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异能 > 正文

茫茫人生何处归重生(求收藏!鲜花评价票)

2021/6/11 2:31:13 作者:一纸墨尘 来源:纵横中文网
茫茫人生何处归
茫茫人生何处归
作者:一纸墨尘来源:纵横中文网
我们这一生或许平凡,或许伟大。并不是每个人都含着金汤匙出生,一生很长,一生也很短。茫茫人生路,何处是归期?

脑袋疼,脑袋犹如炸裂般的疼痛。

陈宁感觉自己脑袋被人,生生掰开一样,疼得他眼睛直冒泪水。

“小宁,小宁你怎么了?”

模糊中,陈宁感觉有人在喊自己。

这是哥哥的声音?

等等,哥哥不是死了吗?

怎么会?

陈宁猛的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是那张熟悉的脸面。

“小宁,你终于醒了、可把我们担心坏了。”男子面如白玉,时不时咳嗽了一下。处着一支拐杖,面露关心之色的看着他。

“哥?”

“对不起,都是我的不好,是我害了你和爸。”陈宁双手颤抖,眼含着泪水,面带悲泣之色,痛苦的自责道。

“你这孩子是怎么了?怎么还哭起来了,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你告诉大哥,大哥帮你出气。”男子挥舞着拐杖,故作凶狠之色。

只不过,跟他那张白净的脸不匹配,看上去没什么威慑力。

就在陈宁以为这只不过是幻想的时候,男子伸出洁白如玉的双手,在陈宁额头上轻轻的抚摸了一下,双眼中闪过一丝忧伤。

“小宁,你说什么胡话,你怎么可能对不起大哥呢。”

手很柔,有温度,陈宁微微眯上眼睛,心道就这样沉醉在梦境吧。

几秒后...

等等...死人怎么会有温度。

难道?

陈宁双眼猛然睁开,神色惊喜,面露震惊之色,嘴角轻颤道:“哥,今天是几月几号?”

“你这孩子不会是脑袋摔傻了吧,今天是2008年7月3日啊。”

陈昊神色担忧的看着弟弟,面含痛苦,心里忐忑的想着,难道自己弟弟也跟自己一样不幸?摔一跤就摔傻了。

轰隆...

2008年?

那不是10年前?

陈宁闻言,还来不及胡思乱想,就猛然瞥见门前立着一男一女。

这一瞬间,陈宁鼻头一酸,眼眶湿润。

因为这正是郁郁而终的父亲,和温柔慈爱的母亲。

两人看见陈宁醒了之后,都面露欣喜之色。

“你这孩子终于醒了,可把我担心坏了。”母亲王秋月快步走了过来,责怪中带着溺爱。

这两天陈宁一直没醒过来,可把王秋月担心坏了。

不理解,就是摔了一跤,脑袋磕碰了一下,怎么两天都没醒呢。

原本计划要是今天还不醒,她就准备带着陈宁前往帝都了。

“妈,见到你真好!”陈宁喜极而泣,上前狠狠抱了下王秋月,眼泪不停的从脸颊下流出。

“你小子说浑话,弄得像是很久没见面似的。”

王秋月轻轻拍了拍小儿子的后背,虽然不知道陈宁为什么说这句话,但是当妈的人,知道此时儿子很脆弱,需要她的支持。

“你啊!小宁刚醒过来,你让他休息下吧。”

国字脸的父亲,看上去很威严,但陈宁知道父亲其实性格很平和,属于外冷心热的样子。

当然,这是在外面工作的时候。

在家里很温和,待人也真诚。

虽然这性格有点不太符合官场的生存,但不知怎么的,父亲为官二十载,但也过得平平稳稳。

“要你多嘴,儿子醒了,我唠叨下怎么了,你有意见?”

将陈宁扶到床上后,王秋月瞪了一眼丈夫,很是不满意丈夫刚才的话。

“行行行,我岂敢有意见,你开心就好。”陈安平很是无奈的看着妻子。

“哼...”王秋月见丈夫服软后,冷哼了一下,也就没再说什么了。

幸好这是VIP病房,要不然让外面的人见到堂堂一县之首,竟然是这么怕老婆,指不定就要轰动了。

陈宁和陈昊两兄弟对视一眼,然后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啊呦...”刚大笑了一声,陈宁就感觉到头上的伤口被拉扯了一下,疼得直冒脚。

“啊...小宁你怎么了?”刚准备责骂的王秋月和陈安平见状,连忙上前询问。

“没事就是刚才笑的时候,动作太大拉扯了下伤口。”陈宁摇了摇头,看见三人担忧的神色,微微笑着回答道。

“那就好,就你这个小泼猴,尽让我担心。”王秋月拍了拍胸脯,生气的拍了怕陈宁的大腿。

“啊...妈痛...”陈宁咧了咧嘴,痛苦的说道。

“疼个撒?你刚才笑得那么开心,没见到你痛?”

.....

就在这时,一名身穿白色外衣医生带着护士走了进来。

一眼就看见了气度不凡,神色威严的陈安平,连忙上前恭维道:“陈书记,您怎么来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柯南]信仰之姬家修仙大会

    第二日,一夜未眠的云庭早早起床,夜色正浓,黎明的曙光还未来临,云庭踏着露气浓重的草叶来到一个高耸的山前,山顶云气缭绕,从下往上一眼看望不到尽头。姬家修仙大会是在月灵山中剑锋山的宽大平整的山顶平台上举行,所有人上山必须凭借自己的能力上山,这也是姬家为考核弟子能力的一个方法,所有不能上山的弟子第一回合便

  • [网王]冰山效应第10章在线阅读

    “院长,病人苏醒了吗?”“没有……有可能这辈子都醒不了……”看着病床上的患者,壑谭县刑警队队长王钧一脸茫然,旁边站着县医院的李院长。十几天前,患者从省级三甲医院的ICU三级监护室转院回到壑谭县县医院。虽然术后已经度过了危险期,但因脑部受损严重,尤其脑干受到了重创,患者仍处于持续昏迷中。病床上,病人双

  • 又甜又暖小农妇烛台为什么会飞啊?

    中午,林明阳一身西装革履,拿着一束紫玫瑰出现在张小七面前,张小七看了一眼,冷冷的回了一句:“我家没有花瓶,你拿回去吧。”林明阳见张小七没有高兴的收下他送的花,他愣了一下,转身走回家拿了个花瓶出来,一起递给了张小七,笑着说道:“这下你可没有借口不收我的花了吧。”可怜原来插在这个花瓶的花,此刻正身处在垃

  • 重回仙元大陆在线阅读第十章

    只见郭静雪激动无比直接将沐宸轩捏在手里的蜘蛛玩具甩到地上,又是挥拳,又是跺脚的。但是很快沐宸轩就发现郭静雪不过是虚晃一枪,她就在蜘蛛玩具附近比划了下,并没有伤到蜘蛛。“哈哈……”沐宸轩再也忍不住笑了出来。原本他是看到郭静雪似乎对自己是个胖子的时候较为喜欢,一直努力压制着不让自己露出嘲笑郭静雪的那一面

  • 零原之境第八章在线阅读

    时间飞逝,自从那天杨天龙收服刀疤以后,五中也算是风平浪静,因为初中部,已经掌握在杨天龙手中,就连高中部,也只有老八的百把号人在那死抗了,其他的人基本已经跟了杨天龙,大势所趋啊。风平浪静过后总有点事情要发生。这不二十多天过去了,还有整整二十天就要期末考试了。老八也伤好出院了。杨天龙还是和往常一样跟爸妈

  • 靡菲之音第9章在线阅读

    沐溪天愣了片刻,他有那么瞬间没听清楚面前的人到底在说些什么,“什么?”系统也有瞬间的呆愣,反应过来后它连忙开口:宿、宿主!仲白要和沐溪天分手?!时一南要和沐溪天分手?!开什么玩笑?要是这两人真的分手了,那他们的任务怎么办?!系统看着此刻的剧情发展,瞬间连哭的心思都有了。“我说,我们分手吧!”然而仲白

  • 天撞大地之第六章(6)

    “今天感觉怎么样?”上了马车后,达西摘下帽子向坐在一边的妹妹问道,“喝茶的时候我本来希望你能为我们弹首曲子的,但我看到你们坐在那里一直在聊天。”一种奇妙的感觉,令他并不想喊出那位小姐的名字,因为那会让他感到不自在甚至是羞怯,因此用了“你们”来指代乔治安娜和那位小姐。“哦,对不起哥哥,我没有注意到。”

  • 人神恋之刁蛮小娇妻假柳燕飞

    舅舅生辰过后,林轻寒过了几天轻松日子,不过在三月初二这一天,她出城去了凌云观。因为三月初三是她父亲的冥诞,她需要在观里为父亲斋戒祈福。等下山回府时,已经是三月初八了。这几天,林轻寒的日子过得很平静,除了跟着姑姑学习之外,就是多了一项事务,每天花一个时辰在神位前祈福。三月初九是二奶奶夏如的生辰,作为年

  • 强行cp最为致命之仙友不约在线阅读第7节

    “哈哈,石猿岛要出世了,果然与我老龟有缘。”巨浪到了近前消失了,然后海水沸腾,出现一道水柱托着一个百米大的巨龟缓缓升起,浮在半空中望着两人。巨龟硕大的头颅口吐人言,哈哈大笑道:“原来是蚌族的珠道友,海蛇族的乌道友。”笑声音波滚滚,震天动地,无数浪花沸腾,损耗过重的蚌族之人身躯纷纷摇晃。可见老龟修为之

  • 玄幻之随身带着女子监狱在线阅读第一节

    “师叔祖,弟子近日很缺一柄本命灵剑。”“……待弟子寻到材料,还望师叔祖能够帮弟子炼制一二。”白棠低头望着莫荒山上发出的那道若隐若现的剑芒,慢慢伸出了手。莫荒山内,一群修士正为了这柄出世不久的仙剑互相厮杀。因为这柄仙剑的内里已经破损,实质上的品阶只比上阶灵器好一些罢了,甚至在一些功用上还不如上阶灵器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