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种田小说 > 正文

声光乍泄在线阅读这里就是你的家

2021/6/11 5:22:02 作者:章小兔 来源:晋江文学城
声光乍泄
声光乍泄
作者:章小兔来源:晋江文学城
文案:某天某论坛半夜盖了一个帖子。“某影后资源虐绝了,零片酬接了一部戏,导演不认识,新导演。“”他俩要是没猫腻,我直播生吞键盘。“一楼:楼主是黑。……99楼:粉别挣扎了,接受现实有这么难吗?某影后就是垃圾有疑问?”帖子盖到99楼戛然而止。一年后,此贴迅速挖了出来。更新了100楼:坟贴有趣,楼主不用生吞键盘了。截图为证!截图内容:某影后和某导演结婚了。ps:过气影后X翻红导演

云层终于承受不住那浓重的水汽,在梁千暮收工回家的路上,雨点狠狠地砸落至他的头顶。出门时忘了带上一把伞,此时此刻距离地铁站还有一些距离,他只好略显狼狈地拿着背包挡住头顶,以最快的速度朝目的地奔去。

这个时期的M市,混杂着炎热与潮湿,即使落雨,也没能带给这座城市半点凉意。刚跑进地铁站,梁千暮便感觉到了后背那黏糊糊的不适感。这个时间段正是下班高峰期,出口处人流量极大,他根本没法停下脚步,便被顺带着挤上了扶梯。

密封空间里的湿热气息过重,让他微微有些喘不上气来。好在检票下了站台,列车运行产生的空气流动带给挤在这里等待着回家的人们一些新鲜质感来。

挤进车厢,梁千暮空出一只手来,从通讯录中找到那个号码,拨了出去。

在地下二三十米的深度,手机信号时好时差,加上列车底轮前进时摩擦发出的巨大声响,梁千暮几乎听不见电话那边的任何声音。

“喂?”梁千暮躲过了身旁一人无意间地撞击,听筒里似乎传来了些声音,他朝着车门的一个角落里靠了靠,“阿岑。”

顾岑停留他暂住的小区附近,此时的那场暴雨还未降临至他这里,只能看到略远天际开始呈现的层层乌云。

电话里面,他那昔日的好友声音混杂着尖锐刺耳的噪声。

“阿岑你回去了么?”另一边,地铁上的梁千暮抱着背包,和下车人群相反的方向挤去。“我刚刚上车,回去还要点时间。”

顾岑两指攥着烟头,用力掐灭在地面上。眼神中附带了他专属的那一股阴郁,顾岑垂下眼,目光飘忽不定,并无定处。“我也还有一会。”

两人确认了下到家的大概时间,梁千暮地铁到了中心站点,实在挤得没有手来打电话,这段通话便匆匆结束。

凉风吹过,拂起顾岑额前的缕缕碎发。烟头掉落在他的脚旁,逐渐形成了一个浅浅的包围圈。顾岑没有告诉梁千暮,他整整碰了一天的壁。

他没有义务来为他承担任何压力。

脚边逐渐开始出现若隐若现的深色雨点,一开始这些水滴接触地面,迅速被那火热的温度蒸发。渐渐的,水点数量在以不可控的速度增加,最后,地面铺上一层深色,雨终于覆盖了这片区域。

梁千暮刚出地铁站,伞还没来得及撑起来,那条和他极为亲昵的流浪狗便在密密麻麻的人群中一眼认出了他。见他身旁没有其他人,流浪狗放肆地朝着梁千暮冲去。

感觉到裤腿旁有些轻微的蹭动,梁千暮低下头,见是自己的老朋友,此时此刻还眼巴巴地望着自己,他不禁笑了起来。

“没把你忘了,来来来。”

生怕站在路当中挡了其他人的道,梁千暮招呼流浪狗去了一边的垃圾箱旁。

火腿肠还放在老位置,梁千暮伸手就能够着,可是流浪狗对他的态度,却隐约有些不同。他还在帮它撕着包装纸,它便着急地尝试着跳跃起来,用自己的鼻子去触碰梁千暮的手。

“怎么了?”随手将脱离的包装纸扔到一边,梁千暮撕下一节,扔进流浪狗的嘴中,“慢点慢点,没人和你抢。”

也不知道它听懂了没有,火腿肠在一点一点减少,可是流浪狗对梁千暮的热情却在不断增加。似乎自从见到了梁千暮身边的顾岑以后,它就变了许多,变得……好像更依赖他了。

一人一狗,在人潮涌动的地铁站出口,显得格外的突兀,可是梁千暮一点都不在乎别人看他的眼光,对他来说,流浪狗比起那些有的没的,更为重要。

“走吧,外面下着雨,记得躲伞底,不然就淋湿了。”梁千暮带着它朝站外走去,一边拿起湿漉漉的伞,一边对着流浪狗说道。

它听话地很,也十分理解它的好朋友。现在M市的天穹就如同止不住的漏斗一般,那些来自天空的无根之水正无情地冲刷着这一片沾染着尘埃的土地。流浪狗没有奔跑,迎合着梁千暮的步伐。

老远处,梁千暮就看到了靠在一处屋檐下的顾岑。

他没有伞,也没有目标,看不到他的视线究竟集中在哪一处,身上的衣服湿了一大半,头发也一撮一撮的凝聚在一起。

流浪狗在看到顾岑的那一刻,就停下了它的脚步。梁千暮在走出了几米后发现了它的异样,回过头时,它已经浑身被大雨浇湿,同样也狼狈不堪。

“怎么了?”心里偷偷担心顾岑会不会感冒,却又放不下另一个朋友,梁千暮停留在了大雨之中。

流浪狗看了看他,它的眼睛在雨水的冲刷下开始有些睁不开,晃了晃身子,企图甩掉些累赘的雨水,可是这一切都是徒劳。最后,流浪狗转过身,愈跑愈快,消失在了朦胧的水雾之中,任凭梁千暮怎么呼喊,它都没有回头。

心头涌上了一丝丝说不出的感觉,梁千暮张了张口,最后,他还是选择垂下那只企图呼唤流浪狗的手,转过身,朝着顾岑走过去。

兴许是被那一系列的动静打断了沉思,顾岑抬起头,视线逐渐凝聚在梁千暮的身上。他缓缓地站起身来,应对着梁千暮缓缓垂下那只手。

滂沱大雨与两人视线的连接线相垂直,这一次,主动朝着对方走去的,是顾岑。他丝毫不顾那些流入眼中的液体,这恶劣天气对他来说似乎可以忽略。

梁千暮赶紧凑过去,将伞微微举起些。

“你也不等我过来。”顾岑习惯性地走在梁千暮的身后,他这个样子,撑伞也不好撑,他的后背总是有一部分暴露在大雨中,倒是梁千暮,被好好地保护在了伞下。见自己好友固执地很,梁千暮也没法,只好朝家的方向走去。

“我一直在这里等你。”顾岑沉沉地来了一句,两人现在这个走路姿势,就像贴在梁千暮耳旁说着一样。

“今天怎么样?”过了小区的铁门,梁千暮刻意停下脚步,趁着顾岑还没反应过来时,飞快地挪到他的左手边,两人的身侧贴在了一块,右手微微搭上了他的左臂,但没有下一步动作。他能够感受到顾岑明显地一怔,然后他飞快地说,“回去再说。”

他自己的这一串动作,不仅让顾岑来不及反应,梁千暮的内心也突然加快了跳动的频率。刚才他们两个,就差一个挽胳膊了。

即使过去再怎么亲密,梁千暮和顾岑之间从未有过这样的动作。大部分人心中,都将这个默认为恋人之间的行为了。

这么大的雨,楼下自然没有那群喜欢聚集在一块闲聊的大爷大妈了。

进了门,梁千暮翻出两双干净的拖鞋来,扔了一双给顾岑。顾岑没有动,似乎在介意着什么。

“怎么了?”梁千暮发现今天,他总是在重复着这句话,先是对着流浪狗,现在又是对着顾岑。他的两个朋友,总是都有那么一些奇怪,可是这些奇怪又偏偏都能够理解。

“水会滴到地板上。”顾岑回答他。

“没关系的。”梁千暮说。

他没有忘记顾岑经历的那一切,顾岑一切拘谨的行为,梁千暮都能够理解。

改变梁氏财团二公子人生观的,正是顾岑。

15岁高一那年,仍旧处在无忧无虑状态下的梁千暮,在那条小弄堂里遇到了职高的小混混顾岑。

他从不附带那一股富家子弟的傲慢,可是那时的他仍旧天真地认为着,所有人都和自己一样,衣食无忧,随我快乐。

后来他认识了顾岑,再后来,梁千暮的随口一问,“你妈妈没有给你买吗?”让顾岑的眼神光瞬间黯淡。

第二天梁千暮才从自己好朋友封霁的口中得知,顾岑从未见过自己的父母,他从小便在孤儿院长大。

直到现在,梁千暮23岁,顾岑26岁的时候,他都处在寄人篱下的状态中。

“阿岑,这里就是你的家。”梁千暮上前,他主动牵起顾岑的手,丝毫不去考虑这一行为有多么的暧昧,他看到顾岑手里拎着的塑料袋,里面装着一些便利店买的食物,灵光一闪,“你负责给我做饭,就当你交给我的房租了。”

感觉到顾岑的手轻轻一握,梁千暮更是加深了力气。

顾岑需要的,是别人给予他的尊严与认可。梁千暮时时刻刻都尊重着他,所以,认可成为了梁千暮给予顾岑的鼓励源泉。

“千暮,”顾岑的声音被他抑制在喉咙中,听起来略微有些沙哑,不仅如此,梁千暮还听到了丝丝的颤抖,“你为什么……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他这么问,梁千暮知道,自己已经成功打开了顾岑的心扉,就同高中时一样。顾岑对谁都是冷漠,阴沉,可是只有梁千暮,他展示过专属于顾岑的软弱与苦痛。

高中时期是第一次,这回是第二次。

一下午求职的碰壁就像一块又一块的岩石,掉落在顾岑心里,带给了他无穷无尽的压力。然而梁千暮的那一番话,尤其是那一句“这里就是你的家”,就如魔法一般,将那些无法挪动的岩石瞬间清空。

“因为你是我的好朋友啊。”梁千暮笑着回答顾岑。

你一定不知道,我有多么期待和你一同生活。

顾岑不是个软弱的人,所以他软弱的一面,即便是对着梁千暮,也只是维持了短暂的几分钟而已。

但是两人之间,已经明显少了那么些隔阂在。

下午,顾岑在等待梁千暮的那些时间里,去附近的熟食店买了些梁千暮爱吃的凉菜。路过一个老奶奶摆的蔬菜摊,顾岑又挑了些青菜。

也许他从小到大都是靠自己去生活,顾岑做饭的本事倒是比梁千暮好上不知道多少倍。他快速地准备了几道小菜,两人便坐在桌旁开始享用属于他们的晚饭了。

“下午怎么样?”梁千暮没忘记询问他找工作的事情。

顾岑沉默着摇摇头,他借着这一动作知道了结果,便没再多问。

“没事,M市又不是只有石川路。”他出声安慰着顾岑,虽然事实的确是自己说的这样,但是事实却更加残酷。

梁千暮想到了封霁,那个M市出了名的太子爷富二代,也是高中时候和自己关系不错的一个朋友,倒是可以找他帮个忙。

刚想着这事,突然放在茶几上的电话响了起来,梁千暮生怕是汪棱找自己,赶紧扔下筷子跑过去,看都没看就接了起来。

“喂,你好。”

电话那头的声音却与汪棱完全相反,一听就能感受到对方的那股高贵。

“千暮,什么时候回家一趟,爸妈都挺想你的。”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洪荒:我的师父是三宵之退亲

    苏宵云和萧家的关系还算不错,往年里交情匪浅。只是最近局势乱了,自从萧明出国之后,萧家的老爷当上了军区副指挥部部长,这些年虽然没怎么走动,但是好歹交情摆在那里。萧明回国的第二天,苏宵云就知道了消息。那晚他思来想去,还是发了电报过去,没过多久,回信里说,萧家夫人明天就会来拜访。第二天,苏锦绣一起床,新巧

  • 异界之守护瓦罗兰第1章在线阅读

    静谧的庭院,微风中传来淡淡花的气息,萦绕在庭院周围的白色蔷薇恣意绽放,风裹挟花瓣四处飘散。庭院中坐在地板上的数人,仿佛将夜晚点亮,如同梦一般的耀眼存在,每个人都拥有着极其出色的外貌,以及远远超脱常人的独特气质。金发碧眼的王伸出手,抓住了一片掉落的花瓣,凝望着花瓣的脉络,他有着温柔的笑容,碧绿的眼眸似

  • 赦大老爷在红楼告别初吻

    “知道了!以后不用就是了!”南宫木赔笑的回答。“你还有那脸?主意那么正、再有下次我不会帮你!”说完把南宫木腿上的针全部拿掉,又把南宫木的双腿放在冰桶里,只见冰桶里原本透明的水慢慢变成粉色,然后变成红色,这是南宫木腿上渗出的血。“就这样,五分钟后拿出来,我先去老师那里给你请假!今晚回去找爸爸给你弄个药

  • 网游之偷钱大佬之中二病的死神!

    此时直播间里,一片血红,没有任何画面,有的只是铺天盖地的弹幕,铺天盖地的弹幕在不断的刷新。“6666,死神又要开始直播了,羡慕有这种能力的人。”“最近到底是怎么了,各种奇怪的人出现,我昨天陪女朋友在步行街逛街的时候,竟然看到了两个人在屋顶打斗,而且还尼玛是附带特效那种!”“我感觉现在越来越乱了,社会

  • 夫君,说好的和离呢!之滴滴男友已为您接单(1)

    “哎呦我靠,这也太疼了,早知道就不喝那么多了,为这么个绿茶表真不值得!”刘康揉了揉有些发涨的脑袋,自言自语说到。刘康,燕华大学计算机高材生,计算机系系草,兼彭姿杨颜之风采,说白了就是帅,有型。只是这年头帅并不能当饭吃,虽然网络直播发达,但是刘康也不是那块料,只能靠着自己的专业技能来养活自己。除了奖学

  • 大佬又在装萌新了楚繁和严以恒

    楚繁对严以恒的态度突然变了。陈醒觉得很纳闷。那天他去替楚繁敲通告,所以没有送楚繁去乐园福利院。而楚繁的驾驶证刚好拿了回来,所以楚繁自己开车去了。重点是,从福利院回来之后,楚繁就变了。陈醒一旦说了严以恒什么坏话,楚繁就会不满意地反驳他。“你别再说严以恒了,他也不容易。”什么不容易?明明是楚大哥以前逼迫

  • 人生赢家之坎坷在线阅读第4节

    周末两天,骆蒙没有通告,在家睡得昏天黑地。这些年,整日不是忙着拍戏就是赶通告,全年无休连轴转。娱乐圈里瞬息万变,虽然她已经红透了半边天,但依然很有危机意识,从来不敢松懈,自此也得了个“拼命三娘”的美称。特别是接下来三个月要实习,很少出来营业。于是前一阵子,赵云给她拍了几十组硬照,就是为了在接下来几个

  • 道祖临世在线阅读黑龙山脉

    南月城以南,黑龙山脉。受倾盆大雨影响,天地间已是白芒芒一片,狂风在赤峰间咆哮着,漆黑的群山,让人如同身临地狱。一个洞口窄得只能供猴子钻进去的山洞里,黑发少年正生着火,亚麻发色少年则四处找可燃物。如果有第三人注意到这两少年,会发现他俩都赤裸着上身,因为二人的衣服,已经变成了洞内那仅有的光明和温暖。温柔

  • 我给武学加个点之灵焰之地

    少年起步来到船上,刚一上船就感觉到这河的不同。这河水在岸上看是黑色的,但是一上船,紧挨河面,看到的河水居然变成了浅红色,河里面大量的游魂在里面游来游去,他们有的在打架,有的在撕咬……看起来极为骇人。少年正在看的入神之际,老者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坐好了,这河乃是冥界幽灵河之一,被称为“万里魂河”河中英

  • 全位突破在线阅读第3章

    留言区同人版【吐槽贴】遇到了同乡却发现对方没通过公会认证是种怎样的体验1LLZ:穿越猎人的女大学生(平行全职猎人世界-196)如题。我先去组织语言。顺便@穿越猎人的武术教练@穿越猎人的白领@穿越猎人的程序员@穿越猎人的唱见@穿越猎人的药剂师@穿越猎人的会计兄弟姐妹们做好心理准备,考试肯定要出幺蛾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