纾解,只是都被江流给拒绝了。

在他看来,那档子事只要不是和自己的女人做,都挺没意思的,毕竟他还是正值壮年阳气充沛的大小伙子,看过小黄片的人都知道,做那档子是特别累,特别费腰,没道理做这样的体力活动,到头来小姐享受到了,他还得给小姐钱啊。

小气精明的江流将这个工地里男人们的娱乐活动视作亏本的买卖,可这会儿他有一个名正言顺的老婆了,他就不那么想了。

当然,现在让他这个童子鸡亲身上阵他还是有些怵的,好在头上的伤解决了这个困扰,等伤好了,他和徐秀秀的了解加深了,到那时候,什么事情都显得水到渠成了。

徐秀秀不知道他此时的想法,拘谨地尽可能缩小自己占据的床铺位置。

可是她太累了,在躺倒柔软干净的床铺上后没多久,就沉沉地睡了过去。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美人在何方在线阅读第4节

    “你还有脸回来,昨晚上你去哪里了?!”一见到宋暖,褚俊轩的母亲江文燕就重重拍一下桌子,大声道,“竟然出去偷吃,宋家真是好教养!我们褚家是有头有脸的世家,岂容你这般败坏名声!你既然嫁进来,就是褚家的人,来人,上家法!”“等下。”宋暖不卑不亢,“在请所谓的家法之前,我应该还有申诉的权利吧?”“你还有话要

  • 我在大学修仙在线阅读第3节

    唐墨时的动作太猛,夏凉只觉得自己脊背撞的生疼,她惊醒回神,手脚并用地去推身前的男人,“唐墨时!你这是做什么?”“我做什么难道你不知道吗?你不就希望我对你这样吗?!”大力的抓住她乱推的手,唐墨时用身体压制着她,扑在她脖颈处的气息逐渐沉重灼热,“怎么?勾引我不成功,连闺蜜都利用上了?”他沉冷的盯着不知所

  • 我老婆是东方淮竹之意外的亲事(2)

    她自问杨昭君没一处地方是比得上自己的,就因为是个嫡女,自己就这么一直被她踩在脚下。她不甘,况且,苏三公子是江南才子之首,杨昭君那个无才无德的女人,有什么资格配得上苏三公子!但是,这里没有她说话的资格,她只能揉着自己手里的手帕,紧咬着自己的下唇。“爹爹,姐姐恐是还没睡醒。”杨若柳出声提醒,但意却在告诉

  • 一切从超神学院开始在线阅读第10章

    尚戚不想让宁初心你与自己之间有任何的隔阂,所以主动找宁初心谈一谈.“初心,我有话想跟你说,尚戚跟宁初心说,语气中还是有些担忧.“恩,宁初心不知道是什么事情,但是宁初心能够猜测到,好像是跟刚才女佣们讨论的事情有关系.宁初心能够看出来这件事情应该很糟糕,尚戚眼中有些不安.两个人到了宁初心的房间,都坐下来

  • 世界树之二次元管理者之旧事重提(7)

    “什么意思?就是一直跟他讲话他就会醒过来吗?”沈奕可眼睛一亮似乎看到了一丝的希望。“也可以这么说吧!我曾经看到这样的一个案例,在美国有一个人因为车祸伤到了大脑,一直属于重度昏迷的情况,其他的生命特征都是正常的,可是就是一直醒不过来,连他的主治医生都找不出到底问题出现在哪里,渐渐地,许多的人都放弃了,

  • 学霸大魔王之第二章

    “银杉,我不是叫你不要到这里来的吗?哥哥练好了自己就会回去的。”卓天凡笑着抱起面前的小姑娘,小女孩脸蛋红扑扑的,扎两个羊角辫,很是可爱。“哥哥,七叔急着找你,似乎有急事呢。”卓银杉兴冲冲道:“而且,人家也想看看哥哥。”七叔就是把卓天凡和卓银杉捡回家的老者,不过就是傲雪山庄的一个老铁匠,傲雪山庄的一个

  • 人道轮回之结束遇见开始2

    简凌易看林天星一副受打击要晕过去的样子,又不断地蹂躏自己的脸.微笑解释道:“他是我哥,简凌风.我简凌易.我们是双胞胎.你还活着,眼睛也正常.“是你救了我.本想着求证的,但却是肯定的态度.看了眼简凌易,再对上简凌风打量的目光.两个一模一样的人.甚至身高都几乎不差.可仅仅是看着,竟能感觉到他们的不同,他

  • 当我入了农药的坑在线阅读第9章

    刚刚入夜的安城市到处都是充斥着灯红酒绿,歌舞升平。安城是华夏的一个大城市,一个国际大都市,可是也不枉被称为欢乐的天堂。安城的黑夜同样是那么的不真实,那样的充满了各种味道。黑夜永远象征着孤独,寂寞。对于那些爱在黑夜中做生意的人们来说,夜晚就是他们的天堂,白天是一个城市的光鲜的一面,那么夜晚就是这个城市

  • 白露初遇之做不好就给我滚(9)

    “这一点你应该去问总裁,曹熙做事都是糊里糊涂的,我也不知道总裁为什么要这样大费周章。”冯力忍不住怒斥了一声,加重了语气。他不断的摇着头,张莉的双手已经握成了拳头,难道自己以后都要受制于人吗?“该死,我不会让曹熙那么顺利的做总裁特助的。”张莉咬牙切齿的开了口,心中的怒火已经不断的蔓延了起来,更加的憎恨

  • 传奇少年之费离引子

    星空浩瀚,凡星点点!茫茫的太空某处,矗立着一金一黑两个巨大的人影!人影周围,半周金光亿万仗,半周黑浪茫茫!高手过招,一切花样招式皆为空。他们的攻击,只是衣袖微动,双手轻拂。这看似轻描淡划的一招一式,却蕴含了天下间包罗万相的绝技,气势骇人,透着无比的犀利!金光与黑浪不停地互相撞击。四周,尘土滚滚,气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