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言情 > 正文

噩梦试验第六章在线阅读

2021/6/11 21:03:09 作者:长生咕 来源:晋江文学城
噩梦试验
噩梦试验
作者:长生咕来源:晋江文学城
原名《恐怖游戏里正确献祭队友》莫名其妙的死亡游戏,其中有一条让玩家吐血的规则。那就是,绝对不能亲手杀掉自己的队友。可游戏要是把你和上一局的仇人排成了队友怎么办?于是齐时开始了每天心惊胆战怕被队友弄死自己以及每天跃跃欲试想把队友弄死试试的重复过程中。___________齐时将手里的苹果对着陆子辰递了递“嘿,有毒的苹果要吃吃看么”陆子辰“滚”【无限恐怖游戏,病栋、凶宅、鬼镇应有尽有,胆小的小仙女也可以放心食用,因为女主是真的皮。】【不接受写文指导,拒绝ky,大家看个乐子就好】-----------

叶行被法拉利车队的特效闪花了眼,再加上评论页面疯狂滚动,压根没看到卫填发的那句话,只是按照惯例,“感谢卫填送的法拉利。”

宁静致远6688:哈哈哈,行云大大好淡定,果然是富贵不能淫~~~

华西一只喵:富贵不能淫【奸笑】

molong:富贵不能淫~~~

看着评论区刷屏的“富贵不能淫”,叶行一时竟有点别扭,悄悄转头去看了卫填。

卫填也正看着他,见他转头,立刻展颜一笑。

卫填的笑容非常好看,干净而温柔,仿佛煦暖的阳光照在身上,让人一瞬间心情舒畅。

叶行瘪了瘪嘴,卫填是很富贵,但卫填并不会淫他。

他始终记得卫填遗落在他书包里的那本猛男杂志,一个瘦弱的金发少年,以后入的姿势马赛克一个健壮的白人大汉。

由此可见,卫填如果是1号,喜欢的应该是肌肉猛男。卫填如果是0号,喜欢的应该是纤细正太。

而叶行不属于这两种里的任何一种。他虽然瘦,但身高超过1米8。他虽然颜好,但并不属于可爱挂,自我感觉是那种青青翠竹般的俊雅,帅得清爽。

这样总结一下。叶行安心了不少,他可不想搞基,会很麻烦。

叶行终于给多肉上好了色,他上色的手法也极其稳健,尤其是对水量的控制,称得上登峰造极,基本上不存在等干这种麻烦事,是以速度飞快。

图画完,叶行说了句再见,然后直接关闭直播。

卫填再次喊了起来:“你就这么下了?”

叶行边伸懒腰,边问,“不然呢?”

卫填无言以对,他真的很怀疑,叶行连粉丝都懒得应付的人,怎么会选择网络画手这种职业?

“你是不是觉得,网络画手跟网红不一样?”卫填好奇的问。

“哪里不一样?”叶行反问。

卫填无力的说:“当然一样。网络画手也是靠粉丝吃饭的,也是靠做直播,接广告赚钱的。身为一个网红,你应该有努力吸粉的自觉。”

叶行瘪了瘪嘴:“我不想当那种普通的网红,我想当不一样的烟火。”

卫填看着叶行,没忍住,到底笑了起来,简直想五体投地的给叶行磕头。神特么不一样的烟火,不愧是他看上的人。

叶行直播结束,立刻又接到了蒋周的电话。

叶行嗯嗯啊啊的敷衍完蒋周,挂断电话跟卫填说,“你们两个可以竞聘一下。”

“竞聘什么?”卫填表面上拿着羊奶布丁逗甜菜,实际上却一直竖着耳朵试图听清叶行跟蒋周在聊什么。

“竞聘我的经纪人,一个个都在给我规划事业。”叶行说着,喊了一声,“菜菜,过来。”

甜菜立刻抛弃了羊奶布丁,抛弃了卫填,颠颠的跑向叶行。

第二天是周六,叶行轮休,一整天都在家里画稿子。

“你画得挺快啊。这么画,一天也能赚不少吧。”经过了两天的相处,卫填终于跟甜菜建立了一些父女情,拥有了帮甜菜梳毛的特权。

叶行点头:“我10分钟画一张,一小时能画5张,就是300块。”

“等等,我数学不好你别骗我。10分钟画一张,一小时不应该画6张么”

“那我不得休息10分钟啊。还能一直画啊。”叶行瞪了卫填一眼,仿佛卫填是压榨农民的周扒皮。

卫填自觉惭愧,赶紧低头给女儿梳毛。

午后的阳光暖洋洋的照进客厅,叶行在画画,卫填在给甜菜梳毛,一切都宁静美好。

突然,叶行放下画笔,看向卫填,“卫填,你下周有空么?”

卫填微怔,之后是狂喜,叶行这是什么意思,约会?天啊!叶行已经开始喜欢他了么?

卫填飞快整理好情绪,语气平静的说,“有空,怎么了?”

“能不能帮我参加一个COSPLAY。”叶行说。

卫填皱起眉头,这跟说好的不一样,难道是要去漫展约会?二次元的男孩子都这样么?

“参加什么COSPLAY,COS谁啊?”如果是跟叶行COS情侣的话,就勉强答应。

“魔君长夜,你的处女作,肯定没问题。”叶行说着,将手机递给卫填,让他看上面的COS服装。

卫填看也不看,直接摇头,“NO!”

魔君长夜,一听名字就知道是个那种中二爆棚的玄幻小说里的反派角色。还处女作,分明就是黑历史。

每次想到这个角色,卫填就浑身起鸡皮疙瘩,真不知道自己当年是如何认认真真演出来的,居然还好评如潮。

那些台词,什么“能被我杀死是你的荣幸”,什么“饮吾之血,听吾号令”,还有“我最喜欢跟我说不的敌人,征服他们,才有趣”,太智障了。

叶行颇为惊讶:“为什么不?这可是你的第一个角色,还是唯一的反派角色,你不想回忆一下演艺生涯的开始么?”

“不想。”卫填十分坚决。

卫填这辈子都不想再穿那套戏服,那套戏服的后背还是半透明的,太羞耻了。

叶行懒得再劝,只能遗憾的说着“好吧”。

叶行和卫填在家里消磨了一下午,一直到晚上,卫填提议出去吃,被叶行以懒得走拒绝之后。卫填又提议自己做,继续被叶行懒得弄拒绝。

“不用你做,我来做。”卫填自告奋勇。

“你会么?你别把我家厨房炸了。”叶行怀疑的看向卫填。

卫填尴尬的清了清嗓子:“这个假期,正想研究一下厨艺。”

“我觉得,你不如研究一下外卖的厨艺。”叶行真情实感的建议。

于是两人又点了外卖。

外卖刚点好,没到2分钟,敲门声便响起来。

卫填边嘀咕着“太快了”边走到门口,伸手拉开了门。

一个男人猛得扑向卫填,大喊着“哥,这是我一生的请求”,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卫填被吓蒙了。

对方也吓蒙了,膝盖才挨到地面,立刻就起来了,“卫填!!!”

“锦林?你怎么到我这里来了?”叶行站在卫填身后,奇怪的问。

谢锦林看到叶行,脸上更加震惊,他指着卫填,又指着叶行,惊恐的大叫,“哥,你跟卫填同居了!”

叶行真希望自己没有这个弟弟。

经过一番解释,谢锦林才终于搞清楚状况,坐在沙发上,颇有些遗憾地说,“我还以为哥你母胎单身的真实原因终于曝光了,原来不是GAY啊。”

“母胎单身的人多了去了,都是GAY么?”叶行嫌弃的看着谢锦林。

“那你看,哥你这颜值,这才华,怎么看都不像是会单身的类型。除非性取向不正常。”谢锦林言之凿凿的说。

“呸。我这颜值,这才华,想找男人还不手到擒来,难道还会深柜不出么?”叶行不满的说。

卫填觉得,叶行不是深柜不出,是呆在柜子里懒得出来,甚至懒得看一眼自己是不是在柜子里。

“还真有可能。”谢锦林说着,见叶行眼露凶光,立刻摆着手笑起来,“我开玩笑的。你之前不是相亲得挺好的嘛,可惜女方出国了,咱妈还说再给你介绍个。”

叶行赶紧说:“算了。”

之前那个女孩子就是被他拒绝之后太难过,出国疗伤去了。其实他也不是觉得人家女孩子不好,就是懒得谈恋爱。

谢锦林又跟叶行贫了几句,这才进入他来这里的正题。

“天总,能不能请你参加我们学校下周的漫展,出个COS,魔君长夜。”谢锦林渴望的看着卫填。

卫填看着谢锦林,有点犹豫。

这位谢锦林,虽然被叶行认证是弟弟,但到底是多亲的弟弟还有待考证。自己真的要牺牲那么大,去帮这个小舅子出COS么?

“哥,你帮我说几句话啊。你跟卫填不是好兄弟么?说起来,你居然都没告诉我你跟卫填认识。”谢锦林扯着叶行的袖子,一副撒娇的样子。

谢锦林跟叶行长得不是很像,相比叶行清雅俊逸不做作的帅气,谢锦林就是那种清纯可爱的灵秀,大眼睛小圆脸,妥妥的正太。

“我刚刚就帮你问了,他说不。”叶行摊了摊手,看向卫填。

谢锦林立刻又转攻卫填:“天哥,你跟我哥是兄弟,跟我就是兄弟,你不帮弟弟一把么?我的终身大事全在此一役了。”

“终身大事?”卫填不解。

“他暗恋COS社的社长,COS社的社长希望你能出魔君长夜的COS。”叶行说。

谢锦林点着头,瞪着一双星星眼看卫填,“天哥,你就帮帮我吧。就去走个过场就行,到时候晃两圈,你就可以闪人了。社长好不容易交给我这么个任务,我必须完成。”

卫填有些为难地说:“这……”

叶行在旁边帮腔:“他不想去,你别勉强,我出还不行么?”

谢锦林看向叶行,眼里明显有些纠结,“你出当然也好看,可是,可是社长说想看原版。”

“你出?你也出COS么?”卫填看向叶行。

叶行点头:“谁让我有个智障弟弟是COS社的,我这个当哥哥的,每年都支持一下的。”

卧槽!叶行每年都去COS么?为什么从来不发朋友圈不发微博不发QQ空间。卫填枯了,感觉自己错过好多精彩的撸管专用图片。

等等,叶行今年要COS魔君长夜,穿那套透视装?!

“其实,也不是不能去,我只是不想被认出来。”卫填艰难的开口。

“可以用面具造型啊,我哥也总是面具造型。”谢锦林说。

“魔君的面具只挡半张脸……”卫填最后的自我挣扎。

“我可以给你做个挡全脸的。”谢锦林激动地说。

“好。”卫填说着,露出他那个著名的[温柔而略显疏离的笑容]。

谢锦林激动的跳了起来,念叨着“我要赶紧回去告诉学姐”,就往门边冲。

谢锦林冲出门的时候,鞋还没提上,一边单腿蹦着提鞋,一边问叶行,“哥,那你出什么?”

“他都出了,我还出什么。”叶行说。

“你也出一个呗,别浪费你的盛世美颜。”谢锦林说着,似乎就要翻手机给叶行找服装。

叶行直接把门关上了。

卫填笑着说:“你弟弟真可爱,在上大学么?”

“大二。”叶行说着,回到沙发上坐下,揉了揉鼻子,这才说,“我们两个是同母异父。我父母在我小时候离婚了,我妈又嫁给了锦林的爸爸。”

“抱歉,是不是提起你的伤心事了?”卫填抱歉的说。

“没有,我都挺好的。”叶行笑着说。

叶行唯一不太好的,叶行唯一不太好的,就是他喊卫填去cos,卫填一口回绝。谢锦林喊卫填去cos,犹豫一下就答应,果然是喜欢正太么?难道是对自己的弟弟有非分之想?

想到这里,叶行的表情渐渐深沉。卫填要是敢对他弟弟出手,他就把卫填偷看猛男杂志的事情公之于众。

卫填见叶行脸色不好,立时一阵心疼。但却没资格过问,又有些失落。

他知道叶行的家庭不太正常,但从来没问过叶行。想过调查,也放弃了。

就只有上高中的时候,他得知叶行家是开面包店的,悄悄去买过东西,顺便打听了一下。

面包店的老板姓马,老板娘姓崔,他们有两个儿子,大儿子姓叶,小儿子姓马,很显然,叶行不是老板亲生的。

想到这里,卫填突然发觉不对。

按道理来说,如果叶行的父母离婚后,叶行跟着父亲,那那个面包店的马老板就该是他亲爹啊?怎么不同姓啊?

卫填感觉被绕晕了,但又不想追问太多叶行的私事,只能暗中跟自己的智商较劲,设想各种可能的情况。

消磨完周六就是周日,又是叶行的工作日,叶行是做二休一。

这次叶行一下班回家,就看到了丰盛的晚餐。

口水鸡、松鼠桂鱼、红烧排骨、黄瓜炒虾仁和小菜豆腐汤,色香味俱全。

“哇~”叶行感叹地说,“你做的?”

“我去饭店打包的。”卫填说。

叶行瞥了卫填一眼,笑笑没说话。他没急着吃饭,他要先去给甜菜弄晚饭,因为甜菜正在疯狂的叫着妈。

卫见进叶行走进厨房,瞬间有些紧张。

他今天尝试做饭,结果真的把厨房炸了,喊了助理来,才终于将厨房恢复原样。

只是叶行的锅,受伤太重,不治身亡。

卫填本来想给叶行买个一模一样的新锅,谁知道那款苏泊尔迷你煎锅还是个限时抢购款,超市没有卖,连厂家都没货,最后只能自费返厂维修,要两天才能拿回来。

所以,现在叶行的厨房里缺了一个非常重要的角色——锅。

卫填祈祷叶行发现不了。

叶行显然听到了卫填的祈祷,给甜菜解冻猫饭,根本没注意锅台上少了什么东西。

两人吃完饭,卫填主动收拾碗筷,说是要体验生活。叶行自然懒得抢活儿,难得正经的说要画两张明信片,回馈粉丝。

“行云大大终于懂得回馈粉丝了啊,不容易。”卫填欣慰的说。

“师兄教我的,说我现在也10万粉了,总要搞点活动。”叶行说。

经过前两天的事件,叶行的微博最终粉丝数停留在了10万,虽然很多都是因为卫填才关注叶行的,但真正喜欢叶行的也非常多。

行云大大手美声甜的录屏,行云大大吃薯片的动图,行云大大画画的截图,在粉丝之间传播,相当受欢迎。

叶行找了两张明信片水彩纸,开始打腹稿。今天在奶茶店,看到一个阿姨捧着盆龙舌兰路过,他就搜了好多龙舌兰的图片,觉得很好看,打算画。

卫填收拾好一切出来,叶行已经在画第一张线稿了。

人生最大的幸福,就是喜欢的人在眼前,人美声甜会画画。

卫填尝试勾搭甜菜,以失败告终。甜菜宁愿躺在叶行脚边的地板上,也不愿意跟他一起坐在沙发上。

卫填又打开微博,他昨天给叶行申请了超话,如今已经开通了。只不过知道的人还很少,就等着叶行再发微博,就去宣传一波。

卫填打开叶行的微博,突然觉得不太对。怎么粉丝又涨了2万多?自己的带粉能力这么强么?事情过去了都能带粉。

结果卫填打开叶行的第一条微博,发现热评从“到底是不是天哥小号”变成了“侵权狗滚出来受死”。

卫填的心态瞬间炸了,紧锁眉头的翻看评论。

很快,卫填搞清了状况。

之前那个帮主夫人,叫鹣鲽的找叶行画头像,叶行昨天画好了交出去,那个鹣鲽立刻就把微博头像换了,还发了个微博@行云,感谢行云大大给她画头像。

紧接着,今天早上,一个百万粉的网红主播直接发了律师信,指控行云侵犯了她的肖像权。之后更放出了聊天截图,是她联系鹣鲽的聊天记录。

主播问鹣鲽头像是哪里来的?鹣鲽说花钱找行云画的。主播问鹣鲽知不知道那张头像是按照她的照片画的,鹣鲽说不知道。

真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卫填亲眼看到鹣鲽跟叶行聊天,说那张照片是她本人。

现在主播咬住叶行,说叶行侵犯了她的肖像权,并且指责很多网络画手,随意使用别人的肖像,画图盈利,是严重的侵权行为。她要代表所有被侵权的人,讨回公道。

卫填看到这些消息的时候,叶行也看到了一样的消息。只不过告诉他的是蒋周。

逆水行舟:什么萌萌,萌个屁,简直恶心。她就是借着你这件事情,把卫填和整个画圈拉下水,然后给自己炒热度。

逆水行舟:早两年就有人跟我说过这套,屁大点事儿,只要粘上流量,再找点模糊不清的论调,装成受害者的样子,立刻就能炒大。

逆水行舟:她就是看你是卫填的朋友,才拉你下水,利用卫填的粉丝炒热度。

行云:我知道了。我先发个声明,把一切解释清楚。

逆水行舟:你还要跟卫填说,让他别参与进去。不要把事情搞大。

行云:知道

叶行放下手机,转头就见卫填正皱着眉头看手机。

“卫填?”叶行轻唤一声。

“嗯?”卫填应了一声,却没抬头。

“有件事情,想麻烦你一下。”叶行有些不好意思的开口。

卫填立刻抬头,眼神坚决的说,“不麻烦。我已经帮你发声明了,你绝对不是会侵权的人,这件事另有隐情,我支持你到底。”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七界第一玄星在线阅读第2节

    当第一缕阳光照进房间内时,安美姝此时已经从床上爬了起来,厨房里还剩下一些蔬菜,简单的熬了点蔬菜粥。吃过饭,站在卫生间的洗手盆前洗漱,用清水洗过脸,抬起头,她看着自己略微红肿的眼睛,想起昨天的事情,她叹了口气,算了,船到桥头自然直,自己现在实在是想不出什么方法了,大不了每个月还他一点钱,再贵的衣服,早

  • 山城佚事在线阅读第1章

    我找到了正式的教职工作,也找到了新的咖啡馆;叫“树影”的咖啡馆,离新的学校很近。“你找到新家了吗?”显然,同学对于新的咖啡馆,并不是很在乎。还是,我是个不太清楚轻重缓急的人-这是她说的,我没甚么意见。新家,只是睡觉的地方;新的咖啡馆,却是新的寄托-这是我说的,她摇头叹气。“树影”同样有一张我喜欢的沙

  • [综]穿越局在线阅读各大家族

    早晨的阳光照在了徐风的屋上,带着丝丝的暖意从窗缝里泻进了屋内。“嘎吱。”屋内的门突然打了开来,一个穿着月白色衬衫的少年从屋内走了出来。他,正是徐风。今天就是五大家族弟子比拼的日子,徐风当然知道。只不过没想到会这么快。其实徐风对今天的比试非常在意。因为他昨天已经听说了古家的古云以及城主的女儿清荷都达到

  • 女主她情商低[古穿今]在线阅读第九章

    佛光激荡,顿时黄玉灵猫昏迷过去,身上的一切异相全部消失。斗战武魂消失,林铭身体虚晃之下才站稳,刚才的斗争看起来自己占尽上风,实际上只要一不注意,就会被黄玉灵猫杀死。看着黄玉灵猫,林铭眼中光芒绽放,有了这小猫,天下哪种宝贝弄不来?林铭正想要将黄玉灵猫拿起来,可是不远处忽然出来有人说话的声音:“那边好像

  • 穿越之奉子成婚在线阅读第3节

    第二天一早,古雪就早早的起床了,走到古风床边,看着还在酣睡中的古风,古雪心中涌起一阵的爱怜,真是可怜的孩子!小小年纪就经历母亲离散,现在才八岁又离别父亲!不忍叫醒古风,古雪先是为古风取回衣物,然后又在客栈叫了些吃的。等她回到房间的时候,小古风已经起床了,而且在参悟修行!“小风,先吃饭了!”古雪嘴角涌

  • 道长先生[古穿今]在线阅读第二节

    第2章逆袭的惊艳化妆师被女孩斥责得一愣,“我可是司徒家高价请来的!”她呛声回去,她是收了钱要将夏晴天画丑的,自然拿人钱财给人办事!夏晴天锋利的眸光打在化妆师的脸上,她一直就是这样被人教化妆要浓妆艳抹,才能搏男人眼球,结果她被司徒宸厌弃品位低俗的、恶心的连正眼都不看她一眼。而她还蠢蠢的相信那个教她的人

  • 贵妃在冷宫种田在线阅读第三节

    少年看着着险崖,微微笑了起来:“呼,我又来了,以后我就住这了。”少年说完便直接朝着左边走去,莫约小半时辰后,他停在了一个石碑旁,石碑后面有着一条小道。那一条小道,给人十分古朴的感觉,小道周围满是白骨,而小道仿佛出淤泥而不染的青莲一般,小道之上不沾丝毫杂物。小道的痕迹十分明显,那是一点一点敲打下来的痕

  • 99亿聘金:夜枭黑帝天然萌在线阅读第一节

    梁悠并不知道他活着是为了什么,在麦当劳拖那四个小时的地也许并不是为了那四十多块钱的外快,其实他更喜欢晚间的工作,也就是看守厕所。没有什么工作比那工作更让人快乐。看着一帮尿急屎急的人匆匆而来,扔下五角钱,又匆匆而去,那片刻间,他会觉得很幸福。幸福是什么?!用梁悠自己的话来说,幸福就是他妈的一坨屎。憋着

  • 快穿之炮灰凶猛在线阅读没有如果!

    玉娘的手颤/抖着,眼神迷茫着,慢慢的走到了阿龍的面前,举起匕首就要刺下。。“噗...”匕首刺了下去,已经吓的闭上了眼镜的阿龍,听到匕首刺进身体的声音,换换的睁开了眼睛。。。。这......之间玉娘将匕首刺进了自己的腹部,看着玉娘痛苦的脸庞,那顺着匕首流淌的鲜血,一滴滴的滴落在地上。。阿龍震惊了,沉默

  • 穿成男主师尊了在线阅读ming视角,beam视角)

    事实就是这样的,那个人叫kung,是我和yo的初中同学,话说那个时候还是个小胖子,也难怪我认不出来。已经是下午了,还好今天我们都没有课,我善良的kit和beam学长跑下去给yo买了晚饭,我和forth学长讨论了一些专业上的事情,当然当务之急还是yo的问题,在下午六点钟的时候,yo吃了东西和药就在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