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小说 > 正文

薄荷烟花凉在线阅读你怎么不动手

2021/6/11 3:31:01 作者:乐碗碗 来源:晋江文学城
薄荷烟花凉
薄荷烟花凉
作者:乐碗碗来源:晋江文学城
一切祸患都因爱而起,一切伤害都因爱而终结。背负着十字架长大的少年们,在悲伤中相逢,匆匆的遇见又匆匆的逃离,成为此身最美的风景。在绝望中鼓起勇气微笑,只因为有那最心碎的着迷。男女主冷漠腹黑善纠缠,过程很纠结很虐夹杂小甜蜜,结局美好。★点击收藏----【收藏此文章】

9你怎么不动手

丁白骑着摩托车来到韩家别墅的门口,就看到门口不远处有一个健硕的身影站在路中间。丁白将摩托车停在路边,走上前去。

这人一身李宁大红运动装,前胸后背都写着爱国的字样。手里拿一根跳绳。但是丁白隐隐约约觉得这不是一个普通锻炼的人。

丁白看看后面还没赶上来的老幺,干脆蹲在路边拨弄起了野草。

这一身红向着丁白走来,看丁白不去别墅就开口问到:“道长在等人?”

丁白看了看这一身红说到:“嗯!对啊!我在等我的朋友,千!门!宗!老!幺!”

这一身红听了疑问到:“您认识他?”

丁白笑呵呵的说到:“认识,我俩比赛谁先到别墅。谁知道他那么慢,我再等他一会。对了你是千门宗哪位啊?”

这一身红看了看人畜无害笑眯眯的丁白抱拳说到:“在下千门宗老七,道长既然来了说明那老幺技不如人。请问道长,我家那老幺可还好?”

丁白起身抱拳还礼说到:“老幺非要和我比谁先到,他的~随风~异术是很独到,但是我觉得还是摩托车快。所以我就骑他的摩托来了,老幺兄弟应该不久就到了。”

老七看看丁白眉头一皱:“既然这样,闲来无事道长可否赐教一二?”

丁白摇摇头说到:“老七兄弟,干嘛非要打呢。你看我和老幺多和谐,比试什么不是比试?不如我们也换个玩法?”

老七撇撇嘴:“没兴趣玩!请!”

丁白只好侧身准备迎战。

就看老七拿着跳绳就当成长鞭一样向丁白抽了过来。

丁白转身就跑,几步轻跨就绕过老七跳进院里了。

老七一看说了句:“我套,跑了!白让我等这么久!”

就看那老幺从后面追了上来:“车在这!人呢?老七,你怎么不动手?”

老七看看老幺:“我到是想动手,那臭道士像个跳蚤。蹦跶回去了,你说我不动手?你和人家比什么跑得快。那道士怎么骑上你的宝贝疙瘩了?我套!你都不让我骑车,让个臭道士骑。”

老幺气的是直瞪眼:“谁知道他啥时候偷了我的钥匙,我看那道士慈眉善目。说话也不是很凶,就着了他的道。”

老七收起跳绳:“走吧,别啰嗦了,你自己回去跟宗主解释吧。”

丁白跳进院子走到别墅门口,摇摇头说到:“这安保做的不怎么样啊。我这翻墙入户都多久了,也没人问问?明天要提醒他们一下。”

说完这丁白就回屋睡觉去了。

魔都是个不夜城,有人黑白颠倒,有人昼伏夜出。在一座大厦的顶楼,一个五十岁上下一身唐装的人坐在藤条的摇椅上晃动着。老幺和那一身红的老七低着头站在旁边。

“老七,你先说。”藤椅上的男人闭目养神的说到。

老七看看老幺笑了笑说到:“我们收到宗主的消息,第一时间就去那韩家蹲守。那丁白年纪不大20岁上下,他晚上去~漫吧~蹦迪了。老幺去跟踪那臭道士,我在韩家蹲守。本想着直接生擒了,或者给他个下马威让他识相的滚蛋。谁知道,他甩开老幺跑回来了。本想截住他,可他压根不交手。直接跑了,我连个虚实都没探到。”

听到此处这中年男人睁开眼惊奇的哦了一声说到:“哦,这小道士,挺能压住火的吗。都逼到家了还不出手,嗯。以后小心应对他。老幺啊,我怎么听说你刚见面就把你的铁骑送人了。这不是你的风格吧!你那钥匙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不离身,妹子你都不让上车,怎么那么爽快就送人了。呵呵呵呵。”

老幺听的是面红耳赤羞愧的说到:“宗主,你别涮我了。我这脸丢的够了。那小兔崽子,看着老实,实实在在是个鬼灵精。不过他身上有功夫有异术。”

千门宗宗主一听有点动容了:“哦,老幺。你说说看。”

老幺:“这臭道士倒也是先礼后兵,他自报家门凤鸣山丁白,他识得我用的~入影~,而且他会用~听目~的异术。我们刚练手他推开我就叫停。非要和我的异术~随风~比谁快,宗主你是知道的,我这是强项啊!谁知道他摸了我的摩托车钥匙,我飞出去了。他却回头骑了我的摩托!这小子太坏了。”

千门宗宗主一听看看老幺,上下打量了一番:“摸走你的钥匙你不知道?”

老幺摇摇头:“不知道!这钥匙就是掉了,我都能感觉到。他什么时候摸走的,真不知道。除非是交手的那一瞬间。”

千门宗宗主点点头:“老幺,老七。你们以后不用再出手对付那韩家了,讨不到便宜。今天那小道士算是给足了我们面子,咱们也不能凉了人家。这事先放放,探清他的虚实再说。”

老幺和老七点头应声。

日上三杆,鸡鸣无数。这丁白还趴在床上呼呼大睡。这别墅内除了丁白就是那韩亮睡的跟猪一样了。

韩雪坐在韩氏集团的总经理室看着办公平台上的报告。韩雪突然发现以前因为千门宗捣乱的项目工程突然都安静了,也没有鸡毛蒜皮的是了。

韩雪警觉的给韩百川打了个电话:“爸爸,今天各个部门全部都正常运作,没有一丝半点的意外!我感觉是不是不太正常。”

韩百川听了说到:“加强警惕,这要不是大战前的宁静,就是那丁白起作用了。”

韩雪哼了一声:“哼,他?昨天他拿着卡去的都是嗨城,酒吧,蹦迪的地方,我的短信一条接一条的,都没睡好。他能起什么作用?才怪,我看还是注意点吧。爸,你在家也注意点。还有弟弟,别让他在这个时候出去惹事了就好。”

韩百川:“嗯,放心。我不乱走,你弟弟我会安排他的。”

丁白和韩亮几乎是同时出门,俩人正好看到对方。

韩亮嬉皮笑脸的说到:“丁道长早啊!”

丁白看看这韩亮说到:“韩公子,早。韩公子早,我这刚起床。”

韩亮笑了笑:“一样,一样!”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系统很崩溃第1章在线阅读

    在中国南方的K市的市中心一栋别墅内,风正北坐在自己的书房内,已经停下了自己手中的文件,静静的思考着什么,旁边站着风家的管家,此时风家管家看到自己老爷在思考问题,他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连大气都不敢出。“彭哥,辰儿往哪个方向去了?”稍后风正北对着自己的管家问道。风家的管家彭俊伟今年已经五十岁了,而风正北

  • 狱女铁郎心之.终有一天我会是你心底的女子,对

    何毅凡的车刚好在嘉园星城地下车库停好,旁边的车灯闪了闪,何毅凡走过去,打开了车门。里面是画着精致妆容的欧阳梓林。看着何毅凡开心地笑了。何毅凡坐定。望着前方说:“你怎么过来了,还穿这么少?”说着回头看了看欧阳梓林,居然只穿了件白色的呢子低胸套装,裙子不过膝盖,皱了皱眉,还好余光看到车后有件白色同款的兔

  • 别惹幼女在线阅读第四节

    苏子瑜是有名的金牌经纪人他长相惹眼天生的桃花眼无限风情浑身一股子风流劲。这长相说当演员都没有问题。因此娱乐圈里想被他潜规则的人有的是美女从来不缺。众所周知苏家长辈那是书香门第可到了苏子情他们这一辈那就是五花八门了偏偏没有一个学的专业是和书香门第扯上关系的。老大苏子衍经商老二苏子航当了军官老三苏子瑜是

  • 网王之超级教练之屋子里有其他女人

    她曾经在这个房间里生活了三年,熟悉这里每一处的摆设,她掀开被子下床,手指抚上桌子,指腹下似乎还是熟悉的感觉。沙发上、床上、地板上……每一处角落都是熟悉的影子,轻轻一拨,心里的琴弦就发乎刺耳的声音。她深吸一口气,整了整自己的衣服,拉开房门准备离开,这个地方和她在就没了关系。她刚迈出脚,听到有人闯进客厅

  • 奇游迹之万象天尊之火锅(5)

    又是被吵醒的一天,画眉无奈地爬起了床,一番梳洗后,又要日复一日地学习。房间外地家人的欢声笑语仿佛与她无关,她也不想参与。午饭过后,她回到房间,继续完成今早没有写完的学案。手机在桌面上震动了一下,屏幕亮了,弹窗是一条来自妈妈的信息“在吗?”画眉想起前天的吵架,半信半疑地点开了信息,敷衍地回复了一句“刚

  • 人命如草芥第四章

    纪苇苇只觉得眼前一片昏花,愣了半天都还没有回过神来。冷笑,穆清苏伸出手从自己的上衣里掏出了一秉精巧的瑞士军刀轻轻的摩挲了一番,眼眸中透露出一丝寒意来:“我倒是还想看看你能装多久。”他每走进一步,纪苇苇就颤抖一番。等他停下自己脚步的时候,纪苇苇的心瞬间就像是坠入冰窖一般。刀子散发出一股慑人的寒意,下意

  • 唐僧大战女儿国在线阅读第八节

    果不其然,赶了不到半个时辰,漫天飘起雪花。没过多久,道旁的树叶上铺了薄薄的一层。好不容易赶到山脚下,厚厚的积雪已经没过了马蹄,此时天已经擦黑。欧阳玥转过身子正交代长生等点燃火把,再寻几个人先前去探路,就听到我车上的赶车小厮扑通一声,一头栽到了地上。众人将其扳过来一看,身上竟插了只箭,人早已咽了气。我

  • 龙族之第七感在线阅读第六节

    第六章不靠谱的男人“处女……满大街的都是假处女,你算是其中一个吗?”黎霆邪邪地道,脸上的邪肆扩充到最大程度,好整以暇的望着颜语汐,墨色的眸子里全然是一种淡淡的挑衅和鄙夷,睥睨她的眼神里,满载着不可一世,丝丝缕缕的傲气和自负,轻易的流露出来。或许,这个世界上,就是存在着这么一个男人,卓尔不凡,哪怕是什

  • 我是金箍棒在线阅读第4章

    一个女孩有些匆忙的闯入,看到男孩,笑意横生。坐着与男孩,还没等她开口。男孩已经笑着:“今天是美玦生日我送你这个水晶天枰好不好?”说着,男孩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精美透亮的天枰样水晶饰链,在女孩面前轻轻的晃着。“唔,赫沙这个东西好丑哦。我不喜欢诶,你重新送一个给我嘛。”俏皮可爱的女孩撒着娇,眨着狡黠的眼睛

  • 镇魔师之种一颗情窦

    距离圣诞节还有十天的时候,晓满接到了一通莫名其妙的电话。那是一个落雪的傍晚,晓满和姐妹们不想外出,就在宿舍里玩玩游戏,聊聊天。晓满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她的手机响了起来,因为是陌生号码,一开始她并没有接,如果对方找她有事,一定会打第二遍的!晓满放下手机,坐在电脑前看电视剧,想着如果电话再响起来她就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