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种田小说 > 正文

小小的雨林之夜猫过尸

2021/6/11 21:12:23 作者:暴躁的霸王龙 来源:晋江文学城
小小的雨林
小小的雨林
作者:暴躁的霸王龙来源:晋江文学城
舟小小最近出现了一个很尴尬的事,作为一个大三学生,最近因为疫情在家上直播课,本来平时讨论都没开过麦的,但因为有个小组作业今天不得不开麦,结果全班就听见我这边的麦传来了一句:“老婆,我内裤呢,帮我拿下内裤”并且,伴随着浴室哗啦啦的水流声………

爷爷这面的棺材准备好了,刚好村里面的殡葬队伍也支起了棚子。

马三就这样安安静静地躺在棺木之中,身上的衣服已经换成了黑色的寿衣。在中国分为几种年龄阶段的去世称呼,比如婴儿死亡称之为夭折,中年去世称为夭寿,要是能活到八十岁去世的则又称之为喜丧。

所以像马三的这种情况来讲的话就是属于夭寿,人在四十岁左右,正值壮年的时候去世了。

马三的身体已经被清理干净了,梳的整整齐齐的头发被一顶黑色的圆顶瓜皮帽刚好盖住,当天留下的污渍也已经被清洁的干干净净,由于已经去世了两三天整个人的脸呈现着苍白的颜色。在上身穿了三五件黑色的衣服,盘扣的样式整整齐齐,下身同样穿着黑色的裤子,脚上则蹬着一双懒汉布鞋,鞋里穿着棉布裹成的袜子,样式有些类似于古时候的缠布,而鞋底上则书写莫名的符箓,也不知是做什么用的

马三的身边还有两床被子,这是村里面的传说,有人去世了以后,坟地会形成阴宅,如果没有带被子进去的话,在休息的时候就会感觉到冷,受不住阴风冰冷刺骨的吹。

灵棚是王二他们那个团伙支起来的,王二的团伙是后面永兴屯的,同样是和白事打交道的爷爷也算是他们团伙中的一人。只不过是有看风水的时候才会需要爷爷出马。

“三儿啊,你就这么走了,你好狠的心呐,你可让我们这孤儿寡母的咋活啊,我随了你去吧”

“爹啊,爹啊,呜呜~~~”

这村长媳妇母子两个人就这样趴在棺材前的团子上面哭的稀里哗啦的,相对于村长媳妇来讲,这马大刚也不知道到底要哭个啥,只知道他爹算是死了,再也不能复生了。

前来吊唁的人都是屯里的乡亲,看着披麻戴孝的母子俩,说不出的难受。

这个时候王二过来了:“胡师傅,你给瞅瞅这马老三啥时候下葬啊,我好挨家挨户的通知兄弟们抄上家伙。”

我在这里说的抄上家伙可不是说打架斗殴,当然也不是挖坟掘墓,而是要看好坟茔地之后,去坟穴,挖多深,多大都是有讲究的,另外棺材也需要特定生肖的抬棺人来抬,这马三属于非自然死亡,也是横死的一种,一个搞不好就可能诈尸生变,导致全村灾难发生。

爷爷闭着眼睛用右手掐了掐四指,测算了一下这几天的时辰以及命理,悠悠的睁开了眼睛,“怕是还要在家里停尸一天,而且我们要在晌午头子落坟,到时候想办法带块手表过去,吉时只有三分钟,咱们这属于“抢运”,一旦过了时间,那就要等个七天了。你先随我去后山寻得一块良穴。”

二人扛着铁锹就来到了后山,爷爷寻罢好地点之后,后背青山,前照活水,四野辽阔,这个地方肯定有适合下葬马三的学位,于是口中轻声念到:

天有三奇,地有六仪。

精灵奇怪,故杰伏尸。

黄沙赤土,瓦砾坟墓。

方黄百步,随针见之。

反复三遍之后,又报上了马三的出生年月日以及去世的时间,只见原本只是指向南方的指针在快速左右摆动着,爷爷领着王二一步一步的跟着指针转动,直到指针完全不懂,死死的指着一个地方的时候,两人都知道,这个位置就是马三下葬最好的位置了。

王二拿起铁锹就挖了下去,大概挖了三五下之后,直接把铁锹立在了这个位置上,这样是要告诉路过的人,这里已经选好位置了,要成为下葬的地方,不要前来打扰,同时也是为了标记好一个地点,等到下葬的时候好取土挖坑。

山上的一切都搞定了也差不多快要黑天了,村长媳妇还是有些萎靡不振,马大刚一张一张的往着孝盆里面添纸钱,火就这样燃烧着。

时间如流水一般,绵远而悠长,一晃眼就到了凌晨十二点,已经跪了一天的母子二人已经有些昏昏欲睡了,马大刚就斜斜的靠在了村长媳妇的身上,村长媳妇已经哭得没有眼泪了。一双红肿的眼睛里面布满了血丝,依旧重复着往孝盆里面填纸的动作 ,一下一下又一下的。

也许是时间太晚了,也许是村长媳妇也有些困顿了,灵棚上面不知道什么时候爬上去了一只黑猫,黑猫的眼睛绿油油的,不时转动的头也不知道在打量着什么?就这样隐隐的趴在哪里。

许是村长媳妇见马大刚已经睡下了,用手轻轻的拍了拍马大刚的背:“儿子,儿子,醒醒,你要是困了的话,你就去进屋里面睡奥,可别给外面在感冒了。”见着这以后身边只能剩下的儿子,村长媳妇稍微扫除了一些心里丧失男人的悲情。

马大刚揉了揉快要睁不开的眼睛,浑浑噩噩的应了一声。

村长媳妇这一看也不行啊,于是起身抱起了马大刚,由于长时间的跪姿让双腿已经麻木了,这一起身,好悬没有再趴到地上,村长媳妇猛一下子就用双手撑在了地上,手一刚碰到地上,剧烈的疼痛感立马就让村长媳妇变得精神起来了。

大约缓了三分钟左右,麻木的双腿已经有所感觉了,抖了抖双腿,村长媳妇弯下腰 抱起了已经睡着的儿子,走进了房间里面。

也就是这个时候,黑猫看着渐渐隐没在了黑暗中的母女两人,绿油油的眼睛死死地盯着棺材前面的贡品,突的一下就窜到了贡品的前面,两只长满了肉垫的爪子直接就掏向了贡品。贡品被黑猫把愣了一地。

听到响声的村长媳妇赶忙跑了出来,这一看,一只黑猫就蹲在了马三的棺材前面,村长媳妇赶紧抄起门旁的棍子跑了过来,这一跑不要紧,吓得黑猫喵了一声,一下子就炸了毛,赶紧一个跃身就跳进了马三的棺材当中。

空气一下子就变得不同寻常了起来 ,丝丝的黑气伴随着黑猫惊恐的叫声在马三的棺材当中就这样的冒了起来 。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天玄九劫录在线阅读伤害了我的哥哥

    “为什么要伤害我哥?那么善良的他你不要,为什么要我!”他现在自暴自弃地喝酒,被女孩看见了。她劝他,他就冲她歇斯底里。“思简。”女孩抱着他的头。“我怎么会喜欢你。我为什么要喜欢你?”男孩的眼泪滴落到女孩的心里。他还记得第二天的床单上,有梅花状的血迹。可是他的衣服明明还穿的好好的。“尤英玲,那天晚上我们

  • 花千骨之念惜之特殊任务

    挂断了吴建国的电话,唐宏宇犹豫了片刻又拨出去了一个电话。不多不少,电话响了三声就接通了。“我是唐宏宇。”“江国立。”姓名:江国立性别:男年龄:48岁职务:苏城市委书记,江南省委常委级别:副省级干部属性:恨铁不成钢“江书记,小寒被绑了。”唐宏宇言简意赅道,语态中尽显惭愧之意。言罢,电话那头足足沉默了十

  • 徐太太在读研究生在线阅读第6章

    前世……契约……我的脑袋一团乱,痛得无法思考。“林毓婉……”我低声轻喃,脑海中悄然浮现出一个温婉如玉,灵秀如菊的女子。那个女人是我吗?如果这只是一场梦的话,那这个梦实在是很长很长,从出生到死亡一梦经历了25年的时光。我在医院昏迷了一天,眉角缝了四针,苏醒后又观察了三天,才正式出院。在这几天里,我每天

  • 重生:从互联网到全球霸主在线阅读第7章

    程书呆呆的坐在巨大的落地窗前。巨大的落地窗外灯火璀璨,雨滴冲刷着落地窗,将窗外的灯火不断渲染,模糊。只剩下昏黄的一片。室内并没开灯。只有在黑暗中,无人察觉的角落程书才敢露出自己的感情。余歌。我真的舍不得,舍不得离开你。我多么的想把你轻轻拥入怀里,多想大大方方的告诉你,我有多想你。多想告诉你,多少个夜

  • 第一科举辅导师!在线阅读第6节

    绕过湖泊,他们很快走到了教学楼。高一(2)班就在一楼,这时候还是上课时间,校园很安静,走在廊道上只有教室里面讲课老师的声音会时不时飘出来。洪闾街带着苏小恋直接走到高一(2)班门口,伸头看了下班级的上课情况。里面讲课的老师看见教务处主任在教室门口,暂停下讲课进度,直接走出来恭敬的问道:“洪主任,过来了

  • 重装强殖第二章在线阅读

    总统套房内。厉承风脸色铁青,仔细一看,还能看到他脖子上骤起的青筋。特助张鹏恭恭敬敬地递上了一套名贵的手工西装,他抱歉而自责的道:“厉少,昨晚……”厉承风示意他闭嘴,继而把玩着手中的卡,云淡风轻的脸色却蕴着极致的怒意。“去调查那个女人是谁,我要好好会会她。”敢玩弄他的人,向来没有什么好下场。厉承风没想

  • 柯南之罪恶值系统第6章在线阅读

    李海涛大失所望,一脸沮丧的叹气,道:“看来只是白日做梦而已,天上没有掉馅饼的事情,一切还是要靠自己。”李海涛又将玉在手上翻了几下,见再无甚奇特之处,暗忖:“即便不是宝玉,也能买几个钱,我且先收着等回去地球后让鉴宝专家看看,说不定能值几个钱。”如此想着,李海涛便将那块玉放在了口袋里。夜已深了,月光如华

  • [综]火焰与厨师第9章在线阅读

    第九章尴尬林庭山约顾骁寒吃饭是帮苏瑜探探顾骁寒的口风,看看顾骁寒是怎么想的,苏瑜还有没有机会。没想到遇到了沈时和季杨,他一点消息都没套出来。顾骁寒还生了一肚子的气也没什么吃东西,沈时他们走了没一会儿他就打包了些吃的把林庭山自己个留那儿了。沈时回别墅时顾骁寒已经到家了,沈时打车多花了些时间。沈时推门进

  • 养女的自我修养在线阅读神魔降体

    再看张朋,他此时早已喜极而泣,默默地在内心为自己的努力没有白费而感到欣慰后,只见他又向三位长老深深地鞠了一躬退回人群,恰巧站在了陈佳的正前方。望着张朋的背影,陈佳即使再稳重沉默,此时内心也是激动万分。只见他紧握双拳,全身骨骼咔咔炸响,恨不得下一个就是自己。“下一个,陈佳。”在众人都纷纷安静之后,测试

  • 诸天万界无敌吊炸天系统之从未改变

    忽的,他身体后仰,修长的手自然的放在扶手上,慢条斯理的轻敲起来。良久,他才开口,语气霸道猖獗,“夏经理,只要我认定的错的,它就一定是错的!”一句话,让夏紫允的神情有片刻的恍惚。思绪像是回到了六年前,一个清贵的少年,用最冷漠的语气说道:“只要我不喜欢的人,我永远都不会喜欢!”那眸中的高傲,与现在一模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