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情爱 > 正文

被遗弃的你是否怨恨英雄救美

2021/6/11 7:02:22 作者:霜城月 来源:晋江文学城
被遗弃的你是否怨恨
被遗弃的你是否怨恨
作者:霜城月来源:晋江文学城
这里是作者堆积的废稿,被作者遗弃了,它们或许再也没有机会重见天日了。或许会被作者重新拾起,或许不会。有缘再见。16年到现在的弃坑作品大全。要是作者有天没更新,那TA一定是被主角诅咒穿越了。我挖过很多很多的坑,细究起来是没完没了的,这里仅收录我现在手里头还有原稿的,没有原稿的,这里不收录,主要是太多了。弃坑并非我所愿。

(从这章开始女主的名字叫景煜兮 她的好闺蜜兼室友改名沈淇000)‘啊啊啊啊啊,,你敢打本小姐,’一个画的花枝招展的女人在喊着,我最看不惯男人打女人了,这让我怎么能忍, 我气势汹汹的走了过去,指着那个带着面具的男人开始骂‘你一个大爷们打女人你好意思吗?真不知道你家教是怎么样的,没教养, 你妈没跟你说过不能动手打女人吗?快点道歉’带着面具的男人抬起头来对着我冷笑了一下开口说‘呵 道歉? 我燊昱还从来没给人道过歉’我被他混而有力的声音深深吸引了,从来都没听过这么好听的声音,但是我不能被他的声音给收买了,我是来英雄救美的,‘你这人怎么这样,真是不知道你们这样的人到底厉害什么,哼,渣男。’我挥手霸气的给了面具男一巴掌,顿时好有成就感,哈哈哈,‘可恶,死女人’ ‘你才死了呢,你全家都是死人,哼,’我没等他说话扭头对着那个被打的女人说‘美女你没事吧,你快回家吧,以后少惹这种死无赖’被打的女人说‘谢谢你小姑娘’我叫胡丽晶,你...’‘额,那个啥,我是雷锋,做好事从来不留名,你快走吧,拜拜’‘那好吧,拜拜’‘该死的女人,你忽略我了。’面具男带着怒气说。‘大哥,人家都走了,我也走了,你还是回家好好怎么做人吧。’我厚着脸皮说。 ‘好 ,你好样的,景煜兮是吧,我们还会再见面的。’说完 面具男带着他的小弟就走了。可我却愣在了原地想起了他刚才的话‘景煜兮是吧,我们还会再见面的。’我的天,可恶的面具男怎么知道我叫什么。啊啊啊 ,好烦,再见面,我可不想跟你再见面,死气沉沉的男人。我慢悠悠的走回沈淇的身边。‘淇淇啊,你有没有什么朋友戴面具的还认识我的。’ ‘大小姐,你想多了吧,我哪有什么戴面具的朋友,再说了,也没有认识你的啊。’‘那好吧,我去趟WC。’走到卫生间,我洗了洗脸,抬头间看见镜子里有个穿着红衣服的女鬼,她用那双滴着血的眼睛看着我,阴森森的向我过来,那女鬼突然开口‘你个贱女人,你竟然敢惹他,还打了他,我要你死,我要你死。’‘该死,今天这是怎么了,’‘该死的女人,拿命来。’‘太上老君,教我杀鬼,与我神方。上呼玉女,收摄不祥。登山石裂,佩带印章。头戴华盖,足蹑魁罡,左扶六甲,右卫六丁。前有黄神,后有越章。神师杀伐,不避豪强,先杀恶鬼,后斩夜光。何神不伏,何鬼敢当?急急如律令。杀’‘没想到你还会法术,我是不会放过你的贱女人,动不了你不代表动不了你身边的人,好戏才刚开始。啊。’一声长啸过后顿时又安静了下来。‘呵,雕虫小技还想杀我,这里果然不干净,还是快走吧,糟了,淇淇。’我匆忙跑了出去 , 原来的位置上已经没有了淇淇的身影,‘该死。先回家做法再找’我匆忙的回到了家以后开始做法。我打开一直放在家里许久未动的箱子,从里面掏出一个大碗,和一个封着口的玻璃瓶来,玻璃瓶里装的是混在一起的阴阳二水。古人云,天为阳,地为阴,所谓的阴阳二水也就是天上的雨水,和地下的井水,这两种水是当初师傅帮除癔症时,经常随身携带的东西,师傅说常使阴阳二水洗漱,可明目祛邪,而且是作法事常用到的东西,于是后来我也经常收集一些。将阴阳二水倒进碗里之后,我又去楼下拿了两个馒头,我把两个馒头摆在碗的左右两边,并且从箱子里取出一副红筷子来,在两个馒头上各插了一根,随后用一根红绳双柱两根筷子的顶端部分。把红绳绷紧了之后,我在红绳的中间部分又系了另一根红绳,并在红绳下面吊上了一枚铜钱,把铜钱垂向碗里时,铜钱的底部边缘正好点在了碗中阴阳二水的水面上…… 一切准备妥当之后,我坐到一边,盯着水面上用红绳吊着的铜钱,开始静静等待了起来。我刚想起来今天面具男说过的话,垂在水面上的铜钱忽然开始发生了变化,房间里明明一点风都没有,连空调也没开,但是吊在水面上的铜钱却开始轻点着水面,自顾自的旋转了起来,房间里的气氛一时间变得更加紧张了,我也不敢再想了,仔细盯着那吊在水面上,旋转越来越快的铜钱,丝毫不敢分神。那铜钱足足转了有几十圈之后,才终于渐渐停了下来,停下来时,铜钱的正面,正好对着房间东南方的角落,于是,我开始沿着墙角仔细寻找,找着找着,就在墙缝的边缘中发现了一根灰白的头发,我赶忙用张纸巾,将那头发捏了起来,捏着头发一凑近铜钱,用红线吊着的铜钱又开始微微打颤,随后开始慢悠悠的旋转起来。‘就是它,这头发应该是那天淇淇头上掉下来的,’我边说边用纸巾小心翼翼的将头发包裹起来。随后,我把我屋里的写字台搬了出来,盖上一整块大黄布之后就成了个法坛,又在法坛上摆好水果糕点,茶水白酒等祭品,并备下笔墨朱砂黄纸,以及五碗百米五碗清水和五碗白酒,还有就是一个香炉三柱清香,和作为祭品的‘五牲’。所谓的五牲祭品,都是我特地准备好的,分别是,熏鸡烤鸭,猪蹄鸡蛋以及我蒸好的一条鲤鱼,又临时削了五个竹片,分别插进五个装着百米的大碗里,随后,又研好朱砂笔墨,开始在铺在法坛的黄纸上画符…… 连写了十几张符咒之后,我将十几张符纸用朱砂粘着粘在一起,就叠成了个小碗的形状,随后又找了四个阴历生日写下来。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桥豆麻袋在线阅读第五章

    他在身后叫住她。她是被这一声陌生礼貌的称谓“左小姐”留住了。她,是来工作的。“请问乔总还有什么要嘱咐,我一定全力配合。”“公司完全相信你的工作能力,是我们应该全力配合你,时间就按照你说的安排。明天会议结束后,如果左小姐有空,我们见个面。”屋里除了他低沉的声音,再无其他,风雨雷电不知何故全都停了。筱安

  • 重生之我是罗成在线阅读第七章

    到了星期一的早上,我又练了一夜武功,精神气爽地起床准备上学。老爸和妈妈一早起来,都以奇怪的眼神看着我,老爸奇怪地问道:“儿子啊!你怎么变样了!你是不是我儿子啊?”我笑着回道:“我不是你儿子怎么会在这里啊?老爸你是不是还没睡醒啊?”妈妈也说道:“儿子你怎么变成这样了?”我好奇地问道:“我变什么样了?是

  • 应了谁劫在线阅读第二章

    美乐美酒吧外观看着比较精致,里面的大厅非常宽阔,震耳欲聋的声音让我非常地不适应。我从来没有到过这种地方,拉着景慧的手,在她耳边大声说,“我们走吧,这里我不喜欢。”景慧仿佛没有听见一样,拉着我走了进去。直到几杯酸酸甜甜的果酒下了肚,脑袋里昏昏乎乎地,我才安静下来,看着景慧和身边的男生有说有笑,时不时还

  • 异世邪才在线阅读主播?高仿?

    3.主播?高仿?当周武走了以后,王文才觉得自己可以正常呼吸,“不能再拖了啊!”她眯了眯眼,看着周武离去的背影,口中念念有词。“看来那件事要快一点提上日程了。”王文眉头微微皱起,心中这样想着。如果此时周武回头,就会看见王文正用着自己凶狠歹毒的目光狠狠地扫射着自己,就像是猎人看到了自己的猎物一般。“妈妈

  • 惹上恶总裁在线阅读第9节

    从楼梯上下来,邱峰面不改色的站在距离狼王七八米的地方,心里很清楚,这时只要不攻击狼王,狼王就一直处于守备状态,一旦攻击,狼王就立刻转为攻击状态。邱峰慢慢举起弓箭,二话不说,拉弓上箭,一支箭慢慢的凝聚在手中,但邱峰瞄准的目标并是狼王,而且狼王头顶上的水晶石。没错!这就是其他人所不知道的弊端,也正因为这

  • 港片之系统饶命在线阅读第3节

    谁吃调料包谁才是真·傻逼。及时制止了林清清的卖蠢行为,KK叹了口气,殷殷悲戚道:【我看你是不想修好我了。不修就不修吧,反正我启动了基础应急系统。以后虽然没什么大用,但是和你聊聊天、斗斗嘴还是可以的。】‘……’【而且吧,虽然我现在成了一台老年笔记本有点妨碍我无敌光脑5.0的名声,但是反过来想想,至少我

  • 名人字画真假局中局之单手迅速蒙住了她的眼(6)

    司徒胜集团,总裁办公室。“是吗?”在最后一份文件上签完字,一身沉黑色衬衣的司徒晔抬头,冷漠的瞥了冷严一眼,漆黑的眼底习惯挑起一抹鄙夷。冷严毕恭毕敬的弯腰,“是的,每一餐的饭菜都有吃,虽然吃的不多。”男人凉薄的唇邪肆的上翘,蓦地盖上钢笔帽。“啪!”的一声,金色钢笔正入笔筒。“你可以下班了。”修长的身躯

  • 豪门罪妻在线阅读第6章

    第六章瑟普斯深吸口气。他收回落在米诺斯脸上的视线,低下头默默的洗刷。换了是个成熟的男人这么跟他说,瑟普斯估计就直接被攻略了。本来就半弯不直的瑟普斯有点儿小忧桑,一旦开始弯了简直就是一发不可收拾,尤其是在被亡国之前,目之所及的地方都能看到散发着强烈雄性荷尔蒙,裸.露在外的肌肉坚实强壮的男人们。同时也一

  • 我不做替身了常洛阳

    “姬无幽,你来做什么?”常洛阳对着忽然而来的黑袍魔修说道。“天帝江山要我做一件事情。”说罢,姬无幽竟是推出团包裹着夭夭灵魂的魔气,随后单膝跪下对着宋夏说道:“夭夭公主无恙,还请城主见谅。”“江山!”宋夏眼里杀意更甚。桃红光芒再次暴涨四方空间尽是血腥战场。宋夏的确是天下第一。但这是在他硬顶着九九八十一

  • 未世醒龙传第八章在线阅读

    我爹是城主!所以我打你可以,你打我不行!多么嚣张的一句话,听起来也有点讽刺。苏亦文拳头紧握,鼻孔喘着粗气,他的脸上还有着五个清晰可见的手指印,此时的他,正处在快要爆发的边缘。要不是看到姬寒白手上被淡红色的光芒包裹着,他肯定已经冲上去了。堂堂苏家的嫡系子孙被人扇了脸,这传出去了苏家的脸面往哪搁。不过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