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小说 > 正文

末世boss不配拥有姓名[穿书]在线阅读第五节

2021/6/11 5:25:07 作者:莫天晴 来源:晋江文学城
末世boss不配拥有姓名[穿书]
末世boss不配拥有姓名[穿书]
作者:莫天晴来源:晋江文学城
李萌穿进了一本末世丧尸文,恰巧正是丧尸潮爆发前夕。没有人相信她的警告,李萌只能独自搏一条出路。然后,她就在出路上捡了个如花瓶般漂亮却娇弱的队友。队友黑发柔软,皮肤苍白,眼中似有星辰,笑起来的时候更是让人移不开视线。李萌偷偷红了耳尖,第一百零八次阻止其他队友想要扔下漂亮少年的念头:……就当捡了个吉祥物吧。直到某天她亲眼看见那脸色苍白的病弱少年轻飘飘的把丧尸撕成碎片——再后来少年一挥手,所有的丧尸都臣服在了李萌脚下。李萌:……?事情好像有哪里不太对?#作者你个杀千刀的,原著里面根本没提过丧尸之主的名

高台上。

一忘大师,满脸得意之色,没有人比他更清楚,二佛爷是怎样的存在,在佛门中,二佛爷是万年不遇的佛子,自他一出生,便有佛光附体,自小修习佛法,从不须讲解,看一遍就能知其奥义,如此资质下,他自然以为靳九早晚也会皈依佛门。

心中如此想,他也就不和叶一心争论了,索性闭目养神起来。

“比试开始!”

靳南天,神情不悦的开口说了一句。

他心里自然不高兴,想自己堂堂一宗之主,门下实在太过凋零,相比之下,他自然没什么兴趣,不过碍于自己是东道主,这仪式上的事,还得自己主持,心中很不是滋味。

广场上,分为四个擂台,此次比试,下方众人也都明了此种规则,所以一时间,竟没有一个人登台。

这是淘汰制,第一个上台的,会面临无休止的挑战,所以谁也不想第一个登台。

就在此时,那乱哄哄的散修人群中,一个中年秃顶的男子,蓬头垢面,胡子拉碴,一步三晃的走上其中一个擂台。

此人一出现,散修人群中,顿时传来不少笑声。

“哎呦,老贾咋滴了?没吃药吗?”

“哦!这位道友也认得老贾?”

“你这话说的,玄光以北老贾最稳,我能不知道,你瞅他走道画圈,不是他是谁?

果不其然,这名叫老贾的中年男子,破衣烂衫,身子一抖一抖的,右腿走一步就在地上画一个圈!

不过此人看着还算有点精神,脸上还带着一种迷人的笑,看上去还有点傻!

老贾一上台,靳九的瞳孔就是一缩,此人的状态模样竟像极了自己认识的一个故人……

老贾登台以后,也不停留,直奔台上的一排剑架处,只见他仿若无人的从怀里掏出一个麻袋,将兵器架上的铁剑一个个的装进袋子里,此过程他还是一脸似开不开的笑容,他如入无人之境。

所有人都懵了……

“哎哟喂,老贾怎么跟在自己家似的”

“真牛,老贾在这收废品呢?”

靳九看着老贾,也是愣在当场,心里真不知道说些什么了。

“我来会会你!”

一元宗内,一少年脚尖一点,身子跳上擂台,挡住了老贾的去路。

“阁下,好勇气!”

来人是一元宗弟子,姓武名升,修为是先天初期。

“那啥,不是……,我瞅这些东西碍眼,我给清理一下!”

老贾还是笑着,见这人挡自己的路,只好绕了过去,想换条路走。

“想走!”

武升眉头一皱,手中长剑出鞘,向着老贾的后脑就刺了过去。

先天高手,一身先天真气足可摧金断玉,剑尖之处,一寸长的剑芒吞吐着,如一条嗜人的毒蛇。

这一剑属于背后偷袭,可很巧的是,老贾身子一低很凑巧的避开了这一剑。

这电光石火间,众人心情跟老贾的身高起伏不定!

“我就想拣点东西换酒喝,你咋滴还急眼了呢?”

老贾转身看着眼前的少年,他根本不是上来比武的,就是酒瘾犯了,手里又没钱,看着台上的铁剑,想给捡走换点钱,他这一路上也着实捡了不少东西,一想着美酒,他根本不会在乎所谓的尊严。

武升,闻言脸上显出怒色,他何尝被人如此轻视过,更何况此次比试的前十名还有可能会赐予空间戒指这等宝物,他志在必得,自然不将这看上去很是寒酸的散修放在眼中。

“岂有此理,你当这是什么地方?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武升右手持剑追着老贾。

老贾,脸上的笑更放不开了,笑中带着惊惧,他只能跑,就见他俩腿跟抽风一般,来回倒腾,竟然险险避开了刺过来的几剑。

饶是如此,可他还是死死抓着麻袋,没有一点放手的意思。

“我这步伐你能瞅准不?……”

老贾抖着腿,回头瞅着武升,猥琐之极……

武升,这个气呀,抬手一掐剑决,就要用杀招,可刚准备好,老贾撒腿就溜了……

其步伐得瑟的很……

武升双脚踩在擂台边缘,一脸不甘之色,他的脚不敢动,因为只要离开擂台,就视作本人放弃认输,老贾这第一人下去了,这就代表自己胜了一场,哪怕这胜利来得有些好笑。

“我来”

散修人群中,跳出一人,背着双剑,灰发,素衣,面容木然冷峻,气质非凡,加之身法轻快之极,就这一手,下方不少人都看出此人的高明。

所谓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此人非一般散修。

“剑二,这是剑二!”

“剑二?西北玄光第一剑,”

下方散修中有人认出了来人。

这一头的灰发,想不让别人认出来都难……

靳九没有注意到台上的变化,因为老贾以走到了自己面前。

靳九很清楚,世上不会有有相同的灵魂。

看着老贾从自己身边走过,靳九微微皱眉,想说些什么,最终还是忍住了。

他忍住了,可老贾没忍住,他闻到阮晴儿端来的酒香了。

“青源酒?”

老贾手里的麻袋都掉落在地上,他也不管不问,就直勾勾的盯着阮晴儿手里的酒。

“给他吧”

阮晴儿听话的将酒壶塞进老贾的手里。

老贾,接过酒壶,而后从腰间取下一个葫芦,竟将酒全部倒了进去。

老贾痴傻的笑着道:“都好哈,都喝,都喝……”

“你都倒自己酒葫芦里了,喝个毛!”

二佛爷坐在一旁,自没有好脸色,这酒本该他和靳九俩人喝的,没想到被这老贾捡漏了。

靳九也是一阵白眼,这是什么鬼……

倒完了酒,老贾还很客气的,晃了晃酒壶,而后很有礼貌的退还了酒壶。

他很享受的喝了一口,身子晃晃的,随时要倒……

靳九,面上流露出几分追忆之色,这表情看在阮晴儿眼里,心里更好奇,师兄怎会如此大方的将这酒给了陌生人。

这青源酒,一共三坛子,被靳九从空间戒指里取了出来,放在了酒窖内,想借着酒窖的阴凉,让酒多一番滋味,此酒千金不换,靳九能送这陌生人一壶,的确很让阮晴儿意外。

阮晴儿看出靳九表情的变化开口问道

“师兄怎么了?”

“没什么,以后再遇上他,多照顾一下他,挺可怜得!”

“哦”

话音未落,老贾身子晃晃的,躺在了地上,竟睡着了!

“到底是经历了什么,才会让人不愿清醒过来……”

暗自一叹,靳九不愿再想,多愁善感,并不是好事,他素来不喜自己沉浸负面情绪太多!

此时,四个擂台上皆比试起来,而最为吸引眼球的是武升所在的擂台。

武升在一元宗,当算是年轻一辈中佼佼者,可奈何他遇到了剑二,这个散修中第一快剑。

剑二,身子接连闪躲,他始终没有拔剑。

“头发有点意思……!”

靳九只看了几眼,便不再观看,他想趁机打探一下,佛门有没有自己想要的东西。

“老二,你们佛宗修炼一道可有听闻第二丹田,或者是扩大丹田的论述?”

靳九笑着问了一句。

“侠哥…………你可别走这条路,我们佛门中是有一些典籍提到过扩大丹田的记载,我也曾看过,里面所载,非疯子不能修炼,而且正常人修炼以后,十有八九,人会变成疯子。”

二佛爷,很难得的严肃起来,一字一句,很是慎重。

“你别担心!我只是看看而已!。”

靳九点点头,心里还是想看过再说。

二佛爷见靳九态度很坚定,就从从袖口里面掏出两卷古籍,递给了靳九。

“侠哥,看看就行,可千万别尝试,”

“…………”

“行,看完还你”

“二弟,有来有往,为兄也传你一招,等会你准能抱妹子……”

靳九笑着轻声道,连称呼都改了。

“啊咪那个佛,侠哥,你赶紧说。”

看着靳九一脸贱笑,二佛爷当即心里明白,这是要给自己开小灶呢,心底感动之情溢于言表。

靳九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阮晴儿,而后小声道:“等会如果美女上台,你就上去,我给你准备一个烟雾弹,你往台上一扔,立马就浓烟滚滚,你趁机揩油,还不爽死你!”

“烟雾弹?”

“你借书与我,我能不给你点好处,要不我这老大就有点不称职了,至于烟雾弹,就是一扔出来就有烟雾的法宝。”

靳九,从空间戒指里取出两个圆形的烟雾弹,递给了二佛爷。

“谢谢哥,你……就是我亲哥!”

二佛爷接过作案工具,一脸的崇拜之色,而后头一转,目不转睛的盯着台上,看是否有美女上台。

且说台上。

剑二,手指一点,背后黑白二剑中的白剑,自动出鞘。

这是御剑术,在此境界,能控制飞剑,这剑二着实有几分天资。

白剑通体如暖玉,剑身温润异常,如春风拂面,让人感受不到丝毫杀气,横空游走间,很是自由和随意。

武升此时,羞愤异常,战到此时,他是又累又乏,体内真气也所剩不多,此时见对手出了剑,心里原本还有些犹豫的后手,顿时有了决断。

他是修真正统,无论如何都不能丢了宗门的脸。

他双腿跨马步,双手持剑,体内真气快速运行,周身衣衫飘扬,此术名为“斩天一击”可斩眼前一切敌人,但此术也有致命缺陷,那就是施展以后,施术者会陷入深度昏迷。

武升周身气势陡增,手中剑,对着不断后退的剑二,虚空就是一斩。

此术,看似平淡无奇,但没有人比剑二清楚这一剑的危险,剑二的脸变的有点苍白,看上去跟一个快死之人一般。

他本想躲开这一剑,可自这一剑蓄势的瞬间,他就知道自己根本躲不掉,而且他是个剑痴,一生在剑道中求索,遇到如此惊艳的剑术,他怎可辜负。

“好!”

白剑归鞘,黑剑出,黑剑一出,肃杀之气顿时如秋风扫落叶,一时间场中剑气纵横

黑剑,是一把杀人剑……

剑二,灰色的头发,被风吹乱,他的眼越发明亮。

黑剑出鞘后竟直接射向武升的眉心,剑二是在赌,他相信自己的剑更快。

可他更清楚,哪怕自己的剑更快,自己也未必能躲过这一击。

“放肆……”

叶一心爆喝一声,身影一个闪动,人就出现在擂台上空,他一脚踏下,黑剑被他踩在脚底。

剑二可没有指望,来人能替他化解这以到眼前的虚无之剑,就见他身子一弹,右手拔出白剑,接连点出,顿时虚空中铁石之声响起。

“碰”

剑二的身子如箭一般,飞了出去。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娱乐之QQ空间在线阅读第六章

    这一天夜里,张恒感觉着月亮特别的圆,特别的亮,但是他没有多想什么,还以为是自己的错觉。其实这一天不止是他一个人有这种感觉,能见到月亮的百分之九十的人都有这种感觉,并且天文台,天文小组对这个夜显得特别的关注。张恒还是一如以往的练习着逍遥诀,空旷的树林里,显得是那么的寂静。突然,天空中的月亮变的很红,红

  • 恩怨天下惹火的姐姐

    “馨儿!”对自己身材一向自信满满的隋若,走到安馨的身边,亲切地叫着她。“怎么又生病了呢?你怎么老是让姐姐担心你?”隋若轻轻抚摸着安馨的脸颊,眼神中充满着疼惜。安馨“咯咯”地笑了起来。她很喜欢这样的感觉,父母死后,隋若和慕俊野都成了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人。而比起慕俊野来,隋若更像是她的家人。“没事的!只是

  • 失落都市汤辰,你可以尽情的挖苦那个贱人

    “那么死板的女人提她干什么,宝贝,别怪我没有提醒你啊,我要是离婚娶你了,我妈可不是那么好伺候的,是你一开始说,不愿意做那些的,所以,咱俩才一直这样啊。”韩尚阳说着,伸出手,轻轻的抬起艾茉莉的下巴。“我觉得你妈妈人蛮好,是小倩的性格有问题,看看把你家整的,一点都不会来事,老人家都是要哄的嘛,你看我去你

  • 陌上千劫之前尘往事

    “常四,你要是想和傅九爷那样暴毙,你就过来试试!”她大吼一声,常四爷戛然而止,就像被定住了一样,就连苏天,也满脸震惊。“你说什么?你知道傅九爷的死因?”常四爷这个时候精虫下线了,终于神志清明,苏音在他的眼中,明显看到了害怕和顾忌。这正是她要的效果。当年傅九爷被人结果在一条巷子里,死因至今不明,对外一

  • 伪综漫 站在食物链顶端的妹子 I之她是我朋友(4)

    “喂,发什么呆?我在跟你说话呢,卓晓寒伸手在伊洛面前晃了晃,“你是这里的学生?“嗯...伊洛点点头,又赶忙摇摇头,“额,不是...她要是知道我是这个学校我肯定没好果子吃,伊洛心里想着,又狠狠的摇摇头,说了一声“不是.“嗯?卓晓寒秀眉蹙起,冷哼了一声:“昨晚我听泽叫你伊洛,我们学校有个叫伊洛的好像每次

  • 都市之变身绝世佳人在线阅读第3节

    “你喝醉了,我帮你换衣服!”万乐乐知道他肯定还没醒,那些高浓度的酒精糖是学校社团惩罚活动留下的,没想到这个时候派上了用场。把钟季同弄得衣衫不整躺在酒店大床上之后,万乐乐盯着他看了一会,不由自主地吞了吞口水。尽管看了这人二十年了,但是面对钟季同这副任人宰割,任君品尝的样子,还是有点把持不住啊。可悲的是

  • 但为君故 [参赛作品] 初见安然

    “啊!”我真没有想到李静会给我电话,我以为从我出院后我们两个的交集应该就没有了,毕竟我们根本不是一个起跑线的人。“是李静啊,找我有事吗?”我装出随意的道了句,可是内心中的涌动只有我自己才能明白。“我,昨天我去医院的时候医生说你已经出院了,后来问了徐良他们你的电话,可是昨天打过去的时候阿姨说你人不在,

  • 龙腾花都之方彦

    “啊……”知晴突然被什么东西绊倒了,整个人摔了下去,手里的水杯也飞了出去。刚从聚餐回来的方彦正因为喝多了有些头晕,本想在沙发上躺会再回房间,不想自己才躺下没多久,就感觉什么东西好像踢了自己一下,正要发火。不想一个软绵绵的东西倒在了自己身上,一杯冰冷的水泼了下来,这下子再多的睡意也淡然无存了。客厅里,

  • 都市之盗墓大师在线阅读第2节

    “抓住她!别跑!抓住她……”听到后面的几个穿黑马甲的人的狂喊。小星心里害怕极了,她知道如果被抓回去那个肥老板一定会毁了她的。虽然她还不太懂男女之间的事情,但是也还是隐约觉得如果她真的会抓回去,她这一辈子一定是完蛋了。慌乱之中,小星撞到一堵肉墙上。当她就要跌倒下去的时候,她感到是一个有力的手臂扶住了她

  • [庆余年]无痕在线阅读家破人亡

    第一章家破人亡清晨的朝阳格外耀眼,每一片树叶上的露珠像宝石一样,反射着光芒,顺着叶子的纹路,落向大地,进入土中。一望无际的一座座大山,树木丛生,鸟语花香,原始的大自然景观。佟老汉像往常一样,日出而作,耕耘着自己几亩薄田,养家糊口。望着这荒山野岭,看着周边被层层大山围绕的村庄,自己也惆怅了起来。“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