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玄幻小说 > 正文

洪荒三国之无双战神在线阅读小镇

2021/6/11 4:26:19 作者:煮酒问苍天 来源:飞卢小说网
洪荒三国之无双战神
洪荒三国之无双战神
作者:煮酒问苍天来源:飞卢小说网
刀尖上的舞者,追逐十二年前的羁绊,重生回被无双智脑统治的三国时代,却发现自己成为了曹操的儿子曹凡!曾经错过的女人,我要夺回来!曾经失去的兄弟,我要抢回来!曾经伤害我的人,我要全部杀掉!换一套神装,跳跳舞,杀杀人,成就王图霸业,更成就无双战神之名!(纯爽文,全处全收!带你重回那个美女成,猛将如云的年代!)(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从高空鸟瞰,无边的沙漠里很难得有一小湖,呈月牙形,故不知从那个年代起,这湖就有了个名——月牙湖。

湖边没有路,只有荒凉的沙漠,不知从什么年代起有人给这没有路的地方硬着陆般起了个路名,叫丝绸之路。

绵延一万二千公里的丝绸之路,诞生于人们对味知世界的渴望。它是东西方最重要的经济动脉,从东方的武蓬国一直延伸到西方的凯撒海沿岸,将商品,思想,信仰向世界各地散播。世界最伟大的文化在此交汇:北冥,古兰,波可,美索不达米亚,山穹……。在金钱与利益的驱使下,人们自发地在月牙湖的北边,靠湖建了一个小镇。无数人走过或者逗留在这里:商人,僧侣,道士,使臣,探险家,土匪流寇……。

小镇在名誉上属于武蓬国的领土,然而由于地处偏远,这里没有任何政治势力介入,是一个自由之镇,交易免税,生死自理。

逗留在小镇的人都有两个共同点:一,贪钱 二,不要命。这些人基本上也只有两个结果:一,挣到了钱 ; 二,丢掉了命。

今天,天气有点好。阳光普照,吹柔和东南风。小镇北大街上飘起稀疏的沙尘。燥热的空气让整个空间看起来有点扭曲。一间二层木楼的屋顶横出一根望竿,吊挂着一面“赌”字大旗,绣旗迎风飘荡,极力招揽着浑身都散发出贪婪气息的路人。这便是福隆赌场,老板人称沈老大,既开赌场又放阎王债……

“呼”的一声,赌场门口突然横飞出一个身影,身影落在大街中央扬起了一阵尘土。尘土散去,可以看到躺在地上那个人嘴角溢血,双眼发白,显而易见这已经是一具尸体。尸体横陈在路的中央,行人没有一个去留意他是死还是活。小镇每天都会有人死去,路人见惯不怪。

一个时辰后,尸体旁边很难得地来了一个人,一身古铜色的肌肤,正抵御着垂直暴射下来的热毒日光,微风轻轻吹起的长发,映衬出他面上的坚毅。此人叫龙营,岁月的蹉跎把他那只有十**岁的身量与筋肉铸成看上去象二十多岁的格局。他就象棵挺拔的小白杨,坚壮,沉默而又有生气地扎在这个小镇,艰难地对峙着这里的一派贪婪与世态炎凉。看着脚下的死尸,龙营用右脚一勾一提,尸体被挑起到半空,稳稳地落到他那直硬的宽肩上。赌场的把门汉,随手扔来二两碎银,龙营手掌在空中一开一合拿着银两收入怀中,扛着尸体就走。

每天顶着风沙烈日由东到西,由南到北靠帮别人搬尸体为生。龙营三年的豆蔻年华就这样卖了出去。随着身体的成长,心头上那一腔热血冲击着多年的沉默,他的智慧与潜能开始蠢蠢欲动,最近他有了自己的打算。

狐狗子二十出头,长着一双鬼灵灵的眼珠子,一条三寸不烂舌配合起那副薄薄的嘴唇,能吹出千万朵花儿。狐狗子的职业非常对得起老天赋予他的那副好嘴舌。他靠嘴舌打探消息同时也能靠嘴舌把消息卖出去。如果有需要,谁身上长了几根毛?他都能帮你弄清楚,关键是钱的问题。看着龙营在远处扛着尸体走过来,狐狗子脸上露出一副别人看着亲切,只有他自己知道是虚伪的笑容,迎了上来,笑道:“你叫我留意的事情,现在有戏了”。

龙营问:“在哪里?”

“红丰武器店,今早刚进了一把好弓,听说是上古神弓,两端合起,形同一根黑木,威力惊人,开价1000金。”

“卖出了吗?”

“这般好兵器,那里敢明着卖,他们怕遭抢。只在暗里卖,现在还没卖出,估计用不了两天就会被人弄走。”

“砰”龙营把肩上的死尸扔到地面,转身就往回走,后面传来大骂声:“天杀的搬尸小鬼,快把尸搬走,不然就弄死你。”

“等下就过来搬走”龙营话罢,继续往福隆赌场的方向走。

赌场环境吵闹,不断能听到很多骂人的脏话,空气里弥漫着汗味,旱大烟味,酒气味。少年进来后就直奔二楼,守在楼梯的一大汉见龙营冲上来,就哼了一句:“小鬼,你怎么还没死”。少年抬起大脚就往大汉身上送,嘴里喊着:“闪,有急事找沈老大”。大汉错身闪开了少年的一脚,道:“在书房”。

书房里布置的风格很粗犷,墙上挂了一些野兽的头骨和图腾。满面胡子剃着光头的福隆赌场老板沈老大坐在一张垫着虎皮的靠背椅上。左手拿着个西洋镜(放大镜)在鉴赏着右手拿着的宝物。沈老大抬起头瞅了一眼龙营,又继续他先前的动作。龙营开口了:“沈老大,借我一千金”。

沈老大冷漠地回了一句:“时限十五日,利息20%,迟一天还,砍一根手指,要就去帐房拿”。

龙营点了点头,就往帐房跑。等少年离开,沈老大突然想起了什么:“那穷小子刚才问我借多少钱?一千金!我靠,我怎么会答应他的?"。情急之下,站了起来要去阻止帐房放贷。心头一转,出尔反尔不是自己做事的风格,最后还是坐下来,吩咐手下盯紧龙营,别一不留神让他溜掉。

龙营提着高利贷来的一千金,飞步走出赌场,往南大街奔去。来到红丰武器店的柜台。柜台面“砰”的一声多了一袋东西。以这店老板的经验不难听出,这是金条才能发出的脆响。

“搬尸的!要什么?”老板问道。

“老赵这里一千金,要今早你们进的那把弓”。

老板犹豫了片刻,打开了钱袋确认数目后,往后屋走去,再走出来的时候,手里多了一根一尺多长的黑木。龙营接过黑木转身离开。

扛上刚才扔下的那具尸体,来到小镇西面8里地的一个沙丘上,沙丘上堆满了森森白骨,腥风阵阵,这就是小镇的尸体堆放场。

龙营用左脚踩着一副骸骨。确定着力点后,仰望着万里无云的天空,努力地寻找着沙漠秃鹰的影子。

因为这里不断有尸体堆放,所以引来了很多喜欢吃腐肉的秃鹰。于是这里就成了镇里人的弓箭练习场。

很快高空多了一个黑点。龙营第一时间,从腰间拿起那根刚用一千金买来的黑木。

用母指在黑木的头端一按,末端立刻分了开来,这是一副非常精巧的弓箭。龙营熟练地搭上箭瞄向黑点。

高空上的秃鹰明显发现了地面有人要对它不利,不过它没有表现出惊恐。因为凭它的经验,自己现在所处的高度,是安全高度,箭是到达不了的。

所以这秃鹰不停在空中盘旋着,没有一点要离开的意思。似乎在嘲笑着地面的那个笨蛋箭手。经验是宝贵的,但它不是判断事物的唯一标准。可怜的秃鹰,今天是它最后一次用自己的宝贵经验来判断事物了。

“嘶……”羽箭离弦而出,以肉眼看不到的速度向秃鹰射去,弓弦震动发出的声音还没有消失,黑点就象滚车轮般向地面作自由落体运动。

弓合起后,与根黑木没什么分别,木身刻了两个古体字。龙营认识字,但他不认识这两个字。因为他是古体字,古到在人们的知识范畴内,都没有这两个字出现。可想而知这副弓经历了多少风雨,穿越多少年代。看着自己手上的这把好弓,龙营欢喜之余,带着忧虑。三年多以前,龙营道听途说这沙漠小镇遍地黄金,他就历尽艰辛来到这里。来时目的很单纯,为了告别贫穷。来了小镇后,龙营每每承受着生存的压力。后来才想到帮别人处理尸体来维持生计。在小镇经历多了,他也明白这小镇确实是遍地黄金,但那些黄金全都是强者的游戏筹码。为了拥有财富别无他路,只有让自己变强,拥有一把好弓是能让他变强的最快途径。然而三年来,他的汗水撒遍了小镇的大街小巷,纵然每天顶着风吹日晒,勒住肚子省吃俭用,也挣不够买副弓箭的钱……。最近他为了改变自己的人生,给了狐狗子三两金子,找到了这黑木弓,在沈老大那里借了阎王债。 阎王债就是还不了钱就要还命的债,龙营一点也不敢马虎,在向沈老大借钱之前,他已经想好了还钱计划。

自古以来快速拥有财富的方法只有四种:偷,抢,骗,赌。“赌”是龙营还钱计划里的第一个。

回到住处,龙营在院落的大树旁挖出了这三年来靠帮别人搬尸体挣来的全部积蓄,一共280金。

龙营毫不犹豫地提着钱袋来到福隆赌场。挤开了人群,来到赌桌边一个不错的位置,注视着庄家手上的骰盅,龙营极度冷静。

庄家的骰盅已经开合七次了,骰盅里有三颗骰子,四局开大,三局开小。旁人看龙营占了个这样好的位置又不下注,开始有点恼火。龙营毫不理会旁人的眼光,继续注视着那一开一合的骰盅,脑子里不断在搜索着各种赌博技巧,可是一直都没有想出一个技巧来,原因是:这是他第一次参与赌博。

第八局,庄家惯例地吆喊着:“买定离手……”。突然赌桌面多了一只手,只听见龙营大喊:“等”。这时全场人都把目光往龙营身上投。只见龙营把整袋金条往“小”字处一甩。嘴里说道:“二百八十金,买小”。

庄家停了一下后,又重复道:“买定离手……开…………二二四……小”

龙营紧皱的眉头一松,按照赌场的赔率,他这把连本带利拿了四百五十七金。

赌局继续,但龙营没有继续下注,他只是再次冷静地注视着庄家的骰盅。赌徒们这时候都用奇怪的眼神打量着这少年。

半刻钟过去,这已经是龙营进来赌场后,开出的第十三局了。他再次出手把四百五十七金推到了“小”字处。

今天绝对是龙营的幸运日,他竟然又买中了。旁边的赌徒们已经忍不住议论起来:“看这小子的架步,绝对是高手,出手快,狠,准”!

龙营听到有人用“快,狠,准”来形容自己,不禁有点高兴。因为“快,狠,准”这三个字确实是高手的标准。

赢到有九百多金了,离沈老大的债务还差两百多金。再押三百下去,赢多一次就够了。正打算押三百金到“大”字处。脑子突然一闪,借今天运气好,何不把自己一直想开店铺的本钱一起赢过来。多想无益,他的潜意识告诉他要“快,狠,准”。九百多金,全部往“大”字处一推。这下好了,眼见这小子“豪”到这种地步,全场开始炸锅。

能达到“快,狠,准”的是高手。这是人们的共识,当再次看到龙营将所有的金押了出去。这个时候,在场的赌徒也一致达成了一个共识——这小子是“高手”!

既然是高手就意味着这一局一定如高手所料,会开出“大”。跟风是一种潮流。只见赌徒们倾尽所有押在赌桌的“大”字处,赌金开始几何级数增长,直至那几乎一平方大的“大”字被金条淹没。在这里基本可以判断人其实是很疯狂的动物。

庄家看着桌上差不多近十万两黄灿灿的金条,额头不断地冒冷汗。在这个小镇没人敢在赌桌出千,公平就是这小镇大家默认的守则。不守规矩者,随时会招来杀身之祸。作为赌场里的一个“荷手”一局输掉老板十万金,那样的后果不是开玩笑的。不冒冷汗,才怪!

赌徒们见庄家紧张了,本已经炸了锅的场面变得更加不可以收拾。众人大声吆喝:“开来见老子,开……开……开”!

庄家用颤抖的手往骰盅伸去,全场开始寂静无声。大家像是在期待自己的下一刻就可以获得重生,告别贫穷,走向富裕……

庄家这时候心里已经盘算好,如果这局失手开出“大”,他会用尽平生所学的轻功,第一时间消失在这里。否则沈老大不会给他什么好果子吃。

在万众期待之际,骰盅打开了……。开出的结果令赌徒们个个目瞪口呆,而庄家用很亢奋的声音吆喝:“一,二,三,开小”!声音由耳朵传进赌徒们的脑里,大家一阵眩晕。接下来整个赌场再次炸开了锅,“靠”“狗日的”“**,你是不是出千……?”全世界的粗言脏语都在这刻迸发。这就是赌博的魅力,它可以在短时间内就将一个人送上天堂,这时候你亢奋,膨胀,激动。这没有人怪你,因为赢了钱。但赌博也可以一棍把你从天堂打到十八层地狱,这时候你无助,心灰,懊悔。这也没人怪你。只有你自己怪自己。因为你失去了本该拥有的,甚至连本来没拥有的也可以失去。

待赌徒们的情绪平静了点,就已经有人在找龙营这位少年“高手”。找他也不是为了什么,只是想毒打他一顿出气。

龙营在赌局结果开出,众人还在发呆的那一刻,就已经离去。这样的结果在他看来虽然是意外,但这样的意外不足以让他站在原地发呆。他现在要做的是要想出个方法找到钱。他很清楚发呆只是在浪费时间。

龙营回到住处,住处有一个小庭院,庭院里有颗白杨树。在干旱的沙漠里很少树种能生存下去,白杨是其中的一种。小庭院的白杨树下有一大圆石,每当龙营需要思考,都习惯坐在这圆石上。今天也一样,坐在圆石上深深吸了口气,双手揉了一下双眼,放松一下因为刚才赌博带来的紧张,算计着如何弄钱还债。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爱在孤城情不语在线阅读第八节

    楚母张素娥是农村出生,过惯了苦日子,后来随着楚世杰大学创业的成功,便将他们二老接到了a市,张素娥也算是过上了富太太的生活。要不是楚世杰告诉她,夏雨溪是有钱人家的女人,对他以后的事业会有帮助,这门婚事她说什么也是不会同意的,看夏雨溪那瘦弱的身材,屁股也不翘挺,肯定在生孩子方面也是不行的。“妈,我没有逛

  • 念念不忘你在线阅读第三节

    沐婉婷没有错过她眼里的那一丝得逞,眸色一冷,换做是以前,只怕自己早就一个巴掌扇过去了。但是现在,自己普通的职员,没有姜夫人这个身份,什么也不是。她压下心头的怒气,转身离开。何蜜蜜和叶子媚见她不还手,两人对视一眼,何蜜蜜猛地抓住沐婉婷的头发,用力的一扯,用手里端着的红酒从她的头顶浇下。一杯红酒顺着她的

  • 西游之白龙在线阅读第十章

    面对案子的时候,江未晚的行事风格很成熟,很专注,顾执看着这样的江未晚,忽然就有些走神。顾执站在人群里,装作围观的群众,但他和江未晚的距离并不远,似乎是很担心江未晚会出事,顾执的视线一直落在江未晚的身上。谈判人员是在十分钟以后赶到的,顾执冷笑一声,不禁嘲讽起他们速度。谈判到一半的时候,一个抢劫犯的儿子

  • 爱情公寓:我才是主角在线阅读第8节

    因为之前的交涉,两个公司决定在墨氏商讨具体的合作内容,因此洛惜一大早便带着相关的人员去了墨氏。墨寒在看到洛惜的时候微微一愣,大抵是没有想到她竟然是这项合作案凌氏的负责人。这样看来,她昨晚和凌辰轩一同出现在晚会上也就解释的通了。“墨总您好,我是这个项目的负责人洛惜,没想到这么快就和您再见面了。”洛惜伸

  • 盛宠替身千金在线阅读第5章

    不光是宁老师,几个英语好的同学也向二毛伸出了援助之手。当然,这都是宁老师安排的。他们给二毛辅导英语,二毛给他们辅导数学。谁让二毛的数学在班里数一数二呢。这是宁老师发明的“结对帮扶”学习法。二毛最喜欢和孙婷婷结对。孙婷婷是学习委员,除了学习好自然没得说,性格也忒好,男生女生都喜欢和她交往。其实最关键是

  • 你们拜堂我飞升在线阅读第7节

    借着朦胧的光亮,看着月光满满的倾泻在落星阁的屋顶,以及千年难见安静的街道,还有身为罪魁祸首的那张黑色面具。更加令慕容白天怀疑的,则是凤凰锁,发生的所有的恩怨,直觉告诉慕容白天都是围绕着它轮番上演。就像被排版好的文字,安然躺在那,等待着逆来顺受。而凤凰锁,慕容白天只是感觉和它的遥遥无期和陌生。甚至有些

  • 你相信么在线阅读答应代孕

    回到家,管家似乎早就知道她会回来一样,在门口等着她。“小姐,你可算回来了。”“陈伯怎么了?”陈伯在苏家已经大半辈子,虽然名为下人可她和父亲从来没有把他当成下人看过。苏暖拉着陈伯的手,心里有了一丝隐隐的不安。“老爷,他……”进了屋,父亲正坐在沙发上,眼睛红肿,面容憔悴,一夜之间他似乎苍老了许多。“爸,

  • 成为病弱小姐的心尖宠(Gl)第九章在线阅读

    掌声停止之后,老师说了一些赞扬我的话便开始进行接下来的课程,可是我却无法专注的听他讲课了,我的手心里紧攥着陈希恒的纸条,我不敢承认我的心跳很剧烈,因为我害怕这又是一出新的恶作剧。我的理智和情感在激烈的碰撞,在火花中下课铃响了,丁宥铭忽然转身问我和马梵借面巾纸,我在短暂的错愣后拿给他,他道声谢谢后便出

  • 复仇天使爱上你在线阅读战成名

    传言,他以十二岁之龄,一天之内挑了嵩山派、渭水楼,洞庭盟三大总舵,灭敌数百,一战成名。传言,他风-流成性,贪-淫,曾在秦淮包下一艘画舫足足半月,每日有十数名当红名-妓应邀入幕,出来后,个个神色委顿,但眉梢带喜。传言……然而,此时,在京城府尹的大牢里,安盈并不知道那些传言,她也不知道他叫百里无伤,安盈

  • 穿越之时空错爱在线阅读第10节

    郑宵轻笑。“钱和女人,这是所有男人都想要的,你现在在这里耍威风,没有丝毫的用处,只能说明你无能。”郑宵说完还没等着张子豪回话,他便上车走了,张子豪的拳头死死地攥住,他一直在犹豫,如果自己打出来那一拳,那么白兰兰以后该怎么办。车,朝前行驶,郑宵的心里,倒是有些起了波澜。这个白兰兰,本事不小,竟然都敢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