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玄幻小说 > 正文

太虚问仙传之第六章

2021/6/11 4:24:10 作者:七匹龙 来源:纵横中文网
太虚问仙传
太虚问仙传
作者:七匹龙来源:纵横中文网
—世间伟大之最莫过于生命,无边无际之宇宙究竟孕有多少文明?黑洞于此中扮演着另类的角色,是时空曲率大到光都无法从其事件视界逃脱的天体。254万光年外,仙女座星系中心的“黑暗心脏”存在何种意义?横跨星系来到星空彼岸,是穿越还是轮回的召唤......

29.

女孩子出门总是会麻烦一些,或者说,扮作一个女孩子出门。

但在这当中又包含着无限的乐趣。

占卜今天的幸运色,挑选今天的衣服和相搭配的首饰,还有每一个季节或不同场合的香水,设计各种各样的发式……——以上,都是来自凯瑟琳殿下的乐趣。

而在这个过程中,往往一大早被兴致勃勃的妹妹从被窝里捞出来的伊莱恩只是坐在梳妆台前一面任人摆弄一面昏昏欲睡。

当时还不懂妹妹在这一点上拥有与她的军事能力一样傲人的天赋,如今伊莱恩发现,没有妹妹和她为他准备的百宝箱,自己就是一个废材——他连裙撑都不会穿!又笨拙到分不清一套服装繁琐的具体步骤。更别提妹妹那些花样繁复的编发了……昨晚解得倒是轻松,当时为什么没有想到这一点?

伊莱恩欲哭无泪。

不一会儿,公爵的房门被敲响了。

隔着一层门,公爵低沉的声音像是从洞窟深处传来的:“有什么事吗?”

“先生……对不起,”伊莱恩犹豫了一会儿,低声问道,“请问,您有多余的男装吗?”

这次他等的时间长了一些。

男装?公爵稍稍讶异了一下,转眼来到了自己的卧室,当他走到墙角的衣柜前反而停了下来,忽然察觉到自己的行动是否过于积极了?大概是因为伊莱恩说到男装……倒真想看看。

想来恐怕不止他一个人想看吧。

公爵这样想着,心安理得地打开了衣柜。

他第一次发现这个诅咒或许有那么一丝丝的好处。

多年不曾开启,如今他的动作却没有带起半分尘埃,甚至连一丝异味也没有。他用尾巴在那些叠放得整整齐齐的衣物中翻找,最后找出了一件自己十八岁时的衣服,按理说这堪称老古董的衣物一接触到外界的空气就应破碎、瓦解、湮灭……如今看来却是鲜亮如新。

这不免叫人想起一百多年前迪伦·路德维克正值少年时的光景。

若是那时的他,或许会很乐意应伊莱恩公主的邀(如果他愿意邀请他的话),前往他的花园,和他一起赏花、品茶、听夜莺歌唱……

公爵只出神了极短的片刻,等他反应过来自己的脑海中浮现了怎样一幅天真到可笑的画面,他原本还算得上不错的心情顿时阴云遍布。

却不知他将衣物送到伊莱恩的屋里后,伊莱恩和他想到了同一件事。

他将衣服在床上铺开,满意地勾起唇角,觉得这身男装裁剪得极漂亮,品位不俗。想来应该是公爵从前的衣服,不知道会穿这样的衣服的人从前是什么模样……伊莱恩心中第一次生出了微妙的好奇。

30.

等到二人即将再次面对面了,公爵难免想到了上一次的会面。

不过想来想去害怕的那个人只会是伊莱恩,至于他有什么好怕的?他吐一吐舌头就能将对方吓跑。

公爵想着,吹起一阵轻风帮他捋了捋西装的领口,开门走了出去。

他高高站在二楼的走廊上,目光自然而然地垂下,却没有在大堂里看到伊莱恩的身影,再不动声色地左右看看,也没有……

忽略掉心中微微松泄的一口气,公爵拖着尾巴,徐徐自台阶踱下去。

一眼瞥见懒洋洋趴在楼梯口的猫伯爵,他正露出一个大白肚皮晒从头顶的天窗泄下的阳光,公爵下意识想问谁允许开的天窗?想到汉娜夫人的那句话,话音在舌尖绕了一圈又悄无声息地泯灭。便忽略了脚下那片灼眼的金色,在阴影中止步,问了另一个问题:“伊莱恩呢?”

“在院子里等您。”

公爵越过他往外走,又听猫伯爵叫住他:“大人,我奉劝您的下一步还是考虑清楚为好。”

“为什么?”

“我怕您下一刻就迷上王子殿下。”

“您听说过这个词吗?”猫伯爵眨了眨眼睛,“堕入爱河。”

“呵。”

31.

笑话。公爵在那一刻的确是那么想的。

猫伯爵自己也说了,王子、殿下。

对方是一个男人,这一点,他已经清楚了。

无论他再如何美丽动人,无论他穿上裙子的样子比多少公主都来得更像一位真正的公主。他也是一个货真价实的,男人。

他是绝不会为对方所迷惑的。

32.

公爵打开大门走了出去。

门外的风争先恐后地涌了进来,他能闻到在这其中夹杂着清晨的湿气,路边的灌木沾染了露水变得更深的植物腥气,还有一种淡淡的……醇厚而干净的香气。

那是……伊莱恩的味道?

他循着那味道看过去,看到不远处站在院中枯树下的身影。

那是一幅奇妙的画面。

枯树早在多年前朽坏,树干漆黑如炭,干瘪的树枝朝着天空的各个方向张牙舞爪,姿态极其扭曲,像是被凝固在死神的镰刀降下的最后一刻,拼尽全力做着最后一线的挣扎,死神的阴影却已铺天盖地笼罩了它。偏偏伊莱恩站在这棵树下,那树上诡异的气息萦绕在他周身,又完全隔离了他。要如何来比拟?像是悬崖上会生长出最珍贵的草药,沼泽边会开出最艳丽的红花,叫人明知危险,却又被紧紧抓住了目光,为之吸引着不自禁去接近。

公爵走了过去。

他的记忆力很好,他记得伊莱恩穿裙子的样子,他没有穿束腰——那东西多半会将人的腰绷紧到畸形的地步。即使如此,伊莱恩的那一把腰肢仍然可谓纤弱,与之相反的是腰后的裙子会高高膨起,形成一道圆满的弧度。那一截腰线在女士们的背影中向来是最为迷人的一个地方,曼妙如花瓶的颈与身,又柔软得宛如花茎托住了繁复的花瓣。是的,正如伊莱恩公主这个人,易碎的瓷器,娇柔的花朵。

如今伊莱恩换上了一身衬衫、长裤、短腿靴,那道腰线间的美景自然无从展现,少年人的身形却清晰地显露了出来,腰带敛出一道紧韧的腰身,靴子贴身裹出一双笔直的小腿,宽大样式的衬衫反而将他的身形衬得愈发清瘦挺拔,像一棵正值生长期的橡树,吸收着阳光,又散发出清香。以及那裸/露在空气中的白皙后颈,从花边袖口滑出的纤细手腕……这一切都仿佛散发着少年人特有的肉/体芬芳。

这便是人类。公爵竟像是第一次意识到这一点,斯提克斯城里没有这样的人类。这样年轻的、青春的、充满生机的,彷佛春天树梢上结出的第一颗樱桃。

公爵直直盯着这颗樱桃,忽然察觉到了某些地方不对劲。

开门的声音伊莱恩应该听到了,但他没有回头。

他一路往他的方向走来,碾碎了庭院中不少的杂草,他也没有回头。

于是公爵的心情再度不美妙了起来。

他死死盯住前方的背影,眸中血色一阵翻涌,又逐渐沉淀,凝结成一种更为阴沉浓郁的色彩——伊莱恩又在怕他了。

骗徒!他恶狠狠地想道,他的那些羊排和牛扒算什么?

念头转过,又生出新的迷惑,大概是时间过去太久,连他都忘记了做人的感觉。不然为什么他依旧会在这一件事上感到迷惑:人类的行为为何总是与他们真实的内心相违背?

他一面想着,一面加快了动作,等他同样来到了树下,那人终于肯回过头,弯腰对他行了一礼,“先生,早上好。”

他淡淡应了一声:“嗯。”

而后等着伊莱恩抬头,没想到等了好一会儿,伊莱恩仍然维持着这个动作,木头人般一动不动。

——他不敢看他!

公爵再度肯定了这一点,再开口时语气里已掺入冰冷的威胁之意:“抬头。”

伊莱恩愣了愣,顺从地抬起头来。

这次换公爵愣住了。

半晌,伊莱恩捱不住率先移开目光,紧紧捏住食指的指根,语气里竟含了几分哀求的意思:“先生,您可不可以……不要看我了?”

公爵试着将语气放软,但他大概没有发现自己的语气软到了一个什么程度:“怎么了?”

伊莱恩抿抿唇,又抿了一下,这次微微咬住了:“我……我知道我男装的样子一定很难看,对不起,这个样子却要和您一起出去……”

公爵一愣,对上他的眸子,发现那琥珀色的眸底闪烁着莹然欲碎的光芒,彷佛星河流淌,又彷佛有人故意将琥珀高举,对准了头顶的太阳。

他的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个恶劣念头:想看那双眼睛里凝满了珍珠的样子。

“谁说的?”公爵顿了顿,如实吐露出自己的心声,“你很好看。”

伊莱恩怔了怔,在刹那间整张脸都红了,不自在地攥住了自己的整只手掌。

他低下头嗫嚅道:“真的……吗?”

公爵回过神来,微微移开目光,低咳了一声,却还是点了头。

就是唇色太淡了些……他看了看对方绯红的脸颊,余光悄悄滑到他的唇角上。

33.

不是沼泽中的红花,更像是淤泥中的睡莲。

这是伊莱恩。

而伊莱恩公主,是瓷器与玫瑰花。

娇柔的鲜花应当放入高贵的花瓶里,妥善安放,小心对待。

所以即使她高贵端丽,与他无关。即使她畏惧他、害怕他,理所当然。

如果不是一个古老的诅咒和契约,他们之间不会产生任何联系。

但现在不同了。

伊莱恩身着白裙的样子不断闪现在眼前,和眼前的人重合在一起,边缘渐渐模糊,两个形象都淡去,在最终融为一体。

他喜欢他身上的气息。

如同淤泥中的睡莲。因为深陷淤泥,二者的味道混为一体,睡莲的清香反而愈发出脱和馥郁。

睡莲,是可以被淤泥所玷染的。

他对伊莱恩生出了欲望。公爵已经发现了这一点。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念念不忘你在线阅读第三节

    沐婉婷没有错过她眼里的那一丝得逞,眸色一冷,换做是以前,只怕自己早就一个巴掌扇过去了。但是现在,自己普通的职员,没有姜夫人这个身份,什么也不是。她压下心头的怒气,转身离开。何蜜蜜和叶子媚见她不还手,两人对视一眼,何蜜蜜猛地抓住沐婉婷的头发,用力的一扯,用手里端着的红酒从她的头顶浇下。一杯红酒顺着她的

  • 西游之白龙在线阅读第十章

    面对案子的时候,江未晚的行事风格很成熟,很专注,顾执看着这样的江未晚,忽然就有些走神。顾执站在人群里,装作围观的群众,但他和江未晚的距离并不远,似乎是很担心江未晚会出事,顾执的视线一直落在江未晚的身上。谈判人员是在十分钟以后赶到的,顾执冷笑一声,不禁嘲讽起他们速度。谈判到一半的时候,一个抢劫犯的儿子

  • 爱情公寓:我才是主角在线阅读第8节

    因为之前的交涉,两个公司决定在墨氏商讨具体的合作内容,因此洛惜一大早便带着相关的人员去了墨氏。墨寒在看到洛惜的时候微微一愣,大抵是没有想到她竟然是这项合作案凌氏的负责人。这样看来,她昨晚和凌辰轩一同出现在晚会上也就解释的通了。“墨总您好,我是这个项目的负责人洛惜,没想到这么快就和您再见面了。”洛惜伸

  • 盛宠替身千金在线阅读第5章

    不光是宁老师,几个英语好的同学也向二毛伸出了援助之手。当然,这都是宁老师安排的。他们给二毛辅导英语,二毛给他们辅导数学。谁让二毛的数学在班里数一数二呢。这是宁老师发明的“结对帮扶”学习法。二毛最喜欢和孙婷婷结对。孙婷婷是学习委员,除了学习好自然没得说,性格也忒好,男生女生都喜欢和她交往。其实最关键是

  • 你们拜堂我飞升在线阅读第7节

    借着朦胧的光亮,看着月光满满的倾泻在落星阁的屋顶,以及千年难见安静的街道,还有身为罪魁祸首的那张黑色面具。更加令慕容白天怀疑的,则是凤凰锁,发生的所有的恩怨,直觉告诉慕容白天都是围绕着它轮番上演。就像被排版好的文字,安然躺在那,等待着逆来顺受。而凤凰锁,慕容白天只是感觉和它的遥遥无期和陌生。甚至有些

  • 你相信么在线阅读答应代孕

    回到家,管家似乎早就知道她会回来一样,在门口等着她。“小姐,你可算回来了。”“陈伯怎么了?”陈伯在苏家已经大半辈子,虽然名为下人可她和父亲从来没有把他当成下人看过。苏暖拉着陈伯的手,心里有了一丝隐隐的不安。“老爷,他……”进了屋,父亲正坐在沙发上,眼睛红肿,面容憔悴,一夜之间他似乎苍老了许多。“爸,

  • 成为病弱小姐的心尖宠(Gl)第九章在线阅读

    掌声停止之后,老师说了一些赞扬我的话便开始进行接下来的课程,可是我却无法专注的听他讲课了,我的手心里紧攥着陈希恒的纸条,我不敢承认我的心跳很剧烈,因为我害怕这又是一出新的恶作剧。我的理智和情感在激烈的碰撞,在火花中下课铃响了,丁宥铭忽然转身问我和马梵借面巾纸,我在短暂的错愣后拿给他,他道声谢谢后便出

  • 复仇天使爱上你在线阅读战成名

    传言,他以十二岁之龄,一天之内挑了嵩山派、渭水楼,洞庭盟三大总舵,灭敌数百,一战成名。传言,他风-流成性,贪-淫,曾在秦淮包下一艘画舫足足半月,每日有十数名当红名-妓应邀入幕,出来后,个个神色委顿,但眉梢带喜。传言……然而,此时,在京城府尹的大牢里,安盈并不知道那些传言,她也不知道他叫百里无伤,安盈

  • 穿越之时空错爱在线阅读第10节

    郑宵轻笑。“钱和女人,这是所有男人都想要的,你现在在这里耍威风,没有丝毫的用处,只能说明你无能。”郑宵说完还没等着张子豪回话,他便上车走了,张子豪的拳头死死地攥住,他一直在犹豫,如果自己打出来那一拳,那么白兰兰以后该怎么办。车,朝前行驶,郑宵的心里,倒是有些起了波澜。这个白兰兰,本事不小,竟然都敢派

  • 大宇伏魔录在线阅读第十章

    飞刀凝成的光影朝着田青松狠狠的斩去!田青松见那汹涌而来的刀影,脸也微微色变,一拍储物袋祭起一面黑乎乎的盾牌,然后整个人朝着后方急退而去。“砰!”刀影瞬间斩落在那黑色盾牌之上,黑色盾牌顿时一阵晃动,但最终还是挡住了萧山的攻击!田青松一声冷哼,祭起一把黑色的锤形灵器,其在空中迎风狂涨到数丈长,带着一股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