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魔王追妻之傻女有毒在线阅读第四章

2021/6/11 14:53:49 作者:梦家小君 来源:言情小说吧
魔王追妻之傻女有毒
魔王追妻之傻女有毒
作者:梦家小君来源:言情小说吧
她,梦汐,21世纪的神偷杀手,遭唯一的亲人背叛,携带时空玉戒,坠入深渊,惨淡落幕。她,凌梦汐,一个人人唾弃废物、傻子、不祥,母亲早亡,父亲不爱,亲人不疼。当梦汐穿越成凌梦汐后,她决定好好的过一生,这一世,面对着亲人的陷害,宗门的变故,她扮猪吃老虎,暗中修炼,一步一步的开启了自己的人生轨迹,揭开了自己的身世之谜。他奉父母之命照顾她。她受伤了,需要换衣服,他说:“没事,我来。”她说:“男女有别!”他说:“又不是第一次给你换衣服,害羞啥!”她说:“你是魔,我们形同陌路吧!”他说:“没事,送个小妖给你做

吴家父子一唱一和,魏宁和看了个够,放下头发。微一偏头,“吴叔可说完了?”

吴保人对着魏宁和,摆出假惺惺的笑:“族长,咱都是一家人,吴叔肠子直,说话难听惯了,你别放在心上。”

魏宁和“噗呲”笑了,摆摆手:“村里人都知道,吴叔就喜欢胡乱说话。我当族长的,当然不会放在心上。”

吴保人与吴书鱼面色一变,吴书鱼刚想开口,魏宁和又说:“吴叔,书鱼哥哥,你们说够了么,要是还想说,那就再等等吧。我爹说,山神喜欢安静,不安静就没法祭祀。”

吴保人怒了:“我不说话你就能招来山神?!”

魏宁和笑了,苍白的小脸绽放出极盛的光彩:“说不定呢。”

熟悉的一幕,让魏宁和生出更加真切的感觉。她十七岁的年纪里,吴家父子是最大的烦恼,他们总是给她找麻烦,让她寝食难安。

当年的事,她记得极为清楚。她本来不应该当族长,这个族长,该由吴书鱼来当。

她那族长爹还活着时,曾带人到山神庙里占卜,卦象得出下一任族长合该出自吴家,正是吴保人的儿子,吴书鱼。

去年她爹暴毙,按理说,应该是下一任族长吴书鱼扶着灵柩去天御峰,一则埋葬老族长,二来与山神定契,正式接管魏吴两家。

可是,吴书鱼的腿偏偏在那时摔断了,不能上山。

一天、两天、三天……炎炎夏日,老爹尸骨停留在家里,从棺材里传出奇异难闻的味道,她知道老爹尸体开始腐烂了。

可是吴书鱼置若罔闻,派人过来说一堆哀悼的话,让她节哀。她去求他,甚至承诺会亲自抬着担架抬他上山,他只要出面就好。

“求求你了,求求你了,书鱼哥哥,快点把我爹送上山吧,我求求你了……”

可不论她怎么求,吴书鱼只长长地叹息:“不可以啊。你说我的腿也真是的,给你们添麻烦了。”

后来被磨得没办法,吴书鱼索性建议道:“要不你去上山。你是族长唯一的女儿,山神不会责怪。”

村里的继任族长,要么是山神承认的人,要么是上任族长的儿女。

老爹没法等了,必须入土为安。她心一横,抬着老爹灵柩上山,挖土、埋葬、献祭……献祭以后,她身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虚弱下去,从前活蹦乱跳的一野丫头,走个路都要人扶。她也顺理成章,成为魏水村新一任的族长。

事情若只到这,她还不至于恨,顶多觉得时也命也,怪不得谁。可事情偏偏不至于此。

她当上族长的第二天,吴书鱼就下了床,笑容苦涩的对前去探望的村民说:“我很抱歉。不过,阿宁要是多等一天就好了,哪怕一天,我就能下床了。”

吴书鱼苦涩够了,才大度地挥一挥手说:“不怪阿宁,她也是心急。”

吴保人在旁边大骂:“那死丫头就是想当族长,跟跟说了再等等,她一时半刻都不愿等!”

那时,她才刚刚当上族长,没有丝毫威望,魏吴两家关系本就不好,吴书鱼这番话,一下挑起两家的矛盾。吴家人于是气不过,遇事各种不配合,并且不断给新上任的族长使绊子。

那段时间,她抱着病,几乎忙成陀螺,身体一度透支到极点。终于一场大病,她躺在床上起不来。

吴书鱼才站出来:“我虽然没能做族长,可是阿宁身子骨弱,无法处理太多事情。大家有事,跟我商议也是可以的。”

就那样,吴书鱼夺走一部分族长权力。他是山神原本定下的族长,一部分吴家人对此深信不疑,对横空冒出的魏宁和并不信重。从那以后,他们有事索性越过魏宁和,直接找吴书鱼。

魏家人气得冒烟,觉得自己族长受到轻慢,便与吴家人大吵一架。那一架,使得两家本就冷硬的关系,更是雪上加霜。

没谁是傻子。

那时魏宁和才知道,吴书鱼既不愿牺牲自己,从此做个短命鬼,又想要不惹埋怨地当族长,于是先推她去献祭,等事态稳了,他再站出来,以新族长年纪小身体弱为由,代理行使族长实权。

可惜,她既知道自己被骗,那么拼死也不会让他们谋算得逞。

梁子,就此结下。

当年第一次祭祀山神,山神也是久未出现,吴保人冷嘲热讽,吴书鱼假意维护,虽然后来祭祀成功,可她年轻气盛,回去也被这对父子气病了。

现在嘛。魏宁和望天。

她不是那个受气包了。

————

接着祭祀未完的礼,葬鬿雀,埋山玉,跳祭祀舞,祈祷新的一年风调雨顺。

祈祷结束,所有人屏住呼吸地等待。一柱香眼看烧完,鹿吴山一丝风也没有吹下。

吴保人险些笑出声,他倒要看看,这回魏宁和怎么下台。

正要说几句火上浇油的话,魏宁和伸出手指,放到唇边,“嘘。”

魏宁和施施然走到山脚下,提气,张口:“感谢山神庇佑我魏水村,您是世间最最伟大的神,作为您的子民,我们倍感荣幸与感激。”

村民:“………”

吴保人:“…………”

吴书鱼:“………………”

还是没什么动静,吴书鱼嘴角勾起冷笑,伸出手示意吴保人。

吴保人于是哈哈大笑,可是没笑几声,脸色就僵住了。

沙沙沙……一阵山风从山脚下吹拂起,两只鸟雀自山林里钻出,围绕魏宁和,叽叽喳喳叫唤。

村民激动:“山神,山神显灵了!”

魏宁和一眼不眨,“山神啊,没有您的庇佑,我们如何生活得下去,猎人打不到猎物,庄稼得不到收成,感谢天感谢地感谢鹿吴山感谢你。”

身旁围绕的鸟儿越来越多,衔着鲜花抛撒。

村民会意,也张开嘴,“山神,您是世上最伟大的神……”

山神太高兴了,在山脚下怒放出红艳艳的山花。这届村民不错,很不错,特别尊敬他,特别爱戴他,本神特别特别满意!

山神愈高兴,接下来一年的收获愈丰盈。

一时间,村子上下喜气洋洋。

魏家人扬眉吐气,望向魏宁和的目光温和许多。

直到轰隆一声雷雨降临,山神才恋恋不舍地卷起礼品。魏宁和笑了笑,她上辈子毕竟主持祭祀十多年,早摸清楚山神的性子。山神像个腼腆的孩子,他一开始不来,只是在她这个新族长面前不好意思罢了,后来现身,是被夸得飘飘然了。

吴保人正要偷偷溜走,魏宁和叫住他,“吴叔,你看这次祭祀怎样。”

吴保人脸色难看,“不过是场意外,书鱼也能行。”

“哦?”魏宁和转头看向吴书鱼,目光炯炯,阻止他往别人身后躲,“书鱼哥哥啊,你也这么觉得?”

吴书鱼干笑。如何祭祀山神的课他上听魏梧州讲过,除非自身祭祀,否则山神压根不理你是谁。

不过不利自己的话他,傻子才说。吴书鱼握住腰间的代理族长印章,冷笑,这是他自己刻的,还没到丢的时候……

吴书鱼脑筋急转,突然低下头,自嘲:“在夸山神方面,我不如阿宁。”

这句话别有深意,就是说魏宁和会拍马屁喽,他自叹不如。

魏宁和挑挑眉,只当作听不懂,直来直去说:“既然你也承认了我这个族长,那么,以后村里的事我有资格管么。”

吴保人眼珠子一瞪就要发作,管什么管,一个死丫头而已。族长是他儿子的!魏水村也是他儿子的!

吴书鱼默不作声挡住他,反复摩挲印章。低下头苦涩地道:“你想管,就交给你。我只是担心你的身体。”

“这个你不用操心,有牛叔在呢。”

吴书鱼神色变冷。魏宁和态度坚定,几乎在逼迫,让他心生不悦,印章他不可能交,到手的权力哪有让出去的道理?

吴书鱼祭出上任族长:“魏叔走时,要我照顾你。”

我爹要是知道你这么照顾我,非得再气死一次。

魏宁和讥笑,今儿这半拉族长权力她还非得要了。她大声道:“可是我爹说,再难也要担起自己的责任。以前没当回事,现在想想,他说的真的很有道理,可是想听也听不到了。”

声音愈发低落。

村民见状,情绪也低落起来。魏梧州是个好族长,虽然姓魏,可是吴家人也挑不出错来。可惜啊,这人死得早。魏宁和这个丫头也可怜,年纪轻轻,没了爹也没了娘。

吴书鱼憋住怒火,强行挤出两滴眼泪,失去了族长位,他还得说,“阿宁,别难过。”

吴保人气不过,直接甩袖子走了。

————

春雨寒凉,回去路上,魏宁和又病了。

虽病弱无力,可是她还是躺在床/上喟叹:“活着……真好……”

急匆匆赶来的村医牛叔差点绊倒在门槛上,他护好药箱,捋一捋山羊胡,迈步走入内室。

待看到床边族长烧得通红的脸蛋,心疼不已。

才十六岁,总归还小啊,青葱水嫩的年纪,背负不属于她的重担,该有多累?

紧随其后的牛婶耳背,只利索地拿起水瓢催促丈夫:“磨磨唧唧,还不诊脉!唉,吴家父子看阿宁一个女孩子家,可着劲儿欺负。要我说,家里就该有个男人,苏隽那小子一去七天,也该回来了。”

牛叔女儿魏青青随后跑进来,被亲娘指挥着去打水,听了这话嘟嘟嘴,甩着两条大粗辫子:“娘你这话不对,外面世界听说可比咱们村子大了千万倍呢。”

牛婶:“不去烧水,还跟老娘顶上嘴了!苏隽是衍圣宗大弟子,能上天入地,拎个法器日行千里。不懂就别瞎吵吵!”

魏宁和烧到迷迷糊糊中,听到“苏隽”两字,撇撇嘴满脸嫌弃:“别提他!”

阴魂不散,老不死的!

“好好好,不提不提,阿宁好好睡,今儿个祭祀辛苦,瞧把孩子累的。你们男人怎么搞的,一个小姑娘都照顾不了,还能指望你们干什么?”

久违的温暖,让魏宁和安心睡过去。

但不知为何,睡梦中心跳异乎寻常的快。

深夜,魏宁和就被突如其来的心悸痛醒了,身体像裹在冰窟里,血都冻硬了。

她睁开眼,急促地喘息。

耳边是杂乱的脚步声,伴随紧张担忧的口吻:“快!快!热水呢?快呀!”

屋内昏暗,烛火胡乱摇晃。魏宁和感觉自己快要窒息,有人不断换热手帕,擦去她额头冷汗,有人重重摁压她胸口,一下一下。

魏宁和魂魄又飘荡到了半空。

她瞧见屋子里多了很多村民,都围绕她的身体而着急忙碌,神色焦急,不敢有丝毫停顿,生怕一个没注意,就出了众人难以承受的事。

许久,牛叔声音传来,苍老无力:“别忙了,不中用了。”

一屋子人仿佛定住一般,然后痛哭出声。

“宁丫头才十六岁,她才十六岁啊!”

“这叫我们怎么跟老族长交代?”

魏宁和:“………”

她莫不是重了个假生。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言情小说吧》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异界之守护瓦罗兰第1章在线阅读

    静谧的庭院,微风中传来淡淡花的气息,萦绕在庭院周围的白色蔷薇恣意绽放,风裹挟花瓣四处飘散。庭院中坐在地板上的数人,仿佛将夜晚点亮,如同梦一般的耀眼存在,每个人都拥有着极其出色的外貌,以及远远超脱常人的独特气质。金发碧眼的王伸出手,抓住了一片掉落的花瓣,凝望着花瓣的脉络,他有着温柔的笑容,碧绿的眼眸似

  • 赦大老爷在红楼告别初吻

    “知道了!以后不用就是了!”南宫木赔笑的回答。“你还有那脸?主意那么正、再有下次我不会帮你!”说完把南宫木腿上的针全部拿掉,又把南宫木的双腿放在冰桶里,只见冰桶里原本透明的水慢慢变成粉色,然后变成红色,这是南宫木腿上渗出的血。“就这样,五分钟后拿出来,我先去老师那里给你请假!今晚回去找爸爸给你弄个药

  • 网游之偷钱大佬之中二病的死神!

    此时直播间里,一片血红,没有任何画面,有的只是铺天盖地的弹幕,铺天盖地的弹幕在不断的刷新。“6666,死神又要开始直播了,羡慕有这种能力的人。”“最近到底是怎么了,各种奇怪的人出现,我昨天陪女朋友在步行街逛街的时候,竟然看到了两个人在屋顶打斗,而且还尼玛是附带特效那种!”“我感觉现在越来越乱了,社会

  • 夫君,说好的和离呢!之滴滴男友已为您接单(1)

    “哎呦我靠,这也太疼了,早知道就不喝那么多了,为这么个绿茶表真不值得!”刘康揉了揉有些发涨的脑袋,自言自语说到。刘康,燕华大学计算机高材生,计算机系系草,兼彭姿杨颜之风采,说白了就是帅,有型。只是这年头帅并不能当饭吃,虽然网络直播发达,但是刘康也不是那块料,只能靠着自己的专业技能来养活自己。除了奖学

  • 大佬又在装萌新了楚繁和严以恒

    楚繁对严以恒的态度突然变了。陈醒觉得很纳闷。那天他去替楚繁敲通告,所以没有送楚繁去乐园福利院。而楚繁的驾驶证刚好拿了回来,所以楚繁自己开车去了。重点是,从福利院回来之后,楚繁就变了。陈醒一旦说了严以恒什么坏话,楚繁就会不满意地反驳他。“你别再说严以恒了,他也不容易。”什么不容易?明明是楚大哥以前逼迫

  • 人生赢家之坎坷在线阅读第4节

    周末两天,骆蒙没有通告,在家睡得昏天黑地。这些年,整日不是忙着拍戏就是赶通告,全年无休连轴转。娱乐圈里瞬息万变,虽然她已经红透了半边天,但依然很有危机意识,从来不敢松懈,自此也得了个“拼命三娘”的美称。特别是接下来三个月要实习,很少出来营业。于是前一阵子,赵云给她拍了几十组硬照,就是为了在接下来几个

  • 道祖临世在线阅读黑龙山脉

    南月城以南,黑龙山脉。受倾盆大雨影响,天地间已是白芒芒一片,狂风在赤峰间咆哮着,漆黑的群山,让人如同身临地狱。一个洞口窄得只能供猴子钻进去的山洞里,黑发少年正生着火,亚麻发色少年则四处找可燃物。如果有第三人注意到这两少年,会发现他俩都赤裸着上身,因为二人的衣服,已经变成了洞内那仅有的光明和温暖。温柔

  • 我给武学加个点之灵焰之地

    少年起步来到船上,刚一上船就感觉到这河的不同。这河水在岸上看是黑色的,但是一上船,紧挨河面,看到的河水居然变成了浅红色,河里面大量的游魂在里面游来游去,他们有的在打架,有的在撕咬……看起来极为骇人。少年正在看的入神之际,老者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坐好了,这河乃是冥界幽灵河之一,被称为“万里魂河”河中英

  • 全位突破在线阅读第3章

    留言区同人版【吐槽贴】遇到了同乡却发现对方没通过公会认证是种怎样的体验1LLZ:穿越猎人的女大学生(平行全职猎人世界-196)如题。我先去组织语言。顺便@穿越猎人的武术教练@穿越猎人的白领@穿越猎人的程序员@穿越猎人的唱见@穿越猎人的药剂师@穿越猎人的会计兄弟姐妹们做好心理准备,考试肯定要出幺蛾子了

  • 可还记得在线阅读第2节

    阿尔弗雷德最终在布鲁斯回去蝙蝠洞后,给他展示了下那位所谓‘监护人’留在蝙蝠洞的联系方式,很轻易就能追索到那边,然而也不能得到更多一点的信息了。布鲁斯摘下头盔看着巨大屏幕上流动的数据没有动,然而阿尔弗雷德就没有什么顾忌,坦然按下了一个接通对话的按钮,对面传来一道熟悉的说话声音:“我觉得蝙蝠侠总是在挨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