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言情 > 正文

千载相逢长旦暮[宝莲灯同人]正式成为唤灵师!

2021/6/11 17:16:33 作者:花新语 来源:晋江文学城
千载相逢长旦暮[宝莲灯同人]
千载相逢长旦暮[宝莲灯同人]
作者:花新语来源:晋江文学城
看了《逍遥游》等若干宝莲同人,发现最大的乐趣总在于看阐教那一群~~~于是决定自力更生,发展阐教的护短精神~~~翻过不少文之后,也得承认一个非常强大的阐教难免会带来以下几个疑点:一,玉鼎真人与斩仙剑的出场总是最华丽的,不过如果杨戬知道自己有这么一个护短护到毁灭三界的师父,难道还敢去自残求死?二,昆仑十二仙打上天庭固然过瘾,可是……玉帝王母难道就想不到?就凭杨戬有个这么强大的师门,再恨他也不至于自找麻烦吧?三,凭杨戬对自家人护短的程度,难道就会放任三妹一家在他死后被虐得体无完肤,若说他不把什么都提前

这是在哪?

明圣纤缓缓睁眼,看见雪白的天花板,然后才是窗外陌生的景色,她记得她把额头靠到灵点上,然后……

然后她感觉到有个许多看不见的东西疯狂的涌入脑子里,她的头非常疼,几乎要炸裂开,之后就不省人事。

“纤纤你感觉怎样?头痛不痛?”

明圣纤顺着声音看过,入目是外婆担心的脸,她来不急想别的,立刻回复:“头不痛,这里是医院?”

“对,是刘婶帮忙叫的救护车。”外婆给明圣纤端来一杯水:“快喝了它润润嗓子。”

见明圣纤确实脸色不错,没有一点痛,外婆才继续说:“你吓死外婆了,怎么就突然晕倒,从小到大你都没晕过。”

“怪不得刚刚感觉那么陌生。”明圣纤仔细回味一下晕倒的感觉,值得纪念她想。

“说来也奇怪,你晕倒后我手上的石头就消失不见了。”外婆把右手给明圣纤看,“你手上也没出现石头,这石头去哪里了?”

“在我脑里。”明圣纤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外婆没反应过来明圣纤的意思,一时没有接过话,明圣纤这头就已经学着楚元中所说的在脑里呼唤灵点。

果然脑子里会出现一行字。

灵气:500

????

500?

明圣纤揉揉眼睛再看,确实只有五百,为什么和之前听说的都不一样?

“外婆,你还看得见‘幻觉’吗?” 明圣纤问。

“看不见,跟石头一起不见了。”

明圣纤点头。

没关系不管灵气有多少都无所谓,只要外婆不会因为这颗石头被带进副本就好。

此时的明圣纤不知道,过不了多久她会对灵气的多少很有所谓。

飞盘解体后第116个小时,明圣纤找到在会议室查看资料的楚元中。

她把重点给楚元中说清楚,毫不拖泥带水。

“你是说,你从你外婆那里得到了灵点?”楚元中再次确认,他手里有全国幻灵师的资料,可没有一个人是从别人手里把灵点给抢来的。

明圣纤点头,她指了指自己的额头:“我今天才出现这个。”

那是和林采薇他们同样的绿色小水珠。

楚元中皱眉,他觉得事情好像没那么简单:“灵点的选人标准是15-35岁之间,你外婆显然超过这个标准,而且目前为止没有一例从他人转移灵点的例子。”

“我就是例子。”明圣纤顿了顿,继续说,“而且,现在不是我外婆,是我,我才是灵点选的人。”

楚元中快速在笔记本上敲打,调出了明圣纤的资料。

15岁,中考成绩全市第一,进入高中后却稳定退步,按照这个趋势这学期能不能继续在重点班都不一定,和昨晚的十六个人相比,明圣纤的资料显得太过平淡,无怪一开始灵点没有选中她。

但和她相对比的是明圣纤外婆的资料,一个六十几岁的老人,高血糖、糖尿病,视觉听力都严重退化,十足十一个普通老人,更加不可能是灵点的选人标准。

这两个人没有一个符合灵点的选人规则,但如果非要选一个人,无疑,只能是明圣纤。

楚元中把明圣纤的情况记录起来发送给别的部门,然后重新打印一份合同给她。

“你把合同带回去和你外婆商量吧,明天拿给我。”楚元中知道这个情况很特殊,但明圣纤额头有独特的灵点标记确实是真的。

“不需要。”明圣纤摇头:“我自己签就可以。”

这边明圣纤下笔签名,另一边会议室门口进来两人。

“报告楚博士,宋靖棋带到!”

宋靖棋?这不是她倒霉的同桌?

明圣纤出于对同桌的关心回看,只见那两人一高一矮,一壮一瘦,前方的是强壮的军人模样的男人,后方的就是瘦弱的宋靖棋。

宋靖棋确实很瘦,身上校服空荡荡的,但是最吸引人目光的不是他的瘦,而是他的脸色的白纱布和手中的拐杖。

他脸上的白纱布遮住了他的双眼,在他本来就不大的脸上显得格外刺眼,不过尽管如此,明圣纤还是看到他额头有一枚绿色水滴模样的标记。

现同桌你真的是倒霉啊,一个假期没见,眼睛貌似瞎了还被灵点选中。

不过其实他们两人革命感情并没那么深,明圣纤内心感叹一声也没过多的表示。

“宋同学来得正好,这位明同学和你一样也是没有参加第一次会议的,你们两人可以跟我一起去教室。”

宋靖棋点头,他对此没有任何意见也没有任何表情。

此时已经接近和其余16名同学约好的时间,楚元中便直接把他们带去废弃的教学楼。

说来也奇怪,虽然宋靖棋手拿着拐杖但是拐杖的作用似乎只是摆设,他走路步子不大,但是速度不慢。

不像是瞎了不久的样子,倒像是有好几年的适应才有的样子。

华国作为第一个遭遇飞盘解体的国家,事发后迅速安抚人民群众,把事情全部隐瞒下来并掌控在国家可控范围之内,除此之外,还力破解迷魂凼飞盘解体留下秘密,为接下来的正是意义上的第一批唤灵师提供一切信息让他们成功通关。

终于,在第118小时的时候,目前能够破解的所有信息都准确传达到了每一个在学校和临时基地的专门负责这项工作的负责人手里。

驻扎在第一中学的就是楚博士和第三军团第一分队的士兵。

楚博士一直不敢关闭的手提电脑发生‘滴滴’的声音,他接收了文件,然后和上一次一直在教学楼楼下的十个士兵走进课室。

比楚博士他们更加早到的是学生,他们几乎在学校吃完晚饭就直接赶往这里来,已经等了大约四十分钟。

先进来的是大家都已经很熟悉的楚博士。

在他身后是第一军团第一分队的士兵们,他们迈着整齐的步伐,统一坐在课室的最后。不过他们最后面还有两名多出来的学生。

在这一队训练有素的士兵面前,他们两个显得格格不入。

先不说明圣纤那懒散的样子,就说她身后那个男孩子,看起来好像身体特别虚弱,眼睛还出了问题,手里还拿着拐杖,上了战场岂不是要了他的命?

灵点选人这么不靠谱的吗?

不管十六名学生的表情如何,明圣纤和宋靖棋都面不改色的坐到接近门口的位置,明圣纤是觉得走得太进去会被围观多一些时间,更加不自在。

至于宋靖棋嘛,明圣纤觉得他一个眼睛出问题的人硬是要走到教室某个位置坐才奇怪。

于是这两人就成为在场少数坐在一起的同桌。

原先的十六人里虽然每个人内心想法不一样,但是有一个人却差点激动的想站起来了——林采薇。

她激动的眼睛都亮了。

她还以为要在这个特殊的班级孤独终老,没想到班里竟然还有两个人也和她一样是唤灵师。

虽然这两人放在以前她是绝对不会和她们说话的。

无视掉这些小插曲。

楚元中调试好投影好,用大家都可以听得清楚的声音说:“很高兴十六个同学都向我呈交了合同。也有一些同学在这段时间找我,问了很多问题,有些问题我当场回答了,还有一些问题,全部都在今天给你们解答。”

“很遗憾,作为一个在首都大学教书的老师,我第一次遇见需要过段时间才能给学生解答的事情。”楚元中推推眼镜,他用鼠标点开ppt。

“很多人问我,飞盘解体的第168小时究竟会出现什么?现如今我把我也才刚刚知道的一切都告诉你们。”

“飞盘是一个载体,它承载了灵点,灵点组成了它,过去的半年飞盘没有解体的时候我们就在想,它的出现意味着什么?它带来的是灾难还是改变?”

“这段时间专家们日以继夜的调查,再结合迷魂凼的同事所知道的线索结合起来,很惊人,过去的一年,飞盘在观察我们。”

“就像我之前说的,它在选人,选择合适的寄主。”

“根据迷魂凼传来的资料,唤灵师第一次被拉进副本的时间是第七天,第二次是第十天。由于数据较少,我们不能准确地推断是不是每次进入的时间都有规律或者是否能够自主确定进入的时间。”

“在副本里,你们可能会遇见激烈的战斗,也能是考验智慧的题目,这些是不能确定的,但唯一能够肯定的是如果失败了是死在副本里,在现实里的你是真的死去。”

“但是,最致命的一点是,全部唤灵师通关失败后:副本的怪物会出现在现实中。”

楚博士点开ppt的超链接,屏幕上立刻出现一个人视频。

先在视频出现的是白雾茫茫的迷魂凼,这视频是无人机拍摄的,在高空中往下俯拍,一大半景色尽在视频中。

此时迷魂凼看起来风平浪静,不过十三秒后视频突然出现一阵抖动,让人看得心惊,再看向屏幕里的浓雾,现在竟然被拨开一条道。

仔细一看原来不是浓雾自动散开而是在浓雾之下有一个正在跑动的东西,它太快了,几乎是在视频中成了一道残影。

迷魂凼最里面磁场会干扰无人机的运行,这里是无人机能拍摄的最远的地方,为了不让无人机失去控制,只能就这个距离远远的拍摄。

本以为会被这个东西逃掉,谁知道这黑乎乎的家伙竟然顺着迷魂凼一个较高的山爬去,无人机忠实的记录一切。

无人机启动放大功能,可以清晰的看见这家伙皮肤上长满许多刺,又尖又长,像刺猬一样,但它的体型极其巨大,根据周围的树木做对比,它起码有十五米以上这么高,然令人始终不能忽视的是它背上一双巨大的翅膀,这双翅膀整体是黑灰色,在它飞跑的时候翅膀会展开扇动,周围浓雾因此而被拨开,所以才会有开头浓雾被划开的一幕。

不过几秒的时间,它登上了山的最顶端,视频中可以看出它一路飞奔而去的路径上,被它扇倒一大片一大片的树木,由此开辟一条新的道路。

要知道每一棵树的粗度都必须三四个成年男子展开双手才能环住。

至此它站在最高处,眼睛直勾勾的盯住无人机。

在课室里的所有人通过幕布,与这怪物对视,每个人都由内心产生了不同程度的恐惧。

然而惊变就在下一个瞬间,怪物在原地嘶吼一声,像狼又似狗,突然!它猛地一跃,目标正是——无人机。

双方明明隔了十万八千里般的距离,在它看来只是个小沟渠,几乎一跨而过,眨眼之间它的血盆大口张开,屏幕全是暗红色,紧接着闪了雪花,最后一片黑暗。

“这是……从那远的地方跳过来把无人机吃了??”

不知道是谁问出声音,也把大家的疑惑给问出来。

课室里最惨的是坐在正中间的几位男生,简直觉得自己就是无人机,现在已经深陷怪物的肚子里。

“这是迷魂凼最后一台无人机拍摄的画面,今日下午五点,迷魂凼驻扎的同志全部牺牲,死在这个动物腹中,连第二次进入副本的同志都没有再出现。除了天眼再无法观察迷魂凼的情况。为防止意外发生,迷魂凼有一个军队直接驻守,拉起警戒线不允许任何人进入。”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穿到虫星去考研之四不四傻(4)

    “你们四不四(是不是)被打得还不够狠?”刘小凯霸气侧漏,只是他的脸上还存留一丝细微的巴掌印,并且门牙也掉了一颗,说话还会漏风。“噗”刘小凯那副滑稽的模样令我情不自禁的笑出声。“你不就仗着人多么,有本事单挑啊。”叶禅深知群架是万万不能打的,毕竟人数差距。所以想了一招激将法,至少是能保全我与高小凡了。而

  • 穿到原始的悠哉日子在线阅读第六节

    碧落的访谈张弛有度,并没有过多地把时间停留在谁身上,也没有忽略任何一个人。更因碧落韩语好,缩减了冗繁的翻译时间,使直播进行得十分顺利。离直播结束的时间越来越近,碧落最后让每个人都说一段话,来概括自己从当ST练习生到现在的感想。最先说的是队里的老幺钟炫,他明显有很多感触。即使他说的是韩语,似乎也抵挡不

  • 他,不可复制[快穿]之衣衫,被他撕破

    陈管家这才回头看着规规矩矩站好的女佣们,低吼道:“昨晚谁去了大少爷的新房?”昨晚!昨晚,她已经不敢回忆。就在她发呆时,杨雨灵不小心抬了一下头,却感到一阵深刻的目光。那个投来目光的不是别人,正是四少爷蓝子夜。杨雨灵的头低得更低,管家见所有人没动静,扯着估计连太平洋也听得见的喉咙:“请你自己站出来!不然

  • 妃倾天下:王爷请赐教在线阅读第八节

    第八章与众不同张歆瑶坐在那里,眼中还看着桌上那些她在这之前没有吃过的菜。从她眼中可以看出她也想将剩下的菜尝一遍,可是他已经吃得很饱了,实在是再也吃不下了。张建华大多数时间是在看张歆瑶吃,只是偶尔夹口菜饭放在嘴里。现在张歆瑶吃饱了,才拿起筷子真正的吃了起来。张建华吃着张歆瑶剩余没有吃过的菜,一旁的张歆

  • 暗恋事小在线阅读凌小雨

    7年前,S国第一大黑帮--王者之帮在一夜间被一群神秘人灭了,这一夜王者之帮上万帮众被屠杀得一干二净,这根本就不是一个级别的战斗,王者之帮的帮众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就被人秒杀了...7年后,位于S国某处不为人知的大山半中,一个少年正从山上走向山下。他叫凌小雨,今年17岁,凌小雨是王者之帮、帮主凌天宇的

  • 匪婿镇魂咒

    看着面前脸上毫无紧张之色,反而面带微笑的翩翩少年。陆依蝉轻笑道:“看你这一脸轻松,毫不担心的模样,想必已经是胸有成竹了,你随时可以开始进攻,我已经有些期待了哦。”“那依蝉姐可要小心了,我的攻击可是已经开始了呢!”秦子桓脸上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不知道为什么,在看到秦子桓脸上的笑容之后,陆依蝉一直从容不

  • 网游之雷龙风行之我有异能??(6)

    “你们居然还笑得出来!!”看着面前的两人的笑脸,夏俊不由的怒由心生,挥起右拳便冲着那个男人打去。“战狼,虽然暂时对他的能力不清楚,不过千万别让他在这里动手呀!!”美女看着夏俊举拳迎来,便对着身旁边的男人说道。“这点我明白,”被美女称作为战狼的男人点了一下头,就一个箭步移到夏俊面前,用左手抓住了夏俊的

  • 快穿之搞事情之兔子小姐(5)

    “喂,你在看什么啊?”苏云知咬了口牛排,不解地看着对面东张西望的沐深。“没什么。”沐深收回了自己的视线,低头开始切着牛排。苏云知顺着他方才的视线转头看了过去,不远处坐着一个四五十岁的男人,没看错的话,应该是沐深的生父沐盛。沐盛这个人年轻时是圈里有名的纨绔子弟,整日流连于酒场赌场,女友不计其数,据说,

  • 群穿明末之荒海平波纪在线阅读第十节

    苏梓让大华子来传话,说这周末就是毕业生的聚会趴体,让我准时参加。我紧张兮兮的问大华子:“是不是得穿那种裙子啊?”“哪种?”大华子一脸迷茫。“就那种这边最好露出锁骨,下面像鱼尾一样的。”我笨拙的比划着。长这么大,我也就趁着我妈不在家偷穿过她的高跟鞋,脚面一下变得很陡,但有种说不出的味道。大华子眨眨眼:

  • 狐僧在线阅读第四节

    从港黑大楼出来,坐上森鸥外友情提供的黑色小轿车,五十岚折纸缩在后座,闭上眼睛轻轻的揉着太阳穴。等到了目的地,读作保护写作监视的两个黑衣大汉,不顾五十岚异样的眼光,在她暂住地的门外老僧入定一般站的笔直,甚至对着踏入门内的五十岚鞠了一躬。看着两个头碰头鞠躬的墨镜大汉,五十岚的脑子里诡异的闪过了“夫妻对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