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种田小说 > 正文

大道源在线阅读重逢与同居2

2021/6/11 19:30:24 作者:放过牛 来源:17K小说网
大道源
大道源
作者:放过牛来源:17K小说网
整个的混沌宇宙中,究竟是谁掌控着时间?究竟是谁主宰着空间?又是谁站在一旁,拨动着时光长河?所有的物质能量,又是谁在创造?是谁制定了规则秩序?这世间究竟有没有轮回?若是有轮回,那么,它的操控者又是谁?

约定的时间是中午12点,阮知行11点半就到了。

不过他没有和曲玄说,看时间还早,径自走入了餐厅,打算先看一看环境,再在周围转转,快到时间再回去。

刚进餐厅,便一眼看到了曲玄。

曲玄一身红色连衣裙,宽松的白色西装如斗篷般地随意披着,自带气场,让人想忽视都难。

此时她正靠在窗边的桌子上看书,温柔的阳光轻洒在美丽女子白皙的面庞上,和餐厅里明彩色的装修相得益彰。

阮知行不禁莞尔一笑,帅得让旁边路过的侍应生小姑娘多看了好几眼。

这么早?

明明你还特意说了,让我不用早来的。

阮知行当即便向曲玄走去。

临走近时,却有一人,先行一步走到了曲玄面前。

阮知行之前没有注意到这个人,待到他看到此人的模样,脚步一顿。

那是一名……学者。

严肃利落的分头,粗框的黑眼镜,医院里最普通最常见的白口罩,修身却不紧身的严谨穿着,高瘦的身材,长长的白外套,和那外套口袋上挂着的黑色钢笔……

简直和阮知行小的时候,在电视里看到的,身着白大褂戴黑框眼镜一脸严肃的青年学究的动漫形象一模一样,就差了他没有在手中捧着一个厚字典。

阮知行的脚步停了。

他怀着对知识的敬畏,在等候区坐下了下去,决定等一下。

也许学者和曲玄有要事要谈。

曲玄正沉迷阅读,看到书页上的阴影时,方才抬头。

随即她的表情变得十分惊讶:“韶墨?”

学者摘下了粗框黑眼镜,露出了一张锐气外露,俊美十足的脸:“好久不见。”

一双桃花眼未语先笑,配上他眼中好似能够洞察一切的凌厉目光,又高冷又撩人,如一名王子一般张扬,魅力四射。

曲玄确认了是韶墨,不由得上下打量起他。

上个月岳岚刚说他来S市,没想到这么快就见到了。

几年不见,人倒是没变,一样的自信张扬。

不过这一身……这是什么鬼搭配?

韶墨注意到她的眼神,把眼镜戴了回去,在曲玄的面前坐了下去:“上班的时候,我想低调一点。”

曲玄:“……”她一眼难尽地看着韶墨这身打扮。

低调?高调还差不多。

曲玄抬起头,四处张望了一下:“你来这吃饭?”

阮知行看清了男子的脸,此时不知道为什么,不由自主地轻轻躲了一下,掩起了身形。

随即他又觉得这样不好,不够光明正大,想了一下,阮知行索性不再躲避,大大方方地坐在等候区看着二人。

曲玄却在那一瞬,目光错开了阮知行的位置,并没有发现他的存在。

“不,”韶墨摇头:“只是四处转转,熟悉一下公司附近环境。看到你在,便进来了。”

曲玄又惊讶了:“你在附近工作?”世界真是太小了。

“怎么,”韶墨挑起了唇:“我说曲总,你太没有同事爱了吧,”他的声音轻扬,抱怨道:“我这位新同事,都来了一周了,你竟然都不知道么?“

一周?

最近新来的同事……

曲玄只知道上个月HRD提到的那个首席科学家到岗了,不过由于他一天到晚把自己埋在研究所里搞科研,曲玄里里外外事情又多,没机会得见。

曲玄瞪大了眼睛:“你就是我们Alpha科技的首席科学家?”

“这么意外?”韶墨点头,挑眉:“要看工牌么?”

“天啊,”曲玄摇了摇头,向后往椅背上一靠,双臂一卷,又惊讶又好笑地上上下下打量他:“你怎么会选择我们公司?”

以韶墨的实力,就业是肯定不愁的。

之前曲玄一直以为,韶墨会进高校或者研究所,没想到却来了Alpha科技这样一家民企。

韶墨摊开了手,大方道:“钱多啊。”

“你还缺这点钱?”曲玄打趣道:“不满三十岁的国家杰青,有安家费有引进费还有海外人才补贴。”

“缺,”韶墨闻言笑了:“就是这么俗。”

“不过钱多税也多,”韶墨推了推眼镜,叹气道:“要交一半呢。”

一半?曲玄想了想今年刚改的税法,拿出了笔。

没有演算过程,笔在点单的白纸上落下,便是一个七位数字。

“年薪这个数还不够你花的啊,听说公司还给你配了一个市中心一百五十平的房子?”曲玄看着他笑:“知足吧。”

“算得这么快,数学没落下吧,”韶墨没有立即答话,他透过眼镜,看了曲玄半晌,才道:“你不做科研可惜了,要是当年也来美国读博,兴许还会超过我。”

“算术而已,更何况这有什么可惜的,”曲玄笑了笑,潇洒道:“人各有志。”

韶墨看着曲玄的笑容,点了头:“也是。”

两人之间静默了片刻,韶墨站起了身:“你约了人吃饭?那我先走了,回聊。”

曲玄淡笑着点头:“好。”

“对了,你刚来可能不知道,”韶墨走了一步,曲玄忽然想到了什么,开口提醒道:“公司薪酬记得要保密,不能随意透露给外人。”

“我当然知道,”韶墨回眸:“不过……”他的话音一转,看向曲玄轻快地眨了眨眼道:“亲近的人应该没问题吧?”

曲玄闻言一愣,望向他,有点欲言又止。

“你说我前二十七年过得紧巴巴的,”韶墨却扬起头,一推眼镜,阳光在他的镜面上闪出了一道光:“好不容易赚得这么多,还没人知道,那真的是……”

“秀吧你就,”曲玄笑瞪了他一眼,开始赶人:“快吃饭去吧。拒听炫富。”

韶墨点头:“走啦。”

奇奇怪怪的穿着,背影却是潇洒。

韶墨走后,阮知行没有立刻起身去找曲玄,曲玄发微信问了才过去。

这一次曲玄和阮知行一起吃饭的气氛,显然不如上一次在阮知行家里吃早餐时的气氛。

可能是因为一个月没见,两人之间变得陌生,可能是因为只有一个中午,什么话题都无法深入展开,也可能是这个餐厅的环境和两人第一次见面的情景天差地别,让两人感到违和。

更主要的原因,是曲玄和阮知行两人,本就是一个南极,一个北极。

曲玄分享了一些她的工作内容,却因为阮知行对这方面无所渗透,反而变成了说明会。

阮知行也讲了些生活上的窍门,对此毫不了解的曲玄也无从插话。

为了制止这种一人讲一人听的局面,最终,两人回归了天气、饮食和英语之类安全话题。

曲玄的手机铃声响起,看到屏幕上曲诺两个字的时候,她下意识地想直接挂断。

阮知行却看向她:“不接么?”

依旧是拽的二五八万的男声质问道:“在过节么?”

知道的人听,知道曲诺是她弟,不知道的人听,恐怕会以为曲诺是他爸呢。

还是为闺女操碎了心的那种。

“关你什么事?”曲玄道:“挂了。”

“等等!”曲诺忙道,他抿了抿唇,竭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那么咬牙切齿:“怎么着?我关心一下你还不行了?”

“行,”曲玄道:“你关心吧。”

“你……”对面沉默了半晌,方才开口:“有收到男人送你的礼物吗?”

曲玄:“没有。”

曲诺:“……怎么可能没有?”

对方的声音很轻,但曲玄还是听清了,她冷冷道:“怎么?你有意见么?”

“没有。”曲诺低低地应了一声。

顿了一下,曲诺撇嘴笑了笑:“也是,”他赞同道:“我也估计你这样的,很难找到对象……”

“嘟,嘟,嘟……”

曲诺:“……”

他的手机再一次被气呼呼的主人扔到了地毯上。

挂了电话,曲玄叹了口气。

曲诺那家伙小的时候还是挺乖的,喜欢黏在她屁股后面“姐姐~姐姐~”地叫着。

当时的曲玄,虽然不喜欢父母在她八岁时才开始生二胎,却也因为曲诺少时的可爱打心底接受了这个弟弟。

真不知道,她上大学之后,曲诺怎么变成这样糟糕的一副性子。

阮知行望着曲玄,想安慰,却不知如何出口。

曲玄却笑了笑,轻松道:“其实我刚才是骗他的,”她喝了一口茶,看向阮知行:“我收到了一束玫瑰花。”

上面只有简单的三个字:“给曲玄。”

绝不是曲玄之前任何一个男朋友的风格。这种事,一般都是她来做的。

观察了一下阮知行的表情,曲玄的心里微讶,竟然也不是他。

不过曲玄当然不会把天聊死,反问阮知行道:“你有收到么?”

意料之中的摇头,曲玄眨眼笑了笑:“那我送你一朵。”说着便向前伸手,在阮知行的眼皮底下,变出了一朵玫瑰,递给了他。

阮知行望着手中鲜红娇艳的花朵,淡淡一笑,他轻轻抚了抚玫瑰花瓣,深深地看了曲玄一眼:“谢谢。”

分别时,曲玄问阮知行:“我明天去你家帮你补习语法?”

阮知行望了曲玄一会儿,没有立即答应她。

“我明天可能有事,如果没事的话,再打电话找你,可以吗?”

曲玄自然痛快点头。

毕竟在她看来,阮知行,是笑着的。

下午工作时,阮知行的心情不佳。

若是平常,阮知行会压一压自己手头上的工作,尽量放慢自己工作的速度,以求和其他同事一致的工作效率,以防做得太出彩,被蒋哥发现他的实力不止如此,省得听他唠叨。

此时他却没有这个心情,三下五除二,便把同事一下午的工作量做完了。

阮知行划着微信,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小阮,你现在不忙吧?”穆亮看到阮知行无所事事,便凑了过来,支使他道:“哥交给你个任务做一下,下班前给我。”

阮知行的思路被打断,不禁皱起了眉,瞥了穆亮一眼:“别吵。”

穆亮心中一寒,顿时止住了声音。

缓过神来时,穆亮不可置信地抹了一把眼镜。

阮知行在公司里,向来是温温和和的样子,言语虽少,工作却是尽职尽责,同事请他帮忙,只要有时间,他都不会推辞。

可他此时此刻眉头微皱,冷着目光的样子……

穆亮都要怀疑,是不是附近有个混社会的不良少年溜进公司来了。

穆亮心中虽然有些打怵,但往时使唤阮知行惯了,他鼓起勇气,还要继续说什么,蒋延却走了过来,请阮知行帮其他项目组一个忙。

蒋哥要办的事情,阮知行心情再不好,也不会推辞,他起身走到需要帮忙同事的电脑前,看了屏幕一眼,用在时间轴左右拉了拉,便放开了鼠标。

颀长的手指落在了键盘上,随着噼里啪啦的声响,阮知行极速敲击了十来分钟,一刻未停,更有一手拿起鼠标一手如弹钢琴一般掌控全键盘的神操作,屏幕上上下左右弹出的各项菜单与画面的飞速变化,直把围观的人看花了眼。

收手的时候,阮知行道:“看下你们是不是想要这个效果吧。”

便径自走回了工位。

等到阮知行走回工位,蒋延方才回神。

蒋延微微琢磨了一下,眼神不由得一亮,再一次将阮知行叫到了办公室。

“你小子,”蒋延的心情有些激动,想到阮知行这一年的所作所为,却又不想让他得意,只故意沉着脸,绕着阮知行踱着步道:“深藏不露啊。”

他刚想开口问些什么,阮知行却先一步地开口。

“蒋哥,”阮知行问他道:“交税交一半的话,年薪是多少?”

蒋延:“???”

“一半?那可多了……”虽然有些惊讶,蒋延还是在电脑上搜了搜:“三百二十万左右吧。”

阮知行“嗯”了一声,又问道:“那市中心,一百五十平米的房子呢?”

“我去,你在哪里认识的土豪?”蒋延震惊地看着阮知行:“市中心的房子,十万到二十万一平,你自己算吧。”

“哦。”阮知行轻轻地点了点头:“不是我认识。”

“那谁认识?”

“蒋哥,”阮知行顿了一顿,继续开口,却开启了另一个话题:“我欠你的钱,还剩多少?”

“算上你这个月还我的钱,没了,”蒋延摊了摊手,笑道:“所以以后你就不用过得那么节俭省钱了。真的,哥告诉你,该吃吃该花花,年轻人嘛,要享受……”

“蒋哥,”阮知行忽然抬头看向他,及其难得地打断了他的话:“今天我的工作都做完了,可以请半个下午的假么?”

“当然可以,”蒋延想都没想便答应了他:“你的调休假多着呢。”

公司需要在节假日赶项目进度的时候,阮知行从来都是随叫随到。

“不过,”蒋延好奇道:“你要请假做什么?”

阮知行垂下了眸子,低声道:“收拾东西。”

“收拾东西?”蒋延一头雾水:“收拾什么东西?哎……你这就走了?”

阮知行听蒋哥准了他的假,便回到了工位。

他最后环顾了四周一眼,在文件夹底部找出了一张纸,折叠后压在了鼠标垫下。

那是一份,离职申请书。

外国人不过七夕节,今天下午,曲玄的工作比较闲。

中间休息的时候,曲玄给自己泡上了一杯黑咖啡,一边啜饮,一边思考着中午吃饭时阮知行的状态。

中午时觉得挺好的,此时曲玄才发觉有些不太对劲。

她好像没有说错什么话吧?

这一次的氛围,是没有他们第一次见面时好,但约会这种事,本就不可能次次都聊得淋漓尽致。

此时的曲玄并没有意识到,她经验丰富,但他不是。

曲玄打开口袋里的白纸,看着阮知行那日清晨写给自己的横七竖八的线条,正想着,无论阮知行明天是否叫上自己,都要去他家拜访一下时,敲门声忽然响起。

曲玄回神,清了一下嗓子:“请进。”

白影一飘而进,随即关门,却是韶墨。

韶墨一进门便摘了眼镜脱了外衣,随手将曲玄桌子上的空调风速开到了最大,放才松了一口气:“实验室空调竟然坏了。”

“你一定要这么穿么?”曲玄望着摘掉黑框眼镜前后两人的韶墨:“怎么看起来都像是……”

韶墨大饮了一口:“什么?”

曲玄帮他倒了一杯冰水,仿造机械一般的电子音道:“某间谍混进A国某高新企业重点实验室,盗取商业机密。”

韶墨冷酷一笑,微眯了一下眼:“要交换情报么?”

妥妥的特务范,曲玄都想给他点个赞。

当年的韶墨虽然不是死读书的学霸,行事也颇为张扬,走的却是高冷范,不若现在会开玩笑,接梗自如,荤素不忌。

曲玄看着他,好似重新认识了韶墨一番:“几年不见,你现在好像变得和之前不一样了。”

“在国外空虚寂寞冷,”韶墨无奈摊手,“所以想通了,开始放飞自我了。”

“怎么,”韶墨闻言,挑起了唇角得意道:“是不是觉得,现在的我魅力非凡?”

曲玄笑了笑,她收回目光,点头:“你一直都很有魅力。”

明明是被夸奖,韶墨却不是很高兴。

有魅力怎么了,还不是母胎单身……

“你现在,”韶墨不是不干脆的人,迟疑了一瞬,便开了口:“是不是……”

说到此,韶墨看到了曲玄桌子白纸上的笔画。

“这不是情书吗?”韶墨“啧”了一声,问曲玄道:“哪位小哥哥给你的写的?”

曲玄一愣,迷茫地跟问道:“情书?”

“是上午给你送玫瑰花的那个?”韶墨掩下眸中的情绪,打趣她道:“还是中午陪你一起吃饭的那个?”

曲玄却从韶墨手中拿回白纸,上上下下地研究道:“你哪里看出来这是情书的?”

韶墨用一副“你在耍我”的表情看了曲玄一眼,把纸上的内容读了一遍:“感谢参观,欣喜遇见,期待重逢。”

末了,韶墨复又看向曲玄:“这种话,不是情书是什么?”

“真的?”曲玄拿着白纸,在心中默念了一遍这十二个字,不由得挽唇一笑。

曲玄又问韶墨道:“明明是一堆笔画,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一堆笔画?”韶墨不赞同道:“明明是……”

韶墨看向白纸:“……哦,”他点了点头:“还真是一堆笔画。”

曲玄:“…………”

接下来Alpha科技的下午休息时间,便被首席科学家给国际市场总监讲解“如何从表现看里像从笔画看汉字”的科普讲坛占用了。

曲玄本就聪明,很快便能融会贯通,知道这些笔画,是怎么联系起来的了。

韶墨走后,曲玄最后看了白纸一眼,她拍了张照,将它折成了一个心形,放到了胸前的口袋里。

“你家那栋拆迁的楼,”下班时,曲玄问在阮知行家那栋楼投资的那位同事道:“搬迁的截止日期是什么时候?”

“那个啊,”同事打开手机查了查:“下周六。”

曲玄点头,想着明天可以借着这件事,去阮知行家问一问,看他之后怎么打算的。

“哎,不对。今天多少号来的?”同事忽然道:“截止日期是明天啊。”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综]拯救悲情男神之公司门口的偶遇(8)

    “啪!”刚回到办公室没多久,沈芊芊面前的办公桌上就被人丢了一本不大不小的册子。沈芊芊看了一眼那册子上“员工手册”四个字,再抬头,入眼的是白桦那张势力轻蔑的嘴脸。她说:“这是员工手册,你没有走正规渠道面试就入职肯定是没看过的,云空的规矩是实习期间就得开始背的,你既然没有实习期,现在就得抓紧了!”白桦话

  • 洪荒:我的师父是三宵之退亲

    苏宵云和萧家的关系还算不错,往年里交情匪浅。只是最近局势乱了,自从萧明出国之后,萧家的老爷当上了军区副指挥部部长,这些年虽然没怎么走动,但是好歹交情摆在那里。萧明回国的第二天,苏宵云就知道了消息。那晚他思来想去,还是发了电报过去,没过多久,回信里说,萧家夫人明天就会来拜访。第二天,苏锦绣一起床,新巧

  • 异界之守护瓦罗兰第1章在线阅读

    静谧的庭院,微风中传来淡淡花的气息,萦绕在庭院周围的白色蔷薇恣意绽放,风裹挟花瓣四处飘散。庭院中坐在地板上的数人,仿佛将夜晚点亮,如同梦一般的耀眼存在,每个人都拥有着极其出色的外貌,以及远远超脱常人的独特气质。金发碧眼的王伸出手,抓住了一片掉落的花瓣,凝望着花瓣的脉络,他有着温柔的笑容,碧绿的眼眸似

  • 赦大老爷在红楼告别初吻

    “知道了!以后不用就是了!”南宫木赔笑的回答。“你还有那脸?主意那么正、再有下次我不会帮你!”说完把南宫木腿上的针全部拿掉,又把南宫木的双腿放在冰桶里,只见冰桶里原本透明的水慢慢变成粉色,然后变成红色,这是南宫木腿上渗出的血。“就这样,五分钟后拿出来,我先去老师那里给你请假!今晚回去找爸爸给你弄个药

  • 网游之偷钱大佬之中二病的死神!

    此时直播间里,一片血红,没有任何画面,有的只是铺天盖地的弹幕,铺天盖地的弹幕在不断的刷新。“6666,死神又要开始直播了,羡慕有这种能力的人。”“最近到底是怎么了,各种奇怪的人出现,我昨天陪女朋友在步行街逛街的时候,竟然看到了两个人在屋顶打斗,而且还尼玛是附带特效那种!”“我感觉现在越来越乱了,社会

  • 夫君,说好的和离呢!之滴滴男友已为您接单(1)

    “哎呦我靠,这也太疼了,早知道就不喝那么多了,为这么个绿茶表真不值得!”刘康揉了揉有些发涨的脑袋,自言自语说到。刘康,燕华大学计算机高材生,计算机系系草,兼彭姿杨颜之风采,说白了就是帅,有型。只是这年头帅并不能当饭吃,虽然网络直播发达,但是刘康也不是那块料,只能靠着自己的专业技能来养活自己。除了奖学

  • 大佬又在装萌新了楚繁和严以恒

    楚繁对严以恒的态度突然变了。陈醒觉得很纳闷。那天他去替楚繁敲通告,所以没有送楚繁去乐园福利院。而楚繁的驾驶证刚好拿了回来,所以楚繁自己开车去了。重点是,从福利院回来之后,楚繁就变了。陈醒一旦说了严以恒什么坏话,楚繁就会不满意地反驳他。“你别再说严以恒了,他也不容易。”什么不容易?明明是楚大哥以前逼迫

  • 人生赢家之坎坷在线阅读第4节

    周末两天,骆蒙没有通告,在家睡得昏天黑地。这些年,整日不是忙着拍戏就是赶通告,全年无休连轴转。娱乐圈里瞬息万变,虽然她已经红透了半边天,但依然很有危机意识,从来不敢松懈,自此也得了个“拼命三娘”的美称。特别是接下来三个月要实习,很少出来营业。于是前一阵子,赵云给她拍了几十组硬照,就是为了在接下来几个

  • 道祖临世在线阅读黑龙山脉

    南月城以南,黑龙山脉。受倾盆大雨影响,天地间已是白芒芒一片,狂风在赤峰间咆哮着,漆黑的群山,让人如同身临地狱。一个洞口窄得只能供猴子钻进去的山洞里,黑发少年正生着火,亚麻发色少年则四处找可燃物。如果有第三人注意到这两少年,会发现他俩都赤裸着上身,因为二人的衣服,已经变成了洞内那仅有的光明和温暖。温柔

  • 我给武学加个点之灵焰之地

    少年起步来到船上,刚一上船就感觉到这河的不同。这河水在岸上看是黑色的,但是一上船,紧挨河面,看到的河水居然变成了浅红色,河里面大量的游魂在里面游来游去,他们有的在打架,有的在撕咬……看起来极为骇人。少年正在看的入神之际,老者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坐好了,这河乃是冥界幽灵河之一,被称为“万里魂河”河中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