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言情 > 正文

被迫修罗场后我跑路了在线阅读第五章

2021/6/11 16:58:28 作者:一人路过 来源:晋江文学城
被迫修罗场后我跑路了
被迫修罗场后我跑路了
作者:一人路过来源:晋江文学城
【正文已完结,下一本开《从O变A后我成了国民男神》~】杜佑穿进一篇文里,发现自己成了霸道总裁。以为从此可以走向人生巅峰,却发现这只是快穿文里的小世界。而他,是已经被小受攻略成功的霸道总裁。现在即将上演最后一幕:小受死遁,而他也会因此大受打击从此一蹶不振杜佑:还等什么嗨起来待小受脱离这个世界后,他以为可以继续享受总裁多姿多彩的生活。毕竟这种小说总裁会处理的工作就只有“天凉王破”。却没想到剧情还没结束。他身为小受的爱情俘虏,还必须追随小受的步伐,和其他世界的小攻一起堵上门,开启修罗场。而最后,会发现

虽然知道这个世界比较魔幻,但突然间听到本不能理解的语言还是吓到了林森树。林森树细细地观察着这个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的家伙。与往常一直挂着的微笑脸不同,现在瑞斯面无表情,并用冰冷的眼神一直盯着林森树,这一切都让林森树感到诧异。

他是什么时候来的?他究竟是谁?——这两件事成了林森树现在最想知道的事情。他确信从那位侍女离开起,到现在为止,没有任何人通过那大门进入这个房间;至于通过阳台窗或者窗户进入更不可能不引起他的注意。除非瑞斯从一开始就在房间…… 不,这也不可能,很快他就将这个可能推翻,毕竟他每次实验前都仔细看过整个房间,那时根本没有其他人。还有,那冷漠视线的持有者绝不会是普通的小孩子,或许那也是一个怪物。

对视了一段时间,忽然瑞斯重新露出傻笑,并对林森树说:“明天见”。然后他在那位已经回来的侍女诧异的目光中,小跑着出了林森树的房间。

第二天,用昨晚一夜时间衡量了利益得失的林森树决定对瑞斯坦白。虽然他秘密的暴露是他所未曾想到的,但考虑现在的情况,并非全是坏事。他认为在他对这个世界一无所知的情况下,有一个可能不会暴露他秘密,且对这个世界有着比他更深的了解的人在,可以令他更快融入这个世界。

很快,瑞斯就如往常般冲进了林森树的房间,周围人也同样亲切地与他打着招呼,这就意味着林森树昨天被他耍了的事实成立。林森树意识到瑞斯早就开始怀疑他了,因而昨天才做出依依不舍的假象。

打完招呼后,瑞斯手舞足蹈地向侍女们表述着一些事。最终在他又推又拉的各项举动下,各位面带为难神色的侍女们都离开了林森树的房间。

秉承着战略上藐视对手的原则,林森树对带着傻笑走向他的瑞斯投去鄙视的目光。然而瑞斯无视了那个眼神,慢悠悠地走到林森树跟前,抬手对准林森树的脑门直接就是三连击。痛的林森树当即直接咬他,可惜没咬到。

瑞斯摆出一幅老气横秋的模样对林森树说:“认清现实吧,现在我才是强者”。

接着他再次开口,用相当沉稳的语气说:“好了,现在其他人已经被我支开了,我们来好好谈谈吧”。

林森树没有说话,因为他压根不会说话,只好眼神示意瑞斯继续说下去!

“你不反抗,我就默认为你是答应了。鉴于你还不会说话,我就单方面陈述我的意见好了。因为这个语言的特点,有时候会因为接受的一方没有相应概念而产生‘听’不到的情况,所以如果你突然发现不理解我的话的时候,就张大嘴巴。”

语言的特点和概念吗?听到极具科学特点的术语后,林森树想到瑞斯的认知和他的认知真的一样吗?无法得出结果林森树只好将这个问题放一边,同时感慨这个世界的话语真牛逼,居然能直接进行两人之间认知和概念的交互。考虑到自己那无法发出语音的事大概率与这奇怪的语言有关,林森树决定以后想办法去理解这语言的原理,以便彻底解决了他的这个麻烦。

接着瑞斯继续说:“我先教你一些日常用语,以方便日常交流,也能更快速地掌握其它用语,嗯……先从‘你是谁’的发音开始吧”。

‘你是谁’吗?真是挑了个相当常用的词啊!

林森树抛开杂念,通过模仿瑞斯所发出的‘你是谁’的口音,尝试念出了这个词。但果然,如同以前一样,他最终还是没有发出声音,只在他心中默念了这个词。

“真是奇怪,”瑞斯面露怪异的脸色低语道“不应该呀,为什么你在没有学过基础语音时,就已经可以使用……这种技巧了”。

因为有个词突然间听不到,林森树急忙张开嘴。

看到林森树张嘴,瑞斯回过神来看着他说:“刚才我说的是你在念‘你是谁’时,我脑海中能听到了你所要传达的意思。也就是说你刚才无意识使用了我现在在使用的技巧,你真的不懂这语言吗?”

冤枉啊,林森树表示自己真的是初学者,最多偷学过几个词,真心没学过这么高端的技巧。

彼此沉默一段时间后,瑞斯说道“看样子你是真不懂,不管如何,你就继续记下我说的每个词,每句话的读音和含义吧。还有,我劝你私底下最好少练习,虽然像我这样能接收……的人很少,但这房子里还是有几个的。至于你无法发出语音的事,我大概有头绪了,改天我试着帮你解决”。

又消音了,不过根据上下意思,那词的大概意思是概念认知传递的过程。而且,这技巧还是有针对性传递的,林森树心想要是真能学会如何控制这技巧那该有多好。

突然间,瑞斯把头转向门的方向看了几秒,之后转向林森树小声说:“时间不多了,我就挑重点说。首先,从今天开始,我会尽可能地创造出两人独处的环境,教你学会这种语言以便交流;其次,虽然我觉得你隐瞒自己的举动根本没有必要,但既然你选择这么做,我会尊重你的决定,不会和其他人说这事;最后,欢迎来到这个家,我的弟弟。”说到最后,他又一次露出了微笑。

这重点的前两条倒是符合林森树的预计,但第三条他就感到不爽了。

过不了多久,原本关闭的大门被打开了一个小缝,一小女孩将头伸进来朝房间里张望着。这小女孩也经常来林森树的房间玩,相比瑞斯的行为,她的举动文雅多了,长大后肯定温柔贤惠。

小女孩看起来比瑞斯小一点,当然比林森树要大,估计是林森树姐姐。比便宜爸爸还要深的蓝色头发刚刚遮蔽耳垂,深蓝色的瞳孔闪烁着好奇的光彩。一看见他们的身影时,就欢呼着跑到他们跟前,跟瑞斯聊着什么。聊了一会后,瑞斯带着她走到我的玩具库,挑选了一个类似于健身球的玩具球玩了起来,边玩边聊,可以说玩得不亦乐乎。而林森树就这样被晾在一边,只有那些跟小女孩一同进来的侍女在哄他,他心想真是岂有此理,也带他一起玩嘛!

时间过得很快,到了林森树肚子饿的时间点了。用与往常一样的闹喊催促着侍女们给他喂食,至于瑞斯戏谑的眼神他表示无视好了。那小女孩似乎也意识到到了吃饭的时间了,于是跟着瑞斯一起来参观。林森树觉得自己得赶紧学会说话,好劝告那女孩离那混蛋远点,免得被教坏了。

吃饭过程发生了点小曲折。那混蛋在看到小女孩对侍女喂林森树吃饭的行为感兴趣时,就一边向那些侍女提议换人,一边怂恿小女孩接过这个重大使命,过程露骨到即使听不懂话也能猜到的程度。还好那些侍女终归有些担心,没同意,否则……好像也不会出啥事。

接下来,那小女孩就一直围在林森树身边,仿佛对他全身都感到好奇般,抬腿抬手摸头等一系列轻缓动作更令他颇具好感。同时也为这小女孩的未来感到担忧,毕竟周围都是一群没轻没重的“熊”。

大概是中午到了,小女孩也准备离开了,离开前还朝林森树招招手。看,多可爱,相比那混蛋刚刚带着贱笑的表情对他说着明天见,然后趾高气扬地离开要有礼貌多了。林森树承认他带着偏见看瑞斯的每一个动作,但他觉得瑞斯就是这么黑,没法不带偏见。

房间里送走两位大神后,又与往常一样,几位侍女在彼此交谈,而他则在假装睡觉。

白天虽然只过去了一半,但对林森树而言今天算过去了。瑞斯既然说了明天见,那下午应该不会来了,毕竟没有再试探林森树的必要了。回想今天发生的一切,林森树觉得非常无语。别人穿越都是送老爷爷、神兵利器、功法秘籍或者极品宠物之类的,他怎么就附送这么一个“熊”宝宝呢。不过话说回来,这宝宝还是蛮有用的,最起码将他交流障碍的事解决了一大半。

林森树想到:自己对这个世界一无所知,有一个愿意成为引路人的人在,比自己一个人摸索前进要来得高效。这位优秀的领路人对这个世界的了解可能远远超过普通人,他的存在将是自己立足于这个世界的基础。

**********

瑞斯躺在自己房间的床上,回忆今天与自己弟弟的对话。

他今天和昨天的行为都是向自己弟弟所提出的试探和警告。过程姑且不论,结果让瑞斯很诧异。他发现自己的弟弟完全不会通用语,但还是有各种事物的认知与概念。自从那位大人统一了语言之后,这个世界就不存在说第二种语言的人;如果他是在语言大统一之前的人物,那么自己的很多话,他都应该听不懂才对。

没有继续想下去,瑞斯选择了更快得到答案的方法。

他在心里默念【您一直在看着我们吧?】

[哈~,是啊,怎么,你难道以为我会告诉你,你那弟弟的身份吗?]

略显无聊的声音在一声哈欠后传到瑞斯的脑内。

虽然对自己的弟弟是谁,他也很感兴趣,但还有更重要的东西要询问。

【您知道那孩子无法开口的原因吧。做个交易,您告诉我解决办法,我会帮您处理那件我一直拒绝的事情。】

瑞斯肯定那位大人知道解决办法,因而希望通过这种交易的方法来获得帮助。

过了一会儿,那位大人戏谑的声音在他脑中回响。

[哈哈~,有趣真是有趣。没想到你会为了那个人来伤害其他人,他在你心中的地位真的有那么高吗?还是说你把他与你的另一个弟弟的形象结合在了一起?抑或是你真的觉得他会代替你保护好你的家人?]

似乎是被揭露伤疤,瑞斯在心中冷漠地念道【这一切都与您无关,您只要决定是否接受?】

[好好好,我接受你的交易。改天你来我这一趟时,我会给你解决你弟弟语言问题的印记。]

感到奇怪的瑞斯心里提问【不能现在就解决吗?】

[不能。他的问题涉及到复位数的生命序列的小bug,即使是我,也要借助一些其他东西。]

在瑞斯的印象中,那位大人几乎无所不能,时间也好空间也罢,对他而言都是笑话。这是他第一次意识到那位也不是全知全能。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蜡笔小新:无限礼包在线阅读第2章

    天龙王的四子,算起来可以说是身份、地位是极高的了、可问题是,龙天佑资质极差、根本无法习魔法和斗技,所以落的一个废物的名声,这让全大陆的知道了赫赫有名的天龙王竞然有这么一个废物儿子。龙胜天乃狂风帝国的天龙王,地位崇高,威名远洋,而这四子,不仅仅是自已醉酒的产物,更重要的是一个无法修练的废物,让他深以为

  • 乱世九天降落

    同样地,此时,在青岩山山北脚下。一幅墨卷缓缓铺开。梅花的残瓣落在一只苍白的手掌上,混杂着似是残瓣的雪让人难以分辨二者的区别。凛冬的寒风比利刃更有侵略性,狠狠的在瘦小的三道身影的心中剜出一道道痕迹。面色饥黄的男孩吃力地背着一位满身伤痕的男孩,脚步很是沉重。十年的时间似乎有些流失,瘦小的身影大致不过八九

  • 娱乐之家有俏娘子第七章

    第七章女人本质上都是一个购物狂。这一点,即便是内里是个女汉子的南仁也不例外。兜里有钱,新居却还空荡荡的,总是让人不满足。休息了一天后,南仁在家里坐不住了,第三天就回到了店里,开始在位面商城里买买买。带各种场景的防划防刮伤永不褪色的墙纸和天花板、统一的据说坚固有防御阵法永不被破的防滑地板……买!能自动

  • 大唐:我能具现一切第八章

    军训第一天,学校组织了大动员,操场上乌鸦鸦的一帮新生,而我则混迹站台的老生中,听着他们的幸灾乐祸。“想想去年的军训,真是生不如死啊!”“今年更惨,高温酷暑。”“祝我们的学弟学妹胜利会师。”……教师队伍中,季梓铭站在最不起眼的位置,扫了一圈新生,满意地点点头,真是个听话的女人。“快看,是季学长——”“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在线阅读第六章

    出来的时候,街上已经看不见人影了,连车也没几辆,打工的、上学的都回了家,这座城市一年到头反而是过年这几天最冷清。他们的车停在街道对面,隔着不长不短一段马路,只能步行。地上的积雪因为无人清扫,结了厚厚一层冰,黎邃左右手都拎着东西,一个没注意脚底打了个滑,险险擦着疾驰而过的轿车。陆商听到动静,回身等他走

  • 穿成A也是会被咬的!之天道意识算什么?打不赢就叫家长(4)

    “嘭!”恐怖的反弹之力自手中涌来,李玄元直接被弹飞,可代表着天道意识的那根时间线,竟然纹丝不动。“叮叮叮……”伴随着突如其来的金玉之声,沿着那道时间线,一道浩大恐怖的惊悚气机,突然把李玄元锁定。“噗!”现实之中,李玄元的肉身吐出一口金黄神血,他的神魂和肉身,都被恐怖的力量所冻结,连时光都近乎停顿。原

  • 我磕了我自己的cp[娱乐圈]第一章在线阅读

    今年京城里发生了一件大事儿:在近六十年的太上皇退位了,原本大家都不看好的继后之子成了新君!当禅让大典举行的时候,绝大多数的臣子都跟梦游一般,就是禅让大典结束了,臣子们还没有反应过来。另外一件事情,就是一等将军贾赦的幼子敲了登闻鼓。因为这娃娃才五岁,所以连那些太监侍卫们都下不去手,只让这孩子滚了针板,

  • 网游之领主的游戏第一章在线阅读

    斯戈尔王国烽烟四起,叛军包围了皇宫,国王被杀。月色下一行十余人的钢甲骑士簇拥着中间的一辆马车,快速的向东南方向奔驰,娴熟的控马技术,和优秀的战马,让他们即便是在漆黑的夜色之中,依旧策马扬鞭,奔跑如飞。一看就知道,这绝对是极为优秀的武士。只是所有人都是目光凝重,带着担忧的神色。正在他们飞奔的时候,突然

  • 穿越之人情冷暖在线阅读第七章

    “哥哥大人。”在谷崎润一郎进入家门的一刹那,直美扑了上来,勒住了他的脖子,请一只手自觉且不安分的从脖//子向//下//摸//去。“等,等等一下直美,啊~”其他人习惯省略。“敦,我要蓝莓曲奇。”窝在沙发里的江户川乱步转过头来。“是。是。”敦感觉自己快要负债累累了,也不想深思乱步又是怎么看出来的,反正那

  • 快穿影视之人生无憾在线阅读第八节

    陈柏屹所在的依兰峰,在宗门主峰的右侧,这个峰头并不陡峭,也不很高,峰上种满了花草,看起来就像世外桃源一样美不胜收。沈若昀去的时候,守门的道童用很诧异的眼光看着她,似乎在诧异这个穿着灰扑扑,眼睛哭得又红又肿的外门弟子,怎么会找到依兰峰来。沈若昀毫不在意门童的眼光,她的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借药。门童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