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惊悚小说 > 正文

我有丧尸合成系统在线阅读不耻学堂一

2021/6/11 14:18:12 作者:蓝天碧海 来源:飞卢小说网
我有丧尸合成系统
我有丧尸合成系统
作者:蓝天碧海来源:飞卢小说网
穿越平行世界,同样的末世,同样的丧尸大爆发。不同的是,这一世有了丧尸合成系统,世界上所有的丧尸都成为我的资源,供我合成强大无匹的存在。(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墨发高束成马尾,额前几缕碎发随意别在耳后。

剑眉星目,红襟白袍,双手抱胸斜倚墙壁,弟子服被来者穿出了散朗不羁的样子。

所有人俱是一惊:“孟师兄!”

惊过之后,一众人马又是手忙脚乱的收拾赌具。

原因无他,这位孟祁孟师兄,可是专门监督宗门赌博事宜的。

不会浮生小筑也要禁赌了吧?

孟祁看得啼笑皆非道:“别瞎收拾了,浮生小筑又不禁赌。”

“哦哦。”习惯而已,习惯而已。

此刻,就像囚犯在囚牢里看到了衙役,第一时间想到的必然是自己命不久矣,而不是这个衙役是来坐牢的。

南浔长于掌门膝下,深受掌门疼爱。

是以他住的地方完全按照自己的喜好办置。

譬如南浔喜静不喜闹,掌门便特意栽了一整片灵竹再建个竹楼,让南浔远离宗门内的嘈杂尘嚣。

这片灵气弥漫极适合修行的竹林,归南浔一人独有。

建成之日,南浔亲笔上书两个字:幽篁。

孟祁轻轻松松闯过南浔在竹林中设下的伏龙阵,脚步轻盈来到了竹楼前。

孟祁惬意的嗅着竹林中清晨露水的气息,抬眼随意扫过这座竹楼。

竹楼分为两层,普普通通并无繁坠。朴素的让人以为这是一位隐士的居所。

孟祁不走寻常路,飞檐走壁直至二楼窗户。

窗户未关,那是南浔的住所。

飞身跨过窗户进入房间,房间内的布置也如阁楼一般朴素,简洁。

一眼望过去,书架、木桌、床榻和剑架,一应俱全。

而桌前,南浔背对着他,如瀑的墨发因为闲适随意披散在身后。

他以手支颐,似乎在看什么。

孟祁自知,南浔修为高深,不可能察觉不到不速之客的闯入。

观南浔这个架势,定然知道孟祁孟师弟来了,却懒得抬头去招呼。

既然被发现了,孟祁索性也不遮掩。亦或是,他本来就没有遮掩的意思。

任由着长靴碾在竹板上发出声响,孟祁说话也不寒暄客气直奔主题道:“师兄,你这次下山接的什么任务呀?怎么和余师弟一起回来了?大家都在议论呢。”

说话的同时,孟祁也从身后探出看向南浔手中之物,登时便挑了挑眉讶异道:“《百草杂谈》,这不是讲一些灵草魔草对普通人族有用,但对修士无用的书册吗?你看这干嘛?”

孟祁显然不需要南浔搭话,正要再开口,喋喋不休。

南浔已经抬头含笑看着他,温和道:“你问我这么多问题,我从哪个开始回答呢?”

孟祁随意坐在南浔对面的椅子上,靠着椅背翘着腿,歪头认真思索了一遍道:“既然问得多那就从第一个开始吧。”

南浔目光中笑意流转道:“替谁问得?”

孟祁这人,可不是会突然对自己所领的任务感兴趣的。

孟祁将椅子向前一拉,手掌交迭一撑下颌笑眯眯道:“替浮生小筑内南寒月的钦佩者问的。”

南寒月,指得便是南浔。

曾有酸儒见了南浔的剑芒,作诗慨叹其剑势清亮,剑芒冷冽。

而那首诗中最朗朗上口的,便是“沧海一剑齐寒月”。

自此,南浔除了怀瑾君这个雅称,又有了另外一个称号。

寒月公子。

对此,南浔不置可否。

“你去浮生小筑,不怕师叔知道?”

南浔的师叔,孟祁的师父,缥缈峰峰主谢长老。

作风规整严苛,迄今致力于结束浮生小筑的赌博功能,但收效甚微。

“你不说,我不说,怕啥?”孟祁眼睛笑弯只剩下一条缝道,“而且就算师父知道了,顶多骂我一顿。再说了,那不还有掌门师叔护着我。”

南浔言笑晏晏道:“师父他老人家也不能无时无刻护着你吧。”

“这不还有你吗?我家那老头子,除了在我面前横挑鼻子竖瞪眼,在你们面前都拘谨严肃着呢,要脸。”孟祁大咧咧的从乾坤袖中掏出个果子啃着,啃了几口又道,“诶?怎么越说越扯了?说,你到底接了啥委托,又是怎么和余师弟一起回来的。”

南浔修长的手指搭在书册上,将前因后果娓娓道出。

“有才,太有才了。”孟祁啧啧称叹道,“师兄你的运气也不错,竟然瞎碰都能碰到这么重要的线索。”

南浔眼角含笑睨了他一眼,不予置评。

闲话过后,孟祁从袖中取出一块黑色玄铁抛给南浔:“喏,这两天你不在,我替你在学堂内讲两天。既然你回来了,就自己讲吧。”

南浔顺手接过。

玄铁被塑成木牌状,雕刻着严谨规正的正楷“师”字。

不耻学堂的师令。

不耻学堂,取自“不耻最后”,寓意坚持到底。

从这一点,便可以看出,这是一个差生补习班。

群英荟萃,必有优劣。

不耻学堂中,则是这些“劣”。

这些“劣”,各有各的不足。

譬如剑招迟迟不能学会,灵力迟迟不能运转通畅。

总结下来一个问题:悟性不足。

万剑宗的掌门桓玄真是个开明的掌门,开明的掌门敢于直面宗门内的不足。

这才有了“不耻学堂”的存在。

刚开始,学堂内的耄耋夫子口干舌燥的谆谆教导。

可惜,没人听。

该睡觉的睡觉,该旷课的旷课。

开明的掌门偶然得知此事,亲自抵达不耻学堂,虚心求教哪些夫子能让这些学徒们孜孜不倦。

学徒们七嘴八舌、各抒己见,也不客气。

“首先,脾气要好。”

“其次,说话要动听要有磁性,要能吸引我们的目光。”

“其三,要拥有强大的修为让我们心服口服。”

“……”

其余的要求呢,杂七杂八各有千秋。

按照他们的描述来讲,要是一个美如冠玉,声音动人并且实力强劲的年轻人。

一番总结,筛选下来,符合条件的有南浔,孟祁以及其他峰主的亲传弟子。

后来,余非凡鲤鱼跃龙门,从不耻学堂中脱颖而出,也荣幸加入了这个行列。

代表不耻学堂夫子的师令,便在这惊才绝艳的几人手中碾转。

每月十五二者交替。

每人讲解一个月,一个月后将师令传给另一个人。

师令入手微凉,很快便被南浔手掌中的温度暖热。

两人再闲谈几句,南浔便理了理袖摆,对镜整理仪容后,施施然去了不耻学堂。

万剑峰有四座主峰,分别是万剑峰、缥缈峰、神农峰、藏经峰。

不耻学堂,则坐落在藏经峰。

学堂正门前,栽培了一排柳树,万条垂下绿丝绦。

拂过面前的垂柳,南浔抱着一卷书走进学堂。

学堂宽阔,最上方有一方放着长戒尺的矮桌,一个垫子。

下面则是数百张矮桌,数百个垫子。

若不是长期浸淫于修炼中,南浔许会认为自己是来到了古代考科举。

下面座无虚席,学徒们皆是跪姿端正,身前一卷书。

见到南浔的到来,皆是站起身来问礼:“怀瑾君。”

怀瑾君这个雅称,在万剑宗也只有不耻学堂内才会听到。

南浔矮下身子跪坐在软垫上,徐徐翻开书册,一字一句念着又讲解着。

他声音温和中带着点儿动人的沙哑,语调不疾不徐。

讲解分外通俗易懂。

若再认真去看他俊秀儒雅的面容,委实养眼又悦耳。

同时还能提高悟性。

可惜,总有那么两个人喜欢捣乱些。

“怀瑾君,我有一个疑惑,还请你解答。”

南浔抬目望去,是一个穿着内门弟子服的年轻人。

若他在浮生小筑逛过一圈,便会知道这位年轻人是余非凡的狂热拥趸者。

令人遗憾的是,南浔从未去过浮生小筑。

是以南浔停下念书,将书册合上放在矮桌上,温煦道:“有何疑惑,直说便是。”

学堂内有余非凡拥趸者,必然也不乏南浔拥趸者。

当是此时,一片黑黢黢的脑袋中再次站出来一个人。

他先对着南浔拱手示礼,又对先站起来的那人道:“莫崖斗胆,替这位何师兄答疑解惑。”

南浔在这一瞬间,有种诡异的成就感。

这种感觉,就和前世老师见到学生们争相答题的感觉有些相似,有些欣慰,也有些轻松。

是以他微微顿首,算是允了。

两人都是常驻浮生小筑的,自然也算是老相识。

何师兄挑挑眉,面露轻狂。

但在南浔面前,也没有过多表露,只是道:“傀儡花,是何物?”

跪在垫子上的南浔:……

莫崖对答如流:“魔域之花,犹如野花。傀儡花,为植此花者,当速死亡,然必如陷昏睡。若值花者有意,可操尸首,令为己用。尸弃后,花速长,然后衰。”

“受教。”何师兄瞪了一眼莫崖,再次问道,“我宗以修习何种方法闻名于世?”

莫崖讶然,显然没有想到何师兄的问题这般简单。

但他还是道:“剑。天下剑修门派,无人可出万剑峰。”

“缥缈峰修什么?”

“术法。术者,乃以灵为契,画诀摆阵。”

两人一问一答愈发急切,一问之后不待音落,一答必然出现。

颇有着不压倒对方不罢休的意思,火、药味悄然升起。

虽说问题简单,但二者态度略微有些较劲。

南浔微一皱眉,直觉有些不对劲。

抬手正想制止两人的谈话,何师兄蓦然转身,对着南浔行礼道:“莫师弟基础甚是扎实,令人欣慰。但我之疑惑,唯有怀瑾君可解。”

此话一出,南浔也隐约察觉出何师兄对自己的针对。

他笑意和煦如同三月春风过境,不疾不徐开口道:“直说无妨。”

初临此间,南浔为了融入这个世界,从四岁就泡在藏经峰,将知识体系重新构建。

虽说比不上余非凡的过目不忘,但勉强也称得上博览群书、融会贯通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诱妻入怀:总裁大人超给力耀光醒来之时

    雪是不知何时开始下的。如此之大,仿佛一群蝶无声无息的从冷灰色的云层间降落,穿过茫茫的树林,铺天盖地而来。只是一转眼,荒凉的原野已是苍白一片。等待喘息平定时,大雪已然落满了剑锋。红色的雪落在白色的剑刃上。血的味道让几十年没有进过食的蛉从石化中醒来。说实话,他从未想过他要与境他们以敌人的身份,站在同一片

  • 帽子和绷带第五章在线阅读

    时隔数日,距离纳新过后已经是一周时间。在把新学员们安顿好之后,也是给了他们足够的时间让他们各自调整一下。而这些时间过后,他们进入学院为期最短六年的学习生活便也是正是开始了。而开学的第一堂课,也是在各院的比武场上进行。比武场,顾名思义,就是平时用来比武切磋的地方。只见各院偌大的比武场均是由石头堆建而起

  • 网游之绝对狂人在线阅读第七章

    入夜。夏念兮躺在容家客房柔软舒适的大床上,还觉得有点不真实。就这么被容家老爷子留下来了,而且,一个月以后,还有一场订婚宴……容家三个孙子,随她挑……懵懵地躺在床上,想起容离那张倾国倾城的脸,她忍不住轻轻地笑了笑,然后抱着枕头在床上滚了几圈。管家在外面敲门,“夏小姐,老爷子让您下楼用晚餐。”“好的,我

  • 婚内强欢:凶猛总裁契约妻在线阅读医院内的麻烦

    正当她皱起眉头想要出去让他们安静一点的时候,病房的大门“砰”的一声被一脚踹开,一群黑压压的人影疯狂涌进了病房,就连医院的保安都拦不住。人群中不少人肩上扛着摄像机,将镜头对准了冉夕,而领头的那几个人更是一脸凶神恶煞,模样与街边的小混混无异。最前面的那个墨镜光头男她是认识的,对方是父亲合作的公司的某位小

  • 我家竹马又又又吃醋了第八章在线阅读

    我现在异常的不安非常奇怪的不安当我跟冷先生定好约会的事之后,隔天一觉睡醒又开始后悔了!非常的后悔,为什么后悔咧?我也不知道大概是犯了跟阿初一样的毛病吧?但冷先生岂非象是阿初那般的寻常之辈,约定好的事他是不可能反悔的,最起码这样的认知我还是有的。所以,也别想他会像阿初那样的放我鸽子,既然A计划行不通,

  • 女尊之将军令在线阅读第十章

    第二天早上,宋灿是在手机闹钟第三次响起的时候,才勉强睁开眼睛,伸手终止了它再继续叫嚣。睡沙发,并不是一件多么愉快的事,晚上她因为翻身翻太猛,不知道摔了多少次。再加上昨晚喝了酒,头有点疼,整个人显得很疲倦。她用手捂住双眼,酝酿起床的情绪,过了一会,才挪开了手,睁开了一只眼睛,只是睁眼的那一刹那,她就被

  • 我是福晋我怕谁之献给佛祖的男人

    忽远忽近的山脉缥缈,天鹅湖畔,夜观奇景,美不胜收,荣庄隐于山水间,恍如与世隔绝。庄前的路绕道蜿蜒前行,路旁野花扬起飞舞,一股自然清香扑鼻而来。“来了,来了。”发愣的时候,外婆、我和虹阿姨,伫立大门口的菩提树下,等待这从远而来的车辆停在门口的前坪。“四太,您身体抱恙,您慢些……”虹阿姨接收到外婆的眼神

  • 海贼王之垂钓万界在线阅读第一节

    当梁晓晓看似坦然实则忐忑地坐在箫励枫的房里的时候,梁晓晓在脑子里不停地咒骂自己:“你是发情的猪吗?”刚才,梁晓晓被萧励枫的美色给勾引了魂魄,从酒店一楼大厅直接尾随人家,一冲上来就敲门,敲门声响过以后,她才突然想:“一会儿美男子开了门我怎么说?就说我是来采花的?我会不会被踩死?”梁晓晓正咬着嘴唇在想应

  • 恩谢第7章在线阅读

    若非自己演戏多年,怕也是无法发现。现在他的如悠妹妹甚至放言说要学习商业,他不得不生出一丝警惕。安如悠自然也是察觉到了,轻松的说,“叶易哥哥,我也算是死过一次的人了。当我醒来时,我发现我居然连爸爸妈妈都不认识了。后来渐渐的恢复了一些记忆。我也不想让他们那么累了。以前是我任性过了。”听到这番话的叶易心脏

  • 异界之吾为帝王在线阅读第一节

    星静悠菲:英国皇族,身价万亿,也是皇甫家的大小姐,当年星静家被人诬陷,怕伤害她们把星静悠菲和星静雅诺交付给皇甫家。她有倾国倾城的面貌,她还有惊人的记忆力,什么事看过一遍、听过一遍就能牢牢记住,所以从小到大,她一直都是满分的第一名。在一次车祸后,拥有了意志魔法,只要脑袋里想象,再念一声“你妹”,就可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