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玄幻小说 > 正文

武侠之天下第一刀之第六章

2021/6/11 12:44:41 作者:彼岸轮回 来源:飞卢小说网
武侠之天下第一刀
武侠之天下第一刀
作者:彼岸轮回来源:飞卢小说网
“天涯远不远?”“不远!”“人就在天涯,天涯怎麽会远?”“明月是什麽颜色?”“是蓝的,就像海一样蓝,一样深,一样忧郁。”“明月在那?”“就在他的心,他的心就是明月。”“他的人呢?”“人犹未归,人已断肠。”荒古大陆,巨兽嗷啸,人妖混战,武道为尊。看一现代孤儿如何重生成傅红雪,演绎独属于他自己的天涯明月刀。(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就这样,萧子寒跟着惊蛰一路走去,他并不追上前去,只是远远地跟在后边,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他竟有些害怕看到惊蛰嘲讽和挖苦的眼神。在沐阳北郊的一处林子里,惊蛰突然停了下来。她将手指放进口中,吹了声音调怪异的口哨,就看见林子深处一人一马走了出来。萧子寒仔细打量起那人来,那人一身青衣打扮,满是笑容的脸上却让他觉得这人很难接近,最离奇的是他的眼珠,那样深的褐色,好像是看透这个世界,对现实绝望的颜色,不过他又觉得这人或许并没对这个世界死心,要不他的双拳也不会一直紧紧地攥着。

惊蛰也不管身后的萧子寒,笑着迎了上去,撒娇似地说道:“清明哥,你真守时!”萧子寒心下一震,他虽是近来才留意“风雨”这一组织,但是他身处江湖,早就听说了这个叫“清明”的人。清明出身不明,师从不明,甚至连他的武功江湖中人见过的也没几个,只是知道这人从不让人近对手近他身前一丈,而一旦接近便是对手死去的时刻。“风雨”里在江湖上闻名的24人中,数清明最为神秘,也是杀人最多的,据说他一月之内连杀朝中大臣24人,惹得殷玄宗大怒,命锦衣卫竭力追捕,但还是毫无所获。他早就惊奇这样的人到底会是怎么样的人,今日一见,当真是惊讶的很,没想到竟然是这样一个看起来很冷淡的书生打扮的人。萧子寒看见清明向自己看来,那样冷的目光让他感到极不舒服,他正在犹豫是否要上前打招呼,清明却对着惊蛰笑道:“你啊,越来越胡闹,怎么把个陌生人带到我的面前。”他摸着惊蛰的头,像是对待自己的妹妹一样,萧子寒心想:这也是清明不为人知的一面吗,有趣有趣。惊蛰用力打掉他的手,故作生气道:“别摸了,再摸长不高了怎么办?”萧子寒听这话不笑了起来,明明是杀人不眨眼的杀手,却也有小孩子的心性吗?却听惊蛰道:“你要是看他不爽,可以一剑杀了他嘛,反正我也好久没见过清明哥的“霜月剑法”了?”萧子寒大感无奈,自己搞不好真成了清明的剑下亡魂可就亏大发了,自己辛辛苦苦为了惊蛰四处奔波,没想到这女人不但领情,还忘恩负义!清明道:“这年轻人不错,还是留着以后做我的妹夫吧!”惊蛰大声道:“清明哥,你胡说什么,人家可是正派,对我们这些歪门邪道一向厌恶的很!”萧子寒突然觉得很尴尬,走也不好,向前也不好,只好呆呆的站在原地。清明意味深长地对着萧子寒笑了笑,继而对着惊蛰说道:“谷雨大概已经到了,我们走吧!”说完驾马而去。惊蛰对着立在原地一脸尴尬的萧子寒冷冷道:“走吧,看我这个女魔头是怎么杀人的!”

转过林子,是很大的一片空阔的地方,有一辆拉着几个黑色大箱子的马车和两匹马,马车旁站着一个人,看见惊蛰,笑道:“惊蛰,你来了!”惊蛰盯着他看了一会,说道:“什么惊蛰,我是你惊蛰姐,没想到半年不见,你又长高了啊!”萧子寒见那少年不过十五六岁年纪,一身白衣随随便便穿在身上,右手中拿着一只笛子,整个人给人一种温和的感觉。清明说道:“时候不早了,谷雨,都已装好了吧!”那叫谷雨的少年答道:“是,都已准备妥当!”清明点点头,说道:“那我们走吧!”萧子寒心里想道:怪不得这人给人一种极其温和的感觉,原来是他啊!萧子寒听说谷雨乃是“风雨”组织中最年轻的一个,据说他少时乃是大户人家的公子,后来突遭变故叫家人一夜之间全部死去,幸得一个神秘人物所救,以后便加入了“风雨”,以后三年便行走在江湖,他往往与人对决之前必定吹笛一首,即使迫不得已也不会要对手的性命,他在民间又常常帮助百姓,性格温和的很,深受百姓称赞。

四人行了许久的路程,在一个极为偏僻的村落停了下来,萧子寒在江湖上四处闯荡,倒也知道这已是定海境内。萧子寒见见惊蛰几个人似是对这地方颇为熟悉,他们先把马车停在村外,然后向村里走去,边走边喊道:“乡亲们,惊蛰,清明,谷雨来看大家了。”话音刚落,一大群人从四面八方涌来,围着他们三人各自说着什么。萧子寒见那些百姓的脸上流露出的笑容,心下也莫名的高兴起来。惊蛰从人群中奋力挤出,走到萧子寒身边,用力拍着他的肩膀,说道:“发什么呆,快去搬箱子!”萧子寒颇感无奈,心想:怪不得她能让自己跟着,原来是白白找了一个苦工呢!萧子寒只好从马车上搬下箱子,搬完最后一箱已是精疲力尽,他打开一箱,大吃一惊,里面竟是满满地黄金,他打开其他几个,除了几个里面有些食物外,其余的也都是黄金。惊蛰随手递给他一块手帕,说道:“真没用,搬这些就已累的不行了啊!不用惊讶,这些全部都是杨构那狗官的不义之财,我替他做些好事,省的他死后也不得安生!”说着就见清明和谷雨陪着百姓一起过来了,为首的一个村长摸样的老人说道:“多亏了你们,我们才不至于背井离乡啊,近来倭寇越发地嚣张甚至都侵入到周边的村子来了,我和几个村长商议着正想修建防御工事,自己练兵,朝廷不能指望,我们就靠自己,你们这些银子可真是帮了大忙了!”三人相对笑了笑,帮着老乡把东西搬回村子里。大家聚在一起吃完饭,就在月下听谷雨吹笛子,萧子寒听着那凄凉的曲子,突然想到这个国家的支离破碎,想到了惊蛰,再找她时依然没了踪影。

清明看见萧子寒,走过来,指着东边的一座山,对他说道:“惊蛰说他在那山上等你!”说完就离开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爱在孤城情不语在线阅读第八节

    楚母张素娥是农村出生,过惯了苦日子,后来随着楚世杰大学创业的成功,便将他们二老接到了a市,张素娥也算是过上了富太太的生活。要不是楚世杰告诉她,夏雨溪是有钱人家的女人,对他以后的事业会有帮助,这门婚事她说什么也是不会同意的,看夏雨溪那瘦弱的身材,屁股也不翘挺,肯定在生孩子方面也是不行的。“妈,我没有逛

  • 念念不忘你在线阅读第三节

    沐婉婷没有错过她眼里的那一丝得逞,眸色一冷,换做是以前,只怕自己早就一个巴掌扇过去了。但是现在,自己普通的职员,没有姜夫人这个身份,什么也不是。她压下心头的怒气,转身离开。何蜜蜜和叶子媚见她不还手,两人对视一眼,何蜜蜜猛地抓住沐婉婷的头发,用力的一扯,用手里端着的红酒从她的头顶浇下。一杯红酒顺着她的

  • 西游之白龙在线阅读第十章

    面对案子的时候,江未晚的行事风格很成熟,很专注,顾执看着这样的江未晚,忽然就有些走神。顾执站在人群里,装作围观的群众,但他和江未晚的距离并不远,似乎是很担心江未晚会出事,顾执的视线一直落在江未晚的身上。谈判人员是在十分钟以后赶到的,顾执冷笑一声,不禁嘲讽起他们速度。谈判到一半的时候,一个抢劫犯的儿子

  • 爱情公寓:我才是主角在线阅读第8节

    因为之前的交涉,两个公司决定在墨氏商讨具体的合作内容,因此洛惜一大早便带着相关的人员去了墨氏。墨寒在看到洛惜的时候微微一愣,大抵是没有想到她竟然是这项合作案凌氏的负责人。这样看来,她昨晚和凌辰轩一同出现在晚会上也就解释的通了。“墨总您好,我是这个项目的负责人洛惜,没想到这么快就和您再见面了。”洛惜伸

  • 盛宠替身千金在线阅读第5章

    不光是宁老师,几个英语好的同学也向二毛伸出了援助之手。当然,这都是宁老师安排的。他们给二毛辅导英语,二毛给他们辅导数学。谁让二毛的数学在班里数一数二呢。这是宁老师发明的“结对帮扶”学习法。二毛最喜欢和孙婷婷结对。孙婷婷是学习委员,除了学习好自然没得说,性格也忒好,男生女生都喜欢和她交往。其实最关键是

  • 你们拜堂我飞升在线阅读第7节

    借着朦胧的光亮,看着月光满满的倾泻在落星阁的屋顶,以及千年难见安静的街道,还有身为罪魁祸首的那张黑色面具。更加令慕容白天怀疑的,则是凤凰锁,发生的所有的恩怨,直觉告诉慕容白天都是围绕着它轮番上演。就像被排版好的文字,安然躺在那,等待着逆来顺受。而凤凰锁,慕容白天只是感觉和它的遥遥无期和陌生。甚至有些

  • 你相信么在线阅读答应代孕

    回到家,管家似乎早就知道她会回来一样,在门口等着她。“小姐,你可算回来了。”“陈伯怎么了?”陈伯在苏家已经大半辈子,虽然名为下人可她和父亲从来没有把他当成下人看过。苏暖拉着陈伯的手,心里有了一丝隐隐的不安。“老爷,他……”进了屋,父亲正坐在沙发上,眼睛红肿,面容憔悴,一夜之间他似乎苍老了许多。“爸,

  • 成为病弱小姐的心尖宠(Gl)第九章在线阅读

    掌声停止之后,老师说了一些赞扬我的话便开始进行接下来的课程,可是我却无法专注的听他讲课了,我的手心里紧攥着陈希恒的纸条,我不敢承认我的心跳很剧烈,因为我害怕这又是一出新的恶作剧。我的理智和情感在激烈的碰撞,在火花中下课铃响了,丁宥铭忽然转身问我和马梵借面巾纸,我在短暂的错愣后拿给他,他道声谢谢后便出

  • 复仇天使爱上你在线阅读战成名

    传言,他以十二岁之龄,一天之内挑了嵩山派、渭水楼,洞庭盟三大总舵,灭敌数百,一战成名。传言,他风-流成性,贪-淫,曾在秦淮包下一艘画舫足足半月,每日有十数名当红名-妓应邀入幕,出来后,个个神色委顿,但眉梢带喜。传言……然而,此时,在京城府尹的大牢里,安盈并不知道那些传言,她也不知道他叫百里无伤,安盈

  • 穿越之时空错爱在线阅读第10节

    郑宵轻笑。“钱和女人,这是所有男人都想要的,你现在在这里耍威风,没有丝毫的用处,只能说明你无能。”郑宵说完还没等着张子豪回话,他便上车走了,张子豪的拳头死死地攥住,他一直在犹豫,如果自己打出来那一拳,那么白兰兰以后该怎么办。车,朝前行驶,郑宵的心里,倒是有些起了波澜。这个白兰兰,本事不小,竟然都敢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