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木偶人第四章

2021/6/11 5:37:12 作者:薄荷&流殇 来源:飞卢小说网
木偶人
木偶人
作者:薄荷&流殇来源:飞卢小说网
她,是世界上最为精致的木偶人,诞生于一名强大的巫师之手。她,是世界上最不可思议的木偶人……她,拥有精致的面容,拥有类似人类的身躯,但却不曾有心。一朝穿越,世间自存百年,赐名落雨仙医……“……只有拆离九九八十一件婚配,你才能彻底为人!(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白安安知道,那个出格的梦,必定让穆天音警惕。

像穆天音那样纯洁的跟朵白莲花的样子,哪里会起养女宠的心思?

所以此刻,她必定心绪难平,没准还会忍耐不住,隐秘身形过来探查一番。

白安安嘴角挑起,手指摊开,展现在自己的眼前。

她盯着自己手掌上清晰的纹路,微微眯起眼睛。

兵行险招,出奇制胜。

穆天音是天下第一美人,又修炼的无情道。

爱慕她的人不知凡几,她大可以假装出恋慕她,表现出脸红心跳,手脚慌乱的模样。

可是穆天音缺舔狗么?

白安安冷笑一声,想起穆天音的大徒弟宋绮玉。

她若是放不开手脚,就只能沦落到宋绮玉那种默默暗恋不能言的地步。

穆天音在看她看来,漂亮是漂亮,可她又不喜欢女人,撩起人来,简直毫无心理压力。

她穿越之后,运气不好,直接落到魔界。

一开始,也是头脑单纯的傻白甜,对自认为的好友推心置腹。

可就是她的好友,还有宋绮玉,都给她上了刻骨铭心的一课。

在这个修仙世界,好友,爱侣,谁都能背叛她。

唯有实力,才是站稳脚跟的基石。

她的心,早就冷得如一块千年不化的寒冰。

倏地,白安安察觉到空气中的灵力波动,心中一动。

她嘴角微微挑起,抿了抿后缓缓放平。双手规规整整地交握在一起,乖巧地搁在被子上。

穆天音隐藏身形,长袍曳地,长身玉立出现在小小的杂役房中。

窗外的月光照进来,温柔地倾洒在她的脸上,照亮了那张动人心魄的脸蛋。

可惜这样一张倾国倾城的脸,却无人来欣赏。

穆天音落在地上,款款走到白安安的塌边。

她脚步轻盈,没有发出一点声音。行动间,长裙如流水般飘荡开来,绽出好看的模样。

她停在白安安的塌边,站定,居高临下注视着榻上睡得香甜的白安安,想到刚才那个可以称之为香艳的梦境,微微拧起眉头。

她想到被宋绮玉取血害死的那个少女,再次凝眸看向躺在床上的绝色少女,轻声喃喃道:“你叫白安安,和那少女是否有什么关联?”

这一切都透着诡异,相同的名字,还有夜间那个梦。

她虽然不能确定,这个少女和玄阴血的主人有什么关系,但有一点可以确定,她身上有古怪。

想到这里,穆天音微微倾身,纤长白皙的指尖落在少女光洁的眉心。

躺在榻上的白安安砸了咂嘴,稍稍动了动身子,侧头避开了穆天音的动作。

穆天音没有料到白安安会翻身,动作登时顿住。

她抬眸再次看去,发现少女虽然侧着身子,却是朝着她这边侧过来。

那张脸,毫无征兆的,距离她咫尺之间。

穆天音离她稍有一些距离,指尖堪堪落在对方的眉心之前,迟迟没有落下。

白安安伸手假装挠了挠自己的下巴,动作大了一些,领口登时滑落下去一点,露出了衣领下的肚兜来。

过去,穆天音并不会对女人的肚兜抱有什么避讳之情,可是刚刚经历那个梦境,醒来时惊出她一头薄汗。

梦境的主人虽然无知无觉睡着,却依然表现的如梦境中的那样难缠。

穆天音想到这少女毫无羞耻心地朝她自荐枕席的模样,指尖蓦地一烫,倏地收了回去。

人反正就在眼皮子底下呆着,她可以先派人去查查这个少女,确认她的身份,才行下一步。

穆天音直起身来,回头看白安安一眼,一扬袖,瞬间消失在杂役房内。

白安安蓦然侧过身去,身体朝着床里边,脑袋埋在枕头里。

黑暗中,她蓦地睁开眼睛,黑眸中闪烁着凉薄的色彩。

都说心动的第一步,始于好奇之心。

穆天音,关注她,探索着,慢慢沉沦吧……

白安安嘴角缓缓挑起,是一个势在必得的弧度。

她一夜好眠,直接睡到日上三竿才起。

白安安身在杂役院,并不想惹人注目,所以虽然一直都在摸鱼,但是还是领了一些差事的。

这一天她直接起晚了,登时引起了厨房里某些人的注意。

这人年纪不大,却小小年纪就偷鸡摸狗,风流浪荡。仗着自家表叔是安祁峰的管事之一,对杂役房里的一些颇有姿色的女子动手动脚。

白安安虽然掩饰了颜色,但是那婀娜多姿的身形却多少漏出了一两分。

白安安见的人多了,看他两眼,就知道这人打的什么主意。

她漫不经心听着院门外那纨绔子弟的叫嚣之声,缓缓勾起唇角。

这时间挑的刚刚好,这几日,基本都是穆天音巡视五峰的日子,而且经过昨天那一出,她必定对她多加关注。

她伸出手来,曲起手指,托着自己的下巴,兴味一笑。

“来一个英雄救美,美人以身相许?”

半晌,她摇摇头,纠正道:“不对,应该是美人救美人,美人以身相许才对!”

白安安掀开被子,将自己整理妥当,径直开门出去。

院门口,长相还算俊秀的青年一脸趾高气扬地站在那里,看到白安安出来,脸上登时露出一丝垂涎之色。

白安安款款走过去,微微侧着脸,手指微微一福,身姿弱柳扶风:“胡大哥,你叫安安,有什么事?”

这青年本想先来找茬,然后威逼利诱恐吓一番,拿下这丫头。不想少女脆生生喊了他一句“胡大哥”,登时苏了他半边身子,那狠话就噎在喉咙里,怎么都吐不出来。只能拿一双色眯眯的眼睛,痴痴望着她。

不仅如此,面前的少女还羞红了小脸,欲语还休看着他,软声道:“其实我对胡大哥……”

青年咽了咽口水,心头狂喜,手臂伸出,即将拥少女入怀,好一解相思之苦。

白安安微微勾了勾唇,察觉穆天音即将往这边走来,顿时抬起袖子掩住脸,朝着她的方向奔去。

“仙人!救我!”白安安行到穆天音跟前,利落地躲在她的身后,拿下袖子,露出哭的梨花带雨的脸来。

她依靠在穆天音的身后,手指紧紧拽住穆天音的袖子,小声地抽泣着,时不时扬起那张精致的脸来,楚楚可怜地望着穆天音。

青年调戏的手都还没有伸出去,目瞪口呆地望着白安安堪称绝活的变脸,目光挪到站在他面前,面无表情的守山弟子身上,登时叫嚷道:“她!她污蔑我!而且是她勾引我的!”

白安安不辩解,任他气势汹汹指责,只拿衣袖掩住眼角,默默垂泪。

发落一个杂役,对穆天音来说并不是难事。

原本守山弟子处理这种事情也十分利落,不消片刻,就有弟子拿着验心石前来,将那劣迹斑斑的青年拉下去。

白安安掰着穆天音的袖子,好奇地望着守山弟子手上的验心石,眨了眨水灵灵的眼睛问道:“这验心石,真能测出世上所有谎言吗?”

穆天音垂眸看着自己几乎被抓烂的衣袖,侧头看过去,淡淡道:“松手。”

白安安猝然松开手指,小心翼翼看着她,纠结地玩着自己的手指,慌乱道:“我、我不是故意冒犯仙人你的!”

她抬头,见穆天音只淡淡看着她,没有出声,登时低下头去,红着脸喃喃道:“上次,对不起,是我误会你了。”

穆天音的视线在她身上逡巡片刻,想到梦中的少女和此刻面前的她截然不同的两种性格,稍稍恍惚了一瞬。

不过既然这少女没事,她便也用不着留在这里了。

她随口答道:“没事。”

话音落下,转身想走。

不料才刚刚迈出一步,袖子就再次被人一把拽住。

她停下步子,转头一瞧。

就见白安安双手抓着她的衣袖,仰着雪白的小脸,可怜兮兮望着她:“仙人,您能不能救人救到底?刚才被发落的杂役,是安祁峰胡管事的亲侄子。”

她顿了顿,红着眼眶道:“他虽明着不敢对我怎么样,但暗地里肯定会给我小鞋穿,悄悄给我难堪。”

她看着穆天音沉静的神色,声音越说越小声,“对不起,我哪里有资格让您为难?”

白安安松了手,蓦然转身。

“过来。”

白安安背对着穆天音站定,微微眯起眼睛,勾起唇角。

半晌,她转身,露出不可置信的模样:“仙人,您说什么?”

穆天音顿了顿,声音波澜不惊:“你以后,就跟我呆在光昭峰上。”

听到这里,白安安脸上的笑容登时多了些真心实意的欢喜,一双圆溜溜的杏眼闪闪发亮望着她:“那……那我以后跟着服侍仙人你么?”

她知道穆天音的话里,并没有让她留在身边近身服侍的意思,但是白安安可不想换了地方当仆从,给那些蠢货当牛做马。

最好赖上穆天音,跟她住在一起,近水楼台,好早点将她拿下。

穆天音听到服侍两字,眸光蓦地一动,白皙的耳根忽然浮现出微红来,转瞬即逝。

她咳嗽一声:“不用,你暂时和外门弟子住在一起。”

光昭峰上多是记录在册的内门弟子,都是经过师门试炼选拔进来的。

她不好破坏规矩,直接让白安安入内门。

再说,她的目的也并非收这少女为弟子,而是打算将她放在身边,近身观察。

白安安暗暗皱了皱眉毛,片刻后缓缓松开。

她知道穆天音的意思,却并不气馁。

她趁着穆天音猝不及防之时,猛然扑进她的怀中,紧紧搂住她的腰身,扬起小脸灿然一笑:“师姐!你是想让师尊收我为徒吗?”

哄了穆天音收她为徒,再来一个不容于世的师徒恋,也是很可以的嘛!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重生:从互联网到全球霸主在线阅读第7章

    程书呆呆的坐在巨大的落地窗前。巨大的落地窗外灯火璀璨,雨滴冲刷着落地窗,将窗外的灯火不断渲染,模糊。只剩下昏黄的一片。室内并没开灯。只有在黑暗中,无人察觉的角落程书才敢露出自己的感情。余歌。我真的舍不得,舍不得离开你。我多么的想把你轻轻拥入怀里,多想大大方方的告诉你,我有多想你。多想告诉你,多少个夜

  • 第一科举辅导师!在线阅读第6节

    绕过湖泊,他们很快走到了教学楼。高一(2)班就在一楼,这时候还是上课时间,校园很安静,走在廊道上只有教室里面讲课老师的声音会时不时飘出来。洪闾街带着苏小恋直接走到高一(2)班门口,伸头看了下班级的上课情况。里面讲课的老师看见教务处主任在教室门口,暂停下讲课进度,直接走出来恭敬的问道:“洪主任,过来了

  • 重装强殖第二章在线阅读

    总统套房内。厉承风脸色铁青,仔细一看,还能看到他脖子上骤起的青筋。特助张鹏恭恭敬敬地递上了一套名贵的手工西装,他抱歉而自责的道:“厉少,昨晚……”厉承风示意他闭嘴,继而把玩着手中的卡,云淡风轻的脸色却蕴着极致的怒意。“去调查那个女人是谁,我要好好会会她。”敢玩弄他的人,向来没有什么好下场。厉承风没想

  • 柯南之罪恶值系统第6章在线阅读

    李海涛大失所望,一脸沮丧的叹气,道:“看来只是白日做梦而已,天上没有掉馅饼的事情,一切还是要靠自己。”李海涛又将玉在手上翻了几下,见再无甚奇特之处,暗忖:“即便不是宝玉,也能买几个钱,我且先收着等回去地球后让鉴宝专家看看,说不定能值几个钱。”如此想着,李海涛便将那块玉放在了口袋里。夜已深了,月光如华

  • [综]火焰与厨师第9章在线阅读

    第九章尴尬林庭山约顾骁寒吃饭是帮苏瑜探探顾骁寒的口风,看看顾骁寒是怎么想的,苏瑜还有没有机会。没想到遇到了沈时和季杨,他一点消息都没套出来。顾骁寒还生了一肚子的气也没什么吃东西,沈时他们走了没一会儿他就打包了些吃的把林庭山自己个留那儿了。沈时回别墅时顾骁寒已经到家了,沈时打车多花了些时间。沈时推门进

  • 养女的自我修养在线阅读神魔降体

    再看张朋,他此时早已喜极而泣,默默地在内心为自己的努力没有白费而感到欣慰后,只见他又向三位长老深深地鞠了一躬退回人群,恰巧站在了陈佳的正前方。望着张朋的背影,陈佳即使再稳重沉默,此时内心也是激动万分。只见他紧握双拳,全身骨骼咔咔炸响,恨不得下一个就是自己。“下一个,陈佳。”在众人都纷纷安静之后,测试

  • 诸天万界无敌吊炸天系统之从未改变

    忽的,他身体后仰,修长的手自然的放在扶手上,慢条斯理的轻敲起来。良久,他才开口,语气霸道猖獗,“夏经理,只要我认定的错的,它就一定是错的!”一句话,让夏紫允的神情有片刻的恍惚。思绪像是回到了六年前,一个清贵的少年,用最冷漠的语气说道:“只要我不喜欢的人,我永远都不会喜欢!”那眸中的高傲,与现在一模一

  • 博君一肖之星河璀璨第五章在线阅读

    当夫人在说话时,苏道人已经闭目屏气,耳朵在听,心神已飞。夫人把话说完后,苏道人微微吐了口气,既不看夫人,也不看众人,而是神目朝天,拂尘搭背,单手放在胸前,朗声说道:“免了,免了!心到神知,心诚则灵。夫人,贫道解梦,上不求天,下不求地。只在所梦之境,所梦之事,何人所梦,何时所梦?再讲天时、地利及人和。

  • 影后总说讨厌我第2章在线阅读

    后来他们成为同桌,成了朋友,相互间的了解也日益增多了。有一次上课时,思遇看见念浮在打瞌睡,想睡又不好睡的样子,十分狼狈。于是笑了起来,开起了玩笑:“要不要我帮你做掩护,省得你一心几用。”念浮尴尬的笑了笑,装作很认真的样子开始听课,但是思遇就觉得他此刻太可爱了,就想笑,不一会儿,桌上多了一张纸,上面写

  • 无良校草的孤傲女神在线阅读第4章

    六月初八,流云山庄和晋王府都一片张灯结彩。云城的街道早就被严查,今日晋王为其子宁南世子迎娶世子妃,当今皇上和前长公主亲临,给足了晋王面子。整个云城的百姓沉浸在一片欢庆和喜悦中。要知道,他们可是沾了晋王的光,云城虽距京城不远,可从未听闻有皇帝亲临过,如果运气好,他们还可面见天颜,那是多大的福气?迎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