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小说 > 正文

迷心在线阅读第六章

2021/6/11 9:17:11 作者:雪之涵 来源:晋江文学城
迷心
迷心
作者:雪之涵来源:晋江文学城
:简洁版:寻爱路遥遥,心迷之间将门千金突遭家变,流离失所,终于得到收容后,却也不太平。摆在她面前的是几道大难题:一个是清冷高傲的富家公子,一个是恶名天下轻浮狂妄的山贼王,她要选择谁?父亲遇害,自己身份不能让人发现;又发现心爱的男人背负的恩怨情仇,怎么也要帮他一把吧;偏偏还有虎视耽耽的正牌未婚妻在侧,斗个你死我活。某女:压力太大了!背叛我的男人不是我的菜某男:冤枉啊!我愿为你放弃生命……男主狡兔三窟,身份扑朔迷离,如同一层迷雾,看不真切。一场阴谋阳谋,一场恩怨情仇,注定了一场不知道结局的爱情。她该

艳阳已经高斜,显然,祭祀吉时已经过了。

而现在鹊儿庙前,两方的争锋相对正酣。说是两方,其实就只是某些妇人在那里大喊大叫。

从始至终,花花都没怎么说话,因为她一直懵着。

刚开始她是还没有搞清楚状况,怎么自己只是想让大家不要烧了小娃娃,大家就反过来要烧自己?

然后她们就说自己勾男人,花花觉得她们说的内容跨度很大,有些词自己还不是很理解。

“...真是狐媚子,忒不要脸,呸!”

“怎么,自己是不是也觉得丢人,狡辩不了了?”

“哼,皮脸的狐狸精。”

哈?花花抓了抓自己的头发,自己好好的人怎么就成了精?

花花虽然还不能理解她们口中的狐狸精的准确意思,但就她们说话的语气也能判断出不是什么好词。

花花觉得自己很冤枉,她不能再沉默下去了,她要解释解释,“你们听我......”

“你个扫把狐狸!”有人打断了她,“说什么说,你一来山神就发怒了,铁木他们就是因为你的闯入才丧命的!”

话出,人群“嗖”的一下更加骚动了。

“斗是,你一来,山就垮了,屋也没得了,连......”

“贱蹄子,你还我儿命来!”这一个声音刚落,人群中突然冲出来一个婆子,人高马大,猛的跳到了花花面前,伸手直接扯过花花的头发便是一个嘴巴子呼了过来。

“啪”的一声,清脆而响亮。

“呜。”花花只感觉到一阵风过来,接着自己的脸上一痛,最后一个不稳就栽倒在了泥地上。

眼泪疼得不受控住的往外涌,她这才反应过来刚刚被人打了。

花花能够感觉到自己的右脸肿了起来,而且肿的老高,火辣辣的疼。除了疼,耳朵也嗡嗡嗡的响个不停,嘴里还有股血腥味儿,很难受。

她不可置信的盯着刚刚动手的那个婆子,张了张嘴,想问她为什么打自己,但一张嘴,右脸牵动着嘴巴,疼得她直吸气。

“哎哟,几百年来都太太平平的,这扫把狐狸一来,就发生了这种事。”不一会儿又一个婆子跳了出来,对着花花的背就是一脚,听着对方的闷哼声,她中气十足的继续控诉,“可怜我那儿啊,还那么小,那么懂事。”

“还我那口子的命来!”

“我的屋子也没了,还我的屋子!”

“......我的鸡鸭也全没了......”

陆续有妇人跳了出来,上来或是扯过花花的头发,迫使她仰起头,又啪啪几个嘴巴子。或是补上一两脚,其中还夹杂着几大拳,一边打一边骂骂咧咧个不停,场面一度变得很是混乱。

农家妇人的力气哪有轻的?花花现在被四面八方涌来的妇人拳打脚踢,一拳重过一拳,一脚狠过一脚。

呜!痛痛痛。

花花痛得根本缓不过来,连连吸气,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只有一个念头,就是好痛。

呜呜,她是不是快要被打死了。

花花眼泪直掉。朦胧中,她从缝隙中似乎看到了牛婶子,正搂着哭泣的梧桐躲在不远处的角落里。

“婶......婶子,”花花艰难的张嘴,她也知道自己的声音太小了,于是一手抱着头承受这些人的毒打,一手朝着牛婶子的方向尽力挥动。

如此几下后,花花的身子瞬间一僵,小手忽的顿住了,仔细看,还在微微的颤抖。

她刚刚终于引起了牛婶子的注意,和她对视上了。但花花从她的眼中看到了事不关己的闪躲。

为什么会这样?

整个过程不过一瞬间的事,当变故发生的时候,大川便从场内匆匆赶过来,场子不大,但人多。

等他终于挤进人群,看到的是被打的

得青一块紫一块的花花。他怒不可遏,根本顾不上维持自己一贯的好脾气,几乎是用吼的,“都给我住手!”

下一任族长的话还是有威慑力的,村妇们慢慢停了下来。有几个打红了眼的,到底被自己家里人给拉开了。

大川这才能够接触到花花,他半蹲下去,伸手环住了花花。

他能够感受到对方的颤抖。

这该是有多疼?大川心里很不好受,他小心翼翼,都不敢用力。

“大川,不能放过她啊。”一个三旬妇人见大川的脸色就知道他不会处置这个外来女,便侧过身恳请不远处的族长主持公道。

讲到了伤心处,便如三岁孩童一样哇哇大哭起来,撒泼耍赖。“族长,可不能饶了这个祸害人的,我家二栓哟,啊哇——”

众人也多有附和。

“对,烧了她。”

从刚才起花花就被打得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了,迷迷糊糊中,她似乎感觉到又有人靠近自己,本能的颤抖起来。

待勉强看清是大川而不是那些妇人时,花花泪如泉涌。

她躺在大川的怀里,拼着最后的力气,伸出手,紧紧的抓着对方的袖子,超委屈,“大,大川哥哥。”

花花好害怕,因为她刚刚似乎听到了有人说要烧了自己,“大川哥哥,呜呜呜。”

大川听着这个糯糯的声音,透着无限的委屈与对自己全然的依赖,心疼得眼眶都红了。

他张了张嘴,想替她说几句,却被赶过来的爷爷给止住了。

大川明白,现在的情况,花花已经不知不觉地被推上了风口浪尖,如果不妥善处理,恐怕会导致村内民离民怨......

最后,在山妇们的推动下,在族长的默许下,花花被五花大绑的拖到了祭台上。

麻绳粗硬,绑缚处勒得花花娇嫩的肌肤破了皮,而后她的背与地面摩擦,疼到钻心,痛到麻木。

捆绑好了以后,花花被人掐着嘴强灌了一碗符水。

符水浑浊,里面还有未烧尽的残渣,那是他们刚刚祭祀祷告山神的符纸。

花花被符水呛得咳个不停,但没有人理会她。

她眼睁睁的看着有人拿着火把,朝自己走来,越来越近。

她升起无限的恐慌来,身子不受控制的瑟瑟发抖。嘴里无意识的重复着,“跟我无关,无关的,呜呜,不要烧我。”

也不知那符水里面加了什么,渐渐的,花花的手脚开始麻木,眼皮也渐渐发沉。

是不是自己这样睡过去就再也醒不来了?是了,等自己昏过去,他们便会一把火把自己扫掉。

不要,她好怕,她不要被烧掉,呜呜。

“大川哥哥。”花花气若游丝,但仍试图伸出手去够旁边大川的衣角,犹如去抓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情绪已经调整过来的魏川,看见花花伸出的小手,他下意识的想要去握住,但最后还是忍住了,手缩了回来。

他对上了花花企盼的眼,一脸泰然,“早知如此......当初便不该救你。”免了你受此苦难。大川嘴唇紧抿,最终没说出这最后一句。

不该救,不该救。

花花的手无力的垂了下去,绝望的闭上了眼,眼泪顺着眼角滑落,她想,她还是要被烧死了。

快要昏过去的那一刻,花花突然想起了那天傍晚的情景。

他又来找自己,手里拿着一串刻有繁复花纹的小石珠,在这粗犷的山野里显得异常小巧精致。

他的脸上透着微红,与英挺刚毅的眉眼不符,忸怩了半天从怀里掏出了一本泛黄的旧书。他翻到其中折好的一页,指着给自己看,“你看,这书上说,救命之恩是要以身相许的,我既然救了你,你就应该许给我......你说是也不是?”

她当时有点懵,看着他指着的地方。

她那时才发现自己竟然是识字的,但还是盯着那句“救命之恩当以身相许”发懵。

而后她又认真反复地斟酌了他的话,似乎很有道理很有逻辑的样子?

于是她笑,“嗯,那等我身子养好了,就许给你。”

*

魏川看着已经昏过去的花花,想着她泪眼汪汪的叫着自己大川哥哥,想着当初她对自己眉眼弯弯的笑着说会许给自己,再想起刚刚她那绝望的眼神,他握紧拳头,伸手猛的将快要靠近的火把大力的打落。

“你这是在干什么?!”他听到了爷爷愤怒的质问声。

对啊,他在干什么?

干自己想干的事情。他第一次违背了爷爷的意思行事,但他无悔,他尊从了自己的内心。

魏老族长被气得吹胡子瞪眼的。

几番维护,几番争执。

最后,大川隐忍着妥协,“她从外界来,恐受其它神明庇佑,冒然山祭,不妥。”

他停顿了下,手被自己掐得痛到麻木,“......但既然山怒难消,那就把她扔进深山里,任其自生自灭。”

这里是山腰,深山里,若是没有他们专门的绳索牵引,根本无人能从那里面走出来。

众人想了想,再看了看族长以及巫师,见他们都不说话,便是默认了,于是也没有再反对。

一旁的年言侧手而立,自始至终都没说话。

他看着魏川与山民们争论不休,最后说服山民们,解开了绳索,怜惜的抱起了那个外来女,在他们的簇拥下往深山里去。

就这样,一场庄严肃穆的祭祀,以花花被扔进深山里而结束。

事毕,鹊儿村依旧宁静而平淡,好似从来没有一个叫花花的外来女。

鹊儿庙也恢复了以往的肃穆。

庙内,大川站在老祖宗石像前,背影萧索,他已经在这里站了很久了。

他心里知道,那样的深山密林里,花花那样柔弱的人根本坚持不了几天,他强硬的给花花撒了些祛兽粉,也只是祈盼能给她留得全......

大川不敢再想下去,他翻开了手上的藏书,一枝干花卡在里面,单茎单瓣。

“魏侄儿原来在这里,”门外有声音忽然传来,紧接着一个人走了进来,“族学新一度的开讲仪式马上就要开始了,你不去准备准备?”

“年叔你替我去就行了。”大川合上书,转过身抬起头直视他,眼睛隐隐有笑意。

但下一秒,他的眼神变得冰冷,声音也陡然一变,“以为我又会这样讲?”

年言一愣,但也是一瞬,随即恢复,“魏侄儿这是不满我以前替你?......我没逼你这样,你大可以自己出面,想我好心好意......”

“不满什么你心里有数。”大川打断他的话,懒得跟他虚与委蛇,“年巫师真是好手段。”

年言眼睛一眯,“魏侄儿这是何意?”

“山怒、祭童,花花,这一环扣一环的,......我就说,没有人暗中授意,她们何敢闹?”

大川现在回转过来,觉得以前的自己真是蠢透了,“枉我当时还想着找你帮忙。”

大川自嘲的语气明显。

“不知所云。”

“不知我所云?古有曹植七步方才成诗,而你却打算三步定乾坤。潜移默化、排除异己,鸠占鹊巢。呵,年巫师,是你太自以为是还是你觉得我弱得不堪一击?”

“......你莫不是误会了什么,我针对那个外来女,只是担心村民被他们蒙蔽了。我们在这里世代而居,根本不需要一丁点的外来消息扰乱我们!”

大川看着年言不说话,一副你继续编的嘲讽。

年言直视着大川,沉默了良久,“你......倒也不笨。”

既然已经被识破,他也不打算再遮掩自己的野心,“不过这最后一步却暂时失误了,我高估了那个外来女在你心中的分量。你不是喜欢她吗,怎么没为她继续闹下去呢?”

“对啊,喜欢她。”大川说这话的语气饱经沧桑,而后他又是一阵沉默。

但自己能怎么办?总不能不顾山中众人而惹怒神灵。为她抹上驱兽药,已是自己对她最后的爱。

大川走近年言,轻轻弹拂掉他肩上的一点灰尘,“不早了,巫师还是快回吧,以后我自己的事我自己会做,就不麻烦巫师了。”

“哦,还有,别再撺掇我爷爷为我选妻,在我心里,花花就是我的妻。”

所以,夺妻之恨,无绝期。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系统很崩溃第1章在线阅读

    在中国南方的K市的市中心一栋别墅内,风正北坐在自己的书房内,已经停下了自己手中的文件,静静的思考着什么,旁边站着风家的管家,此时风家管家看到自己老爷在思考问题,他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连大气都不敢出。“彭哥,辰儿往哪个方向去了?”稍后风正北对着自己的管家问道。风家的管家彭俊伟今年已经五十岁了,而风正北

  • 狱女铁郎心之.终有一天我会是你心底的女子,对

    何毅凡的车刚好在嘉园星城地下车库停好,旁边的车灯闪了闪,何毅凡走过去,打开了车门。里面是画着精致妆容的欧阳梓林。看着何毅凡开心地笑了。何毅凡坐定。望着前方说:“你怎么过来了,还穿这么少?”说着回头看了看欧阳梓林,居然只穿了件白色的呢子低胸套装,裙子不过膝盖,皱了皱眉,还好余光看到车后有件白色同款的兔

  • 别惹幼女在线阅读第四节

    苏子瑜是有名的金牌经纪人他长相惹眼天生的桃花眼无限风情浑身一股子风流劲。这长相说当演员都没有问题。因此娱乐圈里想被他潜规则的人有的是美女从来不缺。众所周知苏家长辈那是书香门第可到了苏子情他们这一辈那就是五花八门了偏偏没有一个学的专业是和书香门第扯上关系的。老大苏子衍经商老二苏子航当了军官老三苏子瑜是

  • 网王之超级教练之屋子里有其他女人

    她曾经在这个房间里生活了三年,熟悉这里每一处的摆设,她掀开被子下床,手指抚上桌子,指腹下似乎还是熟悉的感觉。沙发上、床上、地板上……每一处角落都是熟悉的影子,轻轻一拨,心里的琴弦就发乎刺耳的声音。她深吸一口气,整了整自己的衣服,拉开房门准备离开,这个地方和她在就没了关系。她刚迈出脚,听到有人闯进客厅

  • 奇游迹之万象天尊之火锅(5)

    又是被吵醒的一天,画眉无奈地爬起了床,一番梳洗后,又要日复一日地学习。房间外地家人的欢声笑语仿佛与她无关,她也不想参与。午饭过后,她回到房间,继续完成今早没有写完的学案。手机在桌面上震动了一下,屏幕亮了,弹窗是一条来自妈妈的信息“在吗?”画眉想起前天的吵架,半信半疑地点开了信息,敷衍地回复了一句“刚

  • 人命如草芥第四章

    纪苇苇只觉得眼前一片昏花,愣了半天都还没有回过神来。冷笑,穆清苏伸出手从自己的上衣里掏出了一秉精巧的瑞士军刀轻轻的摩挲了一番,眼眸中透露出一丝寒意来:“我倒是还想看看你能装多久。”他每走进一步,纪苇苇就颤抖一番。等他停下自己脚步的时候,纪苇苇的心瞬间就像是坠入冰窖一般。刀子散发出一股慑人的寒意,下意

  • 唐僧大战女儿国在线阅读第八节

    果不其然,赶了不到半个时辰,漫天飘起雪花。没过多久,道旁的树叶上铺了薄薄的一层。好不容易赶到山脚下,厚厚的积雪已经没过了马蹄,此时天已经擦黑。欧阳玥转过身子正交代长生等点燃火把,再寻几个人先前去探路,就听到我车上的赶车小厮扑通一声,一头栽到了地上。众人将其扳过来一看,身上竟插了只箭,人早已咽了气。我

  • 龙族之第七感在线阅读第六节

    第六章不靠谱的男人“处女……满大街的都是假处女,你算是其中一个吗?”黎霆邪邪地道,脸上的邪肆扩充到最大程度,好整以暇的望着颜语汐,墨色的眸子里全然是一种淡淡的挑衅和鄙夷,睥睨她的眼神里,满载着不可一世,丝丝缕缕的傲气和自负,轻易的流露出来。或许,这个世界上,就是存在着这么一个男人,卓尔不凡,哪怕是什

  • 我是金箍棒在线阅读第4章

    一个女孩有些匆忙的闯入,看到男孩,笑意横生。坐着与男孩,还没等她开口。男孩已经笑着:“今天是美玦生日我送你这个水晶天枰好不好?”说着,男孩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精美透亮的天枰样水晶饰链,在女孩面前轻轻的晃着。“唔,赫沙这个东西好丑哦。我不喜欢诶,你重新送一个给我嘛。”俏皮可爱的女孩撒着娇,眨着狡黠的眼睛

  • 镇魔师之种一颗情窦

    距离圣诞节还有十天的时候,晓满接到了一通莫名其妙的电话。那是一个落雪的傍晚,晓满和姐妹们不想外出,就在宿舍里玩玩游戏,聊聊天。晓满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她的手机响了起来,因为是陌生号码,一开始她并没有接,如果对方找她有事,一定会打第二遍的!晓满放下手机,坐在电脑前看电视剧,想着如果电话再响起来她就接。