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情爱 > 正文

寻龙师第十章

2021/6/11 3:42:06 作者:幕刃 来源:纵横中文网
寻龙师
寻龙师
作者:幕刃来源:纵横中文网
大明国师刘伯温辅佐乞丐皇帝朱元璋登基称帝。为保江山稳固,朱元璋令刘伯温斩断天下龙脉。刘伯温带领几位天师勘龙索穴,斩杀天下龙脉。龙脉乃天地精华,参与断龙脉的天师都受到了诅咒。天师叶震不愿子孙断绝,为子孙留下一线生机......。

楚瑜言出必行,说要帮楚明达提高成绩,立刻着手行动,根据楚明达的薄弱知识点列出详细复习计划。楚明达的成绩在专科线以上本科线以下,楚瑜的目标是保本科争重点,还有一年半的时间,她觉得绰绰有余。舅舅一家对她这么好,难得有个能让她回报的地方。

可楚明达不这么觉得,重点大学是那么好考的吗?

楚瑜歪了歪头,挺好考的呀!

“……”楚明达的表情有点儿一言难尽:我们可能不是一个物种!

然而,楚瑜有楚立夫这柄尚方宝剑在手,楚明达不得不屈从于强权,提前进入高三地狱模式。

楚瑜语录:分都是刷题刷出来的。

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爆发。

刷题刷的昏天暗地的楚明达决定报复。

江城一中的生源一部分来源于下面的县村,以目前交通状况,来回一趟需要一整天的时间,而当下实行单休制度。因此这部分学生根本没有足够的时间回家,鉴于这种情况,一中实施大小周假期。小周只放周日半天,大周放两天,方便路远的同学回家。

这周末是小周假期,抱着你给我出难题我也给你出难题的幼稚心理,楚明达带着楚瑜去商场买自行车。

楚明达笑得很开心:“以后我们就能一起骑车上下学啦。”

楚瑜:“我们现在也是一起骑车上下学。”

楚明达一字一顿:“是我骑你坐。”

楚瑜:“有区别吗?”

“当然有,”楚明达言之凿凿,“学会骑车之后,以后你要是想去哪儿更方便,最重要的是可以锻炼身体啊。主席都说了,身体是革命的本钱,我们一天到晚坐在教室里不动,对身体不好,身体不好,怎么迎战高考。”

楚瑜不咸不淡瞥他一眼:“那我先谢谢你哦。”

楚明达被她看得心虚。

楚瑜略一耸肩,可有可无:“学就学呗。”

“你们要去商场,我……唔唔。”滕波涛还没来得及插上一脚,被楚明达按着脸推开。

楚明达不敢怼楚瑜,还不敢怼他嘛。

“你什么你,你要回家吃饭。”嫌弃之情溢于言表。

滕波涛哀怨地望着防他跟防贼似的楚明达,说好的一辈子好哥们呢?

楚明达拍拍他肩膀,来回一蹭,把刚沾到的口水还回去,扭头朝楚瑜一扬下巴:“走。”

楚瑜视线在楚明达的右手和滕波涛肩膀上打了一个转,忍俊不禁。

两个小时后,兄妹二人带着一辆崭新的飞鸽牌女式自行车归来,在小区空地上展开教学。

*

新买的生产线成功启动,这一周来忙得脚不沾地的秦燃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他是靠运输挣到的第一桶金,自然而然涉及贸易行业,在不同区域低买高卖各种产品赚取差额利润,只产品都是别人的,命脉不掌握在自己手里,秦燃心里总归不踏实。所以市里这家鞋企一传出破产清算的消息,他便动了心思,劳心劳神弄到手,这年头没有卖不出去的产品。至于这家鞋企破产,关键问题出在管理制度上,这也是很多国企都有的毛病。

李建军看看他发青的眼底:“燃哥,你回去休息吧,这里交给我们就成。”

秦燃捏了下眉心,他的确需要休息休息,便道:“行,这里你们看着点,有事通知我。”

叮嘱两句,秦燃离开,他都没自己开车,怕开着开着睡着了,而是找了个人送他回小区。

“这里停,前面不好转弯。”秦燃拉开车门下车,挥了挥手让他走。刚转过弯,就见一人一车七拐八扭迎面冲来。

“走开,快走开!”楚瑜大惊失色。

秦燃一把控住车头,来了个稳稳当当的强制刹车,惯性下楚瑜脑袋磕上秦燃肩头,鼻子首当其冲,当下生理性冒出眼泪花。

秦燃一手扶车,一手扶住不稳的楚瑜:“没事吧?”

鼻子酸痛不已的楚瑜眼里汪着泪,盯了一眼他肩头,鼻子都要撞扁了,口是心非:“没事。”

“让你转弯你怎么不转啊!”追上来的楚明达咋咋呼呼。

双脚成功着地的楚瑜恼怒:“你怎么招呼都不打一声就松手,我差点就摔死了。”

楚明达理直气壮:“我要是打了招呼你还敢骑吗?自行车不都是这么学的,对吧,燃哥?”

秦燃看一眼双眼湿漉漉的楚瑜,瓷白的脸因为运动泛着粉色,瞧着还怪可怜的:“学车得胆子大,不过阿达你耐心点,你妹妹又不是你皮糙肉厚不怕摔。”

楚瑜彷佛有了靠山:“听见没,听见没!耐心点!”

楚明达撇撇嘴:“女生就是麻烦。”无意间发现秦燃面上疲色,“燃哥我看你好像很累的样子。”

楚瑜也发现了,看起来像是好几天没睡好似的。

秦燃笑着道:“最近事有点多。”

楚明达老气横秋一叹:“那你可得注意身体,你赶紧回去休息吧。”

“你们小心点,别摔着了。”秦燃如是一说,提脚离开。

秦燃回到家倒头便睡,中途被饿醒,抬起手腕一看,将近七点,起床洗了把脸下楼觅食。小区西门外有一家两口子经营的饭馆,店面不大,厨师手艺却不错。

刚走到门口,各种食物浓香扑鼻而来,勾起食欲。秦燃环顾一圈,居然没有一张桌子空着。

“欸,燃哥。”百无聊赖东张西望的楚明达看见了进门的秦燃:“这儿。”

秦燃走过去:“这么晚才吃饭。”

楚明达一指楚瑜:“得意忘形狗啃泥,卫生所一小时游。”

“你才狗啃泥。”楚瑜踢一脚楚明达。

楚明达龇了龇牙。

秦燃视线落在楚瑜包着纱布的左手上,眉头微皱:“摔了?”

楚瑜轻轻地摸了摸纱布:“破了点皮,还好是左手,不然都没法写字了。”

楚明达:“……”不该是惋惜怎么就不是右手吗?他们果然不是一个物种。

秦燃不由笑。

这时候,老板娘拿着记菜的纸笔过来,熟稔招呼:“好一阵没见你了,今天有陈皮兔肉,老林在锅上炖了一天,入味的很。”

秦燃便道:“那来一份,”又问楚明达,“你们点了什么?”

楚明达:“笋干老鸭汤,辣椒炒肉,香菇青菜。”

秦燃看向楚瑜:“能吃辣了吗?”他记得小姑娘不会吃辣来着,一点辣都不沾,不知道过了两年学会没?

楚瑜不好意思的摇摇头:“不能。”

大大咧咧的楚明达压根就没留意到话里内涵,‘能吃辣了吗’和‘能吃辣吗?’ 那意思可不同着呢。

楚明达嘲笑:“她是一点辣味都吃不了,前天早上买了一个萝卜丝包,就咬了那么一小口马上吐出来了,还吨吨吨喝了一大碗豆浆去味。萝卜丝包的那点辣也叫辣。”

楚瑜还挺委屈:“萝卜丝包里面为什么也要加辣椒,我以前吃的都不辣的。”

楚明达:“我们大江城无辣不欢,懂?”

经历过萝卜丝包陷阱之后,楚瑜懂了。

“我们这吃辣是比较厉害,”秦燃笑看着墙上的菜单,“再来个木耳肉丝,红烧排骨,做的时候锅多洗两遍,可别把前面的辣味留下来。”

“成,”老板娘打趣楚瑜:“来了我们江城,小姑娘可得学起吃辣来,不然最好吃的都吃不了。”

楚瑜笑着点点头。

等上菜的空档,楚明达去柜台上拿了一瓶北冰洋橘子汽水,要了三个杯子一人倒了一杯。

“燃哥,你什么时候回村里?”楚明达随口问。

秦燃挑眉一笑:“怎么,有脏衣服要我给你带回家?”

楚明达倏尔红了脸,叫起来:“怎么可能!”把脏衣服让秦燃顺手带回去这种事,咳咳,他的确干过,这不是冬天的外套他洗不干净吗?

楚瑜顿时投以鄙视的眼神。

“干嘛干嘛呢,是谁第一次洗衣服差点把家给淹了。”楚明达反唇相讥。他不会干家务,楚瑜前面得加个更字。

楚瑜骄傲:“我现在已经学会了,洗的比你干净。”

楚明达:“可把你牛逼坏了。”

楚瑜哼了一声:“总比某人懒得要死,连鸡蛋都不煮的人牛。”

这又是楚明达一大把柄,他妈觉得自家鸡蛋有营养,每次都给他准备一篮,让他每天早上煮两个,为此还特意买了一个电饭锅。然每天早上他上学都像打仗,从起床到出门五分钟以内搞定,哪有那时间煮鸡蛋,所以他都是晚上煮两个保温保在那。保持了一年半的习惯在楚瑜到来后打破,她起得早,起来第一步就是洗三个鸡蛋扔锅里,然后慢条斯理洗漱再叫醒楚明达。

秦燃笑眯眯看着兄妹二人大哥笑二哥互相揭短,喝了一口汽水,可真热闹啊!

经此一役,楚明达到底没好意思把外套捎回家,苦哈哈地搬了个小凳子进卫生间,左搓搓右搓搓,搓的整个人都热起来,也算是因祸得福了。

而住在隔壁的秦燃乐呵呵地饱餐一顿,上楼后一觉睡到天明,随后开车返回李家村。

进了村,远远的看见一群人围在李万国家门口。

闹闹哄哄一群人,人群中央的是李万国家的五丫,她手里举着一把镰刀,与她对峙的是李老太和刁翠兰,两个人脸上青一道红一道的十分精彩。

“哪门子的道理,让隔房的侄女洗叔叔婶婶堂兄弟姐妹的内裤。”怒不可遏的五丫挑起破了洞的条纹女内裤甩出去。

“诶呀。”村民像是躲瘟疫似的散开,又瞅瞅臊红了脸的刁翠兰。

四面八方的视线针扎似的,刁翠兰恨不得挖个洞躲进去,又恨不得上去掐死五丫,可死丫头拿着镰刀,刚才她就差点被砍到。

“不是……”刁翠兰咬着牙解释,却被五丫打断,她怒火冲天地瞪着刁翠兰:“你们三房简直欺人太甚,用的最多,干的最少,连内衣内裤都让我洗,你怎么不让我给你们洗屁股啊!”

哄一下,人群笑开了,几个二流子还别有深意地盯着刁翠兰丰腴的臀部。

“你胡咧咧个什么,死丫头反了天,反了天了!”李老太气得直打摆子,深恨家里男人不在,不然哪由的这贱蹄子闹他们个没脸。

“我是不是胡说,全村人都有眼睛,这些年三房是怎么作践我们大房,你又是怎么偏心的,合着就三叔是你亲生的,我爸是抱来的。”五丫气不打一处来,伸出红肿溃烂的手又扯扯衣服,“我就没穿过一件不打补丁的衣服,我的手都烂的能见骨头了。可李瑞雪呢,打扮的花枝招展,跟个娇小姐似的,他们三房还养了五个上学的儿子,三房两口子好吃懒做,哪来的钱,都是我爹娘做出来,二叔姑姑还有我姐姐他们拿回来的,他们三房就是一群吃人肉吸人血的寄生虫。”

五丫越想越炸,她本不是李家五丫,她是李梧雅,来自于三十年后,边玩手机边走路,倒霉催的掉进了下水道,天杀的偷井盖的缺德鬼。回过神来就被人从冰窟窿里捞上来,成了爹不疼娘不爱备受欺凌李家五丫。

万万没想到的是,她不是穿越而是穿书,她穿到了早年看过的一本年代文里,还是个没出过场的十八线都算不上的配角。

说实话,刚穿过来时,她还有点兴奋,谁还没看过几本穿越文,尤其是这两年流行的穿书文,最经典套路:斗极品分家考大学嫁高富帅创业致富走上人生巅峰。

然而,三天不到,她的兴奋劲荡然无存,他妈的,这是人过的日子吗?

这李家人简直是极品中的战斗机:李老头是个怕老婆的窝囊废,李老太偏心眼不讲理,李老大窝里横儿子奴,何桂花欺软怕硬,这四个人还有个共同点,重男轻女到令人发指,压根不把原身当人看。李老三游手好闲,刁翠兰尖酸刻薄便宜占不够,李瑞雪没有公主命却有公主病。

世上怎么会有如此极品的一家人!!!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缘浅无痕老公的小三来找她了

    嘈杂昏暗的酒吧里,震耳欲聋,俊男美女,疯狂扭摆着自己的腰肢。一位性感的钢丝女郎,风骚地扭着纤细的柳腰,媚眼勾魂,随着舞动,胸部也跟着在一晃一晃的,惹着男人们两眼发直,目不转睛,有人吹口哨,有人呐喊,想引起台上那位性感女郎注意。跳着跳着,钢丝女郎突然一个飞吻,现场更加的热烈。但是酒吧台上,同样也有一位

  • 重生之超级动漫帝国第三章在线阅读

    第三章极品双戒之龙凤魔环馨儿牵着紫陌的手一步步的向前走着,而紫陌却心不在焉的想着什么...偶尔低下头看了看手上的那枚散发着淡淡蓝光的戒指,一言不发的跟在雪馨儿的后面。似乎市集里来来往往的喊卖声一点都影响不了他的思考....走在最前面的雪馨儿似乎发现气氛有一些沉寂便回过头来看了看有些心不在焉的紫陌,灵

  • 重回高一在线阅读第1章

    我走在马路上,心情很是郁闷,抬头看了看天空,阳光很刺眼晃得我眼睛都睁不开了,我连忙低下了头,用手揉着眼睛,眼泪顺着眼角流了出来,我有些不解,不知道是阳光太刺眼的原因,还是我真的哭了。我叫邵校,一个普通的高中生,就在几天前,我们班有个叫金壁辉的,在教室里领了四五个人二话不说上来就揍我。这个金壁辉经常欺

  • 总裁的绝对计划在线阅读第4节

    我合起书本,抬头看,是一个大概三十岁,长相一般的男人,唯一不同的是他的眼神带着些许忧郁,这倒是某些女人喜欢的类型,“哪里,我该感谢你的热情款待。”“热情款待?”冯绰绪有点疑惑,他不记得有叫人招待过她。“那躲在草丛里的几个人不算吗?被人用枪指着的滋味可不好哦。”“你知道做我们这行的危险是很高的,他们只

  • 无双城主在线阅读第5章

    “大言不惭!今天就让本少好好教教你,什么叫做才高八斗!”张开硕冷冷喝道:“现在,还是先说说你要是输了怎么办?”“跟你比?我没想过会输!”聂煜晨的眼角闪过一丝狡黠,然后一脸平静的说道:“我倒是想知道,如果这场比斗,你输了又该如何?”“本少爷会输?哼!如果我输了,我就做你一天的跟班,唯你聂煜晨马首是瞻!

  • 顾得汀芷兰人善人欺

    “咣当”,两辆自行车在马路上撞在一起。丁剑哎哟一声和他的自行车同时摔倒在路面上。“小剑……”丁杰慌忙跳下自行车,大叫着去搀扶自己的兄弟。“骂了隔壁的,骑车怎么不长眼啊!”对面那个仍然骑跨在自行车上的人开口便是句脏话。“哎!你怎么骂人呐?”丁杰扶起丁剑,扭脸质问道。那人是个二十来岁的小青年,留着长长的

  • [西游白蛇]空即色色第一章在线阅读

    紫月城,一片死寂,城市上空挂着一轮巨大而朦胧的紫色月亮,发出淡淡的紫色月光,笼罩着整座城市,依稀可见城中有许多人影,却全部伫立不动,彷如死物。寂静……诡异的死城。突然,死城中有一处光芒大放。是城市广场的传送门,一阵光芒闪烁之后,显出了五个人影。三男二女,一个是身穿白色镶金边法师袍的瘦小男子,手握比他

  • 鼬的妹妹观察日记在线阅读第1节

    楔子雨下得越来越大,像是挽留一场沉淀千年的孤寂.陌浅汐看着这一版沉重的雨水,提着缀有流苏的裙摆飞快地跑过天桥,她在想念某段时光的掌纹,想念那个站在来路也站在去路的让她为之牵挂的人,而这样浓重的雨仿佛并不能阻止她想去菊花海的冲动.潜意识里,她感觉到那里有着她等待的人.是的,树等花开,陌浅汐在等暮冰祁.

  • 颤抖吧,魔王哥在线阅读第四节

    (3)龙威本看着挣脱铁链站起来的龙类,龙类却只是用它绿金色的瞳孔轻轻瞟了他一眼。工作人员们架起本就死命地往外跑,一个人在跑的同时还不忘把门关上,“咚!”大门紧闭。“哗啦!”一只长着漆黑鳞片的爪子像用刀子划豆腐一样划开了铁门。本终于回过神来,他大声喊着:“快,把4号大门封锁!”一个工作人员打开一个玻璃

  • 小鸾枝婚礼的日子

    林夕微看着手机发呆,心口钝疼,哥哥在,该多好,也许她就不会这样无助。可五千万不是小数目,就算她哥哥拿的出,苏绍儒也不会同意给她。她舍不得哥哥给苏家没日没夜的劳累。“林小姐,你醒了,要吃早点吗?我熬了小米粥,你要不要用点,宋先生还要一个小时后才到。”佣人低声询问,中规中矩。林夕微望了一眼天气,深深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