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言情 > 正文

网游之地精也疯狂走马上任

2021/6/11 15:07:20 作者:神兽大人! 来源:飞卢小说网
网游之地精也疯狂
网游之地精也疯狂
作者:神兽大人!来源:飞卢小说网
尼玛,别家都是人族帅哥精灵妹子,再不济玩个矮人也能挣钱啊,到我这怎么就地精了呢!雾草我还算是地图怪物?一新手兴致勃勃的还要刷新手村森林里的地精副本?尼玛这能忍,屎都能吃!谁说NPC不能有脑子?谁说怪物不能有战术?小的们!摸后路,绑票,闷棍,陷阱,把这玩家都留下!NND,把我当BOSS刷?看我一个个把你们装备都扒光!只是可怜我这郭敬明视角看啥都……等等?这个身高?好像可以看到很多新奇东西呢!这位妹子的裙底……咳咳。等等,我这地精画风好像和周围的地精不太一样?长得……还挺萌的!再等等,为什么这个漂亮

胡东第二日就上任了。

也难怪闵县令着急,签押房里,堆集着大堆的案卷,还没有被处理。他倒是很想一天就干完事情,可那卷宗他看的着实费力无比,根本就不知道何从下手。

师爷的工作倒是简单的多,县太爷的工作可就难,县里的什么财政、税收、交通、案件等等都得他过目。大大小小,上到国家大事,下到邻居偷看别人家媳妇洗澡的蒜皮小事都得他负责。

所以呢,在古代要想当一名好官,那就太难了。要想做一名贪官,就太简单了,做个甩手掌柜,直接交给别人就是。

这大过年的,谁愿意操劳那些鸡毛蒜皮的事情,所谓新官上任三把火,这三把火啊一个是县令,一个是县丞,还有一个是他自己,一大堆的事情,都得他干。

签押房通常是县太爷的师爷、幕僚在这里批阅公文、处理政务。不远处就是县太爷的公堂,后边就是县太爷的住处。

自从解决了田师爷被杀一案,闵县令对胡东大为赞赏,得知他想谋一份差事,一想到春来堆集如山的卷宗需要人处理,他一个武人大老粗看着就心烦,索性就全甩手,全然交给胡东处理。

朝廷大考,政绩的由来,一个是看治下是否清明,一个是赋税的及时。像城里,没有农民骚乱、商贾罢事、书生抗议、没有土匪山贼,便是清明,那便是古人所说的路不拾遗、足不闭户的太平盛像了,那是可以上报的,还可以评优的。

闵县令账下有黄县丞,黄县丞平日里阴阳怪气,只有领俸禄的时候说不定能见着他,平日你要是想见他,那是难上加难。所以大堆的事情推给大老粗的闵县令,闵县令再推给以前的田师爷,现在田师爷死了,自然就推给了胡师爷。

他呢乐滋滋的在家里喝喝酒,唱唱曲子,时不时溜达溜达茶馆,带着子女散散步,就可以了,至于那些事情,他一个武人不懂也懒得关心。

工作了大半个早上,胡东直了直身子,搓锤后背,愁眉苦脸,心想莫非是过度劳累肾虚了,那可不行,得赶紧起来走动走动,不然他猎艳大明朝的目标且不是泡汤了。

临近年关,宵禁已经取消了,有关于治安、通缉盗窃等方面的事情,他是师爷,自然就落到了他身上。

下午,到了下班的时间。桌子上的东西也消失了大半,在有两天就差不多处理完了,这种事情毕竟急不得,急出乱子,还得他背锅,所以胡东准备明天再打算。

走在人潮汹涌的大街上,胡东刚迈出第一步,就感觉自己被人狠狠撞了一下,撞得瘦弱的他踉跄后退好几步,身体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便听到身后有个娇脆的声音大声喝道:“抓贼啊,快抓贼!”

看着一道慌忙的身影在熙攘的人中中穿行,如洪水一般奔向自己,身后更是有一名身穿白色长衫,身材高挑的女子,义愤填膺之色,带着滚滚风雷追杀而至。

不能怪胡东不让路,贼偷这职业,古往今来自古长存,当然,抓贼这种体力活,他参与不得,他那身板,别说抓了就算撞一下估计都得伤到。

本想让开一条道的,结果胡东的动作稍有瑕疵,显得拖泥带水,身子是让开了,脚也让开了,就是距离太短了,结果那女子没来得及刹车悲剧的撞到了胡东。

胸口的两团软绵绵的东西, 刚好撞胡东胸口正着,胡东鼻子更是碰到了她额头。两人,一个捂着鼻子,一个抱着胸口,惹的周围人群发出一声惊呼。

胡东捂着鼻子,算是看清了面前女子的模样,古人比喻美女,就属孔雀东南飞里形容的最为经典,恰巧眼前的女子柳眉弯目,薄唇红嘴,瓜子脸大的实在让人觉得赏心悦目,和那刘兰芝各有千秋。

只可惜那女子现在显得有些狼狈,捂着胸口,白皙的脸蛋上满是杀意,古人讲究肌肤之亲,肌肤之亲呢摸摸小手也算。现在女子被撞了神秘的地方,心里忍着怒火没有发出,至于小偷她早就忘在一边了:“你,无耻!浪荡子!”

“我无耻?”

胡东摸了摸鼻子,摸摸鼻子有没有变形,伸出手才发现已经流出鼻血,不知是看的流的鼻血还是被撞的流鼻血,反正样子看起来有点凄惨,又被挨骂。

感受到围观人群那看戏的眼神,他就觉得气愤,想要骂街,一看人有点多,他暂时惹不起,先走了再说,今天他就算是认栽了。

刚走没多远,后面的女子就跟上,紧咬下唇,神情变得已经不是愤怒而是腼腆了,终于到了安静的巷子。

女子拦住捂着鼻子的胡东就说道:“今天你撞了本小姐,刚才人多,我不好找你算账,现在没人,说吧怎么解决。”

“怎么解决,你看看我鼻子都流成这样了,你还想还怎么解决。别拦着,我还要回家清洗伤口呢。”

女子咬着银牙恨恨,最终掏出了手绢,递给他止血,然后说道:“ 你知不知道本姑娘丢了多少两银子?二百两,你居然还让贼从你身边跑走。说吧,该怎么赔!”

“怎么赔!”

胡东丢掉了手绢,那女子显得不可思议说道:“你竟然敢扔了本姑娘的手绢,你知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都没有机会,本姑娘今天要打死你。”

见对方出手,胡东又将那满血的手绢捡起,指着说道:“既然你这么喜欢,那留着吧,反正我是不喜欢。再有,我为什么要帮你捉小偷,你呀你以为是是谁啊,很漂亮吗?”

女子长大的嘴可以塞下整个鸭梨,她本是京师人士,商贾家庭的女儿,叫冷凝霜,家在京城倒是有些势力。本想随着自家的姐姐到宣城做生意,随便游玩,且料鞑子入侵,明日就准备回到京城,今天就想在城里多买些东西。

刚好带的银子,全被小偷偷了个精光。她且能不气,追了小偷大半条街,眼看就要追上了,且料撞到这么一个书生,便有了肌肤之亲,她更是羞恼,听她姐姐说,有了肌肤之亲,就得嫁给对方,要让对方明媒正娶,道:“娶本小姐,你和本小姐有了肌肤之亲就得娶我。”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穿到虫星去考研之四不四傻(4)

    “你们四不四(是不是)被打得还不够狠?”刘小凯霸气侧漏,只是他的脸上还存留一丝细微的巴掌印,并且门牙也掉了一颗,说话还会漏风。“噗”刘小凯那副滑稽的模样令我情不自禁的笑出声。“你不就仗着人多么,有本事单挑啊。”叶禅深知群架是万万不能打的,毕竟人数差距。所以想了一招激将法,至少是能保全我与高小凡了。而

  • 穿到原始的悠哉日子在线阅读第六节

    碧落的访谈张弛有度,并没有过多地把时间停留在谁身上,也没有忽略任何一个人。更因碧落韩语好,缩减了冗繁的翻译时间,使直播进行得十分顺利。离直播结束的时间越来越近,碧落最后让每个人都说一段话,来概括自己从当ST练习生到现在的感想。最先说的是队里的老幺钟炫,他明显有很多感触。即使他说的是韩语,似乎也抵挡不

  • 他,不可复制[快穿]之衣衫,被他撕破

    陈管家这才回头看着规规矩矩站好的女佣们,低吼道:“昨晚谁去了大少爷的新房?”昨晚!昨晚,她已经不敢回忆。就在她发呆时,杨雨灵不小心抬了一下头,却感到一阵深刻的目光。那个投来目光的不是别人,正是四少爷蓝子夜。杨雨灵的头低得更低,管家见所有人没动静,扯着估计连太平洋也听得见的喉咙:“请你自己站出来!不然

  • 妃倾天下:王爷请赐教在线阅读第八节

    第八章与众不同张歆瑶坐在那里,眼中还看着桌上那些她在这之前没有吃过的菜。从她眼中可以看出她也想将剩下的菜尝一遍,可是他已经吃得很饱了,实在是再也吃不下了。张建华大多数时间是在看张歆瑶吃,只是偶尔夹口菜饭放在嘴里。现在张歆瑶吃饱了,才拿起筷子真正的吃了起来。张建华吃着张歆瑶剩余没有吃过的菜,一旁的张歆

  • 暗恋事小在线阅读凌小雨

    7年前,S国第一大黑帮--王者之帮在一夜间被一群神秘人灭了,这一夜王者之帮上万帮众被屠杀得一干二净,这根本就不是一个级别的战斗,王者之帮的帮众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就被人秒杀了...7年后,位于S国某处不为人知的大山半中,一个少年正从山上走向山下。他叫凌小雨,今年17岁,凌小雨是王者之帮、帮主凌天宇的

  • 匪婿镇魂咒

    看着面前脸上毫无紧张之色,反而面带微笑的翩翩少年。陆依蝉轻笑道:“看你这一脸轻松,毫不担心的模样,想必已经是胸有成竹了,你随时可以开始进攻,我已经有些期待了哦。”“那依蝉姐可要小心了,我的攻击可是已经开始了呢!”秦子桓脸上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不知道为什么,在看到秦子桓脸上的笑容之后,陆依蝉一直从容不

  • 网游之雷龙风行之我有异能??(6)

    “你们居然还笑得出来!!”看着面前的两人的笑脸,夏俊不由的怒由心生,挥起右拳便冲着那个男人打去。“战狼,虽然暂时对他的能力不清楚,不过千万别让他在这里动手呀!!”美女看着夏俊举拳迎来,便对着身旁边的男人说道。“这点我明白,”被美女称作为战狼的男人点了一下头,就一个箭步移到夏俊面前,用左手抓住了夏俊的

  • 快穿之搞事情之兔子小姐(5)

    “喂,你在看什么啊?”苏云知咬了口牛排,不解地看着对面东张西望的沐深。“没什么。”沐深收回了自己的视线,低头开始切着牛排。苏云知顺着他方才的视线转头看了过去,不远处坐着一个四五十岁的男人,没看错的话,应该是沐深的生父沐盛。沐盛这个人年轻时是圈里有名的纨绔子弟,整日流连于酒场赌场,女友不计其数,据说,

  • 群穿明末之荒海平波纪在线阅读第十节

    苏梓让大华子来传话,说这周末就是毕业生的聚会趴体,让我准时参加。我紧张兮兮的问大华子:“是不是得穿那种裙子啊?”“哪种?”大华子一脸迷茫。“就那种这边最好露出锁骨,下面像鱼尾一样的。”我笨拙的比划着。长这么大,我也就趁着我妈不在家偷穿过她的高跟鞋,脚面一下变得很陡,但有种说不出的味道。大华子眨眨眼:

  • 狐僧在线阅读第四节

    从港黑大楼出来,坐上森鸥外友情提供的黑色小轿车,五十岚折纸缩在后座,闭上眼睛轻轻的揉着太阳穴。等到了目的地,读作保护写作监视的两个黑衣大汉,不顾五十岚异样的眼光,在她暂住地的门外老僧入定一般站的笔直,甚至对着踏入门内的五十岚鞠了一躬。看着两个头碰头鞠躬的墨镜大汉,五十岚的脑子里诡异的闪过了“夫妻对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