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情爱 > 正文

只云爱矣在线阅读第六章

2021/6/11 5:48:54 作者:张咋了 来源:晋江文学城
只云爱矣
只云爱矣
作者:张咋了来源:晋江文学城
叶芷恐男,唯独觉得顾恒匀有安全感。顾恒匀第一次见叶芷便喜欢上了,于是开始默(慢)默(慢)守(套)护(路)。是一个自愿退役的空军蜀黍转去警局当特种兵,并且在家人助攻下开始追两年前在医院见到的医学生的故事。

第八章 帝师的高徒只会砍树

“学生有疑义,不知当讲否?”一个不合时宜的声音自那群已经录取的学员中传来。“哦,这位学子,你有何疑义,但说无妨。”徐长老微笑着望向那个学子,温和的说道。“长老,学生夏庭昭,来自凤仙郡,告示书写今年文武两系招收三百人,迄今只招收了两百八十九人,难道那十一个名额是准备给台上的十一位未经过考试的学子吗?这样是不是有失公允?”徐长老回首看了我们一眼,“夏生,你这个疑问就由两系的长老向你解答吧。”夏庭昭的疑问已经引起了所有考试学子的共鸣。欧阳敏敏向前一步,双手向下压了压,制止了下方的喧闹,“洪阳郡祝焱轩,十八岁,洪阳郡应届解元,文采非凡。肃宁郡张明,十六岁,师从当今琴艺大家妖仙,十五岁艺成之时,奏响名曲《凤求凰》,引百鸟齐鸣,萦绕三日不散。连山郡吴飞,十九岁,著书《列仙传》旁征博引皆有剧可考,洋洋洒洒数百万字。皇城禹明阳,十九岁,虽出身皇族,却矢志报国,十六岁时随使团出使申国,面对魔都文缘馆百人诘难,引经据典,舌战群魔,驳得魔都文人见其掩面,惶恐避让。十八岁时仅带侍卫四人架小舟远赴中立区被海贼陈顺子占据的第二大岛‘陷阵岛’,迫使陈顺子无条件释放被其扣押的我朝商人一百三十二人,并返还货物物质十船。”欧阳敏敏说完瞟了一眼夏庭昭,向后退到了徐长老身后。我看到夏庭昭面色不变,心想他也是个清高之人啊。这时静下来的众学子一起看向了张传峡长老,张长老清了清嗓子,卖关子似的向前踱了一步,“洛川郡李逸辰,二十岁,洛川郡王英杰十八岁,此二人年幼一起拜师‘洛川剑仙’郑宏远,艺成后,二人结伴出游,一年内剿灭强匪百二十人,缚送官府五十七人,被喻为‘洛川双杰’。北地郡韩蕴娇,十八岁,自幼随其父北地郡郡守韩耕戍抵御草原马匪,十七岁时升任哨长,在巡视广源县北之时,偶遇纵兵劫掠北地百姓的草原悍匪之精骑百人队,遂自领本队轻骑兵二十人杀入敌阵,斩其百夫长,挟其头而归,二十一人去,二十一人回。自此草原匪众唤韩蕴娇为‘罗刹仙子’。云谷郡张锐,十八岁,十六岁时独自一人执双短刺,入郡内横山府背云县黑水潭,绞杀潭内害人无数的双头蛟,全身而归。西江郡李新明,十九岁,师从‘枪王’谢玄朗,为其关门弟子。手中长枪出神入化,西江郡当届武选解元。皇城慕容依雪,十九岁,慕容家当代传人,靖南伯,当朝唯一女伯爵,清月山掌门清仙子首徒。”听着他们十人的履历,我下意识的向后退了退,汗颜啊。张长老看了看我,没有出声。台上台下的学子都看着我,已经列队站在观礼台附近的几百个步战士也在看着我,一种无助的感觉刹那布满全身。完了,要丢人了,那个可恶的徐长老为什么让我免试,为什么要我和这十个怪胎站在一起,他为什么…

“这个,我来说吧”徐长老向我招了招手,我硬着头皮走到了他的侧后站下。我的自尊告诉我,不能低头。我呼出了一口气,挺直了身体,目视前方。耳边响起徐长老的声音,“过往,十七岁,皇城镇北庄人,六岁习文,师从当今帝师刘士徽先生。”我好像没站稳,晃了一下。昨天还是留着山羊胡的学堂先生,今天上午的进士,现在的帝师,我的思维已经跟不上这个变化了。徐长老的声音继续着,我微微分开了双腿,这样能让我站的稳些,防备着再次听到让我震惊的事情。“六岁后习武,师从一位不知名的世外高人,修习独特的练体术,七岁能伐木,八岁会踏水。”说完了?…说完了。看着徐长老高深莫测的微笑,所有人张开了嘴。“过兄,既然你师从帝师,夏某听过一句圣人训育,想请兄台一同品评,不知可否?”又是那个多事的夏庭昭,看着他认真的模样,真想上去踹他两脚。我越看越气,胸口憋着一股无名火,脱口说道:“兄台,请用你的慧眼看清我所穿衣服的颜色,我考的是武系,文系我不会,你找别人品评去吧。”一片的瞠目结舌。谁也没想到,帝师的“高徒”竟然能这样回复一个文人提出的问题,还是在对方放低了姿态后。片刻后,被激怒的文系学子纷纷怂恿武系的学子向我挑战,我也很生气,也不是我愿意免试的,我要是也向他们那样考试,也能考好,又怎会有现在这样的尴尬,我简直成了众矢之的了。人群中的黄鹏宇焦急的示意我鞠躬道歉,我笑着摇了摇头,靳云则是低着头不看我。而台上的祝焱轩却是走到我身边,拍了下我的肩膀,对我说“过兄,从长计议,说些客气话吧!”我坚定的又摇了摇头,他叹了一声,转了过去,面对众人,用他纤瘦的身体挡在了我身前。“诸位兄台,过兄只不过是站的时间久了,话不过心,还请大家见谅,祝某在这里替他道歉了。”看着祝焱轩替我给他们躬身施礼,我真的很感动。“既然文系,过公子不喜,那么不如切磋一下武技如何?”,又有一个声音自台下传来出来。我先是向前扶起了祝焱轩,向他感激的点点头,然后看向说要与我比试武技的人,正是上午嘲笑靳云的阴鸷少年,看我没说话,他又接着说“过公子不要误会,我叫李强,洛川郡人,我已经被武系录取了,刚才在下只是替那些落选的学子鸣不平,过兄不像台上的十位学子有那样骄人的履历,所以在下对过兄的艺法持怀疑态度,如过兄真具备以上十人的学艺,不如让大家见识一下,也好让众人钦服。”。有这样带头的就有一批跟风的,那些落选的学子和一些觉着不公的学员也都向我发起了挑战,一时间“我与过公子试试手”,“请过兄赐教”的声音响彻考场。看了学院五个大人物不发一言,我拉住了正要向徐长老求助的祝焱轩,“祝兄,多谢了。”谢过祝焱轩,我面向徐长老躬身施礼,然后说道:“长老,既然大家都想向我挑战,说实话,这么多人我也应战不过来啊,累也把我累死了。我想用我自己的方法应战,您意下如何?”,徐长老点了点头,还是微笑着,示意大家静声,“你们不是要公平吗,这么多人向过往挑战也是不公平的,现在过往说要用他自己的方式向你们应战,你们同意吗”,“同意”,台下众人的声音真齐啊。看着下面把我看作软柿子而兴奋的人群,我压了压愤怒的情绪,走到台前大声说道“众位不是想看我独特的练体术吗,我就练一遍,有谁能在我练过后,觉得能在同时间内超过我,并且赢了我,算我输,我脱下学服走人。”“请赐教”,下面的几百人又是一口同声。我没看徐长老,我管他点没点头微笑没微笑,一步跃下礼台,人群自动分开一条通道,我抬头目视前方,从人群中穿过,来到考场边第一颗银杏树旁,拔出我的黑铁刀,回头冲着愣住的人群喊道“计时”。话音落,树倒,一颗,两颗,五颗,两百步的距离,六七步的远近就种有一颗碗口粗的银杏树,我随走随砍,路过、树倒,《巨力》辅助《断天斩》,记着师傅和我说的话,没到练到大成时不能使用神术,所以《巨力》我只用了能用的前五句的口诀,《断天斩》也只是一式,斜劈,就像是劈柴。我这样除非是秋岩国师那样的高人才能看出来我用的是术法,现在这里的人我估计没人能看明白的,因为他们已经把我的术法定位为特殊的练体术了。就在我要砍向第二排的银杏树时,一道人影带着风声飞掠而来,迅疾地挡在树前,“徐长老,现在计时呢,请您别耽误我时间。”看着面前一脸心疼的徐长老,我很冷峻的说道。“行了小子,回去吧。”强行的制止了我,回去的路上我胡乱挥舞着黑铁刀,这次人群给我让出了很宽的距离,我找到了那个叫李强的少年,在他面前顿了顿,看他满眼的惧意,我满意的笑了笑,跟在徐长老身后又回到了礼台上。徐长老当着众人,满意地拍了拍我的肩膀,“现在,过往有资格入选洛雨学院了吗?”,没有人回答徐长老的话,徐长老就这样一直微笑着看着众人。我怎么觉得,没人搭理他反倒是让我更尴尬呢。“蛮力而已。”是谁?声音来自台上,我扭头向那传出声音的地方看去,湖蓝束服的李逸辰,看他正在撇着的嘴角,我转过了身子,面向欧阳敏敏说道:“欧阳长老,学生…晚辈有一事不明,请您明示。”冷艳的女人侧着身子只是对我说了一个字“讲”。“《大禹律典》第二十七条明示,凡我朝臣民不得动用私刑,遇强盗匪人者应报与官府,协助官府剿匪、擒匪者奖,凡江湖中人遇匪不报官以游侠之名与匪互斗者,不奖励、不表注,未经官府定罪,致使盗匪死亡者,以私斗论处。欧阳长老,不知晚辈背的可算正确?”,说过后,我也没抱希望她能回答我。我又向“洛川双杰”的李逸辰抱拳说道:“李兄,不知你游历遇匪时可报官?你所剿杀的百二十人是否皆有官府定罪?你与强匪厮杀时可有官军在旁?既无官军在旁,又无官府公示被你剿杀之人之罪状,我可否视兄台为嗜杀之徒?”看他额头上青筋爆起,我又向另一位“洛川双杰”的王英杰抱拳微躬,“王兄见谅,并非小弟呈口舌之强,我师傅虽不是闻达大陆之高人,授之我的也不是通天大术,可是坊间百姓也知道视师为父的道理,之前皆因李兄辱我师门在前,才有刚才小弟的狂吠之言,还望王兄海涵!”。世人最敬天、地、尊、亲、师,李逸辰的一句“蛮力而已”让我牵强附会的说了这么一大堆的话,不等他接话,我又立刻向他的同伴王英杰请罪示好,打一个拉一个,更让他只有瞪眼的份。律法、人情都在我这,这个瘪够李逸辰吃一会了。看着王英杰面色稍微缓和,也向我点了点头,我向着他又拱了拱手,正要再说几句话拉拉关系,夏庭昭的话声又响了起来,“过兄,看你为维护师门技法尊严,不惜得罪已经成名的俊杰,这份对师门的忠诚,对师尊的敬重,夏某佩服之至。”瞅着台下向我抱拳躬身的夏庭昭,我咬着牙向他回了一礼,那个搅屎棍还向我笑了下。我忍不住了,“夏兄,你是在挑事吗?”。说完,我抽出了黑铁刀,看到他脸色骤变,向后急退,然而却被身后的人群挡住不能动弹,窘迫的样子让我心里的气也出了不少,看来这个家伙不是爱出风头之辈,就是罹患话痨之人。没功夫看夏庭昭出丑的憨态,我将黑铁刀双手平托至胸前,刀刃向外,向着台下众多的学子们说道:“刚才李兄说我使的是蛮力,诸位请看,我的刀无刃,再请诸位去看看那些树桩,每个树桩的切口都是一致的,留下的树桩高度都是一样的高矮。”。看着有几个好事的学子,急忙跑去用手比量着树桩,我将黑铁刀用力地插入刀鞘,然后不屑的笑了…你们量去吧,虽然我用的是《巨力》和《断天斩》,但是我练《穿神箭》和《迷幻》的时候最重要的就是眼力,用心神通过眼睛施展《迷幻》时,不仅要让看着我的对手瞬间失神,更是要用眼睛估算好距离,这样使出《穿神箭》 时才能百发百中。几年前砍柴时,为了能把木材砍的长短一样,我练了很长时间,现在已经养成习惯了。那几个量树桩的学子已经回来了,看着他们聚在一起交流后,一齐向我抱拳微笑,我也还了一礼。然后我转向徐长老,向他抱拳躬身,“长老,我考试合格了吗?”徐长老笑着“嗯”了一声。我松了口气,转头看了看西边的远处,仿佛被皇宫檐顶托着的夕阳,恬着脸对徐长老说道:“徐长老,酉时了,那个…什么时候开饭?”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诱妻入怀:总裁大人超给力耀光醒来之时

    雪是不知何时开始下的。如此之大,仿佛一群蝶无声无息的从冷灰色的云层间降落,穿过茫茫的树林,铺天盖地而来。只是一转眼,荒凉的原野已是苍白一片。等待喘息平定时,大雪已然落满了剑锋。红色的雪落在白色的剑刃上。血的味道让几十年没有进过食的蛉从石化中醒来。说实话,他从未想过他要与境他们以敌人的身份,站在同一片

  • 帽子和绷带第五章在线阅读

    时隔数日,距离纳新过后已经是一周时间。在把新学员们安顿好之后,也是给了他们足够的时间让他们各自调整一下。而这些时间过后,他们进入学院为期最短六年的学习生活便也是正是开始了。而开学的第一堂课,也是在各院的比武场上进行。比武场,顾名思义,就是平时用来比武切磋的地方。只见各院偌大的比武场均是由石头堆建而起

  • 网游之绝对狂人在线阅读第七章

    入夜。夏念兮躺在容家客房柔软舒适的大床上,还觉得有点不真实。就这么被容家老爷子留下来了,而且,一个月以后,还有一场订婚宴……容家三个孙子,随她挑……懵懵地躺在床上,想起容离那张倾国倾城的脸,她忍不住轻轻地笑了笑,然后抱着枕头在床上滚了几圈。管家在外面敲门,“夏小姐,老爷子让您下楼用晚餐。”“好的,我

  • 婚内强欢:凶猛总裁契约妻在线阅读医院内的麻烦

    正当她皱起眉头想要出去让他们安静一点的时候,病房的大门“砰”的一声被一脚踹开,一群黑压压的人影疯狂涌进了病房,就连医院的保安都拦不住。人群中不少人肩上扛着摄像机,将镜头对准了冉夕,而领头的那几个人更是一脸凶神恶煞,模样与街边的小混混无异。最前面的那个墨镜光头男她是认识的,对方是父亲合作的公司的某位小

  • 我家竹马又又又吃醋了第八章在线阅读

    我现在异常的不安非常奇怪的不安当我跟冷先生定好约会的事之后,隔天一觉睡醒又开始后悔了!非常的后悔,为什么后悔咧?我也不知道大概是犯了跟阿初一样的毛病吧?但冷先生岂非象是阿初那般的寻常之辈,约定好的事他是不可能反悔的,最起码这样的认知我还是有的。所以,也别想他会像阿初那样的放我鸽子,既然A计划行不通,

  • 女尊之将军令在线阅读第十章

    第二天早上,宋灿是在手机闹钟第三次响起的时候,才勉强睁开眼睛,伸手终止了它再继续叫嚣。睡沙发,并不是一件多么愉快的事,晚上她因为翻身翻太猛,不知道摔了多少次。再加上昨晚喝了酒,头有点疼,整个人显得很疲倦。她用手捂住双眼,酝酿起床的情绪,过了一会,才挪开了手,睁开了一只眼睛,只是睁眼的那一刹那,她就被

  • 我是福晋我怕谁之献给佛祖的男人

    忽远忽近的山脉缥缈,天鹅湖畔,夜观奇景,美不胜收,荣庄隐于山水间,恍如与世隔绝。庄前的路绕道蜿蜒前行,路旁野花扬起飞舞,一股自然清香扑鼻而来。“来了,来了。”发愣的时候,外婆、我和虹阿姨,伫立大门口的菩提树下,等待这从远而来的车辆停在门口的前坪。“四太,您身体抱恙,您慢些……”虹阿姨接收到外婆的眼神

  • 海贼王之垂钓万界在线阅读第一节

    当梁晓晓看似坦然实则忐忑地坐在箫励枫的房里的时候,梁晓晓在脑子里不停地咒骂自己:“你是发情的猪吗?”刚才,梁晓晓被萧励枫的美色给勾引了魂魄,从酒店一楼大厅直接尾随人家,一冲上来就敲门,敲门声响过以后,她才突然想:“一会儿美男子开了门我怎么说?就说我是来采花的?我会不会被踩死?”梁晓晓正咬着嘴唇在想应

  • 恩谢第7章在线阅读

    若非自己演戏多年,怕也是无法发现。现在他的如悠妹妹甚至放言说要学习商业,他不得不生出一丝警惕。安如悠自然也是察觉到了,轻松的说,“叶易哥哥,我也算是死过一次的人了。当我醒来时,我发现我居然连爸爸妈妈都不认识了。后来渐渐的恢复了一些记忆。我也不想让他们那么累了。以前是我任性过了。”听到这番话的叶易心脏

  • 异界之吾为帝王在线阅读第一节

    星静悠菲:英国皇族,身价万亿,也是皇甫家的大小姐,当年星静家被人诬陷,怕伤害她们把星静悠菲和星静雅诺交付给皇甫家。她有倾国倾城的面貌,她还有惊人的记忆力,什么事看过一遍、听过一遍就能牢牢记住,所以从小到大,她一直都是满分的第一名。在一次车祸后,拥有了意志魔法,只要脑袋里想象,再念一声“你妹”,就可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