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种田小说 > 正文

大唐小村长之晋|江|欠条红包(5)

2021/6/11 21:22:05 作者:不偷腥的骏马 来源:飞卢小说网
大唐小村长
大唐小村长
作者:不偷腥的骏马来源:飞卢小说网
(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胤礽也没什么恶意,就是如今快二十了,书都读得差不多了,闲来无事找点乐呵。前几天胤禛和胤禟在宫里可是被热议了一阵儿,要不是被他汗阿玛压了下来,说不定就得传出宫外了。

胤禛作为和胤礽年岁相近的兄弟,是个什么样儿的性子胤礽十分了解,能把胤禛气得不顾一切,胤禟也是真能作幺蛾子。

在前几日见到胤禟之后,胤礽觉得没看过瘾,如今又过来看看胤俄的状况如何了。没想到来的时候胤禟还没走,大热天的跑这一趟值了。

“这辫子是十弟刚给我接上去的,太子殿下想笑就笑罢。”胤禟前几日还是一副宁死不屈的样子,这破罐子破摔的态度胤礽可是从未见到过。

难不成老十掉池塘里,结果老九脑子进了水?

虽然这个形容十分不恰当,但是太子强烈觉得胤禟的状态不对劲。不光胤禟的状态不对,连胤俄也像是换了一个人似的。

要以往这两个小霸王扎堆儿,见到自己哪有这么恭敬的时候今个倒是乖,跟拔了毛的鹌鹑似的。

“汗阿玛又训斥你了?”胤礽做到主位上,端起张起麟端上来的茶水啜了一口说道。除了他汗阿玛能整治得了这两个弟弟,其余也没有什么靠谱的可能了。

奈何对方是太子殿下,即使胤禟十分不情愿接下这个丢人的话题,他这个庶弟也不得不回答。谁叫他四哥都有他汗阿玛的照拂,更何况是被他汗阿玛一手带大的太子?

胤禟刚被胤俄点播了一会儿,这时候还记得能少一事便是一事的理儿。

“早就训完了,今个是让我和四哥给十弟赔礼道歉来了。我们依旧被禁足,汗阿玛主要是来是安慰十弟的。”

胤禟简洁明了地应付了过去,胤礽一瞧胤禟的样子也便不再多问什么。他这一趟主要是过来瞧瞧胤俄的,加上胤禟也实在是不想再这么尴尬地待下去,胤礽挥挥手,胤禟打了个千便退了出去。

“老九今天可真怪,汗阿玛都怎么着他了,还是他又和老四呛呛起来了?”胤礽瞧着胤禟脑后那一段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的辫子,戳了口茶后问道。

这话也就胤礽敢这么直白地问出来,胤俄在心里掂量半天。这事儿可大可小,该怎么回答不得不慎重一些。

胤俄可不敢将胤禟对“各大五十大板”不满的事儿说出来,只好给胤禟找了个因为没了头发才郁郁寡欢。胤礽一想也是,再想起前几天他过去掀胤禟帽子的事儿点了点头。

“怪不得老九一直臭着个脸,孤还以为他是老四附体了呢。”胤礽又打趣了一句,随后便将话题转回到了胤俄的身上。

探望痊愈的弟弟,总不能空手来罢。胤礽招招手让张起麟将东西端了进来,胤俄一瞧盘中的东西便知道是一些补品,赶忙向胤礽道谢。

“嗨,好好把你的身子养好咯比什么都强,你是不知道你八哥这几日可是想你想得紧呢。没了你做衬托,他的字又成了兄弟们中垫底儿的了。”

胤礽的话一出口赶紧摸摸鼻子,摆摆手借着还要回去读书的由头出了延禧宫。如今胤俄正被他汗阿玛记挂着,要是把胤俄给惹恼了,到时候不免他也得跟着吃些挂落。

还是见好就收……

“小灵子,等会儿去把东西搬去阿哥所罢。爷如今养得差不多了也该回去了,一直待在额娘这儿也不是回事儿。”在胤礽走后胤俄站在屋中望着屋外望了好一会儿,随后翻了翻胤礽送过来的药材说道。

一提到胤禩,胤俄心中便有些复杂。上辈子他成为八爷党一员,并不是因为他八哥多么有能耐,而是单纯地和老九想给他们四哥添堵。然而前半辈子是痛快了,后半辈子却是自己挖坑把自己埋里面去了。

如今重活一世,想想他四哥充其量就是耿直了一些,好像并不是那么的讨厌。不过就算他这辈子不想再成为八爷党,同样也不想去和他四哥瞎掺和。

他抢了阎王爷的红包,那就应该按照红包上说的那样,好好把人间转一转。反正大清又不是离了他就转不了,他何苦去挣一个吃力不讨好的位子呢?

“小灵子,准备笔墨,爷要练字!”胤俄想了一会儿,起身走向书桌。他的字儿怎么可能还不如他八哥,那一定是他之前不想好好写的缘故。

毕竟上辈子他八哥字迹可是差到了一定份上,他要是比他八哥还差,那得成什么样儿啊。

小灵子得了吩咐赶忙上前为胤俄研磨,胤俄活动了一番有些发僵的手腕,提笔缓缓落下写了一个永字。

瞧着奇丑无比的字,胤俄不相信那真是自己写出来的。随后又写了一个字,心中立马唾骂了一句。

真是辣眼睛!

胤俄一不做二不休,干脆把那张纸团成一团扔到了一边儿,开始掂量起练字大业。

他不是有一个红包群么,看看神仙们有没有什么多快好省的办法。胤俄说罢摸了摸挂在胸前的平安扣,开始搜索红包群里面都有哪些叫的上来的书法大家。

#求好心书法大家指点书法,佳酿一坛。(欠条)#

胤俄瞧着发的红包后面跟着欠条二字摸了摸鼻子。他想着既然是大家,那就应该是爱饮些酒水的,那么他发一个佳酿的红包应该是应景。

只是如今他身子刚刚痊愈,不太好直接将酒水送给神仙,只好先打个欠条。

武则天:我就说这孩子是个傻子罢,哪有发欠条红包的。也不怕半夜被老鬼找上门,压他的床。

朱元璋:小嘴儿巴巴了几百年了,就你聪明!那孩子是个男娃,除了女鬼谁会打他的主意?@董其昌去辛苦辛苦,教导好了朕重重有赏!

恭喜书法大家@董其昌抢到佳酿一坛。(欠条)

董其昌:唔,一坛不够,最少得来五坛。@凡人胤俄

要知道他汗阿玛临摹的便是董其昌的字,能得到董其昌的指点……胤俄一听董其昌本尊要指点他习字,立马点头如捣蒜。别说五坛佳酿了,五十坛也得送过去。

“小灵子,去和额娘说一声,爷先去汗阿玛那儿一趟。”胤俄决定先去他汗阿玛那里讨一本字帖,免得到时候他字迹突然好看了没个合适的理由。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花千骨之念惜之特殊任务

    挂断了吴建国的电话,唐宏宇犹豫了片刻又拨出去了一个电话。不多不少,电话响了三声就接通了。“我是唐宏宇。”“江国立。”姓名:江国立性别:男年龄:48岁职务:苏城市委书记,江南省委常委级别:副省级干部属性:恨铁不成钢“江书记,小寒被绑了。”唐宏宇言简意赅道,语态中尽显惭愧之意。言罢,电话那头足足沉默了十

  • 徐太太在读研究生在线阅读第6章

    前世……契约……我的脑袋一团乱,痛得无法思考。“林毓婉……”我低声轻喃,脑海中悄然浮现出一个温婉如玉,灵秀如菊的女子。那个女人是我吗?如果这只是一场梦的话,那这个梦实在是很长很长,从出生到死亡一梦经历了25年的时光。我在医院昏迷了一天,眉角缝了四针,苏醒后又观察了三天,才正式出院。在这几天里,我每天

  • 重生:从互联网到全球霸主在线阅读第7章

    程书呆呆的坐在巨大的落地窗前。巨大的落地窗外灯火璀璨,雨滴冲刷着落地窗,将窗外的灯火不断渲染,模糊。只剩下昏黄的一片。室内并没开灯。只有在黑暗中,无人察觉的角落程书才敢露出自己的感情。余歌。我真的舍不得,舍不得离开你。我多么的想把你轻轻拥入怀里,多想大大方方的告诉你,我有多想你。多想告诉你,多少个夜

  • 第一科举辅导师!在线阅读第6节

    绕过湖泊,他们很快走到了教学楼。高一(2)班就在一楼,这时候还是上课时间,校园很安静,走在廊道上只有教室里面讲课老师的声音会时不时飘出来。洪闾街带着苏小恋直接走到高一(2)班门口,伸头看了下班级的上课情况。里面讲课的老师看见教务处主任在教室门口,暂停下讲课进度,直接走出来恭敬的问道:“洪主任,过来了

  • 重装强殖第二章在线阅读

    总统套房内。厉承风脸色铁青,仔细一看,还能看到他脖子上骤起的青筋。特助张鹏恭恭敬敬地递上了一套名贵的手工西装,他抱歉而自责的道:“厉少,昨晚……”厉承风示意他闭嘴,继而把玩着手中的卡,云淡风轻的脸色却蕴着极致的怒意。“去调查那个女人是谁,我要好好会会她。”敢玩弄他的人,向来没有什么好下场。厉承风没想

  • 柯南之罪恶值系统第6章在线阅读

    李海涛大失所望,一脸沮丧的叹气,道:“看来只是白日做梦而已,天上没有掉馅饼的事情,一切还是要靠自己。”李海涛又将玉在手上翻了几下,见再无甚奇特之处,暗忖:“即便不是宝玉,也能买几个钱,我且先收着等回去地球后让鉴宝专家看看,说不定能值几个钱。”如此想着,李海涛便将那块玉放在了口袋里。夜已深了,月光如华

  • [综]火焰与厨师第9章在线阅读

    第九章尴尬林庭山约顾骁寒吃饭是帮苏瑜探探顾骁寒的口风,看看顾骁寒是怎么想的,苏瑜还有没有机会。没想到遇到了沈时和季杨,他一点消息都没套出来。顾骁寒还生了一肚子的气也没什么吃东西,沈时他们走了没一会儿他就打包了些吃的把林庭山自己个留那儿了。沈时回别墅时顾骁寒已经到家了,沈时打车多花了些时间。沈时推门进

  • 养女的自我修养在线阅读神魔降体

    再看张朋,他此时早已喜极而泣,默默地在内心为自己的努力没有白费而感到欣慰后,只见他又向三位长老深深地鞠了一躬退回人群,恰巧站在了陈佳的正前方。望着张朋的背影,陈佳即使再稳重沉默,此时内心也是激动万分。只见他紧握双拳,全身骨骼咔咔炸响,恨不得下一个就是自己。“下一个,陈佳。”在众人都纷纷安静之后,测试

  • 诸天万界无敌吊炸天系统之从未改变

    忽的,他身体后仰,修长的手自然的放在扶手上,慢条斯理的轻敲起来。良久,他才开口,语气霸道猖獗,“夏经理,只要我认定的错的,它就一定是错的!”一句话,让夏紫允的神情有片刻的恍惚。思绪像是回到了六年前,一个清贵的少年,用最冷漠的语气说道:“只要我不喜欢的人,我永远都不会喜欢!”那眸中的高傲,与现在一模一

  • 博君一肖之星河璀璨第五章在线阅读

    当夫人在说话时,苏道人已经闭目屏气,耳朵在听,心神已飞。夫人把话说完后,苏道人微微吐了口气,既不看夫人,也不看众人,而是神目朝天,拂尘搭背,单手放在胸前,朗声说道:“免了,免了!心到神知,心诚则灵。夫人,贫道解梦,上不求天,下不求地。只在所梦之境,所梦之事,何人所梦,何时所梦?再讲天时、地利及人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