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情爱 > 正文

AKB48之守护在线阅读第9节

2021/6/11 20:23:17 作者:叶落夏语 来源:晋江文学城
AKB48之守护
AKB48之守护
作者:叶落夏语来源:晋江文学城
++如果,一个自幼在深山中学习剑法的少女,在自己剑术大成之际,太过兴奋从而跌落悬崖,导致自己重生成为日本剑道家族宫本家族的掌上千金后,又出人意料地进入了少女团体—AKB48,那么她是如何在AKB48中找到自己的认真呢?++另外,本文是属于半架空文章,注重于娱乐圈,娱乐圈外的可以忽略不计。

谢子游本想自己做肉盾,替主角垫下高空坠落猛烈的冲击力。

他神识附在玉镯上,摔坏了也仅仅是损失一副躯壳。

天下万物,只要他想,都可以重新附着上去,哪怕是主角一根的头发丝。

可关珩紧紧锢着他的腰,双臂矫健有力,谢子游一时扭转不得。

层云游荡,尖锐的草叶枝杈自崖壁探出,狰狞冷笑着将关珩双臂割出千万条细碎的伤口。

温热的血流喷溅在谢子游脸上,他又急又气,忍不住破口大骂。

可风声鼓荡,吹散他的声音。

关珩又心神恍惚,满心只有一个念头。

——不能伤到他的游游。

——什么都好,尽管冲我来。

“……砰!”

穿过层层枝杈,悬崖最深处铺着密密麻麻的枯叶,两人炮弹般重重砸入深处,掀起浮尘千万,惊起一片鸦雀。

谢子游从一地腐烂枯枝中探出脑袋,努力扒拉下长发上卷着的枯叶,又探下身,费力地拽出关珩身形。

他拽着少年衣领,悲愤欲绝:“喂,醒醒!关珩?”

少年双眸紧闭,唇色惨白,被他晃了几下,紧抿的唇微微张开,吐出一口艳红的血。

还好,还有一口气。

谢子游小心翼翼扶着他的脑袋,将人背在身上,深一脚浅一脚朝外走去。

他一路磕磕绊绊,草叶下深埋的石块不时划过少年白皙纤细的脚踝,百年淤泥泛着熏死人的腥臭味,呛得谢子游想哭。

他泪眼汪汪对系统说:“原来金手指员工也不好干啊,我再也不嫉妒他们跟着主角吃香喝辣了。”

系统也叹气:“游游,你这1000积分……”

“啊,你看天好蓝。”

“……是不是白费了?”

谢子游欲哭无泪:“你不说话,我们还能做朋友。”

他一边哼哧哼哧攀着岩石向上爬,一边心痛得几乎滴血。

1000积分可不好挣。

谢子游在之前某个世界兢兢业业扮演了近十年的反派,最终为万民唾骂,死不瞑目,又曝尸荒野、为鸦雀啃噬,才堪堪赚得了这点积分。

玉石化形的身体与岩面擦碰,清脆作响,虽不疼,却也在少年羊脂般的脚底磨下大片细密杂乱的白痕。

关珩虽然年少,但筋肉紧实,谢子游背着他气喘吁吁,艰难迈步,感觉自己像背着一座山峰。

好不容易寻到一处向阳的石台,尚且算得上干燥整洁,谢子游轻手轻脚,将关珩放在地上。

他刚想起身,却突然发现拽不动身体——关珩手中攥着他一截衣角,五指青筋紧绷,态度死硬,不肯松手。

谢子游:“……”

锦衣是他身形所化,截下衣角,便相当于从玉镯上抠下一片翠玉,肯定行不通。

谢子游抬手轻轻拍打关珩面颊:“松手,喂,松手!”

少年双眸紧闭,昏迷不醒。

谢子游:“……非礼啦!杀人啦!关家皮革厂倒闭啦,家主带着小姨子跑啦!”

少年眉头微颤,嘴唇轻轻开合,发出一声意义不明的呓语,脑袋往谢子游脚下靠了靠,手非但未松,反而拽得更紧了。

谢子游心想麻蛋的,这是逼老子割肉啊。

可他俯身探手,纤细手指搭上少年出了一层细密冷汗的额头,关珩体内狂躁杂乱的玄气觅着出口,蜂拥鼓荡时,谢子游禁不住抽了口冷气。

关珩刚刚修行《噬天》,凝结玄丹,勉强算是一品,谢子游留下的玄冰劲他根本没办法完全吸收,仅仅吸取了一小部分,保证手脚能够活动罢了。

在这样糟糕的情境下,他又吸了红儿一身玄力,再加上强抢来的丹药药力,脆弱的经脉承受不住高压,细微之处尽数崩裂,丹田骨骼乃至玄丹都浮现出细密的碎纹,带来的痛苦不亚于抽筋扒皮。

也不知他是怎么硬撑了一路,还有心情跟谢子游调笑。

幽琴的出现更加剧了关珩周身伤势。

她的剑芒虽然没有直接劈在少年身上,外泄的玄气却能造成严重影响——激荡的玄气刺激了少年体内潜伏的玄冰劲,此刻新伤旧伤一同发作,将脆弱的肉身当做厮杀的战场,搅得关珩血气躁动,丹田直接成了破布麻袋。

完了完了。

谢子游悲痛欲绝,心想这都是些什么破事啊,这种伤势血灵芝根本救不了好吗?

他不如趁主角有口热乎气,早点挖坑把人埋了!

心中悲愤若海浪滔天,谢子游气若游丝,抓住系统虚弱道:“来一颗包治百病的逆天救命丸……”

系统:“200积分……但是游游,值得吗?”

“废话,”谢子游咬牙切齿,“我都投入1000积分了,还差这200?”

他虽然绑定了反派系统,但心中自有良善,不愿做大奸大恶之事。

除了第一个任务别无选择,之后的任务里,谢子游一直耗费积分,刷新任务,挑选那些不触及底线的反派工作。

毕竟反派不等同于恶人,立场不同、势力敌对、替人背黑锅、或是如这次的退婚,但凡主角成长道路上的阻力,都可以称之为反派。

也正因如此,谢子游不想放弃这次任务、放弃关珩——不单单为先前投入的积分,也不仅仅因为这人是主角。

如果一定要说理由,大概是因为……

这是一个未及弱冠、惨遭大变、身受重伤、众叛亲离,却在深度昏迷之中,紧紧攥住自己衣袖不放的人。

看着衣角被捏起的重重褶皱,又扫过关珩紧绷到泛白的指节,谢子游心头涌起一番苦涩。

他没办法抛弃一个如此信任、依赖自己的少年不管。

系统在一旁沉默片刻,小声问道:“你知道赌徒怎么输到倾家荡产吗?”

谢子游:“……”

这个时候,就不要灌毒鸡汤了!

拗不过谢子游,系统跑去帮他兑换了逆天救命丸。

说是药丸,但此刻谢子游手边没有水,系统贴心地帮他换成了液态补药。

浅绿色汁液泛着淡淡荧光,被一层透明薄膜裹在其中,其内似有无形的气泡翻腾,刚拿出来,清爽的光芒便笼罩了整座石台,飘散出一股清新淡雅的水果香。

担心清香引来其他猛兽,谢子游焦急地扒拉关珩嘴唇——无果。

少年牙关紧锁,一掰开嘴唇,洁白齿缝间便渗出浓重的血腥味。

药液根本灌不进去。

谢子游心中思绪百转,银牙一咬,微红着脸对系统说:“你不许看。”

系统:“好的游游,不过友情提示,这东西入口即化,你嘴对嘴时要喂得快一点。”

谢子游本已俯下身去,闻言又“唰”地窜起来,瞪着眼凶巴巴道:“我没打算嘴对嘴喂他!”

“……”

“……没错我就是要嘴对嘴了,怎样?!”谢子游羞愤欲绝,连连踹地,低吼道,“我这都是为了完成任务,是献身,是牺牲!”

……

关珩恍恍惚惚,意识漂浮在一片混沌里,冥昭瞢闇,惝恍迷离。

周身是漫长隽永的黑暗,阴冷,沉湿,如同穿越亘古的长夜。

但慢慢的,他眼前有了色彩,浓郁压抑的墨浪向两侧翻涌荡开,一片耀眼的星光缓缓下落,温软柔润的光落在他双眸之间,化作涓涓细流,淌入他经脉,温柔地抚平每一处细碎伤痕。

那么暖,如同晨曦初现,彩霞万丈,飞莺早燕唤起第一缕春风。

少年眸色迷醉,微微抿唇。

仿佛衔住了一片星光。

他眼睫颤动,悄悄睁眼——

嘴唇还贴在关珩嘴上,舌尖使劲往他牙缝里挤的谢子游:“……”

两人对视一眼。

谢子游登时一个箭步弹起,脸颊绯红如霞,蹭蹭倒退几步,慌乱地抬手扒拉身后垂落的长发。

太羞耻了!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慌张,浑身上下都不自在得厉害,恨不得挖个缝钻进去,可石台过于狭窄,没什么躲避空间。

幸好关珩依旧一动不动地躺在地上,目光平视,没有一直落在他身上。

但少年嗓音清亮,轻声道:“游游,你刚刚是在亲我吗?”

“亲你个大头鬼啊!”谢子游呼吸急促,耳根红得几乎滴血,低声咆哮,“我是在救你的命!”

“哦,”关珩说,“我看你似乎很尴尬的样子……要不我闭上眼,你就当我没醒过。”

“我才没有很尴尬!”

“可是你的脸很红。”

“那是被太阳晒的……而且你自己的脸也很红啊!”

“我大概是被你晒的。”

“不要说得我会发光发热一样,我又不是电灯泡!”

关珩不再说话,微微阖眼,唇角悄悄扬起一抹微笑。

他不知道电灯泡是什么,在他心目中,既发光又发热的,除了烛火灯笼,便只有天边炽热的小太阳。

眼前的少年眉眼精致,眸色张扬,眼眸是阳光般炽热的琥珀色——跟他昏迷前惊鸿一瞥时同样耀眼。

羞怒时霞飞双颊,眉心火焰状游纹赤红如炼,漂亮的桃花眼上挑,悄无声息,勾人心弦。

不敢多看。

多看一眼,都仿佛要被灼伤。

真好,关珩心想。

他一辈子的苦厄似乎都凝聚到了一天,退婚、下毒、放逐、刺杀……世间所有人都在这一天背叛了他。

可关珩右手轻轻捂上胸膛,感受着下方急速跳动的心脏,无与伦比的满足与充盈感汇聚一堂。

明媚阳光落在不远处少年羞恼躲闪的眸光里,仿佛幼草颤巍巍探出芽心,银线般的微光悄然降落,是他与这世间欢喜最后的勾连。

还有人真心实意地牵挂着他。

不为他身上能为家族带来荣耀的婚约,也并非受累于他早年施与的恩惠,而仅仅是因为他这个人,因为这个名为关珩的,世间普通又渺小的存在。

右掌之下,血脉贲张,心脏急促却有力,一下又一下敲击着胸口,将暖流送至四肢骨骸每一个角落。

现在他有勇气为游游做任何事,关珩心想,即便游游要他去杀一只玄兽王。

暖流流淌在他体内,修补着遍地窟窿的丹田,又化作汹涌澎湃的玄力,不断挤压,收缩——

“扑。”

四下幽静,唯有风掠过枝稍,簌簌作响

关珩膨胀的心绪突然被扎破一角,悄无声息瘪了下去。

“呃……游游,我能跟你说个事吗?”

谢子游还没从羞耻的泥潭中□□。

他背对关珩,双手捧着脸颊,不情不愿道:“你说。”

关珩的语气紧张又心虚:“我的玄丹……好像碎了。”

“……”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桥豆麻袋在线阅读第五章

    他在身后叫住她。她是被这一声陌生礼貌的称谓“左小姐”留住了。她,是来工作的。“请问乔总还有什么要嘱咐,我一定全力配合。”“公司完全相信你的工作能力,是我们应该全力配合你,时间就按照你说的安排。明天会议结束后,如果左小姐有空,我们见个面。”屋里除了他低沉的声音,再无其他,风雨雷电不知何故全都停了。筱安

  • 重生之我是罗成在线阅读第七章

    到了星期一的早上,我又练了一夜武功,精神气爽地起床准备上学。老爸和妈妈一早起来,都以奇怪的眼神看着我,老爸奇怪地问道:“儿子啊!你怎么变样了!你是不是我儿子啊?”我笑着回道:“我不是你儿子怎么会在这里啊?老爸你是不是还没睡醒啊?”妈妈也说道:“儿子你怎么变成这样了?”我好奇地问道:“我变什么样了?是

  • 应了谁劫在线阅读第二章

    美乐美酒吧外观看着比较精致,里面的大厅非常宽阔,震耳欲聋的声音让我非常地不适应。我从来没有到过这种地方,拉着景慧的手,在她耳边大声说,“我们走吧,这里我不喜欢。”景慧仿佛没有听见一样,拉着我走了进去。直到几杯酸酸甜甜的果酒下了肚,脑袋里昏昏乎乎地,我才安静下来,看着景慧和身边的男生有说有笑,时不时还

  • 异世邪才在线阅读主播?高仿?

    3.主播?高仿?当周武走了以后,王文才觉得自己可以正常呼吸,“不能再拖了啊!”她眯了眯眼,看着周武离去的背影,口中念念有词。“看来那件事要快一点提上日程了。”王文眉头微微皱起,心中这样想着。如果此时周武回头,就会看见王文正用着自己凶狠歹毒的目光狠狠地扫射着自己,就像是猎人看到了自己的猎物一般。“妈妈

  • 惹上恶总裁在线阅读第9节

    从楼梯上下来,邱峰面不改色的站在距离狼王七八米的地方,心里很清楚,这时只要不攻击狼王,狼王就一直处于守备状态,一旦攻击,狼王就立刻转为攻击状态。邱峰慢慢举起弓箭,二话不说,拉弓上箭,一支箭慢慢的凝聚在手中,但邱峰瞄准的目标并是狼王,而且狼王头顶上的水晶石。没错!这就是其他人所不知道的弊端,也正因为这

  • 港片之系统饶命在线阅读第3节

    谁吃调料包谁才是真·傻逼。及时制止了林清清的卖蠢行为,KK叹了口气,殷殷悲戚道:【我看你是不想修好我了。不修就不修吧,反正我启动了基础应急系统。以后虽然没什么大用,但是和你聊聊天、斗斗嘴还是可以的。】‘……’【而且吧,虽然我现在成了一台老年笔记本有点妨碍我无敌光脑5.0的名声,但是反过来想想,至少我

  • 名人字画真假局中局之单手迅速蒙住了她的眼(6)

    司徒胜集团,总裁办公室。“是吗?”在最后一份文件上签完字,一身沉黑色衬衣的司徒晔抬头,冷漠的瞥了冷严一眼,漆黑的眼底习惯挑起一抹鄙夷。冷严毕恭毕敬的弯腰,“是的,每一餐的饭菜都有吃,虽然吃的不多。”男人凉薄的唇邪肆的上翘,蓦地盖上钢笔帽。“啪!”的一声,金色钢笔正入笔筒。“你可以下班了。”修长的身躯

  • 豪门罪妻在线阅读第6章

    第六章瑟普斯深吸口气。他收回落在米诺斯脸上的视线,低下头默默的洗刷。换了是个成熟的男人这么跟他说,瑟普斯估计就直接被攻略了。本来就半弯不直的瑟普斯有点儿小忧桑,一旦开始弯了简直就是一发不可收拾,尤其是在被亡国之前,目之所及的地方都能看到散发着强烈雄性荷尔蒙,裸.露在外的肌肉坚实强壮的男人们。同时也一

  • 我不做替身了常洛阳

    “姬无幽,你来做什么?”常洛阳对着忽然而来的黑袍魔修说道。“天帝江山要我做一件事情。”说罢,姬无幽竟是推出团包裹着夭夭灵魂的魔气,随后单膝跪下对着宋夏说道:“夭夭公主无恙,还请城主见谅。”“江山!”宋夏眼里杀意更甚。桃红光芒再次暴涨四方空间尽是血腥战场。宋夏的确是天下第一。但这是在他硬顶着九九八十一

  • 未世醒龙传第八章在线阅读

    我爹是城主!所以我打你可以,你打我不行!多么嚣张的一句话,听起来也有点讽刺。苏亦文拳头紧握,鼻孔喘着粗气,他的脸上还有着五个清晰可见的手指印,此时的他,正处在快要爆发的边缘。要不是看到姬寒白手上被淡红色的光芒包裹着,他肯定已经冲上去了。堂堂苏家的嫡系子孙被人扇了脸,这传出去了苏家的脸面往哪搁。不过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