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言情 > 正文

我有特殊的超度技巧第四章在线阅读

2021/6/11 8:44:03 作者:浮云素 来源:晋江文学城
我有特殊的超度技巧
我有特殊的超度技巧
作者:浮云素来源:晋江文学城
张晓明是美食家,某一天起,他忽然能见鬼了!然后他就看见A5和牛被食肉鬼腐蚀,钟爱的山泉水中飘着水鬼的发丝,崇拜的老厨师往生不得被孤魂野鬼欺负……小明:cao!不能忍了!于是他左手绕星月菩提佛珠,右手持金刚降魔杵,胸前塞本楞严经,开始暴力超度路!#中篇小说,15万字前后完结##本文4月21号入v#下本求预收:《我在汉代养猫》武帝建元二年,张骞出使西域回来时,不仅带了胡麻、无花果、甜瓜、西瓜、胡萝卜、香菜……还带了一个人与一只喵#江观潮在汉代种田做菜养猫的日子#

笑容浅浅,一瞬即逝。

余心月抬了抬眸,又垂下去,纤长的睫毛颤着,遮住眼里的光。

秦卿:“有话?”

镜子里的女孩轻轻点了点头。

秦卿拿起梳子,插进那头浓密黑亮秀发中。女孩发质很好,握在手里柔滑冰凉,如一段上好绸缎。

余心月抿了抿嘴,不点而朱的红唇像花瓣一样娇嫩。

她的语气软软,歪头望镜,纤纤玉指点着唇角,“姐姐,不怕我是个坏人吗?”

说到最后,竟然忍不住轻笑起来,大眼睛弯起,露出可爱的卧蚕,眼角微微往上,带点绯色。

秦卿心中一动,“我看你不像个坏人,倒像个勾人的妖精。”

美而自知的人最可怕,连简单的一个笑,也好似在恃美行凶。

余心月眉眼弯弯,眸光深深,“那姐姐把妖精带回家,是想做什么呢?”

小绵羊的皮装了没几分钟,就忍不住露出大灰狼的本性。

秦卿扯扯薄唇,按住余心月瘦削双肩,弯腰至视线相平,盯着镜中的女孩。

“小朋友,看多了电视剧吗,你想学妲己,我可不是纣王。”

尾音带点低沉余韵,和零星笑意。

余心月被勾得心颤了一下,笑着说:“纣王哪里配得上姐姐呢?我若是妲己,姐姐就是九尾。”

秦卿站直,拍拍她的肩,“去吃饭。”

侍者早把干净的衣服送过来。

秦卿丢给余心月一套,让她去换好。

秦卿打量一眼身着黑裙的女孩,替自己抹上口红,“有点长了,先将就穿。”

本来设计到小腿的连衣裙,现在在小孩的脚踝边摇曳,被她穿出晚礼服一样的质感。

余心月抱着双肩,酒店空调很足,有些凉。

秦卿抹匀口红,抿了抿唇,温柔的豆沙色在唇上晕开,“去挑件衣服披着。”

余心月打开衣柜,被旁边另外一个小物件吸引目光。

是只招财猫的小吊坠,红线连着,挂在柜子里。

招财猫笑眯眯的,两爪抱住个小小的“烛”字。

二十年前这种手链在学生中正流行,传说在憨态可掬的招财猫身上刻下自己的名字,就能逢凶化吉,万事如意。余心月也买过一串,不知什么时候束之高阁。

“还没决定?”

清清冷冷的嗓音在身后响起。

余心月身体微僵。

一截皓腕从她眼前晃过,红绳雪肤,格外惹人。

晃得她眼睛好像烧起来一样,忍不住低下头。

秦卿各色高定中拣选,最后拿起件雪纺披肩,盖住小孩线条优美的肩。

“喜欢吗?”

也许是害羞,少女垂下眉眼,安静地点了点头。雪纺晶莹轻薄,看着像片轻飘飘的云,而小小锁骨纤细精致,半遮半掩,没入白云里。

秦卿愣了半秒。

眼前的女孩堪称上帝的杰作,无论皮相还是骨相都是完美。

她的美实在太张扬了,大眼浓眉,雪肤红唇,浓墨重彩凑在巴掌脸上,给人强烈的视觉冲击,明艳不可方物。幸亏现在还有婴儿肥增添纯真感,稍微压一下这无方的艳丽。

太外放的美丽,不是什么好事。

容易遭人嫉妒,引来灾祸。

秦卿没有说话,默不作声把披肩往前拉了拉,遮严实那段锁骨。

紫罗兰酒店顶层。

有资格入住行政走廊的人不多,用餐区安安静静,零星几桌坐着人,低头轻声交谈。

各色餐点摆在干净碟中。

秦卿问:“喜欢吃什么?”

余心月把目光落在碟中烤的金黄的面包上,“面包就好了。”

秦卿淡淡点头,“自己拿,那边有厨师,有想吃的让他帮你做。”

端着高脚杯的男人走来,沉重地说:“我听说小小姐的事了,节哀。”

“谢谢。”秦卿面上没有表情,漆黑的眸子像结了层薄冰,是不加掩饰的薄凉冷淡。

计傅手微微一顿。

看来秦家大小姐比传说中更不好亲近。

他唇角往上扬,露出一个玩味笑容,自我介绍道:“我叫计傅,刚刚回国。”

余心月闻言,猛地抬头,瞥向两人。

计傅,星觉二少,也是秦卿以后的丈夫。

他人模人样,却并不是什么好人,婚后出轨、酗酒、家暴,后来两人离婚闹得沸沸扬扬,计傅在媒体前诋毁秦卿,而秦卿也由此再次从幕后走向台前。

看着风度翩翩,实则是个暴躁又小气的渣男。

余心月眼珠子转了转,忽然轻轻笑了笑。

二十年前星觉不比以后,还是如日中天势头正盛的时候。

计傅目光自信,把秦卿当成势在必得的猎物。

秦卿:“恩。”

语气是显而易见的敷衍。

计傅似笑非笑,“这些年一直在国外,本来想过几天就去拜见秦伯父。”

说完,他等了半天,笑意渐僵。

秦卿正眼都懒得给他,不经意看见小孩好奇地往这边望,大眼睛黑润黑润的。见她瞧过来,小孩心虚地低下头,黑绸般的乌发垂下,遮住眉眼,只露出一小点红彤彤的耳朵。

计傅也跟着望过去,没看清余心月的脸,只是问:“那是?”

秦卿:“路上捡到的小孩。”

计傅愣了一下,“捡到的?”

秦卿走到小孩身前,见她手中碟子空空,“怎么,都不爱吃?”

余心月咬了咬唇,“不是。”

小脑袋依旧低垂着。

秦卿盯着露出来红红的耳尖尖,不知道为什么,很想伸手去捏一捏。

“多少吃一点东西。”

这样才长得高。

女孩似乎在别人眼前羞得不行,不见刚才房里的古灵精怪。

闻言只是把头垂得更低,拿起勺子去盛汤。

大概是紧张,小手微微在抖。

计傅笑着凑过来,“她叫什么名字?”

话音刚落,女孩就被吓得手一抖,新鲜温热的罗宋汤笔直倒在男人雪白西装上。

一滴不剩。

“不会小心点吗!没长眼睛?!”

男人瞬间变色,大声吼道。餐区仅有几个人都循声望过来。

女孩受到惊吓,手足无措地立在原地,肩头微颤。

秦卿眼神冷下来,挡在余心月身前。

“对不起……”

“这可是高定纯手工制作,你知道多贵吗??”

余心月垂着脑袋。

没人能看见她面上止不住的笑。

她的声音听上去害怕又可怜,带着哭腔。

“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我赔给您。”

“赔?把你卖了也赔……”

计傅声音被什么掐住,戛然而止。

他对上秦卿骤然冷淡的双眸。

遭了。

计傅心道。

秦卿把这出变脸看在眼里,反而笑了,“多少钱一件?我赔给计先生好不好?”

计傅摸不清她在想什么,努力维持风度,“不是钱的问题,既然是大小姐开口,我当然不会追究。”

秦卿冷笑,牵着女孩离开。

计傅讪讪,懊恼地拍了下自己额头。

这女孩和秦大小姐有什么关系,不就是路上遇到的吗?

没听说哪个秦家世交有这么大的孩子?

餐区都是名流,见计傅朝一个小孩大发脾气,议论纷纷。

“那是谁?也能来顶层?”

“星觉集团二公子,听说刚回国,前几年都在外面。”

“果然人不可貌相。”

“这怎么和他哥比?”

窃窃私语钻入计傅耳中。

他无比尴尬,僵硬地坐回去。

刚放下酒杯,隔壁桌那对夫妇就起身,换了另外一个桌位。

计傅面沉如铁,愤愤离席。

女孩吓得面色通红,大眼睛噙满泪,一言不发地垂着小脑袋。

秦卿放缓声音,“刚才怎么不见你这么胆小?”

说完,就见女孩嘟起小嘴,闷闷地说:“他好凶。”

秦卿揩去她眼角的泪珠:“不用管他,想吃什么?”

女孩摇了摇头,声音又细又糯,“不想吃啦。”

“我去给你拿,乖乖坐在这里。”

余心月忽然伸出小手,抓紧秦卿的手,“姐姐。”

秦卿低眉,“怎么?”

女孩扬起小脑袋,梨花带雨,还吸吸鼻子,软软说:“我叫余心月。”

秦卿怔了一下。

余心月破涕为笑,“我只告诉姐姐。”

秦卿眉目寒意褪去,摸了摸女孩乌黑柔软发顶,“好名字。”

……

“瑄煌,你妹可真行。”

计傅一手插兜,站在巨大玻璃窗前,俯瞰城市霓虹。

年轻男人懒懒的声音从手机那边传过来,“又怎么了?”

计傅气极反笑,“你那个妹妹,真行,一点面子都不给,在一堆人面前让我难堪。”

“说了最近不要惹她,她连我的面子都不给。”秦瑄煌按按眉心,“你们现在在哪?”

“紫罗兰。”

“不要操之太急。左右你以后是我妹夫,急什么?”

计傅这才笑了,往住房走,“这不是提前看看自己未来老婆是什么样嘛。”他声音顿了顿,舔舔嘴唇,“你妹妹,像野马,想驯。咦?”

房门大开,灯光从里漏出。

计傅心里诧异,看见一个服务员正在整理他的东西,地上行李箱已经塞满。

他怒声呵斥:“谁让你动我东西的?你叫什么,我告诉你,你现在被开除了了!”

年轻的服务员不卑不亢,“是大小姐的意思,她让我帮您打包东西,送您离开这里。”

计傅大声说:“我是顾客,我还不能住这里?”

“如果您想入住,请到楼下办理入住手续。顶层只对会员开放。”

计傅按紧门把,手背青筋迸发。

他看着侍者,一字一句,咬牙切齿地说:“我不是会员吗?”

“大小姐说,您现在不是了。”

侍者低着头,补刀:“以后也不是了,永远也不是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快穿之攻略自有反攻略手之结成元婴(10)

    “神族的振兴重任,只能靠你一人了,你身上担负着我神族数十万亡魂的不死意志,明白吗?”黄帝注视着李乾龙说到“为了神族我一定不会辜负您老人家的期望!”李乾龙表面十分坚定地说到。“好,我在传授你一套功法,加上你现在修炼的《惊龙诀》必定是事半功倍的效果。这《黄帝内经》集练气,练体于一体的功法有《惊龙诀》再加

  • 首席特警狂妃之下班了(5)

    柯老大偏了偏头,自己的手下就把武器都收了起来,其中一个女子去拿了医药箱过来为柯老大的手进行着包扎。周山也不怎么理会神情阴冷沈梦,自顾自的在边上的椅子上坐了下来,看着那女人为柯老大包扎手。那模样,这里好像是他的家一样,一点约束感都没有。“电梯修好了。”柯老大的手包扎好了之后,柯老大对着周山笑着说了一句

  • 穿到虫星去考研之四不四傻(4)

    “你们四不四(是不是)被打得还不够狠?”刘小凯霸气侧漏,只是他的脸上还存留一丝细微的巴掌印,并且门牙也掉了一颗,说话还会漏风。“噗”刘小凯那副滑稽的模样令我情不自禁的笑出声。“你不就仗着人多么,有本事单挑啊。”叶禅深知群架是万万不能打的,毕竟人数差距。所以想了一招激将法,至少是能保全我与高小凡了。而

  • 穿到原始的悠哉日子在线阅读第六节

    碧落的访谈张弛有度,并没有过多地把时间停留在谁身上,也没有忽略任何一个人。更因碧落韩语好,缩减了冗繁的翻译时间,使直播进行得十分顺利。离直播结束的时间越来越近,碧落最后让每个人都说一段话,来概括自己从当ST练习生到现在的感想。最先说的是队里的老幺钟炫,他明显有很多感触。即使他说的是韩语,似乎也抵挡不

  • 他,不可复制[快穿]之衣衫,被他撕破

    陈管家这才回头看着规规矩矩站好的女佣们,低吼道:“昨晚谁去了大少爷的新房?”昨晚!昨晚,她已经不敢回忆。就在她发呆时,杨雨灵不小心抬了一下头,却感到一阵深刻的目光。那个投来目光的不是别人,正是四少爷蓝子夜。杨雨灵的头低得更低,管家见所有人没动静,扯着估计连太平洋也听得见的喉咙:“请你自己站出来!不然

  • 妃倾天下:王爷请赐教在线阅读第八节

    第八章与众不同张歆瑶坐在那里,眼中还看着桌上那些她在这之前没有吃过的菜。从她眼中可以看出她也想将剩下的菜尝一遍,可是他已经吃得很饱了,实在是再也吃不下了。张建华大多数时间是在看张歆瑶吃,只是偶尔夹口菜饭放在嘴里。现在张歆瑶吃饱了,才拿起筷子真正的吃了起来。张建华吃着张歆瑶剩余没有吃过的菜,一旁的张歆

  • 暗恋事小在线阅读凌小雨

    7年前,S国第一大黑帮--王者之帮在一夜间被一群神秘人灭了,这一夜王者之帮上万帮众被屠杀得一干二净,这根本就不是一个级别的战斗,王者之帮的帮众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就被人秒杀了...7年后,位于S国某处不为人知的大山半中,一个少年正从山上走向山下。他叫凌小雨,今年17岁,凌小雨是王者之帮、帮主凌天宇的

  • 匪婿镇魂咒

    看着面前脸上毫无紧张之色,反而面带微笑的翩翩少年。陆依蝉轻笑道:“看你这一脸轻松,毫不担心的模样,想必已经是胸有成竹了,你随时可以开始进攻,我已经有些期待了哦。”“那依蝉姐可要小心了,我的攻击可是已经开始了呢!”秦子桓脸上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不知道为什么,在看到秦子桓脸上的笑容之后,陆依蝉一直从容不

  • 网游之雷龙风行之我有异能??(6)

    “你们居然还笑得出来!!”看着面前的两人的笑脸,夏俊不由的怒由心生,挥起右拳便冲着那个男人打去。“战狼,虽然暂时对他的能力不清楚,不过千万别让他在这里动手呀!!”美女看着夏俊举拳迎来,便对着身旁边的男人说道。“这点我明白,”被美女称作为战狼的男人点了一下头,就一个箭步移到夏俊面前,用左手抓住了夏俊的

  • 快穿之搞事情之兔子小姐(5)

    “喂,你在看什么啊?”苏云知咬了口牛排,不解地看着对面东张西望的沐深。“没什么。”沐深收回了自己的视线,低头开始切着牛排。苏云知顺着他方才的视线转头看了过去,不远处坐着一个四五十岁的男人,没看错的话,应该是沐深的生父沐盛。沐盛这个人年轻时是圈里有名的纨绔子弟,整日流连于酒场赌场,女友不计其数,据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