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异能 > 正文

异能之远山有灯之第一章(1)

2021/6/11 3:16:39 作者:乌鸦扬名 来源:晋江文学城
异能之远山有灯
异能之远山有灯
作者:乌鸦扬名来源:晋江文学城
行走在广阔大雨间,有人生而幸福,有人生而荆棘。而他投生于世间或许是个失误。但他偏不信邪,俗世走一遭且看谁能丢下谁。

院里举办社团晚会的时候,要求每个社团拿出一个节目,衡之当着文学社的社长却做起了甩手掌柜,把事情交代下去就不管不问,社团里的学弟学妹们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整天琢磨着表演什么节目,大家都想借着这个机会,让更多人知道文学社,毕竟这个社团低调很久了,一直默默无闻,都要快被埋没了。

衡之每周照常给他们开社团例会,但是对于节目,一直没有提出实质性的建议,社团的人可能也是破罐子破摔,决定表演一个大合唱。

其实不能叫大合唱,应该是串烧,国语结合粤语,中间再掺和几句英文,就这样匆匆上了台面。衡之做得最好的打算就是淘汰,最坏的打算就是被院团委骂一顿然后淘汰,反正结果就一个样。

可是人算不如天算,明明听起来很奇怪一个节目,竟然就选上了。

衡之不得不怀疑这其中是不是有猫腻,她很担心社团里的人去贿赂那些学生评委。

社团晚会开始之前还是要进行一系列的排练,衡之虽然已经做了甩手掌柜,但出于愧疚,有时候也会去现场看一下社团的彩排情况,然后给一些小小的建议,尽管他们从来都没有采纳过。

这天照常下了课就去多功能厅看社团的学弟学妹们彩排,刚到门口有一个男生冲她点点头,她只觉得眼熟,又想不起是谁,但出于礼貌,她也微笑着点头示意,然后就看见社团的人正在台上唱beyond的《光辉岁月》。

毁歌,太毁歌。

衡之几乎看过所有社团的节目,最没创新最一般的就是他们社团这个串烧,唱歌的社团也不是没有,吉他社自弹自唱还有rap,必要时架子鼓也上了,炫酷十足,而且学校还选了一批学生干部合唱校歌呢,舞蹈社呢,作为开场,性感火热,完全可以点燃气氛,还有什么相声小品啊,手语啊,反正都比她们好,不对,隔壁的书法社出了一个诗朗读的节目,也很一般,她收回之前那句话,书法社和她们文学社的节目差不多,半斤八两。

书法社的社长是一个戴眼镜斯斯文文的男生,毛笔字写的特别好,就是有时候有些傻气,衡之大一的时候经常去书法社串门,用他们的毛笔和墨水还有宣纸,乱涂乱写,大二当了社长,也就没那么不懂事了。

院团委通知要出节目的时候,书法社的社长还找了她,说可以一起出一个节目,衡之想了老半天,也不知道书法和文学凑一起能出个什么节目,后来一直没协调好,就各搞各的了,没想到最后水平都差不多,还不如凑一起节目算了,起码丢人是两个社团一起丢,现在是分开丢人了。

刚刚在门口冲她点头的男生走过来问:“你怎么会来这?”

衡之越看越眼熟,突然想了起来,又不太确定:“郑斯年学长?”

“嗯?不记得了?”

衡之看他表情就确定是他了,笑着说:“记得,我们之前一起出去做过志愿者,还加了QQ呢。”

郑斯年也笑了,说:“你刚刚不像记得啊。”

“突然一下没想起来。学长,你是来排练的吗?”

“嗯,院里组织的校歌大合唱。”

衡之看着他衣服胸前的校徽,点头说:“难怪你穿着校服。”

“你先看着吧,也快轮到我们了,下次聊。”

“好。”

学弟学妹们看见衡之在台下,排练完纷纷过来打招呼。

“学姐,你要不要也参加我们的串烧,可以为了你改成情歌对唱哦。”

衡之扯了扯嘴角,摇头表示:“我拒绝!”

某学弟说:“我们这个节目问题其实很多,音不准,跟不上节奏,然后和声很突兀……”

衡之点点头,总结的很到位,这些问题确实都存在。

看着学弟学妹们这么认真对待,衡之那句“你们是不是走后门”硬生生憋回了喉咙里,能走后门也是一种本事啊。

原以为过了第一轮筛选,就可以在社团晚会上表演,没想到后来因为晚会时间原因,又再刷了一轮,衡之社团的串烧和书法社的诗朗诵都被刷了下来,还没想好怎么安慰学弟学妹们,他们早已因为不用排练而乐开了花。

社团晚会那晚,大家都很侥幸的认为还好没上台在这么多人面前表演,一旦有失误或者闹了笑话,那在各社团中是很没面子的。

郑斯年他们的大合唱很壮观,台上站满了人,他因为是男生,个也高,站在最后一排,衡之本想拍张照片发给他自己,但实在太远了,一旦放大就很模糊,于是她就拍了一张很模糊的照片,然后找到郑斯年的QQ,发送给他。

晚会差不多结束,郑斯年才回复一句:好清晰啊!

衡之发了一个呲牙的表情,没办法,像素这是如此的优秀。

回了宿舍看见雪雪和路西围着孟悦,不知道在看什么,她走过去望了一眼,秒懂,笑道:“怎么样,都过了?”

她们系每一年都会有两次专业证考试,衡之大一的时候就被隔壁宿舍何晓拉着报名去试水,没想到她过了何晓没过,大二的时候班上那些没考的同学也都报了,前不久考试才结束,现在已经可以查成绩了,通过率应该是比较高的。

路西叹了口气:“我和雪雪挂了。”

“没事没事,明年再接再厉。”

“虽然考完就有预感过不了,但是看到了成绩,还是会觉得很难受。”

孟悦翻了个白眼给路西,说:“你玩游戏的时候我可没看到你难受啊。”

路西摆摆手:“劳逸结合嘛。哎呀,别说我们没过的了,你过了请我们吃点啥,当时衡之过了可是请我们吃了夜宵的。”

“你们想吃什么?这个点外卖送进来是会被宿管阿姨抓的。”

“明天请我们吃饭。”

衡之举手赞同,问:“雪雪呢?”

雪雪有些闷闷不乐,她在这次专业证的考试上确实花了不少事假,复习时间不比孟悦少,所以没过心里还是会有些伤心,又不像路西那样,没心没肺。

路西一手揽过雪雪的肩膀,安慰道:“没事,明年和我一起考,最先查我的成绩时,我还担心没人陪我呢,有你在,我觉得明年我们一定能过。”

“下次肯定能过,雪雪别多想了。”孟悦也安慰道。

安慰的话她们都说了,衡之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想着泡包螺蛳粉,大家一起吃,开心开心。

说到螺蛳粉,她必须要很骄傲的表示,在她的带领下,全宿舍的人都爱上这独特的味道,第一次泡螺蛳粉的时候,得到她们的极力阻止,甚至差点被路西赶出宿舍,后来给孟悦洗了大半天脑让她尝一口,这一尝,她就爱上了,路西见孟悦变化这么大,出于好奇也尝了一口,然后说了她史上最打脸的一句话。

她说:“闻着臭,但是吃起来真的好香啊,再给我吃两口。”

然后雪雪也入坑了,最后,全宿舍都成了螺蛳粉的忠实粉丝。

刚煮好,路西和孟悦闻着味道凑过来,雪雪洗了四个小碗和四双筷子,衡之奉献出自己的床桌,摆在最中间,四个人蹲在地上围着一张小方桌,向那一碗螺蛳粉,伸出了恶魔之手。

吃了没几口,突然有人敲门,孟悦警惕的问:“谁啊?”

“查寝。”

几人差点被呛到,迅速把自己小碗里的食物吃掉,然后收好连同锅一起放在摆放生活用品的木柜里,用一包洗衣粉和几瓶沐浴露遮挡住,大碗里面的螺蛳粉衡之用平常吃泡面的塑料碗上的盖子盖住放在自己桌子上,又找了几本厚厚的书放在前面,假装在整理东西,床桌也折叠好放进了衣柜了。

应该差不多了。

孟悦准备去开门,突然又闻了闻:“这味道……”

衡之拿出香水,路西拿出花露水,两个人默契的对着空中喷了几下,雪雪推开了厕所门,还打开了厕所里面的窗户。

这回差不多了吧?

“开吧开吧,等很久了。”

孟悦打开门,几个查寝女生走了进来,表情不是很友好,一看就是大二或者大三的,大一的学妹可不敢这么嚣张。

有个女生问:“开门开这么久?”

路西说:“我们要整理一下啊。”

说完大家不自觉的看向自己凌乱的桌面,脸上挤出尴尬的笑,还好床铺有床帘挡着,看不见里面有多乱。

“自从隔壁学校发生学生用电导致火灾之后,现在查大功率很严,大家都是女生,我们也是从大一大二过来的,有个吹风机啊卷发棒很正常,不想上交就好好藏着,别到时候出事了,还怪我们女生部不尽责。”

路西乖巧的点头:“谢谢学姐提醒,我们不用卷发棒。”

衡之猜潜台词是:我们用的是吹风机和锅。

孟悦估计和她想的一样,两人偷偷对视一笑。

学姐们查完寝出去,衡之赶紧拴上门,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看着她们,吃到一半被打断,食欲都被影响了,也懒得再吃。只有路西,见她们不吃,一个人端着大碗津津有味吃了起来。

没一会儿又有人敲门,路西做贼心虚,听到声音直接被呛到,大家笑着不说话,路西没耐心的大声问:“谁啊?”

“我是何晓。”

路西松了一口气,又继续吃。

衡之赶紧去开门,让何晓进来后又栓上门,她问:“怎么样?过了没这次?”

“终于过了。”

“那就好那就好,看你这表情,我还以为没过呢。”

何晓笑得很勉强:“和你当时一样,压分数线过的,这多复习一年,勉勉强强才及格。”

“哎呀,没听我们老师说啊,这考试就是,六十分万岁,多一分浪费,少一分……”她看了看路西和雪雪,小声说:“悲催。”虽然路西和雪雪差的也不止一两分。

“不多想了,过了就好了。我来是想和你们宿舍说,明天不是周五了嘛,下午也没课,想组织班上同学一起去唱歌,你们宿舍班干部多,想问问你们的想法。”

孟悦作为学习委员,自然是很配合班上这种群体活动了,直接一口答应:“可以啊。”

路西和雪雪也表示没意见,衡之自然也没意见。

何晓说:“本来我是想一个宿舍一个宿舍的通知,但是班上也有不少走读生,你是团支书,你就在群里发个消息,说为了大家能够更多友好的相处,班委决定组织班上同学一起去唱歌,明天下午两点在市中心的可优KTV门口集合。”

“这个事情肖珂知道吗?”

“我和她说了,她说可以,而且可以用班费组织这次活动。”

“那没去的同学呢?”

“也不退班费。”

衡之有些为难:“这不好吧,万一有同学明天下午有安排呢,这强制性的活动,不太好,没去的同学到时候以为我们用他们的班费去唱歌,心里会有意见的。”

孟悦也认同,说:“既然班长说可以用班费,那就让她发通知嘛,衡之就一新上任的团支书,也没她那么大的号召力啊。”

衡之赶紧点头,这种可能会拉仇恨的事情,能避免还是避免吧。

“肖珂要是原因发,我也不会找到衡之啊。”

衡之很是犹豫,她想拒绝吧,又不好拒绝。

何晓安慰道:“班上这么多人,其实AA下来没多少的,大家也没有很穷啊,几十块钱,问题应该不会很大。”

衡之内心在嘶吼:问题不大为什么你们不发?

最后,衡之还是接下了这使命,反复组织语言,在班级群里发出了这条通知。

孟悦躺在床上和她说:“我觉得肖珂就是不想惹麻烦,辅导员巴不得我们班能搞几次群体活动,但是班上同学一直不配合,大一说的联谊,大二都还没确定。这次何晓她们提出班上同学一起去唱歌,肯定是会想到有人不会去的,肖珂说可以用班费,这不是强逼着人家去嘛,又不是每个人都有团体,让那些融合不进来的同学怎么办?”

“我好难啊……”

群里一直没人吭声,衡之关了手机,决定睡觉。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神秘海域在线阅读第5章

    005一滴泪,咸着皇上未醒,已派多人前去劝阻三驸马快快回京,可三驸马却坚守城池,不肯退让半步,誓死护城!刚刚睁开眼睛,就听到身边有总管呼喊,“皇上醒了,快,快传御医!”“如今……局势如何……”刚刚清醒,皇上便开始追问局势,可榻前的老臣将士们一个个都沉默寡言。默不作声。“回皇上,豫中由三驸马镇守,豫中

  • 主角画风不对之空降设计部

    第二天。“林洋,原来你在唐氏上班啊?”安婷婷站在唐氏大厦前,一脸惊诧。据她了解,在林城,唐氏是仅次于华圣国际的大公司,但在这之前林洋根本没有告诉过她,他在唐氏工作。“对啊,唐氏有很好的发展空间,老板也比较平易近人,不像华圣国际的苏云离那么独裁专制,所以我选择了它。”林洋停好车子,走到了安婷婷的面前。

  • 洪荒:至尊通天在线阅读第10章

    白天的昏睡,让夜晚显得格外悠闲。躲过老师的盘查、在漆黑一片的寂静里,无聊的说要确定下年龄,排个子丑寅卯、四五六七什么的。“咱是按照身份证上的年龄还是依据实际年龄来排大小啊?”吴帅深沉的声音,惊扰了站在阳台窗户上的月光温软的碎片。“难道身份证上的年龄,不是你的真实年龄么?”如同小白一样的问题从弱智的我

  • 遗神传之四人一床

    “我下楼去买点酒。”陈风干咳一声,避开话题,一溜烟的跑到楼下去买酒了,留下两女干瞪眼。王梦蝶好奇的目光打量在两人身上,她很好奇,陈风身上到底有什么魔力,居然让两个大美女争风吃醋。当然,或许这也不是什么争风吃醋,只是两个同一级别美女的一种潜藏在骨子里,互相不服的斗争。很快,陈风抱了一箱啤酒上来。齐乐菲

  • 一拳至尊系统我们是兄弟

    或许,我真的早就变了,那天并没有我预料的尴尬,ktv时,一直有年夏调节着气氛,他唱歌真的很好听,偶尔的搞怪唱法,逗得我们哈哈大笑,周远航的女朋友是个很活泼的女孩,她主动跟我搭话,那天一下午我就几乎一直和她聊着天,她问了好多关于周远航,我把我知道的都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她,或许我的心里是希望周远航幸福的,

  • 末日神棍在线阅读大喜日子

    潘伟明见梁小霞的反应与往日大不相同,甚至是她的身形步伐都与之前的更自信更胸有成竹,那落落大方的样子,仿佛这场婚姻是自己高攀了梁家。潘伟明快步上前走到梁小霞的身边,他挽起手等着梁小霞搭过来。却迟迟没有动静,潘伟明在她耳边小声说道:“亲爱的,你怎么自顾自的走。”梁小霞面带微笑,微低着头:“难道不是你自顾

  • 职业扮演系统第二章在线阅读

    一个月以前,拍卖会上,九爷出一亿三千万的高价,对东城区一块地势在必得!而其他商家也因为这个高价放弃了竞争,就在九爷即将成功得手之时,不想半路杀出上官骏,一副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架势,在两人一番你争我夺之后,最终以两亿五千万的价格,上官骏从九爷手中抢走那块地,但是也就此拉开了与九爷的仇恨。竞拍结束后,上官

  • 我为神皇在线阅读第八节

    若兰的突变,令方颜无比激动,一双大眼一动不动地盯着若兰看,倒把若兰看得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启唇轻笑道:颜儿你看什么?娘还是你的那个娘啊,又没换成其他人。方颜伸出小手,轻轻触摸了一下若兰的脸颊,叹了口气道:娘,你要是永远这样就好了,唉,只可惜只有三天……是啊,只有三天,所以我们要抓紧时间。来,娘陪你到后

  • 武乱神魔录第2章在线阅读

    顾衍律沉寂了两秒钟,转过身,伸手拉着向凝晚的手,“我愿意!凝晚,如果你的腿一天不好,我就是你的拐杖,如果一辈子不好,我就是你一辈子的拐杖,陪你看一生的风景!”声色哽咽,在场观礼的人都默默在抹着泪水,多少感动的言语,动容的神色。只有向凝晚没有动容,她只是微微垂眸,不让任何人看到她此刻的表情。“向凝晚小

  • 刀剑乱舞 长生之异能测试2(5)

    大家听完张扬的说话之后,测试完的则纷纷各自散去,不在这里看热闹。而要测试的人也纷纷开始排起队来,由于有了武警的警告,排队的过程虽然偶有骚乱,但还是很快就排好了。苏阳和猴子因为来得比较晚,则排在队伍的后方,慢慢地,随着时间的推移,排在苏阳前面的人越来越少,后面的人越来越多。“现在,轮到你们两个进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