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玄幻小说 > 正文

若是前生未有缘之再杀一刀之撕掳

2021/6/11 4:28:32 作者:枫凌颖雪 来源:17K小说网
若是前生未有缘之再杀一刀
若是前生未有缘之再杀一刀
作者:枫凌颖雪来源:17K小说网
一个谋杀夫君一千次的魔族女帝和她神皇男人的故事。伪霸气倒霉女主,遇上帅气腹黑小奶狗....师祖?暴躁娘子x傲娇夫君沐静菀是一个从小睡在坟墓里的公主。有一天,她遇见了一只鬼“灰孙子沐静菀,拜见老祖宗。祖宗您英明神武、玉树临风、一表人才武功盖世、学富五车,把我当个屁放了吧!”“我姓暮,名唤辰雪。不是你祖宗!!”“祖宗,您就别玩我了!呜呜呜~~~”“既然,你执意要认我做祖宗。那我也只好欣然接受。只不过........”

蔺知柔恍然大悟,原来曹氏打的是漫天要价坐地还钱的主意。

童子举不过是个幌子,她必定是听二舅说起了蔺七郎要去灵谷寺求学的事,今日晌午回娘家一说,叫有心人惦记上了。曹氏一家都是憎人有笑人无的品性,倒也不稀奇。

赵氏露出为难之色,看向女儿:“要不……”

蔺知柔抿嘴一笑,露出对浅浅的梨涡:“二舅母,这事我阿兄说了也不算,是四舅去求的高明府,既要加个人,莫如去同外翁、四舅商量商量?”

阖家上下都知道二舅母曹氏与四舅母江氏妯娌之间甚为不睦,赵四郎自不会为了嫂子开罪娘子。

曹氏听了外甥女这话,果然微露恁色:“不过是多个人,何必再劳烦县令,你们带上五郎,一个也是教,两个也是教,那禅师多一份束脩可以拿,怕是高兴还来不及,哪里会怪罪!”

“理是这个理,”蔺知柔笑道,“可出家人性子古怪的不在少数,江宁虽不远,也有一两百里路,万一到了寺里那禅师不愿意,白费了路资还是小事,一来一回耽搁的功夫可怎么算?”

赵氏也附和道:“是啊二嫂,我看柔娘说得有理,贸贸然上门去人家不收可不白瞎了功夫。”

曹氏一看兜兜转转半天又绕了回来,恼道:“我起初便说,叫阿客去求县令再写封书信么!”

蔺知柔都快气笑了:“二舅母说得可真容易,阿兄才多大的人,即便上县衙去求,也得有个老成的长辈领着,既是二舅母的母家侄儿,莫如叫二舅跑这一趟?外翁那边也须知会一声罢?”

蔺知柔知道赵老翁素来不喜曹氏母家,赵二郎若是敢开这个口,必定叫父亲骂个狗血淋头。

曹氏心里明白,冷哼一声:“这是什么话,你阿娘还未说什么,你这孩子倒推三阻四的尽拿话堵我,我来同你阿娘你阿兄商量,同你可有半点干系?阿客呢?叫他出来,我自家同他说!”

蔺知柔一脸为难:“对不住二舅母,阿兄读了一晌午的书,方才喊头疼,这会儿在屋里歇觉呢。”

曹氏自是不信,抬脚往院里走:“舅母来了还在屋里睡大觉,这就是你们衣冠户的礼数?”

蔺知柔本就堵在院门口,曹氏一动,她便开始咳嗽,咳得撕心裂肺,仿佛要把内脏咳出来。

曹氏赶紧退开八丈远,从袖子里掏出一把艾叶捂住口鼻。

赵氏也唬了一跳,忙蹲下身轻拍女儿后背:“你病还没瘥,少说些话。”

蔺知柔好容易止住咳,抬起头,满脸通红,眼睛里水光隐隐:“对不住舅母……咳咳……这风寒……咳咳……有些厉害,前几日我屋里的小金也过上了……”

话音刚落,院子里便传来一阵应景的咳嗽声。

曹氏踮脚往院子里张望了一眼,只见一婢子拄着杆竹苕帚,咳得昏天黑地。

曹氏有些踌躇要不要冲进去一探究竟,转念一想,母家侄子再亲,那也是旁人,犯不着为了别人的前程以命相搏。

她忿忿地一跺脚,扬声骂道:“这还没考上呢,就不把长辈放眼里了!读书再好,不修德行有何用处?就是圣上也要问一句可曾孝顺长辈、善事兄长的,我看你到时候怎么答!便是圣上叫你巧言蒙蔽过去,等寿终去了冥间,地府主吏也要治你一个妄语罪!”

赵氏气得浑身发抖,她向来嘴拙,这会儿气懵了更是连平日那点水准都发挥不出来。

还没想出词来,曹氏已经转过身骂骂咧咧、趾高气扬地往回走了。

蔺知柔从赵氏手里接过装鱼鲊的陶罐,拔腿跑到曹氏跟前将她拦下,笑盈盈地道:“二舅母留步,这鱼鲊还请带回去。”

曹氏一看外甥女怀里的陶罐,更是气不打一出来,冷笑道:“送了人的东西岂有带回去之礼,你二舅母穷归穷,还没到靠母家施舍米粮的份上,一瓮鱼鲊还送得起,你们衣冠户看不上贱亲戚,我却还念亲情!这鱼鲊肥,你们可要多吃点!莫怕,昧良心不孝顺长辈的东西吃了才会肠穿肚烂!”

“无功不受禄,这厚礼咱们受不起,”蔺知柔不急不恼,仍旧挂着笑,“二舅母是信佛的人,外甥女听人说犯恶口戒是要下拔舌地狱的,舅母您说是也不是?”

蛮横泼辣惯了,没料到竟有人敢当面咒她,且还是个小辈,气得捋起袖子就想打人,蔺知柔将陶瓮往地上一扔,陶瓮“砰”地一声四分五裂,一股又腥又酸又臭的气味顿时直冲云霄。

曹氏簇新的石榴裙溅得斑斓一片,她又心疼又恼火,上前揪住蔺知柔便要动手。

蔺知柔收了笑,冷冷地睨着她,轻而清晰地道:“二舅母,我不信什么冥报,谁欠我的,不用等到下世,我自己就百倍千倍索回来,你不信?尽可以试试。”

曹氏不知怎的有种被凶兽盯上的感觉,后背上一阵寒,高高抬起的手掌竟怎么也落不下去。

趁她犹豫的当儿,蔺知柔已经挣脱开去,一扭头扑进疾奔过来的赵氏怀里,带着哭腔道:“阿娘,舅母恼我打破了她的瓮子……我不是成心的……”

赵氏心疼得几乎落下泪来,被激起一腔孤勇,指着曹氏道:“你!你!你凭什么打我孩儿!”

说完将女儿往身后一扒拉,冲上前去便扯住二嫂的胳膊:“走,去正院,叫阿耶阿兄评评理去!”

偏院虽偏,这番动静还是引来了其它几房的主仆,曹氏一向在妯娌中不得人心,谁都乐得看她好戏。

曹氏气急败坏地指着蔺知柔:“是她,是这不要脸的小娼妇砸了我好心送的鱼鲊,对长辈恶言恶语,还诳人!”

蔺知柔赶紧捂住耳朵,哭得打颤:“失手打翻舅母鱼鲊是知柔的错,我已赔了不是,舅母打便打了,何至于如此羞辱于我姓氏!我蔺家世代耕读,虽贫寒,却是清白门户,外甥女便是立时就死也不愿受此等侮辱!”

赵氏气得直哆嗦:“谁不知道我儿最是孝顺知礼,二嫂你莫要含血喷人!”

四舅母想到自己,身为录事之女竟沦落到和这样的货色做妯娌,不禁对蔺知柔的耻辱感同身受,生出几分惺惺相惜,抽出帕子替她拭泪:“好孩子,莫哭……犯不着为这置气,不值当。”

三舅母是个实在人,皱着眉头抽抽鼻子,真心实意地对曹氏道:“阿嫂,你这鱼鲊放多久了,像是发臭了呀……”

大舅母马氏用绢帕捂着口鼻,噗嗤一乐:“外甥女,莫怪你二舅母,她原不知娼妇两字是恶语,还道是夸人呢!”

曹氏的阿娘原是楚州营妓,年老色衰辗转扬州,嫁与驿丞为妾,诞下一子二女,这事在赵家不是什么秘密。

二舅母脸色一变,矛头立时转向马氏:“马秋霞,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大舅母也是个厉害角色,柳眉一竖:“你听是什么意思就是什么意思!”

二舅母立时忘了赵氏母女,冲上前去抓马氏的脸,马氏早有准备,避开妯娌凌厉的攻势,反手一把揪住她发髻。

曹氏爱俏,梳着当下城里最时新的倭堕髻,目标硕大,被妯娌牢牢掐住命脉,却不甘束手就擒,“唉哟唉哟”呼着痛还顽强地伸腿狠踹马氏腓骨。

战局扑朔迷离,钗钿面靥落了一地,在场所有人兴致勃勃地观战,早把事情的起因忘了个干净。

两人打得难分难解,直打到赵大郎和赵二郎闻讯赶来将两人强行分开。

曹氏和马氏各自捡了散落一地的财物回自家院子,众人这才意犹未尽地散了,纷纷感慨:“早知家里有这一出等着,谁还上迎春坊看斗鸡啊!”

晚间,蔺知柔就着油灯读《周易》,赵氏就借她的光给儿子缝补足衣。赵家的规矩是戌正以后不准点火,一律吹灯拔蜡,唯独对考学的外孙网开一面。

蔺知柔看了一会儿便要闭上眼睛休息片刻,这时,赵氏轻嗽了一声。

蔺知柔知道白天的事母亲必然有话要说,已耐心等了一晚上。

赵氏朝竹帘隔着的里屋望了一眼,叹了口气:“柔娘,咱们这一回算是把你二舅母得罪狠了,其实带她那侄儿一道去也未尝不可……”

“阿娘,”蔺知柔索性撂下手中的书卷,“那禅师轻易不收学生,这回还是欠了高明府的人情,为了自己的事请托也就罢了,再三再四的,便是不识抬举了。”

“阿娘如何不知道这道理,只是……”赵氏眉头紧锁,“外人不知内情,咱们自家却是知晓的,你替你阿兄去考童子试,不过是虚应个故事,到时候回了家,还得与你二舅母天长日久地处下去,若是能帮,倒不如帮一帮。”

蔺知柔不好将自己的打算告诉母亲,只是劝解道:“阿娘也知道,二舅母这样的人,即便你对她千依百顺,若有一回不顺她的意,她也不会念你的好,只会盯着这一回不放,倒不如一点便宜也不叫她占去,落得清静。”

赵氏眼底划过一丝隐忧:“你阿耶在世时常说,君子喻于义,施恩不需图报。本是自家亲眷,何必计较得失。”

蔺知柔苦恼地扶额,赵氏是个面团一样的性子,不善拒绝人,别人托付的事办不了,便似亏欠了人家一般,无论天性使然还是环境造就,一时半会儿都扭转不过来,她只能说:“女儿知晓了。”

“即便此事真的办不了,也不必闹成这样……”赵氏揉揉眼睛,接着道,“全怪阿娘没沉住气。”

蔺知柔却有自己的考量,她从不为逞一时之气而冲动行事,在离开扬州前借机与曹氏撕破脸,却是为了几个亲人考虑。

曹氏此人贪得无厌,赵氏的耳根子又软,保不齐叫她得寸进尺,他们眼下又是这个情况,不知会惹出什么是非来。

倒不如借机断了往来,以绝后患。

“你二舅母不过就是贪利些,其实人并不坏。”

蔺知柔点点头,曹氏并非什么大奸大恶之人,性子鲁直,不会使什么阴谋诡计,正因如此她才敢直接撕破脸。

不过这些算计不能叫母亲知晓,蔺知柔安慰她道:“阿娘莫担忧,且熬过这阵子,待女儿在江宁安顿下来,想办法将你们接过去。”

赵氏大惊:“你不必管我们,切莫节外生枝!”

外头传来一阵惊天动地带着痰音的咳嗽声,这是巡夜的老苍头在提醒他们该熄灯了——读书郎的特权也是有限度的。

“女儿省得。”蔺知柔应承着,起身回自己房里去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念念不忘你在线阅读第三节

    沐婉婷没有错过她眼里的那一丝得逞,眸色一冷,换做是以前,只怕自己早就一个巴掌扇过去了。但是现在,自己普通的职员,没有姜夫人这个身份,什么也不是。她压下心头的怒气,转身离开。何蜜蜜和叶子媚见她不还手,两人对视一眼,何蜜蜜猛地抓住沐婉婷的头发,用力的一扯,用手里端着的红酒从她的头顶浇下。一杯红酒顺着她的

  • 西游之白龙在线阅读第十章

    面对案子的时候,江未晚的行事风格很成熟,很专注,顾执看着这样的江未晚,忽然就有些走神。顾执站在人群里,装作围观的群众,但他和江未晚的距离并不远,似乎是很担心江未晚会出事,顾执的视线一直落在江未晚的身上。谈判人员是在十分钟以后赶到的,顾执冷笑一声,不禁嘲讽起他们速度。谈判到一半的时候,一个抢劫犯的儿子

  • 爱情公寓:我才是主角在线阅读第8节

    因为之前的交涉,两个公司决定在墨氏商讨具体的合作内容,因此洛惜一大早便带着相关的人员去了墨氏。墨寒在看到洛惜的时候微微一愣,大抵是没有想到她竟然是这项合作案凌氏的负责人。这样看来,她昨晚和凌辰轩一同出现在晚会上也就解释的通了。“墨总您好,我是这个项目的负责人洛惜,没想到这么快就和您再见面了。”洛惜伸

  • 盛宠替身千金在线阅读第5章

    不光是宁老师,几个英语好的同学也向二毛伸出了援助之手。当然,这都是宁老师安排的。他们给二毛辅导英语,二毛给他们辅导数学。谁让二毛的数学在班里数一数二呢。这是宁老师发明的“结对帮扶”学习法。二毛最喜欢和孙婷婷结对。孙婷婷是学习委员,除了学习好自然没得说,性格也忒好,男生女生都喜欢和她交往。其实最关键是

  • 你们拜堂我飞升在线阅读第7节

    借着朦胧的光亮,看着月光满满的倾泻在落星阁的屋顶,以及千年难见安静的街道,还有身为罪魁祸首的那张黑色面具。更加令慕容白天怀疑的,则是凤凰锁,发生的所有的恩怨,直觉告诉慕容白天都是围绕着它轮番上演。就像被排版好的文字,安然躺在那,等待着逆来顺受。而凤凰锁,慕容白天只是感觉和它的遥遥无期和陌生。甚至有些

  • 你相信么在线阅读答应代孕

    回到家,管家似乎早就知道她会回来一样,在门口等着她。“小姐,你可算回来了。”“陈伯怎么了?”陈伯在苏家已经大半辈子,虽然名为下人可她和父亲从来没有把他当成下人看过。苏暖拉着陈伯的手,心里有了一丝隐隐的不安。“老爷,他……”进了屋,父亲正坐在沙发上,眼睛红肿,面容憔悴,一夜之间他似乎苍老了许多。“爸,

  • 成为病弱小姐的心尖宠(Gl)第九章在线阅读

    掌声停止之后,老师说了一些赞扬我的话便开始进行接下来的课程,可是我却无法专注的听他讲课了,我的手心里紧攥着陈希恒的纸条,我不敢承认我的心跳很剧烈,因为我害怕这又是一出新的恶作剧。我的理智和情感在激烈的碰撞,在火花中下课铃响了,丁宥铭忽然转身问我和马梵借面巾纸,我在短暂的错愣后拿给他,他道声谢谢后便出

  • 复仇天使爱上你在线阅读战成名

    传言,他以十二岁之龄,一天之内挑了嵩山派、渭水楼,洞庭盟三大总舵,灭敌数百,一战成名。传言,他风-流成性,贪-淫,曾在秦淮包下一艘画舫足足半月,每日有十数名当红名-妓应邀入幕,出来后,个个神色委顿,但眉梢带喜。传言……然而,此时,在京城府尹的大牢里,安盈并不知道那些传言,她也不知道他叫百里无伤,安盈

  • 穿越之时空错爱在线阅读第10节

    郑宵轻笑。“钱和女人,这是所有男人都想要的,你现在在这里耍威风,没有丝毫的用处,只能说明你无能。”郑宵说完还没等着张子豪回话,他便上车走了,张子豪的拳头死死地攥住,他一直在犹豫,如果自己打出来那一拳,那么白兰兰以后该怎么办。车,朝前行驶,郑宵的心里,倒是有些起了波澜。这个白兰兰,本事不小,竟然都敢派

  • 大宇伏魔录在线阅读第十章

    飞刀凝成的光影朝着田青松狠狠的斩去!田青松见那汹涌而来的刀影,脸也微微色变,一拍储物袋祭起一面黑乎乎的盾牌,然后整个人朝着后方急退而去。“砰!”刀影瞬间斩落在那黑色盾牌之上,黑色盾牌顿时一阵晃动,但最终还是挡住了萧山的攻击!田青松一声冷哼,祭起一把黑色的锤形灵器,其在空中迎风狂涨到数丈长,带着一股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