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惊悚小说 > 正文

雪刃霜刀在线阅读第三回:顽童暗自泪湿枕(下)

2021/6/11 19:47:12 作者:四季奶糖 来源:晋江文学城
雪刃霜刀
雪刃霜刀
作者:四季奶糖来源:晋江文学城
傅霜行重生了。可谓是“活的惨淡,死的莫名”。重获新生的他决定开始另一番人生征程,带上“白月光”师父一起摆脱命运,过上隐居山林的种田生活。可惜天不遂人愿,他还是撞见了前世抹了自己脖子的“仇人”——秦观雪。更惨的是,他一朝穿回了小时候……于是这一世就变成了——被迫和“仇敌”一起读书学习。这些他都忍了,但最可怕的是,他那个白月光师父也重生了……岳星明:徒儿,为师去追求爱情了,你好好学习,和我未来的小叔子打好关系哦~傅霜行:你不如一刀鲨了我……可随着重生,前世未曾卷入的世家纷争也在此逐渐拉开序幕,武林角

曹操躺下把右腿伸给坐在床边的陈兰,陈兰拿过毛巾在店小二端着的铜盆里揉一揉后轻轻擦拭曹操的右脚腕,伤口碰到湿毛巾还是有些疼痛,但是曹操却一副轻松的样子,他不愿在这些人面前示弱。擦干净曹操的脚腕后陈兰把毛巾放到铜盆里,一旁的老何把金疮药递给陈兰,陈兰接过药瓶,她拔开瓶塞将瓶子斜过来轻轻抖出药粉,细心地将药粉均匀撒在曹操腿上。撒完药粉陈兰将药瓶还给老何,老何接过药瓶又将纱布递给陈兰,陈兰接过纱布,左手扯出一头轻轻按在曹操脚腕上,右手拉着纱布绕着曹操的脚腕转,缠了一圈她抬头对曹操说道:“要是太紧了你就和我说。”

“哦。”曹操应道,陈兰继续帮曹操缠纱布,她生怕缠不好,因此空闲的手手指轻轻地抚平缠过的纱布,曹操很不自在,看着正低头陈兰的兰指轻抚让他心里一阵悸动,他自丧母之后,再也没有女人帮他缠纱布了,这么多年对他不冷不热这个继母,没想到真出事了会这么呵护他,如同他死去的母亲一样呵护他,一时之间眼前这人好像就是他的母亲,他的眼睛慢慢湿润了。

陈兰缠好纱布,伸手等老何给他剪刀,曹德一把从盘子上拿起剪刀说道:“我来剪,我也要帮忙。”

“好,那你小心点别剪到你哥的脚。”陈兰回道,她一抬头发现曹操眼眶晶盈忙问道,“怎么了,是不是太紧了弄疼你了吗?”

看着眼前的陈兰,曹操内心哽动,突然之间有种喊“娘”的冲动,可是“娘”这个字却卡在喉咙怎么也喊不出,他赶紧张大嘴巴并用手掩住嘴巴做打哈欠状,打完半个哈欠说道:“不是,是我困了,昨晚都没怎么睡。”

陈兰微微一笑说道:“那我帮您包扎好你就再睡会,天还早着呢。”

“嘟嘟嘟”脚步声传来,看到曹安走进房间,老何问道:“怎么就你一人回来,曹贵呢?”

“他在下面。”曹安回到,他又对陈兰说道:“夫人,县令在楼下求见。”

一旁伺候着的店小二一听县令求见陈兰,惊地动都不敢动,不知道眼前的是什么样的大人物。

陈兰问道:“县令来求见夫人做什么?”

曹安回到:“我们去县衙时透露了身份,县令一听老爷名号就说要来拜见夫人,想必是想要讨好夫人。”

老何说道:“夫人,你要见吗?”

陈兰说道:“又是这种无聊的应承,你替我去应付下吧。”

“是,夫人。”老何应道。

老何和曹安出了房门,楼下大厅里果然集了一帮人,县令带了一班衙役侯在那里,下了楼,曹贵对身旁高冠深衣之人说道:“太爷,这是我们的老管家。”

曹嵩何人?当朝司隶校尉!司隶校尉何官,监督京师和京城周边地方的秘密监察官,连三公都敢劾奏,百官畏惮。曹嵩权势自不必说,他的管家,说话比自己这个县令都有分量,县令如何敢怠慢,忙上前来合手行礼道:“下官柘县县令魏干拜见老管家。”

县令一行礼,他身后的一干衙役也跟着点头哈腰,“大人这是做什么,老夫平民一个如何受得起县令大人这一礼。”老何嘴虽如此说道,却又不阻止县令行礼。

县令说道:“高祖以孝治国,官吏更该尊敬老者,老管家如何受不起我等礼。”

老何又淡淡说道:“老夫愧受了,不知县令大人这么早到访有何见教。”

县令又弯了下腰、低了下头说道:“不敢,下官听府上人说才知是曹嵩大人府上家眷,本就有怠慢之罪,又因下官治理不善,让贼人惊扰了府上,真是罪该万死。”

县令说完合手弯下腰连连行礼,而一众衙役也连连跟着行礼,司隶校尉家眷在柘县碰到贼人,险些出事,这要是回去一说,他这个县令的官就难保了,其下一众衙役也难逃关系,所以他们才在天才刚刚亮就赶过来拜见陈兰,说是拜见,其实就是请罪,希望一通奉承能让陈兰消消气,不再记他们的过,回去不咬耳根子,否则他们就算不被罢官,升官也无望了。

老何身为曹家老管家,不知道接待了多少官吏,这干人心里打什么算盘他如何不知,他们治下强人出没,致曹家险些出事,虽无大事,但曹操受伤,一家人也被吓了够呛,本该狠狠责备他们一番的,但想到曹嵩已经辞官,再责备他们有些不适合,而且曹嵩吩咐过他这行不要招摇,他托起县令的手说道:“我等自己住的客栈未敢叨扰大人,我等之罪,而这些贼人想必是哪里的流寇,刚好窜至贵县,非大人治理不善,大人太过自责了,不过这贼人胆大包天、罪行累累,大人该好好惩治一下他才是。”

能成为管家,说话必定有分量,老何这一说大家提着的心就放下来了,“十恶不赦,一定严惩,一定严惩。”县令连连应道,接着他又吹捧道,“老管家真是仁善之人。”

老何说道:“县令大人过奖了。”

县令又说道:“不知夫人、公子如何,我等可否请个安。”

老何说道:“夫人公子无事,只是受了惊扰,正在休息,还请大人见谅。”

县令说道:“哪里的话,夫人不责备我等已是我等万幸,我等已通知驿站准备妥当,还请府上移居驿站。”

老何说道:“多谢大人美意,只是我等今日便要启程回乡了。”

县令颇有些失望,不过他赶忙道:“未能招待府上实在可惜,这样,为保府上免再受惊扰,我派几名官军护送府上回乡。”

老何想了一会说道:“不满大人,我家老爷已经辞官,实在难受大人美意了。”

“什么,辞官?”县令惊道,一时之间也不知如何回答,脱口问道,“你不是和我说笑吧。”

老何说道:“老夫并未说笑。”

不仅是县令,一班衙役也惊讶不已,纷纷交头接耳,曹嵩这么大的官居然会辞掉,实在太难以让人相信了,县令本在犹豫,但一想到曹嵩的父亲大宦曹腾,县令立马说道:“曹大人虽然辞官了,但下官一直对其十分敬仰,护送曹大人家眷回乡是下官求之不得的事,请老管家万勿推辞。”

想起曹嵩的吩咐,老何犹豫道:“这不合适吧。”

陈兰细心帮曹操缠好纱布,听到楼下的谈话,她站了起来对曹操温声说道:“你困了就再睡会,我们今天不用那么早赶路的。”

“嗯。”曹操应道。

陈兰对坐在床上的曹德说道:“回房去,别打扰你哥哥睡觉。”

曹德说道:“你抱我回去。”

陈兰捏住曹德的鼻子笑道:“这么大了还要娘抱。”

曹德笑着伸出双手,陈兰一把把他抱起来,他对曹操说道:“哥,我回去啦。”

“嗯。”曹操应道。

陈兰母子走出房间关上房门,来到栏杆边陈兰对下面说道:“老何,既然县令大人有心,我们就不要辜负他的一番美意,而且难保路上太平,有官军护送我就放心了。”虽然曹嵩吩咐过不要这趟不要叨扰地方官,但昨夜自己真是被吓坏了,既然县令说要派官军护送他们最好不过了,即使曹嵩辞官了,他们还是曹腾的家眷,没什么不妥的。

陈兰吩咐了,老何只能遵从,“是,夫人,既然如此,那就有劳大人了。”

县令回道:“不敢,能为夫人、公子效劳求之不得,荣幸之至。”

房间里,曹操躺在床上盯着房顶一动不动,他眼眶晶盈发红,陈兰刚才对他的关心让他很意外,很感动,让他一时间错觉母亲在世,让他差点对陈兰喊了娘,可是看着陈兰母子亲腻,想起自己身世,自小没娘,自小没人疼,他心中又是一阵伤痛,泪水盈眶而出滑落脸颊。曹操长得难看,又调皮不招人喜欢,连父亲都不喜欢他,母亲死后除了祖父曹腾,再也没人关心他,因此他变得十分坚强,打架受伤,父亲责骂,他都没再流一滴泪,可是这会想起了亡母,眼里却是不住流下来。

再坚强,他也不过是个才十三岁的孩子,“娘……”曹操终于低声喊了出来,只是没有人应答他,他终于仍不住哭了起来,他转向墙壁拉过被子蒙住自己,躲在被子里,他才放声哭了出来,任眼里打湿枕头。

欲知曹操是否会对陈兰喊娘,陈兰是否会对曹操一直呵护下去,他们的归途还会遇到什么事,请看下回:巧脱身_啊瞒初使智。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诱妻入怀:总裁大人超给力耀光醒来之时

    雪是不知何时开始下的。如此之大,仿佛一群蝶无声无息的从冷灰色的云层间降落,穿过茫茫的树林,铺天盖地而来。只是一转眼,荒凉的原野已是苍白一片。等待喘息平定时,大雪已然落满了剑锋。红色的雪落在白色的剑刃上。血的味道让几十年没有进过食的蛉从石化中醒来。说实话,他从未想过他要与境他们以敌人的身份,站在同一片

  • 帽子和绷带第五章在线阅读

    时隔数日,距离纳新过后已经是一周时间。在把新学员们安顿好之后,也是给了他们足够的时间让他们各自调整一下。而这些时间过后,他们进入学院为期最短六年的学习生活便也是正是开始了。而开学的第一堂课,也是在各院的比武场上进行。比武场,顾名思义,就是平时用来比武切磋的地方。只见各院偌大的比武场均是由石头堆建而起

  • 网游之绝对狂人在线阅读第七章

    入夜。夏念兮躺在容家客房柔软舒适的大床上,还觉得有点不真实。就这么被容家老爷子留下来了,而且,一个月以后,还有一场订婚宴……容家三个孙子,随她挑……懵懵地躺在床上,想起容离那张倾国倾城的脸,她忍不住轻轻地笑了笑,然后抱着枕头在床上滚了几圈。管家在外面敲门,“夏小姐,老爷子让您下楼用晚餐。”“好的,我

  • 婚内强欢:凶猛总裁契约妻在线阅读医院内的麻烦

    正当她皱起眉头想要出去让他们安静一点的时候,病房的大门“砰”的一声被一脚踹开,一群黑压压的人影疯狂涌进了病房,就连医院的保安都拦不住。人群中不少人肩上扛着摄像机,将镜头对准了冉夕,而领头的那几个人更是一脸凶神恶煞,模样与街边的小混混无异。最前面的那个墨镜光头男她是认识的,对方是父亲合作的公司的某位小

  • 我家竹马又又又吃醋了第八章在线阅读

    我现在异常的不安非常奇怪的不安当我跟冷先生定好约会的事之后,隔天一觉睡醒又开始后悔了!非常的后悔,为什么后悔咧?我也不知道大概是犯了跟阿初一样的毛病吧?但冷先生岂非象是阿初那般的寻常之辈,约定好的事他是不可能反悔的,最起码这样的认知我还是有的。所以,也别想他会像阿初那样的放我鸽子,既然A计划行不通,

  • 女尊之将军令在线阅读第十章

    第二天早上,宋灿是在手机闹钟第三次响起的时候,才勉强睁开眼睛,伸手终止了它再继续叫嚣。睡沙发,并不是一件多么愉快的事,晚上她因为翻身翻太猛,不知道摔了多少次。再加上昨晚喝了酒,头有点疼,整个人显得很疲倦。她用手捂住双眼,酝酿起床的情绪,过了一会,才挪开了手,睁开了一只眼睛,只是睁眼的那一刹那,她就被

  • 我是福晋我怕谁之献给佛祖的男人

    忽远忽近的山脉缥缈,天鹅湖畔,夜观奇景,美不胜收,荣庄隐于山水间,恍如与世隔绝。庄前的路绕道蜿蜒前行,路旁野花扬起飞舞,一股自然清香扑鼻而来。“来了,来了。”发愣的时候,外婆、我和虹阿姨,伫立大门口的菩提树下,等待这从远而来的车辆停在门口的前坪。“四太,您身体抱恙,您慢些……”虹阿姨接收到外婆的眼神

  • 海贼王之垂钓万界在线阅读第一节

    当梁晓晓看似坦然实则忐忑地坐在箫励枫的房里的时候,梁晓晓在脑子里不停地咒骂自己:“你是发情的猪吗?”刚才,梁晓晓被萧励枫的美色给勾引了魂魄,从酒店一楼大厅直接尾随人家,一冲上来就敲门,敲门声响过以后,她才突然想:“一会儿美男子开了门我怎么说?就说我是来采花的?我会不会被踩死?”梁晓晓正咬着嘴唇在想应

  • 恩谢第7章在线阅读

    若非自己演戏多年,怕也是无法发现。现在他的如悠妹妹甚至放言说要学习商业,他不得不生出一丝警惕。安如悠自然也是察觉到了,轻松的说,“叶易哥哥,我也算是死过一次的人了。当我醒来时,我发现我居然连爸爸妈妈都不认识了。后来渐渐的恢复了一些记忆。我也不想让他们那么累了。以前是我任性过了。”听到这番话的叶易心脏

  • 异界之吾为帝王在线阅读第一节

    星静悠菲:英国皇族,身价万亿,也是皇甫家的大小姐,当年星静家被人诬陷,怕伤害她们把星静悠菲和星静雅诺交付给皇甫家。她有倾国倾城的面貌,她还有惊人的记忆力,什么事看过一遍、听过一遍就能牢牢记住,所以从小到大,她一直都是满分的第一名。在一次车祸后,拥有了意志魔法,只要脑袋里想象,再念一声“你妹”,就可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