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情爱 > 正文

最强法道在线阅读第7节

2021/6/11 21:30:18 作者:难瘾 来源:纵横中文网
最强法道
最强法道
作者:难瘾来源:纵横中文网
玄清因为风寒晕倒,被白眉老道所救,而后跟拜白眉老道为师学功夫,在他功夫学成之后被他师傅因为一些不可告人的原因而赶下山去,开始了他又一次的流浪。

凌彻从九儿口中得知皇帝去了山荫房,于是便急急跑了去,站在门口等。

等到容珏无恙出来,他的心才算放下。“皇上,没事吧。”

容珏瞪他一眼,“你真当他是魔啊?”

“我……”凌彻噎住,直挺挺跪下,“那人已死,皇上好不容易走出,不能再陷下去。”这话说出,他心里打鼓,既怕惹容珏伤心,又怕他发怒。

看着跪在身前的心腹,容珏心头亦不是滋味。

“你起来。”

凌彻跪直,没有起来的意思。

“你这是又要死谏?上次没跪够?”容珏拧起眉头。

“皇上,微臣求你,不要再见他。皇上不心疼自己,可微臣心疼。”凌彻抬头,眼眶泛红。

容珏无言,凌彻对自己,绝对忠心,就算让他去死,也会毫不犹豫。也只有他,亲眼见过了自己如何颓唐,如何伤心欲绝。如今他跪在脚下,流泪恳求,也是害怕自己重蹈覆辙之故。

“上次你那样打他,是不是也将对那人的恨发在了他身上?”容珏伸出手去扶,见凌彻还是跪着不动,便蹲了下来问他。

“可他终究不是那个人啊,皇上。”凌彻却没有直接回答,虽说这句是在否认,可容珏也听出了一点承认的意思。

“凌彻,朕不知道他是什么人,也许朕真是疯了,总幻想他是祁宁。可是,朕似乎把恨都发在了他身上,心里竟然好受了很多,日子忽然有了点盼头,不再那么了无生趣。”

凌彻看着容珏的眼,听他说出这一番话,那双眼里有一瞬恢复了往昔的光华。

"朕答应你,绝不会给人第二次伤害朕的机会,你起来。"

凌彻起身,"皇上一言九鼎,微臣相信。若他有异心,臣也不会放过他。"

容珏本欲回宫,却因山荫房那人要养身子,又拖延了几日。刘太医这几日为容珏请脉,容珏除了问那人的身体状况,却还问了些令刘勉之十分惊诧的问题。比如世间有没有药可以让人易容,易声。

"易声倒是不难,以往宫中戏子便能通过训练随意控制自己的声音。易容之说江湖之中确有传闻,据说宫中以往也有以人皮为面具逃罪的事,但从未见过实证。"刘勉之在宫中做太医四十载,广读古籍,他说没见过的事,便是真的鲜有人知了。

容珏摆手让他退下,方了之的影子又出现在他脑里。"祁宁,你是否真的没死,易了容易了声来找我?可是为什么?你不是至死都愿意死在容冕刀下吗?又回来做什么?"

四年光景,要说全然忘记那是不可能的。

那人趴在他怀,在皇子府懒洋洋地晒着太阳。"容儿,你为何这样好看?眉心的痣是美人痣吧。"

"你也很好看。"

那人和他元宵节在外赏灯,饶有兴致地把人家老板的大灯笼拆了研究。

"容儿,那人瞪我,你挖了他眼睛。"

"。。。你别胡闹。"

还有那人肆无忌惮地调戏凌彻,比武比不过就弹人后脑勺,仗着有他在凌彻不敢还手。

"容儿,你的侍卫怎地这样笨?换个吧。"

"。。。凌彻,不准动他。"

半年来,他想起这些便心如刀绞,自己这样宠爱的人,到头来泪眼婆娑地告诉自己,一切恩爱都是假的。

可现在,山荫房里那个人,分掉了他一些心思。

咬着牙,忍痛说的那句,"换一根吧,别烫到手。"

趴在地上抄经,说的那句,"皇上,你别难过。"

昏迷之中呢喃的那句,"容儿"。

还有醒来后看到他的第一句,"皇上,你醒了,身体感觉如何。"

若是心中无愧,怎可能在被他折磨时还记得关心他的手会不会烫到,除非是心甘情愿前来还债。

想到这,他还是忍不住,出了门便往山荫房走。

方了之已经能起床活动,在山荫房里靠着窗户晒太阳,手上还是那本兵法,这次看到了卷尾。

"该看到反间了吧",容珏问他。

"皇上来这总是没声息,我来不及跪下请安。"方了之放下书,跪向容珏。

"是,朕要乘你不备,看看你都在这耍什么诡计。"

"皇上,我没有什么诡计耍,我只有一片真心。"

"养好了吗?"

"差不多了。皇上要是等不及,现在也可以。"

"好。把衣服脱了。"

容珏一声令下,方了之便开始除衣。很快,三下五除二,已经剥地精光。

可以用惨不忍睹,毫无美感来形容。

各种伤痕触目惊心。

容珏打量这副身体,跟从前他怀里的那般风骨没有一丝相像之处。

"人真的可以削骨挫皮吗?"

"皇上在说什么?是不是我的身体吓着了陛下?"

"你知不知道你开口闭口称我,完全没个奴才样?"

"皇上喜欢我自称什么,我就自称什么。"方了之抬头,望向容珏的眼。

容珏没有说话,只是看他,从头发看到脚趾。

本想好好调弄,只是这副身体,自己竟然生了不忍之心。果然我五哥是对的,我太过软弱,根本不是帝王之资。

咬了下牙,容珏还是拿出了东西。京城贵胄专治不听话的男宠小倌,叫人想死不能。宫里用来收拾手脚不干净的小太监,也是让人闻风丧胆的刑具。

名曰断肠绕。一节如三指粗的玉杵,上面绕着遇水即涨大的特质丝线。捣入受刑人的下身,那丝线便开始膨胀,若是受刑者不招,时间一长,那丝线便粘在肠壁上,这时要拔出便连着肉,生不如死之痛。

方了之见了,下意识地咽了口水。

"怕了?你现在想说什么还来得及。"容珏对那刑具实际上很是厌恶,拿在手上吓唬方了之也觉得心中不舒服。

"皇上尽兴就好。"方了之嘴巴极硬。

容珏听到这话,气不打一出来,"张开。"

方了之努力把腿分开,容珏手下使力,把断肠绕往他那里送。

原来不是不怕的。送入一指宽度,容珏已经看到他身体在发抖。"你可以求饶。"再出声给他机会。

方了之闭上眼,用力抑制身体的抖动。

容珏再往里推,已有丝线触到肠肉。

"张嘴",一颗药被扔到方了之口中。

方了之不知道那是什么,只是吃下去片刻他那正被刑具填塞的地方开始湿润,丝线开始涨大,整个人开始喘粗气。

"陛下想知道什么"方了之终于开始抵不住。

"你知道的,不用朕问出口。"

"我不是皇上心里想的那个人。"

容珏将断肠绕猛的一拉,那东西便带着一点血肉而出。

方了之惨叫一声,握住的手指甲已经嵌入皮肉。"谢谢皇上疼惜,再晚一点我就废了。"

没有了刑具折磨,那药性便上来。方了之心中有□□在烧,却是极力忍耐,胸口不住起伏。

"这药叫做英雄倒,朕看看你能撑多久,又是多么英雄。"

方了之只觉有万只小虫在身后爬,恨不得找根铁杵对着自己捣下去,前身更是热辣,只想找个冰窟窿。

比断肠绕更难熬的滋味。

只是一会,方了之大汗淋漓,泪水涌出,身体贴在地面不停扭动,仿只有这样才能好受一些。

容珏就在前面,一个即使在正常时也难以抗拒的男子。方了之开始往容珏的方向爬,每近一点他就停下来,而后又爬,身体和理智的对抗到了极致。

用手抓住容珏的袍尾,趴着地上的方了之眼神里全是乞求。

"说句话让朕心疼你。"容珏看着他,冷冷道。

"容儿"方了之意识迷糊间又是这两个字。

容珏叹了口气,抱起地上的人放在了榻上。

方了之闻到容珏的鼻息,体内便更有一团火在烧,张嘴立即就覆上了容珏的唇。

容珏没有让开,闭了眼回吻。

"即使你承认是他,我也不会杀你。他是背叛了我,但我唯一不能原谅的只是他死了。"

身下的人身体微抖。

"我知道我是很贱,但这两个月,比我知道他叛我还难熬。他告诉我他不爱我,可起码还有人在,我总想着我还能再夺回他的心。可是他那样甘愿去死,带着我所有希望赴死,实在不可饶恕。"

这话之间,方了之已被贯入,渴望已久的躯体终于得到拯救。

容珏身下用力,又道,"你来做什么?是来再伤我一遍的吗"

这句过后,容珏不再温柔。

一场对容珏来说报复性的风月,对方了之却是巨大的解救,哪怕最后是血肉模糊,也到底是解了那药性,让他神志恢复清醒。

"谢皇上垂怜。"一个刚刚经历了巨大痛苦的人伏跪在地,感谢自己的折磨,容珏冷笑,"你这样乖巧,确实不似他。"

祁宁第一次被带到七皇子府,只因被只猫挠了下,便追着那猫打,于是打碎了这里的主子最爱的花瓶,满府奴才吓地不敢出声,祁宁知道闯祸,躲在容冕身后。

"七弟,我这奴才打碎了你的东西,交给你处理了。"容冕不护他,他像头受惊的小鹿,长睫垂下,眼神闪烁。

天可怜见,容珏一见钟情。

"五哥,真送给我了吗"。

容冕点头。

容珏拉了他过来,手指在他脸上打滑,"我的花盆给你打碎了,你用什么赔"

祁宁就是祁宁,眼睛一闭,"我的命,拿去吧。"

容珏失笑,"五哥,你这奴才性子很烈呀。"

容冕也笑,"原是习武出身,是烈了点。"

"哦什么来头"

"我家家将祁远的小儿子。"

"你这样送了给我,属下不怨你?"

容珏问出这话后才觉自己唐突,他五哥一向治下甚严,属下哪敢抱怨,于是尴尬一笑。

容冕只是对着祁宁道,“以后七殿下便是你主子。”

祁宁闻言便跪下,一双鹿眼看着容珏"主子。"

想起祁宁那双眼睛,容珏又将方了之打量了一番。这人眼神也甚是清澈,眼型跟祁宁有七八分像,只是寻不见祁宁一两分惹人怜的模样,只有十分劲儿的坚忍。

和祁宁相比,这方了之倒更像是出身武门,偏偏这人说自己不会武功,这世上的事儿真是可笑。

"你说在朕身边,只是为了吃顿饱饭,三餐而已,被这样折磨也值得么?"

"皇上没尝过三餐无着的滋味。"

嘴巴很硬,倒是像他。

"父皇赏的花瓶,全天下惟此一个,怕是你的命也赔不起"

"是东西就一定能做的出来。既然我的命赔不起,主子给我时间,我去找。"

容珏哑然,从未见过口气这样大的人。

不仅口气大,本事也大。半年时间,一件能媲美的白玉花瓶给他找了回来。

容珏很是开心,"本宫赚了,一个瓶换一个妙人。"

真正赚了的是祁宁。整个皇子府,无人不知主子宠他。祁宁嚣张,不喜欢的人通通被他赶出府去,下人们颇有微词。容珏便命人封了厚厚钱银给那些被赶出府的下人和其亲眷。胡乱说话得罪了朝中贵胄,容珏亲自登门道歉。凡是他闯下的祸,容珏一一善后。渐渐,连整个京城也知道,七皇子府有个极嚣张的男宠。

“殿下,外面的话传的很难听,怕是要传到宫里去了。”府里的老管家终于忍不住。

“嗯,是要治下了。给父皇知道了怕是不妙。”容珏也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管家拿了府里家法,还没打下,祁宁便看着容珏掉泪,“我怕痛。”

“你装什么?从小练武的,还怕这个?”凌彻早就想看他被打,出声揭穿他。

容珏不作声,算是默认。板子便落在祁宁背上。两下下去,他便嚎地连大街上行人都听得到。

凌彻鄙视地看他,管家没见过这样夸张的嚎法,一时间也不敢再打,去看容珏。

“你接着嚎,越大声越好。”容珏命管家撤了板子。

祁宁会意,越叫越大声。

第二日,京中被得罪过的贵胄便都知道那个嚣张的家伙挨了打。

“容儿,好痛啊……”

“才打了你两板子……”

“你好狠心……”

“再不打你你就要被别人打了……”

想当初,自己是两个板子也舍不得他挨,如今山荫房里那人却是各种折磨受了个遍。

自己是不是真的恨他如斯。

"明日跟朕回宫去,宫里不比外面,你跟着凌彻当差。"容珏从回忆里抽出,看着眼前人。

"是,谢皇上。"方了之跪着磕头。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惹上恶总裁在线阅读第9节

    从楼梯上下来,邱峰面不改色的站在距离狼王七八米的地方,心里很清楚,这时只要不攻击狼王,狼王就一直处于守备状态,一旦攻击,狼王就立刻转为攻击状态。邱峰慢慢举起弓箭,二话不说,拉弓上箭,一支箭慢慢的凝聚在手中,但邱峰瞄准的目标并是狼王,而且狼王头顶上的水晶石。没错!这就是其他人所不知道的弊端,也正因为这

  • 港片之系统饶命在线阅读第3节

    谁吃调料包谁才是真·傻逼。及时制止了林清清的卖蠢行为,KK叹了口气,殷殷悲戚道:【我看你是不想修好我了。不修就不修吧,反正我启动了基础应急系统。以后虽然没什么大用,但是和你聊聊天、斗斗嘴还是可以的。】‘……’【而且吧,虽然我现在成了一台老年笔记本有点妨碍我无敌光脑5.0的名声,但是反过来想想,至少我

  • 名人字画真假局中局之单手迅速蒙住了她的眼(6)

    司徒胜集团,总裁办公室。“是吗?”在最后一份文件上签完字,一身沉黑色衬衣的司徒晔抬头,冷漠的瞥了冷严一眼,漆黑的眼底习惯挑起一抹鄙夷。冷严毕恭毕敬的弯腰,“是的,每一餐的饭菜都有吃,虽然吃的不多。”男人凉薄的唇邪肆的上翘,蓦地盖上钢笔帽。“啪!”的一声,金色钢笔正入笔筒。“你可以下班了。”修长的身躯

  • 豪门罪妻在线阅读第6章

    第六章瑟普斯深吸口气。他收回落在米诺斯脸上的视线,低下头默默的洗刷。换了是个成熟的男人这么跟他说,瑟普斯估计就直接被攻略了。本来就半弯不直的瑟普斯有点儿小忧桑,一旦开始弯了简直就是一发不可收拾,尤其是在被亡国之前,目之所及的地方都能看到散发着强烈雄性荷尔蒙,裸.露在外的肌肉坚实强壮的男人们。同时也一

  • 我不做替身了常洛阳

    “姬无幽,你来做什么?”常洛阳对着忽然而来的黑袍魔修说道。“天帝江山要我做一件事情。”说罢,姬无幽竟是推出团包裹着夭夭灵魂的魔气,随后单膝跪下对着宋夏说道:“夭夭公主无恙,还请城主见谅。”“江山!”宋夏眼里杀意更甚。桃红光芒再次暴涨四方空间尽是血腥战场。宋夏的确是天下第一。但这是在他硬顶着九九八十一

  • 未世醒龙传第八章在线阅读

    我爹是城主!所以我打你可以,你打我不行!多么嚣张的一句话,听起来也有点讽刺。苏亦文拳头紧握,鼻孔喘着粗气,他的脸上还有着五个清晰可见的手指印,此时的他,正处在快要爆发的边缘。要不是看到姬寒白手上被淡红色的光芒包裹着,他肯定已经冲上去了。堂堂苏家的嫡系子孙被人扇了脸,这传出去了苏家的脸面往哪搁。不过现

  • 崩坏中的求生者登录新世界克拉伊咖那岛!【求收藏,求鲜花,求评价,求打赏!】

    不多时,在门口处一个黑色的圆点缓缓撕裂空间,犹如一张怪异狰狞的妖兽嘴/巴在一点一点的张开,紧接着,一道白色的人影从其中渐渐清晰,乌尔奇奥拉面无表情的从其中走了出来,回到了店里。当叶权看到乌尔奇奥拉出现在门口时,正想热情打招呼的时候,脑中响起了系统的警报!“叶总!你身为未来的商业大帝,对员工一定要有威

  • 天庭今日头条在线阅读【007】:父母欣慰,公司组建完成!(求鲜花,求评价票!)

    这一次的阵势,超乎所有人的想象。或许是这些年,疯狂改变网络ip,然后还全部是垃圾的原因,导致书迷们迫切的希望可以看到一个心满意足的作品。故此这一次的请愿事件,搞得浩浩荡荡的,甚至还霸占了热搜榜。而且这还是才刚刚开始发力呢,因为达人秀才刚刚播出半天的时间。单单就是这样的反应,就吸引了起阅中文网背后的存

  • [全职高手+恋与]从零开始的异世界游戏竞技在线阅读第二节

    正文:“哥,我撑不住了。”一个约莫14岁的少年在练功房里用双手吊在天花板的挂手上,明明是冬天,却满脸的汗水。而一旁地上正在打坐的16岁少年睁开眼面无表情瞥了他一眼,随即又闭上眼:“继续。”“子焰哥哥。”忽然一女声从门外传来,一个稚嫩的小脸从门外探了进来:“嘿嘿,没有打扰到你们吧。”“玲玲妹妹!你怎么

  • 全靠妹妹养着我之天仙(8)

    混沌。紫霄宫。鸿钧道人目光跨过多元宇宙,看向洪荒世界。“得了道友机缘的人族小友已经回来了吗……看样子,身上沾染了异世界的气息,被天道认定为入侵的域外神魔了啊。”“我们这个世界,是宽容的,包容的,是友好接纳一切事物的,这种狭隘的想法,以后还是不要出现了。”洪荒大世界。原本悬在苍穹的审判之枪,那浓郁的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