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种田小说 > 正文

偷忆人尘埃落定

2021/6/11 2:22:05 作者:符丹蓉 来源:17K小说网
偷忆人
偷忆人
作者:符丹蓉来源:17K小说网
货轮红海失踪,格陵兰克隆人求助,木卫二出现不明物体,拓展者1号遇到太阳风暴,胡夫金字塔时间之门打开,这一切都有什么联系,请跟随主人公一起进入《偷忆人》世界。

从蒙城出发,经历了四天时间,十几个总算在第四天的晚上到了莲花公社。

山路不好走,刘刚和公社社长商量了下,叫队长明天来领人,今天反正也来不及了。

刘一苒一直抓着顾乐的衣服,看着有些紧张。

现在已经不是知青下乡的第一年,都知道下乡了就可能回不去了,对于接下来的归宿忐忑不安在所难免。

还有赵干事刚刚在路上给他们说了,他们这次可以自己稍微选选。不过各个队的名额是有规定的,这是硬性指标。

还偷偷告诉顾乐,她去哪里就她自己定了。

顾乐无所谓,不过既然有这个机会,她便决定一会看看几个大队长再决定。

队长的人品以及精神面貌是一个生产队整体水平的最好体现,她怕麻烦,才不要去天天鸡飞狗跳的生产队。

农村人淳朴没错,但是杂事也是真的多,还是安宁一点吧。

这里也没有招待所什么的,几个男的便在公社里凑活了一晚上,顾乐几个姑娘,分开跟着社长书记回了家,当然,还有刘刚赵伟业。

第二天到快中午了,下面几个队长才姗姗来迟,还有没到的,实在是山路泥泞,真的不好走,刚下过雪,路况更差。

刘刚和几人略微寒暄了一会,赵伟业也顺便给几人做了简单的介绍。

顾乐一直站在旁边看着,见天色也到了正中午,不想再耽搁了,便悄声和赵伟业说了自己的想法。

赵伟业点点头,表示知晓。

等下面队长来齐了,乡长按着各处名额划了名单,十五个知青便就此有了最终目的地,分道扬镳。

顾乐分的是沈湾大队,距离镇上倒是中等距离,但确实穷。刘刚虽不解,却也答应了她的请求。

小可爱刘一苒亦步亦趋的跟着,让顾乐哭笑不得

最终和顾乐一起到沈湾的还有刘一苒,男知青秦志国、郑浩瀚。

剩下其余的人都分去了别的大队。

苏芳芳临走前还跑过来道歉了。

秦志国人长得高高大大,面色板正严肃,国字脸,看起来有点不好接近。

郑浩瀚倒是看起来很好说话的样子,脸上时刻带着笑。

沈湾队长叫沈茂光,穿了一身打着补丁的棉衣,四十多岁的人,头上有了少许白花花的头发,常年面朝黄土背朝天,脸色也是泛黄的,但精神很好,背有些弯,却尽力挺得直直的,眼神清正明亮。

此刻看着几个知青,他搓着有些皲裂的双手来取暖,敦厚的脸上带着真切的笑容,“你们叫我光叔就行了,我婆娘也来了,去了供销社卖鸡蛋,一会一起坐牛车回去。”

几个人点点头,客气的道了谢,郑浩瀚笑着道,“麻烦光叔了,这里到沈湾要走多久啊?”

“坐牛车两个小时就到了,近的近的,这下雪路滑,不然一个多小时就行,走路三个多小时差不多吧”,沈茂光不假思索的道。

顾七暗自思忖,这走路三个小时怕是他们走惯了的要三个小时,他们几个想三个小时到,就呵呵了。

果然,几个人都想到了,不由皱皱眉,不过这也没办法。

刘一苒扯扯顾乐的袖子,对沈茂光道,“光叔,你们是多久来一次这里啊?每次都有牛车吗?”

沈茂光摇摇头,牛可是公共财产,哪能归自己想用就用。“这次是咱们队上人家一起卖鸡蛋,才赶了牛车,平常都要走来的,牛车哪能经常用。”说着皱皱眉,他们队上是第一次来知青,本来都还是挺盼望的,不过现在看样子似乎娇生惯养了些,也不知道做不做得了农活,可别请了几尊菩萨回来。

又补充道, “咱这里每月逢十五有个集,都是附近队上来凑的,就在公社前面的大桥头那里,村里两头牛车那天都要来镇上,交两分钱就能坐到桥头边上。”

当然,迄今为止村里都很少人坐,眼下看来,以后队里怕是有不少进账了。沈茂光心想着。

顾乐暗暗思索,这赶集逢十五怕是说的农历吧?这是张芸告诉顾七的,农村人不怎么过阳历,说日期也基本都是农历的日子。

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也不知道到了村里缺什么,实在不行下次走来吧。

顾乐和刘一苒对视一眼,都有些苦哈哈的,城里日子也不好过是真的,但确实是没走过那么远的路啊,一来一回一天就没了。

沈茂光给四人介绍了下沈湾的情况,也说安排好了他们的住处,到时候几个人自己再看着办,只具体做什么事得到明年再说了。

这个时候也没农活做了,眼下都在家猫冬呢,边准备着过年。

不管怎么样,他们对于过年还是很重视的,只没有声张罢了。

几个人自然笑着应好。

过了不多久,一辆牛车远远驶来。

看清赶车的男人,几个人便有种眼前一亮的感觉。

沈茂光自然注意到了,不由暗自得意,也为这侄子惋惜,好生生的一个娃,偏偏二十一了还没结亲,唉。

在农村,二十一的人,他娃娃都该打酱油了,这个却连亲都结,自然会觉得遗憾。

顾乐第一次在这个世界看到气质如此出众之人,当然这也和她不宽广的接触面有关。

来到这里,顾乐看到的基本都是普通老百姓,一个个的日子都不好过,能吃饱穿暖就是最大的愿望了,又怎么会有气质这虚无缥缈的东西。

沈修齐默不作声的下了牛车,即使穿了一身打满补丁的破衣裳也掩不住出众的风华,难以想象这样的深山湾里怎么会生出这样的人。

离得远看不见相貌,那满身的气质风华就够引人注目,如挺拔的青松,这一抬头,长得也很清俊雅致,尤其一双眼睛,清凌凌的看过来,仿佛能直接看到人心里。

沈修齐冲几人点点头,目光在几人身上一扫而过算是打了招呼,四人也回了个微笑。

“大伯就这几人吧?那走吧,大娘带星星在供销社门口等着”,沈修齐对着沈茂光道,声音低低暗哑,让人心里感觉痒痒的。

“诶,你给他们把东西一起放车上去,他们东西多。”沈茂光转头又看向顾乐几个人,“这是我大侄子,叫沈修齐,你们有事可以找他帮忙。”

几人叫了声“沈大哥”,按着沈茂光的话把自己的行李放在牛车上,在沈茂光的指示下坐了车两边空着的地方。

这牛车也就是几块厚板子搭的,四四方方的长方形,四边都弄了格挡,防止东西掉下去,车前面弄了两个座位,再拿绳子套着牛,沈茂光跟着沈修齐便坐在最前面。

回头看几人都坐好了,沈修齐拿着鞭子轻轻在大黄牛身上擦了一下,真的只是稍微碰了一下,牛便自己“哒哒哒”的迈开了步子,让顾乐这个没见识的不禁赞叹不已,老马识途不假,这老牛也乖觉的很啊。

坐着牛车晃晃悠悠的不过几分钟,便看到了右边挂着“莲花供销社”的木门匾,五个大字方方正正的。

这个年代,作为供销社的建筑可以说是最为气派的了,里面的几个营业员都显得格外精神,衣服穿的妥妥帖帖。

眼前是三间大门,左边副食品收购站的柜台,中间右边进供销社里面的木质大门。

看的出来里面商品不多,但是百姓生活需要的都有。

收购站旁边站着个穿灰色棉衣的中年妇女,头上系着头巾,脸上脖子上围的紧紧的,唯一露出来的只一双眼睛,怀里抱着个被子包裹的人形?应该是之前他们说的“星星”,小孩子吧。

沈修齐跳下牛车,从他大娘怀里接过自己妹妹,看了车上四个知青一眼,把沈明星放在了穿着军大衣的顾乐怀里,转身去扶他大娘上来。

怀里抱着熟睡小娃娃的顾乐:“……”。

这是什么操作?

被抱的不舒服给弄醒的沈明星也不哭,眨着水灵灵的大眼睛,长长的睫毛扑闪扑闪,萌死个人。

这就是个白乎乎的胖团子。

胖团子窝在被子里,小小一团,干干净净的,顾乐看的心里喜欢,鬼迷心窍的在她小脸蛋上“啵”了一下。

沈修齐眼睛闪了一下。

被扶着上车的沈茂光媳妇看到这一幕,笑眯了眼。

她就说自己这大侄子一家都是好的,偏那些没眼光的婆娘明里暗里嫌弃,还当她不知道她们背后说的那些闲话似的。

此时,沈茂光媳妇胡兰对这个小姑娘有了莫大的好感。

一坐稳,沈修齐又重新赶了牛,胡兰就坐在顾乐旁边,看她喜欢星星,心里也高兴,不过这冷天让人家给自己抱着孩子也不好,便接了过来,沈明星还歪着头看着顾乐这里。

顾乐笑眯眯的,捏了一把她肉嘟嘟的小脸,“大娘这是您家闺女还是孙女啊?”这时候一家生的孩子都多,顾七也不知道哪一辈的。

胡兰给沈明星重新包了下被子,回道“我可生不出这么标致的闺女,这是三毛他小妹,哦三毛就是赶车那个,我大侄子,大名叫沈修齐的。”

胡兰脸被包着,声音显得嗡嗡的,说话却直爽利索得很。

“哪呀,大娘您谦虚了。这孩子长得可真好,比我妹妹胖乎多了。”这个时候夸人家胖就是说人家日子过得好。

胡兰笑的一咧嘴,夸孩子比夸她高兴,“是诶,星星是咱家最小的一个,都疼她,可不就长得人疼嘛!”

听着顾乐说话,刘一苒几个对这小娃娃也很有兴趣,路也长,一路上几个人轮流帮胡兰抱一会,沈明星也乖得很,不哭不闹的,就是人家不惹她,她就不怎么说话。

沈茂光时而回头看看,听几人闹腾的声音笑出一口黄牙,心里对他们改观了些。

沈修齐掌控着牛车的方向,不让牛走坑坑洼洼的地方,听着妹妹的童言稚语,清冷的脸色难得柔和了一些。

坐了三个小时,一行人终于在四点到了沈湾前面的路口。

再往前走百把米,经过几户人家,一个岔路口一路向山,一路就是村子中间的聚居地了。

先前远远的就能看见村里袅袅升起的炊烟,此刻闻着空气中弥漫着玉米苞子混杂着红薯的香味,有点紧张的几人都有些饿了。

“今儿晚上晚饭就在我家凑活一晚吧,吃完你们再去收拾自己住的地方,年前都没什么事,把自留地整一下,开春了就有的忙了,另外明天去队部开个会。”沈茂光跳下牛车,对着跟在自己身后下车的几人道,年前这一场雪下的好,希望明年是个丰收年啊!

几人虽有些不好意思,却也答应了下来。他们对这里两眼一抹黑,现在天色也不早了,有什么还是明天说吧 ,还没见村里的干部呢。

胡兰抱着沈明星还在牛车上,以及一堆行李,沈修齐继续走着,到一个青砖大瓦房的屋子前才停下来。

一路看来,这是这个村里为数不多的几户显得气派一点的人家之一。

村里多是土坯房,砖块建成的少,这个屋子看起来就比较鹤立鸡群了。

看胡兰下车了,秦志国和郑浩瀚快跑几步,一起从车上卸东西。

“走吧进屋吧”,望着沈修齐走远,沈茂光招呼道。

顾乐回头看了一眼,沈明星窝在车上摇头晃脑的,看她望过去还招了招手。

冲她笑了笑,顾乐跟在几人后面进了屋。

总算到了,坐车坐的她感觉自己要被颠散架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洪荒:我的师父是三宵之退亲

    苏宵云和萧家的关系还算不错,往年里交情匪浅。只是最近局势乱了,自从萧明出国之后,萧家的老爷当上了军区副指挥部部长,这些年虽然没怎么走动,但是好歹交情摆在那里。萧明回国的第二天,苏宵云就知道了消息。那晚他思来想去,还是发了电报过去,没过多久,回信里说,萧家夫人明天就会来拜访。第二天,苏锦绣一起床,新巧

  • 异界之守护瓦罗兰第1章在线阅读

    静谧的庭院,微风中传来淡淡花的气息,萦绕在庭院周围的白色蔷薇恣意绽放,风裹挟花瓣四处飘散。庭院中坐在地板上的数人,仿佛将夜晚点亮,如同梦一般的耀眼存在,每个人都拥有着极其出色的外貌,以及远远超脱常人的独特气质。金发碧眼的王伸出手,抓住了一片掉落的花瓣,凝望着花瓣的脉络,他有着温柔的笑容,碧绿的眼眸似

  • 赦大老爷在红楼告别初吻

    “知道了!以后不用就是了!”南宫木赔笑的回答。“你还有那脸?主意那么正、再有下次我不会帮你!”说完把南宫木腿上的针全部拿掉,又把南宫木的双腿放在冰桶里,只见冰桶里原本透明的水慢慢变成粉色,然后变成红色,这是南宫木腿上渗出的血。“就这样,五分钟后拿出来,我先去老师那里给你请假!今晚回去找爸爸给你弄个药

  • 网游之偷钱大佬之中二病的死神!

    此时直播间里,一片血红,没有任何画面,有的只是铺天盖地的弹幕,铺天盖地的弹幕在不断的刷新。“6666,死神又要开始直播了,羡慕有这种能力的人。”“最近到底是怎么了,各种奇怪的人出现,我昨天陪女朋友在步行街逛街的时候,竟然看到了两个人在屋顶打斗,而且还尼玛是附带特效那种!”“我感觉现在越来越乱了,社会

  • 夫君,说好的和离呢!之滴滴男友已为您接单(1)

    “哎呦我靠,这也太疼了,早知道就不喝那么多了,为这么个绿茶表真不值得!”刘康揉了揉有些发涨的脑袋,自言自语说到。刘康,燕华大学计算机高材生,计算机系系草,兼彭姿杨颜之风采,说白了就是帅,有型。只是这年头帅并不能当饭吃,虽然网络直播发达,但是刘康也不是那块料,只能靠着自己的专业技能来养活自己。除了奖学

  • 大佬又在装萌新了楚繁和严以恒

    楚繁对严以恒的态度突然变了。陈醒觉得很纳闷。那天他去替楚繁敲通告,所以没有送楚繁去乐园福利院。而楚繁的驾驶证刚好拿了回来,所以楚繁自己开车去了。重点是,从福利院回来之后,楚繁就变了。陈醒一旦说了严以恒什么坏话,楚繁就会不满意地反驳他。“你别再说严以恒了,他也不容易。”什么不容易?明明是楚大哥以前逼迫

  • 人生赢家之坎坷在线阅读第4节

    周末两天,骆蒙没有通告,在家睡得昏天黑地。这些年,整日不是忙着拍戏就是赶通告,全年无休连轴转。娱乐圈里瞬息万变,虽然她已经红透了半边天,但依然很有危机意识,从来不敢松懈,自此也得了个“拼命三娘”的美称。特别是接下来三个月要实习,很少出来营业。于是前一阵子,赵云给她拍了几十组硬照,就是为了在接下来几个

  • 道祖临世在线阅读黑龙山脉

    南月城以南,黑龙山脉。受倾盆大雨影响,天地间已是白芒芒一片,狂风在赤峰间咆哮着,漆黑的群山,让人如同身临地狱。一个洞口窄得只能供猴子钻进去的山洞里,黑发少年正生着火,亚麻发色少年则四处找可燃物。如果有第三人注意到这两少年,会发现他俩都赤裸着上身,因为二人的衣服,已经变成了洞内那仅有的光明和温暖。温柔

  • 我给武学加个点之灵焰之地

    少年起步来到船上,刚一上船就感觉到这河的不同。这河水在岸上看是黑色的,但是一上船,紧挨河面,看到的河水居然变成了浅红色,河里面大量的游魂在里面游来游去,他们有的在打架,有的在撕咬……看起来极为骇人。少年正在看的入神之际,老者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坐好了,这河乃是冥界幽灵河之一,被称为“万里魂河”河中英

  • 全位突破在线阅读第3章

    留言区同人版【吐槽贴】遇到了同乡却发现对方没通过公会认证是种怎样的体验1LLZ:穿越猎人的女大学生(平行全职猎人世界-196)如题。我先去组织语言。顺便@穿越猎人的武术教练@穿越猎人的白领@穿越猎人的程序员@穿越猎人的唱见@穿越猎人的药剂师@穿越猎人的会计兄弟姐妹们做好心理准备,考试肯定要出幺蛾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